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二章,小女婿之争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柳至让柳云若招待,他推说取东西,匆忙离开洗个快速的澡,把汗臭的衣裳换下来,走出来神清气爽,哪怕对着小二的臭脸,也心旷神怡:“还是在家好。”

“在外面你也不会不好!皇上还是太客气!这附近的集镇上捕头捕快,哪一个不认得你?哪一个不是以前奉承你?我就不信他们让你担烂泥。”小二见他没有带着一大堆东西出来,语气凶巴巴。

柳夫人欢天喜地:“二叔这话是真的吗?如果不用做苦工,那真太好不过。”

柳至入座:“跟做苦工差不多,那帮子捕快们不笑话我丢了官,但说这下子找我方便,把积年的大小案件让我破,这一天我跑了十几个集镇,到下午衣裳的味儿,我自己都不要闻。”

小二鼓掌叫好:“盼你天天过这样日子,春天没空儿看桃花,夏天没空儿吃冰,秋天不能赏红叶,冬天在雪里走。”

“看你这天下师,又带着两个孩子,怎么还耍孩子气?”柳至让小二逗乐。对儿子笑笑:“去为父书房里,叫小子搬出我正月里请老太爷们赏鉴的三件东西。再不拿出来,你二叔张牙舞爪,要在咱们家里舞狮子。”

柳云若嘿嘿要跑开,阮瑛阮琬唤他:“我们也去。”

柳夫人笑盈盈:“你们坐着吃东西吧,要吃什么只管对我说,他一个人拿得动。”

阮瑛阮琬异口同声:“二叔(父亲)说的,得亲自瞄一瞄,把好东西看在眼里,这一回不给,下一回讨要。”

柳夫人和柳至一起大乐,柳夫人掩面忍笑:“是,好有道理的话,那一起去吧,”交待儿子:“好好招待弟弟们。”

柳云若伸出手,左手带上阮瑛,右手带上阮琬,三个人说笑着走开。柳夫人劝过三杯酒,说去做个拿手菜,柳至不要别人侍候,厅上,只有兄弟两个相对而坐。

“把你的脸色收起来,为兄我是看你脸色的人吗。”柳至给小二挟他爱吃的菜,又取笑着他。

阮小二从来得寸进尺,越哄越得瑟,那脸就更加难看,而且狮子大张口:“今天我不满意,休想我再认你当兄长。”

他说到做到,说完就骨嘟着嘴,吃菜喝酒忙个不停,不管柳至再拿好听话给他,小二是个闭口不言。

柳至暗暗好笑,也跟着他一起不住往厅外面看孩子们过来没有。直到三个小子抱着小小的金漆上锁箱子,和长长的卷轴到来。

阮瑛阮琬跟后面托着,或者说监视着。进来,讨债鬼神气也跟他们的叔父和父亲一样没有改,争先恐后的告诉。

“二叔,我说看看,不给我看。”

“父亲,这箱子做工好,装的东西不会不好。我押着来的。”

小二的眼睛溜溜的放在上面,直到小子们把东西放下,他还一直在屏气。

柳至大笑:“闻出味儿来了不是?小二,你就是个书画狗鼻子。”

“打开。”小二倒不废话。

小子们送上钥匙,柳至接过,把手按在箱子上,徐徐又对小二轻笑,卖个关子:“咱们先说好,我可没答应一定给你。”

“开,还是不开?”小二挑眉头:“在我面前亮了相又给我看?信不信,我砸了这箱子,我爱怎么看就怎么看?”

柳至含笑:“今天我流年不利,刚来一家无赖,这又是,哦,是了,你来父子两个,又有你兄长的儿子,你这也算是一家子的无赖。”

把钥匙塞进锁里,“卡啪”一声,铜锁跳了一下打开,柳至取下来,“呼”,箱子让小二抢走,迫不及待打开。父子叔侄三个人,一个成人面庞,两个孩子面庞,对着箱口就挤。

那箱子就那么大,三个头往一处碰,撞不上有些难。“哎哟”声不断,父子叔侄三个一起揉着脑袋叫,但同时看清里面装的是什么。

一方锦缎流光溢彩,单这一件已造价不菲。上面摆着的东西,乌黑中透着圆润细腻,隐隐发出金石光,是个砚台。

阮瑛阮琬小,认不出来这东西的朝代。但只要看到这父亲这二叔眼光锥子似的扎上面离不开,也就知道这是一个好东西。

俩孩子毫不客气一个张开手臂,把柳至挡住。另一个利落的,“啪”,盖上盒盖,从背后解一个什么抖开,不客气的往里一塞。直到塞进去,柳至父子才看清楚,这是一件大包袱。

柳至失笑:“哈哈,这叫明抢。”

挡他的是阮琬,收东西的是阮瑛。配合默契,活似在家里事先演练过的俩孩子闻言,回柳至道:“二叔(父亲)说这是赔的礼,一瞒十年难道不赔礼吗?”

柳至怕怕:“这话能不能别再说,听的我足够了。”

收到包袱的阮瑛盯着另外两个东西,嘻嘻道:“今天只要给的满意,就不再说了。”

柳至板起脸:“你跟你二叔学坏了。”但招招手,小子们打开另一个长的卷轴,把一幅古色古香的画展开来。

“收收收!”阮家两小子再次配合得当,阮琬直接往柳至怀里一扑,八爪鱼似的困住他。柳至忍俊不禁:“既然拿出来,遇到你们,还敢指望收回来吗?你又扑我做什么?”

又取笑阮琬:“刚才不应该洗澡,让你扑一身汗水回家。”

说话中,阮瑛又收好这一件,包袱里放不下,但让小子们卷起来,放到他背后,同时,虎视眈眈看着柳云若,生怕他过来抢。

柳云若咧咧嘴儿,却也没有动。

“第三件”,阮家小兄弟精神抖擞。看上一看,一样收起,再喊出来:“如这般的,再拿七、八十件过来。”

柳夫人送菜上来,也又笑得银铃一般,打趣道:“好大口气,七、八十件子的听着就吓人。”

她见到卷轴的一角,就看出是丈夫心爱之物,过年才肯拿出来给长辈们品题。但相对于恢复在太后面前的柳家地位来说,她也不心疼。

拿手的菜,流水般上着。好的东西,流水般的上着。阮小二不知道有没有拿到手软,反正出门时,叔侄父子都背得鼓囊囊。吃过晚饭来的,也又撑的打着饱嗝。

柳至送到大门外,小二摇着他的手道别,只有一句话:“兄弟我,让你,让给哥哥了。”

柳至把他肩头拍打着,感动装不下似的不得不表露在面上。他嗓音深沉,眸子比繁星更深邃:“谢谢兄弟,好兄弟!”

小二把他的手最后又是一握,松开来扭身带着孩子们离去。

走出街口,阮瑛摸摸换到跟随小子身上的大包袱,还是不太乐意:“二叔,就这些死东西,就把加喜妹妹让出去了?”

小二露出笑容:“成!你懂事不少,知道这东西哪怕秦皇汉武的,也是死的。哪抵得上一个加喜?但,柳家是十年之约,咱们捏鼻子认栽吧。”

星光下他又一次注视侄子和儿子,也都是俊秀之人。不是故意等着加喜,却还没有定亲事。

昨天加喜一出生,小二跑回家见父兄:“大好亲事,大好亲事。给瑛哥也行,给琬倌也行。”父子三个准备加喜洗三的时候对太后提出来,不想今天一早袁训就让拿进诏狱,到下午,真相露出,原来袁柳早有约定。

把小二鼻子气歪,一是不当兄弟是兄弟,把兄弟瞒得好苦。二是阮家亲事就此不成。最后才是问柳至收回东西,这一条跟前两条相比反显得不重要。

但小二也够兄弟,黑脸前来出了气,长手取足了东西,把亲事只字不提,心甘情愿的让了出去。

谁让这二位兄长是十年之约呢?

“是个咱们收东西的好时候也不错,记得袁伯父家里也得大取一回,到时候放机灵点儿,看他眼色,他心疼什么,只要不是传家的东西,不是御笔,你们就讨什么。”小二释然过,边行,边这样告诉孩子们。

两个孩子响亮回答:“好嘞!”

……

诏狱门外,萧战扶着小子抱着的表弟元皓,把他送到车上面。看着他由奶妈照顾着,探身出车对赶车的人叮咛:“车慢些,正睡的好呢。”

元皓小王爷有个随意出入诏狱的圣旨,太兴奋不过,在袁训那间牢门里外蹦哒着不停,晚饭一过,就呼呼入睡。

袁训让人就送他回家时,萧战到来,往外送上一程。

看着马车离去,萧战重新进来。袁训撵他,让人把牢门重新关上,萧战不走,在窗户外面站着。

他身量儿随家人高大,半人高的窗台上已能露出黑脸蛋子和一小部分上身,有一句没有一句的和袁训说着话,间中不时往外面看着。

“你又弄的什么?”袁训问他不止一回。

“没事儿没事儿,我就看看。”萧战不肯如实回答。

最先过来的,是跟他的小子。手打灯笼一亮相,酒菜味道到处都是。袁训皱眉头:“你又乱花钱了,称心如意送的晚饭不错,我吃饱了,你又这是买的什么?”

“岳父喜欢的那家,我的铺子,我名下的,长夜无聊,我和岳父宵夜不错。再说这里当值的辛苦,也给他们一桌子。我问过,这不算贿赂,在这里是不成文的规矩,叫孝敬他们!但我给的,才不是孝敬,是赏下来。”

袁训心想这个小子对牢狱里内幕都门门儿清时,两个当值巡视的狱卒听见,不等叫他们,就过来陪笑哈腰:“多谢小王爷赏酒。”

萧战大大咧咧一摆手:“吃去吧,放心,我不让你们开牢门。”瞅瞅窗户:“这单间儿像公事房改成,窗户不高,打上这栅栏,也送得进去菜。”

“让小王爷说对了?这一间本就是公事房,窗台才低。换成正常牢房,小天窗有一个就不错。”狱卒们解释着。

萧战听到“牢房”时,黑脸儿往下一沉。不爱听的他挥挥手:“知道了,你们去吧,轮番儿吃,别耽误了事要怪送酒的人。”狱卒们夸他家学渊源,警惕心十足,长大后前程无量,回去几个人嘀咕几句,分成两拨儿,是吃酒的吃酒,巡视的巡视。

袁训这里,萧战让把席面摆在窗前,已送进去三杯酒。

“别再倒了,我吃这几杯足够。”酒是井水里冰过的,到口中凉沁心脾。天又黑下来,袁训觉得最后的暑气也消下去,摆手不肯再用。

萧战还是又送一杯进来:“多吃几杯,等下打一盆热水,送盆热水进来总不会不答应吧?洗洗您睡得香。”

他另一只手,啪地一声打在身上。

袁训露出心疼:“这里跟家里不能比,蚊子多吧?我房里有薰的东西,你在外面站着,只白白的让叮咬。”

把酒杯放下,弯身把脚下薰香往外面递:“放你身边去。”萧战不接:“等会儿还不给我送来吗?”抬手,啪,又一巴掌打在自己腿上。

袁训愕然:“给你送来这里?你不回家吗?”说曹操曹操到,外面又进来一个人,抱着一大堆东西。

萧战一见乐了:“我的被卧来了。”袁训很想板起脸,但此情此景他绷不起来面容。

跟萧战在这里的小子,不知何时问当值的人要了一张竹凉床,早就擦拭得干净,送来的东西中有竹席一张,铺好,放上竹枕,挂好纱帐,薰蚊子的东西,也分四个角点起来。

萧战满意了:“行,这席面酒楼上等下有人来收,你们找地方睡去吧,我和岳父说说话。”

“你啊,你祖父知道你在诏狱里过夜,他可不会高兴。”袁训半天只出来这一句话,别的全堵在嗓子眼里。

萧战却回他:“舅哥们也要来陪,这是我掷骰子不容易赢回来的,我们在严家门外掷的,哈!”忽的一声大笑出来。

出其不意的,袁训也没让吓倒,只跟着好笑:“哪个严家,你们又做了什么?可不许胡闹啊。”

“不胡闹,”萧战对左右看看,见月色澄清,院中站岗的人、树木黄泥地、和不远处牢房处似有人眼巴巴看过来的眼光都看得清楚。而近处无人,他安心地放低嗓音,对袁训说着白天在宫里的事情。

说到打了严大人,小王爷无声大笑半天。袁训想这个孩子一片心意为自己,严大公子严大人背后又掀风波也不对,孩子们由此事历练,长大后也能对付牛鬼蛇神,没有责备他之外,还捧场的再要一杯酒:“这事做的我担心,不过呢,不软,也没让人看出来。给我倒满酒,我谢你也成,为你机灵喜欢也成。”

“谢什么,我这女婿不用谢。”萧战殷勤地给他又倒上,他还小,他不喝。

袁训把这一杯饮干净,萧战又凑上来悄乐:“我们开会,”在这里面色不大好,开会不要柳云若这女婿,他没有占上风。但这一句小王爷不说,一句带过:“去严家打喜鹊,”

袁训微笑:“喜鹊不能打,这是好兆头。”

“称心如意也这样说,她们说不能打,我说那也得去看看,兴许他家进的真是黑老鸹,他认错了不是,我们一起过去,见他家树上真有一只喜鹊,”

袁训笑容不改,好似刚才没听到严大公子严大人拿喜鹊好兆头要跟他过不去,含笑道:“那倒不错,说明他家宅兴旺。”

“明天他就兴旺不起来了,”萧战一不小心说漏了嘴,怕岳父阻拦,尴尬的干笑着。

袁训让他再倒酒,萧战重新喜欢。袁训又吃了好几杯,萧战的喜欢回到极致时,袁训悠然同他道:“你大了,不再是小时候不懂事体。遇事要多想想,”

萧战小声:“我知道,不再犯孩子气,是祖父今年最爱说的话。”

“我对你说的,不是孩子气。”袁训温和:“你要学会看身边的人心思,你会发现各人各心思,各自有原因。像严大人,他父亲为争官职,心疾忽犯而死。他怎么能不怪上我呢?”

萧战冒火地道:“又不是岳父害的,是他自己想官不拿真本事,就动歪心思去了。”

“好孩子!”袁训热烈的夸奖了一句。萧战的黑脸一红,看不出来是红的热度直到脖子下面,嘿嘿难为情:“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“想到这一点,是你家祖父教导有方。”

萧战得了意:“那是,我祖父,”就要吹嘘,袁训抬手示意,萧战停下来,讨好地道:“岳父说,您说完。”

“你要对比这种人,知道想前程就得真本事,皇上所看所听,也许有遗漏之处,但并不是皇上不想他或你升官。上官所看所听,也许有遗漏之处,但并不是上官不想他或谁升官。而放在你身上,战哥儿,你出身和别人不同,你要从这件事情里看到,以后你所看所听,也许有遗漏之处。”袁训循循说着。

萧战开心的不能自己:“岳父这话只对我说的?舅哥们也没有份听?岳父,你对我太好了。”

他雀跃,更把果品、好菜,捡在小碟子里送过来。袁训再不饿,冲着他的心意,也接过来一一吃了,说声好,萧战兴奋的又为他布了一回菜。

袁训再吃了,让萧战停一停。萧战乐颠颠儿:“又有话要对我独自说吗?快说快说。”

袁训扬扬眉头:“你可得听清楚,眼下听不懂,先听着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萧战笑嘻嘻。

“去世的严大人,是走科举而来。哪怕前朝有过科举舞弊之事,这就跟某人性情中有瑕疵般,并不影响他整个人品,就也不会妨碍科举的公正。”

萧战点头。

“走恩荫的今天咱们不说,只说科举出来的,不管寒门还是士族,苦读的时候都不会学坑蒙拐骗。学坑蒙拐骗,也中不了官。”

萧战点头。

“本性,不排除有性子大奸大恶之人,但赶考的本性上面,没有几个打算得官以后与人作对才升官。这是官场上沾染而来,骄纵被讨好和讨好别人,一一养成后来习性。”袁训说得不无惋惜。

严御史严大人敢和常家争官职,本司当差上有他拿得出手的地方。本还可以为官几年,却因一场嫉妒害了自己性命。

萧战是祖父精心培养,闻言举一反三,铜铃眼睛闪动几下,说出一通让袁训欣慰的话:“岳父放心,我懂您的意思。我是大元帅的时候,我一定不会纵容不该纵容的人,也会原谅该原谅的人。岳父您说的,不就是从天性上来说,都不坏。沾染官场以后,也不见得不能改。我会记住的。”

袁训笑吟吟:“所以眼下这种,不要去理会严大公子。他真的举动痕迹多,更不用你去理会,刑部自会寻上他。但你也要牢牢记住,得饶人处且饶人,不意味一切大意。今天你打他,大快我心。但再去他家里寻事情,万一让他抓到把柄,我可要担心你了。再说,反过来想,严大公子为的是升官,寻我报父仇你也知道不是我害死的。这是他自己想差,未必没有改正想对的时候。你刚才说能原谅可以原谅的人,我大放心。”

举手作个翻动的手势:“你遇事反过来多想想。”

萧战撇个嘴儿,因为他明天一早还要对付严大公子严大人,同时还有一件事情,令萧战很爱听袁训的话,却也没再次叫好。

“岳父,”他委屈的叫上一声。

“说。”袁训柔声。

“您说的有道理,陆中修,”觑觑岳父神色,小王爷改口:“户部陆大人今天不肯再和严大人同流合污,应该是他知错已改。严大人家里,我不打他家的喜鹊,却准备好明天让他不痛快一回,已着人去安排,我不伤人,不是我露面羞辱他,现在说收回也不便,您得容我做过这一回再摆大度量。”

袁训云淡风轻:“对你提点,不是让你变成忍气吞声。他真的让你不舒服,何必忍着。你不是笨孩子,听到个善字,就一味的任人欺负。听到个抗字,就弄成凶神恶煞。依你,你是本性,我也喜欢。”

萧战有些高兴,索性的一吐为快:“但我再反过来想事情,也想不通您为什么要定柳云若?”

袁训万万没想到萧战会反对,沉吟不语着,萧战滔滔不绝说下去:“他不喜欢加喜?他自己说的。他不听父亲的,这人不行。他生得不如我可靠,小白脸儿的怎么能放心?再说会对加喜一心一意吗?我不答应他当小女婿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袁训不顾打破诏狱里安静,放声大笑:“这最后一句才是你的心思吧?你不再是小女婿,所以就看他不顺眼。以我来看,就定的不是云若,是个别人,抢你的小女婿地位,你也一样是个看不上他。”

萧战还不肯就承认,巴巴儿地又争辩:“主要是这亲事定的没有人喜欢不是吗?他害得您在这里住着,还不知道过来认错,再说加喜没说喜欢他?……”

袁训笑意盎然,悄声道:“我把弓箭教给他。”

萧战的语声嘎然而止,面有怔忡片刻,结结巴巴道:“那……那……先这样吧……”看神色还想不服气,但人骨子里透出大失所望。

“战哥,”袁训轻轻的唤他。

萧战可怜兮兮看过来。

见岳父满面疼爱:“今天酒菜不错,谢谢你,你是个好女婿。”

来自岳父的夸奖,让小王爷得一星半点颜色就开大染坊的能力骤然暴涨,适才的沮丧顿时溜走,反对柳云若的信心大增,因为不管怎么想,他都不是个好女婿,要他能擦地还是擦桌子?

萧战眉飞色舞:“岳父不用客气,我本来就是个好女婿,一切女婿不如我?呃,太子哥哥除外。而且我大了,所以家里的事我有份说话。柳云若亲口说的,他不要定加喜,怨不得我不答应。加喜的亲事,本就家里人人有份说话是不是?”

袁训忍笑答应:“加喜的亲事,你可以有发言权。”

“多谢岳父,只要他有一点儿让我不满意,我就可以不答应,我就不会答应!”萧战昂着头,得意洋洋重回到一惯嚣张的黑脸上。

又请袁训吃一回瓜果,让人寻狱卒打开门,送一大盆热水进来请袁训洗浴,他自己寻间空屋子,放下热水也洗上一回。

回来酒楼的人已收走酒席,并且把窗外地方打扫干净。小王爷钻到纱帐里睡觉,夏夜并不会冻到,反而凉风习习中,能陪伴岳父的他心情愉悦。

心情一好,想的就好。

小女婿这事儿,哼!

小白脸儿别想当!

小王爷这样想的时候,忘记一墙之隔,他的岳父是本朝有名的美男子之一,也是一个小白脸儿。

……

街上打着二更梆声,陆中修敲开丁家的门:“见丁尚书。”

家人领他进去,没一会儿丁前出来,跟去年相比,五官更紧绷,态度跟铁板似的放不开。

陆中修没多看,开门见山地道:“新臣们今天倒运,我衙门里走了两个,丢下公事,我安排到现在,想想,还是来见见你。”

丁前淡淡:“我衙门里也走了两个。”

“老严的儿子见我,说我跟他一起再起风波,我拒绝了,来知会你,你也不要跟他掺和。他上午知会我,我懒得理他。果然,到下午消息出来,原来是袁柳定亲才出的这祸事。这事情来得快,平息的也会快。咱们安心当官吧。”

陆中修叹息。

在去年他还以为皇帝重视新臣,在今天,上午撵走一批,下午又打发走一批,下午还把年青的镇南王,皇帝心爱的妹婿也当众骂上一顿。说王世子萧元皓教导的不好,上午在御书房外面蹦哒要求情。

随后,把镇南王得力的一批军官,是大家都知道的镇南王心腹,尽数撵出京都,明旨是去梁山王军中待命,由梁山王安排官职。

从繁华京都去塞外军营,就没拿掉官职,也是降职,何况全空身子走人。

这举动极大安抚老臣的心,陆中修更是后悔莫及。这表示皇上心里看重老臣不变,而他一直想歪。如果他在梁山王大捷中哪怕有一点儿拥护,梁山王大捷的荣耀,他陆大人也就有份。

而面前的丁大人,也就不会从此不举。因为不举,弄得他不到一年面相老了不止十岁,以前诙谐总有,现在是板正的跟墙角里砖似的。

由不举由同情丁前,也有同朝相交多年的情意在,陆中修没回家,先到丁家来说说。

丁前说严大公子严大人也找过他,他也不兜揽。陆中修放心,告辞出门。

进家门,夫人儿子没睡等候。陆长荣兴冲冲:“父亲,袁家也有今天,天天看他们脸色,现在轮到我笑话他。”

“你省省吧,袁家是怎么对咱们家里的?小王爷上门来吵架。之后呢,是夜巡明显亏待了你,还是为父我受到排挤?都没有不是。你要还他,也找个尊贵出身的几岁孩子上门去吵吧,比他年纪大的,或者是你去了,那都丢人啊。”

陆长荣搔头:“这倒也是,他们家也没怎么着咱们。只有黄大人死的惨。”

陆中修沉下脸:“说到他家,岂不想到一件事情?黄家的女儿本是为父亲求情去的,结果有点儿不顺,就寻短见!这事情正好提点你,你长大成人路上,可别学她。”

陆长荣说好,又陪笑:“还有云若真气人,儿子也不想和云若好了,难怪他去年在袁家打了我,原来他早就是袁家的女婿。”

“那又何必?你们好了有几年不是?他当谁家女婿与朋友相交有什么关系?再说太后皇上还不答应,再说柳家又不是跟咱们家的大仇人结亲家。”

陆长荣大吃一惊,颤声道:“袁家难道不算咱们家的仇人吗?虽然没怎么着咱们家,但忠毅侯在御前险些打了父亲?”

“不算,那是为公事,没有结仇气。”陆中修面无表情说过,命儿子早睡,以后依就和柳云若夜巡不改,陆夫人接住他,夫妻进房。

…。

宫灯照射出晕红光芒,上面雕刻的花鸟随夜风轻动,栩栩如生有如身在林中。

精美的器具应该让主人心宽体畅,但也许因为这主人富有天下是皇帝,宫灯旁的他眉头紧锁,没有一点儿喜悦之色。

别人可能以为他一天打发走新臣好些,还在和新臣们生气。但皇帝想的,却是去不去母后宫里?去不去说上一声?

把表弟锁拿下狱,游街般过市,皇帝不但没有先行知会太后,而且一天下来,没有去面见太后有所安抚。

太后,也没有打发人来问他,好似默许这事情的沉默,让皇帝隐有不安。

表弟,是太后旧年不知真病假病时,有个遗言出来,托给皇帝的人。皇帝当时亦承诺,永不伤袁训性命。

下诏狱待审,并不是伤性命。但以太后留遗言都会有袁训在,却对袁训下狱不闻不问好似没有听到,皇帝只能认为母后在生气,所以不来见自己。

这是临睡的时候,皇帝闲下来,这事情飘上心头。

去解释吗?万一母子争执,对皇帝的起居言行记录上将有一笔。

还是不去解释?又不确定太后是不是睡得安。

左右为难的时候,外面有人回话:“回皇上,冷捕头求见。”夜深无事不会进来,皇帝一怔:“宣。”

冷捕头踩着宫灯长长的影子进来,整理过的衣上似还有混乱。

“回皇上,他真的出现了!”

他没有提名提姓,皇帝也一听就懂,眉头骤耸,俯身疾问:“在哪里出现?”

“从魏家出来,如臣所想,直奔诏狱,看他的意思,是想丢点儿东西进去,臣不会再容他出手,把他先行惊动。”

皇帝有些紧张:“忠毅侯没事吧?”

“臣没有容他进诏狱,诏狱里还有梁山王府小王爷在,出手射伤他一个手下。臣依前筹划,把他依然撵回魏家。魏行官职在身,不会容他在魏家附近撒播疫病。林允文藏身于魏家,周遭相对安全。”

皇帝愁眉不展:“魏家附近盘查加紧,他不但不走,又想去诏狱掀风浪?怎么才能把他逼出京,让他去找他的同党?”

冷捕头小心翼翼:“皇上,林允文对忠毅侯怨气重,如果您能把忠毅侯借给我用用……”他眸光闪烁,下面意思不言自明。

忠毅侯不是已经下了狱,关在哪里不是关?

“不行!”皇帝断然拒绝:“马浦没几天丢了性命,有个闪失,太后会伤心的。”

冷捕头不再说话,忠毅侯就不是太后侄子,也是得力官员,这样的人损失一个都是大亏,何况他还是太后唯一的侄子。

君臣想别的法子,一刻钟后没想到,太监又来催就寝,冷捕头辞出。

夜色更晚,皇帝不再动去见太后的心思,把早写好的一道圣旨放在案几上,吩咐太监:“明儿一早宣。”

他没有回寝宫,就在御书房后殿歇息下来。

月色明亮中天放彩,皇宫中更为宁静,而魏家,争吵的脸红脖子粗。

魏行恼的不知从哪里弄一把小刀握着:“你不是说走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林允文喘着粗气:“四面围得紧,就往你家这里松,不回来不行。”他为一个手下包扎着。

魏行面如土色:“马上就会有人怀疑到我!”

“也不一定!你这是官宅的街道,他们疏忽也有可能。”林允文安慰着他,也安慰自己:“官宅寻常巡逻兵比别处多,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当官的有特权。他们对这里放心就没追吧。”

魏行听懂以后,“当啷”一声,小刀落到地上:“你倒走不了?”

林允文自然不告诉他,他今天离开是往诏狱里去加害袁训,并不是安生打算离开京城。惊动了人,没有办法不得不回来。

既然走不了,外面巡逻的动静也大起来,魏行没有办法,再次接纳他们。

冷捕头从宫里出来,还是在他家对面屋上“安家”,夜风中喝着酒,分一只眼睛瞄过来。

这姓林的就是烫手大山芋,但冷捕头有绝对的信心,他等得到出京后,把他连根拔的那天。

……

萧战半夜里还打上一架,一箭出去虽没留下人,但冷捕头随后露面,把小王爷大夸一通,声明他是绝密办案,让萧战一早起来精神高涨。

起得早,天还没有亮,蹑手蹑脚去窗前看看岳父还在睡,留下两个人侍候,带着余下的人,主仆赶到严家附近。

昨夜在家里睡的加寿在这里,执瑜执璞、香姐儿加福全在这里,还多一个褚大路。

萧战烦他:“你怎么在?”

执瑜道:“他跟万管家学的轻身功夫,也许用得上他。”

褚大路翻眼,但是道:“我在这里你会喜欢,你们昨天投票是不是?我也不赞成定柳家。”忿忿然:“他害的表姨丈下狱,我岳母让我不要添乱,安生看书,我才没有赶去。”

又对萧战不悦:“是了,今天晚上我陪姨丈在狱里,昨天我都去了,见到你的马在,把我气的又回来了。你怎么总抢好事儿。”

执瑜执璞扮鬼脸儿:“他就爱抢好事儿,骰子上一定有鬼。”

萧战得瑟:“那是你们心里没有我岳父,所以你们不赢!”对褚大路虚踢一脚:“投票以后加上你,但去陪这事情,你休胡说!我岳父今天就出来了,今天晚上不用陪!”

大家夸他说得好话,禇大路就不再跟他争。

萧战和孩子们都没有想到的是,此时此刻的诏狱里,昨晚的圣旨到来。

“允忠毅侯今日回家,傍晚再回。”

诏狱的官员们乐了:“侯爷,我们说的没事儿吧,皇上这是让您回家去,好好的办洗三。太后一定来,您见到太后,撒个娇儿,抹个泪儿的,晚上我们可再也见不到您,幸好,昨天让写了字,不然以后还上哪里寻您写字,您肯就地就写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chen0yan亲昨天说对了,就是为争小女婿,嘿嘿嘿。

么么哒求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