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五章,北冥有鱼。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另一张床上,带着韩正经睡的文章老侯也心潮起伏。起伏这事儿,会有低谷的时候。但文章老侯轻拍着孙子,嘴角笑容一直没下去。

他听着外面的海潮声,听着风浪拍打的动静,过了很久才入睡。本是可以睡个上午补眠,但一大早,舱门让拍响。

“瘦孩子,吃奶了吃奶了。”奶声奶气的嗓音洪亮大声。

韩正经打个哈欠醒来,嘟囔道:“怎么他又早在我前面。”对着外面大声的回:“我就起来!”让祖父给穿衣裳。

二老爷打开舱门,对着门外又是作揖,堆着一脸浓笑问安:“小爷您早。”

“我很早。”外面是肥嘟元皓小王爷,说得毫不谦虚。

五岁韩正经出京没有奶妈,大些的哥哥姐姐,从加福往上,全是七岁断奶,跟来奶妈,是不带上,太后认为照顾的人手不足。就这每人只带上一个,太后犹有埋怨。他们的奶妈早就不喂奶。

在韩正经到来以前,吃奶的是小六和苏似玉,元皓和小红。孔青的儿子孔小青,也是断过奶的孩子。

见到韩正经以后,都说韩正经瘦了。宝珠每天给韩正经加餐,还和小六苏似玉商议,让他们的奶妈每天喂一顿奶给表弟。

出来玩,吃的东西看不过来,又有母亲的好手艺,少不了好吃的。小六苏似玉对吃奶兴趣早就不大,不但愿意分一顿奶水给表弟,还愿意分一个奶妈给表弟。韩正经头几天,跟着六表哥小夫妻混奶吃。

没过几天,镇南老王发现韩正经在,元皓看书的劲儿高涨。镇南老王主动提出把元皓的奶妈分一个给韩正经,因为元皓带出来两个奶妈。元皓每天吃舅母做的点心,吃外面买来的点心,吃鱼吃虾……只嫌小肚子装得不够多,对于不吃奶一样没有意见,分一个给韩正经,元皓小王爷爽快的叫好。

文章老侯还是个难为情,这就有了每天晚上轮流的称心如意送夜宵,而早上,元皓小王爷来敲门。

把韩正经送出去,老侯兄弟抓紧洗漱。不是为接孙子,是他们老兄弟得干点儿什么,不然跟着上路又是一桩难为情事情。

见甲板上元皓和正经踢腿蹬脚在打拳,一角执瑜执璞萧战等小爷在蹲马步,老兄弟们哈哈腰,往厨房里来。

有时候扫个地,有时候剥个菜,这样心里好过些。因为他们到来的时候,主动交银两给袁训。袁训不收。

老侯兄弟说请客,没几天就打砸衙门,住到白卜军营里。每天太子、袁训、二老王和大学士等不是你不在这里,就是我不在,老侯兄弟没等到人周全,少哪一个都不好,请客的事先丢下来。

回到渔村住,又是刺客又是准备元皓请客,老侯兄弟又没有请成。

昨夜上得大船,张大学士酒后的话他记得,大家聚在一起用晚饭,大学士说他回请元皓小王爷,请大家作陪。太子说回请,请大家作陪。文章老侯心想这一回可以跟上请个客,白卜却说到他的船上,吃饭归他。

白卜这一手巴结,跟要钱有关,人人心里清楚。

他是梁山王的人,他招待也是给梁山王府长光增辉。梁山老王和萧战帮着白卜说话,最后大学士也回请不了,此行由白将军花费。

珍贵的调料,是宝珠从京里带出来。关安从驿站里取添换的衣裳被褥时,袁国夫人及时补充。到海上就吃鱼虾,水里一打就得。说是白将军花费,不过费他些米面柴火,再就是每日蔬菜淡水用上一些。

白卜决计不会让吃穷不说,梁山老王和萧战纷纷认为他会侍候,私下叫他过去,给他五百两银子。

白卜坚决不要,说五百两,来的客人,一年也用不完。梁山老王祖孙说那就赏给他,白卜才收下。

白将军收了钱,在招待上更是尽心。安排好些小船,把新鲜蔬菜每天送来。就是他们在海上过了一天的行程后,也有小船专门的每天跑上一回。

这招待不能说不周到,但文章老侯兄弟想请客,那是难于上青天。唯一能做的,就是见人就堆笑,厨房里抢个活计做做。

早饭过,孩子们看书,老兄弟们就去研墨,就去坐赵老先生船舱外面听着。把借来的书看上一看,方便晚上给韩正经提点功课。

不然,还是个难为情。

这样的一天悠闲而过,出行时带上秋衣的他们吹吹海风,十分的惬意。

第二天又是如此。

第三天又是如此不说,晚饭的时候,又让梁山老王抓差。

梁山老王爱喝两口儿,并不放量,但晚上喝点儿,跟亲家谈谈说说,不去烦大学士,把赵老先生拘着不让走,说个古记儿,大家取乐。

他说寡酒孤单,出来不管身份。再观察文章老侯兄弟这许久,老王觉得除了阿谀的笑让人受不了,别的可以接受。取出老王路上采购的酒,大家喝起来。

这一晚,近年来夹着尾巴做人的这二位就更放松。有了酒意,海风又清爽,回到船舱里见韩正经端端正正写字,不由得老兄弟欣然。

“正经,你白天写过,这晚上还写,仔细伤眼睛。”两个祖父心疼地道。

韩正经露齿一笑:“可我得把胖孩子赶上去,今天赵先生对我说,再赶几天,就追得上胖孩子。”

出门儿不能称呼小王爷,胖孩子成了元皓小王爷的最佳称呼。老兄弟们也就不会说不对,只点点头。一个为韩正经剔亮烛火,还有一个给韩正经换热茶水。

给孩子们的茶水,又是侯夫人单独开列。跟大人的不同。

喝两口,韩正经又道:“是了,还有一件事儿。”

他快乐的面容似在烛光下跳跃,老侯兄弟满面是笑:“你说。”

“表姐们对我说,平时功课要多多的做,因为玩起来的时候,当差的时候,是好几天不做功课的。”放下茶碗,韩正经重新执起笔:“所以,我今天晚上要多写一章。”

文章老侯和二老爷一起称是,这就有了不敢打搅孙子的心情。两兄弟也各执一本书,在烛下看起来。

……

“吧嗒吧嗒”,船舱外有急促的脚步声。老侯兄弟一愣:“出了什么事情?”但见韩正经纹风不动,老兄弟悄笑着互相摆手:“咱们看看去,别扰他。”

舱门让拍响,胖孩子叫嚷着:“瘦孩子,出来了出来了,看新鲜!”

“正经出来了,”

“祖父出来了,”这是萧战。

“如意,出来了。”今晚是如意在厨房当值。

一堆的话里,韩正经一骨碌下了椅子,出来问元皓小王爷:“有什么玩的?”叫他的,除了吃就只能是玩。

元皓兴奋的小鼻子喘粗气,先邀一把子功:“我最好是不是?我一看到,就来叫你,不然你又要哭了,快跟我来,好大的山!”

大海里好大的山?别说韩正经兴冲冲跟上,就是老侯兄弟也步子加快。

见甲板上,除去当值的水手以外,这船上的人都在这里。袁训左右看着:“还有谁没出来?大学士在不在,孩子们去请。”

“我来了,”张大学士也到了。

“看!”只这一声,众人眼睛看过去以后,全原地定住。

……

今天的夜晚,海上生明月,手可摘星辰。天又清,月又朗,晚饭的时候在甲板上用,都说今晚无酒也醉人。回到船舱里去,也银辉铺地在心头,久久的不曾下去。

大学士酝酿诗,又逼着赵先生酝酿诗。赵先生把袁训带上,袁训把太子请上。太子请二位老王,镇南老王当仁不让,说他有诗。梁山老王哈哈大笑,说虽然几十年军中血肉横飞,其实老夫肚子里诗也不坏。

分了韵,以明月为题,说好明天一早写出来看。

还有加寿香姐儿加福,执瑜执璞萧战,也跃跃欲试地说试试,也分了韵去。

但是此时呢,望向天边,那轮好月亮让遮去一小半儿。

乌黑的影子,好似在海上飘浮,但看得出来缓缓的继续移动着,大有把月亮完全挡住的趋势。

新奇的感觉,在每个人心头涌出。张大学士也没沉住气,问道:“这是月食?”

孩子们七嘴八舌跟着问:“吃月亮吗?”

小六叫一声:“苏似玉,跟着我去救月亮。”海再大,苏似玉会水也不害怕,转身就要回船舱:“等我取水靠。”

“不用去了,”袁训笑吟吟:“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”

“是大鱼,是大鱼!”孩子们叫起来。

元皓和韩正经还没有学到庄子,听到大鱼很兴奋,也叫起来:“大鱼大鱼!”

张大学士和赵先生都是看书多的人,恍然大悟以后,不约而同道:“后来又叫做鲸。”

那头离得老远,所以视线里才会把月亮遮住的鲸,慢悠悠的喷出一股子水。

“好看好啊,”孩子们拍手大笑。

已算弄明白,但元皓和韩正经还是觉得吃月亮更气派,大叫:“快吃吧,”原地站着不过瘾,元皓跳脚。一双大手过来,把小胖子元皓抱起。

不用回头,元皓也知道是谁。他大叫:“祖父最好。”继续往海面上看。

镇南老王逗他:“那今天晚上跟祖父睡好不好。”

“不好。”元皓答应的依然爽快。

文章老侯兄弟见到,抱起韩正经。

受他们带动,执瑜执璞也跳动着,笑得很大声。萧战却往地上一趴,把背送上来:“加福给你踩。”加福把他拉起来,嫣然道:“咱们这样也能看到。”

太子学事,把加寿拉到身边:“我虽然不能给你踩,却可以帮一把。”把加寿腰身一环,送上自己手臂上。

大家都装看不见,张大学士张张嘴,也知趣的只看大鱼。

加寿可开心了,倚在太子手臂上的她,和抱起她的太子,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这姿势不大合适。

此时月清大鱼现,心中那舒畅难言难描。小夫妻青梅竹马,情不自禁的有了亲近,跟自如的海风一样不受拘束。

也不会多想。

当众出言阻止不合适,张大学士又给自己找到第二个理由。再说大鱼在前,随便一寻思,今生头一回亲眼见和最后一回见,而太子是在众人眼睛里,他干不出什么来。

对着这一幕,宝珠心花怒放,她退后几步,就可以随意一歪眼光,又看鱼,又可以看女儿。正看得津津有味。腰身上一暖,见侯爷倚过来,小声道:“你看成双对,我也来抱你。”作势要抱,宝珠扑哧一乐,不敢真的当众缠绵,含情脉脉的,把丈夫手包住。

小六对着苏似玉比划比划:“你太胖了,我抱不动你。”苏似玉一本正经回他:“你也太胖了,我也抱不动你。”

“二妹,”那一对带一堆孩子出门,抓紧缠绵完的父母叫香姐儿。很快,香姐儿让母亲扶着,坐上父亲肩头,看得乐陶陶。

但没一会儿萧战发现,萧战走到岳父身前,香姐儿脚下,叉着腰身瞅着她,瞅着她,只瞅着她。

香姐儿悻悻然:“你又来了!我坐会儿,会让给三妹的。”

萧战瞅着她,瞅着她……

袁训忍俊不禁,招手道:“加福过来坐这边。”侯爷的功夫在这里做个展示,一边肩头上有二女儿,也蹲得下来,另一边又坐上加福,顶着两个小胖孩子,袁训看上去不费力的又站了起来。

萧战一言不发,用眼神继续瞅着香姐儿,瞅着香姐儿。

香姐儿撵鸟似的撵他:“走开,你太重了,爹爹的背不给你爬。”

萧战瞅着她,瞅着她……有你在,怎么爬呢?岳父扛三个难道不累吗?不看大鱼,继续瞅着她。

在这眼光里,香姐儿觉得神清气爽,战哥儿上不来,一切大好。

一刻钟左右,香姐儿和加福下来,换上小六和苏似玉,萧战才松口气,重新得到他的加福。

连渊扛起称心和如意,又换一回扛上执瑜和执璞,这也是个力气大的。两个小姑娘手扯他衣角一左一右在他身边,一样看得陶陶然。

好在执瑜执璞没有一会儿,体贴连渊又下来,重新换上称心如意两个份量轻的。

而在袁训面前往上瞅的人,变成元皓。元皓瞅着,元皓不要祖父抱,元皓瞅着坏蛋舅舅,认为坏蛋舅舅的肩头更好。

打刚才就嫉妒孙子又去讨好岳父的梁山老王乐了:“让你小子得瑟,这回你一个一个的扛吧。”

袁训对他一笑:“我经得起。”老王翻翻眼,继续看大鱼。

袁训还真是不含糊,肩头又换上元皓和韩正经,又看了一会儿,放他们下来,招呼道:“可以去睡了,明天再来看。”

“大鱼不会回家吗?”元皓问。

“大鱼不找祖父吗?”韩正经问,他的祖父面上乐开了花。

“大鱼不找舅舅吗?”元皓问,他的祖父对他黑黑脸。

袁训拍拍他们的小脑袋:“不找,海里就是它的家。睡吧,好好睡觉的孩子,明天大鱼才给看。”

孩子们走得恋恋不舍,加福也问:“爹爹,它明天化成大鹏飞走了怎么办?”

“那咱们就跟去看大鹏好不好?”袁训含笑。

孩子们得到满足,嚷着:“睡觉了,明儿来看。”谈论着笑嘻嘻回去。元皓一听有大鹏可看就直了眼睛,乖乖的让香姐儿带走。

张大学士等也离开,袁训对宝珠笑道:“全走了,咱们再看一看吧。”

宝珠对他使眼色,袁训不明白。

宝珠用身子挡住,对他动手指。

甲板上船舱的阴影里,露出一小片衣角,认一认,是加寿的。再看那地上的影子动着,分明是一个人的面庞移向另一个的面庞。

这两个人袁训全认得,另一个是太子殿下。

轮番扛孩子也没有腿软的侯爷,没来由的脚底下一滑,“扑通”一声摔坐到地上。

……

“梆梆,二更了。”

京中,二更敲响。镇南王在书房里看信,一旁坐着妻子瑞庆长公主。

晚饭后进家的镇南王,除去书案上堆的公文以外,还有妻子塞给他的一叠子信件。

这里面有镇南老王和元皓来的,也有长公主取自太后面前的信件。

长公主吹嘘:“看看吧,不是我夸我的儿子,是加寿加禄加福执瑜执执璞小六都这样说,坏蛋哥哥也写得明明白白,你还可以看看宝珠嫂嫂的信。”

镇南王手中现看的,是元皓的信。

“叩请爹爹母亲金安,元皓当差,元皓打了坏蛋官员。这坏蛋官员跟坏蛋舅舅的坏蛋不一样……”

镇南王有了自豪感,耳边就传来公主的话,王爷赶紧把儿子讨回来:“是你我的儿子,怎么成了你一个人的?”

长公主嘟起嘴:“可是你最近不喜欢我的元皓,你怪儿子离京不要你。”

“再怪他不要我,也是我的儿子。”镇南王打开抽屉,把儿子的信往里放。长公主站起来:“这信是我收着的。”

一叠子信到她手上,镇南王笑道:“这些给你收着,明天送回太后。”还有公文没有看,镇南王拆开第一个,更是喜动颜色,脱口道:“办得好!”

“还有谁能比我的元皓还办得好?”长公主露出不服。

镇南王轻笑:“那你来看看吧,这差使元皓办不了,你看信就能知道,他正在海边耍赖捡大珠贝。”

长公主就过来看,见公文上写着:“日前捉拿大天余孽一百零三人,林允文在逃。”下面有某地官印。

长公主歪着面庞寻思:“这是往山西去的小城吗?”

打算去找地图时,镇南王笑道:“正是。林允文这东西,他等得太着急,人聚得差不多,还不给他迎头一击吗?”

“可我的元皓不在,背着元皓就敢立功?”长公主“花容失色”以后,又“愤然”地摇了摇头。

王爷失笑:“你呀,你这当娘的,半点儿不担心儿子?我可又要生气了。”

“我也想问你,儿子在外面,身边只有父亲和坏蛋哥哥不多的人手,你是怎么安排的?”长公主反问。

手腕上一暖,让镇南王握住。自从打着陪伴太子西山巡视的名头儿,镇南王除去中间回京见皇帝以外,回家很少而且匆匆,夫妻算久不亲热。不由得长公主飞红了脸儿,嘟囔的娇滴滴:“这可是书房。”

“是书房怕什么,有床就行。”王爷和妻子调笑。长公主轻啐他:“去西山住几天,回来就学会当兵的混话。”身子轻斜,让镇南王带着,走到里间。

有一张大床,陈设的十分华丽。床的对面,挂着一大幅地图。

“带你来看这个,你以为是什么。”镇南王又和妻子玩笑着,跟她来看地图。

上面有不同的颜色,镇南王指给长公主看:“这些,是我打发出去的人。这些,是当地驻军。这些,是各省监查御史,这些,是乡兵团练。”还有一小团黑色是铁甲军,王爷犹豫下没有说。不是不信长公主,是只要能让她安心就行,不是一定要解释到件件清楚。

长公主哦上一声,直到今天才有几分明了:“坏蛋哥哥要和柳至成亲家,你受冤枉让打发走的将军们,也是有差使离的京?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镇南王负手,在地图前踌躇满志:“大天教在京里得到压制,但外省还有肆虐。历来起义,全是人心上下功夫。陈胜吴广,是鱼肚子里藏陈胜王三个字,又让吴广在夜里装神弄鬼,叫陈胜当为王,鼓惑的是人心。”

长公主素来孩子气,但听到这里,不悦的打断丈夫:“大泽乡起义是秦王暴政,怎么能拿来比皇帝哥哥?”

“我的公主,这是打比方,跟你说人心里想什么有多重要。”见到妻子难得的正经面容,镇南王勾起嘴角微乐。

他不再比喻,免得又让妻子不快。笑道:“本来我就是这样盘算,让人去各省清算大天余孽。但用当地的人,实在不放心。从元皓的信里你也看到,那一方的监查御史许平是他嘴里的坏蛋,已经让押往京里来,实在不配为官。是你在这里,我说说吧,外省御史收受贿赂,我早有耳闻。不是我的差使,我也没有证据,我不去得罪都察院。但我提议用他们,休想!”

说到这里,镇南王有些生气,绷着脸儿停上一停。

长公主不再生气,伸手到丈夫胸前抚一抚,又成淘气长公主:“快别生气,这个真好听,快说下去。”

柔荑按在胸前,不怎么样,就能调动出夫妻间柔情。镇南王温柔地笑着,继续往下说。

“打发人出京呢,没有好理由,怕惊动大天余孽。本来正在想主张,恰好忠毅侯跟柳至要成亲家,哈哈哈,”镇南王快活的笑上几声。

长公主又有不悦,抱怨道:“皇帝哥哥竟然把我瞒了,以我看,把父皇母后也瞒了吧。”

镇南王斜睨着笑,仿佛在问把公主瞒上难道不应该吗?

长公主没看他,自己又眉开眼笑:“幸好啊,我的元皓很聪明,元皓知道出京是要当差立功,元皓跟了去,我的元皓啊……”

“我们的元皓,又你的了,”王爷抱怨着公主。

这个时候,外面有人回话:“是时候了,王爷这就动身吗?”

长公主奇怪:“这么晚了去哪里?”

“柳至有个好法子撬开黄跃妻子的嘴,他说晚上合适,我去看看。”镇南王在妻子发边爱怜的抚一把,悄悄道:“柳至办案很快,很快我就能回来,你等得及我,等着不睡。”

“我也去!”长公主斩钉截铁,面庞冷下来,她眸光也泛起寒意。这一会儿看上去高冷酷冰,才有出身深宫的长公主威仪:“你忘记了,加寿虽然信里没有写,但黄家的亲戚吃错了哪门子药,竟然敢求到我面前来。我不知道为什么抓黄家,听她哭的可怜,以为是黄跃的事情还没有过去,就让人去问柳夫人。在你回来以前,柳至亲自见我回话,我才知道这贱人大胆,竟然敢害寿姐儿!”

镇南王揉揉额角:“是,你是知道的。但,”他更加的柔声:“你可不许告诉太后,老太后有了年纪。”

“那是自然,你也不许说,母后要是知道,还不心疼吗?会让坏蛋哥哥赶紧回来,元皓还怎么继续要大珠贝呢。”长公主前半句很正经,后半句很活泼。

后面又恢复关心的坏蛋姑姑:“所以我把母后宫中的信要来讨好你,可以从你嘴里哄出来安排上好不好,坏蛋哥哥一行没有危险,加寿和元皓也就没有危险。”

她的丈夫了解她,所以不会奇怪。轻笑一声:“原来是哄出来我的话。”让跟公主的人取件披风,自己也披上一件,夫妻携手出门,上车上马,往刑部里来。

……

秋风对牢狱里的人是凄凉的,特别是没有丈夫又失去女儿的黄夫人。

她缩在墙角里,却没有哭。女儿的死,让黄夫人早就哭没了眼泪。她的心里只有恨,只想杀了袁加寿。

恨的她没有功夫想别的,就是今天刑部把她抓来,说黄跃的案子又有新案情要审她,黄夫人都没有多想。

她关在单身牢房里,待遇也不错,她自然更不寻思。

往窗外,见星辰耿耿,黄夫人愈发的思念女儿。

她在家里时常呼唤女儿的名字,为女儿招魂,有家人早传出来夫人病得不轻。在这里也不例外,黄夫人叫着女儿的名字,喃喃的自语不停。

但奇迹出现了。

窗外,有一个姑娘,穿的衣裳跟黄姑娘家常打扮一样,发髻也是她习惯的晚妆,露齿轻笑,胭脂轻红,活脱脱就是黄姑娘。

“女儿,你来了。”黄夫人走到窗前叫她。

这姑娘却在十步以外不肯过来,幽然地叫一声母亲,也有黄姑娘的腔儿,拜上三拜:“母亲,您日日想我,我贿赂地府出来相见。”

黄夫人大喜:“花多少钱?母亲烧给你。”

“多谢母亲,但还有一件事情,要母亲再催促才好。”

黄夫人急切地道:“你说。”

“母亲同人合伙儿出银子为我报仇,却直到今天没有音信。那几家可靠吗?一天不报仇,我一天不能投胎。”黄姑娘泣泪交加。

黄夫人急道:“我再去找他们说说,你放心,全是看着袁加寿不顺眼,对你同情的人。有……。”

这种时候,院子里自然不会出来更夫和巡逻。只有墙壁的另一边,屏气凝神坐着柳至、鲁豫、尚书张良陵和镇南王夫妻,还有一个书办在快速书写。

等到黄夫人那边说完,柳至等人也离开这里,到尚书的公事房。有几个男女在这里,黄姑娘也在这里。

“张尚书,你让我女儿帮忙,也帮了。咱们说好的,我家大嫂有罪,可不能连累到我们。”几个男女哀求着,是黄跃的族亲。

这一位黄姑娘,也是黄姑娘,是她装扮的黄姑娘堂姐妹,最相似的一位。

张良陵道:“你们放心,我说过不连累,一言九鼎。”黄家的人千恩万谢而去。

转向柳至,张良陵重重拍打他的肩膀:“还是你行,你一到,这没几天就破了案子。”

是柳至看过案情的现有案卷,就说了一句话:“这笔现银黄家拿不出,虽然前阵子卖地卖东西的。必然,有同谋。”

张良陵由柳至放手而为,还有一个人很配合,也有功劳。

他又对鲁豫露出满意神色:“老鲁举荐的你,他说没有你不行。”鲁豫撅撅胡子:“我就是客套话,让让年青人,没有想到你还真的找他来。”

张良陵笑道:“你这不是老姜弥辣,你这是老姜不服气。收起来吧,下面抓人拿人全是你的事情。”鲁豫表现出气哼哼走了。

但柳至离开刑部的时候,鲁豫在大门迎上他,问道:“你还坚持得住吗?”

柳至先没有明白。

鲁豫道:“跟忠毅侯的亲事,你还坚持得住吗?”鲁侍郎幸灾乐祸:“你没有那么大福气,不行就对皇上说你犯糊涂,张尚书今年又说要告老,你不回来可就晚了。”

柳至对他甩甩袖子。

对着他的背影,鲁豫羡慕的快要眼红:“十年之约?你可真有福气啊。”却原来,鲁侍郎是关切。

拐过墙角的大街上,柳至正在道:“有这么关心人的吗?你自己听听,好听话让你说成什么德性?什么人呐这是。”柳至也听得出来。

……

一早,孩子们挂念大鱼起得很早。在白天,大鱼也看得更加清楚。

小山般的大,悠然的浮在海面上,让看到的人心生满足。

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

念过这书的人有多多少,但见到的人少又少。

早饭,在最高一层吃。袁训得孩子心的说今天不念书,不习武,尽情的看大鱼,但晚上要早回船舱,并且用三个晚上写一篇大鱼的文章,每个人一篇。

没有学过做文章的元皓会写信,虽然是他口述,姐姐们帮他整理,保留元皓的语气,写下来,让元皓比着抄一遍。但坏蛋舅舅认为元皓也应该做一篇。

韩正经也就有一篇。

元皓和韩正经很喜欢,因为小红说:“我也要做。”袁训说她有父母在身边,平时不写信,也没有韩正经上的学多,未必做得出来,是禇大路说帮忙,袁训才说可以做。

看看做文章还不是任何一个孩子都可以,元皓和韩正经把大鱼看得更认真。

赵老先生呢,认为侯爷的话是今天不专门有个钟点儿念书,但这场景念书正是时候。

于是,老先生就带着小六苏似玉、韩正经和元皓,还有小红花。禇大路跟萧战一年的人,他们都念过庄子,从禇大路以上的孩子,赵老先生都没有叫上。

这边一面看大鱼,一面整齐的念起来。“北冥有鱼,”老先生摇头晃脑。

“北冥有鱼。”孩子们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袁训借鉴一下,把描述大鱼的书,尚书肚子里还烂熟,是孩子们没有看过的,说给儿子们女儿们和媳妇们听。宝珠送果子,也让留下来听侯爷说书。他们自成一个角儿。

梁山老王带着萧战和加福,也是说他知道的书,也指指点点如果捉这条大鱼,一条船应该怎么打,两条船怎么打,三条船怎么打。

张大学士和太子殿下迎海风而立,谈书论眼前也是畅快。

袁训一面说书,一面悄悄打量萧战和加福。自从昨天晚上他发现太子和加寿偷偷的亲香,就在袁训心里对萧战存上一份防备。

这防备怎么跑到萧战这里,这得问侯爷自己是怎么想的。

再上岸去,不能让他们再睡一个车里。侯爷这样想着,又庆幸白卜给的船舱都大,三个女儿一个房间,各安下一张床。有时候轮流陪如意睡,但加福却不会再跟萧战睡在一起。

看得多了,就会让萧战和加福握在一起的手拧起眉头,但很快又让小孩子们整齐的念书声收回过重的疑心。

“故曰……神人无功,圣人无名。”在这朗朗的念书声里,侯爷有时候暗笑自己乱想好似不大对头。

这一天孩子们很快乐,高处风大,但白卜接他们以前考虑到,用布幔围住四面,要看哪一面,就把哪一面解下来,余下的布幔,足可以把风挡住。

于是午饭在这里用,下午听赵老先生说了庄子,逍遥游都背得滚瓜烂熟,又听了很多大鱼的故事,赵老先生又指点他们写文章的起承转合。现场大家说说话,老先生听一听,把说的好的挑出来,稍加润色,说这就是文章,不必晚上做,这就得了。孩子们大乐,把自己的文章背熟,说晚上写下来。

虽然有梁山老王指点海战,也没有一个孩子有吃大鱼的话出来。他们对着小山似的大鱼,在一定的距离跟随着,不把大鱼吓跑,就心满意足。

赵老先生说了一天,算累了一天,但他能看到大鱼很快乐,到晚上也不觉得累。

白卜见到孩子们喜欢,寻思忠毅侯也只能喜欢,在一旁眨巴着眼,想着怎么提出来他要钱。

见晚饭上来,白卜扮小子斟酒,对袁训更近似于谄媚。但今天这酒梁山老王说为大鱼,大家尽醉,所以袁训说酒多回船舱睡,白卜送他回去,今晚没有多话。

很快,孩子们也各回船舱,提笔铺纸的,写起自己的文章。

元皓等姐姐写完才能照顾到他,他就坐着念念叨叨,生怕把赵先生为他整理的文章忘记。

韩正经是左有祖父,右有二祖父,帮他记着呢。老侯写一个字,韩正经抄一个字,二老爷负责添茶研墨。

笔墨香浓,三个人全神贯注,都觉得安宁如斯真是不错。

二位老王和赵先生还在用酒,萧战写完上来看视祖父,帮着他们倒酒的间隙,走到海边看海面宽阔,任由海风吹打胸膛。

他问过白卜,知道不能一直跟着大鱼,他们不能走太远。正要下去再问加福文章写好没有,写好再上来看大鱼喷水。见远处,一片白乎乎的月光飞也似过来。

萧战笑道:“这月光奇怪,竟然这么快?”再一看不对,月光哪有成块的分割出来的,就叫过白卜来看。

白卜一见之下,激动地跳了起来,大笑道:“小爷,鱼汛,这是鱼汛到了!”

往船舱处就跑,边大叫手下:“稳住船,小心暗流。”然后就拍袁训的舱门:“看鱼,小爷们又一件高兴事情,鱼汛到了!”

袁训紧闭舱门,正搂着宝珠从窗户看外面大鱼,笑道:“还是坐船的日子好,咱们能睡一处。我享受享受吧,等到上岸坐车,就要把你让给寿姐儿。”

宝珠用帕子为他擦拭额角汗水,喂他吃醒酒汤时,白卜过来。

袁训有些来火:“没见过鱼吗?跑来打扰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仔的新贡士,cslml亲,感谢一路支持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