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三章,出来玩,不忘记家里人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面对几岁的孙子元皓在海水里的“英姿”,还有他的一身小水靠,让镇南老王对袁训“醋意大发”,以尊长的身份,却弄杯酒来敬袁训。

说白了,老王又吃醋又嫉妒又佩服。

看看那身小水靠,元皓穿着几乎贴身。这是对他身材拿捏得准不说,没有做小是一份儿心,没有做得太大,预备着明年后年再穿也是一份儿心。

如果做得太大,哥哥姐姐穿,元皓也会穿,但泡在水里就不是得意小青蛙,而是一只松皮小青蛙,估计没这会儿鼓肚皮结结实实的那么好看。

袁训喝过酒,镇南老王还在感慨:“原本呢,我服你是服你,但服你有几个好孩子,把元皓勾得喜欢你。但此时,我服你,一是你真的教导上周全,不怕你们笑话,呵呵,都知道我生长在钟鼎之家,我却不会水。”

梁山老王忍俊不禁:“那等下你这旱鸭子就只能看着我们玩了。”

镇南老王露出惊奇:“你也会水么?我们俩个是差不多年纪的人,都在京里长大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梁山老王笑一笑,是回想旧事的神气:“这要归功于我的祖父,”

镇南老王还是吃惊,摆一摆手:“您家祖父我小时见过,他不会水,要问我怎么知道的,有一回端午赛龙舟,我在岸边上喝彩,他问我喜欢,为什么不自己上船玩,我说难为情,我怕掉河里。祖父他老人家说,不必难为情,他也不会。我记得清清楚楚的,而且我还知道,京里会水的贵公子可是不多。”

“贵人体态,害人多矣。”梁山老王这样道。

镇南老王失笑:“你这一句话,可把京里一干子人都打进去。”

“哼哼,我说的是实话,”梁山老王笑哼一声:“先说我怎么会水吧,我小的时候,我家祖父还在,他肯让我少年的时候出去游历,我倒也不走远,就周边几个省逛逛,像小袁这次行程要去的几个地方,我实在动心,我没有去过。”

镇南老王又一次插话是心服口服,下意识跟着点头:“是啊,这出京不到两个月,我服他。下面要走两年,窥一斑可知全豹之态,已是呼之欲出。”

太子跟着点头,他神色不离开眺望海面孩子们的欢笑,随着心中的美好而深深的认可。

加寿也点头,张大学士也在海风中认可这次行程。梁山老王笑道:“亲家,你酒也敬了,服的话也说了,还要夸他,等找一天单独夸他。现在,你先让我说完。”

镇南老王好笑:“是,我这会儿太喜欢他,一张嘴就到他身上。”让梁山老王继续说他会水的原因。

“逛到第二个省,有人请我吃滚刀面,他们人多,我寻思我吃馄饨吧,说不好我还能留口气,跟我的小子们倘若有留口气的,能活着到岸边,我活着固然好,他们中活一个也能回家报信,为我报仇不是?我正打算说,一个小子对我使眼色,抢我前面说吃馄饨。结果把身上的钱送上去,逼着我们主仆全跳江。”

加寿先开始听不懂,心想滚刀面不好吗?到这里大约明白,惊呼一声:“哎哟,祖父要不要紧?”

“那是江心离岸边又远,我是准备喝一肚子水。没想到我一入水里,有个东西送到我嘴边,我含上,是个芦苇管子。叫我吃馄饨的小子岂止会水,是太喜欢戏水,身上随时一把能吸气的管子。就这样,他带着我们用管子吸气。又水里经验足,不然我们一把子管子散开在江里,那帮子贼还不看在眼睛里。他让我握住另一个小子的手,另一个小子又握住一个小子的手,他握着我,这样主仆跟着他踩水,把管子藏在那贼船旁边,由于是晚上,硬是没让他们发现。”梁山老王欣欣然。

袁训微微一笑,不用听也知道下文是什么。故意的请老王得意到底:“后面呢?”

“后面?还用说吗。他劫了我,钱足够了,把船往回行,打算分钱去了。我们一路跟着到他巢穴,上到岸上。到了岸上,我还怕他吗?来一百个也不怕。让我杀了一个没有活人不说,我拿回我的钱,还把贼赃抓了一把当压惊钱。”梁山老王嘿嘿,这会儿他狂傲的面上挺谦虚。

“你们别说啊,这事情我报当地官府,我说贼赃如数儿上缴。”

但看他神气,分明不止一把压惊钱。

太子大笑:“有趣儿,换成是我,也得拿一把。”张大学士也打趣:“你么,出了杀贼的力,理当拿钱,这几十年旧帐,不用怕我们重新翻案。”

加寿最凑趣儿,起身来执壶,亲手为老王倒满酒:“祖父厉害,祖父当满饮一杯。”

又按长幼,分明为镇南老王、张大学士、太子和父亲倒满酒。

梁山老王手按酒杯,绘声绘色说完结局:“就这一回,把我教训。我这才知道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不单指我会锤,你要拿锤跟我比。人家把我拖到水里去,我可就无还手之力。现成那小子会水,衙门里报过案的当天,他们上报下查让我等几天再走,城内现在有河,我说得了,咱们不赶路,大家全学戏水,这就学会。一旦学会,几十年没有大用过,也没有丢下。”

他这就算说完,但意犹未尽的,也是出来就是为玩乐的,对着亲家开始嘲笑:“所以就有今天我们玩水去,你呢,在船上看着。”又询问张大学士:“老夫子,看你也不像会的,你们作伴儿。”

镇南老王和张大学士反问:“船上?”

梁山老王笑而不答,而太子继续笑看远方。张大学士眼睛老花,晚上认得路勉强行,但此时海面再明朗,也看不到远方一点帆影如海鸟般缓缓行来。

镇南老王习武的原因,眼神儿还好。把船看在眼睛里。他不由自主,话又要到袁训身上:“小袁呐,”

袁训缩一缩头也取笑:“您别再夸我了,”对远处也看看:“我不让孩子们在这里捡东西,是这里退潮的钟点短,怕他们捡得不尽兴。又有咱们到这里来,主要是给殿下过生辰。咱们坐着喝酒再好,看着他们捡东西也羡慕。就像这会儿咱们坐着喝酒,看着他们玩水我心里痒,您难道不想去吗?有夸我的,不如去浅水里陪元皓玩会儿吧?浅水们里不会水也能去。”

镇南老王就看孙子,见悬崖挡住日光的烈,元皓在浅些的影子下面游得飞快,哥哥姐姐们怕他独自游到深水里,把他围成一个圈子,他正游向萧战,撞他一脑袋,又游向小六,小六从水里捡个东西给他,抱着哈哈笑。

老王又叹息:“我不会夸你,小袁,你听我说完。”

座中的人都嘿嘿:“你说。”梁山老王笑道:“你可能是不夸他,但句句不离他。”

“我是要声明,我会教导孙子,不是这畏畏缩缩怕他不喜欢的祖父。但教训得分个时候。我正训着他呢,旁边有这些好孩子们又听话,又跟你们嘻嘻哈哈。这种时候,我教训他不服,而且他这一路上再也不会喜欢祖父。小袁,全怪你,要是我带他在家里,我怎么说他怎么听,哪有现在我跟不会带孙子似的,一个劲儿的怕他不要我。”

镇南老王看似正色的这一番话,让座中大笑:“你这还是在夸他啊。”

太子一面笑一面看船更近了些,可以见到很高很大,水军旗帜飘扬可见。

珍惜这上船前不多的时光,太子对加寿道:“咱们也换衣裳,咱们也玩会儿去。”

两位老王、大学士都让他们去玩,加寿去帐篷以前,遗憾的对镇南老王道:“大学士不会水虽然可以陪您,但祖父不能陪元皓,多可惜啊。”

听到这话,镇南老王心软得不能触碰,拍拍加寿肩头:“这就是你们姐妹兄弟的好处,这话说的好,不能陪着,多可惜啊。你让祖父反思这两年以为元皓不肯回来,祖父就帮王爷忙公事,没有去好好陪他,实在不应该。”

梁山老王哈哈笑道:“按道理,你应该夸小袁多陪了孩子们,孩子们才想得到这一点儿才是。”

镇南老王含笑:“我就不夸他,说了不夸,坚决不夸。”

座中又笑起来,加寿对镇南老王一通安慰:“但祖父您放心,您带表弟跟出来了,这不就是陪着。表弟正贪玩呢,等他明天后天不贪玩了,他就亲近祖父您。”

“行,我等着,寿姐儿真是个好孩子。”镇南老王把加寿夸着。

加寿走开几步,还回头又出主意:“祖父要戏水,也好办,找小六弟弟和似玉,他们俩个最会玩。”

镇南老王答应着,见说曹操曹操到,小六和苏似玉跑上岸,手捧几个上黑乎乎的东西:“母亲母亲,大海参。”

“似玉会潜水,她弄来的。”小六炫耀苏似玉的时候真不多,但只要炫耀完全真心。

镇南老王等人在京里,见到的海参是干货。对着这鲜活的海,鲜活的海产,镇南老王更羡慕起戏水的孩子们来。更羡慕的,是元皓依赖他们,他们能让自家孙子喜欢到离不开,真是好孩子!

老王心想,我不夸忠毅侯,我就是不夸他了。免得都笑话我。

……

大船缓缓的近了,孩子们在水里,很方便的游过去,先行上船。一只小舢板放下来,这一片没有暗礁,薄舢板很快到沙滩上。

而潮水,起伏的大起来,岸上熄灭火堆,帐篷卷起,茶吊子等物收起,吊上绳索收回。

袁训会水,但陪着镇南老王、不及下水的梁山老王、张大学士还有家人在这里,见舢板刚停,一个盔甲在身的人扑通跳下来,溅起一身水他不管,直奔梁山老王,离开几步跪下行礼,大声道:“白卜见过老王爷。”

这一位,袁训认得他,他也认得袁训,是萧观在京里的时候,常跟他的哼哈二将之一。

一个是王千金,一个是白不是,大名叫白卜,如今调到水军中当将军。

……

“侯爷,玩的可好?我指的这地方不错吧。”白卜对袁训笑得尽量真诚。

他们跟萧战在京里时,总骂袁训不止一回。

几年前这位摇身一变,由袁大将军变成太后外戚,白卜当时随萧观勤王在京里,皇帝登基,他听到金殿上当场宣的圣旨,把白将军吓得一时魂不附体。

他调来水军当差,跟袁训没有关系,但重新见到袁训,还是有不自在。只有多笑,白卜觉得脑袋上将军头盔才能安稳。

袁训亲切地回他:“你这样一说,就没有人夸我了。”雪白的牙齿上闪动笑意,白卜比前两天见到袁训时安心不少,再奉承他一句:“那也是侯爷有心安排,才来见我讨地方。”

往四下里一望,白卜也悠然:“这地方本就是个海,一天只退潮这不多的钟点。鱼多沙滩好,是它本就在水下面常呆着。”

袁训谢过他,白卜请不会水的人上舢板,张大学士坐下去颤颤巍巍,镇南老王看他的模样,反倒镇定下来。心想最多落水里一身狼狈,也比大学士这胆战心惊的样子要好。

不一时,到了大船上,当着众水兵,白卜称呼他们为家中老太爷,称呼袁训为兄弟,带他们去船舱中,备下的早有热水,请他们把身上海水洗净。

……。

“哥哥哥哥,快出来。”

这是太子在路上,孩子们对他的称呼,洗过小睡的太子翻身而起,把腰带系好,抢步出来。

这是三层高的大船,太子休息的地方是白卜的船舱,主将在最高处。往下一看,太子睁大眼睛。

船帮上有好几队士兵,从海水里提上来不止一张大网。网还没有离开水面,先可以看到下面大鱼,有的不比元皓小。

元皓早到最下面一层甲板,跳着脚乐,扬手,他叫得最欢:“哥哥哥哥,下来打鱼了。”

袁训在孩子们后面,太子到的时候,他袖子挽起,梁山老王也把袖子挽起。

两个人同声对太子悄声道:“今天是殿下父忧母难之日,请您帮把手儿,把鱼打上来敬献回京。”

太子原地怔住。

缓缓的,他眼中先是微红,再就含上泪水。

眸光并不是感激万分,却也是激动不已。

这才是岳父给自己庆生辰的压轴戏吧,并不是仅带自己吃好玩好喝好,而是时时不忘记“敬献”回京。

想想父皇和母后,太上皇和太后,收到自己亲手打捞上来的鱼,该是什么样喜悦的心情?

会有夸奖,这是肯定的。

能让太上皇太后,和父皇母后夸奖,这不正是为人臣子,为儿子孙子想要的,理当比任何东西都期盼得到。

这才是最好的庆生,最好的礼物。

太子含泪而笑,把袖子飞快挽起,不由自主手臂挥挥——这可能是学元皓的兴奋劲儿。

“打鱼!”

……。

袁训叫住元皓:“你也去打。”

元皓早就跃跃欲试,萧战怕虽有渔网,鱼也扑腾着打了他,或者鱼鳍扎到他的手,对他说要问过坏蛋舅舅,元皓自袁训出来,可怜巴巴等在袁训脚下跳脚。

袁训给他卷起衣袖,把他带到正拉起的一角渔网旁,让他小手扶住网,温和地叮咛:“这是你的地儿,帮忙吧。”

“舅舅好!好舅舅!”一切玩,都深得元皓之心。

元皓使出吃奶的力气,旁边是小六和苏似玉,他们主要是占个手,主要出力气的还是士兵们。

梁山老王把镇南老王叫去帮忙,镇南老王没有即刻得到解释,但和孙子一样,当这是玩耍,嘴里说着:“不能戏水,难道还不能打鱼吗?”二话不说,前往帮忙。

袁训检查一遍,所有该打鱼的人全扶上网,如张大学士叫着太子:“公子小心衣裳”。但太子不松手,他怕有闪失,他也去了。

又看不该打鱼的人也在帮忙,侯爷捡了一张网,卖力的也上阵。

这一网,不是三五个人能打上来。等上到甲板,丰盛的人人喜笑颜开。

梁山老王都稀罕的问白卜:“这是一网打到鱼老家了?这个头儿大的,这是把鱼老太爷也弄来了?”

镇南老王凑到他耳边:“你掌全国兵权数十年,这水军几十年前由战死的延宁郡王管,但也在你麾下,你不懂鱼,怎么管的几十年?”

梁山老王先推开他,听白卜回话:“在京里就听到一句话,鱼有鱼路,果然的,鱼有行走的鱼路,今儿虽然不是鱼汛日里头,但手下有几个能人,会看鱼路,让您说着了,会看鱼老家。”

他们正说着话,网中鱼倒下来,跳动的半个甲板都是。元皓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鱼有这么多,揪住一条鱼尾往怀里抱。

那鱼比他长,力气比他足。一尾巴打落他手,甲板上有水又滑,元皓一屁股坐地上,直着眼睛跳起来,对着大鱼飞起一脚,沾甲板滑的光,把鱼踢出去十几步,到梁山老王脚下,把他吓一跳。

“你小子玩什么呢!”梁山老王装生气。

元皓鼓鼓小肚子:“它打我,我就打它!”见又一条乱蹦到了面前,又是一脚,对着鱼头踹去,脚一滑,又一屁股坐到地上,新换的衣裳沾一身的水不说,小眼睛又直了:“我怎么又摔了。”

袁训都对他忍住笑,不然怕大笑特笑。对孩子们挥手:“带他继续去打鱼,不要和鱼老太爷过不去,横竖,晚上下汤锅,多吃也就解气。”

“打鱼,打鱼,”元皓重新喜欢,太子带上加寿,加寿带上元皓,元皓嫌弃张大学士白胡子老头儿站旁边,对他噘嘴儿:“为什么你不是六表哥?”

张大学士看他,干净衣裳又一身海水,脑袋上还多出一片鱼鳞,要多狼狈有多狼狈。再看太子也好不到哪里去,但还拉网兴致勃勃。

小王爷不要他在这里,大学士正好把太子叫上:“公子,您这海民生算看过了,进船舱去吧。这鱼把小爷能打了,指不定下面再来一条更大的,撞到您怎么办。”

话说到这里,小六大叫:“鱼祖宗,好大,快把鱼祖宗打上来。”苏似玉大叫:“别让它跑了。”

船帮高,他们两个虽然会水,但这是深海,他们爬到船帮往下看,万大同和孔青不放心,一人一个扶住他们腰身,小六和苏似玉这就最早看到。

张大学士心想我为殿下先看一眼,这一看吓一大跳,那是什么怪鱼?

身子有半人来高,但有好些肉乎乎的……能叫鱼鳍吗?更像人的手而没有手指。

饶是大学士看的书多,此时想不起来这叫章鱼,那是鱼触手。见鱼还没有上来,触手舞动在半天里,把他吓一跳,不顾什么,推着太子离开这里:“小心啊,”

“鱼祖宗,我看到鱼祖宗,”元皓让蒋德抱起来,也在兴奋大叫。

太子哪里肯走呢?他年青,大学士年老,太子反把大学士推到身后面,大学士就差大叫跟的人“护驾”,太子已凑到船帮上面,往下一看,顿时感染到孩子们喜欢,手舞足蹈:“加寿快来,我抱着你,这大家伙。”

袁训宝珠一起装没听见。

张大学士气的骂跟的人不得力,也没有听到。有个士兵给他几句话,让大学士平息。

“怕什么?有我们这些人在这里呢。我们一会儿还要生吃它呢。外省人不习惯吃大的,给你们吃小章鱼,好吃的很呢。”

大学士震撼:“生吃,这大家伙!”他从这里开始闭嘴,犹豫着能不能给太子吃,就忘记把太子推开。

“孩子们,来吃新鲜鱼。”章鱼这一网上来的时候,宝珠带着称心如意梅英红花,白卜把船上火头兵派给他们指点,很快出来一大盘子生鱼片,太子为尊,孩子们跟着沾光,宝珠先叫他们。

“哥哥吃鱼。”执瑜执璞推着太子。

“哥哥吃鱼,”元皓拿脑袋顶着太子大腿,嚷着:“哥哥吃过,元皓就可以吃了,舅舅就可以吃了。”

元皓太喜欢舅舅,把舅舅说进来。

于是太子生吃了好些鱼,第二片吃到嘴里,陪着小声请教宝珠:“岳母,这生鱼能送到京里吗?”

既然在打鱼上提醒太子,别的事情上也有准备。宝珠不慌不忙:“放心吧,不能送去让吃生鱼。不是没有冰,是用冰送去,也不新鲜,不如这味道好,而且听说容易腐烂吃了坏肚子。”

太子有失望的神色,心想母后就不能吃到。宝珠又告诉他:“但是呢,咱们打的鱼有别的法子收拾出来送去京里。并且从今儿晚上开始,称心如意就一道一道菜的做出来,您细细的品尝。觉得哪一道菜烧的中吃,要送回京,就让称心如意把做的方法写下来可好?”

宝珠热烈的举荐自己小媳妇:“她们这几天可没有闲着。”

强将手下无弱兵,太子先暗暗的说自己岳父岳母,再对称心如意看了看,再看加寿,这是长女,最受父母疼爱,所以最好,也所以岳父算胆子极大,要把加寿带出京。

果然来对了,也果然应该来。这一行的回忆,太子相信是自己和加寿一生里最好的回忆。

以后还没有更好的,不能事先得知。但这一行十足是一家人亲亲热热,而且不忘记远在京中的家人——皇帝皇后是太子和加寿的家人,太上皇和太后算袁训和孩子们的家人——以太子来想,以后就算风起云涌,山河灿烂,也远不如这一家人来得娟好。

这个生日,过得好极了。

……

当天大家都吃鱼生,张大学士一尝之下,也大为称赞,但他上年纪,孩子们小,视饭量而不敢尽饱。

晚上,他们到达水军营寨里。有人来请,镇南老王来到白卜的帐篷里。

烛光数枝,把帐篷里人面容照亮。头一个,少不了是这里的主人白卜。

余下梁山老王、袁训和太子,再就是镇南老王在这里。

白卜展开一卷地图,有海域,连陆地。镇南老王虽不熟悉,但白卜随后道:“这图,还是延宁郡王在世的时候所绘,后面又绘过几幅地图进京,但要当年旧封地,以我来看,还是这图最准确。”

镇南老王在孙子的事情上,已经挑明他不是管不了孙子的束手无措,他是爱惜孙子和羡慕袁家孩子的束手无措。但在别的事情上,他灵光的很。

听到这里,就一闪念间明白了。原来小袁不仅是拐出长女路上游历,和回家祭祖这么简单,却原来身负圣命,他有差使。

自从皇帝登基,梁山老王回京,袁训这国公的外甥在朝中,定边郡王造反,封地收回。东安与靖和二郡王含羞自尽,二世子至今没有袭上王爵,封地由专人照管。国公与郡王的矛盾新的旧的,和旧郡王封地,已到不得不解决的时候。

有梁山老王在朝中,他对旧矛盾来龙去脉在心里。袁训呢,为舅父,也为他兵部里好当差,私下对皇帝进言多回,这算催促着皇帝早早处置这些事情。

皇帝在数年里派人重新丈量土地,追溯以前的封地收息和如今收息的差别,找原因,寻天灾。一边儿在打仗,也一边儿为这事花费不少功夫。

袁训出游的时候,皇帝把人派出去在前,主要是为林允文不要全国流窜。无意中抓差表弟,让他顺手把这件事情干了,是表弟自己往上撞,不能怪皇帝用得顺手。

梁山老王又愿意出行,刚好全国再也没有人比他对当年延宁郡王旧事更熟悉,皇帝顺手把他也抓了差。

镇南老王是让孙子大哭给送上来的,他在进这帐篷以前还不知道,但他现成的在,忠心上可以放心,太子何必客气?袁训何必客气?梁山老王也不会放过他,把这位老王也拉进来当差。

镇南老王想通这是差使后,虽然不知道是袁训当差在前、后出游,还是他出游在前差使在后,但不由得暗暗心喜。如果当差,他就有不回京的理由,可以和孙子在这一行队伍里多呆阵子。

出京不过一个月,他们就玩得是京里王爵几十年没玩过的派头,这要是跟半年,指不定还去哪些好地方?

这就面对地图,和白卜的话,镇南老王屏气凝神,很卖力的原因不过是能带着孙子多走一段行程。

“海疆这一段,自从我到任后,逐步收回一小部分。还有一大段,在如今的主将江强将军手里,江将军分段给几个鱼霸打鱼,每年吃好些贿赂不说,因为我收回海疆,对我视若眼中钉。要不是我是王爷的人,他早把我撵走。”

白卜皱眉头,手指先点在绘有海水的位置上。

“地上的旧封地,由附近三个城池,全城,临地和南城管辖,换几任官员,都还是和江强将军关系不错,有清廉官员,只是不敢出头。这里面隐藏的出息,也大了去。”

太子心里放下一块石头,皇帝和他在京里谈论这件事情,认定不可能每年收息一年不如一年。

报上来的理由,什么海难多,什么雨水多,难道以前几十年里没有过?

如果真的是天灾,太子反而要难过,因为可收息的地方少了。是贪污,反而可以放下心。土地和可用的海疆不少就行,贪污官员们可以更换。

也让太子觉得这一行不虚此行,他可以中大用。

殿下问的希冀:“听说有些地让海水淹没?”

白卜肃然:“卑职拿脑袋保证,卑职有证据,证明不但没有地让海水淹没,反而是有些地方海水退去,新出来好些地。卑职寻找旧地图,这就是证据。”

旧地图仿佛大放光彩,上面盖的延宁郡王旧官印,原本灰暗,也一下子明亮起来。

太子笑得合不拢嘴:“你很能干。”其实心里在想,殿下我可以大展身手,揪出好些贪官来。传到京里去,听到的人都会说殿下能干吧?

太子今年十七周岁,初次出京,有孩子气在所难免。

梁山老王语气沉重:“江强坐大,我也有原因。江家是本地一霸,世代为官。我梁山王府掌管全国兵权,其实主要精力放在北方。北方先是跟赫舍德会战,保证商路通顺。等打完再来看这东边,延宁郡王战死已有时日。儿子们为争权,不肯报出来。直到我查看上报,太上皇一怒之下,把王爵高悬。先几年,几个儿子还争,没几年,你杀我我杀你,听说剩下的那个也病死,再无后人。”

他在这里若有所思:“葛通打鬼主意的那年,出来一个延宁郡王的后人,后经查证是假冒的,但手中作为凭证的东西,却是真的。说不好后人还在。”

长叹一声:“不提这些不打紧的话也罢。从我父帅开始,东海交由本地郡王主管,本地官员监视。延宁郡王一死,我还是无力管辖。索性的,上书太上皇,三城与水军互相监视。历年为防互相勾结,官员几年一换,没有想到,还是出现这个局面。我也有错。”

“利字当头。”白卜是萧观的人,不着痕迹为梁山老王开脱。

在这里不是计较老王对不对,太子、袁训和镇南老王只把心思放在地图上,仔细的盘算着这事情该怎么办。

只要不牵涉到孙子,镇南老王主意又多又快:“照亲家的话,互相勾结有十几年出去,也说不好,延宁郡王在的时候就有。十几年可以生出一代人,这算上代黑到下一代,百姓们不但眼前黑,心里对朝廷也失了信任。”

“是啊,”太子痛心。

“办这差,要重拾百姓们对朝廷的信任,也要让贪官们肯伏首。不要人心动乱,那林允文指不定也到过这里,就是他不在,兴许还有个小天教、高天教、低天教,只怕就等着贪官们百姓乱,大乱一场呢。”

只要不说到孙子,镇南老王犀利之极。

闻言,袁训抬头微微一笑,镇南老王敏锐的捕捉到,心头一动,问道:“小袁,我来问你,你这游历,还有另一桩差使在身上吧?”

他不明说,袁训也听得懂指林允文,笑容加深调侃老王:“我有多少差使在身,带你们上路,这信我也不写。”

梁山老王回想旧事满腹心事,对这回答也大笑出声。

镇南老王啼笑皆非:“如今的年青人都精似鬼了吗?我还没有提呢。”

袁训对他笑得狡猾,镇南老王不再多说,继续商讨。

“这不是咱们几个人能办得成?缺人手。”镇南老王喃喃。

他是自语,但袁训这一回应得痛快:“有人。”太子震动,他也不知道另外还有人,对岳父看了看,见他没有就说,总是不方便,也就没有多问。

临行前,皇帝让太子遇事多和张大学士、梁山老王和袁训商议,接下来,太子听的多说的少。

……

“兄弟,”袁训送殿下回帐篷,刚到自己帐篷外面,让白卜叫住。

见左右没有人,袁训沉下脸:“你应该叫我哥哥,怎么当众叫我兄弟?不是怕你的兵起疑心,我一拳打你到水里去。”

这称呼总让袁训想到三个无良的主仆,萧观、王千金和白卜当年在京里,大家对殴的那些日子。

都是我是你哥哥你爷爷,用这样的话互相占便宜。不敢占小王爷便宜,还不敢欺负另外这两个吗?

对侯爷的抗议,白卜耸耸肩头:“你不喜欢?不喜欢也改不了。其实我真的比你大,不骗你,王爷是你哥哥,我比王爷还大半年。”

袁训大惊小怪,瞪着白卜的脸:“你只大半年吗?不是大十年?”

白卜气结,夸张的泄愤的想,就王爷那张黑脸,真的比他大上十年,也看上去只比他大半年是不是?

他嘟囔:“和以前一样,绵里针,表面看着好好好,其实你肯吃什么亏?也是的,没想你来头那么大,难怪三个人里有你一个,”

袁训嫌他话多,呛声道:“你找我说什么,直接点儿。”

白卜的唠叨嘎然停下,欲言又止,深深的垂下头直到胸脯上。袁训牙根都酸到底,倒吸一口凉气:“以前没见过你这么姑娘似的,海鱼吃多,会变成姑娘?”

月光下,出来一丝蚊子哼哼的细声:“我见到王千金。”

袁训翻眼:“怎么了?”

“知道我为什么往水军来吗?福王造反,王爷勤王。进京的时候是我和王千金在他身边,等到第二年皇上登基,王爷袭爵,回军中就没有他。回去以后,对我也没有以前的亲热,”

袁训毫不犹豫说着大倌儿亲家的坏话:“他那个人狗脾气,一会儿好一会儿坏。”

白卜肯定听不进去,也没有听,继续低头说着:“我寻思一天比一天冷,不如奔自己的前程吧。先是调到前锋,后来到后军。去年大捷我受了伤,不能再接下来打结尾的仗,王爷把我调到水军。刚来的半年,我还以为王爷不要我了,直到你来的前几天,王千金来见我,”

白卜有了泣声:“他说皇上要盘查延安郡王的旧封地,说来个钦差,我认得的,是你。我这才知道,王爷为什么那年没带上王千金,也才知道他对我有猜忌是什么意思,你是他弟弟,你不会把这话告诉皇上,我知道你,你不会说出去。我心里后悔,我不应该离开王爷。他让我到水军来的时候,我还在想,他不要我了,离他远些也好。没有想到,他把我安排到这个差使里,我想回到他身边……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抱抱仔的新贡士,htjs013亲,wangyarong亲,感谢一路支持。

祝所有的亲,圣诞节快乐。

想又想,应该解释镇南老王不是拿不住几岁元皓,他不想用错误方式教训自家孙子。

举例来说,自己教训孩子用强硬方式,旁边有几个孩子不是同等方式对待,只会起反作用。

又一例,自己让教训,旁边有几个孩子不是同等方式对待,会有叛逆效果,和没有让心爱的反作用。

……。

本书出版文即将在各大网站上架出售,感谢一直支持本书的亲,请多多支持。书名不改。

豪门世家的生存之道,尔虞我诈的重重考验,矢志不渝的坚贞爱情!

为一纸言诺,愿随海盟美誓山眷如花;

捧一心一意,守住海枯石烂似水年华。

随书赠送精美书签和大海报,值得收藏。

么么哒求票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