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六章,丁前夫人来拜年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使臣们茫然,张大学士更茫然。

使臣们茫然是他们听不懂皇帝的话,张大学士的茫然,是他茫然的想到了,他最近新树起来的大对头忠毅侯,人家可不是形单影只。也不是有董大学士有南安侯府,有那个大家吵,他站一旁今天是正使不方便吵,却不妨碍他趁人不注意时挥下拳头助阵的阮英明。

他有个能生的袁二爷,他还有一堆的孩子呢。

张大学士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一大个儿马蜂窝,不由他干咳几声,对左右护卫的子侄和门生们正色地道:“大家提起精神。”

儿子们左右看看,也跟父亲一样的茫然。小儿子迷乎的询问:“父亲,这正吃着呢,难不成忠毅侯拿肉砸过来吗?”

讲究的是食不语,坐席要正。在金殿上吵也就罢了,那里就是一个争辩国事的地方。这打乱皇上的赐宴,张小公子以为袁训没这个胆子。

或者不至于。

他可以弄别人一头一脸的汤水,别人也有汤,也可以泼他不是?这可就跟在金殿上张牙舞爪的失仪不一样,这尴尬的狼狈的,你脑袋上挂片熊掌,我脸上贴片发的海菜,就真不怕皇上恼吗?

他的父亲冷哼一声,更如临大敌:“以我来看,忠毅侯也不敢把酒泼过来。不过他倚仗太后无赖成性,带着几个孩子在地上打滚这事情,咱们可怎生应付?”

话说完以后,周遭眼神凝固,摆放四周而转过来的花香也似凝固。

张大学士不明就里的看看:“怎么了?吓到了?又不让你们出去比打滚,你们怕什么?”

大公子面无表情:“父亲,忠毅侯是无赖成性,这与太后没有关系。”

“啊?”张大学士想了起来,拿巴掌拍拍自己额角,刚说了声后悔失言的:“是”,小儿子也绷紧面容:“大哥,忠毅侯的无赖是他自带的,不是天生成。”

张大学士和大公子都一声哎哟,随后懊恼地都对袁训狠瞪一眼。全是让你害的,才使得不管是说的话,还是解释的话,也把太后带进去。

忠毅侯是无赖成性,这天生成的事情,岂不是太后也有?他们可是一个祖宗。

成性的意思,也有天性的解释。

袁训收到这瞪眼,抛个白眼儿过来,我还没寻完你们的不是呢,你们这又是什么?别着急啊,咱们慢慢的闹,这还没有完呢。

收到这个眼光,张家所有的人汗毛都一竖,张小公子卷着袖子,痛定思痛地向张大学士请求:“他要是真的不要皮的在地上滚,我……奉陪他到底。”

张大学士的一个年青门生阻止他:“我来,小师兄,这事情交给我。”

“不用不用,他是冲着我家来的,你们都退后,有事情我先上!”张小公子拍胸膛。

“不是,小师兄,这事情我来合适,我学过滚地拳,忠毅侯他有功夫啊,趁乱他给你一脚,你们不能招架啊……”

张小公子狐疑:“只听过滚地刀,没听过有滚地拳?”

“没有刀,不就是滚地拳?”

张小公子连连点头:“是我笨了,不,我不是笨,我是让忠毅侯气的。”手一指他们坐的地方,是个御花园中花草最多,密的把北风也能挡住的殿室,四面打开,放在宅院里是个轩亭的结构,这就方便看到远处。

手指再轻抬:“那花根子下面是烂泥,我从那路上过来的,看得真真的。你滚地拳把忠毅侯带那儿去,咱们守法遵上,不能打他一个灰头土脸,但让他自己弄个灰头土脸,让我乐一乐吧。今天在金殿上他跟父亲争执,可把我气坏了。”

“行行行,”门生开始卷袖子:“咱们就这么说定了,等下袁侯爷撒野,你们都等着看好戏。”

阮梁明凑到袁训耳边,他们尚书坐得相邻。

“张家这是撸袖子准备打架?”阮梁明调侃道:“皇上允许使臣们挑战,他们也想挑战你?”

袁训先讽刺他:“走开,吏部的你这管文官的尚书,不是最在乎自己体面。别跟我交头接耳的,免得我们把你带坏了。”

“打架我才不帮你,我就是跟你说说话,袁大将军,你今天准备还怎么闹?在哪里闹。先对我说明白了,有失官体,我让远些。”阮梁明嘲笑回来。

袁训认真看看张家门生露出来的手腕,笑出满面的促狭:“你看他细的能一折就断,这不是准备跟我打架的,这是没吃过赐宴,本想脱了衣裳放开了吃,到底他有个好老师教的好,他没敢脱,就卷一回袖子也罢。”

阮梁明低低笑出一声来,就又推袁训:“二妹到了。”袁训看时,翻着的眼睛放周正,而且也温柔起来。他心爱的孩子们之一,禄二爷走到皇帝面前。

香姐儿今天打扮的特别漂亮,立领的鹅黄色缠枝花卉满身绣的宫缎衣裳,勾勒出她细长优美的雪白脖颈,露出的一丝儿白,也只是在下颔那儿,但白天鹅似的天生高贵,随着映上看的人心头。

沈渭的父亲告了老,但沈家的亲族在这里的很多。小沈夫人的表兄弟们,这些从小到大都跟沈渭一样,把忍让表妹当成第一件家宅要事的人,悄声窃语着。

“愈发生的好,”

“只是沐麟什么时候回来,他们能相认呢?”

“看看眼睛生的,杏仁儿会说话一般,如果表妹家里定不下来这亲事,肥水不流外人田,跟表妹说说,让给我们吧。”

皇帝也笑容加深,看着香姐儿伏地行三拜九叩的大礼。“平身,”他微笑着命,香姐儿起身来,垂首静静等候着。随她行动而拂动的衣裳有先有后的落下来,落花般的柔,又雾绡般的俏。

这是袁家孩子们头一个不像太后的人,在她的前面,她的长姐加寿,她的双胞胎哥哥,都肖似父亲,而肖似祖父。因为肖似祖父,而又肖似太后年青之时。

偏偏到了她,格外万分的生出好来。只要她是袁家的孩子,就是太后的一块心头肉。但她超过祖父的娟秀,经由祖母袁夫人说过——太后没见过国舅少年时,只拿袁训当个样子——太后对香姐儿的爱宠,总是说她生出袁家超凡逸群的美貌来。

在她的后面,她的妹妹加福生得像母亲,也生得好。但从容貌上来,逊下姐姐一大筹,只有小王爷萧战眼里不承认罢了。

这翩若轻云流风,皎洁如日秀出芙蕖的孩子,也是最近让皇帝见一回,更赏心悦目一回。

“她不过八岁,”皇帝说着话,太监传给马浦,小二已开始据案大嚼,马浦现在是个忙人,忙着翻译。

皇帝笑吟吟:“看我们中原人才济济,小小的孩子也能把疫病抗在京城之外。”

在金殿面对使臣们的骄悍,皇帝想到户部呈给他的账目,梁山王几年的军费开支,占太上皇在位时军费开支的三分之一。但香姐儿防治疫病的开支,却是外省呈上来最低开支的三分之一。

京城的人口密度跟外省相比大,防病的费用反而小,这是香姐儿出动的及时,去的村庄也及时的缘故。

还有就是加寿出面动员好些女眷和闺中的姑娘们,不用给她们每天的人工费用,结束了给的赏赐是另外计算,因为外省报上来的有名人物,除去人工费用,也还要给赏赐。

这里面还有香姐儿等人的不辞辛劳,不怕病情,不怕脏乱等,总结一下,是指挥的禄二爷得当有功。

“八岁,”皇帝对使臣们悠悠又说上一遍,随即短快狠的切入到他打算说的话题上面。

“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损失巨大,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动兵马见血光。就像今天这样不是很好?你们有事情,国与国之间的不满意,可以坐下来说一说,吃两杯美酒,做个商议。说不拢的地方继续说好了,哪怕说上几年呢?也比打上几年的要好。你们的国君可以颐养天年,朕的好将士们也不会血流成河。打这几年啊,打的朕的心都是痛的,你们的国君死了,难道你们的心就不痛吗?”

深邃如暗夜星辰不见底的眸子,在说到这里的时候,忽然锐利起来。似一把刀划开无数的虚伪,皇帝直盯盯地看向离他最近的,也隔着梁山老王、袁训等人的使臣坐席。

他看的是使臣们一直不离身的佩刀。

这眼光看得使臣们生出警惕。

皇帝却又淡淡地笑了:“我们有的是人才,八岁!”又是手指对对香姐儿,算是说话结束,呷了口酒水。

马浦翻译过,使臣们的戾气又让剥掉一层。

疫病与打仗八杆子也打不着,但皇帝的意思并不是显摆这个小姑娘,而是显摆中原有的是人才。

经过那舌头比狼牙还要尖厉的阮正使话语揉搓,敢拔刀不是本事,能把你们的使命安然完成才是能耐的使臣们,不得不凝重。

就在他们流连这娇弱的小姑娘跟人才之间的相对比时,香姐儿恭恭敬敬回道:“回皇上,这是新年里,我九岁了。”

袁训莞尔,皇帝含笑:“你是哪个月的生日?”

香姐儿笑嘻嘻:“六月里。”

皇帝大笑,皇后也笑了,本不想插话,并不想陪皇帝出这个风头的皇后笑吟吟:“那你还算是八岁,八岁半刚刚好。”

马浦乐不可支,把话殷勤的翻译给使臣们,听听我们中原的人才八岁不过半。

“是。”香姐儿蹲蹲身子,继续笑眯眯。

皇帝还是没有让她退下去,略一思忖又望向使臣们:“是以,放下你们的刀吧,流血并不能解决事情,也不能让你们得到想要的东西。你们呈上来的礼物单子,朕粗粗地看过。朕收了下来,这场仗成了你们出钱!”

相当于太上皇在位时总军费三分之一的支出,礼物上的珠宝值这个价钱。

这也就是萧观报大捷的时候写在奏章上的,“相信他国珠宝已准备好,这必须赎回的人,就抵得上历年的军费之资……”

赤祼祼毫不留情的话,让大半的使臣们跳了起来,嘴里都有了格格咬牙的一声响。

打上几年的仗,死国君的死国君,死将军的死将军,最后对方的军费开支分文没花,他却壮了国威,强了国门。这话是谁能忍得下去?

更何况这来的使臣们,是一批死士。异邦的风是烈的,异邦的人性子是狂的。他们不能接受这惨败,他们愿意用三百死士的鲜血,拖上汉人中最值钱的命——皇帝的性命。

都抱着必死的心,在往京城来的路上,没有一天不合计怎么杀皇帝,让这场仗变成汉人的慌乱,而不再是自己国家的耻辱。

这是心底久存不能磨灭的根苗,虽然让阮正使一压再压,使得苗头不敢露出来时,但根还在。皇帝这忽然不容情的话,好似东风催花发。

见风长似的仇恨在心头结出密密的网,上面密布的是书上一直有写汉人羸弱时,也会写的胡人野性。

本就是来寻死的,本就是以血讨血。哇哇大叫声中,主使们率先推倒案几,菜和酒水滚落得到处都是,女眷们放声尖叫,有吓得准备四散逃走。

弯刀亮起来,蛮汉们跳到场中,眼看随时会有一场血泊宫宴时,一声大笑哈哈而出。

甲士中走出一个人来,他高声说的是异邦话:“贵使,酒还没有用好,肉也还没有吃饱,这就要挑战了吗?来来来,我侍卫总管方向陪你玩上一玩。”

疾风般对着皇帝冲进去的主使等十几脚步最快的大汉,让方总管拦住一个。

在他的后面,又跳出几位总管,也是大笑,怕寻人翻译话费功夫,这会儿也找不出人及时的翻译,事先学说的异邦话拿出来一用:“我总管张一。”

“我总管梁地。”

“我虎贲军将军,”

“我龙蟠军将军……”

早有准备的武将们,把主使等人拦住。余下的两百多人,也让近日里陪同的接待官员们拦住,宫宴场地瞬间成为杀戮之地,“叮叮当当”地撞击声不断,兵器上迸出的火花好似庆贺新年的另一层烟花。

皇帝对命妇们安慰的笑着,对着不止一张花容失色的面容,皇帝忙不过来。就只对皇后朗朗道:“不用怕,本来是叫你们出来看新鲜客人,知道有凶险,却没有想到真的动起手来,好生坐着吧,不过是这客人莽撞罢了。”

皇后心头一暖,有什么在身子里面冰封开裂的动了一下,随后久违的痴情飘浮出来。

虽然不多,也让皇后不但不害怕,眸光更是柔和,轻咬嘴唇有了不多的情意:“皇上请放心,臣妾们素有胆量,也见过无礼的客人。他们这个不算什么。”

旧日的痴情让皇后重回到自己是皇后的意识里,作为战胜国的皇帝接见战败国的使臣,皇后出现在这里本也应当。

说什么凶险呢?皇后在心里反驳回去。

皇帝顾不得跟她多说,也本来就没有想同皇后多说。皇帝就是有心收伏,表示朕很乐意你们年年都来,才把皇后请出来,以示朕大汉皇帝对尔等的施恩。

回皇后一笑,皇帝忙不迭地去看场中的打闹,无意中把嫔妃们对他或邀宠或幽怨的眼光一把子全忽略。

这会儿哪有功夫看呢?

皇后揉揉手中挑金线的帕子,说不出心头是欣喜还是怅然。当后妃们都在的时候,皇帝眼里只有她没有别人,是皇后当太子妃时的盼望。

总算有一天达成了,她却没了意想中的喜悦,只是如一汪清溪水缓缓流过,再缓缓流过,她竟然能平静以对。

好在她没有功夫仔细推敲,不然又要回想到心境的变化与两年受难的日子有关,而那两年里,她认为她的丈夫绝情又绝意。

扭过身子,皇后严厉而又温和地吩咐命妇们:“都坐下来,不要走动。你们看清楚,这地方儿不小,他们就是想杀人,也不能轻易的到咱们面前。”

三百的使臣,加上陪他们的六百接待人员,还有新年朝贺的百官,侍候往来的太监宫女,侍卫和甲士们,这是个能容纳几千人的地方。

谁轻易的想跑到谁的面前而又不让对方发现,都不太容易。皇帝的传话,和皇后刚才的吩咐,也都是依靠太监和宫女分段的传话,才能人人都听得到。

在皇后的注视下,命妇们慢慢的安静下来。欧阳容在人后面恶毒的投来一瞥,无比嫉恨皇后的威风。

这是外邦使臣来朝,面见皇后算是他们的脸面。但对一个帝后不和的皇后来说,也是她的脸面。

她的体面,像是又回去不少。欧阳容急的泪都要迸出来,却又束手无措。

这都是袁加寿的错,都是她…。恶狠狠看向忠毅侯,却见到一对父女在打斗中,悠闲的说着话吃着东西。

……

“爹爹,二妹也想上去试试?”香姐儿依着父亲娇滴滴。在打斗的开始,香姐儿让袁训过走,安置在他的膝前,一同享受赏赐下来的好菜。

袁训抚额头叹气,把女儿心思打断:“让你学功夫是强身健体,懂吗?强身健体,有一个加福吓我已经足够,二妹是听话好孩子。”

香姐儿扮个鬼脸儿给他,同他讨价还价:“听话好孩子要学厉害的功夫,反正是听话在家里。”

袁训在女儿额头上拍一下,父女两个嘿嘿笑起来,成了这里净土中的一块。

别的净土,如梁山老王也在这里,自在的喝酒吃肉外管大声加好。如镇南王在这里,一面挂念妻子生孩子,一面看个热闹。还有阮梁明等人,也是纹风未动,拿今天当个戏台上武戏在看。

……

文官们中最胆小的也从案几下面爬出来,回到座位上坐好,而且为自己找几句话掩盖脸面的时候,皇帝笑容满面的摆着手:“去说,异邦的功夫朕看过了,让使臣们回到座位上去喝美酒。”

杀红眼的人不是说停就能停,在三、四回呼喝以后才停下来。看一看,轻伤是有的,但死人这事情却没有。

每一位两个“陪伴”,押解似的回到原座位。推倒的案几重新放好,酒菜也都换上热气腾腾的。异邦的汉子因为环境苦寒的原因,大多嗜酒,酒一喝到嘴里,怒气没有原因的消失到一干二净。

小二唯恐不乱,或者看得使臣们汉书懂的到底不多,起身对皇帝笑了:“回皇上,曹刿有云,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”

殿室中笑声随着对听到小二话的先后而此起彼伏的出来,在这里的人都知道左传里的曹刿论战。

夫战,勇气也。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彼竭我盈,故克之。

一个人的勇气在同一个时间段里,不会一而再,再而三的鼓舞出来,气盛总有虚弱的时候。此时的使臣们有的带伤,有的满面汗水,有的呼呼喘气,有的大口喝酒大赞肉好,是这段话活生生的演绎,他们已经不是刚才那一鼓作气的以血相拼。

他们对没有原因出来的笑声露出疑惑,但他们中最懂汉书的人,因为小二说的简短而又飞快,离得远而又没有让太监们传话,把这一句决定谈判气势的重要话忽略过去。

对笑声,有先有后的翻翻眼也就这样。

皇帝抓住机会,把香姐儿叫到面前,说话以前对马浦说了一个字:“翻。”

“你是个好孩子,朕赏你明珠百颗,赏你黄金千两,赏你宫衣绸缎,赏你宫花首饰。”

炯炯目光转向马浦,皇帝站起身来。皇后女眷和官员们纷纷起身,使臣们骂骂咧咧的贪图酒肉美味都不愿起身。

皇帝倒不勉强,也不去计较冲撞。两国交兵,不斩来使,这是自古就有。再说他把这些人杀在自己的皇宫里,对他除去出一口傲慢不敬的气,并没有例外的好处。

他还指着他们传话呢。

“这是忠毅侯的小女儿,她办事有功,朕赏她许多的东西。你们以后要东西,拿你们中,朕想要的东西,马匹,好牛羊来换。这个是可以的,难道不比打上几年,你们送牛羊来给朕更体面吗?难道这几年的仗你们打的不穷上一些吗?一件事情做错了,为什么要规避不愿意听到?难道还要再错下去!”

皇帝嗓音提到激昂上面,愤声道:“你要打,朕有铁血好男儿!劝你们以后遇到事情,还是来我朝中,如今天这般吃着酒吃着肉,好好说的好!”

最后一句,霹雳雷惊一般。哪怕是皇后和命妇们是柔弱的居多,也让震得齐齐的有了胆色。争着挺直平时扭捏习惯的腰身,争着张大善睐善眯的漂亮眼睛。

百官们齐声唱颂:“吾皇千秋功业,万岁,万岁,万万岁!”他们拜了下去,但武将们,侍卫和甲士们,更瞪起眼睛来。

使臣们面面相觑,马浦也学着皇帝般昂起头把话翻译过去,几位主使还想使横,但斜眼观看自己的人,经过一番的苦战,失去了刚才的暴烈。

这一鼓作气的事情,有的人有强烈的动机,可以一直持续,但这样的人凤毛麟角。三百使臣显然不是三百凤毛麟角,他们有的人露出不耐烦,想到那说话毒辣的阮正使的话。

寻死不是能耐,你们名义上的差使是赎回亲人,办好才是本事。

面对这里许多双眼睛的注视,最粗糙的使臣窝儿贴继续窝着一肚皮火,站起来的他,不得已重新坐了回去。

因为他就是再度冲出去的话,也跟刚才一样,会有功夫高强的人陪他过招。刚才要是能胜,刚才就冲到皇帝前面。刚才既然不能胜,现在再打也没有意义,不过是动个拳脚罢了。

窝儿贴脸憋成一团浓紫色,拿一块肉出气,咬上一大口。

他们识相的不再蛮横,皇帝畅快的笑了出来。

朕的大练兵算是初有成效。他练的兵,是这些傲慢无礼蔑视成习惯的使臣。

……

“吱……”

厅上发出这一声,称心对着元皓吐吐舌头:“又让我听到了啊,不是不让你吃零食,是你吃多了,就不肯好好吃饭。”

抱着大玩具的小王爷不认帐,反而道:“哪里有吃,这是我帮如意姐姐装茶果子,掉到我嘴里的一枚。”

称心装出难为情模样:“那是我错了,我向你赔不是。”

“行。”元皓理直气壮。

称心眨巴几下大眼睛不再理他,手中拿着大年初一登门客人的礼单子,还没有理清楚,继续跟两个用习惯的管事们分着类别:“这是两篓笋干,放到干货里去。这两担居然是醋,大老远沉重,难为他带来,看他衣着可好,不好多给一两银子赏钱。”

管事的笑道:“好姑娘,这是跟侯爷打过仗的老兵,来的不止一个。今年说什么解甲归田,文的话他们说不好,我也学不好,反正他不打仗了,回来了,说手里有几文钱,本来是直接到家乡,钱足够就拐到京里看侯爷,他记得侯爷说过家乡的醋好吃,他就老实的挑了来。”

“那安置下住的地方,等公公回来,兴许留他住几天呢。”称心利落的开发着,叫过自己的丫头:“去里面告诉如意,说有这样一个人来拜年,只怕公公留他用酒。年酒和菜备的富余,不过对她说一声儿。”

丫头说声是要进去,“格吱格吱……”老鼠似的声音再次出来。

从称心到管事的到丫头都对着萧元皓笑,小王爷这么点儿大,居然也有不好意思,嘿嘿一声:“我去里面陪舅母。”把大玩具让奶妈抱着,小王爷一溜烟儿的走了。

他的背后,称心笑盈盈:“记得看好礼物箱子哟。”

“知道了,有我在,谁也拿不走。”小王爷长长的回上一声。

有了这句话的交待,更助长他一气来见宝珠,面颊红扑扑的好似一个大苹果。

袁夫人不在这里,她带着执瑜执璞一早去看过受风寒的南安老侯,看过一家,别的家不能不去,又打发长孙拜过靖远老侯和文章老侯,常家和梁山老王在宫里就没有登门,然后祖孙三人就在长公主府上没有回来。

安老太太有了年纪,留在家里和宝珠说话,谢氏石氏也在这里。

宝珠正说着:“香姐儿还没有回来,我说的话千万不要忘记。得的赏赐要分给大家,这功劳不是她一个人的。”

要分的人不止谢氏和石氏,谢氏和石氏也谦虚的先反驳宝珠:“快不要这样说,见到病人好了,有个感激的笑,就心满意足。再说不跟着禄二爷当差,上哪儿找这样的好差使去。”

这算是宝珠宽厚而亲戚体贴,安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:“听到你们说这样的好听话,我的耳朵竟然也不背了。”

说说笑笑中,元皓跑进来。宝珠有几分急切:“是宫里来人了吗?”元皓摇摇头。

宝珠嫣然:“那是你家里来人了,是你得了弟弟还是妹妹?”

元皓摇摇头,但是走到房中大箱子旁边,小胖手摸上一摸。原来这箱子里的东西,还有给长公主府上那一个孩子的。

见都不是,宝珠叫元皓坐到膝前小椅子上面,元皓很喜欢,坐下来继续摆弄大玩具。

这个时候,称心打发丫头过来回话:“宫里来人了,姑娘陪着过来呢。”大家就都等着。

没一会儿,称心请一位女官进来。宝珠认认,是皇后宫中的。女官进来拜过年,就喜笑晏晏:“禄姑娘今天得的好头彩。皇上当着异邦使臣夸她,姑娘不骄傲,反而把同去的夫人们列成一个名单呈给皇上,要把皇上的赏赐分给她们。”

宝珠抿唇放心地笑了。

她要她的女儿不要忘记这是众人在拾柴,果然她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。

“皇上听过就笑了,说禄姑娘人儿虽小,却懂得知人用人赏人。皇上把姑娘和赏赐都交给皇后娘娘,皇后娘娘带了姑娘往宫里去,按姑娘说的,宣有功的人进去。章太医在长公主府上说不能进宫,别的夫人姑娘们现在宫里。只有府上大夫人和五夫人没有进宫,娘娘让我过来,陪着进宫去说话。”

安老太太前几天有的耳背,今天真是不曾出来。听过她就喝声彩,说个好字,叫侍候宝珠进过宫的丫头给谢氏和石氏打扮。

女官又问可有诰命,谢氏说有,取出来穿好,石氏没有,而且想到龙五又要惭愧,拉着宝珠的手羞涩如小姑娘,本不肯进宫,宝珠劝她:“这是你自家挣得的进宫名分,与别的人不相干,去吧。”石氏才跟着去了。

称心代宝珠送到大门外,重回客厅上准备待客。

这个年,宝珠有孕,太后命她静养,一点儿事情不要烦。称心和如意两个小媳妇也一里一里的学上来,称心是长媳,素来养成的也是明快个性,人来人往开发赏钱以她为主。如意柔和性子,待茶上点心,什么样的客人送什么样的茶具,是她在后面主持。

如意刚刚闻讯,抽空儿来和称心问上两句时,见外面又送进来一个礼单子。

“丁尚书夫人?”称心看过,送到如意面前,明珠似的大眼睛露出不解:“怎么她却来拜我们家?”

如意仔细看过,见官讳写的明明白白。如意送还称心:“你看这礼物并不轻,丁尚书是近来与公公不和的那一个,莫不是丁夫人前来,是借拜年和解吗?”

“那倒不能待亏了。”称心跳下坐的太师椅子:“如意你迎她,给我闪个空儿,我去请教婆婆,如果她是为和解来的,婆婆只怕还要会她。”

如意说声好,称心往内宅里去,如意边吩咐人:“取出上等的茶具来,用上等的茶水给她,”边带着十数个管事妈妈们往外面去。

见大门内临时待客的小客厅上面——总不是普通的人家,客人上门只在大门外等着——坐着一个端庄肃然的妇人。她的五官秀丽标致,但因为气质过于沉静,把美丽压得僵板板的,带着压抑感。

有两个婆子两个丫头跟着,也都打扮得不是一般的下人。

如意不敢怠慢,尚家和丁前互拜过,她是见过丁前夫人的,认一认是她,而且带的家人又有体面,丝毫没有不敬的意思,小脚步加快的进去,行了礼:“夫人新年安好。”

“是如意啊,”丁前夫人露出笑容,扶如意起来,握着她的小手问:“称心去了哪里?”

如意倒不瞒她:“知道夫人来了,称心去回婆婆,婆婆要是身子得便,一定要会您的。我呢,就赶紧的来迎您。夫人请到大客厅上用茶,咱们说说话儿。”

“啧啧,你们俩个如今都能独挡一面了,也能陪着说说话儿了,”丁前夫人稀罕的称赞:“真让人羡慕,这样的女孩儿也好,媳妇也好,我也想有一个。”

如意笑眯眯:“夫人过奖了。”倒没有过多的羞涩意思,还是认真的做着当家人,陪着丁前夫人进来。

走到一半的路时,见到称心和卫妈妈出来。如意指给丁前夫人看:“一定是婆婆要会您,这不,我婆婆的奶妈卫妈妈来了。”

丁前夫人松一口气,跟她一起来的丫头婆子也有了喜色。如意度其神色,心想自己和称心猜的果然不错,这是有事情才来的。

把丁前夫人交给卫氏,称心和如意没功夫多谈论,又来了她们各自的母亲和家里的亲戚。

两个小媳妇知道宫宴结束,官员和命妇们都将陆续出宫,拜年的客人这就开始上门,打迭精神准备应付。

连夫人看着女儿一板一眼的吩咐,这个家里的人没有不从的;尚夫人听到宝珠有客,就在这里多陪女儿一会儿,看她打发金银器皿出去,安排席面上的菜丝毫不乱,两个夫人一起乐开了花。

宝珠的房里,安老太太虽眼神儿不太好了,却有眼色的早避开,往外宅里去,打算帮着宝珠会会客人。

她一出去,丁前的夫人就泪如泉涌,宝珠忙把丫头屏退,看得出她有一腔心事要说。

“早就想来见侯夫人解开,只是我家那丢人的总在家里,我往哪里去他不管,但怕他听到罗嗦。他是听不得提到侯爷和一个袁字,听到面色如土,随时犯大病模样。夫妻一场,他对不起我,我心里早就没他,但却不能丢下他,就拖到今天才来。”

宝珠说着费心,说上两三个,丁前的夫人自顾自说下去,倒没有打断宝珠的意思,是丁夫人气愤上来。

“我的娘家,我的嫁妆,我的为人,就是比他强的人也配得上,却偏偏许给他。成亲头半年,我觉得他冷淡下去。到第二年有了儿子,才发现他不但嫌家里的妾不中意,还最爱风流地界儿去。这可怎么理论?这事也不好理论。这气一直忍到如今,都快落下病根儿。寻常的也请太医拿贴顺气的药吃吃,又听到他在青楼上包一个相好的,别人传话给我,说他自己说的,是他的心爱。”丁前夫人抹泪水。

宝珠也不痛快上来,虽然她早就知道萧二哥的妾来历,但亲眼见到当事人的受害人,宝珠很以她的痛为重,帮着叹上一口气。

“本以为是个让他气死的命,却没有想到我还有盼头儿……”

宝珠错愕:“这这,”赔上好大的笑容:“侯爷莽撞,侯爷能往那个地方去玩笑,我心里也想了,说不好侯爷以前也是个风流鬼儿,万幸的是我倒不曾发现。”

丁前夫人抹干净泪水,加意地打量宝珠几眼,带泪露出笑容:“都说侯夫人有九窍玲珑心,今天我经过,真的是这样。侯夫人不用这样的说,侯爷是在京里长大,京里的浪荡鬼儿,托我有一个浪荡丈夫的福,我很知道。侯爷没有这样的事儿,他是个情深意重的好人。我今天来也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道谢。我家那位自从病了,再也没脸往外面去了,谢天谢地,我下辈子的体面,和儿子,和以后媳妇的体面,这可算保住了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仔的新会元chen0yan亲,感谢您一路支持。感谢仔的新贡士枫涵亲,一尾幸福的小金鱼亲,感谢您一路支持。

又到月底了,感谢亲爱的们支持,鞠躬感谢。么么哒,求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