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九章,梁山王府里争功劳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算什么?”袁训糊涂。

萧战那脸上可以刮下一层黑当墨:“岳父不记得了吗?”

瞬间他就火冒三丈:“为什么要说女婿不好?”

袁训茫然:“我什么时候说你不好来着?”

“您跟祖父抢加福的第一回合,祖父带着我到家门外面,舅哥们出来会我,当时说女婿不好,就是您说的!”萧战气焰高涨,好似抓住岳父的把柄。

袁训一旦明白了,就把女婿的怒气当看不见,慢条斯理反问:“说了又怎么样?”

“您说女婿不好,只是我一个人。太子哥哥家里有张大学士,您不说他也就罢了。也不要总说我,我家里可没有张大学士。要是有,我把他一脚踹出去。”萧战没看出岳父恢复从容,还当他占住理似的,对袁训要求:“以后这女婿好得很,顶呱呱,以后要这样说。”

袁训把个脸给他沉一沉,萧战的黑面盔甲这就瓦解。往后面退一退,扁嘴儿不费力气就成一撇嘴儿,带上委屈,衬上黑脸,跟刚钻过哪家灶锅而又让人追着打似的。

眼皮一塌没,一包子眼泪出来。很快,他抽抽泣泣:“这女婿是天底下最好的,难寻找的,不许说这女婿不好,这女婿知道送好东西给你,还会把加福按时送回来,这女婿……”

看起来他伤心透了,袁训到他面前,一只大手罩在他头上,自然的偏开发髻也能罩得住。

轻哄着他:“我说错了,别哭了,看看你,这哭成泪人儿可不是你的风格。”

萧战还是低着头抽鼻子:“那以后还说不说了?”

“说那话不是跟你祖父在用计,你难道不懂吗?”袁训笑容满面中带着几分歉意。

这话哄别人可能过得去,哄武将世家的萧战不行。萧战对他的爹都一肚皮意见,认为他过于纵容陈留郡王,认为就是用计,也不是一定灭自家威风,不客气的把袁训的话打回。

“用计跟女婿不好没关系。”萧战大声的把鼻子吸着。

他的肩头再抽动,知道女婿是在撒娇的袁训也只想笑。忍住笑,继续哄他:“好好,以后不说了。”

“保证不说了。”

“好好,保证不说了。”

萧战一抬头,他乐了,袁训也乐了。小王爷乐的是:“岳父既然知道不对,那咱们来谈谈条件吧,”

袁训乐的是这女婿哭上半天,脸上就两滴子泪。左一滴右一滴,挂在眼角下面,还没有落下来。

这女婿不好,这话是不对。但这女婿从来鬼主意多,这话一定不错。袁训亲昵地笑骂他:“小无赖。”

萧战的话就到他耳朵里。

袁训怎么听怎么上当,还没板起脸,萧战的条件呼啸而出,不是一句一句有商有量,而是跟元皓说话似的,一堆的话恨不能第一时间全出来。

“教弓箭只能教我,我会了的才能教别人,”

“我这女婿比太子哥哥好,虽然不可以明说,但放在心里面,每天拿出来和岳母说说。”

“除了福姐儿是这个家里的好孩子,别的都不是。”

无赖再次出来,袁训绷到一半的脸放下来,放声大笑:“哈哈,凭什么,你这小子,怎么敢要求长辈?”

“凭我生气了,”萧战挤巴眼睛,起劲儿的憋闷,但眼泪再也出不来。他沾两滴口水往脸上一划,对着袁训扑上来:“答应我答应我,”

袁训打他的力气都笑到没有,转身就走,萧战跟后面追:“岳父别走,咱们谈谈条件,咱们谈谈吧……”

门帘子外面,萧衍勇萧衍厚大张起嘴巴,惊叹不已:“还能这样说话啊?”

执瑜执璞兄弟撸起袖子冲进去。

萧战正追着袁训后面挺得意,他是敬畏岳父的人,没有张大学士“尽责尽职”,就不会有岳父叫来孩子们深刻长谈,也就没有小王爷自吹自擂:“我家里没这种人。”

也就没有他勇气大增,把梗着的这句话拿出来理论。

见袁训边笑边躲他,小王爷紧追不舍,涎皮赖脸:“岳父咱们商议,”正说得痛快,左右手臂让人架住。左边露出执瑜的黑脸儿,右边是执璞怒哼连声。

“放开我,你们出去,我和岳父说正经话,不许打扰…。”

萧战手舞足蹈着,但是让舅哥们一直架到门外面。手臂一放开,萧战往里再冲,这难寻的和岳父算帐的机会,难得他没有生气,不撕掳明白了,下一回上哪儿去找?

四个胖拳头抵住他,执瑜执璞气呼呼:“拜客时候到了,带路,我们去的是你家!”

把萧战直推到书房院门外,想起来喊着萧衍勇兄弟:“请爹爹出来,咱们带上这无赖就好走了。”

呆若木鸡的萧氏兄弟如梦初醒,请出袁训,萧战一路上跟舅哥们瞪了无数回眼,让舅哥们骂无数声贪得无厌,来到梁山王府。

……

梁山王府在京里并不是首屈一指,在京里除去他和镇南王以外,还有亲王等府第。但石狮子出现在眼前,漫天飞雪陡然有了生命,纷纷诉说梁山王的权势似的,让萧瞻峻定定看着。

刚下马的他,脚下自然是停在原地。

跟他在路上会合,走在他右侧的袁训陪着站住,看看因为过年家家都洗得焕然一新,梁山王府也不例外的大门,随后眸光放到萧瞻峻面上。

萧瞻峻抽一口凉气:“别问我为什么不进去,我就是忽然头痛。”

“老王年长,咱们是晚辈,拜他是应当的。”袁训状似开导。

萧瞻峻摇头:“不是这个原因。”

“因为姑丈和梁山王爷抢功的事情是吗?”执瑜执璞齐声道:“等下咱们多吃战哥儿家的酒菜,多喝他家的好汤水,把姑丈的那份儿也吃回来。”

萧瞻峻在两个胖脑袋上抚过,微笑道:“也不是这个原因。”

钟南走上来,他和龙书慧是赶到陈留郡王府里会合在一队里,拍拍腰带笑道:“别看我没有带刀,二叔放心,等下打起来,我打头阵。”

下车的闵氏对龙书慧叹气:“真让人担心,怎么提醒也不信,这是吃年酒,不是来比试。”

幸好有龙书慧劝她:“没事儿,有九叔在呢,不用担心。”

她看向袁训的眼光充满尊敬,闵氏看在眼里,总觉得“上有太后”这几个字太威慑,随着生出几分信心来。

老王爷在自家丈夫的嘴里,描述成一个活鬼。但袁家舅爷在呢,这是他的亲家,他发飚的时候总会谨慎,认得亲家是不能打的吧?就是不认得,也得认得“太后”两个字。

闵氏就道:“二爷请行吧,大家伙儿都在雪地里等着你呢。”

萧瞻峻一动不动,眸光中蕴含审视,把梁山王府的匾额打量了再打量,他自己说出来:“我头一回见梁山老王,父亲还在,带我去谋官……太威风了!”

让父子们在辕门外面等候,把王爷的架子摆得十足。

萧瞻峻至今还记得老王的皱眉头,说话冷冷淡淡,对当年的陈留郡王——乃是老王——道:“你和长子打仗,军需由次子掌管。这合适吗?这报到兵部里,怕要说我纵容你们以权谋私吧?”

陈留老王跟他狠争了一番,梁山老王又说萧二过于年青,陈留老王又同他吵一通,才把萧二的官职定下来。

陈留老王让次子在军需上,是有他的私心。他随长子厮杀在战场上,而且陈留郡王嗜战的个性已锋芒尖锐,军需上有自家的人,陈留老王才放心。

萧瞻峻当时确定过于年青,也就对梁山老王的显赫深刻心中。

他说出来以后,对着大门恍惚地一笑:“没有想到,他还有请我作客的一天。”激昂上来,把袖子用力一卷握在手中:“我代哥哥受了!”

闵氏心头微震,萧瞻峻没有暗示她的意思,闵氏也缩缩手脚。二爷是代郡王受的,她就是代郡王妃受的。

陈留郡王妃在邀请之列,却不在这里。长公主是太上皇和太后的心尖子,郡王妃留在京里一是侍奉母亲,二是太后膝前承欢,太后去哪里,她就跟去哪里。

事先对梁山王府解释过,由二爷夫妻彻头彻尾的代替。

小心检查下自己的衣着,见到没有差错,闵氏轻吁一口气,暗暗放心。

进一回京,她和长嫂间的嫌隙像忽然消失。宾客往来不断,见的又都是达官贵人,闵氏就把长兄夫妻的颜面看得很重,不肯轻易有疏忽。

有时候她也吃惊于自己这么快就跟长嫂知己起来,不过她没有细想过。起先的不和由她不能管家开始。到后来她能管家,进京后就是过年,忙忙碌碌招待客人,管家人每一天都充实,郡王妃只全心全意去承欢,自然的万事和解。

当初对家事不到手的恨有多深,现在对郡王妃放手的和洽就有多厚。说白了,不过是她想得到的东西到了手,她有受重视感。

因这重视感,闵氏更不愿意在梁山王府上不和睦,见二爷说完旧事还在原地磨蹭,好似不把这梁山王大门品味足了不肯进,闵氏催着他往里走。

台阶之上,萧战走下来迎客。

在书房跟岳父混缠的小王爷,在让舅哥们架出来以后,因为是主人,在客人们门外下马下车进大门的时候,他和加福先行进去。

大紫锦袍换成绣金线的袍子,还是把他的小脸儿衬得黑更黑,但金光灿灿一看就是家里得宠的那个。

先和舅哥们瞪瞪眼,报一回刚才撵出书房的仇。再对袁训行礼:“见过岳父,祖父说岳父不要当客人,请帮着待客才好。”

袁训有了感慨,战哥儿也会说些正经的话语,可见长大了。侯爷看着小女婿长大,对他每一点进步都欣喜于心。至于他刚才在书房的捣蛋,拿出长辈的心胸,大过年的也是个乐子,抛在脑后并不在这里说他。

萧战对岳父咧嘴一笑,把手往大手里一伸,袁训握住,萧战道:“岳父请,我带您进来。”就和袁训要往里走。

钟南和同是客人的龙氏兄弟嘻嘻乱笑,回到家却因为母亲生产而无法陪伴他,顺理成章溜回舅舅家的元皓小王爷也不放心上,跟后面就要走。

过年回家去了,受到加福邀请前来的韩正经和常巧秀异口同声提醒:“还有客人没有迎呢。”

萧战一个白眼儿:“你们不算客人,进去找好玩的好吃的就是。又不是没有去过加福的院子。”

小手一指,韩正经和常巧秀仰面对萧瞻峻:“萧二叔(二伯父)是客人,你忘记了。”

萧战又一个白眼儿:“我岳父最大,别的人退后。请进就是。”

萧瞻峻由木呆呆变得活泛过来,喃喃道:“这真是一代倒比一代强,这孩子功夫念书是上好的,不是不懂礼节的人,这又摆上谱。”

这场面他反而习惯,一左一右揽起两个为他说话的孩子,笑道:“他说的没错,你家姨丈最大,咱们跟后面吧。”这位小王爷不是都说了,让小弟帮着招待?

元皓学事,跑去让袁训也握住他的手,四个孩子两个大人往里面进,闵氏看着倒也安然,招呼着龙书慧等人跟上。

客厅的滴水檐下面,见一个花白胡子的人站着。还没看到面容的时候,就觉得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山杵在那里,散发出让人压抑的气势。

他身后不再是十里连营,也还是如天上人。萧瞻峻在远远的地方见到,把背笔直起来。

袁训若无其事,当作没见到。执瑜执璞却大为惊奇,他们不能明白。父亲只在军中当过几年的兵,过年过节的时候,都会有一些住在京内外的老兵来看望他。老王祖父和二伯父以前不也是上下级关系,却好似仇人见面,一言不合拔刀相向。

胖兄弟知道这不是作客的礼节,就频频对父亲看去,以为袁训会劝上一劝。

但见除去自家爹爹嘴角的噙笑泄露几分不用在意以外,别的再没有劝和的举动。

和范先生平时的谈天说地出现在脑海中,而胖兄弟们自己商议的话也出现在脑海中。

执瑜用手臂捅捅二弟,执璞在哥哥肘尖上轻捶一拳,都有一个心思出来。

自己准备的话,果然不是白准备的。原来姑丈和王爷之间,真的是不和气。

把劝和的主意暗暗打定,胖兄弟们堆上笑容。他们是来作客的,可不能跟姑丈家的二伯父一个神情。

……

“见过老王爷。”萧瞻峻拱起手,面容肃然。

梁山老王傲气的大大咧咧:“无须多礼,你过年也好。”对上袁训的时候,才笑得有客气出来:“小袁,请你吃年酒,你不要拘束。”

萧瞻峻心想这话听着就怪,难道我是应该拘束的?等着妻子和女眷们见过礼,大家准备坐下时,萧瞻峻紧绷的心情才乐了。

一侧的房间里,用帘帷挡住一半,摆着红漆明晃晃的桌子,后面坐着个花团锦簇似的小姑娘。

宫花堆满了花,粉红镶珠的锦袄,衬得她小脸儿圆而又圆,这却不是加福?

香姐儿伴着她,跟前还站着几个上年纪的妈妈们,两边雁翅般排开丫头们,都带着恭敬垂着手。

“上茶水。”

一个丫头应声:“是。”

“二伯父的茶果子要榛子,他爱这个。”

萧瞻峻哈哈大笑,顿时生出老国公也有过的心思。你梁山王府的下一代里,却原来也有我们家的人。

他再看向老王时,眉头舒展三分。

老王还是得色晃动,萧战更是对着岳父正在吹嘘:“福姐儿最会管家,比称心如意要好。”

袁训对他沉沉脸,萧战想到他的话,说长一岁,以后不要称呼名字。萧战忙改口:“比两个嫂嫂要好。”

袁训是懒得再纠正他,执瑜执璞瞪起眼:“母亲说先叫姐姐。”萧战翻翻眼当没听到,但见茶水送上来,亲手捧着送给袁训。

把这一幕看在眼里,萧瞻峻又要大乐。原来你梁山王府的下一代里,也有这样巴结我们家的人。

他本来就把袁训看得很重,这就更觉得有小弟,足以扬眉吐气。

……

“我敬老王爷,三军将士齐开颜,这是小弟的调度有方,我大哥出兵迅捷,王爷有功劳,我实在欢喜。”

酒菜摆下,主人让过酒以后,第一杯,萧瞻峻是晚辈,头一个站起。

梁山老王哈哈一笑,就是嗓音里尽哈哈,没有半点儿喜欢的意思,眯着眼没有起来时,把话反驳回来:“这是兵部不是上一任老牛在时那么愚蠢,这是我儿子审时度势指挥有方,你大哥一直是个可用的人材儿,你不用过于谦虚。”

袁训一咧嘴,无声的轻轻一笑。

大过年的,也不是争加福,尚书犯不着和老王一般见识,但萧瞻峻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。

他敢开口把自家人全摆在梁山王面前,就是要争这件名头儿。冷笑不由自主的浮上来,一语揭破:“老王爷您说的不对,这仗,是我大哥依从小弟安排,才有这皇上夸赞的大捷。”

梁山老王眼睛一瞪:“胡扯!分明我儿指挥过人。”

萧瞻峻怒气上涌,一仰脖子把酒自己喝了。十数年的公事在脑海里一一呈现,化成话攒在喉咙口上,对老王看一眼,又看一眼,却听到袁训微笑插话:“调度的事情,以后兵部与军中共进退不变,该是王爷的功劳军规上写着。该是姐丈的功劳,也能查到。这事情不争也罢。”

梁山老王笑笑:“你兵部早就应该这样,你的话我也赞成。不过,”看向萧瞻峻:“你还有话没说完,只管说吧,老夫我洗耳恭听。”

修长如玉的手指一根一根伸出。

“将士分派。”

“军需分派。”

“迎战分派。”

萧瞻峻从自己的手指后望着老王。

梁山老王对他是轻蔑,再转向身边的萧战,流露出慈爱的笑容:“孙子,以前对你说人心可憎,是纸上谈兵,这来了一个活生生的,你看到没有?”

萧战眼睛朝天,回话跋扈飞扬:“谁敢乱了军中的规矩,军法从事!”

执瑜执璞觉得紧迫上来,忙看二伯父。见萧瞻峻怒对老王祖父:“你梁山王代代把持军中,还不足够吗?”

“家有家规,军有军法。说把持你弹劾去啊,”回话的还是萧战,粗壮身子晃动着,把他爹的嚣张也一起拿来用上似的。再斜睨眼睛:“不然,胡说这事情,可不给你留情面。”

“说得好。”梁山老王大乐拍着孙子。

隔壁一桌就是女眷们,闵氏带着姑娘们和小孩子在这里。本以为二爷争闲气的闵氏怔忡住,有一个心思打转。

原来是真的?

家里和亲戚中的传言,梁山王横行军中,郡王和国公都要看脸色,却原来不是空穴来风。

这是闵氏管家以后见的多,琢磨的也多,明白劲儿也就出来。换成她总在房中和陈留郡王妃生闷气,不管邸抄,不去分析,总以为长兄名将震天震地,哪里还有人敢管他?

对二爷出门前把着剑左看右看,险些没带来,闵氏渐渐理解。这桌子酒饭也就干涩难当,刚才看来看去都是好吃的,这会儿看来看去全噎人。

原来哪怕梁山王府不是鸿门宴,二爷却是赴宴的人。

“咱们吃一杯酒,”梁山老王妃叫一声她,和气劲儿跟刚才一样。闵氏陪笑端起酒杯吃了,支起耳朵继续往这边来听。

“新兵分派,功高者得。总是不听建议,王爷在中军大帐里自己就做主张,这个可不让人心服。”

“军需上的分派,”萧瞻峻还就和萧战聊上了,不然老王不理会他。说到这里,萧战把他打断,乌黑的眼神里透出鄙视的神色:“二伯父,去年为军需,几乎没把我岳父扭送到诏狱里,都去了哪里?”

萧瞻峻装糊涂:“给了我长兄陈留郡王不是吗?”

萧战鼻子里一哼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“所以我长兄功劳最大,小王爷这就也知道了吧?”萧瞻峻含笑。

萧战怎么会让难倒,他见天儿难别人还来不及,回的不慌不忙:“他就是上天,也是我爹主帅。”

这半大的孩子这就正在上天,萧瞻峻激的就要对个孩子瞪眼睛时,袁训轻咳一声,又插话道:“明年兵部在监管上将增加更多的人手,直接听皇上调派。”

抬出皇上来,萧战自然住嘴,萧瞻峻也停上一停,随后火了:“那新兵也要给我大哥最多,军需依然先支应我大哥,战役这事情,我大哥先挑。”

“要不要给你大哥重设个王帐?”老王嘲讽道。

一人一把自斟壶,都在手边儿上。面对老王随意一展,就积威深重的嘲笑,萧瞻峻是既来之,一定要说之。抬手端起酒壶,自己倒自己喝,一口气几杯下去,酒意薰得面颊火烧似红起来,眼前的老王形象也不再高大时,萧瞻峻站起身子。

老王抬眼,他站起来他高不是,但满眼讽刺。

萧战抬眼,把嘴儿撇得老高。

“自我大哥到军中,没有一年不添好名声。但数十年里,在您老王爷手下,一直压在东安、靖和和定边逆贼之下面。这里面固然有两个郡王一个反贼的手段,也与军中的陈规陋习不无关系。是时候了,这一仗主要功劳就是我大哥的,我这厢有礼,还请以后秉公处置。”

离开椅子,萧瞻峻深揖下来。

厅上的气氛不见得多紧张,却有什么浓的化不开。看一看萧瞻峻很恭敬,好似不能说他是逼迫。但他的意思指责梁王老王几十年办事不公正——毕竟梁山王才到军中没几年——这意思又针锋相对。

袁训沉吟着,知道自己开口的时候又到了。

执瑜执璞有要张嘴的意思,又垂下眼敛,是个谨慎再出口的神情。

闵氏心跳得最厉害,把个帕子捏在手里呆若木鸡。梁山王妃婆媳泰然自若的请她再吃一杯酒,也暂时的也没有听到。

萧战坐着就叉上腰,汗毛全竖起来。

老王哈哈一笑,独他最轻松,他招了招手:“加福。”

加福管家呢,萧战为了显摆加福会管家,跟加福说好,香姐儿陪她单独开个小席面,姐妹两人,一人一个高几,单摆她们爱吃的东西,加福还在侧间里筹划着下面的酒菜。

老王叫她,加福走过来,香姐儿陪着她。

乌黑如宝石的眸子,笑眯眯地问:“祖父唤我要什么?祖父吃了六杯酒,爹爹吃了四杯,二伯父吃了十杯呢,正要把下面的酒菜改成醒酒的菜儿,是说这个吗?”

老王笑道:“有福姐儿当家,比祖母和你婆婆都好。”老王妃和王妃连声称是里,加福笑出三分难为情。

但老王叫她过来,显然不是问酒菜。一指萧瞻峻:“福姐儿,你二伯父的话你听到没有?”

“听到了。”加福脆生生。

老王示意:“你今天是当家媳妇,你回他的话。”

袁训又吃一杯酒,拿酒堵住自己嘴或堵住自己不笑得太得意。萧瞻峻觉得自己应该大喜吧,加福是小弟的孩子不是吗?他做出聆听的姿势。

“二伯父请回座儿,听我来说。”加福口齿伶俐:“过往的事情,有过往的缘由。重新翻出来说,就要把过往的缘由也寻出来。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才能重新下结论。”

执瑜执璞满心里向着姑丈,也暗暗点头。萧战更是不能闲着的那个,他在这里不得意,还是他骄纵占上风不停歇的小王爷吗?把个脑袋晃着:“对啊对啊,我家祖父永远是对的,福姐儿永远是对的。”

太了解他不过的舅哥们,和香姐儿没好气问他:“那下面一句呢?”

“所以我永远是对的,你们都不要跟我争。”萧战得意到快要忘形。

幸好他的克星在这里,“哼”,坐在自家姑母身边的元皓小王爷鼻子朝天。

萧战见风使舵也是快的,急忙收篷,近似于谄媚的道:“表弟更对。”随后摊开手,抱怨道:“为什么明怡表妹不是大孩子,为什么我总要让着你。”

这就换成元皓摇头晃脑:“谁叫我是表弟呢?”

执瑜执璞、香姐儿,姿势夸张的捧住肚子:“哈哈,战哥儿你又吃瘪了。”

在座的全是自家亲戚,孩子们不在意这举动不好看。

老王呵呵两声,萧瞻峻也笑上两声,仿佛又能回到年酒上面去,加福侃侃又再开口。

“王爷手里的调派规矩,以前是什么规矩,以后也是什么规矩。如果有不满的,应该用公文给兵部里,应该是爹爹和大人们会议过,呈给皇上,皇上和大人们会议过,定下来的,才能改过来。这与谁的军功高,或者是军功低不能并提。要知道军功的高或低,也是由王爷指派下来的啊。”

说到这里,加福转向袁训,先给他一个如花的笑靥,甜的快要化不开。再才道:“论起来这几年的战役,爹爹倒有一件事儿行了私权,那就是您的计策,单指给姑丈一个人。王爷公公是看在爹爹的面子上答应,而且为姑丈大捷佯攻佯退的,王爷公公算得上几年大捷的大功臣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。”萧战坐到地上大笑不止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梁山老王狂笑不止。

袁训嘀咕:“至于笑成这走形儿的脸面?”但见到女儿还在面前等着回话,尚书赶紧给女儿一个笑容:“加福平时是个用心学的好孩子,不然再好的先生也教不出来。”

这一位也跟萧瞻峻一样,二爷是借大捷为兄长争风,争取打破梁山王一枝独秀的军中格局,把梁山王的功劳只字不提。尚书也一样,把加福夸得天上少有,地上无双,把老王的功劳尽数抹开。

老王寻思这不愧是姐丈和舅爷,但加福句句说得中肯,老王就不在此时和袁训计较,还是狂笑。

祖孙二人,就可以把屋顶子笑抬起来时,还有梁山老王妃婆媳跟上。老王妃欣欣然:“我家加福啊,最聪明不过。”

“是啊是啊,”王妃满面春风附合,加福添的,可是自家公公一脸金子。

闵氏见气氛缓和,忙陪笑:“是啊。”

龙书慧也说很是,念姐儿悄悄对加福扁扁嘴,亏得表姐疼你,你这就不向着姑丈。

再看加福,得过父亲的夸奖以后,笑眯眯的脸儿到了萧瞻峻面前,等着二伯父有话回,或者是也有几句夸奖。

程咬金就在这个时候杀出来。

“三妹,你的话不一定对啊。”执瑜执璞道。

加福兴致高涨,转过小身子,面上兴奋的发光:“大哥二哥有什么好见解,加福要听。”

胖脑袋晃起来:“听我们慢慢道来。”

……

“士兵战功将军有份,将军战功王爷有份,这个没有错。但三妹你要想到,能不畏艰难完成爹爹计策的人,除了姑丈再也没有第二个人。”

胖兄弟们说到这里,萧瞻峻本就酒意上涌,这就放浪形骇,大力鼓掌:“说得好。”

萧衍勇萧衍厚也乐得叫好:“瑜哥璞哥最能耐。”念姐儿悄悄的在桌子下面轻拍一记巴掌,让龙书慧看到,悄悄地在面颊上羞一羞她。

加福瞪圆眼睛,张牙舞爪笑到地上的萧战坐回椅子上去,老王爷也有了三分认真来听。

胖兄弟们绘声绘色:“非姑丈不能完成这个计策,王爷也才完成这大战役。论功行赏,姑丈额外要些什么也是有的。至于答不答应,这是他们再商榷的事情。”

加福认真的道:“哥哥的话有道理。”

胖兄弟们对着萧战得了意:“另外还有一件,三妹你在王府里只怕没人告诉你。”

“嗯?”加福歪歪面庞。

见哥哥们一起挑眉头:“爹爹有时候说故事,历代王爷新就任,都有风波和云起。梁山王爷并没有,都说他顺风顺水的接过老王祖父的帅位,这里面,姑丈与王爷争斗功不可没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现在是萧瞻峻狂笑钟点儿,他笑得眼泪出来,边点头如鸡啄米:“对对,说下去。但不知道,为什么功不可没?”

萧战加福一起摆手:“有些话儿,我们是不会说出来的。”袁训没忍住,扑哧一声乐了。

为什么他敢叫过最小八岁的孩子们说牵制的多个含意,就是由好些事情知道,孩子们不是在外面乱说话的人。

他把最近京中出名的功臣二女儿搂在臂弯中,对心爱的小女儿笑吟吟,看看一个一个的都长大了不是。

执瑜执璞恍然大悟:“原来你们心里全明白。”

萧瞻峻乐不可支,趁胜追击老王也忘记,就是觉得眼前这太可乐,这是梁山王府亲口承认有些功劳他们装看不见。

催着胖兄弟:“我就看不出来,为我分析一回。”

萧战加福一起摆手:“有些话儿,是不能随意的讨论。”

胖兄弟们愣住,一边儿是二伯父,一边儿是三妹,他们拿不定主意,就对袁训看去。

梁山老王解开他们的为难,老王在胖兄弟们说出前一段话的时候,就看着他们不放。

沉声道:“说,我也想听听。”

袁训微笑颔首,挟一筷子香姐儿爱吃的菜给她。香姐儿依着父亲,在他耳边笑嘻嘻:“等下战哥儿要发火,我帮着哥哥们,就不能向着三妹了。”

“爹爹向着你。”袁训和女儿相对悄笑。

胖兄弟们清清嗓子,又说起来:“没有人跟梁山王爷别扭,是因为有些人是胆量不够,见姑丈出来了,落得在后面看笑话,准备打一记太平拳。有些人是本来准备出来,见姑丈肯得罪王爷,乐得变成在后面怂恿,准备等两败俱伤。没有三五家子跳出来,这难道不是姑丈的功劳吗?”

“啪啪啪…。”萧瞻峻父子三个狂力拍巴掌。

老王眼神闪了闪:“还有呢?”

“王爷可以适当的让姑丈分庭抗礼才是,这样也方便借姑丈之力揪出对他不满的人。因为还有一等人,在祖父离开军中的时候,兴许会用经验资历这些为难王爷。但姑丈独领风头,他就不能得逞,反而还会背地里怨恨姑丈,因此王爷要对我家姑丈格外的好才是,姑丈虽不是有意,但难免也为王爷挡些冷箭。”胖兄弟们目光炯炯。

萧瞻峻大笑,对着地看看,很想学萧战刚才坐到地上去捧肚子笑。加福是颦眉不语,萧战却气白了脸,跳起来道:“胡说!想打架不成?”

“打打打!”元皓来了精神,从椅子上一跳下来。

萧衍勇萧衍厚这两个进京没多久,就让萧战为父亲讨债欺负住的,胆气也上来。撸袖子的撸袖子,紧腰带的紧腰带。

老王妃和王妃笑容不改,劝着孩子们吃好,再歇着消食才能比力气。梁山老王的眸光,早在袁训面上转悠好几回。

他的直觉告诉他,这些话不是袁训对儿子所说,就像萧战加福七八岁的年纪就懂许多,也不是他们自己能整理。

那袁家是谁,有这样犀利的见解呢?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抱抱本书新贡士,尾号为6977的亲,铿锵玫瑰159159亲,感谢一路支持。

发章节时看到已有一票,感谢shsh1105亲。

求票哈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