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九章,哥哥姐姐声援元皓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殿室里乱了,太上皇一张嘴不知往哪儿用才得力,先埋怨太后:“你还笑,看他哭的这满头是汗。”

不用太监宫女,年迈的太上皇亲自来拉元皓:“到我这儿来,咱们不再理他。”

元皓双手更抱紧不说,扭过脸儿把鼻涕眼泪抹了太上皇一手,余下的继续往袁训身上抹。再不懂事的小孩子也能看出哪句话挟制大人,继续大哭:“舅舅的蛋,”

太上皇对袁训大怒:“全是你害的,你呀你,太后白疼你一场!早知道当初我不装看不见,不让太子接你倒省事。”

太后耳朵尖:“咦,你说的是什么?”

太上皇对她没好气:“快来看元皓,看他哭的多伤心。”

有人去找瑞庆长公主,长公主到来后,元皓哭得更凶不说,还尖叫着哭,小孩子嗓音有了凄厉的感觉,跟个小鬼儿出现在这里。

翻来覆去:“舅舅自己玩,舅舅不带元皓,舅舅坏蛋舅舅的蛋,”

加寿心疼的不行,见到姑姑到来,早就想说的一句话问问她:“不然,把表弟带上,过一天再送回来,看表弟哭的多心疼人。”

“啊啊啊!”元皓大叫不止。

“那多一天?”加寿同他商议着。

元皓抽抽噎噎,一边说着舅舅不好,一面也数不过来很多天,听到多一天,猛点胖脑袋。在他的面前,让他折腾得束手无措的袁训衣裳上,白花花一片眼泪和鼻涕。

瑞庆长公主撇嘴,火上浇油:“欺负我们不带我们,所以我们生气了。”

“不行!”太上皇对女儿沉下脸,还没有说她几句,元皓的哭声更尖更厉,刺得这殿里小鬼增加似的,把太上皇的话噎了回去。

加寿看一眼沙漏,担心太子在路上等得着急,装着给表弟擦眼泪,低声对他,也对父亲恳求:“带上表弟吧,天热,他哭病了可怎么办?”袁训无可奈何:“你可真能闹啊。”

加寿见父亲首肯,趁机小声教表弟:“快说我要跟去。”

“我要跟去我要跟去我要跟去!”元皓换了说词。

太上皇急的唤太监们:“拿个主意出来,去见皇帝,让他出个主意!这如何是好,”

“打晕!”萧战献策,换来太上皇怒目:“真真胡扯!”知道女儿是只管捣蛋不会约束,太上皇让人宣来在京中的镇南老王,镇南王陪太子在西山,就不找他。

老王到了,也没有办法,也是把袁训说上一顿。他进宫,瑞庆殿下进宫,已过的有钟点儿,听听孙子的话已有沙哑,镇南老王心疼的不行,对太上皇叹气:“臣请旨,带他出去玩一玩。”

对太上皇使眼色,意思很快就回来。

太上皇唉声叹气,嘴里说的还是袁训。袁训想我可不在这里白受气了,既然拿出主张,忙道:“那臣这就告辞了。”

“走走走!”元皓改口大叫。

把个太后也早揉得肝肠寸断,叫着他:“不放开舅舅,就一起到我这儿来吧,打水净面,换衣裳给我们,再走不迟。”

元皓树熊似的趴在袁训腿上,胖屁股往后鼓出来。袁训要是没有力气,一步也挪不动他。

带着他到太后面前,元皓把个胖脸儿对上太后,太后本来满心离愁,只有加喜送来是不多的宽慰,这会儿乐不可支。

外孙的脸儿上,亮晶晶白花花,鼻涕和眼泪糊的满脸,把五官连成一片快看得模糊。

“哈哈,你呀你呀,你母亲小时候可没有这样哭过,”太后对生闷气的太上皇招手:“快来看看吧,看看你就喜欢了。”

太上皇被迫让步,恼的离开太后远远的。本不想过来,元皓机灵上来。

认真惹恼大人,只怕什么也没有。比他小的孩子也会有这样意识,小王爷聪明更知道。见太后笑了,抓住这机会,把个模糊胖脸儿也对太上皇扭了扭。

太上皇离得远,上年纪眼神儿老花,这一看,他是哈哈大笑:“这分明是个小妖怪,我的元皓在哪里?”

“元皓在这里。”元皓回的瓮声瓮气。太上皇心头都让紧了紧,彻底大让步:“去吧,别哭了,哭坏了嗓子可怎么是好。”

元皓还是抱着袁训不放手。

太后由自己帕子给他擦着脸,哄着他:“许给你去,放开吧,让他换衣裳,你也洗脸喝水可好不好?”

元皓泪眼婆娑:“坏蛋舅舅不带元皓。”把袁训衣裳又拧几分。袁训啼笑皆非:“衣裳要拧坏了。”

太后无奈:“那你们一块儿去换衣裳,你欺负的元皓,就由你把他洗干净。”问外孙:“可好不好?”

元皓大点头,但拒绝从袁训腿上下来,袁训再次一步一挪,带着他走到偏殿。

这模样怎么换的衣裳不能清楚,但出来的时候,两个人全换了干净衣裳,而且姿势不变。

元皓没有备下布衣裳,但他长得比小六胖,比小六小一岁的他,换上小六的衣裳,嘴角上似乎有了平时的笑容。

他忽然就乖巧,袁训有他抱着,没法子跪下来对太后辞行,就在太后身边欠身,含笑说着:“父亲坟上重新打扫,太后还有什么要交待的?”

太后把自己一只手交给他,袁训双手掬住,姑侄要说的话由指尖传递,不约而同的深深对视一眼,都有了笑容。

“您保重,您好好照看加喜,等孩子们回来,给您说路上古记儿听。”袁训的话听上去倒似交待什么。

太后没有见怪的意思,把他看了又看,爱不释手,爱怜恋恋,依依不舍直到她自己省悟过来,很想难过,但还是含笑了:“去吧,我有加喜,不要你了。”

树熊元皓挥动小手,学着舅舅的话:“等元皓回来,说古记儿听。”太后对着他就真心的乐,有了真的元皓要离去的感觉,把他说上几句,让他路上听话什么的,以至于元皓安心不少,快快乐乐的让带到太上皇面前。

小王爷挺美,哪怕舅舅走的跟绑着大沙袋似的,但他一步不动到处来去,笑容加深的对太上皇道别。

“等元皓回来,说古记儿听。”

太上皇也一乐,在他们换衣裳的时候,让人取出一包袱金叶子,这时候打开给心爱的外孙看:“给你路上零用,花完了,就赶紧回来吧。”

镇南老王对他使眼色:“您这一包袱,寻常人得一年才花得完。”太上皇闻言,他不怪自己给钱多,吹胡子瞪眼睛只想怪个别人。但吹到一半,见到面前的是镇南老王。意识到自己愤怒的对象只能是忠毅侯,转个脸儿瞪眼睛给了袁训。

“多买好东西,别拘着他,早送回来!”

冤枉受气的袁训唯唯诺诺,镇南老王也辞行,按原定路线,大家分开出京,袁训、镇南老王祖孙先行一步。

执瑜执璞带着称心如意第二批辞行,事先得过父母交待,把太后怀里和手臂外面挤满,七嘴八舌地喳喳:“天天想着您,天天想着,你也天天想着我们。多写信。”

太后一个一个抚摸过来,说着早早回来,微红了眼圈。

萧战和加福赶紧过来,把哥嫂换下。连家尚家老夫妻,和称心如意的母亲接住孩子们,送他们直到宫门上。

有元皓闹上一场,夏日夕阳已下,月光微起。宫门上灯光下面,执瑜执璞也就罢了,跟原先一样的魁梧一样的壮实。送行的人,只看自家的称心和如意。

称心如意各着小道袍当行衣,扎男孩子一样的发髻。头一回出远门儿,让她们喜欢的绷紧小脸儿,不然只怕大笑特笑,好似很愿意离开太后和家人,倒是不好。

连老夫人俯身亲亲孙女儿:“祭祖大事情,我的儿,你这就回家拜祖宗,你要守礼节。”

称心是独子长孙媳,连家的人有骄傲的理由。

尚老夫人俯身亲亲孙女儿额头:“祭祖大事情,我的儿,你这就要去给祖父扫墓,让祖父认得你,祖母心里多欢喜。”

执璞在宫里在家里,和哥哥受一样的对待,尚家的人也从来得意。

两对小夫妻再次拜倒,孔青顺伯打上夜巡大旗,好似为夜巡出京似的,执瑜马上带着称心,执璞马上带上如意,摆一摆小手,笑眯眯紧追袁训而去。

离别是伤感的,但连尚二家看着小夫妻们双双对对离开,对他们这一路行程太过憧憬,纷纷有了笑容。

他们上车回家后,宫门内走来加寿、萧战加福和梁山老王。萧战不避人的嚷着:“跟我们夜巡,你要听指挥,不然下回不带上你。”

男装的加寿扁嘴儿:“知道了,看你神气的。”梁山老王陪他们上马,兴高采烈而去。

太后面前,此时跪倒的是宝珠。宝珠双手把加喜呈上,又凑上去在女儿沉睡的面容之上——不敢贴紧她——就这样虚空亲了又亲。

这一个月里,加喜和母亲睡在一处,吃光母亲奶水,再去吃奶妈。宝珠把自己能给的爱全给了她,袁训也无事从不出门儿,反正侯爷没有官职,天天在家守着睡着的女儿说悄悄话。

再回来加喜已经会走路,离开她当父母的实在不舍。但长女从来重要,加喜以后可以陪伴,加寿返乡祭祖将是唯一的一次,或者说最后的一次,却不能再耽搁。

太后催促把宝珠打醒:“去吧,我的儿,你刚出月子,不要骑马,再坐一个月的车吧。”

宝珠这才把加喜真的放下,手也没有空着,把太后的一只手握住,贴上嘴唇亲了又亲。

太后纵然有多少泪水,也让这亲昵给打回去。她不能增加行人泪是不是?她光辉满面的笑着,手在宝珠手里,却从宝珠肩头看出去。

那是殿门外面新上来的夜色和星辰,太后能看到什么,显然只有她自己明白。

小六和苏似玉也来拜过,宝珠带上他们又拜过安老太太和袁国夫人,这最后一批换个宫门,坐上马车,有个侍卫跟车,送出已关的城门外。

夜色完全黑暗,城门缓缓关上,里面的光线消失时,野草丛中,田光警惕地四处盯着。

足有小半个时辰,没有见到有可疑的人从附近出来,田光爬着离开这里,走小路按他该走的路线离开。

太子这个时候在官道上等得焦急,夜色浓深永远没有人过来似的,让殿下心里揣个兔子似的不安宁,难道寿姐儿不带上我?

这想法都能出来,是太子有患得患失的心情。

镇南王陪着他,劝解着殿下直到会合后的袁训一行过来。

“怎么还有你?”太子顾不上欣喜,先让元皓吓一跳。

树熊元皓依然抱紧坏蛋舅舅,生怕一松手舅舅就跑了,不过这一次他面对袁训坐在马上,抱紧坏蛋舅舅的腰。

镇南老王上前解释:“不让他去,他哭个不停。”

镇南王板起脸打算教训儿子时,元皓威胁他的父亲,得到过袁训交待,并且在宫里得逞过的小王爷小小声道:“元皓会哭的哦,太上皇太后都怕怕,不让元皓去,元皓就在这里哭,尖叫,大叫,狠叫。”

萧战纵马上来看笑话,遭表弟一记怒眸,元皓对萧战恶狠狠:“元皓把你哭晕!”

萧战勒马退后,身后加福取笑他:“让你在宫里说把表弟打晕,表弟记住了。”

镇南王没训成儿子,还是接受儿子威胁,又有父亲跟随,眼睁睁傻呆呆看着儿子搂紧他的坏蛋舅舅不放手离去,在阴影里嘀咕一句:“你对父亲可没有这么样亲热。”

夏风吹来本就凉爽怡人,顺便把王爷爱子之情吹的冰凉。鉴于他的妻子是瑞庆长公主,王爷估计到回家也没有人温暖他。

可以想到长公主会开心的炫耀:“我的儿子,这是我的元皓,多聪明,多能干,都会把人哭晕。”

镇南王如果不是参与袁训行程筹划,对他接下来几年的经历了然于心,他会因为担心儿子而怀疑自己娶错老婆。

“唉,真是没有办法。”王爷对着长公主说了一句,心腹跟出来的军官听到,好心的劝他:“王爷请放心,京都这里,您可以指挥,令他们沿路照顾小王爷,就是小王爷真的走远,咱们的人已往各地铺开,您写信给他们,让他们小心照看也就是了。”

镇南王一怔,失笑着不解释自己烦恼的是妻子孩子气,随口道:“是啊,明天就回来了吧。”

……

黑压压的集镇,离京百里左右。是往京城去最后的大集镇,最大的客栈里,房间不比京里的差。

张大学士定的是上房,但不安心享受,在天黑以后,片刻就到门外看一回,片刻又看上一回。他的家人,也打发到集镇外的路上巡视着。

太子殿下迟迟不到,让用别的借口先出来住下一天的大学士不安心。又记得袁训的吩咐,太子出行隐密,不要时常的出来看视。他一会儿走前门,一会儿走后门,结果是把客栈里住的走动客人看了一个遍儿,他认为可疑的人等全记在心里头。

如说贩货物的一对夫妻,在张大学士住下来以前,他们就在这里。带一双小儿女,妻子生得年青美貌,在张大学士眼睛里竟然有几分熟悉。

张大学士一度怀疑当妻子的是他曾在秦楼楚馆见到,但不多遇到的几面,这娘子凛然带着大家闺秀不可侵犯的神态,居然是个好出身模样,张大学士只能当天下的人相似很多,这娘子跟自己见过的人生得相似。

着重的注意他们,是他们推说贩货,就地租下好几辆马车,在院子外面用热水洗啊擦啊的,哪里像是贩货,倒像是贩爱干净的人。

有太子就要到来,张大学士不能不盯着他们的举动。不会是绑票的吧?

除去这算一家子奇怪的以外,对面还有一个年青人,在张大学士老于世故的人眼里,他气势尖锐,浑身带足杀气。

他生得薄唇厉眼,看人一眼跟拿把刀刮骨头似的锋利。生得高,步子轻快,透出来有危险劲儿,让张大学士分出一个家人专门盯着他,总觉得这个人不是强盗就只能是捕快。

但京里有这凶险感觉的捕快都出名,张大学士从没有见过他,疑心在所难免。

还有几个人进进出出,就他们也能形成川流不息的感觉,另外不买东西不接朋友,就自己出去一趟,进来一趟,跟张大学士等人差不多,张大学士为太子而防备人,把他们也记在心中。

还有一间门紧闭着,小二按吃饭时候送东西进去,却没有见到里面有人出来,这集镇又是为走路歇脚的地方,一天下来他也不走,也没有看个医生表示他病了不能走,也是大学士怀疑不稳当的人员之一。

又一回装着去厅堂喝一口酒,其实是看外面有没有人到,失望之下继续寻思这几个人时,家人先回来一个。

对张大学士一个眼色,张大学士紧张的就要出去,见在他视线里能看到的门开了。

走出一个人来,灰粗布斗篷,一看就是走夜路防夏风凉爽用的,风帽盖住的面庞往上微微一抬,一张嬉笑的脸儿飞快闪动,又重新遮盖好。

张大学士大吃一惊,随后怒气出来。这个让他担心中的一人,却原来是冷捕头。

在心里骂他,你难道看不出是我?为什么不早些出来相见。早知道你在这里,老夫也不必变着法子前门后门的看视。

这里不好相见,张大学士继续出门迎太子,冷捕头往后门去。

出集镇的路上刚站住,身后有马车过来的动静。张大学士恼怒的差一点儿想大叫一声“冷捕头”,埋怨他不跟上来,因为他不用回头,就知道贩货的人过来。

太子将至,马车出来,张大学士的心悬成一小把,虽然知道冷捕头能耐,不在这里也在安排之中,但有怨他不在视线的心在情理之中。

冷捕头不在,大学士就自己回身注视这十数个马车的车队。这一看,那步子轻快的年青人佩着黑黝黝长剑,牵一匹马不知何时也出来了。

张大学士脑海里计算着这集镇上可用的衙役有多少时,视线里又出来川流不息的几个人。

里正也算在张大学士心里时,一行人马不慌不忙出现在他眼中,而张大学士也走到集镇的外面去。

见到细布衣裳的太子安然无恙,张大学士几乎老泪纵横。一扫眼见到梁山老王这早就说定陪孙子出行的人,他不奇怪,但镇南老王也在这里,张大学士心想难道送行要送到这里?

默默点头,觉得镇南王安排谨慎时,袁训身前一小堆东西动了动,有个胖脑袋扭过来,两个眼睛带着疲倦,黑亮好似星星。

小王爷?张大学士脑子嗡的一声,这才看到这不是包袱,这是个孩子,顿时发觉这里面不对。镇南王会请自己父亲送太子到这里,却不会打发儿子在这深夜里出来。

他张口结舌,要走上前问时,见一个小公子纵马到袁训身边,柔声地问道:“元皓,马车来了,咱们都有地方睡,你上车睡会儿吧?看你哭的眼睛还在红,以后哭的时候可千万不要乱蹭脸儿,把眼睛揉红不说,还蹭成一只花脸猫。”

“加寿姐姐,不!”元皓固执的把脑袋对着袁训顶一顶,坚决不放开坏蛋舅舅。

加寿知道他不再相信坏蛋舅舅,歪着脑袋又想别的法子,能把表弟哄下来睡上一大觉才好。

马车?张大学士看了看,忠毅侯身后只有一辆马车,难道大家都挤得进去睡。

电光火石般明白了,见贩货的一家四口跳下马,车里抱出一儿一女,小女儿快乐极了,在父亲怀里就叫着:“老爷好,小爷好,”

孩子们大乐夸道:“小红真厉害,没有叫错。”这一家四人,是万大同红花夫妻,禇大路小红小未婚夫妻。

张大学士松一口气,原来这是忠毅侯的人,这就难怪娘子气质出众,而自己又有面熟之感,想来往袁家去是见过的。咦,这一行是自己人,那另外两波?

眼角有黑影一闪,腿长轻快的年青人无声无息越过他,走到袁训马前跪下行礼,袁训看向他满面春风,他又走到太子和加寿的马前,恭敬的跪了下来。

“起来吧,你跟着我。”天豹离开袁家的时候,加寿已记事情。在头一天见到他时,就想起这是家里的忠心家人,他爱标榜自己贼出身,是辛五娘的儿子。

不由得找了找辛五娘,独臂的五娘披一身黑衣男装,没有上前来相认,但对儿子笑意连连。

张大学士又松一口气,心里标榜老夫眼神儿不错,就说这个人是捕快是捕快,这会儿不方便询问,等路上再问不迟。

这就猜到余下的那一波川流不息的人也是袁训安排,大学士应该接着问他们是什么人,但想到一句话,张大学士先问道:“呃,”

叫侯爷不合适,叫……“你呀你,你让我不要出来进去让人见到,你这动静可不小。”

袁训微笑还没有回话,那一波川流不息的人有一个回话:“张老大人,要不是我们盯着,来几个可疑的人,早把您认出来。”

张大学士愕然回身:“恕老夫眼拙,你认得老夫,老夫我却认不得你。”

镇南老王呵呵笑了:“你怎会认得他们?这是我儿在西山大营的军官。为咱们一行安全上路,他们早早就住在这里。”

张大学士对自己额头就是一巴掌:“老夫我笨了,”引起孩子们轻笑声,把脸埋在舅舅怀里的元皓也伸头来看是什么热闹。

万大同把马车赶过来,张大学士现在也知道为什么他雇新马车,而且刷了又刷。

袁训招呼着太子:“请上马车,夜里凉快好赶路,白天咱们歇息避暑。”太子对加寿瞄瞄,加寿不可能众目睽睽之下陪他在同一个马车里,笑弯眉眼儿做一个请的手势,太子笑着随万大同到其中一辆旁边。

他带出来的人,有一个先进车里检查一遍,请太子进去,太子刚坐好,就伸出头来寻找到万大同,夸奖他道:“你经心。”

这车用香薰过,是太子最喜欢的香。

万大同欠身的时候,袁训请两位老王上车,老王们要看夜景,袁训又请张大学士进太子后面那一辆车里,再来招呼孩子们:“上车睡了。”

宝珠从跟出京的车里出来,和加寿一辆车,加寿得意的不行。胖兄弟一辆,称心如意一辆,小六苏似玉一辆,萧战一定和加福一辆,香姐儿落了单,眼巴巴的瞅瞅元皓,表弟收到她的眼光,一脑袋又顶到袁训怀里,对他恼怒:“不要元皓了是不是……”

袁训捂住他嘴:“好好说,不要叫。”

元皓把他的手挣开,小声了,但还是很生气:“等我睡着了,就抛下我是不是?我不睡!”

气呼呼的胖手指扣着袁训腰带,指甲几乎掐到他肉里。袁训拿他没有办法,拍拍他:“你就睡这里吧,就这样睡。”元皓还是愤然:“不睡,睡着了就抛下来!”

萧战扮个鬼脸儿给岳父:“您别管他,”在元皓瞪过来时,表哥小王爷把脸扭开,对自己祖父道:“我和加福下半夜来换您。”梁山老王说声好,萧战带着加福逃也似的躲到车里。

放上车帘,加福还是取笑他:“战哥儿你这回彻底得罪了表弟。”萧战双手护头,做个怕怕的姿势,悄笑道:“咱们赶紧睡,睡梦里我只有你,你只有我,就没有表弟的花猫脸儿。”

这车跟宝珠那年夏天往山西去一样,车前车后全是竹帘。夜风因此肆意穿行车中,万大同备下薄被。

萧战取一床,又取一个枕头给加福,嗅一嗅也夸道:“岳父准备的真好,这不是你在家里用的铺盖吗。”带着加福独爱的香薰。

这里没有萧战家中的铺盖,但用加福的,萧战没有不满意的。岳父大人算了解小女婿,也肯给他这种体贴。

萧战自取一床被和枕头睡下来。

这一趟出京准备充分,路上用的动用物品,再精简也装几个马车,又有奶妈丫头等人,全从京里一起动身,很容易让人看出走远道。万大同就先出京,人和东西全先在这里,又有几辆车给随行的人轮流歇息,看上去中等一个车队。

张大学士在车里瞄着,到此只有佩服侯爷安排谨慎,不管怎么看,太子殿下今夜是受不到行路的委屈。见冷捕头没出来,大学士这会儿知趣,他不再问。

镇南王的人同袁训交接:“侯爷,这里安全,没发现可疑人等。按王爷吩咐,等您上路,我们还留下打量几天。如发现大天余孽往您处去,快马送信给您。”

袁训道声辛苦,军官们对老王爷小王爷辞行,小王爷怕让丢下,不是哈哈笑声看热闹,和跟舅舅吵架,一概不把胖脑袋离开舅舅身前片刻。军官以为他睡着,无声行个礼,重回集镇里去。

袁训带的人,关安孔青顺伯必不可少,又有小子,他们在前头开路,和中间照管。太子的人只随在太子车前后,蒋德天豹押车在后,余下老王们和孩子们跟的人,尽数让他们去睡,半夜里好换班。

无意中见到有个孩子没有睡,蒋德认一认,是孔青的儿子孔小青,比小红花要大,比胖世子小,七岁那年跟胖世子,这也出来学着侍候。

蒋德在袁家时常见到孔小青,对他放心。

一行人上路,夜风轻送,夜的清香和田野的原味香气散发开来,比在家里水阁闻荷香还要惬意,孩子们很快睡着,元皓也在马背的晃动中不知不觉入睡。

袁训先还是分一只手搂着他,半个时辰出去,认定他睡熟轻易不会醒来,住马把他胖手指一根一根掰开。

握的太紧,不用掰的移不开不说,火把下面,还能看到他胖手在腰带上勒出深红的印子。

坏蛋舅舅的心让些微打动,怕镇南老王心疼又要跟自己罗嗦,袁训不敢给镇南老王看,把元皓送到宝珠和加寿车里。

加寿睁开眼见是表弟,很喜欢的搂到怀里。睡前寿姐儿还和母亲说带上表弟吧,看来丢下表弟,他会很可怜,宝珠劝劝她,说这事情可不能寿姐儿一个人作主,加寿睡着还很无奈。

这接到手里,加寿睡意朦胧,还小心的拍着他。拍着拍着,淘气上来,又轻拍拍母亲,小声道:“母亲以前总这样抚我,寿姐儿大了,也哄母亲睡觉。”

宝珠嫣然说好,这一句两句的,把元皓小王爷惊醒。

小心眼里时刻担心让抛下,元皓小王爷睡的不沉。一睁眼黑漆漆,自己是睡着的,而眼前没有舅舅马前的火把光,小王爷尖叫一声:“坏蛋舅舅”,随后大哭起来。

这一嗓子带足伤心,跟夜猫子叫似的,凄厉的让所有人耳朵里一疼,袁训和镇南老王还心里多了一疼。

袁训打马过来,在车外听到女儿哄着他:“加寿姐姐在这里,元皓,舅母也在这里,你摸摸她,这是舅母,这是加寿姐姐,不要哭了,咱们一道儿上路呢,”

元皓哭声小下去,但嘴里呜噜个不停:“坏蛋舅舅坏蛋舅舅坏蛋舅舅……”

袁训心疼的不行:“坏蛋舅舅在这里,元皓,让舅母和姐姐陪你睡,你乖乖的,我在这里呢。”

孩子们也让惊醒,纷纷走下马车来哄他。

“表哥在这里。”执瑜执璞打着哈欠。

“跟二表姐睡好不好?”香姐儿很想讨要表弟做个伴儿。

小红花也过来,送上一个桃子:“洗干净的,小王爷吃一个,就好睡了。明儿一早,咱们吃外面的早饭呢,快别哭了。”

元皓接过香香的桃子,抱在怀里不吃。把二表姐和加寿姐姐、舅母做个比较,火把下面看得见他垂着眼帘垂着泪珠子,还是留在这车里。胖身子往加寿怀里拱拱,抽抽噎噎小声的继续哭。

不时胖屁股往后面拱拱,试试舅母还在不在。宝珠也心疼他,把他和加寿搂在怀里,这姿势瞬间就有汗流出,但元皓安心不少。闻闻果子香,很快在断断续续的抽泣声进入梦乡。

呼呼声起来,袁训轻轻打马回到队伍前面。经过镇南老王的时候,意味不明的对他看了看,镇南老王默然不语,袁训就没说,默默的带队行走。

不时聆听,元皓没有再哭,五更天的时候说撒尿,宝珠带他下车,他找一找加寿姐姐在,回车继续大睡。

天际明时,日头没有出来,袁训等人来到事先定好的客栈外。

专门安排家人在路上负责打尖,还有一个管事娘子在家里。孔青家的梅英迎出来,笑道:“床桌椅是热水擦过,老爷们请放心安坐。地也洗过,厨房上早饭是我烧的,锅刷了又刷,用的是咱们自己带的米。”

袁训满意地夸着她:“你辛苦,早早的到来。”

梅英笑说不辛苦:“老太太举荐我来,说我是跟四姑娘走过山西的,不就是让我做这些,老太太在家才能放心。”

袁训想着出门在外,还是无时无刻牵挂着家中长辈的心,点了点头,把他牵挂一夜的外甥想起来。

对梅英道:“多了些人,粥米想来不会少做,均一均足够。馒首点心还要再备些,”

梅英答应着好,见侯爷身后下车的孩子们中传来笑声。

元皓在加寿手上,两个胖手腕上还系着一道红一青一道白的东西。加寿给袁训看,是三个帕子结在一处,一头系住加寿,一头系住元皓。

袁训打趣外甥:“这你可放心了吧,快笑一笑,别再哭了。”元皓直眉横眼把他狠看一眼,确定这还是坏蛋舅舅没有错,小眼神儿瞄瞄三个帕子,忽然狠狠的无视了袁训,嘴儿一嘟,一声也不再唤舅舅,还把舅舅贬低:“加寿姐姐从来不抛开元皓,元皓以后只喜欢加寿姐姐,咱们快进去,元皓饿了。”

袁训失笑,加寿把元皓带进去,只见走的头也不回。

镇南老王摇摇头:“这孩子太聪明,他知道我在这里,是打算带他回去。昨天不要我,今早还是不要我。”

萧战从后面唤他:“外祖父,有话和您单独说。”

镇南老王跟外孙走到墙角,加福也在这里。

萧战道:“留下表弟吧,我们出京历练,表弟也要历练。表弟跟我们时常在一起,乍一分开,我心里都难受,福姐儿也想哭。我们商议过,由我来对您说,我们要求留下表弟,带着表弟一起游玩。”

回头喊:“出来表决了。”

另一面墙的后面,走出执瑜执璞、香姐儿、小六苏似玉、禇大路小红。

称心如意去厨房上帮忙早饭,孔小青随父亲安置马车,他们不在这里。

半夜一嗓子把表哥表姐都打动的元皓小王爷,得到表哥表姐们的有力支持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抱抱仔的新贡士,很喜欢喝绿茶亲,亮君君1966亲,感谢一路支持。

……

人名太多了,如果有仔忘记带上的人,麻烦提醒下。

好孩子和韩正经一步一步来。么么哒,希望孩子们控亲心满意足。

……

本书出版文即将在各大网站上架出售,感谢一直支持本书的亲,请多多支持哈。书名不改。

豪门世家的生存之道,尔虞我诈的重重考验,矢志不渝的坚贞爱情!

为一纸言诺,愿随海盟美誓山眷如花;

捧一心一意,守住海枯石烂似水年华。

随书赠送精美书签和大海报,值得收藏。

求票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