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三章,魏行的失望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们疯了吗?”冷捕头斥责道。

章太医头一眼寻找太子,见殿下看似安然无恙。放下心后,手中菜刀握紧,踩着让张道荣打破的那半边门来到冷捕头面前,菜刀刃离冷捕头鼻子只有一寸左右,因手气得哆嗦着,刀刃刮猪皮似的在冷捕头肌肤上晃来晃去。

冷捕头要想保住鼻子不破相,只能往后退一步,见刀刃又跟上来。抬手握住刀背,大怒道:“走开!”

“殿下要是咳嗽一声,我杀了你熬药!”章太医这斯文人,也有这凶神恶煞的一面。

太子看着这一幕,觉得房里真是精彩。

镇南王对冷捕头横眉,阮英明对冷捕头眼角抽搐。袁训和柳至防着阮英明再次跳起来,鲁豫却是袖手旁观状,不去管章太医菜刀飞舞。

这都是忠心办差的人,哪怕是看戏似的鲁豫,太子也暗下这个结论。

镇南王谴责冷捕头的擅自行动,阮英明愤怒与马浦的病重,袁训、柳至和鲁豫都不是负责疫病的人,但也留在这里。更不用说章太医接近失常,两个蒙面夫人带着人进来把冷捕头围住,再次请他出去看病。

背后都是想办好差使,对京中安危放在首位。默默的太子想到这里,

他清咳一声,这是打算说话的先兆。

却见到从袁训和柳至全白了脸,章太医要晕不晕,眼睛对着太子转过来,手里菜刀对着冷捕头打下去。一时间不知道先拿冷捕头泄愤是头一件要事,还是先去看太子殿下。

谢氏石氏奔进来:“殿下,请跟我们来。”

太子往后就退:“我没事情,我就是清清嗓子!”机灵的把手腕送到章太医那里:“不信你把脉。”

三根手指一搭,又很快收回。但这手没有收回身边,而是一指冷捕头,章太医露出森森白牙:“把他带走,好好清理一番!”

今天是冷捕头有病也好,没病也好,章太医都要跟他过不去。

谢氏石氏和跟进来的三个人,不是拉就是推。冷捕头毛骨悚然,不知道这些人要怎么对付自己。大叫:“我没过上病!”

但谁听他的呢?

谢氏石氏在香姐儿说失职的话时,就跟着头也抬不起来。造成她们对任何可能成为病人的也一丝不苟。

手上缠着隔离的布巾,或是布手套。防病也没有男女之防这一说。冷捕头很快让谢氏石氏等往外面带着。

在即将出房门以前,冷捕头深深给了镇南王一眼,分明在说你不能轻易的拿下林允文,镇南王收到这眼光,眉头紧的如千千结的绳索,化不开似的在眉心打上结。

两个捕快也杀猪似的大叫让带走,镇南王从烦恼中回神。先办差,吩咐着人:“章太医那套防病走下来,今天晚上不用指望冷捕头出来。安排两个妥当的人去魏行家外面,从现在开始,进出的人,和手上拿的东西来龙去脉,都要清清楚楚呈报上来。”

“是。”这个人走开。

镇南王又叫一声:“柳侍郎鲁侍郎,我信我的人,但冷捕头这混帐也有他的道理。消息走漏上面,还真不能不防。你们也安排两个人出来,我再请袁二爷和梁山王府寻几个混混出来,不让他们互相知道,都从头到尾盯下来。我们听他们的综合回话,再决定拿人还是不拿。”

嘴角有冷笑出来:“魏行此人?幸好我早就致信席丞相不堪大用。现在要做的,是把他现在的差使收回,不惊动的抓捕他。”

“是啊,要是在京里传开大天教主有真假两个?这消息可不好。”柳至早就在思虑中端起下巴。

稍停,他们一个一个沉默如山重,应该是没有话要再说,太子重新开口。这一次殿下不敢再清嗓子,径直道:“去回父皇一声。”

“我这就去。”镇南王也有借机把太子带走的意思,对太子躬身:“殿下请,咱们一起走。”

太子微微一笑,坚定不移:“我留在这里!”

镇南王也是固执的口吻:“我不能答应!”

“疫病这算到了京里不是吗?不但宫中要担心,百姓们也要担心。只怕有混乱,或有人制造混乱,我得留下来,以安他们的心。”太子昂首挺胸。

在镇南王心里,他的职责是保卫京都安全,但也有先有后。宫中和太子放在第一列,他根本听不进去太子的话。

还要再说服,甚至心里动了是不是把殿下强行带走,袁训和柳至齐声开口:“我们陪着殿下,王爷请赶去宫中。”

袁训相信女儿,从小古怪指挥防治疫病开始,袁训陪过她很多回,亲眼见到比马浦还要厉害的病人,但因为救治而接触他们的人也没有几个过上病。

不能幸免的人也有,但事先有服药预防,又发现的早,却没有一个有性命危险。在过年前有病愈的,往忠毅侯府和章太医府上道谢,袁训亲眼见到气色红润,是健康的人。在袁训心里,这疫病就不是一倒一大片的可怕。

既然在可控制中,以太子殿下身份,他需要更多的经验和积累,袁训没费事地把这一条想通,为太子帮了句腔。

柳至想的也是如此,殿下亲自坐镇,对他的拥戴将会实质性的增加,这是个难得的机会。

镇南王无话可说,出门去再喝药汁,药的蒸笼架起来,把王爷请到房里薰了又薰,折腾小半个时辰,又去看一回章太医脸黑得不行,才允许他离开进宫。

太子殿下得已留下来,他也不是白站着,往附近街道上人家里看了看,丢几句劝慰的话。很快齐王也到来,消息传开来,这方圆的百姓们还真的安定很多。

……

常家里,好孩子苦着小脸儿:“唉,二表姐是不来了。二伯母三伯母四伯母去帮忙,也还没回来。”

“我们吃了,就跟表姐吃是一样。出来送我们,我们要走了。”萧元皓韩正经在奶妈手底下披斗篷。

小客人车马在二门登,常都御史夫妻陪着好孩子和家里的孩子送客到二门。

在路上哄着好孩子喜欢:“虽然表姐没有再来,但你请客圆满。小王爷也好,表哥们也好,从中午呆到晚上,下午休息也在咱们家里,这就是主雅客来勤,这是个好意思。”

又教别的孙子们:“记得说再来再来,招待不周。”

别的孙子们都记住,到了二门上一片稚语活泼欢快:“再来再来哦,给你们再下贴子,请一定要到。”

独好孩子对小王爷道:“表哥回自己家里,我不担心。你回我姨母家,别吃我放在曾祖母房里榻旁红木小盒子里的点心。”

“那博古架上漆盒里的糖就不是你的了?”元皓睁大眼睛。

好孩子气呼呼:“也是我的,你哪天发现的?吃了我多少?”元皓小王爷晃动胖脑袋:“我就看看,我有糖呢,我没吃。你们过年回自己家,忠婆婆单独给我做好些糖,舅母单独给我包了饽饽。”

“那你应该分给我们。”韩正经也不乐意。

元皓小王爷伸出手让随从背到背上,才回话幸灾乐祸:“只我陪舅母过年,应该我多!不分!”

说一声走,常夫人热烈的说着把帽子裹紧,常都御史带着孙子们拱手相送,小王爷占了上风,开心而去。

韩正经嘀咕:“早知道,条几座屏后面放的果子就不告诉他。”好孩子气愤了:“那也是我的!”

当表哥的自知道理亏,让奶妈赶紧抱他上车,往车深处一钻,就催:“赶紧的回家去。”

“不许再偷吃我的东西!”好孩子追在车后面跑了两步,让她的奶妈劝回来。

“去见母亲。”好孩子噘起小嘴儿。

玉珠房里,因要留一个侍候公婆和照顾客人,没有回到禄二爷麾下的大奶奶,正和玉珠说笑着:“不是好孩子请客,我还不知道我的孩子们很会陪客人说话,”

玉珠还是谦逊:“大嫂快别夸她了,她就没少夸过自己。”丫头回话声中,好孩子沉着小脸儿进房:“母亲,明天是十五闹花灯吗?”

“还不是,”

好孩子大为失望:“哎呀,过了十五我才能回姨母家呢,竟然又不是?”

大奶奶和玉珠一起笑:“竟然不能说喜欢自己家吗?”

“不是不能说,是我的糖、点心和果子快要保不住,胖孩子和表哥已经知道地方。”好孩子生气地道:“再说要是在姨母家里,兴许我还能和二表姐一起当差呢。我是好孩子二爷啊。”

玉珠小小的瞧不起她:“你到底是想当差,还是要糖、点心和果子?”好孩子嘟嘟囔囔:“都要,为什么我不能去呢?二表姐总送赏赐给我,我也想送给她一回。”

大奶奶嫣然,凑近对玉珠低声道:“不得不服袁家,不服你四妹妹不行,好孩子在他家养着,是比咱们家里的孩子懂事。”

玉珠也觉得女儿这话得体,好孩子又一个大鬼脸儿对空气:“不给胖孩子,也不给不好的表哥。”

玉珠啼笑皆非:“你又来了,什么是不好的表哥,分明表哥生得好,我就很喜欢他。”

好孩子小嘴儿巴巴:“可曾祖母喜欢我啊,曾祖母说,”

玉珠无奈:“又开始了,”对大嫂苦笑:“懂事体是养在妹妹家里出来的不错,这没事儿把自己夸到天上去,也是养在妹妹家里,跟长辈们学出来的。”

大奶奶忍笑正要说话,“好孩子,”家里的孩子们进来。纷纷问好孩子:“祖父母说小王爷会回请是吗?说正经会回请是吗?”

“要到王府里去吃饭吗?不带上大人?”

好孩子来了精神,玉珠撇嘴:“又可以显摆了,”好孩子小手张着:“都听我的,胖孩子住姨母家里,他应该在姨母家里回请。等他下贴子,做客的规矩,听我的……”

玉珠揉着额头:“再生一个是这模样,我可受不了。”大奶奶笑了出来。

……

宫门早下钥,但皇帝从白天收到章太医的呈报,一直在等着。镇南王到宫门,侍卫直接请他进去。

听过镇南王的回话,皇帝徐徐,是商量的口吻:“从他头一回离京,他让火烧的投河,过了河就没有踪影开始,冷捕头说这个人是麻烦,朕就命各省监查御史受理此案,别说受他愚昧的教众,就他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寻见过。但好几个省每年有冲砸衙门的事情出来,都是小县城,或是小集镇砸了里长的门,如果不是冷捕头提议,让御史们事无巨细都呈报,偶有乱民谁会在乎?”

镇南王的心更沉重,见皇帝停下来怅然,垂手的身子更低下去:“臣,附议冷捕头之提议。大事原本就是从小事而来。”

“有阵子没见到他,朕想这个人说不定死在外省,不然以他贪婪的性子,不可能不露面,不可能不鼓惑人。冷捕头坚信他会回京,朕还当是个笑话。果然,他又回来。”

皇帝面如严霜:“上一回他在京里,勾结异邦人,妄想去忠毅侯府偷盗军机没成,留下一个假扮瘟疫的神死在广缘寺。冷捕头来见朕,说由头已经丢下,他后面还会出来。今年发大水,外省发瘟疫,朕说是了,他去外省折腾去了,把冷捕头临时打发出京去寻他踪迹。冷捕头还没有回来,他却先到京里,等到冷捕头找到他时,已是天冷,他已经魏行家里藏身!”

勃然大怒一声:“朕的好臣子,表面一套,背后原来早和大天教勾结!这样看来,魏行四平八稳的政绩,也真不到哪里去!派去查他历年政事的人还没有回来,林允文又在他家里,暂时不能惊动,不然朕早就把他送到你,宰奸细的那天一刀宰了他!”

“皇上不可!”镇南王急急出声:“冷捕头说的是,林允文既然只藏在他家,想必他对林允文在京中的同党了然于心。他由外省进京,说不定林允文在外省的藏匿之处,魏行也知道不少。”

眸中含了泪水,镇南王惶恐地跪下来,泣道:“臣担护卫京都之职,臣没有早察觉,致于今天之事,是臣有罪,请皇上重重治臣之罪才是。”

皇帝自嘲:“起来吧,你没有罪,朕以前没有亏待过他,朕也没有错。全国百姓如江海般,朕只求尽心竭力,不敢求人人体谅。”

话是这样说,但皇帝还是沮丧地叹上一声,那众多的百姓,难道都认定跟着他乱人心,比跟着朕好?

镇南王不敢劝,他对自己也沮丧,没有早挖出魏行这包藏祸心的人。

这样的心思下,就有片刻的钟点儿,君臣在御书房里一个默默对天惆怅,一个无言对地自责。

这寂静直到皇帝再次开口,才得以打断。

“阮英明呢?听说他在马家,让他来见朕。”

镇南王陪笑:“他守着马大人,想等到他能清醒说上几句话。”

“让他再找一个助手吧,马浦就是好转,也不是这几天里就能当差。再让他回家去!把他过上,朕可再找不出一个他!”皇帝有了严厉。

镇南王恭恭敬敬答应。

“抓不抓林允文?明天好好的议一议。眼前要紧的,先把使臣们打发走!”皇帝难掩不悦:“朕留他们多住几天,安排他们去看中原的繁荣,我们中原的文化。朕的意思已很明确。一定要打吗?可以通商,可以互为友国不是吗?朕本是这样想。但现在朕烦了,”

往殿门上看看,本想这就命拟旨给阮英明,话到口边,想到在使臣们身上花的心血不少,又忍耐下来。

皱眉不展:“也明天议一议吧,听听臣子们的话,劝不好,就立即离京!”

镇南王心中一动,飞快回话:“皇上,可以把林允文一同撵出京,使臣们由沿途官员接待,他们在路上的勾结尽可以看到。再不然,拖住林允文,晚于使臣们一个月出京,”一咬牙:“把魏行打发出京,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少下处。”

“三百使臣功夫不弱,如果再有大天教众接应,沿途破坏不是小事。但你说的也有道理,沿途勾结引出教众也不是小事。魏行,”皇帝露出狰狞:“这个人留不得了!”

骤然间,皇帝起了杀心。但再暴怒,谨慎还有,依然道:“明天你进来,让席丞相进来,议过再定怎么处置他。”

镇南王说好,见皇帝没话,就要退出时。皇帝淡淡:“消息传开了吧?却没有人回话,说百姓们乱呢?”

“太子殿下早早赶到,齐王殿下随后赶到。二位殿下轮流去民居里安抚过,皇上可以放心。”

皇帝恍然大悟,这话镇南王一进来就回过,皇帝愤怒于马浦在京里中招,愤怒于魏行在眼皮子下面没发现,愤怒于可以把林允文抓起来千刀万剐,却碍于长线已放这几年,这就一刀宰他只落个痛快不甘心。他把太子和齐王抛到脑后。

皇帝在今天晚上,有了第一丝笑意,虽然不多,也让他心怀跟着宽上一分。

就只关切一句:“都小心不要过上病。”

镇南王悄嗅自己,御书房里从他进来,就一股药味飘得到处都有。王爷干笑:“章太医和袁家二姑娘在去年就把疫病控制的很好,臣信他们今年也不会办错。”

暗想,这把人拿药从头浇一遍似的,别说是病,镇南王觉得自己的命都让这药折腾下去半条。这整一个药人。

皇帝揉揉鼻子,他早就让这药味薰得慌。但这药味也正说明禄二爷指挥继续得当。皇帝笑意加深,让人赏东西给香姐儿和章太医。

镇南王退下,上马重返马家,却因他随时要进宫,章太医不许再接近,只得在附近街道上占一处酒楼当办公地点。

这一夜,太子也好,王爷也好,袁训柳至和救治的人也好,都不曾睡守在马家。

夜巡的孩子和香姐儿,睡的也不够时辰。

……

药味,升腾而起,把厨房里染的到处都是,再往院中飘去。文章老侯和老侯夫人用托盘端上第一碗,往老孙氏院中走去。

这药在大厨房上熬煮,一个是因为大厨房上管全家人吃饭,薰一薰也好。另一个是全家的人喝,大厨房里大灶大锅煮得方便。

这就算从二门外往二门内走,在二门上面,遇上回来的韩世拓。老侯忙道:“世拓,这一碗是给祖母的,你客厅上坐着,让你母亲送一碗给你,你喝过再去见你媳妇。”

“别见了,我让人去袁家问过,袁家侯夫人又不见客了,也不出她的院门。我听过,让人对媳妇说,横竖没几个月就生,让她也不出门,把你们正房点平和的药香,薰了又薰。等生下来再见吧。”老侯夫人不敢大意:“过上病不是玩的不说,再看正经,老太太打发人一早接走了,说不在她面前,她不放心。”

老侯堆笑:“我看着熬药,倒没听到这话。也是,禄二爷出自袁家,正经还是回袁家安全。”

韩世拓心头又是一暖,有心事的他本想回家来清静的发个呆,这就却接过托盘,对父母笑道:“我也去送。”

送过回来客厅上去,老侯夫人让丫头送药来,韩世拓喝了,那神色还是似有魂儿似魂儿不在家。

老侯就这一个儿子,他浪荡的时候就稀罕他,如今前程光明,更把儿子看得好似眼珠子,探询的道:“使臣们很难缠?这是有的,咱们两国风俗不同,个性不同,说不到一处去是有的。”

韩世拓微笑:“不是的父亲。”还是出神。

“你累了?过年没休息是不是。但你接待使臣,这是二大人看重你,不然官员有那么多,他不要别人只要你,儿子你别不高兴,哈哈,你也没有过人的才干,全是二大人照顾。”老侯如今说话就谦虚的不行。

韩世拓笑得还是恍然:“父亲我知道。”

老侯露出疑惑:“那你再累也应该打着精神头儿,这一脸的找不着门路似的,你怎么了?”

“父亲,你信我当差有几分?”韩世拓反问他。

老侯想也不想:“三分!三分是你的,五分是有袁家。余下两分是有二大人。儿子,你看我说得对不对?”

听过,韩世拓嘻嘻像个孩子。对着他比夏天日头还要灿烂的笑,老侯也跟着一乐:“有事父子商议,我还能帮你开导开导不是?”

“父亲,我是副使了。”韩世拓收住笑。

老侯漫不经心:“凡事有二大人在……啊?”他惊骇的原地呆若木鸡。

韩世拓继续开心:“我也觉得自己只有三分才干,阮大人叫我过去,对我说马大人病了,让我接替。父亲,我不敢相信这好事情落到我头上。这是把守国门的事情,这跟我能陪伴副使不一样,这好事情,是有二大人……”

“哈!”老侯一声狂笑,把韩世拓吓得一寒噤。

随后,老侯到他身前,把他抱得紧紧的,不抱的时候,就把儿子摇个不停,客厅上完全是他一个人的狂笑声:“哈哈,接待官员有好几百,再出挑也是几百里的一个,但正副使只有两个,都是直接听命于皇上,哈哈,世拓,你将是几百人里的第二人,二大人呢,他在哪里,我要去谢谢他……”

拔腿往外就跑,韩世拓愕然过,追到台阶下把父亲拦回。

“您会把二大人吓住的,他正烦马大人的病,也没功夫听您的感谢话。”

文章老侯听进去一半,回到客厅上。另外一半就是他在客厅上继续暴笑:“人来,请夫人出来,准备礼物准备上好的礼物,准备送给二大人,来人,把库房打开,来人…。”

韩世拓目瞪口呆,悄悄往外面溜:“我另找个地方静一静吧。”半路上遇到母亲慌慌张张,怕母亲也跟父亲一个模样,韩世拓搪塞几句:“父亲想母亲说说话。”

老侯夫人啐他,但眉开眼笑,真的什么也没有问就走。韩世拓也趁机溜走,换个安静地方继续发呆,且无拘无束的欢喜着。

……

敲开席家的门以前,魏行挺起胸膛。他对自己说,有足够的理由来见席大人,他是正当的。

没有怎么等,刚从宫里回来的席大人即刻见了他。

客厅上,两个人一打照面儿,席连讳牙就痒的想咬人。好在他城府足够深,满面笑容丝毫不改:“请坐,你们这过年都没歇着,皇上说了论功行赏,让我仔细地报上去。”

魏行没有看出来席老大人对他已恨之入骨,他把个大天教主藏匿在家中,如果遇到昏君,一直对魏行评语不错的席大人,可以受他连累抄家掉脑袋。

再就是信任这事情,让破坏以后,伤透人心。

扶你前程,为你开道,不求桃李满天下,但求你四平八稳当个平庸官员也罢,结果这个人却另一副肝肠,让席大人在御书房里当着议事官员的面,脑袋绑着千斤秤砣似的,想抬都抬不动。

越是恨他,席连讳越是温和,助长的魏行还以为跟以前的待遇一样,只要他说得有理,就可以建议一二。

“大人,卑职特地来见您,请您阻止阮大人的渎职行为。”魏行面无表情。

席连讳眼睛里都快有火光迸出来,但语气还是亲切和关心:“请说,阮大人他办下什么事情?”

“副使马大人病重,阮大人另选副使本是应当。但放着诸多能吏他不用,再次纵容的是他亲戚文章侯。早在文章侯为陪伴官员时,我就对大人您说过。他放浪不羁到三十以上,在举子们十年寒窗苦又苦时,忠毅侯为他走门路,陈留郡王恃功请命,把他带出京,安插在军需上管理驿站。军需上的钱从来含糊,去年大人找来我等几人商议,就提到监查御史也有不周到的地方,命我等多加注目。那文章侯想来钱捞得足够,又打袭爵主意。阮大人和他,同是忠毅侯的亲戚。那年阮大人当了他的师傅,那科阮大人是主考官,没有不中的道理,他果然中了。以他过往名声,国子监教导天下文人,他不配任职。阮大人是上司,他去了。这步步渎职,有忠毅侯相助,皇上想来为太后颜面,没有斥责下来。但这一次太离谱,前浪荡子出任副使,这太丢人不过。”

席连讳在心里恨声,别人都渎职,就你他娘的是好人!没功夫顾面上,面上依就笑眯眯:“以你之见,应该怎么样?”

魏行露出诧异,阮大人以高官渎职,这事情可不算小,这一脸还有笑是怎么回事?席大人真老了,犯糊涂了不成?

魏行心中更焦急,如果席大人能空出官职,接替他的人必然有资历有官声。而放眼看去,再也没有比出任副使更增加资本的事情。这时候再谦让,只怕让到爪哇国去一辈子不翻身。

他慨然道:“卑职毛遂自荐,卑职自到大人衙门办差,不论民生耕种,学堂训诫,军机调派都有参与,卑职不是专精一职,却跟随大人,小有渊博。卑职,岂不比文章侯更胜任副使?”

席大人只想啐他一口,但清清嗓子,这个冬天他保养的好,此时嗓子容清楚,偏偏没有。

无奈咽下这口气,心想你又来耍我好玩,一次一次当我好蒙骗。

他要是不摆笑,只怕怒容满面。没有办法,继续笑容光辉,把魏行驳回。

“呵呵,这事情你就不要管了,该用谁,不是自己说了算。”

魏行暗暗心惊,原来他笑容是这个意思。小心翼翼地:“是皇上的意思?”

“是啊是啊,呵呵。”

魏行暗骂,你们这一群趋炎附势只会讨好的东西!看你一脸的笑,是笑话我说文章侯不好,是不自量力吧。

绝望自心底涛卷疾风般,把他对官职的美梦砸得零零碎碎,也让他说不出挽回的语言。

“那…。卑职告退了。”头一回,魏行没有在临走时百般叮咛席大人保养身体,垂头丧气离开。

席连讳回到书房,打开上锁抽屉,取出一份儿纸笺。起头,是官员每一年的评语。下面有几分为人谨慎,为官清廉的话。落款,是丞相印章,和马浦的签名与手印。

重重的摔下这份评语,席连讳骂道:“混帐大胆!”

这是魏行前几年的评语,是马浦还在丞相官职上,亲手所写。

……

御书房里静悄无声,包括皇帝都在凝视细思。袁训苏先柳至头碰头,他们要的有纸笔,不知在写些什么。

席连讳、阮英明和韩世拓凑成一小堆。张大学士在镇南王身边发问:“确定是真的教主在京里?”

“是。”镇南王冷冷淡淡,他还在生自己的气:“派去的人得力,半夜在他家屋顶上,他们有偷听的法子,由魏行跟他的交谈里,确定是林允文本人!”

张大学士也有棘手之感:“只怕他手里还有疫病的东西……”

大学士走出来:“皇上,京中安危关系重大,以臣所见,把他作速拿下。”

“回皇上,后患不除,流毒无穷!”董大学士最近一定跟张大学士唱反调,他随后走出来。

张大学士忍着气,但心里更有一层郁结。

忠勇王说办说办,大年初一上董家送礼,大年初二历书上写不宜出行不宜什么的,王爷自己非说是黄道吉日,振振有词说年初二出门的人多了去,把常钰送到董家叩了头。

董大学士也不含糊,当天就留小王爷在家上一课,上的是什么,张大学士不得而知,但他听女儿说,忠勇王把原来跟常钰的人尽数撵了,那些陪他花钱陪他找乐子的人,也不管是年下不合适动板子,各打十板子散去。亲手挑选家人,送去董家请大学士看过,董大学士说中意的人,给常钰当陪伴。

跟加福相比的全姐儿,自家的外孙女儿,也让王爷骂一顿,说她年纪小小就勾结表哥,不许她再和常钰玩耍。

常四姑奶奶据说气的发晕过去,但她是庶女,没处说理,自己家里弄贴药吃吃只能这样。

张大学士不得不把董大学士掺和放在首要位置上,也知道以常钰的年纪还小,换一个人教导,有出息完全可能。

他是想想董大学士,这个年就过不好。这会儿见他又跟自己对上,总觉得眼前发黑。

愤然回董大学士:“京中一旦疫病发作,你算过这损失巨大吗?”

“我们正在算。”席连讳回了他的话。

张大学士只能等着,足有小半个时辰过去,席连讳阮英明韩世拓呈上一张纸笺。袁训苏先柳至呈上一个纸笺。

皇帝用了一刻钟看完,看不出他是满意还是不满意,但点一点头,把两张纸笺给镇南王、张大学士董大学士和另外几位在这里说话的官员传阅。

陆中修自在大捷上触了霉头,凡事不敢再冒尖儿。但看过几眼后,情不自禁抚掌赞赏:“回皇上,这笔帐妙极,算得清楚。”

张大学士满嘴苦水,瞪着纸笺想果然我老了吗?我竟然想不到这账目上面。但席大人也老不是?这并不是只有年青人才想得到。

一张纸上,是就地抓捕林允文所费的费用。如林允文敢进京,必然有煽动民众的法子,安抚也是一笔费用,衙役京都护卫的出动,也是一笔费用。

外省教众们见不到他回来,将存在不知在哪里的暴动,出动兵马压制,影响农耕,这也是一笔费用。

这是深谙各省政事的席大人才能算得出来,阮英明和韩世拓是年青脑子快,帮他整理不让数字出错。

另一张纸上,袁训苏先柳至计算纵放林允文,跟踪到各省一一捣毁他的藏身点,所派官员的费用。

前太子党里数这仨个最精明,都出京,对出外一趟,按里数来计的出差费用了然于心,把物价加上,计算精确到银子的两数。

陆中修又一回对新臣们心服口服,把对忠毅侯的忌惮抛到九霄云外,迅速站队:“皇上,纵放他出省,这笔银子划得来。在京中拿他,他的教众在京中闹事,随时将危害到宫中不说。京中官员最多,不知道还有没有魏行这样与他同流合污的人,他们在暗,我们在明,京中危险矣。”

皇帝在第一眼见到,也首肯袁训等人提出的这笔银子。他也道:“放他去外省,一来京中可以安全,可争取时间徐徐盘查曾与他接触过的官员。二来,外省官员也可以盘查。三来,抓捕他在人口较少的地方,最好是旷野不会惊动百姓。四来…。”

董大学士得了意,对张大学士有意无意的晃晃眼神,张大学士厌恶的不去看他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么么哒求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