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六章,夫子们的矛盾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前三站,是冷捕头帮他们整理好。不到五天,冷捕头收到消息,这一行人真的落脚这三个驿站。冷捕头松一口气,不然他泄露行踪,他要担干系。

而文章老侯如果不是按约好的地方走,冷捕头随时要把他们抓回来,免得他们泄露太子和忠毅侯的去向。

既然收到驿站回报,冷捕头小小放心。

文章老侯一行呢,有过半夜惊魂,处处小心注意。往驿站落脚,就跟这里主事的人请酒聊天,报自己名字,说自己四弟跟萧二大人在山西当驿站的差,算是同僚。

话说到融洽,委婉表示自己孙子离开亲戚中表哥表姐,在家里伤心难过。带孙子出行来的。

这样算把自己来意托出,一站一站的不敢耽误。白天呢也方便了,跟着驿站马车走,荒郊野地里也不用害怕,安全上可以放心。

……

天公很作美,自从赶一次大大的海回来,一直都是晴天。后院子里晒的鱼干虾干贝类海带,还有称心如意新学做的海鲜酱等,在日光下面不用担心。

天晴的好处多不胜数,就是午后滚烫的地面,看上去都清清爽爽。元皓猫着胖身子,快乐的走在上面。

能将手下,总有不止三俩的得力人。万大同,是公认的一个。他租的这院子又宽又大,虽然盖的房屋不如京里整齐,但后面摆放马车以后,还有不小的一片地方。

搭上竹竿,鱼干挂在上面。马车也利用起来,竹匾散放开虾干贝类等在上面。

晒虾,有打上来地上一倒,直接就晒。这样也许更有风味,但干净就谈不上。

宝珠收拾的虾呢,为敬上,收拾的干净去了虾线以外,又有两种不同做法。

一半是洗过直接晒,用来做菜。一半是煮过晒,方便带上路,用早餐的时候拿刀一切拌上调料就得,也可以给老王当放心下酒菜。

另一个方便,是给元皓当零食。

汗珠子往下摔成几瓣儿的这钟点儿,元皓不睡觉出现在这里,就是他嘴又馋了,哪怕房里点心果子从来不断,他也爱摸个虾干走。

顺道的,元皓不放心啊,怕往京里送去的少了,赶赶海鸟什么的。

至于他偷吃的,就不计算在内。

眯着眼,在后院子里直起胖身子的小王爷,笑得很开心。

系雪白绳索,打一个结的鱼干和竹匾,是元皓。打两个结的,是六表哥,打三个结的,是似玉姐姐。微黄绳索的,打一个结的,是二表姐香姐儿,打两个结的,是福表姐……

以此类推,回家后分给每个人的东西,都有不同记号。放眼望去,以小王爷的黑亮大眼睛里面,元皓的还是最多。

在白将军的军营里,小王爷虽然没出太大的力,但分东西少了他怎么肯?

他一个人的,明显的多过别人才安心。此时准备下手偷吃,也觉得吃一块没什么。

舅母宝珠请教过邻居,也请教过军中的伙夫兵,还是把虾煮过晒一部分,算是了解元皓的好舅母。

煮过的呢,还放在低的地方晒。元皓一摸就得,虾有成人拳头大,元皓吃得很开心。

吃完就走吗?

不是不是。

他少了一只是不是?

不客气的走到萧战的那一堆里,胖手各拎一只,把属于战表哥的两只虾放到元皓的这一堆里。

放完,还端详端详,感觉很好,元皓也吃了,东西也没少,小王爷放心的走了。

他还没有午休完,继续去午睡。

他的小动作,是瞒不过他机灵的战表哥。表弟小王爷去他睡的屋里后,和祖父睡在一个屋里的萧战睁开眼,笑嘻嘻也到后院。

一堆虾不好数,也不用看不用数,表弟巴巴儿的走一趟,只能是填他的小肚子,再欺负下战表哥。

萧战走到禇大路的那一堆里,老实不客气的一只手拎起两只。左手的放到自己竹匾里,右手的拿回屋慢慢吃。

萧战拐到前院以后,马车下面的阴影里,爬出禇大路和小红。禇大路得意:“看看,我说什么来着?他这个人就是不好,小红你是怎么了,从一上路就他说什么,你都点脑袋。”

小红只皱巴小脸儿:“那咱们的少了,怎么办?”

“看!”禇大路亮出一截绳子,笑得很阴险:“这是咱们的绳子。虾,他拿过,咱们再拿回来,仔细他看出来。咱们把他的鱼上绳子换下来,嘻嘻,你一条,我一条。”

小红猛点小脑袋:“哥哥好呀好呀。”

两个人拿了萧战两条鱼,然后怕萧战又回来看到换回去,钻回马车下面,铺的有席子,就在这里睡,也可以看着海鸟不落下来。

他们的举动,落在开着后窗户的太子眼里。太子口渴倒水喝,把这一幕又看在眼里。

这跟昨天一样,让太子忍俊不禁。

殿下这个钟点儿醒过来是有原因的,随后,他支起耳朵,隔壁是张大学士的住处,跟昨天一样,争吵声又出来。

……

张大学士怒容满面:“一代贤后怎么了?老夫我要讲的贤后,就是三从四德,就是谦逊礼让,”

在他面前,阮英明的岳父寸步不让,一样恼的胡须抖动,冷笑连连:“女诫寿姐儿都倒流如流!女论语,是太后在宫里早就教导过!你大学士要教的,是如何辅佐太子贤明体德,广纳良言。”

张大学士面色铁青:“辅佐太子殿下贤明,是臣子们的事情!”

“寿姐儿难道不会是太子殿下的臣子?这也是她应该学的!”赵老夫子的气势丝毫不低于张大学士:“这几天调来本地民生本地治理的公文和书信,您正在讲解,为什么到寿姐儿面前,就全变了!”

他们一口一个太后宫里的,太子是没放心上,跟昨天中午一样听的津津有味。袁训和老王们让他们惊动过来。

在昨天的这个时候,袁训和老王也听到这些话。但两位夫子吵的嗓门儿没有今天高,袁训还能装听不见。

今天是一个声音压另一个,袁训不得不走到门外,推开门:“夫子们,有话好说。”

赵老夫子为什么跟张大学士吵,而且在昨天没吵出胜负,今天他不午休,也不让张大学士午休,继续的吵,根源不就是忠毅侯一夫一妻的癖性。

张大学士是这样想,所以见到袁训气不打一处来,胡须对着袁训一撅,嚷道:“你带的好人!胡扯一通!胡搅蛮缠!”

袁训从来不是个好说话的,特别是在家人的事情上,又是为长女加寿。忠毅侯微微一笑,反驳回来:“二位夫子争执,都能怪到我头上的话,那春秋时的百家争鸣,是不是也要我负责任?”

太子在隔壁掩口轻笑,老王们在门外和事佬儿般的笑出声。

“张夫子,你要知道你面前这位是谁?阮家小二的岳父,文才也是有的,说话也是有的。你一肚子书在他面前不算什么不奇怪,你别恼你别气,也别和小袁来火儿,要知道咱们没有一个得罪得起他的,你小心,他不带你上路。”

梁山老王发发于林让掐的过期脾气。

镇南老王跟上,也笑道:“张夫子,你得认清楚,这是有坏蛋舅舅之称,你小心,他不带你去赶海。”

孩子们也起来,元皓站的最近,见张大学士跟他的坏蛋舅舅干上,“哎哎哎,”元皓吐动舌头,给张大学士一个鬼脸儿。

张大学士是很有自己规矩的人,几十年里养成一位大儒老夫子,对朝堂,对六宫,对民间,都有自己的见解,不是三几句话就能打倒,也不是赵老夫子连吵两天就改变。

大学士更对袁训黑脸儿:“探花好张利口!但不行就是不行!加寿每天要学的,只能是女诫女诫女诫!”

这话不用袁训回,赵老夫子再次斥责他:“那你为何不每天反复去念锄禾日当午呢!多种粮食是国家之本不是吗。”

太子在隔壁笑得肩头抽动,觉得赵老夫子说得犀利。全院子的人都起来,太子还装睡不出去,就是在殿下的心里,殿下向着赵老夫子。

大学士一把年纪跟着出来,太子出去,为安抚老臣,却要向着张大学士。

殿下不情愿,所以继续偷听就好。

想当然尔,张大学士气急败坏,对赵老夫子拂袖:“你!”怒目袁训:“你们!”

恨声道:“你们是生生耽误加寿,教坏她!”

袁训还是不回话,赵老夫子会回。上路没有大学士身份,赵老夫子也把个袖子拂回去,对张大学士怒火满腔:“你才是不好好的教!”

张大学士嘴唇动了又动,有一句话在唇齿间没有出来,也人人看得明白。

大学士想说:“老夫我不教也罢!”

到底几十年有涵养,张大学士知道不能说,只在舌头上滚动不停。

赵老夫子却笑了,干脆地道:“你要是不想教,我教!但是收到的书信公文,要给我一看!”

太子殿下是出来历练的,上科下过科场的太子还跟个师傅出来,张大学士一路上要教的是分辨各州官政绩,看穿他们的纸上玄虚。什么官员什么品性,什么官职什么对待。

有些官员,是快马回京打听到他的履历,再发回给张大学士,和太子一同观看。

袁训没有这些东西不说,袁训就是遇到知道的官员,也不方便公开指点女儿治理上的事情。

赵老夫子此时要的,就是这一摊子东西,也是再一次郑重向张大学士提出,加寿要和太子殿下并肩。

因为不是提出皇后干政,赵老夫子毫不后退,也理直气壮:“出来不就是体验民生,为什么寿姐儿不能看看,为什么你张夫子不能拿一部分出来?”

张大学士百般防的就是“并肩”,然后一夫一妻。在袁训把加寿功课托给他以后,张大学士时常的把女诫讲了又讲,让加寿把历代贤后为题,做文章,再做文章,再做文章……

幸亏是肚子里有书的加寿,不然也做不来这一路的文章。

赵老夫子早就瞅张大学士不顺眼,再加上小二拜托岳父跟出门,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张大学士跟上路。

……

南安老侯、董大学士和阮英明,是加寿党的中坚力量。小二听到张大学士把外孙也不要了,肯跟太子出行,佩服是佩服的,但警惕也腾腾的高。

他对岳父道:“这一程本来很好,太子殿下和加寿出游,定然情意加深。但有张老大人在,肯定是耳提面命,左右阻挡。如果岳父您肯出去走一走,把他无时无刻打回去再好不过。”

赵老夫子欣然,说出心里话:“听到忠毅侯出行,我心早动。就是怕他不肯带我,既然你这么说,我去。”

二位夫子同行,一位是大学士,一位是乡野夫子。袁训自然要把长女的功课托给大学士夫子,不然岂不是眼里没大学士?

赵老夫子上路就是为和大学士争执的,在这里住下来算暂时安定,冷眼旁观的赵老夫子不寻大学士事情,是万万不能。

饱满诗书的赵老夫子虽然科举上不得意,但领悟上有过人见解。

他知道有人一年给丈夫一个妾,是她心里从没想过她的丈夫可以跟她一对人过一生。

他知道孤独皇后,隋文帝杨坚之妻,专宠六宫,是她心里从没有想过与别人分享皇帝。

他知道赶考的举子们,都想当官后为民作主。

他也知道当上官以后变了的人,是为民作主的心没有,换成享乐至上。

为什么都有一个鼻子两个眼睛的人,做事的方法方式不同?这答案赵老夫子也知道。

是来自每个人的见识不同,而见识,在起初的时候,由学识而来,由看的书而来,由教导的人说的道理而来。

对于张大学士刻意混淆加寿的功课,赵老夫子自然是当仁不让。

他把个手板儿摊开,脸儿绷上,眼神儿凛然,对张大学士冷笑:“以后公文我来教!”

张大学士让他气的都想挥拳打他。

你算什么,你哪有资格看为殿下精心准备的公文?

噼哩啪啦,两个人又是一通大吵开始。

袁训也不劝了,回房继续去睡。梁山老王带一对孙子习武,孩子们习练起来,小六和苏似玉哇啦哇啦大声背书,加寿边写字边窃笑,太子继续装睡,并寻思他能装睡到什么钟点儿合适。

镇南老王就寻自家孙子,想元皓上午背了书也写了字,今天的功课完成的不错,他爱赶海,又到海边上不就是来玩的,下午讨元皓喜欢,带他去海边走走。

见个胖身子往后院去,镇南老王跟着过去。一看之下,差点儿大笑出声。

只见元皓小嘴儿里嘟囔:“欺负加寿姐姐?元皓听明白了。”后院里分明没有别人,元皓也装模作样踮起脚尖,走到张大学士的一堆东西面前,把他的虾抓起来,往加寿的那一堆里放。

又总想把鱼也动个手脚,但鱼比元皓身子高,挂的又高,绳子又结实,元皓使吃奶的力气也没有扯下来,遗憾的瞅瞅,把分属于张大学士的海带又是一大把,放到加寿的那一堆里以后,又吃一个张大学士的大虾干,抓两个塞衣服里,乐颠颠儿的觉得自己干得真不错,往前院里来。

把他的祖父几乎没笑坏,在孙子前面装没事儿的走到院门上。见孙子过来,对他朝手笑:“下午你休息,祖父和你玩儿去。”

元皓很开心:“好呀好呀。”

他的小木桶恰好离他近,元皓拎上,看下竹夹子在里面,先去见加寿。

把怀里揣的虾,沾的已有几分汗水,送给加寿一只。毫不脸红地道:“元皓的,加寿姐姐吃。”

以致于萧战分了分心,担心表弟又拿了自己的。以致于禇大路分了分心,盯着萧战要去后院,禇大路免不了也得逛一回。

另一只,元皓送到厨房里。梅英在准备晚饭用的东西,接过虾眉开眼笑,把为元皓准备的一包子东西放到他的小桶里,元皓拎着,和祖父出了门。

……

“二蛋子,二蛋子……”

院子里都能听到小王爷的叫声,大家一起露出笑容。

“哎,我来了。”一个憨声出来,右近出来一个孩子,这是元皓小王爷的新知己,一起海边寻东西的二蛋子。

萧战又要笑话表弟,在院子里小声地叫:“大牛,大牛,”

“大牛,大牛,”外面元皓叫着。

院子里,萧战嘿嘿笑:“六妞儿六妞儿,”

“六妞儿六妞儿,”外面元皓叫着。

院子里,袁训睡在床上也露出笑容,院子外面来一堆孩子:“来了来了,”

“给,”元皓从小木桶里取出雪白饭团,梅英适才给他的就是这东西。按小王爷结交的新知己数儿备下的,人人都有。

元皓吃的果子细点,由祖父拿在手里。

“谢谢小少爷,”

“谢谢,”

一堆的感谢声里,最后是:“赶海去喽。”跟元皓差不多大的孩子,并不是去玩。他们肩不能担,手不能提,去海边捡点儿吃的回来补贴家里。

运气好,捡到大鱼什么的,卖了换成钱。

他们簇拥着元皓和镇南老王,香甜的吃着饭团子,后面跟着家人,往海边去了。

……。

晚饭前回来,今天小桶里空空。

镇南老王得意:“元皓愈发的会周济,他捡到一块鲍鱼,都说值几个钱,他送人了。”

元皓办了好事,小脸儿上很严肃:“送给二蛋子卖钱买书看。”

新住的这院子里书声朗朗,二蛋子早就表示羡慕。而元皓让舅舅教育一回,看书是长进事情,元皓很愿意帮助要看书的人。

从帮元皓准备饭团的舅母开始,都夸元皓乐善好施。梁山老王更是笑道:“周济人,是咱们这样家里应该办的事情。孩子们从小儿学起来,知道这个名声儿好,这就是给家里长光。你是好小子!”

元皓点脑袋点脑袋,直奔袁训:“舅舅舅舅,这个海不好玩了,元皓要玩坏蛋舅舅带着去的海。”

孩子们哄堂大笑,萧战取笑:“难怪送人了,难怪不带回来显摆,原来是眼光变高。”

元皓撇撇嘴儿,没有回话,继续在袁训腿上蹭来蹭去,边对他道:“这个海没有大鱼和元皓打架,也没有鱼祖宗,元皓不要玩,元皓明天在家里看书。”

这话乖巧的不行,太子都忍不住去摸元皓胖脑袋,对他含笑:“你越来越乖了,这样才好,等咱们回去,人人见到元皓都会翘起大拇指。”

元皓咧嘴儿笑。

太子拍完,袁训抱他起来:“明天大家都放假,咱们去逛集市,后天一起在家里看书,好不好?”

说着话,轮流看向称心如意、香姐儿、萧战和禇大路,笑得很是疼爱。

称心如意、香姐儿、萧战和禇大路纷纷笑出一脸的花。

却原来,明天是他们的生日到了,禇大路晚上一天,也说过在同一天里过。

元皓响亮回答:“好!”开心与又有的玩。袁训找了找孔小青,让他到面前笑道:“你小子明天也过生日,你躲后面难道我看不到你。”

孔小青给袁训叩了头,又去给宝珠叩头。

……

晚上,因为又要过生日,笑声和平时一样多。独张大学士闷闷不乐,往院门外去散心。

太子睡到争吵结束起来,借机装不知道有吵闹,也就没有宽慰张大学士的话。

但跟的有人,不会不回殿下。殿下一直无话,无声的表示他的态度。张大学士对下一任皇帝的后宫,难免忧心忡忡。

海风清凉中,他一圈一圈的踱步,直到有人走过把他打断。

认一认,张大学士微笑:“你是叫天豹是吧?你是哪个衙门出来的?我看你跟袁家很熟是不是?孔管家也认得你,顺老头儿也认得你?”

一直对天豹来历好奇,既然遇到,就做个打听。

天豹甩飞镖似给他一句:“越俎代庖!”脚步一蹬,围着院外巡视去了。

把个张大学士气的:“越俎代庖?你影射我吗?你你你…。你一定是袁家的人!”

……

大雨哗啦啦的下,文章老侯给韩正经换衣服,拿干毛衣给他擦身子。

叫着家人:“问这驿站里讨大桶热水,等不及咱们先烧,哪有先给点儿,小爷淋了雨,要先个热水澡才好。”

家人答应出去。

“大哥,正经,你们快出来快出来。”外面韩二老爷叫起来。

文章老侯正探孙子额头,见不热放下心。闻听二弟说话,老侯带着韩正经出房门,见在路上淋得半湿,索性不披蓑衣的韩二老爷和一个军官过来。

军官行个礼:“请问您是?”

韩二老爷满面堆笑:“大哥,您快告诉他。”

不明就里的文章老侯因此回道:“我们打京里来,我是……。”推一把孙子:“这是我的长孙,大名韩正道,小名叫正经,”

军官有了笑容,但还再盘问道:“敢问膝下还有别的孩子吗?”

“有有,今年四月里,我得了一个孙女儿,叫添喜。”文章老侯见他问得详细,难免有三分警惕晃动出来。

军官站直了,“啪”地行个礼,郑重地,压低嗓音道:“要寻忠毅侯,明儿一早跟我军需队伍上路!”

韩正经小脸儿绽放出光彩,文章老侯陪笑低声:“那敢情好,但是敢问,您是信了我们才说这话,但我们怎么信您呢?”

他的这句话,军官倒不露出奇怪。从怀里取出油纸包的东西,打开来,是他奉命运送军需的公文,官印在上面熠熠放光。

文章老侯把他的名字默念几遍记在心里,确信无误,而这里又是驿站,随时可以打听他,放眼的视线里,这军官的人正在修整马车,往车上加油布,文章老侯长吐一口气,也笑了。

瞬间,他眸子里泛起泪花:“总算找到。”

这是第几个驿站,文章老侯已经不记得,但他自从遇上冷捕头,就不怕多绕路,每每从官道上逢驿站就住宿,跟以前图省路,往前住集镇里客栈不一样。

好好道谢一番,目送军官离开。祖孙三个回到房里,欢笑成一团。

……

每个海边都有很大的集市,可以交换和购买的东西相对的多。

隔开几里路,能看到黑压压一片的时候,袁训让停下来,扬鞭介绍道:“这里有间不错的酒楼,”

见孩子们眸光崇拜,袁训赶紧解释:“我是到这儿以后听说的,我也没来过,等下咱们一起逛,中午已定下席面,给小寿星们过生日。”

元皓低头看荷包。

小六抢在萧战前面笑话他:“一早吃长寿面的时候,母亲给二姐她们钱,也给了你,别再看了,一路上看了好些回。”

萧战附合:“再看,就少了。”

元皓眨巴眼睛。

萧战坏笑:“看一眼少一两,你难道不知道?”

聪明伶俐的小元皓,冲过来就去看萧战的荷包。萧战捂着荷包大叫:“一两,二两,不好了,我的钱全让表弟看没了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元皓开心的笑了。

孩子们陪着捧腹笑萧战,有点儿乱劲上来。太子抓住这个空当,对张大学士陪笑:“夫子,我出门就是为多看多听多见到。等下您别再劝我安静地界上呆着,容我好好的逛一回。”

张大学士昨天和赵老夫子争吵的伤痕还没有消,对太子这话心头更加黯然。

他为殿下安全才不让他随心趁意的到人堆里,但殿下拿出“出门就是为历练”的大名头压下来,不由让天豹的话“越俎代庖”更成大学士一层烙印,滚烫冒烟的压在他心上。

面前的太子是陪着笑,张大学士也无从去怪他。自己揣起这难受,强笑道:“是,我紧跟公子便是。”

太子有句话没说出来,殿下很想说,咱们这一趟走过,对自己来说,只怕终生不能再出京。而对年老的大学士来说,未必再有精力体力和兴致出来。

您能不能去玩会儿?玩得欢欢喜喜的,顺道也体查民情足足多多的,再给家人买好些东西?

这话真的说出来,会伤到大学士一片为自己的心。殿下能得他答应不拦着逛已算知足,这句从上路不久就出来的话,还是藏在心底。

袁训清嗓子:“听我说一句。”太子和张大学士看过去。

身边已有行人经过,袁训用只有大家能得到的嗓音微笑道:“遇到熟人,不要声张。”

他的眸光在称心面上流连,称心忙说好。

当下向集市进发,孩子们摸着小荷包,闻到集市上散发出来的小吃味道,心里都乐开了花。

……

“咦?”称心呆住。

她看到了谁?

那在一堆卖鱼的堆里,面前摆一堆大小不同的鱼,赤着脚,沾着泥,穿一件对襟旧的看不出颜色的小褂和半短裤子,遮不住宽厚肩头跟小腿的男子,那不是父亲吗?

身边蹲下男装的婆婆,宝珠嫣然:“公公说,你可以去买鱼,但是呢,嘘,”做个噤声的手势。

称心顿时开心了,不用特意的说,也顿觉收到全天下最好的生日礼物。带着压抑不住的笑容,用力点头:“好的。”对着连渊走过去。

她虽是布衣,但衣着整洁,腰带上挂着鼓鼓新荷包,令得别的鱼贩纷纷道:“小公子,我的鱼新鲜。”

“我的鱼便宜卖了,”

称心还能自如,在集市上常买鱼的小主妃,对别的鱼摊看上一看,假装是个挑选,继续对连渊的鱼摊走去。

连渊哈腰陪笑,看上去十足是个常年鱼贩子,让日光晒得变了颜色的面容上,笑出一嘴白牙:“小爷看看我的鱼,我的鱼更好。”

称心让提醒,觉得应该给父亲看看执瑜,笑眯眯回身喊:“大小爷,大小爷,”

一气跑来好几个。

执瑜是一定过来,加寿扯扯太子:“咱们俩个也是。”太子笑道:“走。”另一个萧战带上加福也来趁热闹,萧战振振有词:“我在家里,难道不是最大的?”

加寿撇嘴儿:“爱争的又来了,凭你怎么大,大不过去我和哥哥?”

别的卖鱼的卖力的大叫:“看看我的鱼吧,”这一片顿时热闹起来。

连渊毫无破绽,面对太子也装不认识,继续哈腰,挤一脸经过风吹日晒已有细纹的笑容,介绍起自己的鱼。

“多少钱?”萧战粗嗓子。

连渊说了个数字,萧战没好气:“太贵了,”把加福带走,让这里热闹少上一些,但执璞带着如意过来,兴致勃勃又把这里填满。

萧战和加福在远处搔头:“太挤了吧?”但随即不管他们,相中一家卖现成海鲜的,买上几个手捧着,边走边大吃。

张大学士脑子里“嗡”地一声,不但没有让太子回来,别都围着连大人让看出来,反而大学士明白了好些。

袁柳要结亲事,皇上大怒,迁怒到他的太子党,降职撵出京城好些。

虽然连渊尚栋走在袁柳结亲以前,但在这里遇到连渊,又大学士也参与盘算延宁郡王的旧封地,大约的想一想,太子党们出京这事情另有隐情。

妙啊,要不是地方不对,大学士可以击掌叫好。

先太子党们个个服侍皇帝良久,出身好,人品优。如果平白无故的大批打发出京,肯定有人疑心。

虽然连渊是公干出京,与后面的太子党们出京连不上,但见到半年前就离京的他在这里当渔夫,忠毅侯的那句“清算延宁郡王事情有的人”,这话得到解释。

张大学士没功夫去管连渊摊子上说什么话,他站在熙熙攘攘的人堆里,推算着还有谁会在这里。

是凌洲,不然来上官风也挺好……曾担心过人手不足,加上白卜军队也不能和江强相抗的张大学士暗定下心。

也许,老夫是真的管得太多了吧?大学士对自己这样地说,视线重回太子身边,就在刚才还曾有过的过度担心,下去一多半儿。

殿下是太子,皇上哪能不暗中再派人手保护他的安全呢?

鱼摊上,嘻嘻哈哈的说话声更响亮,张大学士也不再多问,随他们玩得高兴去吧。

……

“小爷,您这价钱还得太低。”连渊装懊恼:“不卖,我不卖了。”

“那,再给你一块我媳妇儿做的点心。”执瑜袖子里取出一个小布包。称心欢喜的不住点头:“是啊,加点心。”

连渊还想说几句,太子帮腔:“这点心有钱买不到。”加寿笑嘻嘻:“快答应吧快答应吧。”

“我一张嘴说不过有钱的小爷,行吧行吧,这生意做的。”连渊把鱼给称心包好,执瑜取出碎银子给他,把称心做的点心也给他。

连渊只要看到女儿女婿亲亲热热就满心里喜欢,再加上女儿亲手做的点心,乐得哼着小曲子。

人群里挤过两个大汉,连渊忙一口把点心吞了,奉承的把银子送上去:“大哥们,今天的税。”

“算你识相!”大汉一把抓走,又去下一个鱼摊上收集市钱。

太子没有走远,叫过一个便衣的家人:“这是本地衙役?”

“这是本地渔霸。”十岁的执瑜回话。

加寿又服气又纳闷:“大弟你却知道?”

执瑜笑道:“不然我岳父为什么在这里,只能是渔霸。”手上一热,让称心抓住。称心认认真真的道:“谢谢你执瑜,你还给了点心。”

执瑜在这眼光中有三分难为情:“没什么,我想打鱼去,早饭肯定没吃,跟元皓赶海的孩子,都是为赶海可以不吃饭。”

萧战又凑过来:“人家是家里穷,省一顿是一顿,没的吃。不过自从遇上没事儿装大方表弟,每天管一顿饭团子,人家才天天陪没事儿装大方表弟玩。”

执瑜执璞一起白眼儿:“难道我们不知道是家里穷吗?不是这样说好听些。”

“咦?哥哥们头碰头,在说我吗?”元皓从高高的地方上看上来,他骑在祖父脖子上。

萧战拔腿就溜:“没说你没说你,你又没天天偷嘴吃,为什么要说你。”手上自然还有加福。

元皓高举小拳头:“祖父,咱们追!”

加寿喝彩:“追得好。”太子帮着喝彩:“追到别客气。”称心激动的泪眼眼汪汪,拿帕子擦眼泪,对如意说话中心满意足:“如意,你也会见到你家爹爹的,尚叔父不是也出了京?”

如意眼睛一亮:“真的呀,那太好了。”

当天晚上到家,称心请如意、梅英和红花帮忙,做下一堆好吃的。随后如意陪着她,在院子里坐着,眼巴巴的望着院外动静。

两个小姑娘都觉得,这是最好的生日礼物。在异地见到家人,把新衣裳和钱全压了下去。

海风悠然的吹着,称心如意眼睛发亮,看着院外黑夜里。直到一道修长身影出现在院门外,两个小姑娘扑了上去。

不是如意的父亲,如意也喜欢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抱抱仔的新贡士,wuhs1688亲,胡柬妃亲,不喜游泳滴鱼鱼亲,感谢一路支持。

……。

本书出版文即将在各大网站上架出售,感谢一直支持本书的亲,请多多支持。书名不改。

豪门世家的生存之道,尔虞我诈的重重考验,矢志不渝的坚贞爱情!

为一纸言诺,愿随海盟美誓山眷如花;

捧一心一意,守住海枯石烂似水年华。

随书赠送精美书签和大海报,值得收藏。

么么哒求票票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