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七章,小红随行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有的人听到不爱的消息,会立即离去。有的人则喜欢留下来不痛快。冯小姑娘可能因为小,不甘心里带着稚气,从柳夫人嘴里证实柳云若要等着加喜定亲,她恋恋的不想告辞。

柳夫人最近让她们磨出来一把子好耐性,只除了对着儿子耐心差些,有一句没有一句的跟冯小姑娘聊着。

柳云若着了急,他可不爱听这些话。母亲的话听得太多,一开始出来的看看看,有的是人要和我定亲的心思早就下去,柳云若不高兴陪,但冯小姑娘是来寻他的,他又不好说就走,悄悄的东张西望,想找到一个由头回房或是出门儿也好。

没一会儿,还真让他找到一个理由,外面进来夜巡的同伴陆长荣。

陆长荣还没有到厅口儿,柳云若腾的跳下椅子,对着他热烈的奔过去:“找我找我出去的?”担心没说对,对着陆长荣挤眼睛。

陆长荣一愣,随后笑道:“是啊,有要紧事情,张家的道荣兄去定酒楼包间,咱们到外面边吃边说。”

柳云若开心异常:“好好好,”让陆长荣进来见母亲。因为夜巡,柳夫人对儿子出门宽松,让他们只管去吧。冯小姑娘当众垂泪,柳云若看也没看,就跟着陆长荣溜之大吉。

五月的天气,上街走一步一身汗,大日光跟一堆火扑到身上似的让人耐不得,但柳云若开心的就差一蹦三跳,心想总算又躲开一个。

在他刚传出和加喜定亲的那几天,表妹们率先上门,柳云若又骄傲又得意,对母亲旁敲侧击,意思他有的是人喜欢,未必就要袁小七。但不是柳夫人不答应让他不耐烦,而是消息传开来,上门的小姑娘太多了,小柳公子跟喜欢吃鱼,却吃撑着那样不舒服。

又加上挨母亲的训,父亲三两天里回一次家也要说一顿,小姑娘们又来得容易,在他的心里就不值钱。柳云若没有讨好父母的意思,也生出躲开为好的心思。

和陆长荣说着走着,他快活的似初飞的小鸟儿,也就没有看出陆长荣目光闪烁。

见前面到了一座酒楼下,酒幌高悬,菜味儿飘香。陆长荣手一指:“就是这里。”

“哈哈,道荣兄平时算节俭的,怎么想起来定这家豪奢的地方?”柳云若笑出两个酒涡,把他白里透红的面容衬得更似花朵。

在面前的这座酒楼,算是京里的销金窝一路。菜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无奇不有,那价格也就不是一般二般的离谱。

陆长荣有淡淡的嫉妒:“我们的零花钱跟你不能比,家里又管着,平时哪敢来这种地方随意吃饭?”

前侍郎柳至就这一个儿子,自从参加夜巡后,对柳云若花钱放松。柳至也还是爱结交朋友的年纪,由自己推及到儿子身上。想儿子开始结交人,花钱上管得紧,出门儿难免让人笑话他。

他让妻子公帐上专门放一笔钱给柳云若支用,不然世家小公子虽然衣着光鲜,但在自己没单独进项的时候,除去年节收的钱,一个月只有几两月银,下个好馆子一顿好菜都不够。

陆长荣就是花月银过日子,背着父亲才能和母亲伸手讨钱的人,和柳云若出门几次以后,对他花钱了然于心,老实的占到下风上面。

他只管调侃,柳云若却不服气:“我的零用多吗?难道你忘记了,京里出名的几个有钱孩子,我可不在里面。”

骨嘟起嘴,对陆长荣诉苦:“一只鱼、一只兔子和讨嫌小王爷,都是生下来就有自己的铺子,还在自己手里花用。我哪儿能比?我有铺子,却不由着我用。去找母亲讨,母亲说我念书练功夫跟他们比比多好,偏偏比花钱。后来是父亲说话,母亲不情愿的给我一个小铺子,花钱还受看管。”

小鼻子里出一声气:“哼!我就不懂了,我在外面不如他们也就罢了?在自己家里也不如他们?”

陆长荣气结:“你就别炫耀了,你还能讨到手一个铺子。我呢?我回家去说没有钱,从不敢让父亲听到。不然父亲要问一应纸笔全是公中的,为什么月银还不够用?我父亲老古板,家里不是没有钱给我用,说当拘着了,不肯多给我。”

他很不开心,柳云若推着他手臂道:“今天我请客,好不好?”陆长荣还是瞅他一眼,眸光中带着不忿,和去柳家就有的意味不明,闭上嘴,两个人走进酒楼。

“酒上雅间里客人到……”

小二的呼声中,柳云若嘻嘻:“今天定的还是最大那间?”两个人往楼上走。

……。

“怎么是你!”

揭帘进去,柳云若没有想到,就一愣停住脚步。在他后面的陆长荣倒不催,陆长荣也不吃惊,负手也停下来。一个在门内,一个在门外,陆长荣恰好把柳云若的去路堵死。

柳云若倒也没有想即刻离开,他盯着雅间里的人,两个人同时露出挑衅的笑容。

柳云若想,这才符合你的性子,我要讨你的加福,你能放过我才是怪事情。

在他对面,事先坐在这里等候的,黑脸蛋子玉腰带,正是最近因为亲事和柳云若结下“仇气”的萧战。

萧战没有一点儿迎客的意思,虽然他出现在这里,已经表明柳云若是他诳来的,但萧战还是大大咧咧坐着,一手有模有样捧着他的小茶壶,另一只手按住镶云石的椅子扶手,只把个生龙活虎的视线送过来。

柳云若怎么能服输?也送一段暴风狂卷的眼神过去。

“我在这里,你不敢进来?”视线一接触上,萧战轻蔑的扫了一眼柳云若停下的脚步。

这提醒柳云若回身看了一眼,对陆长荣沉下面容:“以后他找我,你直接回我!是他在,我来得还更快些!”

陆长荣本来是尴尬的,毕竟他是把柳云若蒙来的,怕柳云若当众对他发火。

但听过这话,不易觉察地咬了咬牙,嫉妒又浮上心头。这一个人天天是嚣张而得意的,丝毫不比梁山王小王爷差,随你去,你们好好聊吧!

一伸手,陆长荣把小二打起的门帘子扯下来,在门上放好,也遮住柳云若看他的炽热目光。

出于好奇这两个人见面的结局,陆长荣竟然没走,在外面寻了个座位不时往里面看着。

门帘放下,柳云若继续去和萧战对眼儿,没有多表示他有追问陆长荣的心。

以萧战的身份,和萧战的蛮狠,不管他收买陆长荣,还是恐吓陆长荣,他都办得到。

柳云若不当一回事情的寻把椅子也坐下,昂着头也摆出不把萧战放在眼里。桌子上有茶水,顺手给自己倒上一碗,感觉捧上就跟萧战手里的小茶壶打个平手,不由的悠哉游哉。

他不问萧战找自己的来意,萧战却不能不说,不然把他弄来不是白弄来。

萧战狂傲气势不改,冷冷淡淡:“你不问问我找你作什么?”

“藏头露尾的,你哪有光明的心思?说吧,反正离不开龌龊,这本就是你的为人。”柳云若说完,心头一阵一阵的痛快,嘴角边噙上笑容。

但知道萧战是一个喷嚏都不吃亏的那种人,柳云若在高兴之余,小心防备着他。

从进来他就把房中摆设看在眼里,现在又看一遍。

这是酒楼最大的包间,可以摆两三张大圆桌的那种。中间有大屏风隔开,如果客人不需要,随时也可以撤去。

他和萧战坐的,就是隔开的一个小天地,在一进门的地方,一侧是墙,另一侧就是这大屏风。

屏风后面可以藏几个人,但柳云若独不担心的就是这个。在他心里把萧战鄙夷到极点时,也还留有一份儿尊重。就是萧战为人泼皮,无赖也多,但打架的时候他从不含糊,从没有过带上家人以多胜少动手的经历。

捉贼是个例外。

柳云若就不用担心屏风后面会出来帮打架的人,在可能动手上面只把萧战看死就行。

萧战却没有跟他动手,让柳云若一通的贬低,也没有性子大发怒气横生。萧战是阴阳怪气:“我龌龊?也不如你啊。”

“你又血口喷人,我哪里龌龊?我做下什么?至少,我没有抢人亲事。”

萧战的脸色变了变,柳云若则跟刚吃一盆冰似的舒坦,也把拳头暗暗攥起。

萧战还是没有起身,怒气也很快下去,继续冷嘲热讽:“你不龌龊吗?一面要和我家小七定亲,一面又在外面勾三搭四?”

柳云若火了:“我勾谁搭谁?我什么时候要追着和袁小七定亲了?”

萧战眼睛一亮,无意有意的对大屏风看看,飞快问道:“你的意思,你不想和我家小七定亲?”

柳云若又不是小笨蛋,他就是不想和袁小七定亲,也知道讨不回加福,但也不会在言语上让萧战得意。

气汹汹道:“我的意思关你什么事情!你家小七?是你家的吗?”放低嗓音的时候是嘟囔:“没羞没躁的,你家你家的,就是加福也还不是你家的呢。”

就是没有“十年之约”这事情和梁山王府交恶,就不是柳云若坐在这里,换成夜巡别的小爷们,也都知道说到加福,就是触碰到萧战的底限。

但萧战对于这一句话,只是眼神儿阴沉沉往门帘上望了望,又把怒气忍了下来。

柳云若等他动手呢,见他不动,正诧异的时候,萧战还是和他对嘴。

小王爷拍拍胸膛,傲慢无比:“加福是我家的,我是我岳父家的,小七也就是我家的。你不认,算什么!我岳父亲口许给我,小七的亲事上面,我这女婿能说话!”

“嗤!”柳云若还他一声冷笑。

“现在我这能说话的女婿,要好好的问你,你做下事情,为什么不敢承认?”萧战怒目过来。

柳云若撇嘴:“我做下什么,我都敢承认!”

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?”萧战眼神亮晶晶。

柳云若一眼看穿:“你不要激将,我没功夫理会你。你就说吧,我做了什么?”

“你喜欢你表妹是不是?你装腔作势要和加喜定亲的话一出来,你表妹就去你家里找到你,对着你哭,有没有这事情?”萧战面上不是胸有成竹,而像奸计得逞。

柳云若翻翻眼:“有,又怎么样?”

“第二天你表亲的表亲,有三位小姑娘去看你,对着你哭了吧?这事情有没有?”萧战面上更显奸滑。

柳云若还是散漫地回他:“有啊,怎么样?”

萧战得意地对大屏风再望去,就要问下面一句的时候,外面站住几个人,有一个人笑道:“打扰,听说柳家小爷在这里?”帘子一掀,外面有人惊呼:“云若,”一个满头花翠的小姑娘,和柳云若年纪相差无几,她进了来。

似乎没看到萧战在,直奔柳云若,到他面前泪如雨下:“我听到消息就赶着回来,父亲母亲还要避暑,我说京里有要紧的人过生日,母亲才陪我回来。云若,收到你的信,你信上写的是真的吗?”

柳云若也顾不上去看这一位到底是谁,因为她家有表姐妹好几个,都跟自己玩耍过。姐妹面庞儿差不多,要认排行得细看一眼才行。

他本来是要细看的,小姑娘话说得快,他就听到送信的话,想也不用想,把目光放到萧战身上。

萧战笑得就更坏,嘴上吸溜着小茶壶,但神色供认不讳。

柳云若疑心大起,对大屏风看了过去。忽然一声大喝:“出来吧!”啼哭的小姑娘让吓得一抖,见屏风后面一个接一个的走出人来。

头一个胖脑袋,小身子有魁梧之态,满京里稍有头脸儿的人都认得,没有头脸儿的百姓也认得大半。这是袁家的长子,世子袁执瑜。

第二个胖脑袋孩子,二公子袁执璞。

第三个烟润荷露之态,香姐儿。

第四个雪白可爱,是加福。

第五个走出来的对柳云若目光凶狠,生得俊俏,禇家的大路。他的手里,还扯着他的小媳妇儿小红。

到来的小姑娘噎得小脸儿通红,她虽然不认得禇大路,却认得前面四个,心里本来有一腔说袁家不好的话,这就堵在嗓子眼里出不来,又下不去,一时间让她吞下鱼刺似的又激出满眼泪水。

看看柳云若渐出的怒气,再看看袁家来的人多。小姑娘尖叫一声:“你们要做什么?这是青天白日的……。”

另一个尖叫声出来,嗓音是家传天生的,比她还要响亮。小红对着柳云若愤怒,把手中一枝石榴花指过来,尖声道:“他对不住加喜姑娘,加喜姑娘不许他。”

转脸儿对萧战好钦佩,小脑袋不住地点:“小王爷说的对。”

萧战才不管这话揭露他来以前,有话在先,得意的摇头晃脑:“我一看就知道他不行!不行!”

吼上一声:“重新开会,出来举手!”

大屏风后面,磨磨蹭蹭又出来两个人,好孩子和韩正经。元皓今天进宫看太后的日子,就不在这里。

韩正经对柳云若大失所望,他一直认为姨丈相中他,他就是个好孩子。却没有想到……韩正经对柳云若垂头丧气:“亏我看好你呢,”

好孩子狠狠吐一吐舌头,毫不犹豫下个结论:“坏孩子!”

他们围成一圈,萧战得瑟的道:“赞成的举手!”看一看大为不满,居然还有举手的。

二位舅哥和韩正经。

香姐儿都对柳云若扁起嘴儿,不等萧战问,香姐儿对哥哥们投去询问的神色。

执瑜执璞认真的道:“爹爹说好,就好。我们听爹爹的。”

“死心眼儿!岳父要是错了呢?”萧战说到这里,执瑜执璞对他叉起腰:“你敢说爹爹错?”萧战赶紧改口:“岳父万一让他蒙蔽呢?”执瑜执璞依然道:“什么时候爹爹说不要他,我们才改!”

胖兄弟们对萧战晃晃胖拳头:“战哥儿,别说我们不警告你,你和爹爹对着办事情,我们可不客气。”

萧战不高兴的道:“亲眼所见,亲耳所听,怎么还有你们这两个大傻子出来,”

把手一划拉:“随你们去!”

再吼一声:“不答应的举手。”

小红头一个高举,禇大路对柳云若满面厌恶,也举起手。好孩子却犹豫不决,听过表哥们的话,见到不好的表哥还向着姨丈,好孩子苦着小脸儿一动没动。

萧战虽然票数占先,也气的对好孩子问道:“你难道喜欢坏孩子?”不是你刚刚说过,他是个坏孩子。

好孩子骨碌碌转着眼睛,怕说的话不对。她不敢惹萧战,就往不好的表哥身上一推:“早上我吃了他的糖。”

萧战抚额头叹气:“乌合之众,就是这样没章法。”但统计票数这一次自己占了上风,也从不把好孩子太放心上,没有和好孩子计较许多。

来的小姑娘不再哭,呆呆的弄不懂袁家的孩子们在做什么。柳云若一会儿气萧战算计自己,一会儿压抑自己如果萧战能把亲事折腾散,那就随他去吧。

不战而屈人之兵,大概就是指萧战这乱跳脚,而又中自己下怀吧。

留在这里没有意思,柳云若走出雅间,头一个见到的,就是带着打听眼光的陆长荣。

“好,你好!”柳云若不能怎么样萧战,难道一并就怕了陆长荣?

论家世,柳家只比陆家好。

论家人官职,柳捕快当下是不如陆尚书。但以前柳国舅在京里高人一等,陆长荣又不是能当一面,受柳云若赏识的人,柳云若从来眼里有他无他在这一等上面。

不留情面的,这就张嘴就指责。柳云若却没有想到的是,陆长荣反斥回来:“我好?你才是好呢!你从来没有拿我当兄弟看过!”

柳云若不能听这句话,他虽然没把陆长荣看得太重要,但这与陆长荣为人也有关系。比如在夜巡上本来没有陆长荣,是柳云若举荐的他,带上的他,他才得到赏赐。但办事不得力的地方,让柳云若在袁家丢过一回人,柳云若满心是想要个好人,他自己不跟上来又有什么办法呢。

见陆长荣这话出来,柳云若不能接受,又再会开导自己,在房中多少受的还是有气,暴跳如雷:“我不拿你当兄弟,我就不会件件事情带上你!”

“你当我是兄弟,你和袁家定亲的事情,怎么没对我说过!”陆长荣露出瞧不起,想说什么又忍下去,最终他重重一拂袖子,“蹬蹬蹬”,他先下楼。

柳云若又憋气又没办法解释,沮丧的想人人都以为他多想讨袁小七呢,有谁知道他却是身受其害的人?

父亲牵连出京,母亲天天唠叨,自己天天受气。受……这陆长荣也能给一出子气过来。

谁要这亲事谁要去!柳云若在回家的路上,这心思愤然翻腾不停。他对这亲事的反感,又加重一层。

如果他是趋炎附势的孩子,早就巴结上去。但他内心的狂傲——说起来这狂傲不比从表面到内心都强横的萧战差,也不比表面相对萧战来说平稳多的执瑜执璞差——让他知道自己好,并把他的好十分看成一百分。

他既然能撑起自己的一片天地,在夜巡上跟袁家孩子是分庭抗礼之态,早有矛盾存在,又再能耐,归根结底还是个孩子,骨气这东西很多大人都在没必要出现的时候偏偏调出来,何况是骄傲的云若公子?

定了这亲事好像依附袁家的的心情,让萧战这么一折腾,对他更明朗清晰。

他就更清晰的给自己烙印上三个字,我不干!

……

加喜姑娘过满月的前一天,袁家虽没有大办的意思,没有发出去几张贴子,却还是有人来送礼物,预先打声招呼,明天来吃酒。

袁家到下午的时候,把办满月该用的东西使用起来,乍一看上去,王府朱门,还是气派异常。

在婆婆生产前后就不再回自己家,而是在婆家坐镇管家,安老太太和袁夫人在旁提点的称心如意,在傍晚到来的时候,回到家中。

连渊尚栋虽不是让皇帝生气之下打发离京的官员,却还公干在外。各自的母亲陪着去见祖父母,她们一到房中,两家祖父母就把家里闲人打发开,心腹的婆子们守上房门。

称心的婶娘们万分疑窦,但苦于进不去房里,只能在外面窃窃私语。

“称心抱着一个匣子,她的奶妈和丫头抱着也有匣子,这是从袁家搬回来多少东西?”

“不应该是趁火打劫的人,但这风头上抱东西回来,只能是拿了什么?”

对于称心从小到大的风光,生下后就时常抱进京里给太后看等等,随着京中传闻太后和皇帝母子不和,在家里人心中生出阴影。

有人闻祸而喜,有人闻祸而悲。但嘴里说出来的话都还把上几分,并没有飞流三千丈直到恶意里。

房中,跟她们猜的不可能一样。

连氏老夫妻笑得面上生花,把称心连连的夸着:“加喜满月就要走?你在路上可要好好的玩,好好的侍候。”

称心笑盈盈:“是呢,不能公开的在家里辞行,今天算我特地回来辞行,有几件东西留给长辈和弟弟。”

奶妈送上抱的匣子,打开来,是一份儿银两。称心双手捧着送到祖父母面前,脆生生道:“不是两年,就是三年我不在家,年节上不能孝敬买东西,这五百两银子放在祖父母这里,要什么,请妈妈们买回来,权作是我买的。”

祖母哎哟一声:“我的儿,你要去行路,我和你祖父给你备下银两,没想到你却还要给我们?”

手边,也有一个匣子推出来,当祖母的眉开眼笑:“快看看,我们给你备下的也是五百两。”

称心想了想,欠身道谢:“祖父母赐,不敢辞,我收下来,也请祖父母收下我的这一份儿。”

连老夫人还要推辞,抚着称心语重心长:“穷家况且富路,何况你们一走就是数年。要是论只去边城一来一回,可用不了这么久,你们啊,”

当祖母的欣然也光彩万分:“还要去玩许多的地方,花钱呢。”

唤一声:“老大人”,称心的得意连老大人也有份,但不影响连老夫人对丈夫得意非凡,夸耀道:“我的孙女儿啊,这就要去走名山,看大江,我是不能比,就是你老大人出京公干过,跟这特特的游玩也是不能相比。”

古代闺秀,很多人一生只走三道门。出生进家门,出嫁进婆家门,西去后进家庙的门。

她们的一生,往往只消磨在娘家门内,和婆家门内。

对于称心能出门游玩,连老夫人上了年纪,世事总有看透,也生出羡慕不已。由羡慕想到这是自己家的女孩儿,又忍不住想炫耀不已。

称心不是大张旗鼓的出门,不能大肆张扬,连老夫人的炫耀只能在自己房里,但丝毫不影响这热度,对着丈夫乐得人都快坐不稳当。

连老大人笑话着她:“夫人,这孙女儿也是我的。”不等老夫人回答,老大人也陶醉在“出游”之中:“早年间,我去过外省,那集市上热面汤,那叫一个香。产阿胶的名地,胶倒也罢了,人人说好不必再提。只有一家煮胶后卖余下的肉,收拾的好,香!”

称心话匣子打开,兴奋的比划几句:“我们不止去那里,婆婆说哪儿好玩就去哪里,宽余着日子,还要爬泰山,执瑜说如果我爬不动,他会拉我一把。”

“泰山封禅之处,能去看视有几人?”连老大人摇头又是笑又是叹息:“嗐,不想你倒能去了,嗐,不想你倒能泛游大江大湖?”

“是啊,还去太湖,”称心嘻嘻,把身子对母亲依去,握住她怀里弟弟的小手,亲亲他的面颊:“有好吃的,姐姐让人送回来给祖父母和母亲,也有你的。”

小弟弟会说话,也早会走,但还不太懂,流着口水热烈只会叫:“玩,玩,”

以他的年纪,他就是出门对着亲戚们说姐姐去玩,也没有人听得懂是称心出远门。

连老夫人又说这是太后的恩典,袁家不负情意。袁家是太后外戚,连渊是不能早知道,但忠毅侯自己心中有数,却还肯和连渊定下亲事,没有把眼睛盯到更好的家里,这是忠毅侯为人不差。

说着又说到柳家身上,本来是担心的。但没过两天,加喜洗三过后,称心送回来消息,说全家要去游玩,又说这一次回家祭祖可以跟去,连家知道水面有波,水底下兴许平静,把对袁训的担心慢慢放下来。

在今天说着加喜的亲事,只是祝福着她:“忠毅侯夫妻一直就是有情有意,侯爷不肯负了前约,侯夫人也没有说个不字,加喜姑娘的亲事啊,不会定错。”

连夫人边哄着儿子,也道:“太后是有情意的,不然就能把忠毅侯全家照顾的这么好?皇上一直孝敬,忽然就当众拂了太后颜面,我初听到的时候,就对自己说这怎么可能?”

正说着,见又一个匣子到自己面前,却是女儿称心从丫头手里接过送来。

“这是给母亲的五百两,也如给祖父母的一般,我不在家的时候,母亲想我了,又或者过年节的时候要买的东西,只管从这里面取用。”

张起小手臂,微起裙裾,对祖父母轻轻行个家常礼节,解释道:“本不应该和祖父母的一例,但父亲不在家中,母亲在祖父母面前衣食无忧,却失去房中说话的人。我又走了,又有弟弟花钱的地方在后面,我尽两份儿心,这就一般儿的数目。”

连老夫妻呵呵:“我的儿,你不要多心,我们不曾多心。”连夫人心头暖暖,愈发想太后是个难得的好长辈,她不曾阻拦过两家定亲事。

她推说不要:“母亲给你也备下路上用的银子,怎么还能要你的银子。”

称心执意要她收下,连夫人收下后,见女儿取过她抱进来的匣子。连老夫妻和连夫人一起笑,齐声道:“这又是什么,我们可再不收你的东西。”

“这给弟弟。”称心打开匣子,里面取出两个扁的锦盒。一个打开来,里面是盘珠累丝大金凤,珍珠雪白放光。

称心笑道:“我不在家的时候,弟弟兴许定下亲事。家里自然备下定的首饰,我这两件问过婆婆,是我自己可以私用,送给弟弟当定礼。”

又打开另一个,是温润的一个白玉钗。

祖父母夸她懂事,但每当说孙女儿有异于同年龄人的好时,连老夫人就中肯的凑去丈夫耳边,又一次道:“这是太后之功,这是国夫人和侯夫人之功。”

连老大人一针见血:“这是小袁肯定亲事之功。”

老夫妻劝连夫人收下来,连夫人说这是姐姐的心意不可以推却,让儿子道谢。小小子流一堆口水,说了许多个谢字。

匣子里还有东西,称心取出来,是一包子银票,和一个帐本子。先请祖父母看一看:“这是我历年的私房,祖母婆婆和婆婆都说请家里祖母和母亲帮我照管。我不在家的时候,有好铺子,有好田地,帮我添置一些。”

连老大人拿起来随意翻翻,失笑大乐:“平时家里说你是小财主,说错了,你是个大财主才是。”

称心强自压抑着,也有自得出来:“婆婆教我和如意生息,我们很会生利息呢。如意啊,也有许多的钱。”

……

“就是这样,一份儿给祖父母,一份儿给母亲,倘若我不在家的时候,母亲有了弟弟,这一份儿是我给的见面礼儿。”如意说着。

尚夫人莞尔,你的父亲不在家里,怎么会有小弟弟?

但这是句得子的吉利话,如意走的日子又久,说不好自家丈夫今年回来,今年就有了也不一定,尚夫人就没有纠正。

这个房里也是只有如意祖父母和母亲,如意也一般儿放下私房,说些帮忙添置田地的话,尚老夫妻收下她的私房,暗暗打定主意,孙女儿给的钱用不上,也给她添在田地里就是。

接下来,就说的也是如意出门的话。尚老夫人也有一番羡慕,尚老大人也有几个年青时玩过的地方介绍,尚家的人也在房门外乱猜,一样猜成关门商议忠毅侯失势的话。

…。

夜晚上来,五月里香花大放的季节,香草在炎热的催发下,一早一晚香气最浓。

这个时候在园子里走一走,不失为神仙似的享受。

万大同只要在家,每晚各处园门转上两遍,却不是为了享受。

头一遍,是关门的时候或关门以后,他用过晚饭,提着灯笼出门,并不和上夜的一道儿,他独自查看,如果有门没有关好,或者粗心还没有关,万大掌柜从不客气,送他去管事的那里打板子。

福王府占地广,从大门开始,直到二门和园子各门,不是个近地方。万掌柜的腿脚好,权当饭后溜弯儿,从不觉得劳累。

有时候禇大路跟他一起,也正好试试腿脚,有时候禇大路功课多,就留在房中。

各处看完,万大同回房的时候,夜已黑透,远远的灯光从住处出来,散发出总是让他怦然心跳的润润。

几十年他独来独往,有了妻又有了女儿,个中滋味跟日子按在蜜里过那般,当事人自己才最明了。

走上台阶,对里面银铃似的笑声弯一弯嘴角,这里也有家人侍候,万大同把灯笼给他,推门进来。

一愣,见女儿小红小雀子般轻灵跑过来,披一件小斗篷。

不等万大同询问,小红张手要他抱,乐得直蹦:“爹,看我的行衣,母亲说走道儿穿这件最好。”

万大同对红花望去,红花对着丈夫惊异的面容笑话他:“接老国公呢,我们怎么能不去?漫说老国公对侯爷的好,就是把你抚养成人,我和小红也理当的要去。”

“是是,”万大同鼻子一酸,抱着女儿坐到妻子身边:“小红还小,我就没对你提,”

不自觉的,万大同满眼是泪往外滴,他自己没有发现,没有擦拭,任由泪水滑落面颊。

小红正看母亲,也就没有看到。红花见他动情,本应该取个帕子给他,却不知怎么的,让丈夫的泪水打动,认为他应该抒发一回,先装着也没注意。

带着自顾自的神色,把脸儿扭对着手中还在收拾的女儿衣裳,笑声不改地再说着:“大路许久没有见过母亲和外祖母,去年她们没有回来,今年到现在也没有信来,哪怕说一说几时回来的事情呢。路上有雨水冲了路,耽误也有可能。大路也要历练,把他带上。小红呢,虽说不是奴才,难道将来不时时回来看望夫人,把她带上一一看看风景,二是路上可以侍候,陪姑娘们说说话也行。总要学,以后再大的前程,也不能忘记她的出身,”

万大同点着头,他的小女儿为出门太喜欢,乌溜溜眼眸不错开的看着母亲,还是没有看父亲。泪水,滴到万大同手上,让他悄然发觉。

要说接来老国公最喜欢的人里面,还要添上一个万掌柜。老国公曾经的大管事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抱抱仔的新贡士,541117464亲,感谢您一路支持。

……。

写书初期,完全是按自己的来。其实这是双方开心的事情,仔能尽力的地方,一定会尽力。能让亲们喜欢的地方,仔拼一把。就比如粉值为零的发言,仔得为自己开心,踢到大海深处和九霄云外一样尽力,杀无赦。

笔在作者手中,作者开心是第一重要。支持的亲们开心,是作者开心的动力,咱们相辅相成,不可缺少。

再次推荐本书,仔无群,有看书群的亲们,帮忙宣传下。

本书出版文即将在各大网站上架出售,感谢一直支持本书的亲,请多多支持。书名不改。

豪门世家的生存之道,尔虞我诈的重重考验,矢志不渝的坚贞爱情!么么哒求票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