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六章,殷勤真相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新从花房搬出的盆景绿艳明丽,上方桃花微红春意流芳。花下面走着的两个人,年老的白发似乌木上的雪白粉饰,年青的身姿挺拔如秀柱临风。

太上皇坐在廊下,也跟着目光柔和。自语道:“看来忠毅侯忽然的殷勤举动,并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花中流连的太后和袁训听不到太上皇的话,还在谈笑中。

“衍志就要到军中,驿站上写信,让太后不要挂念。这是他路上写回来的第四封信,太后,您别再生气了,衍忠还在京里。”袁训陪着小心。

太后感叹:“娴姐儿偏偏嫁给这样人家。”

“贤妃娘娘那里,还指着太后去劝。”袁训笑意盎然。

太后和他明亮眸光碰上,忍不住也一笑。这张与她离家前弟弟轮廓相似的面容,笑容生动的似风卷春水,总是能让太后生不起来气。太后慈爱的握一握扶着自己的手,修长手指上传来的健壮感,太后又生出自豪。

她只要流连在任何一丝对袁训的满意上面,所有的怀疑如花中雾见到日光烟消云散。

放悄儿声:“我劝贤妃,你把心事对我说说可好?”略带神秘好似孩子,袁训凑近些,如太后所愿的提出一件事情。支支吾吾又带上为难:“小七的亲事,请太后定。但是要男孩子生得俊秀。”

太后满面放光:“这是当然。”

“家世要出人头地。”

“这也当然。”

“性格儿要和气,派头要尊贵,身子骨儿要好,家里有功勋。”

太后一一答应下来,姑侄相视而笑着,袁训再撒个娇儿:“姑母,”亲切的称呼让太后喏喏有声,由衷地生出喜欢,袁训低低地道:“我不满意的,我可不要。”

“行行行。”

鉴于她笑容胜过桃花,太上皇远远的感受到,又放下一层心:“忠毅侯这是打算要点儿什么,不过看来不出格。”

……

四月京里最出名的两个热闹,一件是镇南王的长女明怡郡主过百天,高朋满座,京中想出名和有名头的人无人敢不来。第二件是忠毅侯府得第七个孩子,京里想出名和有名头的人无人敢不来。

天色暖的狠了,满院宾客里,春衣夏裳无不尽有。轻红粉紫仿佛跟花草在斗艳,薰香玉佩放眼皆是。

僻静的绿杨丛,行成小小的一个圈子。两个从背后看去轻裘缓带的中年男子,用枝叶作遮挡说着私房话。

“恰好,你家女儿是三月底出生,忠毅侯府生的要是男孩,这年纪是配得上的。”

另一个道:“恰好,你家刚得了儿子,还不到十天吧?忠毅侯府要是一个女孩子,也是般配。”

能透出金色日光的碎叶后面,又是一个小天地,柳至把两个人的话听进去,嘴角微撇不屑。

但他先到这里,出去的路只有一条,纵然不想再听下去,却因为不愿意这两个人发现自己在,只能忍着。

要说他们的谈论,是最寻常的攀龙附凤心思。是个人都会想过,不能单独指责他们想的不好。但让人窥视,带出嫌隙柳至不怕,能避免也行。

这就静静等着,心思纷乱往事如潮,不比耳边的谈论热烈更差时。远处有什么哄地一声,不是有人大笑欢呼,是触觉上甚至由绿叶红花上传来的热闹爆发。

说话的两个人又惊又喜:“快赶去,只怕侯夫人生下来了。”柳至的眸子也炽烈起来。

但他没有过去,还是原地细听。如果侯夫人生了,会有人把消息传出来,不比去抢在二门上候着要好。

这天,不动还一身的汗。虽然侯府里清凉,但客人挤起来,那不是贺喜,成了受罪。

眼前,出现袁训朗朗的笑容。柳至微湿眼眸,如果小袁信守承诺,他不用抢孩子也是自己的。如果小袁变了心……不不不,柳至反复告诉自己,他不会变心。

清风徐来,又过一刻钟左右。有脚步声过来,是柳夫人找来。

“加喜来了?”柳至心头狂跳。

柳夫人埋怨:“还没有。是你让我好找,你怎么不去客厅上帮袁家待客,再不然你看着你儿子好不好?我帮忙呢,真是心疼死个人儿,称心和如意有条不紊,凭谁看着能干坐着当客人。我怕云若又跟执瑜执璞打起来,带着他在身边。但带他在身边,我就不能腾出手。给你吧。”

把身后的儿子推上来。

柳云若今天打扮的好,玉色青竹嫩柳夏衣,碧青的腰带,微红的绢裤。光梳头净洗脸儿,雪白肌肤好似刚从白色染缸里出来,又有一抹自然红晕在面颊上。

他正在嘟囔:“我是要打他们,说我像个姑娘。父亲母亲,出门的时候我说不来,我难道不能上学去吗?为什么要我来等袁小七出生?说不好袁小七以后也是我打架的对手,我巴巴儿的这里等他,我可太冤枉。他长大了,也一定笑话我。再说我来了,为什么要穿这一身,我要我的青布衣裳,我不要穿成娘娘腔。”

柳夫人抬巴掌要打他:“让你来,你就来吧,是你说的,看在忠毅侯的份上,你愿意来。”

“我来,就是看在袁叔父的份上!”柳云若同母亲瞪眼睛。随后再垂头嘀咕:“可不是为了袁小七。”把个拳头捏得格巴格巴响:“袁小七!哼哼,等你长大了,我一样教训你。”

柳夫人恼怒地道:“幸好我看着你半天,幸好…。跟着你父亲吧,别再跑去拌嘴。”

“你去吧。”柳至说着,柳夫人匆匆走开。

清风徐来,这里只有父子们相对而站。柳至翘首还是听远处的动静,柳云若见他半天没有说话,无聊的揪草砸花叶子。

笑声涌来的时候,语声也跟着过来。

“加喜姑娘,哈哈,忠毅侯府福禄寿喜这下子齐全。”

柳云若咧开嘴笑了:“小妹妹我不打,”却又遗憾:“为袁小七花费我许多精力,怎么不是袁小七呢?以后打架还可以多出来一个人。”

一张面容忽然到了面前,柳云若吓了一跳:“父亲,您怎么了?”面前的眼睛里,滚动着柳云若看不懂的泪水,把柳云若吓住。

“你是又想去世的丞相祖父了吗?还是生气我…。我最近没惹事儿,您别担心,看在袁叔父面上,我今天不跟一只鱼一只兔子打架,也不会理战哥儿的挑衅,父亲您说话啊。”

柳至醒过神,把眼泪擦干。儿子不会理解他那瞬间出来的数年担忧,一个人周护柳家周护娘娘的辛酸苦痛。在听到确实是加喜时一起出来,让柳至无端的伤痛。

“没事,父亲让风吹了眼睛,想让你给吹吹。这会儿好了。”

柳云若信以为真,踮起脚尖:“我给您吹吹。”吹过几口以后,送上自己的帕子,柳云若莫明的也想到以前的事情,就他还记着的,最清晰的有一件,是忠毅侯打上自己家的大门。

“父亲,袁叔父家又有了加喜,好事情都到他家里。可又把咱们家比下去。”

柳至目光深邃:“是啊,你有什么办法能分分他的好事情?”

柳云若把眉头拧得快要掉下来,也没有主意:“只得我比一只鱼和一只兔子好便罢了,幸好的,来了加喜,来的不是袁小七。不然我一个人打他们兄弟四个,可有够吃力。”

这话放在平时,柳至早就骂过他。但今天柳至就没听进去,他神思恍惚,思绪如飞絮流云。小袁他,在说没有?

……

太后没有把小七抱上半天,反而陷在阿谀话里。太多了,让她挤着笑容,却不想细辩说话的是谁。

“太后,恭喜您又得加喜姑娘,您如今是全了福气,呵呵,我的小孙子,太后您见过的,今年三岁,生得好,”

“太后,恭喜您……我的长孙,今年五岁,他的娘出身好,我家也不差,”

“太后…。”

太后觉得自己像溺在水里,随时让淹没。一只稳定有力的手扶起她,笑声朗朗喜气满满:“夫人,请去厅上吃酒席,太后换衣裳。”

嘈杂声又变成:“忠毅侯,等下抱我孙子来给你看看。”

一刻钟后,另一个房间里,太后安坐下来,看着袁训关上房门,才回神自己得已清静。

抱怨着且笑:“看看这些人,从去年就烦我。有孙子的,每天来看我。有孙女儿的,每天也来看我。有孙又有孙女儿,就差一上午一下午的来问安。我打发太医和嬷嬷们看视宝珠,他们又把太医的门槛踩破。真真的,我不许泄露宝珠是男还是女,但也挡不住这些人。今天,这是全疯了?”

袁训回到她身前,先送上一碗茶水。太后又拿他取笑:“这屋子不是临时让我躲着的?咱们不是临时进来的?倒准备的有茶……”揭开茶碗盖:“这茶是我爱用的。”

膝前,袁训跪了下来。

电光火石般,太后省悟,又看到跟自己的人全不在这里。回想一下,是侄子“救驾”,太监宫女帮自己挡住后面追来的夫人们。

早就有预料,早就有准备,一古脑儿回到太后脑海里。但有加喜,她笑容不改:“说吧,又要怎么为难我?”

“姑母,”袁训嗓音沙哑。

太后听出不寻常,笑了笑。她自从说服儿子——前太子为她寻找家人,此生此世眷顾着他们,这心思早就成这苦命离家,却福命六宫的女子主导。

袁训张嘴的艰难,说明他心事的为难,也正说明没有姑母,他还靠谁去?

只有自己才护得住他,振兴得了娘家。只有自己……

这羽翼雄风的风云之势,只有这心怀家人,几十家不改的人才懂得。

她更和蔼:“说吧,咱们一块儿商议。”

“姑母,”袁训伏到地上:“不是我任性,不是我…。这事情是几年前就说下的,”

太后微微笑,窗外日光染黄她的发边,给她披上一层圣洁的光辉,但她自己没发觉。

她只知道,她要温和的安抚这个孩子。哪怕他有七个好孩子,他也还是自己心爱的那个…。孩子。

乌黑暗黯的草屋下,泥炕上睡的那个孩子瘦弱苍白,她没有护住他,因为当年她什么也没有,就是一条命,也随时会因为家里贫穷而失去。

今天不一样,她有权有势,她有孝敬的皇帝,她富有天下。还能有什么事情,是她不能护住他的?

她这样想着,把自己最好的笑容展示出来,对她强壮高大英俊能干的侄子温言款款:“你不要担心,凡事儿有我……”

“姑母,”袁训涩声道:“请把加喜许给柳家。”

有什么火烧般的在她眉头跳动,有什么尖刺般的让她触手一疼,有什么……春风满面,骤然变成严厉满面,嗓音也怒气勃发:“你说什么!”

太后在这一刻有天旋地转之感,手中茶碗微微一歪,袁训早就看着,接过放到一旁,膝行数步扶住她,认真而又坚持:“我和柳家早就定下亲事。”

“什么时候?”太后气喘吁吁。

“加寿定亲的第二年。”袁训露出恳求。

太后一刹时全明白了,一刹时她愤怒的全身血液沸腾,一刹时她叫了出来:“你怎么不早说?你把我置于何时,你眼里什么时候有我?”

袁训哭了:“您是太后,您是太后啊。”

“那你也应该跟我说一声吧,这么多年了,寿姐儿都这么大了,她今年十二岁,这十年地里,你难道没机会对我说?”太后握紧袁训双肩,又痛心又难过。

“我的孩子,这是遭猜忌的事情,你难道不懂吗?”

袁训哀求道:“我答应过他,我答应的时候,并不是只想着我一个人,我想着姑母您,也想着寿姐儿,我不愿意和柳至生分,但柳丞相一意孤行,当时没有想到这么多,当时却想到皇上如今的江山,可能想的不对,但我和柳至成仇,皇上难道不难过吗?当时是这样想,当时……”

“可你应该想想避嫌!你想的都是什么!寿姐儿以后当皇后,江山不稳?你就应该信我,定亲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,这事情交给我,你不用担心柳家,不用担心皇后,如今我说到做到,你却弄出这一出子?你们两个成兄弟可以,成亲戚不行!”

太后也涌出泪水:“你要是杀了人,我也能保你。你想要好东西,我给你。给加喜定好亲事,我许给你。可你一定要定柳家,不行,万万不行!”

“可我许给他,我许给他,定礼早就收下。”

太后气得浑身发抖:“你……太自作主张了!”

“定礼就是有执瑜执璞那年,柳家来送行,送上我船上。大媒虽然没有,全凭姑母指下。但定礼是收了的。”袁训知道自己让一步,这事情从此玩完。

他知道这事情后果是什么,但他和柳至定亲的时候,想的是太子妃柳氏对加寿的不喜欢,为了加寿,忠毅侯本就万事不惧,何况定个亲事,以后可能遭到猜忌。

当时没多寻思,此时亦不能后退。

他坚持地不松口:“求您,您指婚就行。”

太后目光呆滞:“我不能。”

“求您…。”

“好容易我认下你,好容易你到这一步。你也出了力,太子和加寿青梅竹马,感情深厚。这情这一字,系得牢他们新婚那几年,等寿姐儿生下太孙,执瑜执璞执瑾也有了功名,二妹定的沈家,我年年派人去,据回话我中意。加福又遇到战哥儿,把她捧在手心里。加喜定一门好亲事,等她大大,我就可以去见你父亲,今年我梦见他的时候更多,以前我梦见他总是伤心,今年我梦见他总有笑容。我的事情结束了,我的路也要走完了,可你……你太不让我放心。我不能看着你到老!”太后伤痛欲绝。

即刻,她拿了一个主意:“唤柳至来,我同他说!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累了,求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