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三章,年三十的夜晚很美好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接待使臣是大事情,阮大人当然不会记错路。而且他用不存在歉意的神情和语气说出来,摆足了战胜国的架子,也摆明这一次和谈双方的地位将和战场上一样不变。

这是不加掩饰的怠慢,礼部的官员出自于“礼”部,便望向使臣们,打算他们的反应不太好时,或者明确些,加一个字称之为“不太友好”时,官员们就一拥而上当红脸,让他们平息怒气,既来之则安之。

锐气应该挫,正事也要接着办。

一张张面色各异的面容,就落到官员的眼中。

高南国的主使臣窝儿贴,是暴戾之气充满面上,但他却没有朝向阮正使,而是嘴唇哆嗦着,跳下马一步一步走向阿赤在雪地里闭目的脑袋。

达罗的主使莫特尔,是面色苍白双拳紧握,由他克制中的颤抖身子可以看出,他很想在这里动刀兵。

苏禄的主使露出茫然的神色,显然他在震惊中,没有走出来。一看他的表情,就知道他在战场上是显赫惯的人,不但没有习惯梁山王的这次大捷,也不能习惯初到京城就树立的这威风。

满尼加的主使还是瞅一眼镇南王,想上一想,再瞅一眼镇南王。

从尚书方鸿开始,到官员们的心里,都涌出一句话,他还是不能确定这是不是陈留郡王?

北风呼呼,雪地肆虐,这本就是个尽显男儿英雄豪气,胸襟一拉,热血可以惊到人的时节,方鸿的心里就更腾腾如火山爆发,蒸蒸而出无数想像。

三天里是方尚书陪着使臣,从他们的言谈形态中看得出来,他们并不服年青的梁山王。但却有一个人让他们畏惧到骨子里,就在刚才把镇南王认错,惊呼声此起彼伏。

陈留郡王?那是什么样的英雄,能压得住这在历史上公认的彪悍民族。

方鸿憧憬着,对小二凑过身子,悄悄问:“陈留郡王那年来京里,没有记错的话,他使的是大刀?”

说着狂狷的话,白眼珠子朝天的小二,全心注视的也是使臣。让方鸿打倒,懵懂的反问:“是啊,使大刀不行吗?”

“你看这些人怕他们,我也使大刀,他们却不怕我。”方尚书愁眉苦脸:“你刚才舞刀那一手算什么,读书我不如你,论功夫你比我差,你能震住他们,我能不能也震震?”

小二把白眼珠子直接送给他,调侃道:“你不能,你占住礼字,所以你只能行礼。”

方鸿就要瞪他时,“嗬嗬嗬……”一阵大哭似的歌声随风过来,把两个人打断。

抱住阿赤脑袋的窝儿贴先唱起来,随后他的手下肃穆的下马,对着尸首悲痛愤怒的唱起来。达罗国、苏禄国…。都唱起来。

悲壮的嗓音,一听就是挽歌。

在歌声里,窝儿贴和他的两个手下,把地上所有的脑袋,甚至常棋和黄跃的也捧住看了一看,沾满的两手血,鼓瞪出来的眼睛,让几个文弱的官员不寒而栗。

他们带的都有刀,镇南王怕在这京里街道上生异变,一挥手,脚步声重,马蹄声响,数队京都护卫,有骑马的,有奔跑的,把这里围成水泄不通。

但悲歌声穿透包围出来,让失去幼子的忠勇王妃心如刀绞,放一声大哭之后,往前面一栽,让人扶住看时,已是昏厥过去。

妻子的模样,更让忠勇王痛不可当。模糊泪眼和心思中,一个想法闪电般击中他。

斩立决这事情,大多是秋后问斩。秋后过的今年冬天定的犯人,大多等到明年秋后问斩,本还可以过上一年。

一年的时间里,有很多的事情可以有转机。但就在忠勇王筹划着寻人说情时,一道圣旨忽然而下,说常棋明天问斩,让家里人前去祭奠。

常棋的妻子当时就倒下来,醒来后卧床不能起身。常钰小小王爷寻惯了祖父,听惯了母亲说祖母不心爱他的话,一睁开眼就跟在祖父后面哭个不停。

忠勇王则以为张大学士这是怕到明年有变,以为是张大学士下的狠手,而恼恨妻子、长子夫妻一天又一夜,这时王爷明白过来。

这是皇上借此对异邦使臣的威慑,继梁山王大捷以后,在京里给他们的迎头痛击。

在可以让异邦使臣们收起傲慢的时候,也让忠勇王洞悉皇帝对这一次大捷的重视,和对干涉大捷一应人等的怒气。

模模糊糊中,忠勇王把忠毅侯咆哮御书房的话想起来,更深深的一声叹息。

皇上能治他的罪吗?他就是没有太后,也是大捷的大功臣,正是皇上宠爱他的时候,吼几嗓子又能有什么?

这就是得宠的人,和失宠人的差别。一个可以御书房里失仪,一个却不容营救。又酸又烈又热又涩的一股子在忠勇王心里迸射开来,把他的心烫得似在火上焚烧,又酸的恨不能拧成一小团。

最后松解开来,化成一句话。重振家声,重得圣眷!再这样窝窝囊囊的活下去,这看着儿子去死的滋味儿不好受。

忠勇王慌乱、胆怯而散开的心,组织成一个又一个杂乱的心思。他在这杂乱中寻寻觅觅,寻找着他能办到而又应该办到的方法。

董大学士的话飘出来,大学士说:“要把下一代带好,找个德高望重的好先生。”

“是啊,棋儿不在了,我更要好好教导钰儿成材,我不能让钰儿没了父亲就从此变成废人。”忠勇王喃喃的,在听不懂的挽歌中,对自己说着。

在他不远的地方,是黄家面容严肃的人。黄夫人守着女儿尸首几天水米不沾牙,已到走不动的地步。亲戚们没有办法,皇上纯孝,也肯照顾柳至和忠毅侯,对胞妹长公主更是爱怜有加,是个有情意的人。他们不来,好似没有情意的人。

黄家的亲戚已意识到黄跃的入狱可能拖累不到他们,黄跃是一人做事一人当。但黄家女儿死的不妥当,却给黄家的名声造成影响。

杀伤力最快的,就是两个正在议亲的黄姑娘,亲事没有原因的就黄了。还想发狠寻别的人家时,官媒私媒都说:“忙的很,过了年再登门吧。”在街上遇到也跑的飞快,跟鬼抓住她们的脚似的,让人看了很气闷。

来前不痛快,遇到满街都是挽歌声就更不痛快,黄家的人是绷着脸一言不发。

挽歌停下来时,窝儿贴走到方鸿面前。三天里的打交道,这位尚书相对正使客气的多。

“我能不能收他们的尸首?”

方鸿狡猾地对小二瞄去,这一位才是正使,我把你们交给他们,我的差使去了一多半儿。

窝儿贴极不愿意和这个强横的正使求情,但他一转身子过来时,对着小二扑通拜下,求道:“这是我的家人。”

阮英明不是笨蛋,他可以在种种方面上使蛮横,却不能阻拦安葬。这在汉人中也是大忌的事情,严重程度可以逼人造反。

并不想把使臣惹到毛躁,小二换上郑重的语气:“贵使请起,你们可以安葬他们。”

窝儿贴感激的谢过小二,他的随从们脱下自己的衣服,把尸首和脑袋包起来。

来的使臣共计三百人左右,但想不占钟点儿带走这些人也不容易。方鸿使个眼色,礼部的官员们又发挥他们的“礼节”,上前询问要不要买棺材,问需要提供哪些东西,当然这些是奸细,东西是要使臣们自己花钱,但可以指路或者帮忙代买。

窝儿贴等人还真的要了一些东西,小二也不焦急,在雪花里静静等着他们收拾。镇南王等人也等着,也允许忠勇王和黄家的人,还有几个官员,也是破坏大捷一起身亡,允许他们的家人收拾。

近一个时辰收拾干净,使臣们满面悲伤或悲愤,在小二等人的陪同下进驻京中驿站,镇南王看着人拉来一车车黄土,把血污处遮盖住,恢复行人行走,拆去高台,收兵回府。

小二的态度,忽然的就有三分客气出来,但使臣们没心情多管。行程早就列明,今天是汉人中的吉日,迎接他们进京,和谈并不是今天。

这就简单的说上几句,正使大人从驿站里告辞。

……

“是吗,倒算有情有意有胆量。”皇帝笑得意味不明。

马浦躬身回道:“但他们来的人都是膀大腰圆,有防范不到的地方,就是小小的一个军队。”

马浦把“小小的”说的很轻,把军队咬得重些。

皇帝会意,对马浦流露出赞赏:“卿办事素来一丝不苟,有你当副使,弥补阮英明的年青,朕放心。”

马浦红了眼圈,在他受到林允文的胁迫而没有答应依从时,就注定他还是忠于自己的国家。对于至高无上的皇权,马浦还是忠心耿耿。罢官,也就成了他心头恨。

重回官场已是大幸,如今又得到皇帝的这个评语,马浦叩着头:“多谢皇上,多谢皇上,多谢…。”不知不觉的,已是泪流满面。

皇帝嗓音带着笑意:“好了,都回去休息吧。阮英明你辛苦,舞了回刀,施了回恩。马卿你也辛苦,好些时不见,乍一看你也有了年纪,平时多保养身子。”

让太监各赏一枝人参。

马浦在宫门外,嚅嗫着对小二道谢:“这是阮大人让给我的恩遇,这赏赐应该是大人您的。”把个人参盒子送上来。

小二摆摆手:“你回的话,你拿着。我还有事儿呢,别耽搁我。”上马去了。

马浦看着他的背影,又一回噙上泪水。阮大人是正使,阮大人还会功夫。阮大人要是把话回干净,马浦也没有办法。但他却把一些话让给马副使回,让马浦能得到皇帝的重新赏识。

重新做人的感觉,比人参要难求的多。

见雪中背影远去,他肯定看不见,马浦也认真的拜下去:“多谢大人。”在他的背后,魏行藏身在宫门旁边驻车马的地方,嫉恨的眸光轮流在马浦后背,和他手中人参盒子上扫过,牙齿咬出一声响。

这些,原本应该是自己的荣耀啊。

马浦心满意足回家。

魏行心如火焚的回家。

小二到了袁训书房外,听到里面有说话声。方鸿先一步过来,问袁训道:“他们却怕你家姐丈,哈哈,”又向另一个人道:“把你错认成陈留郡王。”

小二道:“我不进来不许说故事。”小子打起门帘,见到袁训为姐丈骄傲的满面笑容,方鸿的上首坐一个人,却是镇南王。

镇南王和方鸿笑道:“小二来了,果然他也是个等不及的,快来坐下,咱们仔细听听抢功郡王的好故事。”

袁训让泡上好茶来,慢慢地说起来。

……

年三十的那天,京里对异邦使臣的传言愈演愈烈。

今年本是个灾年,雨水过多,又瘟疫横行。在大家认为,是个问朝廷讨银子,朝廷给的也未必丰足的年关。

但梁山王大捷,据说洗劫的珠宝不少。有人说的神乎其神,跟他在战场上亲眼见过。

“谁叫他们住的是帐篷呢?梁山王爷一刀割开帐篷布,这一看,好家伙,这是主将的帐篷啊,有金珠有明珠有女人。梁山王爷说,把这些女人卖了换钱,就足够赈灾。高鼻梁蓝眼睛,生得比咱们家里老婆好。”

戳穿这话不对的人很少,大部分听得挺开心。换条街,再去听另一个版本的谣言。

“没事儿!福禄寿三星,加上长公主是个瑞兆头,全在京里呢。这不,打赢了吧,皇上心情好啊,往年老人们一吊钱一壶酒两斤肉。今年加倍。得病受灾的人给的银子也不少。”

念姐儿的车在这谣言里行过街道,让人认出来,欢呼声出来:“陈留郡王府的车,哎,郡王厉害!”

无数个大拇指翘起来,念姐儿的丫头彩名在车里看到,嫣然道:“姑娘晚上出来,可不能再坐这认得出来的车。”

“晚上都在家里守岁,再说你说着了,我晚上是不坐这车。”念姐儿把手中的帕子揉了揉。

作为贴身侍候的丫头,彩名看出来念姐儿的不安,寻思一下陪笑道:“姑娘不用担心,郡王妃并不管姑娘出入府中,晚上咱们还是出得去的。”

“出得去,”念姐儿让她的乱猜引得一笑,侧侧面庞对彩名道:“母亲心全在太后身上,我也大了,她早说过放心,极少约束于我。”

彩名再猜测一回,拍手笑道:“太后的心啊,一半儿在瑞庆长公主身上,一半儿在舅太太身上呢。”

念姐儿笑吟吟:“舅母有小七还早,瑞庆长公主才是她今晚挂念的一个。好些有经验的妈妈,都说长公主这几天必然要动静。却偏偏没有,太后如今啊,只想着公主一个人。”

“今晚的宫宴也没有了,是为这个原因不是?”彩名又自己寻思着。

念姐儿含笑:“一半儿是为等公主的喜信儿,太上皇太后没心思吃酒。一半儿是太上皇说皇上登基后,就办这一件大事情,太上皇亲口吩咐,让皇上今晚不会臣子,也不批奏章。爱吃酒吃几杯,爱看歌舞看一回,爱早眠就早早睡吧。”

彩名轻叹一声:“唉,皇上也是个累人的事儿,竟然平时也不能想睡就睡吗?”

“你才知道啊。”念姐儿笑话着她,听车外的呼声已经不高,揭开车帘看看,原来到了家门外。

陈留郡王妃让人匆匆收拾食盒子,见女儿过来,对她道:“虽说没有宫宴,我也得进宫去。看着太后多用几口饭我才安心。太上皇给皇上放假,你们也放假吧。你哥哥嫂嫂,我让他们自己房里守岁,吃酒也成,去舅舅家也成,舅舅家里孩子多,总是热闹些。你啊,想来有地方去,就不交待你了。”

念姐儿落落大方:“刚从舅舅家里回来,弟妹们摆弄炮仗,我看过了,我不去舅舅家。这大年夜,家家都欢乐,齐王殿下还不许出来,想来冷清。我看看他去。”

郡王妃笑一笑,就让人带上食盒子去宫里。房外,自家里没有放,也闻到别家的炮仗味道,和满京里的鞭炮声。灰蒙蒙天空在冬日里,虽不是傍晚,也早暗下来。

念姐儿送走母亲,去看看哥嫂们,见他们果然是要各自守岁。萧衍志萧衍忠都打趣妹妹:“对不住,我们陪你嫂嫂,你自己寻地方过年吧。”

念姐儿知道自己常去看齐王,落在哥哥眼睛里。嗔怪地说声哥哥不好,出来亲手准备食盒,很大,能装得十几道菜,彩名早就烫好酒,包在锦垫里,让两个家人抬着,往齐王府中来。

太后给念姐儿大开方便之门,皇帝应允念姐儿随时可以探视,齐王府守门的人见到未来的王妃驾到,殷勤的请她进去。

齐王正在房中等着,听到一声县主来了,压根儿没有禁足的人沮丧劲儿,兴冲冲的往上锁的二门走来。

推开门缝的二门外,家人正在摆屏风,挡住吹来的北风。摆一张椅子,一个高几,念姐儿摆上带来的吃食。又一个大火盆放到念姐儿脚下。

门内,一模一样给齐王摆上,吃的东西和彩名斟上的酒水,从门缝里递进来。

齐王笑容可掬,见这里酒菜飘香,风雪又有屏风挡住,自成一个小天地,还有未婚妻陪着,他笑出一嘴白牙跟个孩子似的问道:“咱们能放鞭炮吗?如果不是我关着,我亲手放给你看,我会放好些。”

“谨慎,知足吧,还放鞭炮。有人陪你过年就不错。安心吃几杯,回房睡觉去才是正事。”念姐儿嘟起嘴儿,看这个人半点儿不着急,倒是自己为他能早些出来,往太后面前去说,往长公主面前去说,往舅舅面前去说,跑了许多的路。

雪挟北风还是那么的大,有时候把屏风吹得摇摇欲坠,好似随时可以失去。

像极了面前这彩缎宫衣的人儿,她晶莹红润的小嘴儿微鼓起,好似风中随时夭折却总是傲挺的红梅花。

在她责备的话面前,齐王倏地想起他旧日的心思来。两边浮动于风雪中的红灯笼,也助他一同陷入回忆。

他曾对这门亲事有怨言,有说不出来的排斥感。当英敏定亲于加寿的时候,齐王英聪还没有胡乱想过。但当他定亲于念姐儿的时候,受到的或善意或别有用意的恭维后,那些总是爱嫉妒的人们给齐王的可不是真诚道贺,而是调侃或是取笑,让不大的齐王殿下觉得有什么苦苦的沁入心肺。

看一眼各人的命运,像是早就决定好。

不管是英敏的也好,还是自己的。前任皇后宫中流传出来加寿有大吉瑞,是天生的一国之母。

而自己定下亲事,从此与皇位无缘。

定亲的时候,齐王似懂事非懂事的年纪,开了蒙,也指定的有师傅。他虽然没有想过坐北朝南,但少年人的心性让他也有一腔抱负,也想博几个皇帝的认可,也想……

忽然一桩亲事压下来,注定英聪你再肯拼,这辈子的前途一眼可以望见。

他曾想过念姐儿像加寿和英敏那种快乐的相处,自己决不体验。如果念姐儿像加寿对英敏一样的肆无忌惮,自己决不容忍。

但念姐儿一步也不错,不轻易和他说笑,甚至遇到以后,话也很少说。

挑不出她的错儿,齐王也渐渐长大,觉得以后的日子还是一眼望见头,但念姐儿这个正妻也可以接受时,他家里出了事情,念姐儿轰轰隆隆的似一辆没有人驾驶的狂奔马车,闯进他的日子中。

不管是她好心的提醒,还是她寸步不让的伶牙俐齿,都让齐王恨的牙根儿痒痒,最后却又要承认念姐儿没有错。而松懈上一点儿,一不小心还要感她的情分。

齐王用尽力气抵抗着,却在那一天,念姐儿闯上金殿,当着百官的面说她不愿意齐王有妾,齐王晕晕乎乎的就出了去,当殿宣称:“这是我的意思,是我让她来的。”

随后他被幽闭,这不仅是禁足的意思,更是一切人都不许见。

本以为自己会在苦涩的孤独中呆着,但显然他把太后的偏心给忘记,念姐儿很快就来探视他,让齐王觉得父皇也不是那么生气,这事情盼头多多。

他亲口说出:“我发了昏。”用苦笑承认他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什么好好的我要代你受过。但苦笑也揭开他心头那一层百般抵触的窗户纸。

没了这层抵触,齐王这才看出来,原来念姐儿在自己心里还是挺招喜欢。

他是喜欢她,才会发昏。

禁闭带给他的好处,是用不完的平静,让齐王审视自己的心思。他重新问自己,有那么讨厌她吗?

结果是,太后的偏心,这不讨厌。念姐儿的人,也不讨厌。

他寻出梗在心中的那根刺,他讨厌的是念姐儿许亲皇长子,而皇长子夭折以后,这门亲事才归了他。

母妃欣欣然对他说着,时而也落了泪:“这是天命,为了这门亲事,我争了许久,但没有办法,一开始还不能归你,太后重嫡也重长,哪怕英聪你聪明过人呢?现在就好了,你再聪明过人,也需要外戚的助力。陈留郡王是天下名将数第四,他手中有兵权,可以保你一世无忧。”

这顶帽子原本不是戴在他头上,是最后落到他头上。这让齐王沮丧,好似他捡了别人的什么,心中因此大不舒服。

如果没有念姐儿往金殿上去,如果没有自己发昏……齐王端起烫的暖暖的酒,有一丝笑容流动在唇边,那此时的眷恋去哪里寻找呢?

“今儿你陪我守岁,却比往年都好。”隔着门缝,齐王对念姐儿举杯。他的眼眸熠熠底处暗含晦与暗,那不想轻易让人看出的表白尽藏在这里。不是明亮的星辰,而是有待发掘的宝石原坑。

蕴含期待,而又饱含期待,齐王笑得见牙不见眼,把杯中的酒再晃一晃,对着受门缝限制不能尽情的观看,却因为有这门缝压得人不能尽情,而思之想之念之的少女。

在这咫尺之间,殿下掀起如海如涛的相思。念姐儿却狐疑地先推敲一回,喃喃的嗓音恰好能让齐王听到,却不会打扰屏风外烫酒的人。

“往年陪你守岁的人就那么差,殿下你身陷囹圄,还要把人家贬低一顿?”

齐王气结:“这不就是句好听话,恭维话,奉承话,指望你下回再来不是,较真可就无趣。”

念姐儿拖长嗓音,笑得小狐狸似的:“哦……原来是哄我再来……”

一仰脖子,齐王把自己的酒干了,恼火地道:“不领情,我自己喝。再倒一碗来。”把个酒碗隔着门递出来。

彩名从屏风外面进来,笑弯着眉眼儿道:“好啊好啊,殿下请喝这碗。”接过空碗,把另一碗早备好的送上来。

一道屏风挡得住风,挡不住话,把他们刚才对话听在耳朵里的彩名陪笑:“姑娘很愿意来看殿下呢,并不是那哄着才来的人,这是打心里就有……”

“这里不要你了,下去吧。”念姐儿黑了脸儿。

彩名欠身出去,齐王已大笑出来:“这奴才有趣儿,”想借此再亲近几句,却想到萧凝念此人无趣的时候更多。指望她跟加寿似的和太子那般玩笑,没有大婚只怕她又让惹恼了,嗔怪了什么的。齐王就接着自己的话笑道:“咱们说些有趣的事情吧。”

念姐儿转转眼珠子,仿佛在问,什么事情叫有趣儿?

齐王呷着酒,在脑海里搜索着不会得罪她,而又喜乐的话题,这就有了一个,殿下晏晏:“我真没有想到,公主们大婚,太后会答应福禄寿去送。”

这是念姐儿家里的喜事,福禄寿送进门,加福摔跤,永远值得津津乐道。念姐儿打开话匣子:“母亲一个人不敢说,叫上舅舅一同进宫。太后说,好啊好啊,这喜事就更喜欢了。”

齐王嘿嘿:“喜事本就应该喜欢。”

“太后还把母亲说了两句。”新年的气氛,总是让人心生出美好和希望,念姐儿打心里也很愿意让齐王开心,由不得的多说出来。

齐王好奇:“说的什么?”

“太后说母亲在她面前总是很拘谨,又说以后有事情,不必叫上舅舅也可以一起来。还对母亲说,再有叫上舅舅的事情反不能答应,因为舅舅总是让太后担心,总是喜欢自作主张。”念姐儿扑哧一声乐了,由她的笑声可以看出来,当时场面一定很馨暖。

“再给我说说公主大婚那天,上一回我还没有听足够,你就走了。”

齐王说出来话,他自己没有放在心上,不过是想多听听念姐儿说话。

但念姐儿心里一格登,悄悄打量隔开两人的一道门缝。因为有这门缝在,念姐儿才抛开所有会让别人说闲话的可能,年三十晚上陪着齐王。

也因为有这道门缝在,让念姐儿对殿下更生怜惜。是谁害他紧锁家中?他又为谁大胆的扛下这责罚呢?

念姐儿想自己为加寿,为的义无反顾。因为舅舅是母亲心爱的手足,加寿是自己心爱的最大那个表妹。但殿下与我?以后过得再和契,也不可能像舅舅和舅母那样恩爱,不过就是夫妻如对大宾。

欠他一个身陷囹圄的人情,能为他做的,能让他喜欢的,自然要为他去做去让他喜欢。

这是念姐儿初懂事时就定下的亲事,她受的教育和她身处的环境,造成她感动于齐王有情意,但相信齐王不纳妾,不会再有心爱的人,虽然金殿上也抗过,念姐儿依然不能放心。

但她不屑于去做一个嫉妒到专房专宠的女子,她有源自于母亲骨子里的傲气,却因为不是母亲,能看到母亲有的无奈。

母亲给父亲年年纳妾,却想尽法子不让他沾身。在念姐儿心里,美丽而又能干的母亲完全可以过得像舅母那般受尽宠爱,但父亲不是舅舅。

齐王殿下,他也不是舅舅啊。他以后做不到,念姐儿早有心理准备,也就投不进去痴恋,倒有一堆的相敬如宾。

敬重他,他有所要求,而且不难办到,念姐儿自然要满足他,哪怕多带给他一丝的欣喜,只看这道门缝相隔,上面的大锁冰寒人心,也是应该去做。

她笑眉笑眼的说起来,从福禄寿们穿什么衣裳,戴什么首饰,借机跟哥哥胡缠要一堆人情在手上,说留着以后慢慢的用。而当表哥的无有不从,给加寿当一回苦力,堆出好大雪人借她和太子殿下赏玩。给二表妹研了一天的药,不敢叫苦。讨好三表妹加福以前,还得先把小王爷给讨好,不然萧战不答应借出加福供讨好,怎么办,加福却是他的。而加福有时候很乖巧,这时候却笑眯眯赞成萧战。而小王爷萧战公认的难缠精,见这般好驱使,用不完的整人手段……

齐王哈哈大笑:“就应该这样,谁叫他们求人呢?”

“最后惹得元皓大发脾气,因为没有讨好他。元皓说再不过来给我滚雪珠,大婚我就不去了。下贴子也不去。”

鼓着红晕面颊,学出来的活脱脱就是萧元皓的少女,在雪光大红灯笼光折射下,她有雪白的肌肤,她有秀慧的眼眸,哪怕是做这个怪样子,也在齐王面前生出美得不可方物之感。

齐王忽然觉得他有了一切,不是因为身后有屏风挡住寒冽北风,不是因为陈留郡王府上美酒不错,更不是因为这是大年三十的夜晚。

只因为有对面的少女,一道门缝生出不能亵渎,一道门缝也让两人关系反而亲密。

她肯对着自己学撒娇样子,齐王心里美滋滋儿。

又干一碗酒,让彩名重新给满上。不愿意说话停下去,齐王接着问新鲜而又能讨好未婚妻的事情。

“听说使臣们最怕我岳父?”

念姐儿白他一眼,但因为养在舅舅家里,听过太子殿下私下里称呼袁训,还有就是父亲的威名最近在京里人人称赞,这问话搔到陈留郡王府中每一个人的痒处,念姐儿也不例外,就没有挑这个刺儿。

更欣欣然,把自己知道的不肯隐瞒:“我虽没有亲眼去看,但姨丈镇南王和小二叔叔,是了是了,还有方家的叔父,他们让舅舅说父亲的事迹,犹嫌不过瘾,又把哥哥们请去家中,好酒好菜款待,只为听父亲打仗的故事。”

情思悠悠的齐王,在听到这些话,也暂时的把心中情思放到一旁,向往着那战场上称霸的岳父身影,如万千星辰绽放的笑容表露他的艳羡敬佩:“英雄人物,就是如此。”

这由衷的夸奖,是对着自己的父亲。哪怕念姐儿最近听到的赞美话灌满两耳,也因为这些话出自于齐王而笑容更生。

心情太多,忘记她的如对大宾,露出俏皮嫣然道:“殿下再夸几句,只一个英雄人物,怎么能形容尽我的父亲?”

“横扫干戈气盖乾坤气吞山河气冲斗牛气……”齐王一张嘴一长串子。

乐得念姐儿格格直笑。

“还有还有,你听着,”齐王好半天喘一口气儿,喝一口酒,再说下去:“一马当先,百战百胜,威震八方,顶天立地,豪迈英风……”

“来,咱们敬一敬。”齐王眨巴着眼,中间插进来这个提议。

乐陶陶的念姐儿陪他喝了一口。

“还有还有,我还没说完……”齐王殿下今天口若悬河: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,雄才大略,盖世无双,高瞻远瞩,深谋远虑……”

欢乐的语声,让屏风外侍候的人也笑容加深。

换成别的朝代,算是晦气难当的幽闭,在齐王府中却没太大恐慌。这里面没有太多的上有太后,或者是太后的偏心存在。而是齐王殿下出自于情意,哪怕他事后才知道,而他的未婚妻子早在上金殿以前,对他早就表露出情意。

不管是对夜巡的提醒,还是帮着他肃清书房。念姐儿都走在前面,殿下算是随后跟随。

如果是一方有了情意,而收不到另一方的回应,那才应该担心。齐王和念姐儿这对小夫妻显然不是,在他们流畅如泉水的语声,和胜似春风的笑声里,听到的人为他们暗暗高兴。

哪里还有忧愁呢?

哪怕殿下还关在府里不能出行。

只看他们的快活,就知道不但这个夜晚是美好的,以后的美好也可以期待。

这种心思并不是侍候的人独有,显然齐王殿下也这样想。他一面对以后的日子进行构筑,一面认为自己可以大胆的问出,从央求念姐儿再一次说公主大婚时,他在心中百般转悠过的话。

“凝念,你说我们大婚,也请福禄寿来好不好?”

猝不及防的,念姐儿从轻快的笑中凝结住。等到她晕生双颊的时候,提起裙子拔腿就跑。

“哎哎,”齐王叫上两声:“你又多心了,这是正事情,这是该说的大事不是吗?”

你也不小了,就要到年纪不是?

在他的解释里,念姐儿跑的就更飞快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抱抱仔的新贡士,尾号是4145的亲,感谢一路支持。

是早上起来写的,写着整理着,发现时间快到了,怕有的亲十点来看失望,所以就先发个公告。么么哒,求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