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三章,回乡祭祖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袁训谢过他们照顾,步出牢门。关安昨夜也让萧战撵走,侯爷骑上萧战留下随从的马匹,两个随从骑一个马,晨光中往家行去。

…。

萧战本着对岳父的孝敬,无意说中,他自己并没有想到岳父真的今天回家。他和孩子们正数着晨光出天际,不眨眼睛看着严家。

距离和视线里楼阁花树的原因,他们看不到内宅里,严大人已出房门,在厅口儿站着死盯着:“昨天喜鹊叫有好事情,今天再叫,再叫啊。”

天光大亮的那一刻,呼呼啦啦,一堆鸟儿从严家草丛中树枝里飞出来,个个漆黑,好似一片黑雾笼罩着严家。

孩子们看在眼中,他们在隔一条街的铺子楼上,这铺子是梁山王府的产业。这就放心欢呼:“好啊好啊,黑老鸹。”

萧战腆肚皮,这种事情一般离不开他出主意:“不打喜鹊也有法子,给十两银子,昨天一下午就抓来几百只黑老鸹,先生们有药迷昏。趁黑放到严家,哈哈,一早醒过来,这飞的,壮观吧?”

“但是,”禇大路问:“怎么不叫呢?”

“黑老鸹叫宅,不是好事情,得叫才行。”禇大路看不得萧战得意,挑剔着他。

执瑜执璞取下背的铁弓,上的不是箭,而是泥弹。偏斜弓弦,出去十数弹,“嘎嘎嘎……”几百只黑老鸹大叫,把附近的人家都引得指指点点:“看,这是严家怎么了?进这么多黑老鸹?”

严大人气的抓起家人手中扫帚扔上去:“滚,你们是从哪里出来的,滚出我家!”

“哈哈哈,”孩子们还是看不到他,但在叫声中笑个不停。有些飞远,有些飞几飞,又回到严家树上坐定,孩子们笑得就更厉害:“是他们家的东西,舍不得走。”

萧战挑眉头,解气地道:“让你说喜鹊进门咒我岳父,这下子你没劲头儿了吧?”

孩子们直到看完,纷纷夸着萧战,下楼来回去。跟的人簇拥他们到侯府角门上,遇见的第一个家人道:“小爷姑娘们可算回来了,侯爷回来了。”

“太好了!”孩子们欢呼。

萧战叫得最响:“我一说就中,以后投票我一人算十人份的!”然后嘈嘈:“严家放黑老鸹是我的主张,他家晦气,岳父就吉祥,以后投票我一个人算一百人份的。”

没有人顾得上理他,都争着去寻袁训。这个好女婿撒丫子,依然不肯后与人,叫着福姐儿快快,跑不是最前头,也没落最后。

……

高耸的参天古树,把内宅里这条道路围得几无狂阳。低矮的花篱笆绿叶轻送,把红的紫的黄的粉的各式花中香拂到行人衣上。

大早上的家人还在洒扫,但见到侯爷轻快而来,都露出狂喜或喜悦的面容。

“侯爷回来了?”

“夫人想着呢。”

“国夫人想着呢。”

“老太太念叨,”

小爷们和姑娘们也想的话说了一遍,袁训已是满面春风对他们颔首过,走到另一条路上。

脚快的,丢下扫帚就跑:“我去告诉小爷和姑娘。”另一个在后面笑话他:“这是想讨赏钱,让你跑的快,偏就不告诉你,小爷姑娘们一早出了门。”

还有一个笑道:“兴许他是小王爷面前讨赏呢?家里的亲戚们那里也知会一声吧,只怕也有赏钱。”他往二门去,看意思要出门告诉借住的亲戚。

这一个走在侯爷后面,不可能绕到侯爷前面。前面去送信的那个,又不和侯爷去一个地方。袁训走到宝珠坐月子单独准备的房间外,把这里的人全吓了一跳。

卫氏手端小托盘,里面是给宝珠刚送的一碗汤水。一抬眼,手中碗倾斜,落到地上摔了一个粉碎。

把卫氏惊醒,她喜笑颜开:“这就叫岁岁平安。”托盘往丫头手中一塞,空下来的手取上帕子,边揩眼泪边迎上来:“我的侯爷,您回来了?早起喜鹊叫,我就说没事儿,皇上再生气,也得让您把喜姑娘的洗三办了不是?家里虽有小爷,还小呢。虽有表少爷,还不老成。”

嘴里说着话,把袁训从肩头到手臂摸上一摸,见结结实实的,卫氏激动的泪如泉涌:“快进去快进去,侯夫人刚醒,刚喂过加喜姑娘,第七个孩子,奶水更不多,喜姑娘又是两个奶妈侍候着才吃好,能吃,能吃的很呐。”

这是个对宝珠忠心不二的妈妈,袁训素来敬重。哪怕着急就去看宝珠母女,也耐心听完。听到卫氏说喜鹊叫侯爷进门,不由想到战哥儿去严家打喜鹊而更莞尔。

在卫氏的催促下,侯爷进来。卫氏知趣的守在门外,乐得东一圈西一圈的转身子:“太后好啊,定然是太后发了话。皇上好啊,皇上怎么会不记得加喜的洗三。加喜进门,还能错得了,逢凶化吉,处处是喜。侯爷回家来,是喜。”

小丫头伶俐的,想想加喜姑娘进门,第二天侯爷就进诏狱,这怎么能算是喜?但不敢说出来,跟着卫氏堆起笑。

宝珠在房里早就听到卫氏说话,欠身坐起,在袁训还没有进到竹帘内,就把雪白的手臂伸出去,面上欢迎凯旋英雄般的笑容灿丽。

等到袁训握住她的手床沿坐下来,宝珠柔声哄他:“为女儿亲事,侯爷辛苦了。”

加喜定亲柳云若,就眼前来看,没有一处叫好。但宝珠的话里夸奖着,好似袁训为女儿从九天之巅抢回来的好女婿。

袁训别说没有委屈,他有委屈也是成全自己兄弟情意,自己招来的。但听过宝珠这话,他就是例外的有委屈,也消融在妻子体贴的话中。

亲亲她的手,笑道:“这话我爱听,比战哥儿说的中听多了。”

宝珠不再问一遍也知道萧战会说什么,妙目流盼找上一找:“战哥儿也对你好着呢,早上我才听说他去诏狱里陪你?你在这里,他在哪里?快叫进来让我夸一夸。”

“这孩子一早先走了,兴许在家里练功呢。”袁训不知道孩子们去严家结果如何,先不告诉宝珠,免得她挂念。

宝珠就说等早饭时候他会来,不打扰他练功吧,请袁训看小木床上吃过奶继续大睡的加喜。

小小声告诉袁训:“母亲本来要接走加喜在房里,让我好好养着。但见你不在家,怕我想着吧,把加喜留下来。你快看看她,睡着了好个得意小模样不是?这是陪了我,所以等你回来好邀功呢。”

袁训看上一回,见女儿第三天的面容,更随祖母袁国夫人,真的如宝珠所说,好个得意小模样,侯爷心花怒放,顺着宝珠的话道:“我们会陪母亲,自然是得意,也要邀功才行。”

加喜呼呼呼。

夫妻们正说着,竹帘子轻动,溜进一个又一个,孩子们全笑得白牙露着,走得蹑手蹑脚一看:“咦?原来母亲醒了。”

这就敢说话,都来牵袁训的衣裳。加寿表白:“爹爹,寿姐儿没去看你,但寿姐儿时时刻刻想着。”

“好乖的寿姐儿。”

执瑜执璞:“爹爹,战哥儿不肯把骰子给我们验看,每掷必赢,一定是作弊的骰子。”

萧战左顾右盼的装听不见,但嘴上回话:“技不如人撞豆腐也罢。”推加福上前来:“岳父快夸夸加福,福姐儿也去诏狱里看您,去为您进宫,还为您陪岳母,也为您陪小七,还为您……”

加寿撇嘴:“一会儿不贫嘴的你,一定是假扮的。”跟在后面推着香姐儿上来:“爹爹,二妹在家里照看弟妹,也有了一个为您将功补过的法子,大弟二弟昨天没陪您,去抓半夜的贼。”

执瑜执璞、香姐儿摆手:“大姐咱们谦逊些,咱们不是那爱表功的人。”

萧战赶紧对加福搬弄:“福姐儿,把你也说进去。”加福快快乐乐:“我向着大姐。”萧战趾高气扬,满脸的他的话多值得骄傲不是:“我向着加福。”

袁训和宝珠笑着,外面又走来小红花。手中握一个还有桃花的桃枝子,行过礼,拿桃枝子为袁训扫扫衣裳:“母亲说的,桃树辟邪,去晦气。”

“生受你。”袁训对着她也觉得可乐,小红花笑眯眯,也开心的不行:“母亲说没有侯爷侯夫人,就没有我,所以要时时想着侯爷侯夫人。”

褚大路帮她补充:“就没有你的姑娘小姐日子,怎么是没有你呢?”小红花挤皱巴小脸儿,算可劲儿的想想,回答禇大路:“母亲说,没有侯爷侯夫人,就没有我爹,没有我爹,就没有我。”

褚大路揉额头:“这就更不对了,怎么又没有我岳父呢。”而袁训和宝珠笑得吭吭的,却道:“这话不无道理,没有侯夫人把你母亲带去边城,就遇不上你爹,也就没有你。”

小红花轻轻呼气,觉得难题解决,点一点小脑袋。

窗户是开着的,并不直对着宝珠,也能给房中更换满室花香。竹帘挡住暑色,凉爽清风从这里不住吹进来。

但不知不觉的,在孩子话里面,房中生出暖洋洋。也不知不觉的,每个人没怎么动,额头上冒出汗水。

袁训是还想坐会儿,但洗三迎客事情多,又怕宝珠劳碌到休息不好,孩子们在这里说个没完,宝珠陪着耗精神。

这就招呼孩子们:“咱们出去说吧,母亲要多多的睡,小七也要睡,现在还不能多陪她。”

宝珠恋恋不舍他,也留恋孩子们。但也知道不能久留袁训在房里,天光大亮,没多久客人就会上门。

又有袁训还没有去见长辈,先来到自己房中。更还有一件大事他不知道…。宝珠一手握着加寿,一手握着加福——萧战硬把加福塞上来的,宝珠对袁训柔情满眸:“去吧,见见长辈们,再去看看孩子们为你一片心意,忙活到昨天半夜里。”

从加寿开始,都竭力小脸儿谦逊,但忍不住,鼻子还是翘着。小红花更是打破这谦虚,点到自己小鼻子:“我帮忙送柴火。”

“那我们就去看看吧,”袁训拍拍她的小脑袋,带着孩子们向宝珠和加喜辞行出来。

……

硕大的铁锅,翻滚着近黑色的药汁,一共有十口。类似装酒的坛子,半人多高推近,有人用长勺子把凉下来的药汁放到酒坛子里。装满一个,就推出去,再换一个新的。

锅里的药汁装完了,放冷水放药材,开始熬煮新的。

袁训不是见到就说好,而是一丝不苟地把各人身上干净衣裳,和用的器具整洁看了一遍,才中肯的评论道:“也算用心。”

孩子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抿着嘴儿笑得不言而喻。两个小黑脸儿从灶台后面出来,唤一声:“爹爹”,却是小六和苏似玉。

袁训取帕子给他们擦面庞,再给他们看一看帕子:“活生生两个烧火小鬼。”加寿抱住袁训手臂:“爹爹别擦太干净,等太后来了,要给太后看呢。这是小六和似玉的功劳,太后一定说好,然后就不再让爹爹回诏狱。”

萧战又充当一回诸葛亮:“早上我说岳父今天不在诏狱里,让我说中。现在我要再说,岳父不会再回诏狱。”

别的孩子们都点头,独小王爷元皓把萧战一把推开,跳到袁训面前要功劳:“舅舅舅舅,你出来的那门是元皓昨天打开的吧,是元皓开的?”

袁训抱起他,在他鼻子上拧拧:“是啊,门槛都让你踩平。”萧元皓笑得仿佛这是好大一件正经事情。

谢氏石氏抱着账本子上来,说给袁训听:“药材,自家出一部分,章太医宫中报一部分,余下的跟以前一样,禄二爷发个贴子,各家女眷啊,都有银子送来。我们记下名字,等到上报的时候,也少不了她们。”

还有一个肃然的奏章,袁训放下元皓拿在手上,见皇上亲笔批阅:“可行之,即速行之。”

“就是今天在街口发放,正好也给加喜散福。”为首的香姐儿有意无意对萧战一瞄。

袁训揭破她:“你们呐,你争我抢的,倒是有趣,又是一片心思为家里,为爹爹,也为给太后添声名。都是好孩子。”

“爹爹,还有一件事我们也是好孩子。”香姐儿对小六一个眼色。小六抱住父亲大腿:“爹爹,大姐许我来说,你相中柳家云若哥哥,我们都答应。”

“咳咳,嗯哼,咳咳咳,”萧战大咳。

袁训揽住儿子,把萧战招手到身边揽住,萧战一激动,就不再装模作样。

袁训同小六抵抵额头,又和萧战抵抵额头,柔声道:“都长大知道心疼爹爹母亲,爹爹母亲记下了。但有一条,太后为这事不喜欢,皇上为这事不喜欢,咱们当着人可不再提。另外今天你们见到太后不喜欢柳家,记得打个圆场。”

“我会,我最会哄太后。”元皓把胖胸脯拍得啪啪响。

萧战有气无力,垂着脑袋好似三天没吃饭。

但别的孩子们拥着袁训出去:“听爹爹的,”萧战也不甘落后的跟着出去,只在背后时,耸耸肩头,再一次表示他对这小女婿的不满。

……

早饭后太上皇太后进门,宾客随后纷至沓来。今天的袁家,比加喜出生的前天更热闹。

梁山老王妃到来,就坐到太后身边诉苦,说柳家从老到小没有一个是讲理的,太后对她和颜悦色。

柳家到来,太后即刻阴沉面容,跟柳家从上辈子开始就欠下她的钱没还。

柳云若还算听话,让母亲逼着来,让母亲逼着说加喜妹妹生得好。太后鼻子里轻轻出气,爱听不听似的,但没有撵柳家的人,柳夫人等到另一个客厅上去坐,相互间庆贺。

柳云若听在耳朵里,心里就更难受。骨气腾腾往上涨,紫涨着脸把自己黑成趋炎附势之徒,老大看不起自己。

但好在他没有去寻执瑜执璞闹事情,萧战让袁训带在身边,扮演得意的女婿,也没功夫寻他事情,这一顿午宴除去他心情不佳吃得没滋味以外,倒没有别的节外生枝。

对于别人来说,小小的生了个枝节。常五公子到下午时分,也没有把女儿好孩子哄好。

好孩子固执的还是那句话:“我的祖父不好,不要他了吧!”常五公子啼笑皆非,但想想好孩子养在袁家,卫护姨丈算她有心意,也没有就地苛责她。

今天不是沐休日,有的上午来,下午离开。有的下午来,上午不在。整个一天算热闹。就是太后午休起来见到宾客不算少,也流露出满意,觉得加喜的洗三办得好。

她坐在竹帘内,问问下午来的哪家有孩子,跟上午一样,叫到面前见上一见。

见过董大学士的曾孙董贤,但和阮梁明的儿子阮瑛相比,就嫌不好。见过阮小二的儿子阮琬,又把阮瑛比下去。但阮琬呢,又嫌弃他不是长子长孙,不能承继爵位。

反复比着,自己生出厌烦来,把一腔厌烦全归到柳家身上。全是他家守约,才引得自己侄子说胡话。又满心里并不乐意袁训回诏狱,就要让袁训过来骂上几句时,袁训从外面自己进来,对太上皇太后行过礼,对陪坐的客人笑笑:“我有话同太后说。”

客人们想的也是,他不借这个机会说说,难道晚上还真的回诏狱不成?会意退下,自去园子里玩耍。

……

只有太上皇太后和袁训在时,太上皇板起脸,以示对袁训的不悦。太后板起脸,以示对袁训的不满。袁训满面堆笑,在太后膝前跪倒。

“讨情分的来了。”太上皇讽刺他。

袁训陪笑:“不敢,皇上正在生气,晚上依然回去。”

太后斜睨他不信:“那你还见我作什么?趁早离我远远的吧。”

袁训笑的合不拢嘴模样:“还有话,只能和太后说。”

太后讥诮:“是你外面又定出去十七、八个孩子亲事?”

袁训笑容不改:“不是。”

太后再鄙夷:“那就是你没了官,又要去当兵了?”说着恼火上来,把椅子扶手一拍:“我看哪个胆大包天的敢收你!你就是一辈子没官职,也不许再去当兵!”

旧年的这仇,今天报的痛快,太后按着椅子扶手,呼气都粗上几分。

袁训还是那么喜欢,没有让太后吓住,依然回:“也不去当兵。”

太后冷笑:“那你说吧,你又有什么招数,我全招架得住。”太上皇觉得这话不可信,瞅一眼太后但没有提醒她,素来的,她对她的侄子就没有约束的好主张。

他自己定亲,没依着太后。当兵,没依着太后。孩子们定亲,太后从加寿以下,回回扑个空,除了事后落一个再赐婚以后,都得跟着她的好侄子意思走。

太上皇打起精神,决心帮太后警惕袁训的歪主意。怕等下帮说话口水不足,端起茶碗先一大口。

不管他们面上心里怎么不看好侯爷,袁训的喜色半点儿不改,开口道:“太后疼孩子们,”

“打住!”太后手指点点他:“柳家的亲事你休提!”

“是,自然不提,这会儿说自己家里的事,才请太后听上一听,提他家做什么。”

袁训说的好生漂亮,太上皇眼皮子却跳上一跳,狐疑招惹好奇心上来:“那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“太后疼孩子们,臣件件要为孩子们考虑。这不寿姐儿今年十二岁,是大姑娘了。二妹能干,加福和战哥儿还是那么好,瑜哥璞哥小六以外,又有了小七,祖父还不能知道呢。”

太后面色稍缓:“你还没有给他上香吗?你真该打,快去洗手上香,对他说加喜生得好。”

“有加喜的那天就上过香,但祖父坟前,却没有告诉一声。”袁训笑嘻嘻。

太后听到“袁国舅”,心就跟着软。太上皇却眼角抽得更厉害,斥责一声:“有话直说,不要再藏掖。”

袁训在地上欠身回了下去:“蒙太上皇太后慈恩,皇上恩德浩荡,加寿许给太子殿下,是臣祖上修来的福气。她一年大似一年,以后一生不能出京。再不带她去回乡祭祖,就再也不能。”

太上皇防着他,闻言不用细想怒气勃发。而太后只一思忖,就气的厉声喝问: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

“加寿在太后面前过了生日,加喜过了满月,我和宝珠带着孩子们启程,一路上也带他们看看各地风俗。行万里路,如读万里书。以后他们再也不能见到,我心中没有遗憾。”袁训放下笑容,这会儿诚恳又老实。

太后冷笑加深,还是严厉喝道:“哪一年回来呢?”她眯着眼睛,阴霾密布如乌云遮盖在面上,随时大发雷霆。

袁训恭恭敬敬:“想带孩子们在祖父坟前住上一年半载,总得两年再回转来。”

太上皇怒不可遏:“两年!两年以后加寿十四岁,我不信你肯回来!”袁训伏地叩了一个头:“出门的事情,雨雪风暴都未可知。两年回不来,三年也必然回来。”

太后怒目而视,语气尖酸地道:“三年,才是你心里想的吧!我说你哪有这份儿的孝心!往常从没有听你说过,偏就今年你说出来!我代你说明白了吧,你怕加寿早出嫁,是不是担心的是这个?而不是你满嘴假话的孝心!”

袁训到此不再隐瞒,乞求道:“宝珠十五岁成亲,十六岁有寿姐儿,我听人说,生得还算早。又听人说,生孩子是鬼门关。为寿姐儿不早成亲就有孩子过鬼门关也有,但寿姐儿即将大婚,加喜到来,回乡祭祖也不能不去。太后,回乡祭祖,给祖父扫坟,和祖父说说话。”

“这就是你的本意!怕早成亲怕早有孩子!”太上皇手哆嗦着,勉强能指住袁训时,忽然咆哮:“全是太后惯的你!全是皇帝惯的你!你别说今天晚上呆诏狱里!索性今年不要再出来!”

袁训害怕上来,太上皇有年纪,他怕把太上皇气出病,太后再护着他,他也担待不起。

先叩头道:“臣遵旨,”哄了一哄太上皇。但没有让他此时就回诏狱,稍停,袁训对太后再次哀求:“求太后,寿姐儿只有这一次祭祖的机会,以后可能再不能出京。一入宫门深似海,祖父难道不想着?”

太上皇起身提脚踹倒袁训,但晚上一步,袁训的话已到太后耳中。

太后嘴唇抖动了几下,一入宫门深似海这话,足以把她伪装的再坚强的心打倒。

她坚冰似生气的面容,像在火上烤而快速融化。眸中,缓缓的有了几点泪。叹息一声,对太上皇道:“听他说完,让他说清楚些,你看好不好?”

这分明是让忠毅侯打动,因为忠毅侯全说干净了不是?他的心思哪还有不清楚的呢?

但袁训打动了太后,太后此时形容打动太上皇。

太上皇长叹:“你呀你呀,你呀……”袁国舅就是你一贴随贴随管用的老膏药,忠毅侯用就更见效。

袁训放下心,这会儿不着急,说一声换茶水,起身给太上皇太后添上养生的茶水,重新跪下来,细细地把心思表明。

“寿姐儿必然是祖父心爱的,才头一个打发来,又让太后留下,这不是祖父的意思吗?”

太上皇对这话嗤之以鼻,太后则微微有了笑容。看她那眼神,瞬间陷进去就要出不来。

太上皇忍气吞声,自己独自轻唉低叹。这个人呀,这个人……无药可救。

“寿姐儿一生里面,只怕只有这一次回乡祭祖,得带她去看看。孩子们中,梁山老王屡次逼迫,要臣答应允许加福和战哥儿同去军中,”

袁训说到这里,太上皇冷嘲热讽:“你这精似鬼的人?你此时正在逼迫我和太后,哪还有人敢逼迫你?”

太后微微一乐,命袁训:“再说。”

“加福托太后的福气,以后必然能常往祖父坟前。香姐儿却又说不好,沐麟回京里来,成亲后留在京中应该如此。瑜哥璞哥在前年倒还祭过祖父,又大几岁,祖父能不想见见?小六是一次没回去过的,旧家旧宅院的,也让他看看。说说加喜进家很好,再带孩子们去看看他们没见过的地方,比如海,比如高山。祖父手札里曾向往过的,都带他们看一看,等他们扫墓时,就跟祖父有说不完的话儿。”

太上皇木着脸,竭力不去看太后越来越明亮的面容。忠毅侯句句扣着祖父,句句是扣准太后心思。

“还有呢,”太后恍惚,神思已不知去了哪里。

“还要迎养舅父老国公。”袁训笑得也恍惚,神思也不知去了哪里。

太上皇一会儿手痒,想给袁训一下子。一会儿脚痒,又想踹他。但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,太上皇哑口无言。

原来他还有这一个心思在里面。

辅老国公对忠毅侯如养父一般,他瘫痪在床朝中也知道,忠毅侯前往迎养在情在理,太上皇虽恨他在加寿的大婚上做文章,却不能干涉他接舅父回京。

况且他没有官职不是吗?他是自由身。他要带孩子们增长见闻,如果没有加寿的事情在里面,听上去全无挑剔。

太上皇想骂他早几年为什么不迎养,但不是去年才大捷,早几年在打仗。

太上皇气出不来,没一会儿憋了一肚子火气,噎的他应该去小解,又怕自己走开,太后更让忠毅侯“玩弄在股掌之上”。

太上皇对太后的评价,认为这一句最贴切。

是以,太上皇就坐着不动,把忠毅侯的“鬼话连篇”听一听。太后很爱听,和袁训很快有说有知,让袁训搬个椅子坐身边说,袁训说请太后照看加喜,太后简直是笑如百花开。

太上皇更加的瞧不起太后,直到回宫还沉着脸。

……

“皇上来了。”

太上皇和太后刚换好衣裳坐,皇帝进来。见过礼,往太后面上一看,诧异的问道:“难道生的不止是加喜,还有加开心,加喜悦?”

太后对他笑眯眯,从一进来就对他笑得无拘无束,把皇帝吓一跳。

皇帝是来解释还要关袁训,做好太后不悦的准备。对太后的开心,皇帝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小心地问:“母后下了懿旨?”下一句放出忠毅侯没直白说出。他皱眉头,如果真的是这情形,自己关人,母后放人,满朝文武会怎么看待这事?

也助长的忠毅侯更放肆。

这心思一起来,皇帝又去探询太上皇表情。

太后继续对他笑眯眯:“下什么懿旨?”她心神不在这里一看便知,皇帝吁一口气:“您没下就好,”心里准备的解释这就往外说时,一旁太上皇没好气:“我下的旨意,放了那说句话就不怀好意的。”

“他又怎么了!”皇帝拉长脸。

太上皇余怒未息的嚷嚷一句:“回乡祭祖!”带气的嗓子含糊,皇帝只一怔,还没有明白:“父皇请再说一回。”

“回乡祭祖。”太后很乐于的告诉他,对着皇帝笑得轻盈如少女神态。皇帝往后退一步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太上皇气不忿的还在嘟囔:“回乡祭祖,这事儿,能含糊吗?”

太后让皇帝坐下,她慢慢的说,没有一刻钟,皇帝也火冒三丈:“太子大婚的事情,已经着手在办!加寿十二岁了!可以大婚了!我算客气,我说十四岁办,准备两年时间宽裕。母后您答应他带孩子们出京,您知道他哪一年才回来!太子十七岁,还肯等着,是他的福气。岂有此理,太气人不过。”

太上皇作壁上观,对皇帝努嘴儿:“问你母后,不是我答应的。”

太后拉上皇帝又解释一通,以致皇帝回到御书头晕脑胀只有一个心思,表弟那混帐花招不断,母后从不是他的对手。

书案上放着他离开前打开的奏章,是太子陈述执瑜执璞香姐儿有“将功补过”之心,皇帝本来看得挺美,对于这种莫须有罪名家人下狱,孩子们忠心不改很赞赏。此时看上去一团恼火,攥起奏章摔到地上,现出奏章下的另一个奏章。

这个奏章也有它的原因,皇帝没有收起,摆在一处,准备见过太后再看一遍,这会儿摔掉上面的一本,它浮到皇帝眼前。

冷捕头的笔迹实在不怎么样,但皇帝电光火石般恍然大悟,自语道:“原来如此,他是这个意思。”

这一句隐隐有夸奖的话刚落音,皇帝又着火般恼了:“这一箭到底好几雕?回乡祭祖是一个,阻挠加寿过早大婚是一个,带着孩子们游历其实他贪玩是一个,迎养他的舅父是一个,这又出来一个。这个混帐前程由母后和朕一手调教,却对老国公念念不忘,难道这就是龙家箭法的威力,出一招大杀四方?”

跺跺脚,对外面沉声:“宣忠毅侯!”

……

太监到袁家时,袁家正在忙乱中。加喜姑娘还好好的大睡,但曾祖母老太太受到惊吓。

文章老侯夫人和常都御史夫人几乎同时到她房里,老侯夫人见礼都忘记,焦急地道:“老太太,您孙媳妇要生了,日子早了。”

安老太太刚睁大眼,常都御史夫人进来,也是说话急急:“老太太,老五媳妇要生了,早了。”

安老太太含上泪水:“好孙婿已回家,她们还担的什么心?”她说这话不是平白捧自己孙女儿,袁夫人又不在这里,老太太再捧她也听不到。

是袁训昨天让拿,加喜出生那天都没有出现的掌珠、玉珠,双双坐轿来到袁家安慰宝珠。

对着宝珠说劝解的话,对着老太太是双双忧愁:“不是大罪名不会下诏狱?又有太后在,怎么不是斥责,怎么直接就去了官职?没大捷的时候妹夫让陷害,也只暂停官职不是。”

说得安老太太痛心,差一点儿去看医生。祖孙三个相对痛哭,丫头请袁夫人到来,袁夫人好一通的话,哄得掌珠玉珠为孩子不再哭泣,哄得老太太好转过来。

今天说早产,安老太太说是担心动了胎气,别说她自己相信,就是文章老侯夫人和常夫人都赞成。

太监进府里寻找忠毅侯时,袁训在老太太面前。安老太太平时看似不拿掌珠玉珠当一回事情,这关键的时候真心出来。

对着袁训流泪:“你跟我走一趟,隔着房门,说句话让她们放心,相信是你回家来了,这心一宽,孩子也生得容易。”

袁训连声说好,奏请老太太上轿,太监飞奔而至:“侯爷快请,皇上宣呢。”

袁训没有办法,跟着太监先到宫中。

皇帝看着他在面前行礼,冷声冷语:“你好大胆子,花言巧语蒙骗太后,又打鬼主意,又想私自行事是不是?”

袁训在公事上不隐瞒,回道:“皇上圣明,臣知道是瞒不过皇上的,请皇上容臣回禀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后台抽抽,手机加电脑一起上。勤劳用心仔,求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