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二章,请不要再指责我姐姐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但文章老侯一对老兄弟没有退缩,因为他们看到忠毅侯夫人也整装出来;加福出来,梁山老王带着四个先生立即过去;袁家做饭的家人梅英、红花母女也出来,禇大路小六苏似玉称心如意全出来。

身后,韩正经也出来:“我帮忙。”老侯兄弟胆气更壮,护着孙子出来。

张大学士走出,冷哼一声对袁训怒目:“我说不收留他们,你还不信,看看,这就来了刺客!”

韩正经愤然回他:“不许说我祖父!”老侯兄弟大喜,但低声哄孙子:“别惹他,他不让带咱们怎么办。”韩正经小声地道:“贼名儿不能担。”

窗前,又出现三个将到未到的小身影,是加寿三姐弟也让惊动。

三个身影可以看出来高矮分出年纪时,让围着的刺客动了。一丛黑光,在他手中打出,对着太子而去。

“护驾,赶紧护驾!”大学士不顾年迈,对着太子身前就扑。但好在太子护卫有一个护住他。

“护驾!”蒋德也嘶呼出声。

院中身形展动,孩子们大叫:“大姐躲开!”怒气在院中展开,来自袁训、关安等人。

原来黑衣人指东打西,明刺太子,却在众人慌乱的那一瞬间,寒光出鞘,直击加寿。

侯爷苦于弓箭不在手上,深悔自己大意不能亲手保护女儿。但好在他不必运用弓箭,蒋德、天豹和万大同不大意,再次把黑衣人拦下。

黑衣人只走了一步,暗器像是打完或不便出手,重回到包围圈中。蒋德红了眼睛,天豹红了眼睛,万大同深知长女加寿是侯爷夫人心尖子,也红了眼睛。

“退后我来!”天豹轻飘飘却又疾速冲去,肘下横一汪不知何时取出的长剑,温如月光,却细如一把子丝线。

黑衣人眨眼间就手忙脚乱,在这把剑下屡屡后退。

“往哪里走?”天豹紧随其后。黑衣人见势不妙,脚尖一点,对着大门外有逃跑的意思。

一声娇声出来:“天豹让开!”

加福不知什么时候到了门外,在她的左方,是两位先生,在她的右方,是两位先生。

“让你打我大姐,你也尝尝我的暗器!”

烟花似的一溜子火花寒光出来,“啪啪砰砰”声有好一会儿,黑衣人不知中了多少暗器,只知道他原地坚持着一动不动,但最后还是倒在地上。

一道风声又过来,一个茶碗扔出来,在他头上摔成粉碎。元皓让表姐们护着不近窗户,也摔出茶碗来,在加寿和香姐儿手里蹦跳:“打你打你,让你打我的加寿姐姐!”

太子怒的一跺脚:“审,这就给我审,他是什么人!”

张大学士提醒:“进屋审吧,这已经惊动左邻右舍。”

果不其然,在大学士话出来后,外面有人叫着:“小公子,你家里进了贼吗?”

一排孩子出现在门外,后面都有大人跟着,是元皓结交的小伙伴,二蛋子大牛六妞儿等人。

元皓让感动了,战表哥总是笑话他用饭团子买出来的小伙伴,但此时此刻没有饭团子不是?

镇南老王抱出来元皓,把孙子小心翼翼护在手上,给二蛋子大牛六妞儿看一看,又劝孩子们和家人回去,说贼让拿住,明天一早报官。二蛋子大牛六妞儿才肯走,还丢下话:“再有贼来记得大声叫我们,我们把全村的人都叫来帮你们。”

元皓大声说好,回来以后很骄傲。加寿和香姐儿很想听审案子,但为了表弟,陪着他一起去睡,只听着院中动静罢了。

太子一刻也不能等,不管这个人杀加寿还是杀他,殿下都气的要过不来。

袁训也一定要听,宝珠也一定要听,与加寿有关,就是梅英和小红也一定要听。张大学士阻拦无效,就当院审案。

天豹主审,没有动刑,也没有怒声。围着黑衣人转上十几圈,张大学士等的着急的时候,天豹忽然道:“你喜欢看云还是看星星?”

黑衣人强硬的面容受惊的动了:“你!不许破坏我的家!”

天豹笑得邪气:“一看,你就是没有家人的杀手。都说杀手没有弱点,但真的生无可恋,早就自尽。还肯活着,哪怕冷酷残虐,也有弱点。据说,有人爱钓鱼,有人爱看山。你要不实说,你喜欢什么,我就毁什么!”

他对母亲看去,有了不容易看出的笑意:“都说冷酷的性子不爱家,其实,不过是他没有一般人的家。人心,都有一处是家。杀手不拿家人当家,却也有一处是家。”

冷酷的性子也爱家。天豹默默的对自己道。再对熄灯的加寿房子看一看,愿意成为冷酷的性子,也是心底有丝牵挂。为了这牵挂,哪怕把我变成大鱼变成高山呢?但,我也有一处,只为了你。或者说,那一处是我的家。

“好吧,我说。”黑衣人喘息半天,到底他心头那一处是冷酷处世也好,还是钟爱石头也好,都不能知道。但他却愿意说出来,显然是让天豹的话戳中伤痕。

房里元皓让姐姐拍抚得朦胧欲睡,加寿和香姐儿却还醒着。

“半年前有个主顾,要杀京里袁家的长女。”

“是谁?”太子急问。

黑衣人冷淡中带着残忍:“他出了这个数儿。”

太子动容,袁训动容,张大学士动容:“这不可能,京里出得起这笔钱的人可不多。”

万大同出声,他对张大学士没有明显的不满,却也不会满意于他。万掌柜的没好气:“当大人的不会知道,这种数目叫不死不休。我知道有人追杀五十年,主顾都死了,他还在追杀,直到他死,或者那人死了为止。”

“这也太没有王法!”张大学士震惊。连蒋德也横他一眼,真是你们这些当大人的,野人不懂王法。

“半年前?你在京里为什么没动手?”蒋德问他,在蒋德来看,与他护卫的好不无关系,但还是想听听有什么漏洞。

黑衣人静静:“我到京里没几天,你们就出京。”

“然后呢?”袁训追问。

“你们离京巧妙,有一个月我在京外寻找,不见你们的踪影。然后,我遇到他们!”黑衣人的眸光看向文章老侯兄弟。

文章老侯兄弟吓的扑通跪倒在地,韩正经也傻了眼。

张大学士恼怒地上前:“我就说不应该带上他们。”转而又对袁训怒目:“公子要是出了事情,你有几个脑袋足够赔的!”

袁训静静看向黑衣人: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黑衣人反问:“你不知道?”

“你看似服软,其实抛砖引玉,为的只有一桩。说出你那主顾,我放你离开。还给你治伤的药!”袁训把黑衣人让打穿十几处的伤处看上一看。

张大学士一步冲上来,就要和袁训拼命:“这等凶恶的人,怎么能放他走!”

袁训分一只手,就把他挡住,冷静的看向黑衣人:“你信我,我放你回去!”

黑衣人却看天豹:“你厉害,你会钻人心!但你的弱点,又是什么?”天豹露齿一笑:“我跟你不一样,我有母亲,我有儿子。”黑衣人震颤下身子,把同样神色冷酷居多的天豹看了又看,忍不住探问:“那你还干这一行?”

“你伤糊涂了不成?我是护卫,不是杀手!”天豹笑得轻描淡写:“一身好功夫,不见得为杀人而学。”

黑衣人幽幽叹息一声,不知他想到的是他曾经有过人性,还是想过他也可以重新拥有人性。叹息结束,他道:“我们这等人,说不打听主顾底细,那还能放心吗?让我杀袁家长女的人,夫家姓黄,是个女人。”

嘴角狞笑出来:“我只能说出这些,这是规矩,不能尽吐。你们要守诺就放了我,不守诺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一堆的眼眸放到张大学士面上,而张大学士还没想起来:“你们看我作什么?”忽然想了起来,张大学士气的面上涨红:“他说话怎么能信?他说姓黄,就是黄家吗!”

扫视一圈,见太子也对自己流露出不信任,张大学士怒上加怒,却又无可奈何。

凭黑衣人一面之词,不能算证据,袁训不好问他,宝珠不好问他。但执瑜走上一步,用责问的口吻:“夫子,那你说,对我姐姐仇恨的人,还有哪个黄家?”

执璞攥起拳头,走到袁训面前:“爹爹,明天一早我就回京去,不把这事情查清楚,哪还有心情游玩!”

“我们也回去!”萧战加福一同上来。

“还有我们!”称心如意一同上来。

“我们也去!”禇大路小红也这样道。

香姐儿从窗前蹑手蹑脚回到床上,把话学给加寿听。“黄家?”加寿挑起眉头,继续拍着怀里的元皓表弟,小声和妹妹道:“黄家恨我倒有理由,她家女儿不能和我争宠了不是吗。但她一家,有这许多的钱请人不死不休的杀我吗?”

“大姐,大家都在不喜欢大学士呢,明天我也不理他。”香姐儿在愤愤这一条。

加寿笑眯眯:“那我对他,和以前一样的客气。”

院子里,天豹几时把人放走,张大学士已不得而知。他只知道,身前身后,眼前脑后,冰冷的眸光一道比一道寒冷,还是有太子殿下的。

殿下的虽然不是最冷的那个,但眸中伤痛的神色,揪紧张大学士的心肚肠肚肺,让他痛入骨中。

最近以来,他一直认为韩家会招来不好的事情,却没有想到有今天晚上天翻地覆的,这罪名扣到他的头上。

黄家,是你张大学士举荐的不是?

在这里最多的是袁家的人,袁家的孩子,虽然忠毅侯夫妻都没有说话,但孩子们自立作主罢了,把张大学士狠问上一通。而忠毅侯夫妻,也没有阻拦。

本来责问在小尖嘴儿叼人的孩子们手里,看似要问到第二天早上。但白卜忽然到来,说有话对袁训说,也提醒一身僵硬在原地的袁训想了起来,挥手让孩子们回房去睡,也让文章老侯兄弟去睡,但直到扭头,没有再看张大学士一眼。

这让张大学士回房后,在温暖的床上如坐冰窟。唯一能做的,就是反复告诉自己:“从古至今行刺的事情多了去,难道荆轲刺秦王,那接待荆轲的宫人,带他去秦王面前的人也有罪?难道……

但一双双冰雪似的眼睛挥不开的总在脑海里,让张大学士不寒而栗。

……

月光从高空照下,袁训和白卜在后院子里嘀咕。

执瑜执璞的房门开一条缝,萧战溜进去,加福溜进去,小红和禇大路溜进去。

怕父母亲知道,没有掌灯。只黑暗中执瑜在说话:”咱们商议商议,这事情不能就这样。“

韩正经趴在桌子上生气,一左一右,是两个祖父满面堆笑劝他。

”正经是个好样的,知道为祖父说话,但是明儿见到张夫子,给他赔个不是吧,就说你年纪小,你不会说话。“

韩正经索性把小脸儿贴在桌子上,扭动脖子:”不赔!他说咱们不好,他才不好。“

老侯心疼的抱着他小身子:”有你为祖父说话,祖父心里就喜欢。但这一行咱们不能让丢下,张夫子说话比咱们有用,咱们暂时的不惹他。“

韩正经抬起头,眼睛瞪得大大的:”姨丈是我的姨丈,姨妈是我的姨妈,表哥是我的表哥,二表姐最疼我,晚上还要带我睡来着,为什么张夫子说话比咱们有用?“

”呃……“两个祖父都语塞,又最后发现刺客与黄家有关,怒气全到张大学士那里,都不愿意再承认低人一等。

劝孙子忍让归劝孙子,但承认张大学士学识高,都不爱说。

片刻,文章老侯才回话,对孙子满面笑容:”他年长,咱们得让着他,你说是不是?“

韩正经似懂非懂的释然:”这也罢了,在姨妈家里,也时常说尊重长辈。不看他是长辈,今儿晚上我就打他。“把个小拳头举一举,两个祖父笑逐颜开,把韩正经哄去睡下。

宝珠在她房中的门后面,往外面打量。她的角度,正好看到加寿的门上,也能看到萧战和加福出来,儿子房门看不到,但想来他们是去开会,孩子们一直自己作主的多,宝珠倒没露面说不许。

黑夜里,她对着女儿房门,就这么站着。

加寿房里,太子坐在床沿儿上,也没有掌灯,借着月光看床上的三个人。

香姐儿挤巴着眼,拼命装二妹睡着了。这情形要是传出去,对九岁的二妹也不产生闺誉的影响,但香姐儿知趣的一动不动。

加寿怀里拥着元皓,对太子笑靥如花。

”有我在,什么人来你都别怕。“太子回房等到院子里没有人,就溜出来安慰加寿。

加寿点点头。

月光下,太子含笑,加寿也含笑。加寿懂事的催他:”去睡吧,明儿还有明儿的事呢。“

飞快的,太子俯身向加寿面颊上一吻,得逞后,自己情不自禁的一笑,香姐儿分明看不到,也察觉到好事的跟着有了笑容。

太子溜出房门,把门轻轻掩上。过上一会儿,确定太子不会再出来的宝珠来到女儿房中。

手在加寿发上抚摸,宝珠坐在太子刚坐的位置上,柔而低地哄长女:”有爹爹母亲在,你不要怕。“

香姐儿想这一回我可以睁开眼,学着母亲,也把一只手放到大姐发上,按上一按。

加寿吃吃笑着,把手抚过香姐儿,又淘气的伸高,宝珠低下面容,让加寿抚上一抚,加寿又抚到元皓脑袋上。

元皓睡梦嘟囔着什么,把胖脑袋往心爱的加寿姐姐怀里拱拱,继续呼呼呼。

宝珠再出来,为女儿把房门带紧,见袁训对自己招手,宝珠走过去,原来是袁训让为白卜和随行的几个人,临时安排下睡的地方。宝珠把儿子们打发去和镇南老王睡,腾出一间房,榻上桌上也能睡人,而好在备用的被子有一些,怕临时天冷添换用的,把白卜一行安置下来。

回房去,见先睡下来的袁训出神,宝珠边解衣裳边道:”别担心,孩子们越长越能干,将来什么风雨都不怕。“

这一位是在加寿定亲太子的那年,怀着双胎儿子也顶风冒雪往京里赶。当年为加寿定亲百般的不情愿,今天却说出劝自己别担心的话,袁训暖意上来:”我不担心,白将军来说,有一个不常见的奇景致到了。本打算过上几天咱们就离开,但难得,咱们带上孩子们再去海上看看吧。“

宝珠油然生出佩服,侯爷是加寿定亲那年,哄着小王爷为他开公文,千里冲雪回到京中,上金殿也敢辞亲的人。又这一行主要为的就是长女加寿出行。

他不担心有刺客吗?

想来侯爷担心,宝珠也担心。

但他面上不表露,殷殷还是让孩子们玩得好。宝珠心爱的,就是表兄这万事扛得起来,风雨不在眼中的劲头儿。

上床去,夫妻相拥而眠,只字不提行刺的事情。说来说去的是怎么玩,玩得好,一心一意的要让孩子们,和孩子们中为首的加寿,在回京以前玩遍她能玩遍的地方。

鸡叫的时候,夫妻方睡上一会儿,又各自起来,宝珠操持饮食,要亲手给加寿做一件可吃的,袁训习武,去叫孩子们习武。

……

文章老侯兄弟一夜没有睡好,担心让袁训撵走的话商议好些回。见忠毅侯夫妻出房,老侯兄弟做错事情似的,去对袁训问安,到厨房帮劈柴,看水缸里没有水,二老爷去担。

张大学士也一夜没有睡好,本应该早上补睡。但听到院子里拳脚声啪啪响,他想出来弄壶热水泡碗茶,把疲倦赶下去。

太早了,家人还没有起来,大学士经过昨天的一堆冷眼,没心绪一早使唤家人,也有他想出来看看忠毅侯的表情,他出了门。

”撒尿。“见到他开门,执瑜这样说,去后院子里。

”撒尿。“双胞胎一起撒尿从来有,执璞也去了。

”撒尿。“萧战第三个。

”你们把我也勾出来了。“褚大路也去了。小红顶顶想跟上,但小姑娘说撒尿太难听,小眉头颦着想别的法子时,禇大路对她道:”媳妇儿,我很快就回来,你就在这里。“

小红不太乐意,继续原地想法子。

”撒尿。“小六往后面去,苏似玉跟上。苏似玉为什么跟上去撒尿,袁训没注意,小六没说不好,小红眼睛一亮,原来不用说话,跟上就行。

小红也就不说话的跟上”撒尿“一行。

一行孩子在张大学士后窗下站好,一个一个翻进窗里。小六是苏似玉用肩膀顶上去的,小六又把她拉进去。小红是褚大路抱进去,禇大路最后翻进去。

张大学士手提热水一开门,一排孩子虎视眈眈,他险些把壶丢地上。

萧战及时接过壶,执瑜执璞扶他进来,小六苏似玉关上房门。小红拍椅子:”坐这里,好说话。“

”通通通,“禇大路把椅子推上前去,请大学士就座。

孩子们并不耽误,一排站定。执瑜先开口:”以后,请不要在太子哥哥纳妾的事情上为难我姐姐好吗?她是爹爹母亲心爱的。“

执瑜说过,执璞道:”以后,太子哥哥纳不纳妾,是太子哥哥自己的事情。别的人要往太子府里去,也是她们自己的事情。您别再为这件事情,就明示暗示我姐姐不贤惠好吗?太子哥哥愿意纳妾也好,不愿意纳妾也好,与我姐姐没有关系!“

萧战第三个,端下巴,有点他爹他祖父在大帐里的神气:”推想以前,如果不是您举荐这些人,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出来。您没有举荐,我们也不来找您。但您举荐了,再不要说这事情与您无关,这事情是黄家自己不好的话。您直接不举荐,黄家他没有门路,不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?“

禇大路恼火,对执瑜执璞告状:”看他说了这么多!“

”咄!精简精简!“执瑜执璞撵萧战。

萧战不慌不忙:”加福让我帮她说一句。“腰杆子一挺,郑重警告的口吻:”太子哥哥不纳妾!“

禇大路怕轮到他的钟点儿不够,冲上来,对张大学士恶狠狠:”亏您还是大学士,却举荐这不守礼法的人!黄家的身份,应该寻仇吗?您教书育人,为什么不先教教他们懂得尊卑!谁也动加寿姐姐,我头一个跟他拼了!“

急匆匆说完,手一招:”媳妇儿!“

小红冲上来,想说什么忘记了,这也难不倒她,小手一摆:”您错了!“

小六和苏似玉纳闷:”你们两个怎么跑我们前面去了?“禇大路难为情:”嘿嘿。“再一指萧战:”全是他说太多话害的。“

”那我抓紧说,“小六走上前来,还没有说时,只见房门开了。袁训后面跟着掩面笑的加福,加福笑靥如花:”不好意思,我多看了几眼,爹爹就知道了。“

袁训对孩子们嗔怪:”你们啊,可不许这样。“给张大学士淡淡一个笑容:”给夫子赔礼。“

执瑜执璞犹豫着转身,是想赔礼来着。萧战一捂肚子:”我肚子痛,我赶不及。“拔腿往外面跑,却给了执瑜一拳,踢了执璞一脚。

把胖兄弟打的灵机一动:”战哥儿,你哪里跑。“追着萧战从袁训身边出去。

小红花点脑袋点脑袋,学得不错:”哥哥,我也肚子痛。“禇大路扯起她小手:”赶紧,赶紧的。“小红花手上,还扯着苏似玉,苏似玉揪住小六,这几个也出去。

袁训摇摇头,对加福示意继续习武,他对着张大学士走过去。

大学士本就头晕脑胀,让孩子们一通话炸雷似的,炸的茫然不动。他昨天让孩子们审的焦头烂额,今天让问的内外忧心。

只有一个心思,袁家的孩子是实打实的厉害。

袁训对他赔个不是:”夫子请不要见怪,孩子们不懂事。“

大学士颇受打击的叹息一声:”没事儿,没事儿啊……“

袁训出去,为他带上房门。张大学士也没有睡的心思,隔门听到院子里孩子们闹闹哄哄:”真的吗?教元皓和正经学功夫。元皓快来,正经快来。“

这热闹更添张大学士的忧思,让他昨晚想到的黄家行刺与他无关烟消云散,只有一个心思在心中,反复的问着他。

自己错了吗?我错在哪里呢?

……

韩正经扑向袁训,好几天没流眼泪,又哭了:”姨丈,坏人不是我祖父带来的。“

袁训含笑拍他:”不是,我没说是的,谁说都不算。“

文章老侯和二老爷担水进来,两个人不习惯挑担子,两个人架一桶水回来。门外听到这句话,两个上年纪的中年人也湿了眼眶。

元皓却在厨房里,任由哥哥姐姐们喊着,还没有出去。

他蹭在宝珠脚下,小嗓音软软的,跟使唤战表哥的时候决计不一样。”舅母二爷,咱们走了,再也不来这里了吧。“

宝珠检视着新蒸出来的点心,回他:”是啊,但元皓不用担心,太子哥哥和二位祖父,还有舅舅,会带着元皓玩更好的地方。元皓一定会喜欢的。“

”好,“元皓讨好的拖长了腔,又蹭蹭宝珠:”舅母二爷,那元皓可以请送行酒吗?请二蛋子请大牛请六妞儿,“

宝珠意外,嫣然笑颜对过来。

元皓竭力寻找缘由:”再也不来了,是送行酒。“

灶旁有椅子,宝珠坐下来,抱起元皓放到腿上,揉揉他的胖面颊,笑道:”元皓太能干了,都知道有送行酒,听舅母对你说,送行酒呢,是别人请咱们的。但你跟别的孩子们相比,你身份尊贵,你离开别人,你可以请一桌离别酒。“

元皓立即改口:”离别酒,舅母帮我准备。“

”好,帮你备下来。元皓好好的同他们说说话,以后再想见到,可真的不太容易。“宝珠在元皓额头上亲一口,把元皓送出去。

在军营里一住好些天,士兵操练的最简单拳术,韩正经和元皓都学会。没有刺客出来,袁训也要给他们单独习练起来。这就叫他们俩个单独站一队,一前一后的打起来,韩正经很认真,元皓跟着他很认真。

镇南老王在孙子旁边打拳,元皓目不斜视,要看人,只盯着韩正经。早饭的时候,老王问孙子:”明天跟祖父练怎么样?咱们家传的拳比军中的好。“

元皓很严肃的回答:”这怎么行,我可不能让不好的孩子给落下。“

”有伴儿了,还能要你?“镇南老王取笑着自己。

一个上午过去,文章老侯兄弟小小放下心,忠毅侯一家还是和气亲切,让老兄弟们背后抹了好几回泪。

他们想过,中途要离开这一队,那真是丢足人。

一个上午过去,加寿是更得意的加寿。

这得意不是寿姐儿得意忘形,是她开开心心的心情。

弟妹们眼中,加寿大姐又受了委屈,而且还有惊吓。萧战都不跟加寿争,执瑜执璞更帮着给大姐送果子送吃的,找个机会,说让她不要害怕,因为一家人全在这里。

没有太子的抚慰,加寿已经快飞到天上去。太子又来安慰,让加寿花上好一会儿寻思寻思,寿姐儿的日子为什么就这样好呢?

”加寿姐姐,吃汤水了。你先你先。“

在元皓的叫声里,加寿找到答案。她过去先抱住元皓,这是因为有元皓在这里啊。加寿决定晚上给坏蛋姑姑好好写封信,把表弟好好夸上一夸,把姑姑好好夸上一夸。

……

要说渔村里新住的这户人家,虽然布衣裳,却人多,家里每顿饭飘出鱼味肉味道。本村也有无赖恶霸,也不敢惹他们。

这村里住的大人们,大多是老实打鱼的人。一早出海,晚上回来。想跟这家人有接触,一是不敢,二是不可能。

只有孩子们天真无邪,跟爱玩而且只要有得玩,看谁都不错的元皓小王爷认得。

元皓最小,又是最娇惯的那个,依性惯了。小六苏似玉跟他还不一样,他们也比元皓有约束性,独元皓跟二蛋子等人交上朋友。

小六苏似玉按说也有机会,但小六总算等到父母亲能陪自己,他没事儿不出门去玩。

请客的人,就只是元皓一个人。

没半天的功夫,全村跟遇到海啸似的有了轰动。

但不管大人们信与不信,傍晚来临,自家的孩子们执意要吃请要出去,而且请客的红灯笼,也到了家门外。

人手是元皓全权安排,相中万大同面貌端正不能说出色,但做惯生意的人面儿上和气。生意场中出名的万大掌柜,就亲手挑起灯笼,一家一家的来接小客人。

”放心吧,如果不放心,请一起跟着来便是。“

还真的有大人跟在孩子后面,想看看有钱人家的小爷还真的请自己孩子吃饭不是。

见大门上,四个嗓音娇柔的跟城里大户人家姑娘一样的小公子,笑盈盈的接待客人。

萧战在厨房里干咽唾沫,对下厨的岳母诉苦:”表弟欺负我们,他说表姐更体面。其实迎客这事情,我最合适。“

元皓安排福禄寿三个姐姐,还有小红花接待客人。

红花切菜,手拎木托盘的执瑜拿一块吃着,笑话着萧战:”给你端盘子上菜的活计你就知足吧,你还敢计较不迎客?“

执瑜笑道:”战哥儿你往门上一站,来个小鬼也让你吓跑。“

萧战摆出苦脸儿,他手里也有一个托盘晃几晃:”没办法,我是哥哥难道错了吗?我怎么就成端盘子上菜的伙计?“

”为表弟。“宝珠好笑。

”为你表弟。“禇大路也是端盘子的,也在这里,他也笑话萧战。

萧战唉声叹气,甚至顾不上还禇大路的话,对着岳母继续道:”您想啊,我以后要当王爷,要掌三军。这里要是有小子穷得受不得,以后到我帐下,搭眼一看,咦?认得来他拖鼻涕的时候,我给他上过菜,这我还有尊严吗?我还能带兵吗?“

梅英忍住笑,见小王爷在这里实在抱怨,先把活儿给他:”小爷,这菜是送给老爷们用的,麻烦您接好了,这就送去吧。“

萧战就捧起热气腾腾的菜,往岳父的屋子,今晚是大人们用餐的饭厅来。

他一进来,二位老王乐翻了天。张大学士颇不受待见,心事重重的他也笑了笑。

萧战叹气上菜:”祖父外祖父别笑我了,这不是听表弟的,我成跑堂的。要说岳父您带我们出来玩的真好,这跑堂我也玩上一回。“

袁训哈哈笑上一声,萧战又去怪祖父:”说起来全怪祖父外祖父不好,您对他说军令大于一切,表弟听完了,就给我们下军令。“把菜对太子面前推推:”太子哥哥请用吧,我战哥当小二的事情,下回可不好遇上。“

”你别说嘴,说不好元皓明天又让你跑一回。“太子倒是想掺和进去玩,但大家都说世子们和未来太子妃都可以扮上,独殿下不行。太子留在这里吃饭,他也有不快意。

不取笑萧战,殿下心里过不去。

上完菜,萧战留在这里吃上一回。出来见到韩正经带着那二蛋子过来,表哥小王爷更想捶胸顿足,怎么这正经成了陪客的,就战哥要上菜?

但谁有功夫在这会儿,帮着萧战去元皓面前说理呢?就是加福,也和姐姐们、小红玩得很开心。拿出千金小姐们对穷人天生的悲悯怜下,把万大同接来的孩子们一一请进门来。

萧战浑身发寒,他的加福说:”请“,你们哪一个当得起?这全是表弟干的好事情,等到写在信里给太后,也足够太后笑上一大场。

这事情在萧战眼中唯一的好处,就是给太上皇太后增添开心,所以他老老实实的回厨房去吃菜,在厨房的一角里,继续抱怨表弟。

村里称为堂屋的房里,小客人都已到齐。元皓居中——他身份不同,所以他坐首位,不设客位——小胖手往下一挥:”请坐,咱们可以吃了。“加寿在他旁边。

”坐吧坐吧。“另外几张桌子上,居中陪着的体面表姐们,小红和韩正经也坐下来。

小客人犹犹豫豫的,这才坐下来。

”上菜。“

加寿在哪里,天豹就在哪里。元皓往门外吩咐,天豹哈哈腰,对厨房外站的关安一招手。

关安忍笑:”上菜。“

”来了来了。“

萧战立即闭嘴,头一个走出来。执瑜执璞禇大路跟上,热菜一道道送过来,也往太子那桌面上送。

按尊卑和长幼称呼:”哥哥请用,祖父请用,夫子请用,爹爹请用。“胖兄弟们嘴儿最甜,一个不少的叫过来。

镇南老王小声对亲家道:”太后还没有尝过这孝敬吧?“梁山老王早就乐不可支,让在座的人全举杯:”来来,咱们今天让挤到这屋里吃饭,但是呢,要我说,还得感谢下这坏蛋。“

对袁训晃晃酒:”要是没有这坏蛋,上哪儿能提前享受到孩子们这种孝敬。

看一看这座中,像是都很高兴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抱抱仔的新贡士,田妍昕亲,感谢一路支持。

……。

新年第三天,祝福祝福祝福祝福圆满圆满圆满圆满圆满…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