第五百八十一章,死的后遗症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按太子想的,是要和加寿好好的说上一回,把她的雪白额头再敲上几记。但雪地里往这里走来一个人,宝蓝色的斗篷裹着镇南王的行步匆匆,脸上看似沉静,但眼神锋利的像把出鞘的刀,带着可以看出来的怒气。

人是死在自己府门外的,太子一看就知道镇南王在为自己生气。也是的,黄家的女儿哪里不好死,撞死在这府门外,好似太子逼死似的。

就在刚才压着人不让回给加寿知道,怕加寿吓到的太子把勾起的手指放下来,对着加寿俯下身子:“寿姐儿啊,”

“啪”,一根胖手指过来,老实不客气的在太子面颊上敲了一记。加寿喜欢了,鼻子朝天翘着,加寿式得意又出来,嚷道:“这还差不多,让我打回来了,我就不跟你继续生气。”

太子无奈,把这得意的人儿拉近些。加寿涨红面庞,她误会的以为太子又要亲香,看看这里是厅上出来人进去人都能看到的地方,吃吃地小声拒绝着:“这里不行,会让人看到,”

她嫣红的面庞赶得上红唇的嫣红,太子心中不是不动的,但这会儿哪有心思亲近呢,太子柔声道:“我是有话对你说。”

加寿还是后退一大步,眼珠子左瞟右瞄的打量着不要有人过来,低低地道:“你说,我听着呢。”

太子对她伸出一只手,轻轻地道:“黄家的姑娘死了,就在刚才。”

“啊?”加寿瞪大眼睛,倒没有害怕的意思,一连串的问道:“刚刚我见到她,她还好好的呢。她父亲有罪她也有份是吗?太子哥哥为什么杀她?”

太子摇着头:“我没有杀她,她是自尽的。”

加寿还是没有害怕的感觉,只是吃惊上来:“为什么她要自尽,她还有母亲不是吗?”

加寿和太子说话不避讳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。为黄姑娘惋惜,自然而然的说出来,让太子跺脚更加愤怒:“所以这是个糊涂人,死就死去吧,偏偏一头撞死在咱们府门上!”

加寿眨巴着眼,足有片刻眼珠子都不会动了。太子对她也一样的了解,屏气凝神地等着,不出所料,加寿眼皮子会眨时,一声惊呼尖叫出来。

“啊……!”只有半声,就让太子侵近身子,把她的小嘴儿捂上,凑到她的耳朵上急切地认真地道:“别害怕,她死不与咱们相干。你素来能干,进去想个法子让弟妹们回家去,让他们走角门。”

加寿直愣愣地看着他,显然还想弄明白一个好好的人怎么说自尽就自尽?

在加寿的心里,她的太子哥哥是个温和的人,一直受尽加寿的“欺负”。加寿小的时候,花光他的月钱。加寿再大大的时候,加寿当家是什么样子,不许太子说不好。就在刚才太子哥哥敲了加寿,但也肯弯下身子方便寿姐儿敲回来…。他绝对没有逼死黄家的姑娘。

这……到底怎么了?

而且在年关里面,是个喜事不怕多,见血不吉利的日子。

小当家人的心思一会儿在不吉利上面,一会儿在想不通上面。慢慢的有了怒气时,镇南王走上台阶,眼光看了过来。

极亲密的姿势,太子搂着加寿的小身子,这样方便殿下安慰加寿。加寿对死人总有些寒冷,也有缩在太子怀里的意思。

镇南王怒气冲冲进来,本想请太子殿下把黄家的人拿来问罪,但没有想到看到这一幕,王爷算是反应快的,也原地一滞,才想到转过身子。

太子飞快在加寿面颊上一吻,再飞快地道:“把弟妹们哄走,别吓到他们。”把加寿推开。

轻咳一声,叫一声:“姑丈,您往这里来,另外是什么事情?”加寿回过神,都想不起来计较太子的“占便宜”,默默的进厅,打算把弟妹们支回家。

不敌表弟的萧战看到镇南王,挺高兴的对表弟道:“舅舅来了,接元皓回家去。”

萧元皓听过,大叫一声。

外面说话的镇南王和太子打一个激灵,还以为厅上又出了事时,听到元皓嚷嚷:“元皓乖乖在舅舅家,元皓乖乖按日子看太后看太上皇看母亲,元皓今天乖乖写了三个字,为什么元皓要回家?”

镇南王往这里来,还真的是接儿子回家。他先往袁家去,说孩子们全在太子府上,王爷随后跟到这里来,大门上的血案就看在眼里。

本打算和太子谈论下黄家这又生出一件的不妥当事,在儿子这几句话里,镇南王面上无光,一步走到门帘处,揭帘看时,不由得啼笑皆非。

他特意来接的儿子,双手抱着厚重椅子,胖屁股对着门,落在王爷眼睛里,随着嗓音一扭一扭:“我不要回家,元皓乖乖,元皓去舅舅家。”

“咳咳,”镇南王故意沉下脸咳上几声,太子也走到他身后看。包括厅上的人,一起看到小王爷的大转变儿。

萧元皓在看到父亲就在这里的那一刹那,忽然就堆出了笑,对着父亲过来,亲热的叫着:“爹爹,您好久不来看元皓,是不是有了小弟弟就不要元皓了?”

太子也忍俊不禁,内心的不悦插上翅膀似的溜得精光。

镇南王竭力的不和儿子笑,对他更板着脸:“你不是不回去吗?为父全听见。”

萧元皓扭动胖身子,挤着一脸的笑:“您看过元皓,您走吧,您现在可以走了,元皓不要走!”

一指韩正经:“元皓走了,谁看着他背书?”韩正经哎上一声:“是我看着你背书!”

一指常巧秀:“元皓回家去,谁听她吹大牛?”常巧秀气的小脸儿通红:“是你吹大牛,总说自己吹的好。”

萧元皓把个胖屁股再次转给镇南王,头也不回的到香姐儿身后躲着:“元皓不要走。”

镇南王抱怨:“你舅舅家有什么好,系得你总不想回家。”再看孩子们,捧腹大笑的捧腹大笑,哈哈大笑的哈哈大笑。

太子也跟着笑了,他觉得自己能回答镇南王的话。太子喜欢加寿的不单是青梅竹马,还有加寿在哪里,就把她家里那欢快的气势带到哪里。

袁家的氛围,不但吸引萧战,留下萧元皓,也让太子殿下曾嫉妒过加寿。

太子取笑着镇南王:“既然元皓不愿意回家,王爷换个时辰再接他吧。”使一个眼色:“我这里还要您帮忙呢。”

镇南王遇上这事情,总不能袖手旁观。不是跟儿子纠缠的时候,也顺着元皓的话头:“那你赶紧去舅舅家吧,别让我找到。”

萧元皓如蒙大赦,推着香姐儿:“表姐咱们走吧,这里不好玩了。”加寿也哄着他们回去,镇南王又交待道:“把称呼改改,父亲你也不会叫了不成。”

萧元皓大气儿也不敢喘,拖着韩正经,瞪眼常巧秀,孩子们看着他笑,从角门里出去坐车上马,也就没有发现。

大门上,张大学士从对黄姑娘没了气息的瞠目结舌中醒过来,他有气无力——总是死人了。脸黑如锅底——这事情是透着不痛快。门人就在这里,他们是进府的第一道门户,张大学士责问着他们:“从实的对我说来。”

门人就从头说起,黄姑娘的死因是个人也能猜得到。加寿没有阻拦她,让她去书房。惹得太子生气,让人把她撵出来。

天又冷,她一个姑娘家,让两个家人推搡着出来,她又绝望着拼命的不肯出来,一跤坐在门外的雪地里,取下堵嘴的布巾,疯了似的扑到台阶上大哭大闹。

门人把她再次提到台阶下面去,她又跑上去。如此好几回,她没了力气,坐在雪地上呼呼喘半天的气,恢复气力以后,头一件事,就是对着台阶下的石狮子撞上去。

张大学士闭了闭眼,知道这位姑娘金镶玉贵的长大,经不起今天的挫折。

但你也不能死在这儿,你是死了,你黄家还有活人在呢,你这是连累他们。

张大学士反复念叨着:“进了门,见了寿姑娘,去书房……”寻找着能对外面公布的话头。

身为太子师,太子殿下是个少年,黄家又是张大学士举荐中的一家,张大学士不能推开。

最后面色灰暗的抬手,叫过自己跟的人:“去告诉黄家,把尸首先收了。”

……

“我的女儿啊,你死的好冤枉啊,你是好生生的一个人出去,这没到半天,你怎么没了气儿?”黄夫人的大哭声,把办年货的行人招来不少。

门人再一次气的不行进去回话,厅上,张大学士阴沉着脸,太子殿下面无表情,加寿绷紧小脸儿,还是没有一个人说话。

“回殿下、寿姑娘,咱们府是太仁厚了,按说送去顺天府,喧闹太子府,这是杀头的罪名啊。”门人快要咽不下去这口气。

加寿看看张大学士,见这老头儿脸色比刚才还要差,加寿装着无意地跟女官对个眼色,女官还是悄抬手指,用绣梅花折枝的宫缎袖子掩盖着,暗示让张大学士作主。

加寿想这大学士也没有主意,索性还是不吭声。

门人回给的还有殿下,太子可没加寿那么客气,太子恭敬而又冷淡地道:“张师傅,恰好您在这里,您看怎么办才好?外面的百姓全看着呢。”

张大学士支支吾吾:“要说这事儿,寿姑娘,你真的没有同她说什么吗?”

加寿肃然的回他:“我回过您三遍了,侍候我的人全在这里呢,您别总问我。”

张大学士倒不是怀疑加寿,就是嘴急多余问这么一句。

本来这事情好处置,把黄夫人抓起来就行。但张大学士心里正转悠着,黄家的女儿这一死不打紧,带出来的文章可不小。而且大学士收了黄家的礼物,黄跃又定下斩立决,张大学士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抓人的话。

太子却又不处置,加寿也不处置,张大学士只能当他们两个是让吓住了吧?

还没有功夫想太子也好,加寿也好,都不是轻易让吓住的人,外面疾风般进来一个人。

袁训一步进来,甚至没有对太子行礼。他嗓音发颤:“加寿。”

“爹爹!”加寿扑过来。袁训忘记女儿大了,他说过不能再抱的话,一把抱起加寿,搂在怀里就百般的安慰她:“不要怕,爹爹来了。有爹爹在呢,谁也不能欺负你!”

张大学士浑身一麻,他最近因为太子府上进人的事情和袁训有心结,这就僵在原地。

太子望向岳父,见他面色铁青,是少见的大怒。

等到袁训把女儿哄过又哄,哄的加寿反过来让他不要生气时,袁训对女儿放下心,怒气笔直对着张大学士而去。

“大学士!”袁训一字一句,面上的铁青色更添一层寒冰:“这就是你举荐的好人家!这就是你嘴里的贤淑人材儿!这就是你千挑万选可以侍奉殿下的人!”

袁训咆哮:“你分明是想害我女儿!”

他吼得张大学士心惊肉跳,神色惶然而又慌张。忠毅侯此时好似一头下山的猛虎,随时随地他要吃人。

这几乎掀动厅上桌椅的大动静,加寿却不害怕,反而往袁训怀里伏上一伏,心里想着爹爹最疼寿姐儿,有爹爹在,寿姐儿什么人也不怕。

“他黄家死绝了人吗!要求情哪里不能求!金殿上也求过,皇上御书房也求过!还要求殿下,不能来个男人吗!偏来个女人!还偏偏要在我女儿在的时候来!我女儿管家自然要见她,好不好的先经一遍手!再说你看她头上的首饰身上的衣服,步摇得意衣裳的,她这是就要死父亲的人应该有的打扮!”

袁训听到消息,赶到这里,黄夫人见到他眼睛里恨的出血,但袁训不管她,还是精明的过去把黄姑娘的尸首看一眼。只一眼,哀哀痛哭的黄夫人怀里那尸身,就让袁训挑出毛病来。

张大学士有大势已失之感,他刚才担心的这里面出大文章,就是忠毅侯决不会放过这个弹劾自己的好机会。

换成张大学士是袁训这一角儿,张大学士也能敏锐的抓住这个漏洞。这败坏太子名声的人,是你大学士举荐的“贤淑人才”。

是你大学士说的,祖宗手里旧规矩不能破,挑几个好人,就挑出这样一个人。父亲是罪官,女儿这不是来讹诈吗?这哪里有贤淑在?

太子一言不发,岳父骂的话,原就是太子心里想过的话。太子倒没认为张大学士是奸臣,就是认定他迂腐过了头。这些话袁训不说,太子不方便直吼师傅。袁训在说,太子也不作打断。

袁训骂完一通,脸若寒霜语气坚定:“张老大人请起身,咱们,见驾去说!”

张大学士知道他不大闹一通是不会罢休,沉着脸一面想见驾怎么说,一面慢慢起了身子。

袁训冷哼一声,不放加寿的小手,带着她一起转身,父女一起愣住。

从这里看过去,是长长的甬道直通大门。

如果是春天,两边种的松柏树中夹着花卉,不失肃穆又不失色彩。如果是夏天,松柏行风绿意迎人。如果是秋天,苍翠树木愈见青碧。此时是冬天,白雪皑皑压成茫茫白纸似的,大红斗篷的宝珠跟彩衣翠袖的丫头格外显眼。

“忠毅侯夫人来了,”女官奶妈一起吃惊,就是太子,在黄姑娘死的消息过来,惊吓有限,这就真的狠惊到心坎儿上。

他的岳母大人怀着太后心心念念盼的小七,为安胎早就不出门一步,这就也让惊来。

袁训、加寿和太子慌着手脚往外面迎接,加寿跑在最前面:“母亲母亲,您怎么不好好守着小七,今儿贼冷的,您怎么来了?”

小手揪住母亲的衣袖时,加寿的胖脸上又感动又喜欢,习惯性的,把个小鼻子一翘,加寿式得意再次出来。

宝珠爱怜的凝视着女儿,从头发丝儿到裙子边看了一个过儿,眼圈儿不加掩饰的红了,她的嗓音也颤着:“宝贝儿,小七要紧,加寿也要紧啊。”

加寿太欣喜了,忙着道:“加寿没事儿,而且爹爹正在发脾气。”

宝珠红着眼睛看向丈夫:“我要是不来看看加寿,我一会儿也在房里坐不住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袁训挽起宝珠的手,叫过加寿到自己的另一边来,握住她的手,把妻子款款带到厅上来。

张大学士木着脸,好了,这一位挺着肚子也出来了,这是打算把太后招出来也发顿脾气?

宝珠压根儿没有看他,失礼也不在乎。坐下来以后,把加寿叫到面前:“好宝贝儿,你对母亲说一遍。”

加寿就再说一遍:“她要见太子哥哥,我就让她去见。她为着父亲呢,可不能挡。”

宝珠把女儿圈住手臂里,柔声细语却掷地有声:“坏人不能做,好人做不得,指的就是这样的人。跟他比坏,你不如他,反而要让他咬上一口。对他看好,又给他可乘之机。如果你以后遇到的全是这样的人,不贤淑也罢!”

铿锵有力的话语,让张大学士震动一下,太子震动一下,加寿则是用力的点头:“是了,母亲说的加寿记住呢。”

厅口儿上,萧战和加福鬼鬼祟祟的露出脸儿,见到袁训夫妻在,萧战和加福冲出来:“我们也来了。”

萧战对加寿认真的道:“我不许别人欺负你!”加福在梁山王府耳濡目染,无事就乖巧,遇事胖拳头攥住,对加寿道:“大姐,有加福在呢,加福陪着你。”

这对小夫妻是已经到了梁山王府,听说以后又再回来。

他们是全力全意向着寿姐儿,就是不说这话加寿也知道。但是说出来呢,加寿也不必客气。加寿故意黑起小脸儿:“战哥儿,你不抢我的过年红包儿,已经很好了。”

萧战鄙夷:“小气鬼儿你长不高。”

加寿跳起来:“看我多高,看我站着比你高,跳着还是比你高。”

加福拍着巴掌:“大姐真棒,我向着大姐。”

“我向着加福。”萧战停也不停的接上,说还不算,并且走到加福身边,就到了加寿身边,但还能对着加寿幸灾乐祸状:“哈哈,你没有人可以向,向着自己多没面子,哈哈,”

加寿狠狠的给他一个很用心的大鬼脸儿,随后嘟着嘴儿有了笑容。

冷寂瞬间就成了欢快,忽然这里就成了温溢的小花园。

太子深吸一口这温暖的气息,对自己道,就是喜欢这氛围,喜欢寿姐儿跟萧战拌嘴,喜欢自己跟寿姐儿拌嘴。

此时此刻他的心情,就是不愿意让任何一个人分摊进来。

凶神恶煞般催促张大学士去打御前官司的袁训,也眸中有了暖意。宝珠更是勾起嘴角,捧场的做着用心的看客。

张大学士木着脸,黄家女儿的死,让大学士的脸面受损,报复式的很想为她找一个正当的寻死理由,也就是指有人可以责怪的理由。当然殿下是他的体面和前程,比他这受损的脸面重要,黄家女儿受到殿下的羞辱,这理由在大学士心里不成立。

不是有句话,君叫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她的死,与殿下无关。

在他的心里是不是一定要寻上加寿呢?至少忠毅侯夫妻气势汹汹而来,把个有孕在身的袁二爷也惊动,大学士也就不敢这样的想。

孩子们欢快的陪加寿玩耍,张大学士这也不敢想,那也不成立,唯有木着脸。

借这个机会,他还可以想想见驾后的说法,寻找一下忠毅侯在里面掺和没有……

“大学士,咱们走吧,这事情总不能不对皇上说。”袁训怎么会容他想下去呢,在孩子们笑闹告一段落,袁训缓缓出声,却带着能让外面雪凝不再飞舞的强大压力。

张大学士胡须晃动几下,倒也算傲然地起身。

“加寿,你也去。”太子坚持的出声。

袁训犹豫一下,这事情里确定有加寿,再说女儿跟着自己身边见驾,自己也能放心。他没有拒绝。

“我们也去,”萧战和加福一起道。加福揪住加寿的一只袖子,小脸儿上寸步不离:“大姐,我陪你去。让战哥儿负责去找太后。”

袁训忍住笑。

太子忍住笑。

萧战晃动脑袋,大大咧咧道:“是啊,我也要去。”

“战哥儿,你和加福把母亲送回去。”袁训的话一出来,萧战和加福恍然大悟,纷纷看向宝珠:“是啊,怎么把小七给忘记?”

一左一右走到宝珠身前,萧战殷勤地讨好着岳母:“岳母放心,有我战哥儿在,谁也动不了小七,”一扭头,又把加寿贬低进去:“我们回家烤地瓜吃,给你留块皮,等着你早回来。”

加寿气呼呼,把一只拳头往上一举,手上一暖,让父亲大手包住,袁训对她含笑:“乖乖儿,别淘气了,早去早回来。”

“给我烤个桔子!”加寿就对萧战呼喝。

萧战乐颠颠儿,答应的挺好:“好好好,我吃了,把皮留给你。”

加福笑盈盈:“大姐我给你烤一个。”

萧战笑眯眯:“我帮你吃了,把皮留给你。”

加寿又举起另一只小拳头,手上一暖,让太子握住,太子对她含笑,学着岳父的口吻调侃道:“别淘气了,早去早回来。”

张大学士把这言谈和举止看在眼睛里,生出一种身为外人的感觉。这种和谐赛过春天里万物茂密生长,又各有地步儿的完美构建。插不进去话,也插不进去人。

他轻拂袖子,不想再看,举步就要先行时,眼角好巧不好巧的又看到一件事情。

忠毅侯自妻子过来,以保护的姿态离她不远。加寿在母亲过来,也离她不远。萧战和加福也走到母亲身边,三个孩子随时要开战,都围在侯夫人身边。

不管跟丈夫还是跟孩子们都是咫尺的距离,方便宝珠伸出双手,一只手握住丈夫的手,一只手抚摸住加寿的面颊。

厅外雪花漫漫,本就是一个自成一片天地的天气。围绕着忠毅侯夫人也自成一片天地,她把丈夫的手当众送到唇边,轻轻的一吻。

吻以前,带着恳求的神色,都看得出来她在把女儿拜托给丈夫。

吻上那修长,曾是将军挽弓万军中,力能挽狂澜中的手掌以后,忠毅侯夫人面上浮现出动人的醉心。

她晕红面颊,好似夕阳中万千风华的一抹霞,安稳妥帖的悠游于无限好中;又好似日头下桃花薄薄的一点透明,舒展在春风中。

像是只是握住丈夫的手,侯夫人就有莫大的信心,也能给自己丈夫莫大的信心。

袁训在这一刻山崩地裂的变了变,有什么温柔而执着,热烈却又含蓄,从他每一寸肌肤中出来,把他和他的妻子款款的包围起来。这一瞬不过呼一次气般的短,却让见到的人都觉得日月静好的长。

太子让震撼住,这不发一个字却能展示全天下所有情意,不正是他想要的吗?

他怔怔的,如遭雷击似的无法迈动步子,也无法移开眼光。

见到袁训对妻子微微一笑:“好生回家去。”随后看向自己:“殿下请起驾。”太子傻乎乎的笑:“好啊好……”一个黑脸儿闯进来,捧住袁训的手,送到唇边也亲了一下,把这大手往后面一送,郑重地道:“加福你亲。”

加福也亲上一下,和萧战一起看看母亲,显摆地小声道:“我也香过了。”再懵懂的看向父亲,发问道:“送行的礼节里一种吗?”

“哈哈哈……。”袁训笑着出去,面上有可疑的一片红。如果这片红让别人捕捉到的话,也就知道侯爷的笑是在掩饰他的慌乱。当众亲热让孩子们撞见,足够他难为情的。

“哈哈哈……不是,”加寿说着,让父亲强行带走。

太子失笑,跟在后面出去。张大学士竭力地想在心里斥责一句,这不应该,但总是要往他和老妻少年时去想。

等他们全出去,萧战对加福嘉奖地道:“福姐儿你说中了,所以岳父他要笑。”

加福欢欢喜喜:“是吗?加福最聪明不过。”

…。

“回皇上,这件事情要严查。这样的人怎么能入选!太子不想再听她说话,她就寻死去。幸好她死了,不然等到太子府中,听到一句话不对就撞墙,别人还不说殿下暴虐吗!已经入选的人里,只怕还有这样的人!请皇上恩准,我女儿加寿可不侍候这样的人。加寿斥责她也应该,万一以后死一个死一堆的,要把加寿连累进去!这样的人,谁敢要!”

袁训咆哮御书房。

“回父皇,这全怪寿姐儿不好。请父皇训诫她,以后不要再乱放人进来。这全怪寿姐儿不好,罪官怎么能教出好女儿来,寿姐儿竟然相信她。这全怪寿姐儿不好,”太子句句怪上加寿放人。

“回皇上,她本是入选中的人,有贤淑的名声。为父亲的心不能不看,我就让她去见太子哥哥。本想多一个知错就改的人给皇上用,先生们说,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没有想到她心性狭窄,弄出这样的事情来。这就要过年,大门本洗得干净。这又要费人力和物力,把大门洗上一回……”加寿也回的有板有眼,一点儿不当的地方也没有。

张大学士满嘴苦水,那乱跳的人是忠毅侯?朝中私议忠毅侯飞扬跋扈的话很多,但认真的想想,忠毅侯上一回撒野是户部不肯拨钱粮,他在御前差点打了陆中修。那为的是军中,还不算撒野,但让谈论出“撒野”的名声,跟今天这形容相比,以前全是冤枉了他。

今天这个才是撒野吧?

皇帝露出头更痛了的神色,对袁训慢慢吞吞:“一边儿站着去,朕让你吵得两耳嗡嗡,什么也没听清楚。”

把袁训撵开,听完太子说话,皇帝也满嘴苦水。他曾对表弟下过一个名声,是员福将。凡是他想办的事情,都能办得顺利。这大捷在两年内完成的事情,也让他办到。

凡是表弟不情愿的事情,像是都不顺当。太子府上进人他肯定不愿意,皇帝强压下去,本来还挺美。他给太子府上早就四个姬妾,早就有人回话说太子不进她们的房。

儿子睡谁?当老子的才不管。反正祖宗手里的旧规还在,房里有人没让朝野上下看不顺眼就成。

皇帝觉得膈应一回表弟的时候,黄家的女儿吃错药似的,就要过大年,她撞死在太子门前。

皇帝仿佛看到无数的奏章,每一个上面都有一个表弟在上蹿下跳——他是自己一手教出来的,他要是肯这时候闲着对不住自己在他身上花的心血——然后嗡嗡声铺天盖地而来,把过年的大红灯笼也撵开,也教坊司新呈上来的歌舞也撵走,只留下一堆嗡嗡,和无数的表弟陪自己。

可以想像的到,御史们不会放过这件事,抓住机会弹劾人。可以想像的到,满朝将为这大胆寻死不找地方死的人震惊。可以想像的到,为太子正名声不是杀人就可以办到,明年要花很大的气力人力和物力。可以想像的到……

皇上很想骂一声,朕要是昏君,那该有多好,一刀一个,足的会耳根下清爽。

只是,当昏君后患太多,朕却是个明白人。

皇帝就对袁训发不起来脾气,对太子也不知说什么才好,加寿的回话更让皇帝气闷。

这叫贤淑?更是泥堆里扒拉一个出来的也比她强。

皇帝干巴巴地叫一声张大学士:“你怎么看这事情?”张大学士还没有回话,袁训又跳过来。皇帝气得端起茶碗,但还没有砸他时,外面有人急急地通报:“太后驾到!”

皇帝和张大学士一起剧烈的头痛起来,这本就是个不能善了的事情,把太后惊动,不折不扣的成一件轰动事情。

……

雪花飞舞,也没能及时的把书房外的脚印给盖住。人来人往,人去人走,张大学士的书房还是满当当的。

坐在最前面的,是蒙大学士推荐,另外几家开了春就要到太子府上的人家。

一个一个愁眉苦脸的,有两个打了退堂鼓,涩涩的打着哈哈,笑比哭还难听:“其实我家女儿不如寿姑娘贤淑,哈哈,不贤淑…。”

张大学士瞪过来:“那咱们前阵子全犯欺君之罪!”

笑声嘎然止住,那人苦笑:“现在是改口也不能。”进府么,都背上发寒。

“张老大人,”又一个人满头大汗,是在雪中来的迅急。取帕子抹汗,眼睛里唰唰冒着绿光:“大学士,太后是怎么说的,我打听了一圈儿,还是您这里消息最全,公公们收了钱,只肯告诉我忠毅侯又猖狂了?”

张大学士抿紧嘴唇,他刚喝过定痛汤,不想在汤药上白花钱的话,不提忠毅侯是明智。

结结巴巴说太后的话,几十年的从容半点儿没有:“太后说,唉,说,唉,”

……

“这就是黄家十几年里教导出来的好女儿!黄家受皇恩不是一代两代,哪怕让他冤枉去死,又能怎么样!这种死法儿,这是要和谁过不去!”太后满面严霜,来到就是一通骂。

忠毅侯今天气力足,又蹿出来:“这是要害我女儿!”

太子振振有词:“全怪加寿放进人来,请太后责罚她,让她牢牢记住,以后再也不要随便放进人来。”

太后一到,加寿底气骤满,当众把太子的话顶回去:“她有贤淑的名声,她是诸大臣们用心挑选而出,我得另眼相看。”太子妃的气势气贯长虹一般。

……

“太后说,唉,所有入选宫人,除歌舞已教成的如期入宫。其余的,重新再审。”张大学士说过,背后冷汗又是一片。

太后并没有单独怪他,但张大学士扪心自问,有心虚的地方。说到底他和黄跃之间存在着私情话语。

皇帝也没有单独怪他,但太子名声蒙尘,这黄家就不是张大学士举荐的,他是太子师,他也有告罪的本分。

忠毅侯还没有跳完呢,出宫的时候支着架子还想吞人似的。

太子殿下满意的拿到他想要的,太后和皇帝都把加寿说了一顿。

“贤淑的名声,这时候全是由人吹!只有到你手里面调教出来,太子和你满意的人,才能说她是个贤淑。以后别再这样草率行事。”

加寿乖乖的答应下来,太后要带她回宫,加寿要回家抢桔子,跟在她张牙舞爪的父亲旁边,走的神气活现,一点儿不像让斥责过。

她清脆的笑声,隔着宫墙不时传过来:“爹爹再快走些,晚了就真的只留下桔子皮。”

张大学士虚弱的抬眼看看客人们:“就是这样,不想入宫的人也不要急了,明年慢慢的重新看过再定。”

“哈哈,大学士,你这一回可有功夫好好看看我家女儿了吧?我早就对你说过,黄家的女儿不行,你不信我的,把我女儿撵下来。天意哈哈,天意……”

认为这件事是自己女儿机会的人,还是有的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抱抱本书新贡士趣味小花亲,感谢一路支持。

大早上的本来累,后来加油,还是赶上了哈哈。能干的仔,有这么多宝贝亲的仔,哈哈。每日功课,求票是必须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