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五章,事先埋伏忠毅侯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这里给萧瞻峻送行的,还有袁执瑜和袁执璞。袁训今天主祭马浦,是头天给萧瞻峻摆的送行宴,他不像韩世拓参加过葬礼后赶到这里,袁家的人就只有胖兄弟在这里。

萧衍勇见父亲跟文章侯说的痛快,弟弟又在嫡母身边。伸手臂勾住执瑜头颈,哭了出来。小声道:“我想留下来跟你们一处上学,算年头儿,我只比你们大一岁,算实际日子,才那么数月。可父亲不答应,父亲却让衍厚留下来,母亲又不答应。我不知道为什么父亲要弟弟留下来,却不许我留下来。”

执瑜拍着他:“二伯父很疼你,我和二弟都作证。”执璞也说是。萧衍勇把眼泪擦干,还是恋恋不舍:“我真的不想走,”

“我们起程了。”萧瞻峻对大家说着。

萧衍勇勉强对胖兄弟笑一笑,上了姨娘兰香的马车。四老爷对着哥哥们夫妻拜了三拜,也滚下一串子眼珠:“我们走了。”四太太在他身后也拜下,因许带妻子,小四又在袁家上学,有地方呆,四太太放心跟去。

“一路顺风,”

“到了写信来。”

呼声中,车驶动马蹄有声。车里搂着儿子不松手的闵氏长长松一口气。萧衍勇想留下不行,闵氏是萧瞻峻想把萧衍厚留下,她不肯答应。

这上路了,儿子在手边儿,闵氏这才安心。

萧衍勇以为父亲偏疼弟弟,闵氏却以为萧瞻峻偏疼长子。这一对母子都不理解萧瞻峻,都暗暗在心里抹上一段黯然。

萧瞻峻才想不到这里,萧二这一回进京出足风头,又为哥哥跟梁山老王吵足两架。

头一架是老王宴请,第二架是老王为他送行。

老王声明:“才不想为你送行,没有加福,我府上的水你也喝不到。”萧瞻峻听到耳朵里哈哈大笑,心想你梁山王府以后是小弟女儿当家,我是长辈,你说不给我喝水,以后不算。

他没有明着顶,但自己回去乐得不行。

白雪未融,北风还有,萧二精神抖擞的带着家人和韩四老爷登程。

……

魏行对林允文咆哮:“你再说一遍试试。”

林允文掩耳朵:“大过年的你放家人年假,让他在京里看亲戚,就为了痛快跟我吵一架吧?”

“使臣们已定下来起程日子,你为什么不走!你凭什么不走!”魏行暴怒。

林允文纳闷:“没找到我,他们怎么肯走?”

“他们是不肯走,跟前几天皇上命用好酒好繁荣系住他们时,他们索要尸首和俘虏想离开不一样。我知道!马浦死的这么快,他们猜得出来你就在京里!所以他们又改口说再难得来,要再在街上游玩几天。但文章侯喘口气强硬,说他们再不走,路上尸首存不住。文章侯说从死人开始,梁山王用冰镇,用香薰着,”

林允文冷笑:“这是为了赎的银子!不然哪舍得下这大血本!边城那里我去过,就没有见过有冰窖?”

“有,也不让你知道。冬天存冰,自古有之!”魏行扶扶额头,意识到话题偏离。继续怒道:“文章侯连逼带吓,那个威风……”

他滔滔不绝地说下去,全是新任副使的话。林允文一动不动的盯着他,直到魏行察觉:“你看我做什么!看我,你也得离开!别再拖累我!”

“你嫉妒!”林允文笃定。

魏行一噎,烦躁地甩着手:“没有的事情。不是我就不是我吧…。”

“你恨他恨的不行。”林允文坚定不移。

魏行总算想起来眼前这个人因为神算有几分眼力,隐瞒他不一定能行,没再反驳。

一言不发坐着,林允文不习惯这沉静,也每天抓住机会嘲笑魏行留恋官职是傻子之举,今天也不例外。

“看来这副使是个人都能当啊,你没到手不用不悦。”

冷嘲热讽声中,魏行红了眼睛:“胡说,你懂什么!”

“我懂文章侯那浪荡子能当好的官,不用吹灰之力。”林允文大声嘲笑。

魏行冷冷:“这是你想的!副使这官职跟别的官不一样,兵部官职要的是忠诚保密和战场上经验。户部里要的是精于计算和节省。礼部里要的是体态谦和不卑不亢。副使,要把皇上挽留至今的恩德表达明白,又要压制使臣生出威慑,令他们不敢回去就生异心,最好明年再来朝见。还要不能就要惹毛他们。”

“这么厉害的官,你也没当上?”林允文不屑。

魏行气了一个倒仰,再次重回原话题:“明天就给我滚出京!”

“不。”林允文打个哈欠。

魏行提起他的衣襟,杀气腾腾:“为什么你还不走?你还有什么人没有害?”

“是啊。”林允文云淡风轻。

魏行错愕松手:“使臣都走了,我也不帮忙,你还能害到谁?”

“一直住在你家,我倒不一定。不过我还有一件宝贝没有送出去,这个人也与你的前程有关。”

魏行瞪起眼,林允文懒懒道:“你想啊,文章侯是什么原因挡了你的道?我又是哪一家三拦两阻?”他扳着手指算着:“谁把我逼出京,害我烧伤脸?谁把我撵出京,杀了舍布和阿赤将军,害我不敢去见使臣?谁在疫病上跟我过不去?”

忠毅侯,这三个字在魏行心里一闪而过。魏行怒道:“你疯了吗?他怎么能是你动得了的?”

“我不去动他家,不过他家女儿厉害,她是治病的,我这传病的人想和她比上一比。”林允文咧开嘴儿。

魏行一想就明白,心头一惊,手指点上林允文的鼻子:“把东西交出来!不然我觉都不敢在家睡。”

“那东西不在我手上,不过正往京里来。”林允文出神:“忠毅侯夫人是哪个月有的身孕,啧啧,送子娘娘只眷顾她。”

“你管她哪个月有的,你想怎么样,给我说清楚!”

林允文邪气地一笑:“我为她算过,四月里不生,五月生可就晚了。”

“可你的东西再好也送不进去,你就是没算过,难道去年在京外没听过吗?疫病一起,忠毅侯夫人就紧闭二门,不见任何外客。就是忠毅侯要出外,也不回二门内。说她日常的水菜,全是自家园子里拔出来的。”魏行越想,林允文又开始头脑发热。

忠毅侯府一不是马浦有把柄在你手上,方便你利用。二不是马家院小浅窄,你的东西容易进去。前福王府号称京中占地最广的王府,据说在太上皇当太子时,两下里相比,福王府的园子大些。你送头夹带疫病的大象进去,也未必能见到忠毅侯夫人。

他的神情暴露他的心思,林允文一看便知。笑得更胸有成竹:“你以为我会随便送个进不到二门的礼物?”

“哼!反正像给马浦的东西,第二天他就病的那种,你就省省吧。袁家要是把这礼物放在二门外面打开,家人看过归进库房,你除了能过上几个家人,还能怎么样?”魏行满面瞧不起。

林允文笑得意味深长:“自然我安排送进去的,忠毅侯会自己打开亲自看,再迫不及待送到夫人面前。甚至,他会夫妻一起看,再给新生的孩子用上。”

“是什么?”魏行皱眉,终于肯正视林允文的话。

林允文先唏嘘:“外省的疫病真可怕,一个庄子上,死的一片一片的。小孩子带着金锁都没有人敢取,我让人取了来。”

“下面呢?”魏行有几分明白。

“我往袁家小镇上去过,”

魏行后退一步。

林允文淡淡:“袁家有哪几房侍候的陪嫁,我全知道。”

“袁国夫人的老陪房也好,辅国公府的名义也好,千里送金锁,忠毅侯夫妻难道不亲自看一看吗?”

……

房顶,北风中伏着两个人。他们用个管子插在瓦缝里,把话收在耳中。

积雪没有化,他们披一身雪也似颜色衣裳,头发也盖进去,不知道,以为这里是一片雪。

……

那一行人影远去,彪悍风暴犹卷眼神,犹如镰刀收割庄稼一般。阮英明面无表情:“可算把这一行人送走,不容易。”

“是啊。”韩世拓不敢对自己太满意,但他们确实安生交到送行官员的手上,他油然生出满意。

“走吧,见皇上复命。”阮英明招呼一声,率先拨转马头。

……

春草茸茸,二月春风温润的如暖玉。城外的柳树都抽了芽头,路上的行人面容笑容也多出来。

日子即使还是奔波,但暖意催生出绿色的希望,也映满人心。

不太高兴的也有,比如冷捕头和他的两个捕快。

他懊丧着脸走出木门,甚至不愿意对身后照顾他一个月,送他出门的人道声谢。

嘟囔着:“这鬼日子总算结束了。章太医是吗!你别撞到我手里。”

足的一个月喝不完的药,没让药薰死,冷捕头认为老天眷顾。

两个捕快见离开房屋有十几步,也哭丧着脸咒骂:“那药里肯定下了黄连!”

“第一天是黄连,我说这药太苦了,第二天下的是巴豆,泻得我一夜没有睡着。第三天算好,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,第四天吃过药就吐,从第五天开始,又从黄连来一遍,我天天没少烧香不是!”

冷捕头阴阴地笑:“哼,哼哼,哼哼哼……”马大人在京里得了疫病,怎么能全发泄在我们身上?有能耐去找大天教去啊,让他上吐下泻才是本事。

但总算能回家,是件高兴事情,三个人进了京门,还是有兴冲冲。

到了下午,忠毅侯府的二门外,刚刚在袁训协助下写完疫病结束奏章的香姐儿,刚下学的执瑜执璞,和龙氏兄弟,刚从梁山王府下学回来的萧战加福,大家聚齐一起嚷嚷:“可以进去了!”

哈哈笑着,争先恐后对宝珠房里跑去。

隔离的院子里,谢氏石氏打点所有的被卧交给妈妈们:“多洗几遍,大日头地里多晒几回。”

遥遥的,能听到孩子们呼声,谢氏石氏露出笑容,相互招呼道:“总算这疫病算过去,咱们也赶紧进去,看看老太太,也看看姑母和宝珠。”

她们随着孩子们进去。

念姐儿在角门外面,让齐王拦住,齐王带着马车:“我来接你。”念姐儿不太情愿的神色:“殿下是不是离我远点儿?”

“母妃说下个月就对父皇说咱们定日子大婚,等准备好,使臣们也回国,岳父可以赶来,”齐王耸耸肩头:“你看加寿就要过十二岁生日,是大姑娘了,不也还在太子府上当家,和太子天天见面,天天用午饭,甚至用早饭。”

丫头彩名见到殿下殷勤是喜欢的,听过这一段也憋气,小声道:“县主大寿姑娘两岁,姑娘今年只十四岁,这里的舅太太侯夫人也是十五岁成的亲,这里的国夫人说太小成亲生孩子麻烦……”

齐王愕然,念姐儿脸红到脖子根,对着彩名怒了:“就你多话!”一生气,也不愿意多和齐王站着,跳上马车,彩名缩头跟上,齐王虽然心里转着丫头的话,也兴冲冲赶车去陈留郡王府。

南安侯府,钟南龙书慧在老侯面前。春天的暖,让老侯看着精神不错。呵呵笑着:“你们这是大功臣回来了。”

“曾祖父夸奖,可并不是大功臣。香姐儿和章太医才是大功臣。”龙书慧谦逊。

钟南摸脑袋毫不客气:“嘿嘿,听说正在给我们定赏赐,皇上说没过上第三个人,就是马家的公子们也没有过上病,按过上一个人要花多少钱来算,按外省和京郊一个人得病,大约传染上几户人的花费来算,拿出三分之一分给我们。这钱真不少。”

龙书慧推他一把,小声道:“你又没出多少力,你白天在上学。”

钟南大言不惭:“我不上学的时候陪你,学里发药,全是我去,我也有一份儿不是?”对老侯哈腰笑:“等我拿到赏赐,给曾祖父买好东西。”

龙书慧忍无可忍轻啐他前面那句话:“学里发药,我弟弟和堂兄弟们也有份,不是你一个人干的活计。”

“在这个上面,你得学战哥儿,不抢功的是傻子啊。”钟南笑嘻嘻。

南安老侯呵呵地笑了,在这里的钟氏三兄弟也笑起来。世子奶奶方氏胸中一口气不能平,碍于长辈在这里,只能强压在心里。

兵部里,袁训步出衙门,对着明媚的天气热闹的街道深吸一口气,放心的咳上一声。

总算回到清嗓子不惹人担心的日子,袁训先为这个喜欢一回。

他身后是兵部大门,荀川的嗓音传来:“这陈留郡王,打仗的时候抢,练兵的时候也抢,不像话!袁大人最能耐的就是包庇他,要是我,早就去公文训斥他,这里面,是舅爷又护上姐丈,不像话!”

袁训霍然回身,对荀川面容黑黑。

大门虽不小,但本司最高长官站在这里,个头儿也不低,官袍在身上,别说你眼睛没在家,没看到我。

跟随荀川的几个官员,本就窃笑,他们早就看到袁尚书在,但却坏坏的没有人打断荀侍郎。

而且有人推断,梁山王虽和袁大人共同施行计策,但抢加福这事情,梁山王府和袁大人可能还没和解开。

荀侍郎继续诽谤袁大人,这是必然的事情。

都停步等着看热闹,见荀川毫不脸红的打个哈哈:“侯爷还没回去呢,才刚盏茶功夫前,我见到您出来,没想到还站在门外,哈哈,我们吃酒,您去不去?”

“去,今天也上你的当!加福今天早回了家,不用我接!”袁训恶狠狠。

荀侍郎毫不介意,再打个哈哈:“那卑职就先走了,我们边吃,还可以说说话。”对袁训瞄瞄,颇不怀好意。

一看他就没打算说自己好话的神态,袁训翻翻眼:“你别让我逮到!”荀川满面春风,对这警告表现的得了大夸奖:“好说好说。”带着几个处得好的下属走开。

对他们背影,袁训喃喃:“太平了,老王又要跟我开始了不成。一看这家伙贼笑就不是好事情。”

刚才吸没有疫病风险的热闹气息,就不再是享受。关安送马来,两个人往家里来。

二门外下马,有家人接过马缰。袁训重有笑容:“老关,你也想妻子孩子了吧?”

关安不领情:“侯爷跟我一样一个月没进二门,您想侯夫人就明说,别拿我当幌子。”

“你敢说你不想吗?”袁训大笑。

“我想,我想豹子的儿子了。”关安死不承认。

吭吭笑声中,袁训和他进内宅,没走多远,两下里分开,一个去看因疫病起来后,搬进内宅的妻儿。一个去看宝珠和小七。

在房外,孩子们笑声哄天抢地。袁训笑容加深,分辨一下:“又是战哥儿,这孩子嗓门儿最高。”

萧战大笑:“求求你了,好表弟,别唱了。”

不是一个孩子在笑,要不容易才听得到几声:“元皓是个胖娃娃,哇哇哇,元皓是个好娃娃,哇哇哇,”

元皓最近唱,袁训在二门外面呆着,对他来说,是头一回听到。小孩子嗓音是清脆中听的,但“扑哧”一声,侯爷也放声加入笑声里,大步进去:“让我看看,这是谁在淘气。”

宝珠眸子一亮,虽然在见到孩子们能进来时,就知道侯爷今天会回来,但亲眼见到他,思念还是如决堤潮水,缠绵而来。她抿唇面容有若明珠在放光,含笑提醒孩子们:“爹爹回来了。”

孩子们不用母亲提醒,早就叫着:“爹爹,快来看表弟和小七说话,”

萧战在地上坐着,一手盖在脸上,独他大叫:“岳父闪开,表弟伤人!”随后再次哀嚎:“求求你,好表弟,你别唱了吧,太吓人了。”

元皓给他一个鄙夷的小眼神儿,显然他自己是得意的,房里的孩子们,独他没有第一时间称呼袁训,而是继续站在宝珠面前,继续唱着:“元皓是个好娃娃哇哇哇,”

“姨丈好。”好孩子叫过人以后,也继续对他挥拳头。

加福为表妹喝彩:“抢你的好字呢,再挥一记。”

随后,她头一个让父亲抢到手臂上,面颊上狠狠让亲一记,父女一起大笑声中,袁训调侃着女儿:“福姐儿你啊,这学越上越顽皮,赶明儿还是留在家里上学吧。”

加福也抱住他,去亲他的面颊。孩子们生出羡慕,这种时候,萧战不头一个跑上来,总是不得意的。香姐儿凑到身前:“爹爹也抱起来我。”萧战却在袁训身后,三把两把,就爬到袁训后背,在肩头上露出黑脸儿顾盼生辉模样。

袁训埋怨着他:“这么重了,吓我一跳。”

胖娃娃的歌声停下来,元皓怒气冲冲也到袁训身后,揪住表哥小王爷一只脚:“下来!这是元皓的地方!”

萧战憋屈:“你去前面抢啊,这后背怎么也成你的了?”

元皓凶巴巴:“元皓说是元皓的,就是元皓的。”

执瑜执璞拍手为他助威:“好哦,元皓好样的。”元皓扭脸儿对表哥们笑眯眯,随后胖拳头捶打萧战的脚,直到他无奈的跳下来。

除去加福,所有孩子们都对萧战扮鬼脸儿吐舌头:“让你得瑟!”元皓开始试图往袁训的背上爬。

宝珠掩面轻笑,对那还没有出来的孩子道:“小七快认个地儿,以后只是你的。”称心走进来。

宝珠招手:“到我这里来。”

这个小长媳,最近一个月也没有回家。袁家是弊病一开始,出二门的人不再进来,进二门的人不再出去。

就是袁夫人,也致信给太后,请她安全为上,不要出宫,也不要往袁家来。而她为照顾宝珠,不到疫病结束,不再出二门,也不进宫。

这对太后来说,有些做不到。她不出宫,就不能见还没有满月的明怡,还不能见今年生产的宝珠。但疫病比天大,太后又素来敬重袁夫人,太后答应袁夫人。而袁家的两个小媳妇也受影响,有个待产的婆婆在家,又有管疫病的章太医等人住在这里,如意搬进二门,照管二门里面的家事,把婆婆事情尽数交给祖母,别的事情不要袁夫人过问。称心在大门外管家。

今天进来,也是称心这一个月里的头一回。

宝珠很是心疼,让称心坐到身边。在萧战帮助下,在舅舅后背爬到一半的元皓伸头看到,很是羡慕,问声:“为什么称心姐姐就能坐到舅母旁边?”萧战拍一记他屁股:“不爬我松手。”元皓没有再问。

“今天回家去吧,你父母亲在想你呢。”宝珠抚着称心。

称心笑盈盈:“是要回家去,父亲明儿出京公干,有话得回家去告诉他。”

有忧愁闪过,称心扳手指:“出了十五,先走似玉的父亲,苏家我的姑丈。出了正月,又走了如意的父亲。如今父亲也要走了,这是外省也有疫病吗?要是有疫病,二妹难道也要公干去?”

“这事儿咱们可不问。”宝珠耐心叮咛:“不乱猜,而且也未必就是为疫病去公干。”

“是了,我就不想它了,不过在外面总没有在家里舒服,如意帮我准备好些路菜,如意说今天晚上不回家,她挪出二门在看晚饭,我回家去了。”

“红叶。”宝珠唤着丫头,让她取出几个大盒子。红叶一个人抱不下,带两个小丫头抱进来。

宝珠让打开:“这两枝人参,带给你的祖父母。这珍珠粉,带给你母亲。这一包子常用药,轻便,带给你父亲。这小匣子里,给你弟弟的新衣裳。余下的这是衣料,分给你家里姐妹兄弟。”

称心谢过,红叶带小丫头帮她抱到二门外车上,称心上车,奶妈等人跟着回到连家。

晚上,帮着父亲又检查一遍出外的包袱。称心板着小脸儿:“还有一句顶顶要紧的话,在外面多想着母亲和弟弟,别见混帐女人。”

连夫人失笑,连渊哭笑不得,佯装生气:“我去找你公公问问,你天天在公婆家,这话只能是在公婆家里学出来。”、

称心面容更绷:“父亲请留步,我管家呢,有些管事的可不好说话,听到一句半句并不奇怪。我不是天天说,就是父亲不在家里,我偶然的这么一句罢了。”

连渊取笑她:“不是父亲不在家里,是我不在你眼皮子下面,你就不放心。”

“正是这样。”称心煞有事的还点点头。

连渊再次啼笑皆非,对妻子道:“你看看你女儿,这太有主见,这不是小姑娘们柔和的闺训里应该有的吧?”

“我女儿才不要那闺训!她早就是侯府当家人,办年都不是头一回。有些话能说没听过,不懂得?这是交待你,她才说出来。”连夫人拍着儿子,向着女儿。

夫妻说笑着,称心来回话:“不少东西,交出去了。还有话,”连渊故意打断:“止住,又来了。”

连夫人又忙着女儿笑说:“你只怕半年一年的不见我们,听一听吧。”一直没有打听过丈夫去哪里,是连渊早在太子府上当差的时候,连夫人养成的习惯。

在这里觉得可以一问,连夫人小心地道:“出个京?一来一回也要半年吧?去哪里,不知能不能说说?”

称心虽也知道不能问,但露出希冀也想听听。

连渊微笑:“去多久也不能问。”说的日子久,如果传出去,只怕有人就能推敲出去的地点,和办的事情大小。

转移话题:“乖女儿,你要说什么,说吧。”

称心坐到他身边:“父亲兴许半年才回,一年才回,弟弟呢,必然长大了的。我呢,要办婆婆有小七的大事情,先回给您知道。”

连渊说不喜欢是假的,把女儿抱到膝上,看看妻子,又看看儿子,最后满意眸光回到女儿小面容上,欣然道:“我们称心要办比办年还要大的家事了?”

“前几天弟妹们来说话,说称心没有办过婚葬大事情。这就有了一件。生产得子,在我看来,不比婚事大。却可以比得订亲下大定这样的喜事情。在我看来,亲家夫人门第不同,是太后的娘家。生产得子这事情,就如同别人家的婚事一样重要。”连夫人推一推丈夫:“你看呢?”

“是啊,小袁得子也好,得女也好,办洗三办满月,寻常人家成亲也比不了。”连渊亲了亲女儿额头:“真为你喜欢,我的姑娘,父亲虽然不在,也知道你和如意能办得好。”

“这是自然的,但父亲不在,我早早回您,让您在路上听到,也为我喜欢喜欢。”称心笑盈盈。

连夫人心满意足,添话道:“她今年才九岁呢。”

“有妈妈们帮着,一直我和如意当家,都是祖母、婆婆和管事的帮着。没事儿,就是揽总儿吩咐下来,就是这样。”称心信心十足。

连渊点头称是:“事实也是如此,有旧例的查旧例,只要认几个字,按着备东西就行。没有旧例的,你婆婆又不刁难人,问她就是。”

“那我做功课去了,今天有几个生字,是帐本子上的。我和如意抄下来,问了执瑜和执璞。说起来,家当得算平稳,也有执瑜执璞一份儿。不会的字,等他们下学,会给我们解释。”称心从父亲膝上爬下来,端端正正行个礼,又和弟弟笑一笑,叫她的丫头摆纸笔,回她的房间里做功课。

连氏夫妻对着女儿看到她出去,连夫人才轻叹感谢丈夫:“这是你的颜面,这亲事定的真好。三姑太太的孙女儿去年尾出门子,进门也管家,一回娘家就哭。摸不着头脑,家人欺生,和女婿不熟悉,怕他认为没本事,有话也不敢去问。”

连渊摇头:“我搞不懂女眷是怎么了?这跟办差一样,有定例的事情,查一查,丁是丁卯是卯,想错都不可能。新媳妇进门弄不好,就没有个人提一声?”

连夫人忙着:“公婆我见过,为人不错。你说中一半,是提的人不多。婆婆早上爱用淡的,姑娘自己备下甜的,竟然厨房上没有人说话,婆婆吃的少了,也忍着,没说另做的话。但天天这样,婆婆身边的人说出来,姑娘回房里只有自己哭的。”

“幸好我女儿不受这个气。”连渊烦恶:“张冠李戴的事,衙门里我见得太多。回家来,不说这个吧。”

正说着话,人回姑爷来了。夫妻们说请,胖世子进来:“岳父,明儿一早我城外送你,今天我来见称心说话。”

称心时常不在家,父母亲为亲近,她回家来就住在隔壁。闻声过来,问执瑜什么事情。

执瑜先道:“你不认得的字,可还记着?”

连渊夫妻先满面放光。

称心笑靥如花说正在反复写,执瑜又道:“明天一早如意看早饭,但中午你给执璞鲜荠菜丸子汤,园子里荠菜生出来,已经让人去拔。再给我鲜鱼汤,放点儿胡椒,但执璞要半碗,他的不要胡椒。我还要春饼,但我不要咸菜丝,执璞要老家里来的咸笋干。元皓要的东西太多了,给他多多包春饼的,至少十几样子,他就不会吵闹了。汤,他还小,只要滋补,不许他挑剔。”

做个掩耳朵的姿势笑:“元皓吵起来,大家头疼。”

连氏夫妻把手忍不住互相握住。

称心说记下来了,想了起来:“咦,战哥儿说明天回来,他要什么?”

“哈!”执瑜乐道:“他今天又叫我一只鱼,执璞也说不要帮他说。明天元皓吃什么,他就吃什么吧。”

称心打个抱不平:“你们别又欺负他吧。”

“横竖有元皓对付他,他要是说饭菜不好,我就对元皓说,战哥儿嫌弃他点的菜,哈哈,”执瑜想想那场面,就笑得不行,上前去摇一摇舅爷的小手,依就笑着,对岳父母行个礼走了。

称心送他出去,小夫妻身影在烛下拖得长长的,粘在一起肯定是分不开。

连夫人不由得悠然:“这家里的人啊,有话还是互相说说的。不过呢,直白的说,又好似挑剔别人,”

“明天我就出京,明天我就听不到自从你管家事,一堆的感叹牢骚埋怨话。横竖,我女儿不受这个气,别人我不管。”连渊带笑把妻子又笑话一通。

连夫人嗔他:“看你得意的,把女儿定的好亲事,你就得意起来。”

……

“明怡生得真像瑞庆。”太后坐在镇南王正房里,事隔一个月她头回出宫,但她还是这样说。

镇南王能说什么呢?分明孩子像自己不是。但陪笑:“可不是,像公主。”

袁训走进来听到,忍俊不禁:“什么是阿谀,就是王爷你这样。分明的,生得像你不是。”

镇南王解气的一指他:“母后,忠毅侯说的这话。”

太后让袁训坐身边,问他来作什么。袁训奉上一盒子忠婆婆做的好点心,道:“许久不见太后,我来陪您说说话。我进宫去,说您在这里。我也是笨了,本该想到您在这里。”

太后没直接高兴,反而疑惑:“你又要惹什么事情?”镇南王窃笑的人人看得出来。袁训笑得一脸清白:“想您,就是这样。”

“你想我的时候,没过多久就要出事情。”太后给他下这样一个评语,但还是喜欢的。没再多问,和袁训有说有笑,又大方把明怡让他抱抱。

袁训陪有一个时辰离开,到晚上镇南王有空和公主说话,说起来,长公主也无限“警惕”:“我虽满月,母后却让我多休养,过了明怡百天再出府。帮我盯着坏蛋哥哥,他只怕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计策正在实行中。”

镇南王骇然地笑:“他多孝敬太后就不行吗?太后猜测他,你也猜测。”

长公主开始吹嘘:“我最知道他。”

“所以说他计策见不得人?”

长公主眨眨眼:“就是跟梁山王那计,事先哪有敢正大光明的亮相?”镇南王哑然:“歪理从来比正理好气势。”

“你只盯着他就是了。”长公主对自己的捣蛋都底气满满,何况是这一句从字面上来看,句句正常。

三月初的时候,太后疑心下去,时常会问一声儿:“忠毅侯今天不知道来不来看我?”

女官奉承:“侯爷又长一岁,知道孝敬太后。要说寻常他也孝敬,但打几年的仗,他没功夫常来见太后问安。”

“但他最近天天的来看我,我还是认为他又要有点儿什么出来?至少,我不见得喜欢。”

女官们帮着解释:“小七要来,侯爷这不是跟您说亲事不是?”

“这倒也是,小七的亲事啊,咦?你们说奇怪不奇怪,侯爷认定是个女孩儿?从他头一天说时,宝珠才一个月,还看不出来。他就知道是女孩儿?这是从哪里来的自信。”太后嘀咕。

女官们还是能解释出来:“寿姑娘的亲事是您定的,多好!侯爷巴着太后再定,所以巴着是加寿姑娘。”

太后释然:“这倒也是,他最近也一直在说,亲事请我定,哼,算他这一回很聪明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嘿嘿,加喜生出来就热闹了。么么哒求票。看过来哦看过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