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一章,还我三十七件好东西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先没有人看香姐儿手里的药方是为什么,反正会和营救袁训有关。大家着急的是回家商议新听到的大事情,上车上马,在路上对香姐儿说了新闻。

香姐儿听过,也眼珠子乱转。小古怪的癖性是爱好看,在她小的时候,不整洁的父亲她都不肯要。是以,反过来,凡是好看的是她致命伤。

萧战一脸气急败坏威胁:“不许乱回答!你得时时想着,岳父还在诏狱里。”

他满头汗水,是为袁训奔波才有。香姐儿对他歉意笑笑,但说违心的话,比如不喜欢柳云若,也不肯这就讲。岔开话头儿:“母亲一定不知道,章太医刚才教我,回家好好陪母亲。刚接过小七进家门,最不能生气。”

好歹她不像加寿似,当即就变节。萧战勉强满意,催促马儿:“快些,回福姐儿家去。”

……

宝珠房里却有客人,竹帘外可以见到房中多出来小木床。上面有纱罩,跟加喜的小木床并排摆着,瑞庆长公主坐在床头,一手推着一个,对着宝珠正在抱怨。

“骗了我十年?如今却要我帮忙说情,不想帮。”

宝珠神秘地道:“知道我是怎么回答这事情的吗?”她的神色不无调皮。

一切不着调,全勾得起瑞庆长公主兴趣,忙问道:“难道还有新鲜回答?难道不是瞒我十年,我应该拒绝吗?”

宝珠笑盈盈:“这样说,显得我多笨啊。我呀,我说我早就看出来了,我怎么是那让人一瞒十年的小傻瓜?”

长公主叫着:“拐着弯儿说我是笨蛋和小傻瓜,宝珠嫂嫂你不愧是坏蛋嫂嫂。”对着熟睡的女儿装生气:“明怡,咱们回家去,咱们白白的好心过来,咱们就不应该来。”

刚过百天的明怡郡主哪里会回话,还是睡得香香甜甜。

长公主又故作懊恼:“你还要跟加喜玩耍是不是?真拿你没有办法,你这么贪玩,母亲只能陪你。”

宝珠吃吃地笑:“所以您只能继续听我罗嗦,一直到打动公主去把侯爷带回家来不是?”

长公主懒洋洋:“没有一个孩子是我定的亲,没有一个孩子打算跟我定亲,加喜又不是给元皓的,我为什么要帮忙。”

宝珠想想,反将长公主一军:“您也没有打算过跟我们定亲是不是?公主要有这意思,早就吩咐下来,侯爷哪敢不照办?”

长公主还是没精打采,和坏蛋兄嫂很好的她,确定是从没有表示过两家要结亲事。

说帮忙公主不兜揽,宝珠就找别的话陪她说,不放心上的拿不定亲当话题。

“为什么呢?真是的,元皓那么好,如果不是侯爷横插一杠子,和公主咱们真的可以当亲家。不然公主去帮忙,”宝珠灵机一动,这话题还能回到帮忙上面,笑道:“我做主把加喜给你。”

“不要不要,”顽劣爱开玩笑的长公主明显受到惊吓,双手摆动跟推什么似的:“咱们不能定亲事。”

宝珠好奇心上来,故意道:“要么对我解释解释吧,我们加喜哪里不好?竟然不要,岂不是拂了我的好意。请赶紧去见皇上帮侯爷说话。不然,就硬把加喜给你。”

长公主把坐的竹椅往后拖拖,又把两个小木床也拖远些。

她不愿意离加喜远,却离开宝珠床前,强烈的表示加喜继续喜欢,亲事不必再提。

宝珠就更要问,直到瑞庆长公主招架不住,幽幽道:“说来话长,是坏蛋哥哥和坏蛋嫂嫂把寿姐儿丢在京里那一年,”

“我们不在的时候,公主您就这样教加寿吗?”宝珠举一举拳头抗议,颇有小儿女之态。

长公主眉开眼笑:“你们不在,自然由着我,爱怎么说就怎么说。”

宝珠黑一黑脸儿:“这些年咱们书信往来,我们呢,没少把公主奉承。公主呢,没少哄我们你有多疼寿姐儿。却原来真相大白是这样,您一直瞒着我们。”

灵动的眨一眨眼睛,学着瑞庆长公主的语气,道:“您这也是一瞒十年,”

长公主扑哧乐了,手点自己鼻子,摇头晃脑,也浑然还如在闺中时的淘气,得意地道:“我瞒人啊,可不比坏蛋哥哥差。”

“那赶紧说说吧。为什么,才引出您把加喜也不要。”

长公主悠然出神:“那年,说你们要走,怕寿姐儿哭闹。母后好哄着她,也让我好哄着她。当时有了执瑜执璞,又是我教会的加寿和弟弟争宠。寿姐儿私下里问我,你们为什么带上弟弟不带她?”

旧事重提,宝珠嘟了嘴儿:“可不是,教会加寿和弟弟争小床,争奶吃,全是您做下的。”

“当时我和加寿约法三章,我说寿姐儿,不管你再有多少弟弟妹妹,姑姑最疼的永远是加寿。”长公主神色柔和,面容上带足春风。回想那一年说这话的时候,也是春风犹在的日子。

……

袁训宝珠是加寿过了生日再走,是夏天季节。长公主事先安抚,为的是哄小加寿乖乖留在宫里,不让中宫为她担心。话早早的,在公主教唆小加寿把弟弟搬到宫里的春天,执瑜执璞生出来不久的二月里,就对加寿说过。

当时原话是:“姑姑,为什么父母亲要弟弟在房里睡,加寿却要睡在宫里?”

长公主哄了她:“因为姑姑最疼加寿,永远只疼加寿。还有娘娘也离不开加寿。”在这里长公主撒个谎:“娘娘和我,没有弟弟都过得去。所以现在只有加寿表现是捣蛋姐姐,把小弟弟搬进宫里来。”

这是哄的一个法子,另外的哄法还有千奇百怪。哄得加寿回家去就只干一件事情,对着父母亲不乐意:“把弟弟给我带上回宫。”加寿等着当娘娘和姑姑夸奖的捣蛋姐姐呢。

到离开父母那天,长公主又一次郑重承诺:“姑姑最疼你。”加寿没怎么哭,长公主有一堆功劳。

……

把前情说完,瑞庆长公主含笑,神思还没有回来:“如果我定下二妹三妹四妹当儿媳妇,势必要多疼我的儿媳妇。对加寿怎么交待?我们也有一诺十年,可不能丢下。”

宝珠收起玩笑的心,正要好好夸奖公主。“母亲,我们能进来吗?”不止一个孩子嚷出来。

长公主眼睛一亮:“寿姐儿来了。”

宝珠嫣然回答说进来吧,孩子们有先有后进来,加寿见到姑姑在,眼睛亮的也比别人更甚。

“姑姑,”扑过来先和瑞庆长公主抱一抱,再去看明怡和加喜,最后来到母亲床头,和母亲香了香。

这是万千宠爱集一身的长女,不管祖母还是父母亲戚,都对她疼爱有加,希冀有加。

又大一岁,愈发美貌动人。当母亲的看上一看,自豪油然而生。又有长公主把她放在心坎上,胜过自己长子萧元皓,当母亲的更打迭精神对她。

投挑报李,头一个问的:“咦,说元皓去寻你了不是?”

孩子们最后面走出韩正经,小嘴儿撇得高高:“他不让我陪姨丈,说由他陪。把我撵回来,他留在那里和姨丈说话呢。”

长公主面上生辉:“看看我的元皓,最知道我的心意。舅舅去大狱,元皓自然安慰去。”

“那是诏狱啊,”宝珠对她没好气,再对孩子们道:“赶紧唤人去接回来。”

加寿解释:“皇上有旨意呢,允表弟随意出入。表弟正在得意,把爹爹住的那房子门大开,到我们回来的时候,他进来出去足有几十回。”

加寿怕母亲难过,有意不说牢门这样的话。

宝珠亦知女儿心意,嘟囔:“我的好意可不能表现了,听上去玩的不错。”

“嗯!”韩正经用力点头,继续憋气:“他撵我回来,其实我也想在那里陪姨丈。”

陪袁训走到诏狱,直到现在他小脸儿通红没有下来,宝珠心疼他:“让人拿凉的给你喝,可怜你还真的跟去。”

丫头取绿豆汤等的时候,孩子们七嘴八舌把“大秘密”说了,宝珠一本正经:“原来是这样,有劳你们打听来,母亲这才知道。”

长公主惊奇满面:“没有你们,我们可永远不能知道。”

哄的孩子们开开心心,知道不能久烦母亲,大家出去寻地方开会。在他们身后,宝珠和长公主相对扮个鬼脸儿,悄悄地互道:“好一群机灵鬼儿,这就知道得一清二楚。”

让个丫头跟后面,打听他们开会的结果。

……

“赞成柳云若的人举手!”

呼啦一大片,只有两个人不举。一个是萧战,另一个是听说表姐回来,跟来的好孩子常巧秀。

萧战气的嘴歪着,加寿道:“不赞成亲事的人举手。”

萧战高举,好孩子高举。

加寿问她:“好孩子,你为什么不喜欢柳家小哥哥?”好孩子对韩正经瞄瞄:“他陪姨丈,我没去成。”

加寿说知道,带着弟妹们来劝萧战。清一清嗓子:“大弟先说,”执瑜执璞苦口婆心:“爹爹十年之诺,可赞可叹!”

萧战一个大白眼儿。

香姐儿伙同加福:“云若生得好,配得上小七。”

萧战给香姐儿大白眼儿,对加福小白眼儿加一个笑容。

韩正经问称心如意:“姐姐们说吗?”称心如意:“我们听大姐的。”执瑜执璞给她们大白眼儿。

韩正经起身:“该我说,我听姨丈的。”

萧战叉起腰:“哪凉快哪呆着!”好孩子举手夸他:“说得好。”

加寿不直接劝他,再道:“举手投票,赞成定亲的举手。”

呼啦啦,加寿执瑜执璞称心如意香姐儿加福和韩正经高举。

“不定亲的举手。”

韩正经的手一放下来,好孩子立即举上去。

孤零零,萧战和好孩子两个小手臂。

“这不算,你们今天脑袋不清楚!明天再说,明天说的不行,后天再说。”萧战很生气,生得好怎么能是当女婿的原因呢?

香姐儿刻薄他:“你打算一直说到加喜成亲,嫁到柳家那天才死心?”萧战嘿嘿:“那一天,加福早就嫁到我家。”

孩子们瞠目结舌:“亏你这会儿想得到这句话。”

没一会儿散了会,在对袁训守诺守信的佩服之下,孩子们以多票压倒一票——好孩子还小,忽略不计——把萧战的反对当无效处理,私下同意柳家的亲事。

萧战哪里能服气,唤着舅哥:“去严家打喜鹊,我得出出气。”

严大人的话本就可气,从小王爷嘴里说出来就更可气,加寿换上男孩子衣裳,也要跟着去,见小六和苏似玉跑来。

萧战大喜,讨好的问他:“小六,你听说没有?岳父昨天有小七太喜欢,酒吃多了,没清醒的时候要把小七定给柳云若,你认得他的,脸白白的中看不中吃那个?这事情你不答应吧?”

小六和苏似玉欢快地回他:“刚才我们陪祖母,说好,曾祖母也说好。”

气的随时准备重新进屋投票的萧战一跺脚:“当我没说。”

接下来小六要跟他去打鸟,萧战以“年纪小”为由,坚决不带上他们,也把韩正经留在这里。

韩正经那一票在萧战的眼睛里,也是,还小,忽略不计。

香姐儿留在家里,和谢氏石氏配药,顺便陪母亲、看加喜、带弟妹。称心如意继续管家。很快药送来,好孩子和韩正经能干些挑选药材的小事情,也就相安无事。

……

没有不透风的墙,太后宫里一通大吵,又是牵扯到从一早开始的官场震动,消息飞得如插上天底下所有翅膀。

今天是新臣的遭殃日子,袁家亲戚们真以为是皇上拿新臣开刀,可不得先动柳至和袁训。但午后收到话,一个一个抹冷汗:“把我们吓个半死,原来却为这个。”

南安老侯、靖远老侯怒火冲天怪袁训:“这等大事,怎么不事先问过我们再回太后?活该去诏狱。”

倒霉的新臣们边收拾行李边在家里抱怨:“好好的,把大家全连累进去。”

柳家的人,则来到皇后宫外求见。

皇后正烦闷,想有个人说说这事,就命他们进来。看一看,以柳夫人为首,城外住的长者也在,余下的诰命,包括让免官的夫人们没免诰命,钻了个空子都在。

以为他们来讨说法,皇后垂泪:“我也正想法子,至少先让柳至回京,已让人去找太子,太子说下午过来。”

“娘娘,您想的是什么法子?”一个长者道。

皇后心头一团乱麻,太后对柳云若的态度,先是斥责:“你是什么东西!”,让皇后不服又痛苦无比,看不上她娘家,这算她在太后心里也没有地位。

有心跟太后争上一回,把柳云若的好一一摆列,但柳至官降好几等,皇后不敢任性。

见问,皇后木着脸:“能有什么法子?这亲事不能成也罢。”

“不!”长者、柳夫人和丈夫让免官的夫人,整齐回话。

皇后诧异,这一张张面容跟她想的悲痛不一样,所有的人都坚毅而又明亮,相似的炯炯有神。

“说。”皇后深吸口气:“你们有什么主张?”

“娘娘!”一堆嘴巴抢着张开,随后互相笑着,用眼色决定由柳夫人说。

皇后看出他们商议过,竭力静下心神等着。

柳夫人激动的不行:“我们商议过,国舅不在,特意城外请来老太爷,我们商议过。”

她反复表示不是自作主张,皇后不得不打断她:“商议的是什么?”

“这亲事,为什么不能成?”柳夫人有了喘息。

她的话破开混沌似的,在皇后脑海中划出一道心思。瞬间,皇后的不服气让调动到极致,让她意识到,这就是她想要的,这种只有自己才能明白,它属于自己心思的归属感,错不了。

皇后也激动了:“是!为什么不能成,云若配得上天底下最俊秀的女子。”

长者忍不住的走上前,扶拐杖的手青筋冒出:“加喜姑娘是喜星下凡,如果亲事不成,岂不让天下人笑话?”

跟来的夫人眼冒星星,附合道:“是啊。”

皇后傻怔住,又有什么在她心里冒出来。柳至和袁训是十年之约,对皇后来说,就是十年旧事。

十年前,她不喜欢加寿没身份,为了加寿跟太后结怨。从那时候开始,柳家就走下坡路。先是太上皇早就对柳丞相不满,大摘一批柳家官员顶戴。皇帝登基以后,皇后对加寿生出胁迫之意,更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的走霉运。

死了总管太监,两年受难,夫妻由原先的表面恩爱,正式撕破面皮,皇帝对她不闻不问。

是加寿一力的挽回帝后表面融洽,是加寿和太子在年节的时候把皇帝直送到皇后宫中。

与加寿不和,和跟加寿相处得好,结局泾渭分明。

皇后信佛道,难免生出跟寿星作对休想好的想法,在今天又遇上“喜星下凡”这话,皇后再把加喜的三个姐姐想一想,加禄聪慧加福运道高,加喜的一生还能错得了吗?

不定袁加喜将是遗憾,由长者等嘴里,到了皇后心里。

“是啊,这亲事分明不错!”皇后咬了咬牙,面对千山万水也要趟。

长者接着抑扬顿挫:“再说太后跟娘娘曾有过不和,对我柳家成见旧有。这亲事一定,跟太后尽释前嫌。这亲事不定,岂不是向天下人宣告,太后眼里没有娘娘没有我柳家?天下人将怎么看娘娘,怎么看我柳家,我柳家子弟,还怎么有脸出门?”

“你说的是!”皇后郑重。

夫人们七嘴八舌补充:“不定亲事,太后不会给好脸色。加喜归了别人,有这一出前情,只怕又是咱们结下的一门仇家。只有定下亲事,太后偏心人人知道,她疼加喜,不能不对咱们家好。”

这是拿加喜姑娘来胁迫太后,皇后虽不敢对太后怎么样,生出解气的心,狠狠点头:“对!”

“再说忠毅侯不弃前诺,守信值得敬佩。我柳家反而缩头,这…。怎么对得起我柳家的列祖列宗?别人的耻笑倒还可以老一老面皮过去。”

意思到此完全明了,柳家一不软,袁训坚持,他们就坚持。二不服,不服守诺守信这事情不对。就皇后而言,她不服太后眼里没有她,没有她的娘家。

皇后撕扯着帕子,好似这就能得到源源不断的力量。嗓子因心情而沙哑:“我赞同你们。”

“皇上是清明之主,”长者又添一把火。

皇后唏嘘,不管她对她的丈夫有多不满意,她得承认皇帝不是昏君。如果是昏君,柳至袁训早就掉了脑袋。

夫人们见皇后也答应,兴奋的议论着。

“遇难事未必难着过,”

“真的退缩,才真的让皇上不待见,太后也不待见,对太子殿下也有影响。”

“太子殿下到!”

通报声过,太子快步进来,头一句话就是:“母后,这亲事得成了才行。”随后,对柳家的人含笑:“你们可不能退缩。”

殿中欢腾,争着道:“殿下,我们来见娘娘,就是说这件事情。”皇后的话让抢得没地方出来,满面笑容等她们说完,让太子到身前,见他生得飘逸出群,面上放光:“天热,加寿有没有弄些凉的给你吃?”

“有,快别说这事,加寿让做几个家乡菜,正得意的不行。”太子在皇后身边坐下,取过宫女手中大扇子两个人扇着。

嘴上说快别说这事,人却在细细地描绘:“加寿说好吃,我说且看看,免得就吹牛去了。做了来,果然好吃,我吃了三大碗,她又说我吃得多。”

皇后堆笑:“她是怕你撑着吧,三大碗,我都担心。”

太子不自觉的欣然,眸光微转看向柳夫人时,更有愉悦:“夫人,总有人对我说国舅不错,云若不错。这就是看看他们到底行不行的时候。”

抿一抿唇:“退一步,云若就成让挑剔下来不要的人。进一步,十年之约无人不敬。当然,还得你答应。”

“可你父皇还不容人劝呢?”皇后担忧。

“硬顶也不行,但背诺背信,谁还瞧得起国舅家?”太子暂时也没有劝服皇帝的好主张,但他由府中权衡过利弊才来,不是只为成全一件喜事,眉头带出认真,还是道:“我的意思,只要岳父不松口,国舅就不能松口。”

柳家的人跪下道谢:“殿下言之有理,我等理当遵从。”再起身时,面上都充满信心,决定打好这一场亲事之争。

也都清楚,这信心建立在皇帝不昏。

……

夏天的天色黑的晚,柳至进城门时,夕阳正好,一轮圆红。见到守城门的人不再是早上的惊骇,也不是应该出现的惋惜,反而窃窃私语,柳至不知道十年之约飞遍京城,他无心过问,一路来到家门。

见夫人和儿子在客厅里说话,儿子梗着脖子:“不要不要,坚决不要!母亲把娘娘说动,我也不从。”

见父亲来,有所收敛。又心疼父亲没了官袍,走来接过柳至手中腰刀,也借故离开这里去房中安置。

“我走了一天,他拧了一天?”柳至问夫人。

见夫人满面笑容送上茶水,又去取家常衣裳,柳至疑惑:“我丢官,你挺喜欢?城外离的远,我本不想回来,怕家中要我安慰,我才快马赶回。你闻闻这一身臭汗,快把我自己薰死。既然你不要我哄,对你说声,明天我不回来。”

“去洗洗,换衣裳,我再对你说。”柳夫人推他。

柳至越看她隐有嫣然越觉得哪里不对:“你说完,我再去。”

“你呀,让我们是泥捏的?你走这一天,我们办了一件大事。”跟早上比,柳夫人眉头舒展,把柳云若在太后宫里讨要加福,娘娘变了心思是怎么说,太子殿下来了是怎么说,家中的长辈事先商议又怎么说,一一的告诉他。

柳至眯起眼:“还敢对着太后要加福?行,我的儿子不会错,有种!”让丫头把柳云若重新叫来:“你输了你赢了?”

柳云若给他看手臂上的青色:“他手上也有。”

柳至板起脸:“讨媳妇这事情,你得出全力。”柳夫人哎呀一声:“当下少得罪一家是一家吧,你倒是说说他明儿去为加喜庆洗三……”

柳至刚把眸光放到儿子身上,见厅外守门的飞奔而来:“老爷不好了,梁山王府打上门了!”

柳云若往外就跑:“取我兵器,跟他大战三百回合!”柳夫人追在后面:“你给我回来,少惹事情,多结人缘儿,你才好定亲事,你听到没有,还跑?”

追到廊下,柳夫人停下脚步。守门的司通报一职,他还没有去大门上请,暮色里一行人大步而来,看架势跟拿贼似的。

梁山老王面色不好,萧战负手昂头,都不是当客人的神色。还有一个人,老王妃也跟来,带一堆家人丫头和婆子,不理会另一个门人劝阻:“哎,我家老爷还没说见,哎,”

这是硬闯进来。

柳夫人如她所说,不乱得罪人,不敢怠慢迎下台阶:“老王爷好,小王爷几天没见,又精神了,老王妃,您用过晚饭没有?”

老王妃本也是不高兴的脸儿,见柳夫人殷勤,不悦稍有缓和,唉声叹气:“哪还有心思吃饭,战哥儿回来一说,我们打中午就气的没吃好。这不,听说柳侍郎进家,赶紧来说说。”

梁山老王粗声道:“柳捕快,什么柳侍郎。”

柳捕快可不是柳夫人那么客气,见奚落他,原地站着没有动。直到老王爷小王爷进客厅,才随意拱拱手,语气不咸不淡:“稀客。”

“不稀客!你胡言乱语教儿子,我能不来吗?”老王爷一指妻子:“她气不过,也来了。我的儿媳正月里请旨往边城去探视王爷,她要是在京里,她也会来。”

柳夫人笑语:“快请坐,寻常请不来您不是?”

柳至冷冷淡淡:“看来有话要说?”

“你!黄口小儿!加福是我家的,你怎么敢乱讲,你儿子怎么敢在太后宫里乱讲!把老夫我气得一天没好生过,”梁山老王手乱甩,像黄昏里归巢找不到窝的鸟儿。

柳至讥诮:“原来候我一天,难怪我一进门,你们就到了?城门上见我就背过脸儿说话的,全是您盯我的眼线?”

“你小子胡想乱想,如今是全京里的人见到你都背后说话!小子,别打岔,今儿咱们说清楚!守多大能耐,吃多少饭。生犬子,你还敢想好亲事。我来了,你发个誓吧,以后再不乱打主意。”老王爷暴躁。

柳夫人滞住,张口结舌:“不讲理了吧?”

“讲理的很。加福是没生下来的时候,太后作主定下来。从她一生下来,战哥儿就住到岳父家里伴着长大。怎么是你家的,这话也把我气了一天。”老王妃截住柳夫人。

柳夫人满心里敬重客人,却听到一句比一句不像话。柳夫人压着火气,还能细语缓声解释:“老王妃听我一言,我家老爷这亲事定在十年前的正月里,当时老丞相有眼不识泰山,不认得寿姑娘,是寿姑娘刚进京第二年,我们定礼到忠毅侯和夫人离京的船上,才比你们晚,要说早,定的比你们早,娘娘定亲事我知道,是当年有瑜哥璞哥的当天,那是当年的正月底,还有沈家在场……”

“你糊涂,要这样论,我家王爷在军中的时候跟侯爷定下,我们早!”老王妃带上气。

“我家早!”柳至斩钉截铁:“小袁十二岁入太子府那年,我、苏先、小袁,我们就说过以后当儿女亲家。不信问苏先,他可以作证。”

梁山老王一跳八丈高,厅上刚点起的红烛让他身形灭掉一根。他雷霆大声:“都是少年,只能是戏言!”

“梁山王和小袁说的就不是戏言吗?说不好,也是戏言。”柳至硬邦邦回答。

“你放屁!”萧战大怒。

“还我加福!”柳云若回房去佩好了刀,一跳进来。

萧战把手点到柳云若胸口上,点点点:“你胡扯!”

“还我加福!”柳云若一巴掌拍飞他的手。

萧战怒道:“取我锤来,在我马上!我今儿非捶散他不可。”

柳云若冷笑,拍拍腰刀:“我等着你!今天看我不打扁你!你抢亲事,无耻抢亲事!”

两个孩子红着眼对峙,柳夫人又焦急又气又管不了。她就一张嘴,还得回梁山老王妃和带的仆妇一堆人的话。

老王妃谴责道:“满京里谁不知道加福是我家的,”

柳夫人瞄一眼儿子,回她一句:“真的是我家定在先!”她也晕了头,忘记分辨她家要的不是加福,而是加喜。

外面送进来萧战的锤,柳家的家人见情形不对,操家伙围到厅外时,柳至喝斥住儿子:“退后!客人上门就争吵,是他们不对。动起手来,却是我们不对。”

“你在太后面前先跟我们吵的!”萧战愤愤。

柳至怒目:“小王爷你也退后!有你长辈在说话呢,难道你家长辈上门来吵还不满意,事先还指使你打砸我家?”

老王爷一步迈出,挡到他面前,老脸变成铁青色:“柳捕快!老夫在这里,老夫不怕明儿说欺负小的,你再凶我孙子,老夫我教训你!”撸一撸袖子。

柳夫人气的快要晕过去,想柳至背后说梁山王是个无赖,小王爷是个小无赖,老王爷是个老无赖,果然不是空穴来风。

但她是主人,还要克制自己打算劝阻时,柳至的脸色也青的可怕,走近梁山老王,一字一句道:“要么,我家定下加喜,你们这一家人出了我这个门,该怎么说话,不用我教!要么,”他后退一步,摆好临战姿势:“不把加福讨回来,我决不罢休!”

烛影摇红,厅外热风。但在柳至威胁的话里,热度骤然退去,厅上骤然冷嗖嗖如冰窖。

听出来柳至话的份量,梁山老王和老王妃面沉如水考虑着,萧战倒吸一口凉气:“祖父祖母,他好狡猾!他这是打算利用咱们家呢!”

梁山老王掀一掀眼皮子,老谋深算的眸光死死的盯着柳至。柳至对他不屑一顾的冷笑,学着他,也把袖子撸上去,把你开战我就奉陪表露无遗。

就梁山王府来说,把加福归还是绝不可能。但柳至这一手儿厉害,不给加福,就得帮忙说话。梁山老王却也不会在剑拔弩张中答应,坠了梁山王府的名声。

就老王妃说话,老王妃谨慎地道:“这得看你家运气。”

柳云若不答应啊,插话对着萧战道:“来来来,大战三百回合!”

“闭嘴!”柳至柳夫人一起骂他,柳至对梁山老王妃凝重:“小袁守信,我必守信!”

夜风进来,把烛光吹得猛的一长,地上他的身影也跟着一涨,顶天立地般的布满客厅视线里,铺天盖地对着梁山王府一家人压下来。

直到梁山老王出柳家门,这一幕还让他不快,鼻子里不住哼哼。萧战又来添油加醋:“祖父,他指望咱们帮忙,不应该卑躬屈膝吗?明儿我再来问他,他要是不客气些,咱们就不帮忙。”

“这事情,全怪你岳父!你岳父要是不守信,他独自有什么办法?”老王在听到萧战回家搬弄一肚皮的气,柳至不卑不亢一肚皮的气,这就全出到袁训身上。

“啊,”萧战在他话后面叫上一声:“是了,我今晚在岳父家里睡,岳父不在家,我是家里的男人。”

老王妃在马车里正要夸孙子,老王爷一针见血:“不是去诏狱里陪你岳父吧?”

“不是不是,我得回家照看小七,”萧战说完拍马走了。出一条小巷子,和祖父母不会遇上,叫过随从吩咐:“去袁家见称心如意姑娘,说我今晚陪岳父睡,给我送被卧来。”

随从去了一个,小王爷把祖父的话抛到脑后,带着人前往诏狱。

……。

“这真是蛮横,平常说这个人横那个人横,独他家是真的横。阖家全来了,真是气死人。”

柳家的客厅上,柳夫人让人摆晚饭,但气还没平息。间中又把柳云若捎上:“为你,给爹娘添这许多气受,劝你听话。”

柳云若不服气,心想不定加喜不就没事了。见父亲在烛下发呆,脸上一团青还没消散,他没敢说出来。

无聊往外面看,又是一怔,见又是一团人影急步过来。柳云若伸手摸刀:“父亲,梁山王府又回来了。”

柳至走到厅口儿看,见来的人面上一团乌黑跟梁山老爷一样,就是长的不一样。

阮英明左后侄子阮瑛,右后儿子阮琬,怒气冲冲而来。

“小二,你跟谁在生气?你不早来,早来还能帮我,我刚跟一家蛮夷争执过,”柳至放松下来招呼着。

见小二还是不客气的表情,不见礼,不给笑容,讨债的嘴脸,一开口气愤莫明:“还我的东西!还——我!”

“谁拿你东西了?”柳至嗤之以鼻:“我丢了官,你不是来安慰我的,就回家去,我没心思招待你。”

“三十七件好东西!”阮小二一把揪住柳至,把个白牙咬出一声响来,俊脸逼近:“你怎么敢忘记?我让你不要对袁兄落井下石那天,你却对我装模作样,拐走我的好东西,却原来!你们两个气死我了,瞒了我十年,十年,知道十年是多少春花和雪月,多少荷香和诗篇?”

柳至揉脑袋:“怎么全是这一句,瞒你们十年?我都听厌。好吧,我不应该拐走你的东西,不过,云若当天写了谢贴,东西你好意思收回吗?”

“十年,瞒我十年,还我三十七东西,再送我三十七件消消火气。”小二离苍蝇嗡嗡不远。

柳至甘拜下风:“我再没有精力跟人争执,为兄我错了,你坐下用酒,让人取来给你。”

回头,对妻子挤挤眼,再对小二努努嘴儿。柳夫人心领神会,梁山老王那么凶,还得让他帮忙说话,这送上门的小二自然不能放过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本书出版文即将在各大网站上架出售,感谢一直支持本书的亲,请多多支持。书名不改。

豪门世家的生存之道,尔虞我诈的重重考验,矢志不渝的坚贞爱情!

为一纸言诺,愿随海盟美誓山眷如花;

捧一心一意,守住海枯石烂似水年华。

随书赠送精美书签和大海报,值得收藏。

么么哒求票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