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九章,侯爷入狱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常巧秀对嫡亲祖父扎起小手,摆出的斗鸡模样下;在元皓把小拳头挥舞不停下;在躲在一旁不知所措的柳云若注视下,忠毅侯让带走。

另一个小身影,韩正经紧跟不丢。

古代的铁锁,挂在脖子上,有的垂下拖着地。没有力气的人,一步一晃当,老远就知道过来的是犯人。

袁训把它们全握在手里,但手包不过来,垂下一些在半空中晃悠。

韩正经先是跟在最后的捕快后面,出街口见到捕快们没有撵他。小跑几步,用他的小手帮着袁训抬起铁链。

“正经,回去吧。”袁训对他笑笑。

韩正经不回话,但固执的不走。

铁链太重,走几步,他就放下来。歇会儿,再用小手帮袁训托着。他的大眼睛里很快蓄满泪水,用袖子抹一抹继续跟上。

他的奶妈和家人没有劝阻他,默默地走在两边的人流议论声里。看这样子,是打算一直送到诏狱。

……

袁家门外,柳云若在升起可以晒化人的日头里面,肯定不是晒的,但心思比出来时更混乱。这使得他原地不动,傻傻无助的对着地面茫然。

耳边眼角,一道人影闪过去,再一道马影子闪过去,再又一道……说话声好似从遥远天际过来。

“爹爹不让进宫怎么办?”

“去见大姐,大家伙儿商议。”

“加福昨天不在家睡,也要对她说下。”

拐出街口的马蹄声中,柳云若跟着有些心思活动。袁家的孩子全去寻人帮忙,他去找谁帮父亲呢?他拔腿就跑。

“小爷,”他的家人是随后跟上的,叫住他问:“您不去家里安慰夫人么?再不然,老爷走时吩咐,让您不要丢下功课。您这是去哪儿?”

柳云若绷着面容:“进宫!见娘娘。”

他的家人带的有马,簇拥着他去了。

……

袁家的孩子先到太子府上,撒丫子飞奔进去,见到加寿在常坐的客厅上听董大学士说书。

“大姐大姐,祖父。”执瑜执璞满身大汗,香姐儿满身大汗,元皓让随从驮着,太胖了太热了满身大汗。冲进去都在喘息。

董大学士先让吓一跳:“哥儿姐儿,你们淘气呢?”加寿笑靥如花,骄傲自得地道:“想我了不是?让我猜猜,还有加喜也想我了,让你们来看我。”

“爹爹下诏狱了。”执瑜冲口而出。

“不可能!”这是加寿第一反应。

董大学士沉下脸:“细细说来我听。”

孩子们七嘴八舌把记住的圣旨说完,董大学士往外喝命自己家人:“你随我常进宫,公公们你认得,把圣旨底稿抄来我看。”他也不信,但又信孩子们不会乱说,到底要自己看看才放心。

家人知道事情严重,进宫人头儿又熟悉,来去飞快,回来的时候,太子也让惊动,也在这里等着。

家人双手呈上抄来的圣旨,嘴里回着话:“老爷,奇怪呢。侯爷和刑部里柳侍郎是同一个圣旨,全是今天下旨,柳大人已让发去城外做苦工。底稿全在这里。”

太子震惊,董大学士震惊。孩子们催着看,挤在一起,见两道圣旨除去名字和发去的地方不一样以外,罪名一个字不错。

董大学士眉头阴雨欲来:“这与他们两个人都有关连。”

“去救爹爹啊,”过来的孩子们催促加寿:“进宫,大姐去不去?”

“慢着!”董大学士面沉如水:“皇上不顾太后颜面皇后颜面太子殿下颜面,也不顾大捷之功,这事情内情不小,最好先弄明白再去见太后。不然,去到也是碰钉子。要是再把皇上触怒一回,”

董大学士下一句话咽了回去。

孩子们不解,加寿补充:“会让皇上与太后不和,与皇后娘娘不和。”

“啊?”孩子们听懂这话,倒抽一口凉气。元皓是跟着抽。

这里除去元皓以外,全是已自身有功勋,可以算懂事体的小大人。太子也没有避讳,明示给他们:“离间,会让岳父罪名更重。”

除去元皓小王爷不懂以外,别的人包括董大学士面色又一沉。离间皇帝夫妻关系也就罢了,帝后本来就不亲密,但离间太后和皇帝母子关系,让太后背上“为娘家枉法,慈恩不再”的名声,让皇帝背上“不孝”的名声,落几个人头并非不可能。

执瑜蹲下来,抱住自己胖脑袋想主意。

双胞胎心意相通,执璞蹲在他身边,抱住他胖脑袋想主意。

加寿有椅子坐,坐着抱住自己胖面庞。香姐儿也一样,双手扶额角寻思。

元皓最后一个,蹲在他最喜欢的加寿姐姐椅子前面,学着表哥们胖手抱住胖脑袋。他不明白为什么这姿势,就挤巴着眼睛算有件事情做。

好孩子没跟来,不在这里。

董大学士见到,又心疼又怜惜。放缓嗓音再次提醒他们:“先得把罪名弄清楚,”

“爹爹不说,说不要担心。”执瑜干巴巴。

太子拿了主意:“今年没有战事,使臣们已回各国。梁山王为威慑练兵不止,但军需上比打仗时清楚的多。我岳父又素来谨慎,军需上不会栽跟斗。他主管兵部,安插官员也小心,今年只有一个到兵部的官员是他亲戚,文章侯府排行第三。这也不是大事……要弄明白罪名,得进宫去。”

“我去!”加寿跳下椅子,元皓抬头看她,加寿恰好看过来。露出笑容:“元皓跟我去就行了。”

董大学士的家人结结巴巴:“一早,皇上就有口谕,凡给忠毅侯柳侍郎求情人等,一律打出宫门。有官者,降三等。”

加寿对元皓挑挑眉头,元皓居然明白,喜欢的蹦跳:“元皓去,谁也拦不住。”

董大学士叮咛几句,太子叮咛几句,说些弄清罪名原因,他们就会进宫的话,把表姐弟打发走。

“祖父,”加寿身影一消失在视线里,执瑜执璞齐声喊道。董大学士挤出笑容,还以为孩子们需要他的劝解话:“不要担心,虽然侯爷说不要见太后,但有太后呢,你们放宽心。”

执瑜执璞再次齐声:“我们想通,爹爹说得对,不寻太后。”

“该去寻的时候,还是要去寻的。”董大学士拧眉也在想对策,但让执瑜执璞出其不意的话打断。

胖兄弟们高昂着脑袋:“我们信爹爹没有罪名,会弄清楚的。但弄清楚以前,我们得做点儿什么。总去寻太后,好似我们没本事。我可以,”执瑜拍拍胖胸脯。

执璞跟上,拍得胖胸脯也小有摇晃。

兄弟俩个又一次齐声:“我们可以立功,纵然爹爹有不是,也将功补过。”

正忧愁的香姐儿醍醐灌顶,走到哥哥们肩旁,小脸儿上毅然决然,也对董大学士和太子道:“二妹去年的功劳要是可以抵,全给爹爹补过。要是去年的不算,二妹今年还会立很多的功劳。没有疫病,二妹也会再有功劳。”

袁家的孩子是出了名的聪明,想到这句话也许顺理成章,但董大学士没有听完,就左一把右一把,把胖兄弟一左一右搂在怀里。太子殿下手慢,把香姐儿抓在手里。

香姐儿的话一结束,董大学士激动的颤抖着笑,太子殿下也笑得异常愉快。他们不是建立在“上有太后”这条件上放心地笑,而是深深为孩子们骄傲,为袁训骄傲。

董大学士想有这些好孩子们,自己为加寿做干净一切背后阴暗事他也愿意,这阴暗未必就是杀人放火。如放在以前他对忠勇王府会不闻不问,为针对张大学士而收徒弟,这原因摆在明处,总是别有用心。

太子在心中对这一家人的喜欢,又多出骄人的一笔。

随着他们的话,太子也有一个主意:“罪名不清楚时,我为岳父求情,父皇只会责备我。但瑜哥璞哥和二妹年纪小小,就有补过之心,我为你们代呈,看父皇喜欢的话,顺便也就求情。”

董大学士依然很稳,还是刚才那句:“别急殿下,理是这样的道理,做起来要妥帖。”

“先立功!”孩子们严肃的板起面容。

太子柔声道:“哪有说立功就有功可立?劝你们也别着急。再说,你们夜巡还有旧功劳在,盘点盘点能用上。”

董大学士点头:“就是殿下这话,咱们合计合计,把侯爷以前的功劳,孩子们你们的功劳,还有侯夫人的功劳,呵呵,你们家的功劳不会小。”

“那得问冷捕头,他久跟父皇,他是最有数的那个。”太子扭头往外,打算让人请冷捕头来时,执瑜执璞欢声也道:“是了,请太子哥哥快请冷捕头来,他说过夜巡中缉拿到在逃的大盗功劳不小,让他快说上十几件子,我们立即去拿。”

这不是一笑再笑的时候,董大学士也忍俊不禁,太子装出受惊吓:“十几件子大盗?你们口气真不小。”

香姐儿急了:“那二妹呢,二妹做什么呢?”

“二姑娘,你管的疫病直到今天还没有交差吧?”董大学士胸有成竹:“皇上的意思要防一年,也就是你当差要到今年秋天。就是秋天你们散了队伍,随时起风寒等方便过上人的病,你也随时是个揽总儿的,别人没有你熟悉不是?你这还不是大功劳吗?你又急的是什么?”

香姐儿稍稍定下心。

冷捕头过来时,大家开始算功劳。董大学士多一个心思,见他们谈的有章法,借口有事往外面走去。他也许是净手,别人就没问。这是加寿管家上学的地方,董大学士离了这里,直奔太子书房。

见到张大学士,董大学士凑到他身边就是一句:“袁柳二家出事了。”张大学士手一抖,拿着的笔落到桌上,墨汁溅了自己一身。

袁训接圣旨是一早,孩子们随即来见加寿,加寿出宫从来早,孩子们才能在太子府中找到她。随后打发人往宫里去打听有个来回的空儿,但太子府离宫中近,张大学士素来也是一早到太子府上,外面的消息还没有听到,董大学士就成头一个告诉他的人。

两双久经风霜而睿智的眼光碰了碰,张大学士放下最近的成见起身。袁家是加寿的娘家,柳家是太子的舅家,张大学士想不震撼都难。过了遇事就手忙脚乱的年纪,也就没有惊动别人。董大学士一个眼色,张大学士踱步跟上。

往哪里去商议倒不知道,不过他们一前一后约赏花看水般走出。

……

萧战收到香姐儿派人送来的消息,带上加福到祖父面前:“我们得赶去看看。”

就要走,老王叫住他,眸子里因严肃而深不可测:“我这就让人去问明原因,在没回话以前,你们两个记住,少说话,免得再添祸事。”

萧战和加福答应着,出二门上马,先往诏狱里来看袁训。

袁训用走的,刚刚到诏狱。

韩正经有素日一早去看表哥们练武,他也跟着乱踢乱打的底子在,居然走着跟到这里。四月大日头下面挥汗如雨,没有果子露没有水,也没有让奶妈抱,反而还为袁训托了半路子的铁锁链。

虽然他托与不托关系不大,但小心眼里的一片心意在其中。

一进狱门,常都御史去寻这里官员交涉,袁训低头心疼韩正经:“去阴凉底下呆会儿,看你晒的脸通红。”

“姨丈也去。”韩正经说着,往袁训说的树底下瞄,眼角见到几个官员走过来。

“不许碰我姨丈!”韩正经快要哭出来,往袁训身前一跳,张开双手把他挡住。

袁训无奈,不忍心责备,也得责备:“让开,大人们办案,没有你的事情。”

过来的官员放声大笑,眼睛却不是看到韩正经稚气,而是盯着袁训。

为首的一个笑得可以声闻到大门外面,他甚至拱了拱手,如同袁训还有官职的时候:“侯爷,我们盼星星盼月亮,总算把您给盼来了。”在他后面的官员们跟着嘻嘻。

常都御史是奉旨押解袁训,不是奉旨羞辱袁训,闻言动怒。办好交接手续,同走过来的他指责:“孙大人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主管诏狱的孙大人坏笑一地:“见到侯爷,我们心里一块大石就落下去。常大人您不知道,打去年梁山王没有报大捷的时候,我们就给侯爷设好单间儿,好床好桌子,去年门也新,是旧门坏了,新做的一个。不想,侯夫人有了,侯爷躲过去。我们一寻思,我们扑了个空。今年来了,您说我们该不该喜欢。”

另一个官员笑得伸头探脑:“一早我接到话,把我喜欢的不行。侯爷您请,我家今年过年挂的斗方,这就有了着落。”

他们满面带笑,韩正经认为不是坏意,就让开来。常都御史气的更狠,本就对袁训莫明下狱认为冤枉的他咆哮:“在押犯人不许羞辱不许虐待,不然老夫我弹劾你们。”

以孙大人为首,诏狱官员哄然大笑。孙大人笑得肩头抽动:“常大人,你到了这里,把人交给我们,您可以门外请了。至于侯爷么,刚得了加喜姑娘,为太后把福禄寿喜添齐全,又没有确切罪名,莫须有这事情,想来太后那关过不了。我们怎么敢虐待?他不过是呆上两天,依然要回家,还是那官比我高,我要奉承的人。”

常都御史大张着准备接话的嘴巴僵在原地,好一会儿收拢,正要说你明白就好,另一个官员鬼头鬼脑接话:“孙大人此言差矣,到我们手底下,哪能不虐待?不写上一百张字大家伙儿分得满意,咱们可不饶人。”

孙大人满面红光:“你小子今儿脑袋灵光,是这个理儿。”对着袁训继续坏笑:“侯爷请,从知道您要来,可把我们乐坏了。纸已铺好,墨也研好,您今天不写到我们满意,我们可是不客气的。”

跟他出来的人一起坏笑,一起道:“我们可是不客气的。”

常都御史摇摇头,想起来诏狱特色传闻。

往这里关的人,不是王公大臣,就是国戚达官。头一天兴许凄惨入狱,第二天升官的都有。诏狱的官员从来聪明,以不得罪为首要管理手段。不但能跟着混吃混喝,不落井下石的还能结交到人。

他们也就能对袁训入狱分析的入木三分,也顺便把担惊受怕的常都御史给开导。

常大人转过身子,还真的不再过问。但耳边一个暴喝声出来,一个黑脸孩子和一个玉雪可爱孩子跳进来。黑脸孩子大发脾气:“谁敢对我岳父不客气,刚才不客气的话是谁说的,给我站出来,先吃小爷三锤!”

官员们笑得太响亮,让萧战听到最后一句。

旁边那个不用问是加福,加福颦着小眉头劝道:“战哥儿,祖父让你不要乱使性子。”但下一句,加福阴沉起小面容,小眼神阴森森,也在一干子官员里寻找着:“刚才那话是谁说的?按律法这是应该说的话吗?站出来,我不打你,我要揪你去见皇上!”

官员们齐齐打个寒噤,刚才挑头说玩笑话不客气的那个一缩脑袋,在人后面大气儿也不敢喘。

这一对可不是好惹的。福姑娘是福星下凡,招惹她不是自己晦气。小王爷是个无理占三分。更有一点,他背后还有他的祖父梁山老王,无理更占三分。这样一算,惹了小的出来老的,祖孙两个没理要占上六分不是?

这谁能惹得起?大家惴惴不安。

“哇!”一声大哭先于袁训开口出来,韩正经憋屈到现在,小心眼儿里有个哥哥姐姐会来营救的想法才跟出来。见到加福表姐好似见到救星出现。小手一指,大哭指证:“他,是他!”

他指中带来袁训的常大人。

萧战才不管这是加福亲戚中的长辈,立即铜铃大眼瞪起来,随时就要发飚,袁训怒斥:“放肆,你们俩个给我消停消停!”

扭身对常大人欠欠身子:“大人是奉旨来的,请去见皇上复命。小孩子不懂事体,万勿见怪。”

常大人摆摆手:“孩子们为父母,这本应当应份。”说过往外面走,有意无意地在萧战和加福面上扫一眼,好似防备他们随时出手。

这一对小夫妻也是玲珑剔透,加福对袁训小跑过去:“爹爹,出了什么事情?”萧战一拍脑袋:“我马上带的有吃的,岳父我去拿。”跟在常大人后面出来。

一出大门,常大人装着要和萧战分开,对他瞄瞄,低声道:“去见太后,见不到,也要想法子见。”萧战抓紧时间问道:“怎么了?”常大人给他一个茫然的表情: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小王爷是强横,莽撞早就下去。见常大人跟的还有捕快等人,算当着人冒险知会。这就躬身一礼:“对不住,刚才的话您别跟我生气。”常都御史眼前是他,脑海里闪过的却是不久前袁家门外愤怒的执瑜执璞,尖声找破绽的香姐儿等,这让他从到袁家宣旨以来,这才有了笑容。

“好孩子。”他嘴上说出上半句,下半句是你们要帮忙了,没说,全在眼睛里,对萧战略一凝视,上马回宫去复命。

萧战从马褡裢里取一包备给加福的点心,拿在手里走进去。

让他和加福过来一说话,诏狱里官员不敢再和袁训玩笑,把他送进单身牢房。袁训和加福说话,韩正经一哭停不下来,袁训间中还哄着他。

见萧战过来,袁训板起脸:“战哥儿,今天真胡闹!”萧战嘿嘿,送上点心。袁训接过,对他还是没好气:“不许去找太后,听到没有。”萧战不是执瑜执璞,对父亲的话有严格执行的约束。萧战答应得顺畅:“知道了。”心里却想,为什么不找,我这就去找。

战哥儿从来主意多,等袁训把加福也交待几句,自然是不说他获罪的原因,而加福不死心还在问时,萧战唤她:“福姐儿,这里没法子睡,咱们是不是回家去,一来安慰岳母,二来哄哄小七,三来让称心如意把被卧送来,四来,”对韩正经挤挤眼,因他今天的表现,眼睛朝天的萧战对他亲切许多:“把他送回去,你哭什么,又哭不出来曲子能解闷。”

袁训听过欣慰:“这是懂事孩子,回家去让小七不要哭。”韩正经却不肯走,攥着袁训衣角:“我陪姨丈。”袁训摸着他头:“这是牢房,你小小年纪就蹲这里可不是好听事情。”

韩正经想想:“那我外面陪姨丈,我其实比元皓小王爷、好孩子会说话,我可以陪着说话。”

萧战见带不走他,就由他去,和加福出来,先去见这里官员。官员们也是说:“您有跟我们生气的功夫,不如去见太后。”萧战丢下几句话:“不许动刑,不许待的差,我们这就去见太后,不要对我岳父说。中午送酒菜给岳父,也有你们的。”

官员们倒不为酒菜,谢天谢地的把他们送走,不放心让把门的望风,他们一拥出门,抱着笔墨纸砚来见袁训:“侯爷,写一张吧,”

“这里静,是写字的好地方。”

韩正经听话不再进去,但在门外手攥成小拳头,瞪着乌黑眼睛,好似有人行不轨,他能事先看出来,或阻止得动似的。

袁训觉得无聊,也必须得打发走他们,接笔写了起来。

……

这个时候的袁家,消息传到借住的亲戚耳朵里,他们到书房把关安围住。关安是袁训事先说过,留在家里照顾孩子们不要有过激行动,还有哄一哄亲戚们,一找就在。

这些人来自边城,天性里犯着野。是辅国公府的亲戚,总和辅国公府有恩情上的来往。

又受到袁训的恩情,在招待数年上面,他们是按月出一些伙食费用,但宝珠对他们的招待由衣裳到饮食远超过他们给的银钱。家学里好先生,是他们自己进京也不能请到。住在侯府安全上也有保障。

听说袁训莫明让拿,在龙氏兄弟的带领下,他们群情激奋。

“是什么罪名?”

“谁敢陷害?”

“找他事情去!”

“我们上书,为侯爷申辩。大捷有功,前朝没有。”

“我们去宫门外面静坐,不放侯爷,得给说法。”

“肯定有个大奸臣,说出名字来,我们不怕他。”

关安脑袋嗡嗡个不停,心想侯爷料事如神,没让自己跟去太对不过。不然这些人一窝风的出了去,皇上正气恼侯爷和柳大人隐瞒他,又要添一层气,君威难测变成伴君如伴虎,可不是好玩的。

关安跳到门阶前的石墩上,放开嗓门儿大吼:“都闭嘴!”叫好几声,才把人声压下去。

众人虎视眈眈,随时一触即发。

关安是个莽汉,也心里暗骂一声,难得的深刻理解凡事要冷静的真谛。侯爷还有太后呢,你们这些人全忘记了?你们这模样儿出去,怕别人不敢污蔑侯爷不服圣意,有点儿盘查就想造反吗?

他先吼龙氏兄弟:“皇上对侯爷皇恩浩荡,你们不要乱挑事情。”这话是根据袁训的意思而出来,免得皇上打听到心里猜疑增大。权臣家里有几个来自宫里的探子,历朝历代里并不少见。

龙氏兄弟可不服气,龙二的大儿子龙显邦气愤莫明:“姓关的,我今天才看出你这小人嘴脸!我九叔显赫的时候,你跟在家里有吃有喝有官升。我九叔没有原因的让拿了,你反而还说什么……”

龙三的儿子龙显昌一把捂住他的嘴,把他下面那句“皇恩浩荡”堵回去。

关安这粗汉子忧愁的不行,他到袁训身边去,是任保为报和太后的主仆恩情。他留在袁训身边,是袁训让他佩服。在龙显邦的话出来以后,关安又一回佩服侯爷,他说的太对不过,家里的人太平日子过上几年,就凡事儿只记得住脸面前的好,忘记什么话可以说,什么话不可以说,失了危难时候应对的主张。

这一个一个的,只想撒野上来。

关安早就想通,侯爷执意完成和柳侍郎的十年之约,这是汉子所为。但遭受猜忌,并不能完全怪皇帝多心。

关安本来想不到这些,是袁训打了一个简单比喻:“如你老关有心事背着我,你和从军中跟我回京的小子们背着我要好,一好就是十年,对着我没事人儿一样,我纹风儿不知,至少我认为你不拿我当知己。”

关安打个激灵以后,他明白不能再明白。他想到天豹一去几年音信全无,但他有时候思念,问袁训时,袁训还肯说去了有前程的地方。如果侯爷说别管他,我也不知道,和“有前程”这句回答相比,还是这句让人觉得当年战场上兄弟亲切不改。

再想想蒋德是太后指派,但瞒自己防自己好几年,为瞒自己防自己怕自己不是真心和袁训好,又找不到自己一直跟随袁将军不离开的原因,才跟自己表面上兄弟好,关安到现在也瞧不起他。

曾想过你老蒋要是透一点儿风,也是拿我老关当兄弟看。关安可以理解蒋德出自宫里全这德性,跟他舅舅任保似的,这个事不要问,那个话不要说,但舅舅是他的舅舅,再隐瞒也是他舅舅,跟蒋德一呆好几年,有时候关安对他产生兄弟情,在最后蒋德身份曝光,把这情意击得粉碎。

蒋德最让关安恨的牙痒的一点,是袁训回京后,你蒋德眼里有我,你应该约个酒局,暗示一回吧。关安却是在加寿姑娘回家时,才弄得明明白白,把他气的告诉自己,这辈子也不要拿这种人当朋友,他压根儿就没瞧得起自己过。

关安对皇帝的猜忌想的不透彻,却透彻隐瞒十年这事情,看太后份上对侯爷是真心不错的皇上,有气要生在情理之中。

袁训在昨天晚上见过宝珠,就明智的和关安长谈,让关安口口声声咬住皇恩浩荡不放,关安深以为然。

更对龙氏兄弟愤怒:“侯爷的一切全是皇上给的,皇上要查一查,侯爷没事情,他会回来的,你们乱什么!”

龙显邦把龙显昌挣开,咬牙低语:“现在要是想收回去呢?皇上不想给了怎么办?”龙显昌醒悟:“显邦,九叔有太后在呢,还有加寿,你说话小心。”

龙显邦刚有些明了,关安劈面一通的大骂过来。

“闹什么闹什么闹什么!谁跟你们说有奸臣来着!侯爷人缘儿多好,怎么会有奸臣。再说有皇上,皇上明察秋毫,有奸臣皇上难道容他!回去看你们的书,今天都不上学吗?瞎想乱想胡想,都走,不许胡闹!”

龙显邦下去的火气腾腾又上来,对着兄弟们煽动:“你们看看可不可恨?九叔让拿,姓关的倒没事儿?他不是应该随九叔去狱里侍候?我看,说不好他就是内奸,他诬告了九叔什么!”

龙氏兄弟一起睁大眼睛,龙大的儿子龙显贵先于兄弟们在袁家养着,看见的多,也生气地道:“是啊,九叔对他多好,九叔去衙门,他是个跟班!九叔让拿,他为什么不去!”

龙显邦怒喝一声:“姓关的,你给我们说说明白,你还闲站在这里,反过来骂我们嘈嘈,你是什么居心!”

这一点袁训昨天也没有想到,关安只能是个呆住,很不高兴地道:“我什么居心?我这不是劝你们,让你们不要乱想。皇恩浩荡,”

一直阻止的龙显昌也听不下去,怒目把关安打断:“我们都知道皇恩浩荡,但皇恩浩荡之下,九叔让冤枉的抓走,你闲在这里,问你呢,你居心何在!”

原本就存在忠毅侯这个人很好,皇上你肯定信了奸臣的怒火,在龙氏兄弟一句两句的话出来后,让大风吹过似的,呼呼的高涨。

乱声现在不对着奸臣,只对着关安:“说!跟你有关吗!”

“你见天儿跟侯爷,侯爷有错,你却没事情!”

“就是你没事情,要查侯爷,也应该把你拿走,头一个审问你!”

关安心想我不是柳侍郎,皇上拿我也不能出气,他当然不拿我。关安在袁训出门后,已让人去打听柳家,说柳家更惨,摘了一堆的乌纱帽,以为大难临头,不明就里阖家大哭的人不是一家。面对指责,他反而想笑,不是怕你们这群混蛋闹事情,我老关早就去侍候侯爷。

你们害我站在这里跟你们废话,你们倒还有理了。

站在这里的如果是阮小二,会解释得有条不紊。站在这里的如果是韩世拓,也会有一通稳妥的劝解话。但这是关安,他打仗行,嘴笨说不好。心想我皇恩浩荡都说好几遍,你们还是糊涂蛋儿也就罢了,又来寻我老关的晦气。

他只想撵散了人,这就一声大喝:“再不走的,让人告诉学里,让先生们打你们。”

关将军没说我打你们也算克制,但听的人火上浇油的乱了起来。

“让他说明白,看是不是有鬼!”

叫声中,龙氏兄弟红了眼睛,亲戚们红了眼睛。捕风捉影这东西,有时候来得排山倒海般快,起与无形,却轰轰烈烈。

书房的小子们见势不妙,帮着关安呼喝:“爷们别闹,我们作证,侯爷走的时候,让一切听关爷的。”

龙七的儿子忿忿仇恨:“只怕九叔这个时候,也还没看清他的真面目吧?”

这一句添上一句的,龙氏兄弟都有吼声:“先拿下他,再去帮九叔申冤!”

关安冷笑:“你们想乱,休想休想!”一伸手:“取我大刀来!”书房的小子也各取兵器,龙氏兄弟带着亲戚一百来人,往前就扑……

“住手!不许胡闹。”有一个嗓音清灵灵的,动听好似最悦耳的断玉声出来,但饱含怒气,致使有些僵硬。

随后,男男女女的阻止声压住龙氏兄弟的胡闹声:“小爷们住手,侯夫人到了。”

“为小爷们胡闹,侯夫人正养身子呢,也坐轿来了。小爷们快安生吧”

一顶遮盖密不透风的软轿让簇拥而来。

……

早在袁训让带走,宝珠得到消息,先让人去看的就是成年的亲戚们。得知他们在学里,再找孩子们时,只有常巧秀一个人哭哭啼啼回来,说哥哥姐姐们不带她去救姨丈,不好的表哥也跟出街口不见了。

不能抛头露面这话,让好孩子不能如韩正经般溜走。袁夫人带她去安老太太那边,哄她和老太太两个人。卫氏陪着宝珠,宝珠正劝解着她,书房里回话有哄闹,宝珠分析利弊,卫氏才肯让她出来。

好在是夏天,又不用竹轿。暖轿闷热,但胜在宝珠不会吹风。拆了门,直抬到房中,宝珠上轿后再抬出来。

这就及时阻止龙氏兄弟,而龙氏兄弟听出是宝珠嗓音,吓得慌乱不已。

九婶?

昨天刚生过加喜的九婶出房门?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本书出版文即将在各大网站上架出售,感谢一直支持本书的亲,请多多支持哈。书名不改。

豪门世家的生存之道,尔虞我诈的重重考验,矢志不渝的坚贞爱情!

为一纸言诺,愿随海誓山盟美眷如花;

捧一心一意,守住海枯石烂似水年华。

随书赠送精美书签和大海报,值得收藏。

另:网文和出版文,会有一些不同。连载结局,依前言明年不变。么么哒求票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