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一章,正经离京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掌珠在家里令出必行,她派的家人一直跟到文章老侯回正房换衣裳,又打伞到二门上车出去。

老侯为孙子见重要的人,他不换衣裳也不可能去见——掌珠放下心,但接下来直到晚上,摆在心里是件事情,韩世拓从衙门回来,掌珠一五一十的告诉他。

“怎么办?正经变成这没力气的样儿,父亲为他更是东奔西跑。一年一年有了年纪,主要天气太热,跑出病怎么办?”掌珠忧心忡忡。

看在韩世拓眼里,比掌珠任何时候都要美貌。她关心的一是儿子,二是当丈夫的父亲,三,她本来就美貌出众。韩世拓对着妻子就更怜惜,含笑:“父亲为正经奔波,再累心里也喜欢。”

掌珠急性子上来,跺脚埋怨韩世拓:“哪有你这样当儿子的,你不劝着父亲太惯着他,反倒说什么累是应该?”韩世拓继续笑着,掌珠翻翻眼,扭身冲儿子也来了脾气:“全是在姨妈家里惯的你,想什么就是什么!你是个小侯爷,能跟小王爷玩几年已经不错,知足!别再成天不高兴,逼的祖父在这六月里能热死人的天为你在外面呆着。”

韩正经本就心情不佳,闻言小脑袋往下更是一垂,韩世拓见到心疼,还是劝掌珠道:“他比同年纪的孩子长进,还不就因为呆在姨妈家里长大。你出去尽管打听,跟正经一样年纪的孩子,有几个有他背的书多,还成天自己就肯写字?”

掌珠说不赢,闭嘴不言。

当天老侯没回来,第二天老侯带回重磅消息,镇南王的长子萧元皓,的的确确也不在西山。

这消息算老侯拼尽人脉打听出来,元皓小王爷去了哪里,文章老侯却找不到门路。这又开始成天在外面寻门路,没有几天,晒成一块黑炭头。

宝珠不在家,掌珠和玉珠约好,时常去看望老太太和袁国夫人。在文章老侯黑了一大圈儿的第二天,老太太面前就听到掌珠的话:“祖母,可怎么办呢,正经的祖父说正经是跟着哥哥姐姐长大,不在哥哥姐姐身边所以没精神是理所应当。这理所应当都出来,正经的祖父打算送正经出去逛逛呢。可这天太热了!”

安老太太也和韩世拓一样,为掌珠发自内心的关心婆家而喜悦。随喜悦而来的,是老太太的偏心。

两个孩子是在老太太面前长大,都瘦了,老太太看在眼里不说,也跟文章老侯一样,认为是表哥表姐不在正经身边的缘故。老太太还有一个担心,是韩世拓早年放荡,老太太担心韩正经长大的路上没有执瑜执璞等乖孙,韩正经这几年会长歪。

这想法在执瑜执璞离家的时候没有过,是最近滋生。让掌珠的话一提,老太太心里更转悠开来。

掌珠回去,安老太太对袁夫人陪笑:“看看丢下的这两个孩子,好孩子也就罢了,是个姑娘,留在家里哪能乱出门儿。正经却是一天瘦似一天,可怜见儿的,他家祖父要带他出门逛逛,可能去哪儿呢?”

袁夫人会意,对安老太太笑道:“您可以亲口对他家说,路上多去驿站问路径。”

安老太太暗暗记在心里,上了年纪更谨慎,她不主动到文章侯府说。韩正经离京会对她辞行这是必然的,也有看看文章老侯是不是一门心思对孙子,真的肯送他出京。

……

夜晚,二老爷摇着蒲扇出了门。二太太知道他不走远,也送出到台阶下面,近似于咬耳朵的低声道:“见到大哥让他不要急,小孩子离群孤雁般的,过上几天就能好。”

二老爷没回话,往文章老侯正房附近走动,如果遇到长兄,还跟昨天前天一样劝劝他,再为他寻找元皓小王爷出个主意。

桂花树的阴影下面,他见到前面凉亭上坐着文章老侯,这几天独特的形容儿丝毫没有变,从表面上看,找不到元皓小王爷,老侯比孙子还要忧愁。

他佝偻的身子,超过他这年纪的弯背。他月下的倒影,都有幽幽之感。

二老爷正要过去,见有一个人先于他到了亭上。

“父亲,媳妇见天儿担心,您再这么为正经操心下去,要劳损身体。”韩世拓来到亭上。

老侯叹着气笑:“媳妇是好媳妇,是难遇的好媳妇,是……唉,世拓,有这般的好媳妇,正经不高兴,我更不高兴。”

“不是媳妇拦着,不让您带他出京,是您有了年纪,今春还病了一场,五月里热天,还说腰腿寒,您要带正经出门儿,我也不放心。”韩世拓道。

老侯愁眉苦脸:“你们不让我俩个上路,实说,你拦不住我。我只担心一点儿,上路能不能找得到呢?我没有想通,我才听你们似的,我没有再说上路的事情。也好在上路的话没说妥当,还没对正经说,不然我正寻思着,正经等得急,难道不又添一层气生。”

韩世拓劝他:“也是的,不好找,就不去了吧。”

“世拓啊,你要知道我为什么有带正经出京的心,你要听一听。”文章老侯慈祥的凝视他。

眸子里好像有千言万语,韩世拓一愣,道:“那您说说也好。”

月下忽然现出凄清感,或者是文章老侯面上凄清所带。老侯伤感的道:“见正经天天用功,不用催就赶早儿去上学,让我想起来你。你没有他开蒙这么早,是你小的时候没有这样的好姨母。但你也是伶俐的,会念书到快要成年的时候,你变了,唉,这跟家里的风气不好有关。所以我为正经担心,他养在袁家才这么出息,跟着袁家的出息孩子朝夕相伴不无关连。这袁家失势离了京,要是五七年才回来,正经这五七年难道跟你当年一样,也走歪了不成?”

他说着,眼中滴下泪水:“昔日孟母三择邻,后世无不称赞。我不是说我们家如今不好,但袁家的好,我们不能比。兰草生长在深谷里,硬是比在花房里香的高。正经就是那正长着的兰草,袁家就是那无边无际的深谷,有块好地儿。把他安在家里,哪怕是个好花房,我心里也怕耽误他。”

“嗬嗬,”老侯哭了。

这话勾起韩世拓心里的难过,他去袁家学里帮忙讲课,他的儿子小小的就会在学里坐得住,韩世拓时常看在眼睛里。

老侯不说这些话,韩世拓也不会忘记他少年的经历。在他追着叔叔们去青楼以前,他算是个不错的孩子,没有正经念书早,也跟如今的正经认真劲儿差不多。

老侯的话,句句入现任文章侯的心。令得韩世拓强笑改变心思:“那您带他出门儿去吧,往山西去不是吗?我去过记得路。四叔也在那条线上的驿站上,您和正经去散心也挺好。只是一条,你们两个人上路,我还是不放心,我最近又抽不开身子陪你们。”

“有我!”

二老爷走上来,对韩世拓父子道:“我听到现在,心里也想了又想。早在我没跟萧二爷走,把官职让给四弟,我就有辞官的心思。正经难过这些天,大哥在外面打听,我全看在眼里。大哥,你要是真的带孙子出门去,我和你去。”

家里最近几年颇为融洽,但老侯和韩世拓父子还是不敢相信的看着二老爷。

二老爷笑道:“不信我?我也是一样的心思,不想把正经耽误。”

老侯信了他,眉头稍有展开。父子叔侄三个人在月下商议着行程,决定也用个回家祭祖的名义出京,真的找不到袁家,就真的往老家逛逛,让正经也去祭祖。

老侯没有官职,二老爷说自从忠毅侯四月里要和柳家定亲失势,他在衙门里就不快意,他请假一年不会有人奇怪。韩世拓帮他们选个日子,三个人各自回房去睡。

二老爷离开父子们以后,在看不到他们的地方,回身站了片刻。在他心里,有一句话难以启齿,独自又在这里想想。

韩世拓当年学坏,如果是负责任的叔父,他是有责任的。如果是不负责任,我管你三七二十一,老子去青楼谁让你跟去的,也能继续表面一家人。

掌珠变了,二老爷也变了,他没办法弥补当年可能算他有错的旧事,却可以在韩正经的事情上尽一把子力。

不但是文章老侯意识到孟母三择邻非同小可,二老爷也考虑到离开袁家,担心韩正经如今念书的“灵气”不再,把这下一代的好苗子给伤害。

盗泉之水,岂是没有原因的?

……

不到三天,文章老侯把东西收拾完毕。亲友们处打过招呼,也往安老太太面前辞行。

老太太送他八个字:“径直回家,驿站问路。”老侯想天热,白天赶路是受罪的事情,可不是径直回家吗?这天热的,人要中暑,如果知道路,在路上也流连不起。

老太太这话,交待的有她的道理。文章老侯是这样想的。

……

“呜呜呜……”好孩子放声大哭。

老太太急了:“刚接你回来玩会儿,你哭的是什么?”

“为什么表哥可以去,我生得好,我却不能去。他生得不好,生得不好…。”好孩子号啕。

老太太揉着额角嘟囔:“他是回老家,就我眼下来看,我看他是找不到,他只能回老家。”

嗓音低,好孩子听不到这些话,但好孩子有直觉。孩子的直觉没有大人的世故,相对准,而孩子又单纯十足相信。不管老太太怎么劝,好孩子都哭的很凶。

越哭,她越知道,她不好的表哥去找哥哥姐姐,把她丢了下来。

……

大雨又一次滂沱而下,远方的边城——大同,街道上行人避雨,很快清空。

几乘快马飞驰而过,马上人没有任何雨具,在雨中淋的缩头哈腰。

他们去的方向,辅国公府。

府中,此时老国公吩咐妻子:“再把几封信取来,我再看一回。”老国公夫人慌里慌张,依言把信放到老国公枕边。

信是拆开看过的,这算是重温。老国公拿起一封,是袁训在不久前来的信件,日期是在五月加寿过生日以后,信中安宁一如既往,关切也丝毫不变。

“按邸报上的日期来算,这是阿训丢官以后所写。这信里一点儿没有表露,也看不出他有多难过。这是为安慰我?还是暗示我不用担心?”老国公自言自语的分析。

袁训四月里丢官,老国公在这六月里收到消息。不是邸报不及时,是全家人串通赵大人瞒着他,如果不是在城外巡视庄稼的余伯南回来,面如土色担心他的宝珠而前来国公府中问讯,老国公还不能知道。

梁山王驻扎在边城外,方便老国公把龙怀城兄弟叫到面前大骂一通,龙怀城兄弟没有办法,乖乖交出前段时间的邸报,老国公一见忧心忡忡,让龙怀城兄弟打听袁训近况,又每天把最近来信分析来去。

从袁训的信上看不出来,在老国公意料之中。他又取第二封信,是陈留郡王妃所写。

郡王妃时常也和养父通信,她的信在四月里到来,看日期,也是在袁训丢官以后。

信中,也是关心以外没有其它。

老国公叹气:“全瞒着我,当我是个废人。”放下,又看第三封。

第三封来自袁夫人,日期也是四月里袁训丢官以后。这一封信让老国公颇为推敲,因为他们兄妹近年通信不多。

老国公最挂念的是袁训,袁夫人的话夹在儿子信里就发出去。老国公近年不能起身,回信困难。袁夫人写信,他势必亲笔要回,也增加他的负担。

袁夫人体贴,总是体现在送东西上面。这忽然来了一封信,让老国公有些安慰。

“看来无事,阿训有太后在不是。”老国公一生征战,不难想到这是计策。但是什么计策能让外甥免官?京里出了什么大事情?让他好生的思量。

他又一回看信,表面上算安定的。老国公夫人在旁看到,从收到真实消息就心神不宁的她,见丈夫神情还是镇定,又一回跟着安然下来。

洗手焚香:“我再上香,没事儿,不会有事的。”

小十在外面大叫:“哥哥回来了。”

“有新消息?”老国公眸光对外。

先有笑声出来:“小十,哈哈,好小子,几天不见,你又长高了,快来看看谁来了,”这是龙怀城的嗓音。

老国公心头一跳,过于担心让他险些脱口:“是阿训回来了吗?”这想法来自于他的直觉,也来自他的盼望。外甥在京里不得意,回家有舅父哄着也罢。

但这想法从事实上来看过于荒谬,宝珠刚生下孩子,当父亲的怎么可能抛下幼女离京。

老国公就话到嘴边及时刹住,外面也出来小十的叫声:“大姐丈好!”“瞻载,是瞻载来了?”老国公欢声,陈留郡王的到来,对他也是一件开心事情。

他竭力想翻动身子往外面看去,老国公夫人也早打起门帘去迎。门外,陈留郡王也和龙怀城一样哈哈大笑:“好小子,你嗓门儿不小!你玩的是什么?”

“大刀!九哥从京里给我送出来的。只可惜,是个木头的。但这木头是紫檀的,可香了。”

老国公在房里心头又是一宽,按日子算,这批小十的东西也是袁训丢官以后送来,要是真的有事,还会有心情整理东西吗?

但随即,他信真的有事,也会送来东西。所以他继续盼望陈留郡王进来说说这事。但陈留郡王还不进来,和小十说话,老国公也很欢喜。

班师以后,陈留郡王来看过他多次,也很疼爱小十。

国公就等着,在外面的笑声中噙上笑容。

门帘打开的时候,小十拖着木头刀,倒退着拽着一个人盔甲,把陈留郡王带进来:“父亲,我把姐丈带回来了。”

龙怀城见到这向征父母关系亲密的弟弟就笑眯眼,但对他这话更为失笑:“你抢功,分明是我带回来的。”

小十黑白分明的眼睛瞅瞅他,像是在说进这个门是我带进来的。还有别人要带,小十没理龙怀城,拖着大刀不离手,出去又带进一个人,世子萧衍志。

又带进一个人,不久前到来的萧衍勇。

老国公夫人忙着倒茶水,小十又忙着问话。

“岳父这几天可好?”陈留郡王问候老国公,和小十的话同时出来。

小十凑到萧衍勇面前:“你有我大侄子瑜哥璞哥能耐吗?”萧衍勇跟随伯父往这里来不是头一回,也让他问的不是头一回,和执瑜执璞好的他笑嘻嘻回:“我不如他们。”

小十煞有介事:“我也这样看。”又去问萧衍志,小脸儿严肃:“志哥儿,你呢?你也没有瑜哥璞哥好吧?”

萧衍志觉得全身发麻,抖着手臂笑道:“小舅舅,我大了,请你叫我全名,你叫的我难过。”

小十不笑,最后来到陈留郡王面前,那脸绷得就更紧:“大姐丈,你不会有我九哥能耐对吧?”

龙怀城又一次哈哈大笑声中,陈留郡王故意道:“谁说的,你九哥说的吗?看我打他。”

“啊呀呀!”小十把个木头刀抡起来,木料香气顿时满房中,小十在香气中大发脾气:“来来来,大战三百回合,为我九哥打你!”

老国公夫人顶顶稀罕这女婿,气的进来把小十带走,小十边走边回头:“大姐丈等我还回来呢,”但脚不沾地的让母亲扯着,走的无力扳回。

看的人把他笑上一回。

老国公目光不离陈留郡王,看他笑得欢畅,焦急的心得到缓解。

果然,笑声结束,陈留郡王取出一封信呈上:“岳父,这是您女儿的信,刚收到,我就送来了。”

老国公迫不及待拆开。

“叩请父亲金安,不知道近来身子可好?夏天汗多,更要常翻动身子。秋闱将至,明年春闱,侄子们用心苦读,明春必然如意。母亲常挂念,嘱我代问侄子们亲事原说在京中操办?新人几时动身,几时进京,吉期京中定下,还是父亲定下……”

后面是些别的话。

老国公吁一口长气,这看似家常的信,把他不安的思绪抚平。

又有陈留郡王亲身在此,这对翁婿是随意说话的人,郡王挑明了说:“岳父不要担心,官场起伏自古有之。小弟侯爵还在,您女儿信里说,太后也身子安好,加寿公主待遇也在,又还有心思办亲事,想来不日就有好消息到来。”

老国公露出这些天里最安心的笑容,外面又来了龙二龙三龙四龙六和龙七。

这兄弟五个早几天就在家里和妻子团聚,听说姐丈到来,这就夫妻一起过来相见。

一一看过信以后,龙二粗声大气地道:“我就说嘛,谁担心老九出事,这亲家不做也罢!”

他说话事出有因,龙二妻子尴尬:“家里也是关心,”龙二长子龙显邦定的亲事,是母亲娘家的表亲。

国公府里瞒得住老国公有日子,却瞒不住外面早就看到邸报的人。他们总有谈论,龙二的愤怒来自于这里。

见妻子解释,龙二更生气:“你还张得开口对我说?劝你转个身儿,出这道门儿,上个车儿,回你的家见见糊涂油蒙心的人儿!”

龙二妻子窘迫的快要哭出来,龙二还是大嚷:“你把话给我带到,要么,赶紧把女孩儿往京里送,要么,这亲事我不要了!有父亲在,托老侯在京里寻上一门亲,不比她好吗!”

“闭嘴!”老国公把他呵斥,龙二的妻子流下泪水,一言不发的真的按丈夫说的往外面走去。

老国公怜惜儿媳,叫她道:“下雨呢,打发个家人去说,说和缓些。”龙二妻子泣道:“多谢父亲,还是我自己去说吧。”

在她的话里,龙三对妻子挑眉头,亲上加亲自古有之,他房里定的也是内亲家姑娘。

龙四房里定的不是内亲,也对妻子道:“你也走一回吧,对亲家说,三天后就上船走,我们不等人。”

龙七妻子不用丈夫说,也随同妯娌们出去。

她们走了以后,老国公把儿子们劈头盖脸一通骂:“你们不在家,媳妇们操持家中起早又贪黑,回来了,应该多多的道辛苦,再不许使蛮横。老九的官职没了,有闲言正常,亲家思量也正常,却拿自家人使什么性子?”

一直骂到龙二的小儿子进来,老国公才住嘴。

这个小子叫龙显宁,比加寿大一岁,生长在武将家里,十三岁的他已有昂扬气势,就是脸色不太好看,带出来懊恼。

“祖父祖父祖父,嫂嫂们还走不走?她们不去京里成亲就算了!我得去了!秋闱八月里,现在都六月了!我还怎么能赶得上听名动天下的阮二先生讲书。听不了讲书,我还怎么能中这一科,我还等着明年殿试呢。”

老国公笑起来:“这一科就没打算让你下场,不然去年你要走,去年就送你进京。在京里好好念三年,下科你十六岁,报捷条子到家难道不好吗?”

龙显宁抱着头气愤:“去年我就要去,去年说没有人送我,我说自己去,又说没走过这路不放心,让我等今年嫂嫂们进京成亲一起走,我只等三天啊,多一炷香也不等。”

陈留郡王拿他开玩笑:“换成我,我出后门就走了。”

龙显宁苦恼:“姑丈,不是我想不到,是怕私下走的,到京里九叔不喜欢,姑祖母要说让家里担心,不给我钱用。”

他的爹龙二给他一脚,笑骂道:“你小子钻钱眼里,你进京是为要钱的吗?”

龙显宁后悔失言,往外就跑,边道:“当我不知道吗?哥哥们在京里天天要钱。”

这天天要钱的话,是龙四送侄子们进京,亲眼所见,回来亲口说出来。龙四闻言,也笑话龙显宁:“还有三天不是吗?赶紧街上多搜寻几本笑林广记、奇闻趣事,早做准备好伸手。”

“不用四叔说,我早备下来。”龙显宁在房外回话。

小十在外间,也早听见,从母亲膝前追出去:“别把我的钱要干净了。”

“放心吧小十叔叔,你的钱是你的钱,我的钱是我的钱,不相干。”

陈留郡王笑得弯下腰:“这一个一个能的,没进京先把钱划分好。你的钱我的钱都出来,衍志衍勇,”郡王把自己儿子侄子捎上:“你们在京里有没有要走自己的钱?”

萧衍志装出苦脸儿:“有瑜哥璞哥在,得让他们占先。”衍勇倒老实,摸头嘿嘿:“给的有钱。”随后是真苦恼:“不在我手里。”

陈留郡王继续取笑:“那是你小子不机灵,你不会说请瑜哥璞哥吃酒楼全花得精光。”

他正在嘲笑,老国公对着他更好笑:“我说瞻载,他们要走的难道没有你一份儿?”

陈留郡王啊呀一声,跟战场上遇到敌将那一声差不多:“多谢岳父提醒,他们要来要去的,是我岳母的钱。”

外面他的名分上正牌“岳母”听到,不由一笑。

“姐丈总算想起来,”龙氏兄弟更是哄堂大笑。

当天的下午,把新人往京里去的船准备好,各亲家们有的还在担心,但龙二的话得到龙氏兄弟一致赞成:“三天后不上船,这亲事算了吧!”

兵部尚书虽丢了官职,辅国公府还在,亲家们只是闻祸而悲的多余烦恼,生怕到京里跟着受连累,但见国公府强硬,亲家们不敢再说,嫁妆开始上船,准备跟去的父兄也做准备。

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,谢氏的父亲谢老爷,石氏的父亲石老爷,因为送女儿进过京进过宫,把他们曾担心女儿进京寄人篱下心思扭转。听到小龙氏兄弟订的人家有顾虑,这两位皮厚的来见老国公,说亲事真的散了,可以把各自的孙女儿许给各自外孙的堂兄。

孙子们亲事还在,老国公自然不能答应,但让他们百般信任袁训的话鼓舞出好些精神。

龙显贵龙显兆成亲,这对外祖父们也跟进京。老国公投桃报李,答应他们带上家中成年而没有定亲的孙女儿,而且装看不见他们的司马昭之心。

三天以后,龙显宁怀里揣着说笑话的书,踌躇满志随新人船而去。

……

天气晴好,马车行走的路上多出松软沙地,车行如在丝绸中。日头还是炽烈,但吹来带咸味儿的风,凉爽而让人愉悦。

因为就要到地方,这一天是白天行道,一早到定好的客栈用早饭,随后继续赶路。昨天值夜的人在马车上睡,孩子们也放一天假,自在的说笑着。

执瑜执璞懂事的默背昨天的书,背完了就骑马上。萧战加福的功课,在京里的时候就是超日子的学,早就在马上并骑奔驰。

梁山老王带着于林等人陪着他们,两边指点着。见到沙地好,又捡一条道路,来回的习练快马。

元皓由香姐儿陪着,卷起车帘坐在车后,小胖腿悬空甩动,见到路边的花好草好,他相中的,指使萧战掐给他。

加寿姐姐还是最心爱他,和太子各骑一匹马,跟在元皓的马车旁边。

“到了没?”元皓心急,隔一会儿就问上一声,得到的回答总是:“快了”。

简单的对答,也能引起孩子们一通笑声,让本就悠然的行程更添轻松。

宝珠得到袁训的允许,这日光海风又实在诱人,对身体也好,骑马在袁训身边。她每一次借着和袁训说话的功夫看向丈夫,眸光就深深的爱恋。

看得多了,暗自喜欢的袁训没忍住,低笑轻语:“怎么,你打算感谢我?”

“怎么能不谢你呢?带我们来这样好地方。”

远处古镇,经过的也有小村庄,它们和内陆不一样,屋前屋后支的是大渔网,挂的是鱼干,有些宝珠不认得,这新奇劲儿,宝珠和孩子们一样雀跃,只怕让笑话,不敢表露出来。

她钦佩的感谢着丈夫,很由衷。但得到的,却是调笑。

“今儿晚上咱们能住一起,可不许光说不兑现。”袁训坏笑。

宝珠先看看孩子们在不在身边,再回身来对丈夫眨动眼眸,七个孩子的母亲依然有淘气:“如果你对我说好话儿,也许可以商议…。”

话到这里就停下,因为刚才还同她玩笑的袁训,在宝珠看孩子时,他也看孩子们,这一看,眸光就此收不回来。

宝珠知他心意,自然是奉陪的来看。

头一个看的是加寿,着一件淡黄色道袍的加寿,姣好容颜好似带水莲花。而她身边的太子殿下,淡蓝布衣不减他的高贵,却增添他的优雅。

一对玉人似的两个人亲昵的也在低语,让当父亲的不由得含笑。

第二个看的是一双长子。

执瑜执璞加入到萧战加福飞骑的行列中,孔青顺伯带人护着他们,魁梧的身子,满面的汗水,热烈的欢声,健康的模样让袁训莫明的就生出自豪。

第三个是萧战加福,他们就在附近,一找就得。

头一眼,袁训忧伤,他乖巧的小加福,穿一件紧身的雪白劲装,佩着一把镶满宝石的剑,不管是勒马还是扬鞭,都熟练的好似老骑士,让当父亲的没有先赞赏,而是对老王恨恨。

但再看女儿玉雪不改,玲珑眉眼儿熠熠生辉,袁训又眉开眼笑,看我女儿生得好。

他去找香姐儿和元皓时,他们在车后看不到,看到的是一双小媳妇。

称心如意从小儿作伴,上路也乐陶陶的不离彼此。

这两个在路上也有看书的钟点儿,但每天至少分一半的功夫料理家事,让一行人衣食省心,此时她们面上的笑容开心,袁训也随着笑容加深。

小六和苏似玉更有趣,他们下地手扯着手走着,踩出一行脚印来,捡整齐的就让人赶紧来看。

袁训收回眼光,重回到宝珠身上,低低地道:“你谢我,我也谢你。”七个孩子,袁训想想这难道不是宝珠的大功劳吗?

宝珠眸子亮着,嫣然道:“这是有好父亲的缘故,”

“这是有好母亲,”袁训轻笑。

“哇!”一大声过来,把夫妻两个打断,奔在前面的萧战加福欢呼大叫:“元皓元皓,快来看啊,海到了。”

所有人都加快速度赶过去,转过道边大石头,一大片蔚蓝出现在视线中时,所有的人都让震撼。

这里面袁训出公差曾见过海,梁山老王夸口说他少年游历到过,镇南老王说他也曾见过,但在此时此刻也一起凝神面上绽放光彩。

大海,不管是不是很多人的梦境,却可以治好很多人对美梦的憧憬。

在他们的眼前,海风中,潮水渴望的卷来卷去,拍打着岸,在涛声中把喧嚣生成宁静。

雪白海鸟的鸣叫,清脆的生成这梦境中最好的乐曲。每一声,都鼓动得人心如潮水,在金黄日光中渐生圆满。

远处的天,看上去是淡蓝浅蓝再到雪白,每个颜色都带着鬼斧神工的奇妙。白云美的如柔软的花瓣儿,让人看一眼,仿佛能挑逗直到心弦,满足的可以大声呻吟。

“太美了!”

头一个欢呼的是香姐儿,爱好看的她克制不住悸动,海风又拂的她嗓子痒痒的,她张开手臂,放声大叫出来。

“美!”

元皓尖叫,把他的高兴也尽情表现出来。随后,他是头一个对着海冲过去,兴奋的啊啊着。

“美,”宝珠也用了这个字,而放弃平时用的最多的“好看”,但她没有急着纵马过去,而是把手对丈夫伸去,两个人握在一起。耳听潮声,心如潮水,澎湃而出的感情缠绵成丝后,又寸寸成结。

心如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,应该是指他们的此时此刻。

“美,”张大学士茫然说着,他是头一回来。海的辽阔只这一角,海的天际只短短一线,已让他近似于窒息的陶醉其中,以致于说不出别的好字眼。

天地之广大,把劳于案牍的身心解放。层层叠叠的潮水声,洗刷干净争名夺利的心。

人在名利场上,再豁达也存在名利心,二位老王有,大学士有,袁训也有。

但张大学士没心思去想别人,他只知道,他清晰的感受到数十年疲倦消逝而去,海风温暖的吹拂他衰老的骨节,海潮舒缓着他坚垒似的脑海。

身心拔节似的舒展,蕴含着新的力量。生机勃勃,雨后春笋似的生长着,修补着早十年前就开始的多病多酸痛。

这行程在他的计划里,是为太子殿下增加名望,了解民生。上路的日子,他无时不防备着袁训灌输太子一夫一妻。但在这新生似的快乐里,张大学士统统忘记。

他喃喃自语着自己也听不懂的话,或者是历代对海赞美的诗词,有什么闪电般浮跳出来。那是他自书上看到的,多病体弱的人住在海边,有不治而愈的先例。

这让大学士对袁训油然看去,想想没有他,自己终生也不会来到这里,他对孩子们的一片心,以大学士几十年的阅历,只有太后对他,才可以相比。

这海真好,美丽的像一个梦,也可以在袁家孩子们以后不能再到这里时,一直成为他们美梦中的一个。

也是自己的。张大学士这样想着,面上惊喜不改,追随太子殿下的脚步而去。

……

孩子们早就欢快的嚷嚷着,边跑边玩耍。

“说鱼不是钓的,是在地上捡的,鱼呢,在哪里?”元皓小手趴地上,胖脑袋几乎杵地。

太子大笑:“退潮的时候才会有鱼,这会儿早过了,赶海的人早捡走。”

“赶海?”元皓疑惑的晃晃脑袋,随后大声宣布:“明天我要来赶海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抱抱仔的新贡士zwqsylsj亲,感谢一路支持。

好孩子上路慢些,亲们表着急。

么么哒求票。

仔又完成一个任务哈哈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