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四章,隐瞒太后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日光、海风,渔村外送行的人,让人莫明起了肃穆,不敢小瞧这些腿上还有泥,衣着也褴褛的村民。

袁训从来在这方面有人缘,带头在马上喝一声:“还礼!”松开马缰,由着马自己行走,侯爷苍松似笔直身子,把双手拱起。

蒋德、天豹、万大同等纷纷效仿。知道自己在这一行里算最没有身份的文章老侯兄弟,更是闻声就抱拳,又检视自家的家人有没有同样的举动。

老侯也教韩正经:“这个就是拱手为礼。”跟元皓一样,韩正经是姨丈的忠实跟随者,他也拱起小小的拳头,看上去很是可爱。

太子亦这样,殿下觉得唯有这样的动作,才能当得起昨夜那海般澄净的质朴。二位老王也这样,老王的随从也这样。孩子们,执瑜执璞萧战哪能抛下岳父,也这样。

小六板着脸,拿出教训的语气对苏似玉:“你要跟我好好的做。”苏似玉给他一个白眼儿。

小红把左手放到右拳头上面,又把右手放到左拳头上面,疑惑地推敲:“是这样?还是这样?”

元皓则是哭了。

“二蛋子,你要好好看书,你要中举才能到京里找我玩,才能继续跟我玩。”

加寿和香姐儿抱着表弟胖身子,不让他探出胖脑袋,就有掉下车的可能。

面对肃然的还礼,村民们纷纷跪下。二蛋子就成站着的那个,大声道:“好,我一定去找你玩!对了,谢谢昨天送的东西,我娘说谢谢你,我奶奶说谢谢小爷,她头一回吃到牛肉,我奶奶快六十了。”

“不谢不谢,”元皓摆手,车渐远行。

大牛六妞儿等孩子叫着:“谢谢谢谢。”嗓音里都有了哽咽。

“呜呜呜……”看不到孩子们的地方,元皓也哭得很凶。萧战表哥前来劝解,不过这表哥从来不是正常法子。

鄙夷道:“看你没出息的劲儿,我敢保证,马上他们就忘记你。”

元皓抬起泪眼怒目,好一张花猫脸儿。萧战对着不由得好笑,更过分的做个张牙舞爪的姿势:“等下他们见到个小螃蟹,小指甲这么大的,也就把你给忘记。就你还在哭,让你一个人哭去。”

“打晕!送回京去!”元皓终于不哭,愤怒地举起胖拳头。

萧战缩脑袋离开:“好吧,当我劝错你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孩子们笑了起来。元皓让感染,忘记继续哭,扁一扁嘴儿。

过上一会儿,元皓也就不再哭,但小面容怏怏的没有神采。加福心疼表弟,下马到他坐的车上说故事。韩正经也来,小红也来,伴着元皓,想法子哄着他开心。到下半天的时候,元皓也肯唱起儿歌,看小模样是离别心情快要度过去。

镇南老王暗暗放下心。

这一回听白卜安排,不是回他的军营,而是在傍晚以前到一处海滩,晚霞映出十艘大战船在海水中。浅水里,小舢板在水中摇晃,为首的一个人长腿细腰,气势飞扬。

称心对着他跑过去,甜甜的嗓音在风中亦是飞扬:“爹爹,你也跟我们一道儿吗?”跑不到两步,又回头:“如意快来,我家爹爹跟我们一起玩,你家爹爹也就要来了呢。”

原来这个人却是连渊。

自从孩子们遇上连渊,称心时常和如意说这句话:“你家爹爹就要来了。”而在狂喜之下,把“父亲”这称呼不要,直称在婆家听习惯,她没事儿也说的“爹爹”。

如意跟着跑上去。

连渊蹲身,把两个小姑娘搂到手臂上,原地转上几圈,再停下来对女儿和如意笑出一嘴白牙:“你们两个乖乖又生得好了好些,我陪你们几天可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称心如意答应。

“好!”执瑜执璞跟上来大笑。

“呔!”萧战大喝:“你会叠被铺床吗?你会扫地擦墙吗?你会当鱼饵跳到水里钓大凶鱼吗?会就带上你,不会免谈!”

“战哥儿你又胡说!”称心如意嘟嘴儿:“才不会去钓大凶鱼。”

“咄!闭上嘴别说话。”执瑜执璞知道萧战开玩笑,他们佯装恼怒。

禇大路带马,从萧战身边走过,阴阳怪气地道:“小王爷你会叠被铺床吗?你会扫地擦墙吗?我们怎么肯带上你的,天呐!”

“天呐!”小红学话,对这小王爷瞅瞅,出京对他的好感,在他昨天亲完胖小王爷,不给别人留地方的时候下去三分。见他要拿称心姑娘的父亲当鱼饵,这又下去三分。这对小夫妻,一齐给萧战大白眼儿。

萧战的抗议当然无效,大家一起下马,马车和马交由万大同关安带几个家人赶走,余下的人登小舢板,再上大船,夕阳中扬起风帆,对着海中去。

万大同关安就不能跟去,但他们出来算是差使,并不能随意的玩。小红早得到解释,没有多说,只对自家爹爹摆摆小手,说声小红打大鱼给关叔父和爹爹吃。

万大同只看一眼这小身影在通红夕阳前面随海风而去,就比自己玩还要喜欢。把这一行的安全负责好,让带着自己妻女玩耍的侯爷夫妻放心,更是万大同的用心和用意。而关安则大笑对跟来的小子们道:“咱们玩也玩了,玩得不错。当差的时候,就要好好当差。”

小子们纷纷道:“不消你说,关爷,咱们走,安排前程去。”

一行人马带着车队,在夕阳中离开,也有说有笑。

很快,他们消失在到来的黑暗中。而海船鼓起风帆,仿佛目的的是即将升起的月儿。

……

京里也还没有冷,只晚上秋风有寂寥。掌珠是不会有,她到晚上怔怔的,想的全是儿子和带儿子出门儿的公公和二叔,她是一片的思念和盼望。

有时候她问韩世拓:“你说出门儿有一个月不止,可以回来了吧?”韩世拓就笑话她:“一个月算什么?出门的事情,还在路上走呢。”

掌珠思忖道:“当年随祖母进京,路上可没走这么久,或者,不过这么久?”家务事多,她已记不起。

韩世拓微笑:“祖母有姑祖父派的家人料理,上船就走,跟正经这寻人的不一样。”

掌珠也就丢下,说些只怕寻不到的话。韩世拓却想儿子寻得到袁家,因为他有来自小二处的消息,据说忠毅侯一行在外面路上当了什么差使。小二请他吃海鱼的时候说出来,话不会尽吐,韩世拓也只知道小二大人嘴里的“袁兄”,又有能干事情出来。

小二指的是半边衙门,有槛联是皇帝命他题写,小二又收到岳父赵夫子的信,对内幕知道的比别人多。

韩世拓就潜意识里希冀儿子跟上,学一学也是好的。

掌珠跟他想的不一样,夫妻小小争执几句,但又想到自老侯上路,只来一封信,现下他们在哪里都不知道。不管是韩世拓的意思,多寻几天。还是掌珠的挂念,找不到就赶紧回来吧。都没有办法通知到老侯他们,见夜深下来,夫妻挽手去睡,不争也罢。

因为头天晚上思念加深,第二天掌珠面有疲倦。婆婆老侯夫人问她:“去睡一睡吧。”掌珠强打精神还不肯去睡。婆媳正说着,见外面进来守门家人,面容茫然不知所措。

掌珠管家是严的,先气不打一处来,喝问他:“这是什么精神?昨天晚上当贼去没睡不成?”

守门家人让从梦里惊醒一般,见侯夫人怒了,小心回话:“不是我没精神,是这件事儿真奇怪。宫里来人宣侯夫人见驾,公公在门上等待,请问夫人该怎么招待的好?”

婆媳一起懵住,掌珠醒神得最早,心里一阵的慌。想从来福祸不单行,韩世拓近日回家里来说阮二大人圣眷好,但四妹夫是免官离京,掌珠常忧在心。宫里来人,虽说可能是好事情,但家中顶着福王余孽名头儿,谁又敢保证不是坏事情?

掌珠稳稳心神,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自己亲自来见。

太监服色不低,并不是耀武扬威,而是陪笑欠身:“太后宣侯夫人即刻进宫,不可耽误。”

掌珠就存了一丝侥幸,塞银子给太监,进来先见婆婆:“门上的人说不清楚,原来这公公是太后宫里的。前天我去看祖母,祖母说袁国夫人时常去看太后,竟然是国夫人圣眷还好。太后叫,想来无事,我去看看。”

老侯夫人在没有听到信的时候,吓得含一包子眼泪。听过掌珠的话,心头稍定。太后只宣掌珠,就吩咐掌珠换了衣裳,太监候在门上,见出来,陪着掌珠马车进宫。

掌珠在车里想的怎么肃穆,怎么回话,怎么听太后口风,在进到太后宫中后,站在殿外候旨进见的时候,让里面大笑声打破。

“呵呵……”怎么听,这里面也不是将有发作自己家的话要出来。

一个宫女走出来:“文章侯夫人请随我来。”掌珠陪笑跟上,袖中准备的有银包,但见到殿中人多,不方便只给一个人,就先收着,预备出来的时候,这宫女迎的,她难道不送吗?等送的时候再给她表表谢意。

转过大红宝石镶成的牡丹花开紫檀屏风,虽然掌珠依礼低着头,但太后和她身边的人还是瞄了瞄。

并排两个宝座上,坐着太上皇和太后。在太上皇的下首,坐着一个神色极年青,但眸光显睿智的男人。他内涵应该是中年,但保养的好,乍一看要认他是青年人。

掌珠不由得一哆嗦,她没有想到皇上也在这里,也顾不上去想京里谣言太后皇帝母子不和,因为掌珠从韩世拓嘴里,韩世拓从小二嘴里听说,太后与皇帝的关系有所缓和。见到皇帝在,好在掌珠胆子极大,不但没有就此收回眼光,反而飞快把余下的人看在眼中。

她看到瑞庆长公主,袁国夫人,陈留郡王妃,祖母老太太。掌珠顿时安心,又看到宝珠的亲家,连家老夫人和夫人婆媳,苏先夫人,尚家婆媳,表弟阮英明的夫人,还有梁山老王妃离太后最近,张大学士夫人也在这里,一个一个春风满面。

掌珠都认得,有的是她的亲戚,有的是宝珠亲戚,有的会过。因此心头更宽,把面庞低下又低,恭恭敬敬走上来准备行礼,不知是谁先一声笑:“这下子齐全了,可以把信给她了。”

有人说:“快打开包儿分东西吧,”是瑞庆长公主的声气儿。

太后乐了:“看把你急的。”

太上皇附合女儿:“不是她一个人急,是我也急。偏是你说的,人到齐了,信给完了,才许分东西。我们就全等着,能不急吗?”

他们说话的功夫,掌珠行过礼,太后让平身,取出一封信给掌珠,对她笑容可掬:“这是你的,你们家那个却厉害,是怎生追上的?所以不把信直接送给你,得你进宫来对我们说一说。”

信封上的字掌珠认得,对太后陪笑回道:“这信是我公公来的。”太后笑道:“快看里面的,我们等着呢。”掌珠就往四面陪笑看一看,还真是的,在这里的人包括皇上都盯着自己手中信件。

掌珠不敢怠慢,抽出信飞快看几句,巨大的喜悦狂风暴雨般击中她,致使掌珠后退了一步,也不管见驾笑容有分寸,笑出一团花团锦簇:“回太后,我的儿子,他找到哥哥姐姐了。”

殿室中人人有了笑声,太后笑道:“这个我知道,但是还写了什么,有能对我们说说的,我们都等着听呢。”

掌珠没有多想你们没有收到信吗?往下面看。越看她面上笑容越深,但到最后,飞红了面容,把信呈到祖母安老太太面前:“请祖母回给太后,有字儿我不认得。”

安老太太取笑她一句:“换成那个才女儿来,就不说这话。”太后就问:“哪一个是才女?”安老太太起身回话:“就是我第三个孙女儿,增喜的娘,她打小儿只看书,长大都叫她是个才女儿。”

太后命她坐下:“你上了年纪,咱们自在的说话吧。”又道:“增喜是个好模样儿。”安老太太借机又道:“在您面前的这个,我这大孙女儿,是添喜的娘。”

太后对掌珠点头:“添喜,也是个好模样儿。”

伶俐的掌珠,有几分手足无措,虽然跪下谢恩没有差错,但如果有人细心的看她,掌珠的一举一动都失去刚才的机灵。

掌珠已经不再担心宫中来人是祸事,而是沉浸在祖母一片关爱中。

祖母老太太对着太后百般的举荐自己,虽然没有过多为自己粉饰,但想让自己入太后青眼的意思全在里面。这未免让掌珠杀伐果断的心系上点点慈爱的丝线,在祖母的心意里不愿意走出来。

接下来,也并不再需要掌珠式的伶俐,而是由安老太太把信呈给袁国夫人,又由袁国夫人把韩家老侯的信念给太后和在这里的女眷听。

“……万幸,寻到忠毅侯。万幸,正经在学业上又可以有引路人。万幸,有镇南王小世子不吝赐教,时常的教导正经。万幸,近来有一件差使,镇南王小世子领路在前,正经跟随其后,小小的年纪居然学会办差,这是我韩家之幸,也是蒙太后之恩德,蒙皇上之恩德,蒙皇后之恩德……”

掌珠哪里是不认得字呢,她是看完信后,见公公溢美之词泛滥,故意说自己有不认得的字,请祖母看。

祖母是掌珠的至亲,又是侯府小姐出身,她认字只能比掌珠多,掌珠把信呈给祖母在情在理。祖母年高,早就眼神儿不济,掌珠知道,她肯定会把信请袁夫人代看。

要说袁夫人这个人太好不过,认识她的人都知道。袁夫人见信上全是好听的,肯定会当众念出来。给太上皇听,给太后听,给皇上听。韩世拓必然多几分圣眷,也不辜负文章老侯写这么多动听的话。

文章老侯他为什么写这么多动听的话呢?他是发自于内心。

找到袁训以后,见忠毅侯夫妻客气,不怪他私自寻来。见孩子们对正经很好,不怪他私自寻来。孩子们时常给太后写信,老侯看在眼睛里,信上就把太上皇太后和皇上甚至皇后一通的感谢。

元皓小王爷跟韩正经是个玩伴,更是信里离不开要感谢的人。

信里还有对妻子和母亲说的话,但袁夫人跳过不念,又念了一段韩正经的话,听得掌珠瞪直眼睛。跟刚才看信一样,掌珠对儿子敢去当差还是震惊。

但信念完,太上皇先快活了,对皇上道:“看看不假,这封封信里都说元皓会当差,元皓会喊你这官这么坏,元皓的舅舅不知道。”

皇帝含笑。

太后也快活了:“我的元皓最长脸面,我的元皓才四岁,他都知道什么官儿不好,什么官儿好了。”这信里奉承袁家,奉承元皓,太后面上光彩万分。

皇帝含笑。

这种时候,是不能少瑞庆长公主。

元皓上一回送大鱼来,长公主揣摩揣摩,元皓打不上来这鱼,她怕丈夫镇南王对儿子离京犹有不快,还不敢大吹特吹。但在今天,可以吹了不是?

长公主眉飞色舞:“想把元皓抛下来啊,这是万万不能!不带上我的元皓,还能当这差吗?万万不能。”

余下的人一通的奉承,她们都是进宫来取自家人的信,见封封信里夸赞镇南王小王爷打砸衙门,袁训更是描述细致:“元皓大喊,你这坏官儿当的差,我京里舅舅不知道!不算!……”

一大把金子都往元皓小王爷脸上贴,皇帝又对太上皇说过半边衙门,颇有得意之色。但当时求匾额的公文急,这信是后面到来。这就真相大白,原来这半边衙门的趣事情,是元皓当的差。

元皓只闹了公堂,但他和韩正经是头一个出马的人,也要算在元皓头上。要问元皓砸了衙门没有,他还是动了小拳脚的,是好玩的,元皓全掺和,跟他的母亲长公主不愧是一对母子。

信有韩家的,一要让韩家来人取信,二是太后宫中这大乐特乐的人也想听听韩家的信上是怎么描述,这就有了掌珠进宫,在太后面前露个脸儿。

在众人的欢笑声里,掌珠深刻明白公公在信里说太后恩德的话,果然,袁家的一切由太后而来。如果没有太后,袁训也成材,但事实上有太后,这是事实不可抹杀。

而袁家又带契了亲戚们。

掌珠深深的拜下去,深深的再次拜谢太上皇太后和在这里还没有走的皇帝。

皇帝问道:“再没有信了吗?”

“还有一个匣子。”太后让取出来放在膝上,不过半尺见方。没打开,先取笑皇帝:“你还不走,不就想分东西。”大家都笑,皇帝也笑了,盯着匣子虎视眈眈般:“这里不像有鱼。”

“元皓要当差,这几天没功夫打大鱼。”太后笑吟吟,把匣子打开,取出一把珍珠,这里还有一封信。

皇帝心头一跳,太后把信打开来,请太上皇先看。太上皇念道:“……似玉会潜水,跟人学着下海得了一个大珠贝,最大的珍珠就是似玉呈献。元皓也要有珍珠呈献,但海底不敢让他去。爹爹有法子,让白卜将军会水的士兵下海潜得大珠贝,放在浅水里给元皓捡,所以这余下的珍珠,全是元皓一个人的功劳。”

最后道:“这信是瑜哥来的。”

皇帝暗暗放心,同时浮上好笑。见妹妹还在笑得合不拢嘴,皇帝打趣了她:“要说这事情是元皓干的,我信。”长公主不乐意:“元皓会耍无赖,也会当差。”皇帝笑上一声:“原来这是耍无赖。”长公主还要回他,偏殿里一声大哭出来,随后一、二、三,大哭声此起彼伏。

宫女们来回话。

“多喜郡主醒了,”

“加喜姑娘醒了,”

“增喜姑娘醒了,”

“添喜姑娘醒了,”

太上皇走在最前面,这里面有他的多喜。太后让簇拥着,女眷们往偏殿去看孩子,皇帝借机辞出。掌珠呆若木鸡滞在最后,安老太太瞪她一眼:“你还不来看你女儿,”

掌珠扶住她,小声地道:“祖母,你把增喜添喜又带来了,不怕太后不高兴吗?”

安老太太对她没好气,悄声道:“怕什么!你就没看出来,正经哪能离开哥哥姐姐们,添喜也离不开加喜,你呀,别又犯小性儿,只想比别人强。多喜郡主、加喜、增喜和添喜,她们四个名字差不多,应该一处玩耍。”

在这里放低嗓音,对掌珠道:“这话先别说出去。”

掌珠没犯小性儿,是小声的奉承她:“祖母,您可太偏心增喜和添喜了。”老太太心里喜欢,却哼一声:“我本来就偏心,不要你提!”

偏殿里,四个小木床摆在一起,四个小姑娘,多喜正月初一生,大四个月,余下的三个四月里生。正一个比着一个,哭的撕心裂肺。四个小脸儿在一处,可以让见到的人心疼到极点。

太上皇抱起多喜,太后抱起加喜,袁夫人抱起增喜,老太太抱起添喜,一起哄着她们:“好了好了,别哭了。”

……

皇帝回到御书房,喝一碗茶吁一口长气。文章侯府的信里这万幸那万幸的,对皇帝来说,他庆幸别的信里没有提及行刺加寿的事情,不枉他手边有事情,还在太后宫里呆上半天。为来为去,就为担心孩子们写信告诉太后。

御案上跟他出去以前一样,还摆着袁训的信件。皇帝拿在手上又看一遍,前三分之一除请安以外,就是说元皓的“功绩”,皇帝认为表弟阿谀奉承,借夸奖元皓让自己喜悦,方便他说下面的话。这三分之一,不用再看。

中间三分之一,是说路上风土人情,官员政绩,皇帝爱看。

最后三分之一,让皇帝拧起眉头。表弟用他的生花探花笔,把刺客事件说得凶险无比,把他的加寿处境说得可怜无比,把他的愤怒表达得哀怨无比。

如果不是还有几句写着:“孩子们信件臣已检查,不许他们让太后担忧。但孩子们从元皓开始,都各有长进。恐怕会有夹带黄家的话在内。恳请皇上严防太后忧愁。”皇帝会把袁训骂上几句。

但满意于这提醒,皇帝暂时放过袁训的生花探花笔。心思用在思虑这忽然出来的事情上。

先不说刺客的事情要暗查,不惊动当事人。再来说太子也在外面,也会遇到危险,这事情就不能大肆张扬。还有老太后,她虽然在太子纳妾的事情上从没有说过什么,但她对爱说加福不纳妾的萧战,和上金殿的念姐儿疼爱得一如既往,表明加寿真的干涉太子纳妾,太后一样不会说话。

太后这两个不说话,建立在和谐的时候。

如果让太后知道黄家买凶杀她养大的加寿,老太后一怒之下也不许太子纳妾的话,皇帝想想谁能挡得回去这话呢?

反正皇帝自知挡不了。

这与太后上了年纪,老人犯起糊涂固执起来没药救有关。一不小心,皇帝就成不孝敬,所以黄家的事情在没有查清楚以前,不让太后知道为上策。

在查出与黄家有关,也要换个罪名处置。免得惊吓太后。

查黄家,就得有个得力的人,嘴又紧,办事又强……

“回皇上,周镇捕快柳至现与宫门候旨。”

说曹操曹操到,柳至是皇帝宣来的。虽然皇帝听到他的名字,还是歪歪嘴角,面容也冰冷下去,但还是要见他:“宣。”

……

柳至一路进来,总会遇到几个官员。大家对他点头就过去,都没有奇怪的神色。

都知道这国舅不可能长久的当捕快,也一直有人猜测柳至什么时候官复原职。见到他进宫,官员们的心反生安定。等待一件事尘埃落地的焦急并不好受,这下子可以放下来。他们在柳至的背后,互相挤着眼睛笑着,去办各自的公事。

柳至神色不变,在定亲这事情上一直相当的沉稳。跪到皇帝面前,也肃穆的跟显赫时没有区别。

他没有怨言,也没有让皇帝召见的惊喜,更没有试图利用这次召见而打动皇帝的想法。

在他面上表露出来的,只是从没有改变过的恭敬。

皇帝却是面色变一变,又变一变。想想另一个混帐如今游山玩水,这一个混帐天天在城外破案。要说两个混帐都气到他,但对面前这个混帐的发落,虽然不能让皇帝解气,就他能力来说,有些过了。

“朕有事情要用你,你的闲日子这就结束吧。”皇帝的口吻,好似把柳至撵出京的不是他。

柳至对自己遭遇没有埋怨,却不能平白的担新罪名。回道:“多谢皇上,那臣手上的事情要交卸出去?”

“朕听说你几个月里,破一堆鸡毛蒜皮的案子,这算事情?”皇帝固执已见,一定要道:“你闲到现在,日子过得不错!”

柳至申诉无效,但好歹算申诉下自己没闲过。这就无话可回,等着皇帝吩咐下来。

“啪!”

皇帝摔下一张纸笺,皮笑肉不笑:“跟你一样混帐人的信!”

柳至没看以前,就知道是袁训所写。不然还有谁当得起皇上嘴里这跟自己一样的混帐。

信是袁训信中的一张,有些接前言和后语的地方,但主要是说刺客出现。

柳至拧拧眉头,这刺客也太大胆了。

“你破得了吗?”皇帝又鄙夷他。

“回皇上,臣一定公正办案。”

“别为了一混帐冤枉好人!这案子我交给你,但你仔细!”皇帝嗓音还是寒意满满。

柳至对自己这待遇很是习惯,这也表示皇上还在生气。但有差使就是好事情,柳至谢恩辞了出来。

到晚上,原本对柳至进宫充满期望的官员们,又一次陷入失望:“没恢复官职吗?还是捕快?”

“那叫他去说什么呢?”认为这里有内幕的人,也有不少。

……

皇帝就寝前却安下心,认为他把案子交给混帐之一去办。表弟混帐可以放心,不会趁自己防不住的时候,往太后面前去搬弄。

还有比交给柳至更让表弟放心的吗?

……

散发晕红烛光的蜡烛,固定在铁签上面,铁签,又固定在船板上。这里不是陆地上的房间,而是白卜提供的大船上,在船舱里。

这一带水流稳,大船也稳。烛光没有太多的摇晃,均匀的平铺在地面的蔬菜上面。

红枣,泡起来。

百合,泡起来。

细米,泡起来。

明早要用的小菜,能取出来,都放在碟子里,点兵似的整整齐齐。

称心走来走去的检视,连渊陪着女儿在这里,寻把椅子坐下。看着她不时吩咐再备些菜,是明天用得到的,她的利落,带出父亲的自豪。

说话的间隙里,称心也没有忘记父亲。小跑过来,送上她光洁如鲜花的额头。

总会快快乐乐地道:“元皓就是这样的。”

孩子们你学我,我学你,称心也学会。

连渊就亲上一亲,看着女儿再次去检视明天一早要用的餐具。半夜里各人房中可能要添换的茶水。

固定在船板上的,是铁灶。里面还有微弱的火星,锅里闷着东西。但火星不多,锅里的东西会慢慢变温。

“是时候了,”称心说着,对船舱外面看上。没一会儿,加寿带着元皓过来。

“元皓饿了。”元皓来吃加餐。

称心笑盈盈:“给你温的差不多,但是请坐下,等我再尝一尝才能给你吃。”

在这里侍候的人取出来,称心用小调羹尝上一口,说声可以了。把这碗单独给元皓准备,对他胃口,适合小孩子吃的东西送给加寿。

袁家的孩子们都早早自己学吃东西,元皓也不例外。在加寿的照看下吃完。称心笑眯眯:“别走,吃了就得擦牙。”看得出来元皓不太情愿,但加寿和称心看着,一个给他擦牙,一个给他洗手脸,元皓还是乐了,乖乖的让侍候干净,对称心笑嘻嘻说谢谢,让加寿带去睡觉。

称心对父亲笑道:“现在就只有正经的夜宵,战哥儿这会儿不要,是不要了。祖父们今晚没用酒,这会儿不要,也不要了。但是爹爹,你真的不吃吗?今天晚上厨房我当值,爹爹又陪着我当值,给你弄点儿吃的吧?”

“我要陪我的好女儿,吃东西没有陪你好。”连渊和女儿半开玩笑,半是认真。

称心笑靥如花:“今天晚上我也陪爹爹,加福和如意去睡了,如意说我不在也行。”

对着灶上又看看,称心道:“但是,先得把正经的送过去。”凑到父亲耳朵边上,说一说悄悄话:“韩家祖父太客气,总是不好意思主动来要,其实看到正经瘦了,婆婆发话,要他养回来才行。”

连渊适时说女儿:“那你得听婆婆的,还要当个好嫂嫂。”

“是啊是啊,爹爹等我一会儿,我就回来。”称心让她的奶妈收拾小食盒,称心提着,奶妈跟上,往文章老侯的船舱走去。

甲板上的风,吹得称心衣裳倒裹在身上。连渊怕女儿摔倒,跟过去扯起她的小手。

父女相视一笑,一起来敲文章老侯的船舱。

“正经正经,你的夜宵送来了。”

文章老侯和二老爷还没有睡,慌忙打开舱门,不管不顾的,对着连渊父女和奶妈就是几个大揖。

老侯堆笑:“我说头一晚上船,大家休息的好。不想又给正经备下来了。”

韩正经是个老实孩子,坐在被窝里揭祖父的短儿:“我提醒祖父我还有夜宵没吃,祖父说难为情去取。”

老侯和二老爷嘿嘿笑着:“天天为你备上,可不是难为情取。”连渊也跟着笑一笑。

称心把食盒交到老侯手上,认真的叮咛:“吃完要擦牙,要全吃完。正经可不能再瘦下去,公公婆婆大姐二妹三妹瑜哥璞哥小六苏似玉我和如意都担心呢。”

文章老侯兄弟又眼圈儿微红,接到手上,不管不顾又是几个大揖,称心难为情上来,推一把连渊:“爹爹咱们回去吧,不然正经吃不好。”

“谢谢嫂嫂。”韩正经在被窝里叫着。

“不用客气,你要赶紧的胖起来。”称心不认为称呼错,萧战有时候也会用嫂嫂的称呼,不过大多是战哥到厨房里讨吃的时候。

父女们和奶妈回厨房,文章老侯关上舱门,把吃的送到孙子手边。看一看,是小孩子吃的鱼肉蒸蛋,闻一闻香气扑鼻。

老兄弟每天几夸又出来,二老爷笑道:“这备的多好不是。”文章老侯抚须感叹:“从咱们到,没有一天落下过啊。”

正说着,小调羹送到老侯嘴边。韩正经高举着:“祖父吃,祖父也瘦了。”

第二勺,又给了二祖父。后面的,大口大口的吃起来,是个点滴不剩。

文章老侯取水给孙子重新漱口,抚摸着他的脑袋:“你呀,你长大是个有出息的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韩正经问道。

“因为你有很多的人关心,你也要关心别人,就注定你有出息。”

文章老侯说到这里,手在二老爷身上轻拍拍,二老爷也在长兄手臂上轻拍拍。

老侯道:“二弟,睡吧,盖好被子,别冻着。”

“大哥,你也是。”韩二老爷回答过,回到他的床铺上睡下。忍无可忍的,一串子眼泪流了下来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抱抱仔的新会元,13402506亲,感谢您的支持。

……

忽然发现春天就要来了哈,就要桃花李花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