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八章,牵制的新说法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扑通!”

张大学士摔坐在椅子上,本来准备房中踱步的他,刚起身子就见到家人回话,听完以后,他就成这模样。

同在房中的张老夫人急了:“哎呀老爷,王爷是恨上你了。”又问家人:“是真的吗?没传错话吗?”

家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妇人,是张家幼女的奶妈,出嫁时跟着陪送到忠勇王府。

她如丧考妣,显然这个消息对张氏的影响不小。

一进来是简短的回话,这再回就是仔细的:“年初一呢,都等王爷吃晚饭,却不知他去了哪里,等到回来,一家子人全在席面上,王爷吃一杯酒,就把话说出来。”

“他的原话,你可曾听到!”张大学士回复精神,就是怒喝一声。

但他谁也没吓住,张老夫人本就是气的要发疯,奶妈更是哭丧着脸没有变。

“我在呢,听得真真的。王爷脸上有笑,说今天有个喜事,都听我说。钰儿这就有了师傅,不是别人,大大的有名,是董大学士。”

张大学士脑子还是蒙蒙的,耳朵里嗡嗡作响出来。一个心思悬浮在脑海里,忠毅侯,你是太嚣张了。

……

这件事情没有悬念的跟太子府上有关,但张大学士的低语声泄露几分时,张老夫人却有异议:“老爷您是让气糊涂了?这是董家,不是你在太子府上抗袁家。”

“夫人呐,你才是气糊涂了。董家是三岁稚气的孩子吗?忠勇王拜他,他就没事人似答应下来?这是剑有所指,还是在太子府上。”张大学士胸口起伏着,里面的气骤然就有不小。

“还是为了寿姑娘?”张老夫人有了谨慎。

张大学士嘿嘿冷笑:“董家自然是为了太子府上不纳妾的事,跟我呛呢。你的亲家可不是的。”

张老夫人头痛似的眉毛一簇,神色对忠勇王深恶痛绝:“这是您老大人挑的好亲家,不是我一个人的。”她气得不轻,深吸一口气,怒声道:“现放着老大人的名声,又是自家的亲戚,要请教也是往您面前来。这事办的,这是当众扫女儿女婿的脸面,把董家抬在你上头!”

张大学士紧紧抿起嘴唇,旁边的奶妈气愤接话:“是啊,老夫人您说得是。玟小王爷由老大人教呢,知道的人哪一个不说王爷这就后继有人。钰小王爷本来不成材,现在有一个好先生不比老大人差……。”

张大学士再好的涵养到此也一干二净,这内宅里不认字仆妇的话,把忠勇王府在背后对二位大学士的评价暴露无遗。

也提醒老夫妻同时看到,原来他们说话没有避人。这个因女儿慌张,等不及明天大年初二回门,就打发回来说话的家人还在面前。

张大学士面色一沉,张老夫人面无表情。

“你回去吧,对小姐说,什么大事儿,也值得她失了方寸。这都是在家里娇惯所致,让她快不要这样。钰小王爷跟玟儿是兄弟,拜好先生,当伯母的拿出欢欢喜喜来,正经的,送件东西给钰小王爷当拜师礼,当伯母的,岂是那小家子出身的女儿可比?”

无意中,张老夫人又把常棋的妻子说进去。

奶妈欠身说是,退了出去。

她一走,张老夫人收起庄容,唉声叹气:“为了女儿,老大人您是不是去和王爷解释几句?”

“解释什么!”张大学士铁青着脸,老梅霜后更挺拔之姿:“我为他教导后代,他反恨我,是他对我解释才是!看看他的儿子们!庶子们不说,只说嫡子!订亲以后,女婿身上我花心血,不然是另一个常棋!他识相的,负荆请罪还差不多!”

把袖子一拂,张大学士怔怔的继续生气。

“唉,这事儿办的,这糊涂的王爷,唉……。”张老夫人也是气苦。

……

早饭后的雪光,由窗户进来映在众人的面上。大火盆烧得通红,让房中温暖如春。

袁训眸光扫过两边,一边,是他的孩子们。加寿执瑜执璞香姐儿萧战和加福。萧战是昨天年初二接女婿,他住在这里。

还有一个人是禇大路。

另一边,是跟着陈留郡王妃回门的萧衍志萧衍忠兄弟,住在袁家的龙氏兄弟,回门的钟南夫妻。

“都不小了,有事情可以同你们商议,有事情也要听听你们看法,不对的,就给你们指出来。说得对,当大人看待。”

两边坐的孩子们挺起胸膛。

袁训淡淡:“董大学士收了忠勇王的孙子常钰为门生,你们怎么看?”

萧战这争风的人从不落后,有先生和祖父陪着看事情的他头一个道:“这是牵制张大学士。”

袁训点点头,但看不出他面色是赞赏还是不悦,依然平淡:“为什么要牵制他?”

小王爷能懂牵制,自然也懂坐这里的人全是自己人。萧战就不客气:“张大学士干涉太子哥哥的家事,但他自己的家事马上就要乱成一团。等常钰学得有我和加福百分之一时,张大学士还要忙乱呢。”

总还有孩子气,往地上神气的一啐:“让他欺负人。”

加寿嘻嘻,执瑜执璞嘻嘻,大家一起嘻嘻。

小王爷再跟加寿和舅哥们争,关键时候也还知道该向着谁。

袁训也微微一笑,看向别的孩子们:“还有人说话没有?”

萧衍志起身:“舅父,董家祖父这再妙不过。忠勇王对张家的怨言,都说是怨言,其实想想自有道理。忠勇王怪张大学士只教外孙,不管常钰,粗一听张大学士不是应该管他家事的人,但再想想,常钰本就顽劣,这又没有父亲。张大学士只给自己外孙开蒙,明摆着是让他和常钰争风。董家祖父插手,二位小王爷胜负难料,张大学士没有过多精力放在太子府上,因而受到牵制,是他自作自受,不能怨上旁人。”

萧战吹嘘:“哪像我家,谁敢跟我争!”

执瑜执璞笑话他:“你家就你一个孩子,你当然称王。”

小王爷向着加寿,加寿也在这里笑话他:“这话应该我说,或者大弟二弟和二妹三妹说,我们家啊,才没有人争。几时轮到你这一枝独秀的说来。”

房里哈哈又笑起来。

后院子里,元皓蹑手蹑脚地往窗户下面去,让小六和苏似玉截住:“走,咱们堆雪人。”

“我要听说话。”元皓挣扎着。

小红花也过来:“我好吃的全给你,侯爷不许听呢。”

小红花不是奴藉,红花教她尊敬侯爷夫人,但她的东西是自己的,她说出话来就是分享的语气。

元皓小王爷面上的胖肉都喜欢了:“好,走。”小六和苏似玉也是太小不能参与里面的谈话,跟着去了。

“九叔,张大学士分明是欺负咱家,才敢往太子府上插手。”房中现在说话的是龙大的儿子龙显贵。

他现在由袁训抚养,这个家里的一点儿风吹草动,龙显贵都气愤异常。

“表叔,防还是要防大学士的。”这是钟南。

袁训耐心的一一听完,都看得出来他笑容出来。都在心里想,难道我们说得对?九叔、舅父、表叔这是要对张家不客气吗?

摩拳擦掌的都支耳朵,袁训徐徐道来:“这是牵制,你们说得原也没有错。但孩子们,牵制,有好些种。”

“都以为牵制就防着他动手,或者对他动手。都给我听好,牵制这事情,并不完全是这样。”

加寿抢先表示自己很聪明:“爹爹又要说故事了。”萧战争先恐后:“我最知道,不用你提醒。”执瑜执璞道:“爹爹说的话一定是我们没听过的,战哥儿,你头一个不要打岔。”萧战回他们一个大鬼脸。

袁训抬抬手,让孩子们不要说话,继续笑容满面:“咱们先弄明白张大学士他的用意是什么。”

“他身为太子师,该说的要说,该奏的要奏。只凭他指了一家疯癫的黄姑娘就说他一心一意和加寿过不去,这事权且看之。”

双胞胎同心同意,执瑜执璞齐声道:“可是大姐会不喜欢啊。”

加寿笑得甜甜,爱跟她争的,除去萧战就是大弟和二弟,但真的有事情,大弟二弟也是坚决向着自己的人。

袁训对儿子们含笑:“不喜欢的人和事情,你们以后会遇到层出不穷。但让你暂时不喜欢的事和人,未必就对你有恶意。”

“但太子哥哥不要她们啊,大学士强迫太子哥哥,对太子哥哥和姐姐就是恶意嘛。”香姐儿和加福异口同声,这两个不愧是姐妹,一样的心思一起开口。

袁训对女儿们含笑:“这就再好也不过,太子殿下和加寿青梅竹马,不是一般人可以分开。”

“九叔,如果太子有了别的人,这对加寿就是恶意。”龙书慧受到热烈场面影响,也以她女眷的角度大胆发言。

袁训鼓励的颔首:“说得好,所以防,还是要防他的。”

钟南沉吟:“表叔您的意思?”

“张大学士身为老臣,要对太子尽守责任,他为这件事情进言在所难免,也是他忠心所在。”

萧衍志萧衍忠跟着点头:“舅父说的是,但他的忠心所在,却对加寿是恶意的。”

加寿继续美的不行,看看,从太后到爹爹到兄弟姐妹们,全为寿姐儿着想。什么某人有恶意,加寿这圆满的小心灵里根本装不下他。

袁训又对外甥们微笑:“这倒未必。”

孩子们全张大眼睛,有好几个问出来:“怎么他不是恶意?”

“战哥儿,你以前最不爱背兵书,但你的先生们看着你背,你看他们是不是恶意?”袁训问道。

萧战从来举一反三,反应有时候能过头:“岳父,先生们和张大学士可不能相比,先生们是为我好,我现在明白了。但要我明白张大学士是为加寿这总是跟我们抢东西的大姐好,我想我明白不了。”

厅上又起了笑声,加寿对萧战挥挥胖拳头。

袁训没有再回答萧战的话,问儿子们:“想射箭的时候,让你们一直练字,你们看这是不是恶意?”

胖兄弟们搔头:“爹爹,这是您应该教导我们的,这跟张大学士对大姐不一样,不能相比。”

袁训又看的是萧衍志萧衍忠兄弟:“你们父亲让你们一同大婚,你们委不委屈,没有各自大操大办,你们看这意思可好?”

萧氏兄弟咧开嘴:“舅舅,我们又不是孩子,我们怎么会弄错意思。”也附带的加上一句,嘿嘿地道:“舅舅这比喻不通,跟张大学士对加寿不能相比。”

袁训笑着移开眼光,禇大路和钟南急着挺起胸膛:“问我问我,”袁训道:“别急,都有。”问的是龙氏兄弟:“把你们送往京里不在父母祖父面前,你们呢,又苦不苦?”

龙氏兄弟嘻嘻哈哈地笑了:“我们巴不得来京里呢,上回返家,人人看我们都是羡慕的。”

龙大的儿子龙显贵,龙五的儿子龙显兆,更是提起袍角跪下,仰面动容:“父亲早亡,要是没有姑祖母九叔九婶接来,侄儿们只怕如今还是那不懂事儿的人,还犯着傻呢。”

袁训让他们起来,也是不再回答。看向禇大路,侯爷格外和蔼。方氏母女洗心革面,现在管着山西的草场不说,禇大路还是万大同和红花的女婿,袁训才留他在这里听。

“大路,战哥儿总不许你和加福玩,你喜不喜欢这事儿?”

萧战先嘟囔:“岳父的眼睛太尖了。”禇大路笑道:“何止是恶意,简直是恶意满满。”

厅上哄地一声又冲出笑声,几乎把屋顶子抬起来。

笑声稍停,袁训最后来问钟南:“南哥儿,我问你的也是亲事,你成亲,你家里有闲话出来,说你和你大哥共用喜庆上的东西,有人说你大哥应该委屈,以我来想,倒是你应该委屈。”

钟南笑得朗朗:“是啊,没给我置办新东西,这事情我应该生气。”龙书慧轻推他一把。

香姐儿挑眉头:“咦,爹爹不问我?”袁训对她笑:“二妹是好孩子,二妹坐着当参谋。”

二妹就乖乖坐着。

袁训喝茶的功夫,厅上七嘴八舌出来。禇大路先和萧战吵:“听到了吧听到了吧,分明你以前亏待我?”

“我就爱亏待你。”萧战晃头晃身子。

执瑜揪额头上的肉,执璞揪面颊上的肉,两兄弟寻思:“爹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?”

萧氏兄弟和龙氏兄弟热烈的讨论着忠勇王下下一代的高低:“董家祖父教,比张家强。”

龙书慧对钟南轻言慢语:“回家去,不要带出不满,曾祖父疼我们,大哥跟你也有情意,有些话说出来,要伤到他们的心。”

钟南漫不在乎:“我知道,不用你交待,我这不是回九叔的话。”钟南嘴角噙笑,这就是曾祖父给我定的亲事,书慧比大嫂强太多。

“叮”,一声,是袁训放下茶碗。

房间里静下来,目光也看过来。宝珠笑容加深,袁训也面色轻松。好似张大学士很有恶意这事情,他能说出花来。

但事实上,他也就是能说出花来。

“好吧,你这样说,他这样说,都跟我不一样。”袁训说到这里,孩子们一起乐:“要听听,”

“等着听呢。”

萧战瞪眼:“快说!”

袁训白他一眼,萧战老实坐回去。

“就当下来说,张大学士所做的事情,没有一件能说他出格。黄家的事情,算不上与他有关。我拿出来说,不过是个借口。而董大学士所做的事情,虽然我事先不知道,但确实可以牵制张大学士。孩子们,特地叫你们过来说这件事情,不是为让你们一起牵制,怕的,就是你们以为牵制了谁谁谁。”袁训语重心长。

“战哥儿,你家祖父为家业家声,对你望子成龙。加福为你,勤读苦背。”

萧战心花怒放,他一得意就要扫中一个人,对禇大路瞄一眼,骄傲地道:“我愿意让加福牵制,也不愿意把加福给他多看一眼。”

禇大路恼火:“你怎么总是跟我过不去呢?”却看到小王爷捂着嘴,萧战问自己,我刚才说了什么?我受加福牵制?

别的人没有笑,袁训正看向儿子们:“瑜哥璞哥,太后对你们望子成龙,却又疼爱过甚。”

转向外甥:“衍志衍忠,当父亲的不能在儿子成亲礼上,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。”

萧氏兄弟欠身:“是。”

“显贵显邦显昌显兆显达显山,祖父望你们成龙之心,我不必多说。”

龙氏兄弟笑道:“多谢九叔教导,这是祖父受爱孙子的心牵制,而我们受祖父的牵制。”

“就是这个意思,书慧,”袁训温和的叫一声侄女儿,钟南和妻子起身,听袁训和气地道:“你们的亲事是曾祖父和祖父所定,你们要时时记得他们的疼爱,要受这疼爱牵制,一生和和美美。”

龙书慧涌出泪水,嘴唇哆嗦几下。在她心里,九叔就是她的另一个父亲,很多时候也不虚此言。

“二妹,”袁训招手让女儿到身前来,搂她在身前,殷殷关爱:“盼你长大,不要受你的聪明美丽牵制,谦虚诚恳才好。”

“知道知道。”

香姐儿退下去,袁训让加寿过来。加寿没到面前,就眉开眼笑:“爹爹,您是要说寿姐儿不受什么牵制?”

望着心爱的长女,她的亲事是袁训夫妻最为上心。袁训细细叮咛:“寿姐儿,你要体谅张大学士,他到这会儿,还是忠心的臣子。”

得到父亲的每多一分儿关爱,加寿都乐得心花飞飞,点着脑袋:“寿姐儿见到他,依然敬重他。”

袁训眸光放到萧战面上,萧战拍拍胸脯:“他是老臣,我见到他,称呼他。”加福道:“加福对他笑。”

萧氏兄弟动容:“幸好有舅舅这话,不然我们要在心里恨他,也正得意董家祖父占了上风……再见到他,我兄弟也依然尊长他。”

龙氏兄弟道:“九叔放心,我们在背地里不再叫他坏老头子。”

钟南坏笑:“我呀,我愿意一生一世受书慧牵制,跟表叔表婶一样。”

萧战跳出来舞拳头:“这话本是我打算说的。”钟南耸耸肩头:“你说在我后面又有什么关系?知道吗?为什么我们不怕你这小王爷。就是因为加福能牵制你啊。”

萧战顿时笑了:“算你说中!”把拳头一收,回去继续和加福说悄悄话。

这是满厅笑语,寻思这牵制的新解释时,袁训把笑容一收,沉声道:“但是!”

厅上一惊。

袁训面沉如水:“人心能变好,也能变坏。我今天安抚你们,不见得别人就肯安抚家里人。防,要防他。他由忠心尽责转为恶意时,那就对他不客气了!”

“是,就对他不客气!”孩子们说出话来,却跟训练过的齐声。

袁训欣慰:“这话咱们心里知道就行了,在外面,还是刚才说的那些话,夫妻父母亲戚之间,也有牵制,不要恨他大学士入骨,也不要傲慢于他。”

孩子们敬佩的躬身说是,袁训略觉得放心的神色。他心爱的长女还在跟前,陪着加寿说起来:“以后你在太子府上,所遇到的人,未必包藏祸心,也未必不藏祸心。用这样的话对你说,就句句是祸心,跟盼着祸心来的似的。倒不如说,你遇到的人,未必不是好心,也未必不变成好心。但,你不要受他们的牵制才好。”

“知道知道。”加寿又开始点脑袋。

“说完了没有?有话应该对我们大家说。”萧战小脸儿更黑。

加寿鄙夷他:“爹爹这话只对我说呢,加福,快牵制他不要多嘴。”萧战把大嘴巴狠狠一张:“听我说,我最明白,而且明白最早。岳母,牵制岳父。加福,牵制我。小古怪,你真可怜,不过我和加福都受你牵制,免得你哭……”

胡说声中,宝珠支起手肘,仿佛回到当年的小城。五位表兄一起到来,这不也是表兄受舅父定亲的牵制,余下四位表兄受陪伴表兄的牵制。而宝珠为他弃了京城繁华都市,往边城里去,不也算是受他的牵制?

在她的侧边,这会儿在袁训面前的是龙书慧和钟南。袁训如对加寿一样的笑容:“书慧,家里可好?”

龙书慧陪笑:“好,过了年,曾祖父的身子想来又会好些。”

“那就好,你要孝敬长辈,和睦亲戚们。”袁训眸光可以洞察一切,但循循的并没有多提到什么。

龙书慧完全明白,钟南也懂。袁训能问出来你们的闲言这话,应该是听到什么。

钟南保证的道:“表叔放心,有我在呢,没有人会对书慧不好。”

“好,要什么,往这里来找舅母吧,在家里和气安分才好,总是你的一家人,跑不到外面去。”

龙书慧和钟南笑了:“九叔这是牵制我们呢,但我们愿意。”

袁训笑容加深:“好,好,很好。”

……

烛光下面,梁山老王倚在床头眉头微锁。说完的萧战,在祖母的手下面脱个光屁股,往床里面一钻就准备睡。

老王妃也上床,拍抚着孙子,对老王爷道:“侯爷心地好,把孩子们这一通的好交待。”

萧战咧咧嘴儿。

“这不是心地好的事情,他这已经是把孩子们全鼓动起来。”梁山老王为孙子掖掖被子,对老妻道:“董家这事情一办,难免的两家剑拔弩张,但看看小袁这就把孩子们全压下去。到时候只有张家跳脚,他是未雨绸缪。”

萧战又伸脑袋出来:“岳父要是不对我们说牵制有这很多的用意,本来我和加福决定对张大学士吹胡子瞪眼。”

老王呵呵:“你们哪有胡子吹?”

“吹祖父的呗。”

老王夫妻笑了笑,让萧战快睡:“明天接你岳父来吃酒,你要早起去接他们呢。”萧战重新闭眼睛。

很快他就睡着,老王妃还是带笑道:“在老王爷您的嘴里,就有什么独张家要出洋相的话,以我来看,就是小袁心地好,看得又远,孩子们这就不用恨这个恨那个的,”

“他还有句话儿,张大学士敢凶,就对他不客气。”老王笑道:“你怎么不说这句,这句足见他内心之……。”

“沉稳,”老王妃打断他:“可见他内心沉稳不比你差,是不是这一句?”说的她自己先笑了:“哪有个你磨刀上来的,我不给你一巴掌的!”

又冷笑:“不过张家是文人话细碎,到时候又有什么你不豁达大度的话出来,真真好意思!”

她横起眉头,像这场景就在眼前。

老王也眯起眼:“那就再给他一巴掌,保他老实闭嘴。”

“就是这个话,话让人说得太多,眼睛就长到头顶上!”老王妃愤愤着,想到另一件事情。

“皇上这是许异邦使臣的话太多了吧?荀川今天来对我说,这大过年的阮英明不歇着,陪着说话,他们要的还挺多?”梁山王府的战功,就是杀敌来的,也让别人杀。引动前仇和新恨,老王妃有了恼怒。

老王杀气跟着出来几分:“他们在赎人上出的钱着实大方,这是他们的忠心所在。但在年年纳贡上面,这几个人都身在这里,还咬着牙不肯答应,还是眼里没有大倌儿。”

“这怪陈留郡王,抢功太多。”老王妃撇嘴。

忽的,又想了起来:“明儿请陈留郡王府,你可事先对侯爷说说,脾气你是一定要发的,不然在军中愈发的要跟大倌儿过不去。但陈留郡王府那个二公子,当客人可不许发脾气。”

“什么请陈留郡王?我是请小袁,把他们夹带里面。”老王爷哼哼两声,说到这一家,他的脸黑的似锅底中的锅底。

老王妃拿他没有办法,睡下来道:“这么哄自己你喜欢吗?分明就是为了大倌儿,这二公子又在京里,是个亲戚,不让他来吃年酒说不过去,让他来吃年酒,依我看,你明天不会好性子。”

“有小袁在呢,爱和稀泥的家伙,大倌儿这样说他就没有错。董大学士在外面动刀子了,他先在自己家里和一把。”老王说到最后忍俊不禁。

老王妃也重有笑容:“要我说,大倌儿这亲家定的没有错,比你们父子俩主意好,咦,明天让他帮我出个招儿,我看着使臣百般不顺眼,再不臣服媳妇拎刀要去打他们了,真是的,打败了还跟斗鸡似的,这是要气死我……”

“行了,睡吧。”梁山老王最后一个睡下来,为老妻掖掖被角,对她道:“明儿,我教训那第二的,你可别跟着来火。”

“知道了,刚才还说侯爷和稀泥,你这不也和上了?”

“哈哈,”怕吵醒孙子,老王爷压低嗓音笑了一声。

……

驿站里是熄灯的时候,这指在这里当值的人,把各处不用的灯火熄灭,使臣的房里灯火通明,他们视而不见。

几天的谈判下来,阮英明一开始就没表示过他会客气,谈判中言词犀利,偏偏马浦全翻译出来,使臣们气的够呛的时候,另外安排几位官员“好言好语”,把使臣们噎得够呛。

也让接待官员们瞧不起的够呛。

这上来就动刀子,动刀子不行的时候,就只会说话无耻。无耻也不如人的时候,只有一招气自己。

打更的卖力敲一记梆子:“三更了,”从窗下走过,房中正使窝儿贴还没有气完。

对他的副使暴躁不安:“汉人全不可靠!姓林的去了哪里,那个林!允!文!”

副使抬手:“将军太高声,咱们打听过,林允文还是钦犯,不能提他。”

“花了一批珠宝在他身上,指望他把汉人全毒死,他没有!进京前给他有信,指望他在京里当内应,他也没有!”窝儿贴继续大骂。

房中一角摆着棺材,这是说话难听的阮正使让人送来,这是汉人的安葬礼节,窝儿贴没有拒绝。

阿赤在里面,高南国的诸多奸细全在里面。

面容抽搐着,窝儿贴咬牙切齿:“不能在京里大乱一场,咱们白来了吗?”

副使劝他:“咱们来的路上,见到的汉人比草原上的星星还要多,不是一下子就能毒死。”端一只手捧下巴,他也有疑惑和不满:“不过咱们进京这些日子,姓林的不出来像是不对?”

叹道:“他有一把子好神算,比咱们的巫医还要准,如果有他在,谈判上面也能占住上风…。”

“把他给我找出来!”窝儿贴额角的青筋都跟着话跳动:“用尽一切的法子找他,对他说,他再不出来,我就把他的底细全对阮正使说,也不让他回我们的国家,让他跟田鼠一样,在荒野里过打洞的日子!”

他的说话声不敢高,但狂暴的身影在窗户上晃来动去,把内心的挣扎全写了出来。

隔着风雪,上夜的人会心一笑,这位气不顺儿呢。

……

屋顶,雪花飘落,很快把人掩盖住。冷捕头还能眼珠子乌溜的盯着魏家一动不动,跟他同出来的两个捕快快受不了。

小声地叫他:“大人,您看咱们这从腊月里喝雪到今天,大年夜也在这过的,是不是,里面没动静?”

“那你走吧,我自己在这里。”冷捕头没好气。

捕快老实的闭嘴。

……

魏家房里,林允文带着急得要疯,一把一把的掷着铜钱。

“不能出门,又是这样。无天老母从不骗我,我只能呆在房里。”林允文苦恼的自语着,眼前是阿赤那一怒之下随时要拔刀的神情。

阿赤是死了的,但他们这些人全是一样的脾气,林允文觉得脑袋后面发凉,但铜钱才是他唯一的主宰,让林教主继续龟缩着不敢露头。

……

两个心满意足依偎在一起的人,钟南把龙书慧的发丝在手指上绕着。痒痒的关爱感觉传来,龙书慧走了神。

她不再为加寿担心,更不再为长嫂不痛快。想到九叔知道她在家里遇到了什么,龙书慧就心里满满的装不下任何不悦的事情。

喃喃地道:“哪有功夫余个空儿给你呢,”

“什么?”钟南没听清楚。

“我说,明天往梁山王府去。”龙书慧的嘴里也不想再装不悦,换了句话告诉丈夫。

钟南扑哧一笑。

龙书慧嗔他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明天动起手来,你别拦着我,难得的机会,和老王爷试上一回。都说他战场上怎么厉害,我没见过。想来当主帅的哪有次次冲锋陷阵。但他身上气势重,这是杀气不是,我想比划比划。”

“怎么会打起来?明天不是王府请姑母府上吃年酒,把九叔一并请了,战哥儿和加福请我们也一并的去?”龙书慧支起身子。

钟南坏笑:“我猜的,不一定就对。不过你想啊,你的姑丈落一个抢功郡王的名声,老王爷他能答应?别的人你不要看,就看战哥儿他是不霸道的人吗?这是家传。嘿嘿,明天可热闹了……”

……

绯红色团花锦袍,雕螭金环白玉带,乌黑宝剑……萧瞻峻正在系,闵氏见到嗔怪:“二爷,咱们是去吃年酒,你带把剑干什么?”

“不能带吗?”萧瞻峻斜眼两个儿子。比执瑜执璞大上几个月,但跨一个年关,就成大一岁的萧衍勇也好,年纪小些的萧衍厚也好,他们是两把剑在身上。

一长一短,佩得整整齐齐。

见父亲问,这一对萧氏兄弟响亮地回答:“是去理论的,不是吃年酒。”

萧衍勇道:“梁山王总欺负大伯。”

萧衍厚道:“小王爷总欺负我们。”

兄弟两个再次响亮地道:“欺负回来!”

萧瞻峻好笑:“你们两个没出息的,不跟我,就不敢欺负回来?”

萧衍勇难为情,萧衍厚吭吭半天,道:“我和哥哥打不过他。”

说得萧瞻峻泄了气,把剑往桌子上一抛:“好吧,我也打不过老王,带这东西也没有用。”对铜镜重理衣着,语气无奈:“咱们还是只动嘴皮子吧,不过可能也吵不过他,总是在他家。”

闵氏为他急成一乐:“头一回见年酒是这样的吃法。”

“你不懂,到时候你别说话就行了,独我,不跟他吵一回我白进京了。”萧瞻峻重又愤然。

闵氏劝不好他,不再劝。对儿子们道:“你们先去侯府里,陪着袁家舅爷一起出门,免得跟上你们父亲,老的是杀气腾腾,小的是宝剑在手,这算哪门子客人,去到了,不怕人家不打出你们来吗?”

听说去袁家,儿子们一溜烟儿的走了。

他们喜欢执瑜执璞,先去找到胖世子和胖兄弟。执瑜执璞对着他们的剑也大笑一通,让他们解下来,带他们往书房走:“母亲是不去的,曾祖母和祖母在家陪母亲,我们跟父亲在书房里会合,一同过去。”

书房里此时有一个人捷足先登,萧战穿一件紫色大花袍子,这颜色让他的脸儿更黑,他又沉着个脸,进去对袁训行个礼,就扁着嘴儿不放下来。

袁训没放心上:“你接的早?等我换衣裳。”

一句话突兀的出来,让袁训诧异的认真去看萧战。

“岳父,咱们有些话先算一回吧。”萧战小脸儿更沉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准时,表示从容吃早饭,表示有早饭吃,表示晚上可以早睡,表示可以过大年。仔要给自己洗脑洗……

准时,幸福。

么么哒,求票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