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三章,走好走好,一路顺风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镇南老王欣喜于他的孙子会请客,梁山老王满意于他的孙子萧战每送一回菜,就帮他倒一巡酒,特别请祖父多吃一杯。袁训也不差,胖儿子也每一回进来,就一个执壶一个捧杯,请自家爹爹吃一杯,请在座的祖父陪一杯。

张大学士跟袁家没有亲戚,但他和董大学士差不多年纪,可以算在曾祖父辈上,胖兄弟和萧战也不放过他,为加寿跟大学士理论过了,酒也一样的劝,大学士也有了欣然。

文章老侯兄弟和白卜全是奉承的,赵老夫子倒有几分骨气,但在袁家教书的他,也是夸个不止。说袁训会教导孩子,袁家的孩子怎么怎么懂事,不用别人闲操心。

这“闲”字,可以影射到张大学士,但张大学士真心的评一评,关于带孩子教孩子,大学士一路行来一路看,也觉得袁训有别人没有的长外。

大学士就倒一杯酒,送到袁训面前,借这个机会跟袁训缓和缓和:“我也敬你一杯。”

袁训陪他吃了,又回敬一杯。

在座的人,在这两天里,除去孩子以外,没有人跟张大学士谈论加寿遇刺的事情。但在袁训举杯以后,张大学士奇迹般的,在这里坐不住。

对面这位,是个疼爱孩子的典范。加寿你喜欢什么,香姐儿你喜欢什么……只要能办到,这侯爷都会去办。就是元皓小王爷分明是个孩子,他要请客,这坏蛋舅舅说好。他要让小客人坐正屋,这坏蛋舅舅说别的人一概到这屋里来,不要出去打搅。

这简直没有王法没有规矩没有尊卑没有长幼,但孩子们喜欢的不行。萧战小王爷的一通抱怨,也源自于他的喜欢,和在这过家家里没有争到他满意的好位置。

张大学士有些领悟,只要孩子们喜欢,是此行的宗旨。也就是这一点,让大学士在袁训对他言笑如初,大学士反而坐立不安。

如果袁训联合二位老王,联合太子殿下,联合赵老夫子,明争暗斗的表示他对有刺客的不满意,张大学士这朝堂上数十年经霜的人都抗得住。

但是看看,那等言谈举止中的“诡计”,这侯爷完全没有。这侯爷表露的,就是孩子们喜欢。

因为他们喜欢,大人要挤到这一处用饭,渔村的孩子们坐上饭桌,王世子侯世子殷勤送菜,还不设他们的座位,在这里,好似尊卑规矩长幼统统可以翻转。

但张大学士一点儿挑不出袁训的错不说,反而,一点痛浸润张大学士的脑海。

让他想到黄家,想到他说服和用情势道理逼迫太子纳妾——大学士不住说服殿下纳妾是天子之势,又主动举荐包括黄家在内的好几家,总有逼迫的嫌疑——以至于牵制袁家。

把这些心思浮上心头,张大学士在这里还能坐得住吗?还能跟上路以来一样,安享侯夫人的好菜吗?

他起身,大家看了看他,大学士表示出净手的面容,出了这房。他并不想净手,人又有往热闹去的趋势,大学士就去看看小王爷元皓请客是什么模样。

总觉得,是很有趣儿的。

……

堂屋的大门这一侧,两边各开两扇窗户。他们夏天入住蒙的有轻纱。张大学士来到其中一扇窗前,往里面看进去。

光听一听小孩子请小孩子就是可笑,这第一眼的看,张大学士更有了笑容。

吃得开心的小客人们狼吞虎咽,大学士没有看。他看的,是堂屋里摆着的桌子,全深陷入地下,哪怕有几个是两到三岁,腿脚儿软软跟着哥哥们来到的小孩子,也伸手能够得到几盘子菜。

这桌子,安排的好。张大学士悠悠然,轻叹上一声。忠毅侯啊忠毅侯,你们夫妻可是太会陪孩子们玩耍,却偏偏的,他们一个一个的还有成材模样出来。

看看这桌子吧,这得多在孩子们身上用心,才安排成这种妥当格局。

……

关安租这房子的时候,海边渔村沙地为主。关安花钱找人,在各屋里铺上青石板,屋檐下也重新整改,方便雨天在这里练拳。

大家行走居住也方便,也方便元皓请客时,做小小的整改。

比如请来的客人们,没有几个有八仙桌子高。他们没有奶妈没有丫头帮着挟菜,也就没有人侍候他们跟袁家的孩子们一样,椅子上摆一个小椅子,丫头们扶着坐得安稳。

元皓把这事情问坏蛋舅舅,坏蛋舅舅让把石板搬开,把各人房里的桌子取出,凑成四张来就足够用,桌腿埋一半到地里。

元皓叫好,随后一走了之,去问舅母给元皓请客吃什么菜。余下的,取掉青石板的地跟桌子不是正好配套,桌子是放低,但桌子四边露出地面,跟周围的石板地不符合,元皓就不再管。

但袁训不能不管,他让用碎石,及小石板,把余下的地面垫平,放上锦垫,上面是孩子们坐的,不高的小椅子。今天来的孩子们往下一坐,刚好伸手可以取到菜,桌子中心的菜取不到怎么办,有大些的孩子们可以帮着他们取。

每一桌又有陪着的加寿香姐儿加福和小红,又把大家的下人抽些出来,站在不远处侍候。见到有小客人伸手抓抓抓,抓不到他想要的菜,家人就走上前,帮忙把菜送碗里。

每个人包括小主人都是木碗,就不担心有碰掉碗,客人惧怕吃不好的事情。就是掉了碗,也只损失几筷子菜。

家人们还可以看着滚烫的菜上来时,哪怕小主人们说着用勺子,但侯夫人做的菜从来香,也会有小客人忍不住上手就抓,家人就会阻止,免得烫伤小客人,再帮忙小客人把菜分到碗里。

红色黄色紫色等锦垫,也把小王爷这宴席的身份体现出来,就是放在京里,因为有这些锦垫的原因,也十分的体面。

体贴小客人,给小主人元皓长脸面的安排,先由桌子埋到地下开始。

……

张大学士颔首,接着看下去。

见来的小客人衣着不一,有的是长袖的,在外面秋风里不算奇怪。还有的只是一件短袖,但洗得干干净净。一看就可以知道,这只怕是他唯一的衣裳,或者说他还没有穿得出来的秋衣。

房中衣着最体面的,自然就成了小主人们,还有侍候的家人。但四个桌子上的小主人们,不管是加寿三姐妹,还是小红和正经,还是由心爱的加寿姐姐布菜的元皓,都没有流露出嫌弃的神色,也没有让有些拖鼻涕的小孩子吓倒,可以说全无轻视。

见到有些孩子还胆怯的不敢伸手,或者不敢取认为好的菜。身为陪客的小主人们,就热情的把菜分给大家。

小红和韩正经一桌,他们俩个热情到站起来,把鲍鱼分一分,让家人把大鱼按这桌人头切成几块,分一分。见到有一个孩子偷偷地把干果揣几个在口袋里,小红把一盘子都送过去:“装吧多装些吧。”

这个桌子上四干果四蜜饯四鲜果齐全,但为了不耽误后面上菜,又想在桌子多摆放一会儿,盘子极小。

一盘子只有大人的一小把儿,那个孩子为体面,穿了件拖地的衣裳,袖子卷出好几层,应该是大人的衣裳穿来。小红倒一盘子干果,只得一个底儿。

小红就对正儿八经的主人元皓小爷笑眯眯,小红可懂事了,她知道要东要西,全要给这位小爷长脸面才行。小红道:“他喜欢松仁儿,可我这里没有了。”

元皓很开心,他认为小红很会待客,这个陪客没有请错。元皓对家人道:“给他去取。”

家人出去,没一会儿空着手回来,对小王爷咬耳朵:“二爷说干果多着呢,这就按来的客人包出来,还有咱们明儿就走,有些菜今天吃不了也不打算带,等客人走的时候,请小爷给他们一人一大包儿,小爷这客请得好。”

元皓开心了,舅母二爷从来是元皓最放心的人不是,元皓亲自过去,对韩正经、小红桌上的小客人道:“你放心吧,等你走的时候,我有好些给你。”

小客人早就红了脸,畏畏缩缩的道:“我没见过这个,我娘没吃过,我爹也没吃过。”

韩正经和小红一起热情的道:“放心吧,等你走的时候,给你好些。”小红取过他的碗,用小勺子盛些牛肉羹进去,送回他面前,笑靥如花:“这是牛肉,你说也没有吃过,这个好吃,我娘说吃力气,而且给我们煮得烂,这种才是我们吃的。”

张大学士见到,在外面又暗暗点头,侯夫人想的周到。这桌上虽然也有整条大长的鱼,也有大个儿的螃蟹整只的煮,但最多见的,还是虾肉取出来煮成稀烂,鱼汤蒸蛋这等软烂的菜,全是适合孩子吃的东西。

鲍鱼也有,张大学士桌子也有,他吃过,所以知道,这是鲍鱼剁碎,加上在本朝算珍贵的胡椒烧得软烂后,再装在原壳里。

大海螺,也是这样处置,取出肉,切碎烧好又塞进去,紫菜蛋汤等,这是海味。

另外冷盘里四干果——胡桃、松子、杏仁儿、板栗。四鲜果——葡萄、桔子、梨子、切好的西瓜。还有四蜜饯,两咸两甜。也是小客人的最爱。

贵族的派头,全是极小的碟子放置,不然别的菜放不了多少在桌上。如梨子只能放一个在里面。但有孩子伸手取走,侍候的人就再取一个放里面。

所以小红让添松仁儿,而没有往别的桌子上去拿。

这些热情,也是贵族的派头儿。

张大学士在听到小王爷请穷孩子,还觉得道不同不相谋,以为贫富相交坐不到一处去。但见到小主人和陪客大方亲切,又满意于他们不失了贵人的身份。

对贵人来说,惜老怜贫,从规矩上来说,也可以说是他们的本份。

大学士愈发的觉得这些孩子们真出惜,长大也错不到哪里去,也就看得更不想走开。

一生做学问育人的大学士,不排除他有指点的心思。

但他再一一的看着,笑容更多出来。

舅母二爷对小王爷请客真是不含糊。

素菜更是应有尽有,不管初秋还会有的夏季菜:王瓜、西葫芦等,还是秋天的藕、红萝卜白萝卜,都一盘盘的上来。

这是海边,这些东西在菜场上并不丰盛,但今天聚会似的全出现在这里。

在窗外的张大学士暗想,这桌子流水不停的席面,请王公们都行。

一盘炒鸡蛋上来,香气四溢中,孩子们纷纷上手去抓。

“停停,别烫到手!”主人元皓和担当陪客的加寿香姐儿加福,正经和小红总是盯着的,又叫出来。

二蛋子缩回油乎乎的手,抓住一个大螃蟹开啃。他吃的淋漓尽致那模样,让张大学士倒吸一口凉气,自语道:“你在海边长大,就没有吃过螃蟹吗?”

有一个人在耳边接话:“张夫子,他们的船小,不敢经大风浪,不敢到深海里去,打不来这样的鱼虾。就是侥幸打来了,也要卖钱。”

张大学士回身一看,赵老夫子不知何时站到身后。自从上回两个人为加寿功课争吵以后,两位夫子见面冷淡,谁也不服谁的劲头。但大家欢聚用餐的时候,又都能伪装。

只有今天,张大学士面对赵夫子的解释,心中有了冰融雪化,又跟同行的人冰融雪化总是好事情,他笑了笑,抚须道:“是啊,我倒忘记了,他们平时就打得来大鱼虾,哪舍得自家吃用。”

赵老夫子幽默的道:“没事儿,今晚全吃到了,侯爷夫人对不管哪一个孩子,可都不含糊。”

张大学士露出心服口服,喃喃道:“这,真动人心。”隐隐的,张大学士有一拳打空的失落。

他一直防范的,是侯爷夫妻仗着有太后,要让加寿姑娘独霸太子府。

但眼下看来,就从这一次出行来看,忠毅侯夫妻处处让孩子们开开心心的,欢欢喜喜的。

原来,忠毅侯是这样一个心思啊。

月光明亮,似乎也把张大学士心思映得渐渐明亮,把袁训也想得明亮起来。甚至扬一扬脸儿去看月儿,月儿上也有忠毅侯明亮的心思明亮的面容。

他却是明亮的。

大学士失笑,收回眸光,打算请赵夫子回屋,再去吃几杯。肩头让赵夫子一碰,赵老先生笑指房中:“快看。”

……

“碰碰,”

堂屋里的小王爷元皓,肃然小脸儿,郑重的举起面前的小木碗。下午的时候,张大学士听说过,给孩子们备的是蜂蜜水儿。

但见到他们煞有介事的举起小碗,碗后是稚气的小面容,大学士轻轻的笑出了声。

“不错吧,”又有两个嗓音出来。一个是梁山老王,一个是镇南老王,也来看看元皓请客。

四个人争一个窗户,都凑得紧紧的。

……

“我说我要走了,舅舅带上我,舅母二爷带上我,大姐姐带上我,二姐姐带上我,三姐姐带上,我带上战表哥,带上祖父,带上所有的人,我们要走了,你们就得说,一路顺风,好走好走。”元皓很认真。

屋外的四个年纪不小的人悄笑成一团。

镇南老王啼笑皆非:“我这就算明白,原来是孙子带上我。”

“好走好走,”渔村的孩子们真的这样说着。

元皓很满意,按他见过的长辈们跟人碰酒,把手中的蜜水儿跟同桌的人碰着。碰完这一桌,对身边照顾他的加寿说了句什么,加寿笑靥如花起身,带着表弟到另一个桌子上,也跟这桌的孩子们碰碰。

这一桌负责的是韩正经,韩正经教客人说:“多谢,走好。”小客人们很开心,这种让当成大人对待的感觉,对他们来说是头一回。又菜好,还有“酒”,他们也吃不出来这不是酒,反正甜蜜蜜的很好喝,小客人们都听话,乖乖的说着:“走好,一路顺风。”

元皓得到很多祝福,更加的殷勤待客,让他们吃鸡蛋:“可以吃了,刚才太烫,用手肯定不行,你们要用勺子。”

二蛋子在元皓的桌子上,但回身对元皓道:“你们炒菜用的油太多,油多,就烫手。”

“油多才好吃哟,舅母二爷给元皓做菜,从来不会少放油。”元皓晃动胖脑袋。

堂屋外的镇南老王大大的惊奇:“这个孩子,居然知道放油多才是好吃。”梁山老王微笑:“咱们路上见过不少穷人饭食,就是那什么蛋子、牛、妞儿的家里,小元皓也去过,这就是民生疾苦,他这就知道了。”

“是啊,”镇南老王下意识地道:“一直呆在王府,这孩子上哪儿能知道油多菜好吃。”他到现在喝的酒不多,但悠然的似醉意上来:“这坏蛋舅舅啊,带着他的儿女们上路,真不像话,不带上我们。幸亏我的小元皓聪明又机智,伶俐又能耐,没让他落下。”

梁山老王斜眼取笑:“亲家,你想说的是,所以你才得已跟了来。”镇南老王让说的语塞,半晌道:“看来我得再敬坏蛋几杯?”

“几杯不行!来上几大碗。”梁山老王豪气上来,一手握住亲家老王,一手握住赵老夫子,嘴里招呼着大学士:“咱们走,今天晚上他就偏心孩子去了,孩子们在正屋里吃,咱们挤到一边儿吃。咱们不服,咱们跟他拼酒去。还有蒋德,还有那野豹子,能弄来喝几碗最好不过。”

“哈哈哈,”四个人笑着回去,见袁训跟蒋德关安都在,二位老王可乐了:“都在!换大碗上来。”

……

厨房里,太子来到这里。这里有几桌子菜,宝珠带着四个跑堂,执瑜执璞萧战禇大路,和两个小主妇称心如意,两个帮厨梅英红花,她们一桌吃饭。

孩子们出京的时候,除韩正经是后面追上,老侯兄弟不是不心疼孙子,是怕带着奶妈不方便,又韩正经五岁不吃奶也行,没带上奶妈以外,别的孩子们都各带一个奶妈和丫头,方便路上照顾,不然太后也不放心。

平时的时候,帮忙洗衣熨衣。这会儿,看桌上残羹,她们先吃过,在包送小客人的干果子和菜。

“哥哥吃好没有?近厨房的菜最香。”萧战卖弄他们在厨房吃。

太子笑道:“我吃好了,我来帮忙,不如,我也包果子吧。”他也干起来。

“小爷说再来一个青豆蘑菇豆腐干。”蒋德逃出老王们的灌酒,往堂屋里看过,来回话。

宝珠放下碗,别的人也匆匆把吃的咽下去。宝珠挽袖子到灶边准备锅,红花去烧火,梅英和称心如意去取菜。

执瑜执璞一个拿洗菜的盆,一个去取水。萧战和禇大路做好洗菜的准备。

太子又笑着讨事情:“我呢?”

宝珠嫣然:“大小爷剥葱来。”

太子欣然的取两根葱剥起来。

剥到一半,在烛光下笑起来,太子觉得这帮厨的差使,他出来玩的也不错。

耳边还有萧战的埋怨,禇大路的回话。

萧战道:“看看我这表弟,都会要青豆蘑菇豆腐干。这菜他能克化得吗?”

“你又多管闲事了,横竖他和正经不是早早吃过蒸的肉蛋羹,又有姐姐们和我媳妇儿在呢,不会由着小爷吃太多难克化的东西。”禇大路呛他。

“你媳妇儿?先看着自己不要乱吃就不错。”萧战主要是为了埋怨,并不是真的生气,这就逮谁埋怨谁。

太子笑得陷入自己心思,也有了镇南老王夸元皓的心思。幸亏自己跟了来,没让丢下。看看加寿玩成这样的好,如果不是自己亲身领略到,加寿写信来,一定当她是特大加寿大牛皮,再把自己气的不行。

随后,又想到自己的母后。太子不无遗憾,母后竟然不能玩这样的一回,母后看到自己的信,会不会也当成太子大牛皮呢?

“咚咚咚咚”,刀剁砧板的动静把太子打醒,太子又去看岳母怎么做菜。

见青豆,不是炒几下就送上去。而是剥开豆荚,上锅先蒸。蒸过,用凉水过几遍,把豆皮取掉,只用里面的豆泥。琐碎的活儿,执瑜执璞承当。

蘑菇,也是先蒸过,用刀剁碎,取汁水留用,再把残渣用筛子滤几遍,这就孩子们吃也好克化。滤下来的蘑菇泥用汁水和调料混合,做成蘑菇形状,摆在盘子里。这过筛的琐碎活儿,由萧战和禇大路承当。

豆腐本身就是熟的,卖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吃。宝珠也用刀切碎,压碎,取泥加上调料,堆放盘子里成型。这里的琐碎活儿,太子干的很开心。

表面上总和表弟过不去,其实内心很疼表弟的萧战乐了:“还是岳母手艺高,这样一弄,表弟也可以吃。”

禇大路“好心好意”的提醒:“你不挑刺了吗?你不继续对今晚当跑堂挑刺了吗?”

“这没的刺可挑,这菜做的,无可挑剔。”萧战趁机讨好岳母。

执瑜笑话他:“你可以说,这青豆本地不多,不便宜弄来的吧?快马送来的吧?”

执璞笑话他:“你可以说,这蘑菇是在高山上采的,不便宜弄来的吧?”

萧战有模有样教训他们:“果然你们笨了的,不知道这青豆虽然难得,价钱也不便宜,却是邻县弄来。只是产量不高罢了。蘑菇,也是最近的山上弄来,但并不是很远的地儿来,再说表弟喜欢。”

挤眉弄眼好生谄媚:“表弟喜欢,你们能怎么样?”

“哈哈哈……难得你也没有话挑,”执瑜执璞禇大路把萧战一通的笑。太子也跟着笑。

宝珠青豆泥下锅里炒,铺到蘑菇和豆腐泥上,勾茨水入盘,上锅再蒸。

因为是大锅,一蒸好些盘。等到出来,跑堂的不敢怠慢,把这道有侯夫人之功、有侯世子之功、有小王爷之功、有太子之功的菜,由侯世子、王世子,和普通公子禇大路一名送出去。

宝珠用布垫手,把一盘子放到桌上,招呼着太子:“趁热吃吧。”

太子却饱得吃不下去,说声散散,往院子里来。院门外有一些人站着,太子看了看,应该是小客人们的家人。

万大同和他们说话:“不放心,进来坐坐,也离他们近些?”

有人憨憨的道:“放心,只怕他们不知道走,耽误老爷们睡。”

堂屋外面,关安也逃酒出来,往小王爷面前讨差使:“还要什么?”元皓回上一句,富贵小爷元皓总是点得出来菜,关安高声一嗓子:“果子汤水。”

厨房里忙活起来,洗果子削果皮的人都可以看到。万大同示意大人们看:“还吃着呢,吃完了就送他们出来。”

“好好,”大人们还是不安,不肯回家,又怕打扰到万大同,四散在门外灯光照不到的地方站着。

太子走了出去,他的四个护卫跟上。

大人们先是一惊,见在黑暗里,这少年似光辉满身,压得他们动弹不得,就弯下身子不敢抬头。

“打鱼的收息好吗?”太子闲闲的跟他们聊起来。

慢慢的,村民们胆子大起来。见太子温和,也敢问话。

“您是私访的大人吗?”有人问道。

太子微笑:“我不是,但你们有话可以对我说说。”

“没苦处,守着这海,比种地的强。如今又没了渔霸,听说新来的县太爷是私访过来的,办案公正,以后打鱼的税也少交,明年日子一定好。”

朴实的话让太子有沉甸甸之感。

审江强等人的一些证据,太子全看过。那字字句句的贪污,让太子几时想到几时愤怒。但经历这相当于残虐的贪污,渔民却乐观的用一句话,明年日子一定好,就把这事情过去。太子面上微烧,有了羞愧。

他知道有刁民,对应的,有顺民也应当。但他们朴实的金子一样珍贵,不是亲自到这里,远非在京中长大的殿下可以想像。

在太子殿下学的功课里,还有对刁民的理解和镇压。对顺民是教化和约束。

这种自己出来的体谅和宽恕,给太子上了深刻的一课。

他沉着。

他冷静。

他也对面前的人有了尊重。不为别的,只为他们这过去如云消烟散,明年一定大好,这对本皇朝的信任。

“放心吧,以后再也不会有渔霸,也不会有官员敢贪污。如果有,你们要学会检举。你们中间有人会写字吗?”

有一个人道:“我会。”

黑暗里看不到面容,他们也没有往亮处去。太子没动,是这看不清脸儿,更有心与心的顺畅。

太子沉声转向他:“你记住我的话,真的再出来人欺压你们,过不得了,写信从驿站里寻邮差,投到京城这样一个地址。”

激动,在感觉上沸腾。暗影中的人矮下来,是他们跪下来。说认字的那一个嗓音都变了:“真的是你们,全城审渔霸,听说县太爷是私访来的,我们都猜是你们。虽然你们穿布衣,但你们对我们的孩子很和气,常给他们东西吃。这是说书上的清官微服才会有。谢谢,全村的父老乡亲要是知道,都会感谢您,梁大人走了,渔霸也走了,真是老天开眼,您是青天大老爷啊。”

有人提议:“咱们好好叩几个头吧。”

太子还没来得及阻止,传来叩头于沙地的沉闷声。

太子认为好名声还是归于凌洲和上官风,方便他们在这里当官。虽然他们当多久不能知道。

让他们起来,太子微笑分辨:“不是我们,你们认错了,不过我刚才的话你们还是要记着,有人贪污再欺负你们,你们就写信给我。”

殿下也激动,不留神把往京里的地址说成我。

村民们中又有人道:“微服的老爷们都不说自己是老爷,咱们别为难这位爷,只再好好叩几个头,也谢谢老爷小爷肯请孩子们吃饭,这一顿饭补的,他们一年里都有油水。”

就又叩起头来,太子听着叩头声没有劝止,是他身子微微颤抖,为这里纯朴的人,眸子早就湿润。

受了头,殿下更要上心。接下来,他又问了每年生计好不好,台风影响打鱼的时候,日子好不好过。

村民们有了主心骨似的回答,到后面就争着回答。

直到小脚步声出来,小嗓音们道:“好走好走,一路顺风。”太子才不再问,而是笑道:“他们吃好了,你们可以接孩子们了。”

“好走好走,谢谢。”一个孩子从大门里出来,拎一大包子东西。

这好走是主人对客人说的,但经过元皓的指点要送行,小客人们说得很流利。

反正也没有人笑话不对,反是这家的大人大惊失色:“六妞儿,你怎么吃过还拿?”

六妞儿兴奋的拘束全没有,把有她半个身子大的纸包吃力抱起,快活地道:“小爷给的。”

门内,先出来镇南王府的护卫,确定下门外没有危险。一个胖脑袋晃出来,元皓小王爷为六妞儿解释:“菜多了,”

说完这一句,侧面庞听一听。门内是称心的声音:“吃不完。”

“吃不完。”元皓笑嘻嘻。

称心道:“所以分一分。”

“所以分一分。”元皓笑嘻嘻。

称心道:“也免得放坏可惜。”

“也免得放坏可惜。”元皓笑嘻嘻。

六妞儿的家人要把东西还回来,但见到另一个孩子出来,门内有几个高些的孩子在,给他也提上一大包,六妞儿家人这才作罢。但过意不去,对着门里叩头,谢过这一家子好心人。

接下来领孩子的人家,都千恩万谢的带走孩子和东西,叩过头。

对着他们走开,不时回头哈腰的身影,太子心情振奋,进来寻到回房醒酒的张大学士,并不失了学生的尊敬,轻声道:“从明天开始,您再别拦着我和百姓们说话,他们是活生生的一本书。教会我吏治,也教会我感激。”

张大学士酒多了,也让心里混成一团的对错搅得头脑不清。他连自己防备忠毅侯是对是错都不知道,这会儿也判断不了太子随意接触人,会不会产生危险。

他点一点头:“殿下大进益了,皇上知道一定很高兴。”

太子喜悦的笑出了声,似困在安全牢笼的小鸟儿,这就可以飞向天空。

……

院子里,是今天宴请的尾声。

元皓到处问人:“吃得好吗?”这是他学会对客人的客套话,此时客人走光,元皓对着自己人卖弄一番。

姐姐们和正经小红,回答的老实:“吃的好。”

表哥们也说:“吃的好。”

独萧战又捉弄表弟,萧战端下巴拧眉头,蹲下来把脸儿让表弟看到:“吃的不好,你请客让我在厨房里吃饭,你招待上太差。”

元皓一本正经走开,直接把战表哥忽略。又来问大人们,因见祖父舅舅还在喝酒,元皓先来问回房应该算吃完的张大学士。

“夫子吃得好吗?”元皓肃然。

他绷着胖脸儿,只让张大学士更乐,当对待大人似的一丝不错回小王爷:“多谢宴请,酒菜俱佳,明儿我还席,请小爷拨冗前来。必来。”

元皓很想笑,但主人还没有扮完,只咧一咧嘴,又严肃的来问太子:“哥哥,吃得好吗?”

“吃得好,后儿我还席,元皓你一定要来,不来不开席。”太子这样回答。

元皓绷不住脸儿的乐了,摆摆小手,又去厨房里问舅母。宝珠回他吃得好,亲亲元皓的额头:“谢谢元皓请这么好的菜。”

镇南老王事先说过,今天的菜钱由他出。

元皓跑出去,重新见姐姐们,把额头送上去:“舅母亲了这里。”

加寿永远懂表弟,不盖过母亲的亲香,在额角亲一亲。

香姐儿面前,元皓把额头送上来。香姐儿亲了左面颊,加福亲了右面颊。

下一个,元皓没有看太子,也没有看表哥,对着房中坏蛋舅舅看去,迈动小胖腿,看样子要让坏蛋舅舅亲一亲。

爱捣蛋的表哥又过来,萧战一把搂住表弟,坏笑道:“该我了。”加寿等人叫着:“别香我们香过的地方。”

萧战百忙之中回道:“知道。”把表弟脖子、耳朵一通乱亲。

房中,老王们兴致高,袁训也酒兴上来,正互相敬酒时,听院子里传来元皓的大叫:“我的耳朵不好吃,战表哥要吃元皓的耳朵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孩子们大笑,房里的大人们也大笑起来。

而小红对着萧战抗议:“你都香完了,哥哥怎么办,我怎么办?”小红羡慕,本还打算学着姑娘们香上一香。

当天,请客圆满的元皓黑着小脸儿去睡觉,抱怨跑堂的萧战心情不错的去睡觉。

因为不上赶着行路,第二天照旧习武过用早饭,收拾东西赶出大车,白卜陪着,叫来房主结清银子,半上午的时候离开村子。

村外,站着很多人。今天是晴天,但本该去水中寻衣食的大人也在这里,一张张面容堆满笑,一声声送行堆叠山海:“走好,走好,一路顺风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本书出版文即将在各大网站上架出售,感谢一直支持本书的亲,请多多支持。书名不改。

豪门世家的生存之道,尔虞我诈的重重考验,矢志不渝的坚贞爱情!

为一纸言诺,愿随海盟美誓山眷如花;

捧一心一意,守住海枯石烂似水年华。

随书赠送精美书签和大海报,值得收藏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