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八章,好孩子出京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安老太太膝下只有常巧秀一个大些的小姑娘,又是她抚养长大,见到好孩子三两天哭上一回,老太太都快落下病根。

把好孩子也送出去玩一回,是安老太太的原意。

韩正经居然能找到宝珠和好孙婿,是安老太太没有想到。袁国夫人说一路问驿站,安老太太并没想到十分管用。

当时,太子据说还在西山。老太太和袁国夫人往宫里取孩子们的信,见到张大学士的家人,老太太还有不解。当时没有大家热闹的看信中有趣处,太子的去向,是老太太在韩正经离京后才明确。

她知道这事以后大吃一惊,随即担心她暴露太子行踪。羞于和袁夫人说,去见兄长南安老侯。

老侯把老太太狠说一通:“世拓改过来了,我看到!你常说正经你养大,也是好孩子,我也看到!但谁最大?你的好孙婿最大,寿姐儿最大,瑜哥璞哥最大!你明知道他们游历不是一年两年回来,还喜滋滋来对我说过。在外面几年,平静第一!就是没有殿下,也不能乱对人说小袁一行的行踪。二妹,你呀你,哥哥我说不定哪一年就走了,我真担心你啊,以后没有人看着你不办糊涂事了,你让我省省心!”

一大把年纪的老太太哭了一场,回府去对袁夫人承认错误。袁夫人倒抿唇笑说没事,把老太太劝好回房安歇。

有这么一桩事在前,老太太再心疼好孩子,也不能对袁国夫人打听袁训行踪,好把好孩子也送去。而老太太一直认为好孩子是女孩儿,不抛头露面是本份。当然她的宝珠是二爷,她的寿禄福全例外。

老太太为好孩子的打算就是:“送她回小城老家,给她外祖父和正经外祖父,还有加寿外祖父祭祀,这可是一件大事,只有交给好孩子。谁叫她,生得好呢?”

常大人父子跟着老太太一起痛快的笑上两声,不用说父子感动。

常大人道:“老太太,幸好我也有三言和两语,不然输给您太远。”

安老太太笑道:“别急说,先让我猜。”她眸光有神:“你一定要派三五个家人跟去,这却好。不是我没有许多人手,到底她是你们家的人,祖父能出些人照顾,比我的人好。”

五公子起身,向父亲笑道:“我代父亲叩谢祖母,不然祖母又要扶父亲,闪到腰如何使得?”

常大人笑说有理,因此五公子跪下,代父亲谦词:“老太太的人个个好,只是四妹夫四妹和瑜哥璞哥他们不在家,必然带走有人手,怎么还敢再动老太太人手。老太太有此安排,是为巧秀好,孙婿不敢不从,人手上,我家出吧。”

“呵呵,为父的意思,你说的并不完全。”常大人取笑他。

五公子再笑看父亲:“我以为我说得干净。”

常大人对他摆手,向安老太太殷殷:“老太太想的,我也想到。如今我有一个更好的法子,打发巧秀的父母亲一起上路。”

“这,这太好了!”安老太太毫不掩饰她的满意,和她酝酿过的心里话。

“我也这样想过,只是有公婆在,媳妇再不中用也算一个人儿在。如果亲家真有此意,路上使用我出。”

五公子又傻住。

常大人含笑:“听我解释。如今有个差使,内举不避亲,外举不避仇。我嘛,举荐我家老二,再就老五。举荐老五的时候,就想到让他们夫妻带着好孩子上路,玩耍一回明年回来。这是我的本意啊。”

原来是这样。常五公子明白过来,又来叩谢父亲成全。安老太太再没有别的话说,三个人约好等到上路前再对好孩子说。至于哪天上路,得看给五公子定下来的差使是哪一个。

常大人回府,对妻子先说过。常夫人因为玉珠为人不争,又是幼媳,素来喜欢。

又有袁家是后盾,生下好孩子一名,生下增喜一名,都由出身侯府,如今居住侯府的曾祖母抚养,深觉得玉珠沾上加福的光儿,福气也是大的。当婆婆的说好,为了好孩子不再忧愁,没差使也理当出京走一走。

常家先收拾行李,妯娌对玉珠道贺。玉珠也喜出望外,回想她这样的年纪,游玩只有一回。就是随祖母到京中。进京后游玩的地方也有限,倒不如宝珠光去一个山西,就足够人羡慕。

玉珠甚至萌发去看看母亲的心思,但没几天常五公子的差使下来,常都御史听说好孩子祭祖,在他的能力范围内,安排在安家小城最近的一处地方。

当然不是安家隔壁城镇,只是在常大人能力左右之下罢了。

跟山西截然不同的道路,玉珠只能打消念头。又幸好,还没有说出口。

又有中秋过后,龙显贵、龙显邦、龙显昌、龙显达、龙显兆、龙显山成亲。

这里面龙显邦年长,龙显贵最小,龙显兆次之。两个小的岳家不答应也说得过去,但袁训免官,二岳家不管有内幕也好,不减对袁训的情意也好,答应龙六龙七说的,先成亲后圆房。

对他们来说,女儿出嫁并不今年回到山西,前福王府景致逸人,袁夫人怜下心慈,做伴却也不错。

龙六龙七就感激万分,又上门去谢南安老侯,以为是老侯从中说服。

陈留郡王妃对他们旧恶已去,在京里受到小龙氏兄弟孝敬也有。和母亲商议,花轿出侯府的门,拜堂在陈留郡王府。当姑母的招待新人满月,是她的心意。

龙六龙七认为事情太圆满不过,亲事当天,老太后又带着瑞庆长公主驾临。

老太后的意思,还是偏心侄子。私下对陈留郡王妃说:“你弟弟不在家,我是长辈再不出来,他使性子只怕要跟我胡缠。”

怕加喜、多喜不能听鞭炮声,留下太上皇照看。

念姐儿带着好孩子尽情看一回新人拜堂,好孩子遗憾没有胖孩子跟自己抢,又自己气上一回。

第二天,京中继袁训丢官“黯然离京”后,原本认为袁柳定亲不成,结果重新谣言纷纷。

都说太后虽然去的不是袁家,也是给忠毅侯脸面,似乎就是和皇上还对着干。

皇后听过心情大好,皇帝装没听见。

成亲过后,是好孩子过生日。老太太请来常家的人,再就是南安老侯给了一个首饰,袁夫人给了一套衣裳,大家私底下热闹。好孩子这一天很开心,她和不好的表哥是一天生的人,暗想,让你们不陪我玩,活该没有衣裳没有好东西吃。

另一个生日礼物,就是告知她,第二天离京,也祭祖去了。

一早,好孩子对曾祖母辞别,依依有不舍:“我走了,您一个人能行吗?”

安老太太想想:“我还有增喜不是,还有添喜不是,不要你了,你赶紧走吧。”

好孩子一怒叩别,到房门外面,又看曾祖母恋恋,才随父母离开。头一天还想老太太,第二天兴冲冲,顿觉自己比胖孩子得意,不好的表哥更别提。

……。

奔腾的马蹄声,有时候像催眠曲,有时候像惊人的雷。萧战又一次早早醒来,爬到车帘外,往外面望着。

梁山老王一生戎马,警醒早成习惯。动一动身子,把孙子拖回身边:“加福的马车在前面,隔着小六的车,你看不到。”

萧战沮丧的道:“好好的,岳父不许我和加福同车睡?”

“陪祖父你不喜欢?”梁山老王装生气。

萧战如今很会哄祖父,如今是秋天,两边车帘装的紧,车里暖融融,不用掖紧被头,战哥用手扶扶被头,做个关心模样出来,再就继续纳闷:“加福没有我在,和小古怪睡,怎么能睡得好?”

梁山老王叹气:“咱们爷孙是寄人篱下,看人脸色过日子。在京里是这样,出门也这样。你岳父对我说,你大了,让我带着你睡,我早就料到。”

老王窃笑,他巴不得跟孙子睡。恶人又是袁训当,老王扭脸在萧战看不到的地方,面上欣然得意。添油加醋的话多说几句。反正,萧战眼里看岳父永远是可亲可敬可讨好可殷勤。

“我才九岁,我还小呢。”萧战没精打采。

老王继续窃笑,暗道,要怪,赶紧怪你岳父去:“睡吧,有能耐,明天跟你岳父理论去。没能耐,大半夜自己不睡不是好招数。”

萧战闷闷:“睡不着。”老王呼呼呼,故意把鼾声打得极响。

“祖父,您说岳父下一步怎么安排?咱们现在是白天晚上都赶路,必然有事情。”萧战知道老王没睡着。

鼾声止住,老王猜测道:“他倒没跟我说,我也猜呢。但不管他是什么安排,孙子,这几天路你可以学到许多。”

黑暗的车中,萧战的眸子炯炯。

“比如这从早到晚不停的跑马,战哥你好好的享受。马蹄声可以到梦里,这就是你以后要过的日子。你岳父还是心疼你,没让你跟着打熬。以后你省不了有马上睡的时候,一跑马就是一个月、数月,嘿嘿,这几天祖父喜欢,这日子真带劲儿!”

老王总不想在孙子面前夸袁训,但无意中总能夸到,而且自己想不起来。

萧战也没有细听,苦着脸儿道:“我不是有马声睡不着,”

“你是为了加福。但白天也没有离开不是,加福对你好的,祖父看在眼里。打尖的时候,她就陪着你。”老王说到这里省悟,改口道:“你岳父不好,明儿一早打尖,你跟他吵架去,吵不过,祖父帮你!”

说完,转面庞对另一边的车厢,又开始窃笑。

萧战指望不上祖父,最后还是睡了。

醒来,马车停在官道边的树林旁。停在这里是有原因的,有一条小溪潺潺而过。

家人搭起好几个火堆,分一半烧热水,给主人们洗漱。另一半烤面饼,煮些简单的粥水、鱼干和肉干。

镇南老王问的袁训:“咱们还要走多久?”

袁训知道他问的是这种日夜兼程要走多久,袁训回的省略:“快了!”老王就不再问,韩正经走过来。

“姨丈,我的功课追上胖孩子!”韩正经兴奋的攥起拳头。袁训夸他几句,元皓在一旁早就黑下小脸儿。

水是部分部分的烧开,三三两两的洗漱。姑娘们,在车里净面,或是风不大的日子,在树后没有人的地方,奶妈丫头围着洗。粥,也是等凉,孩子们、太子、大学士赵先生和宝珠等主人吃。别的人,一概没有。

等饭的功夫,孩子们不用吩咐练起拳来。韩正经过于喜欢,过来请教袁训:“姨丈,我能不能学哥哥们打的拳?我这套,我已经熟悉了。”

梁山老王笑回他:“一口吃不成个胖子,你练的这拳最简单,只好给你活动筋骨。接下来,你还要扎马,基本功最重要,习武可不简单。”

韩正经笑嘻嘻退回去吃饭。

元皓飞快吃完饭,也到袁训面前:“舅舅,你好几天没跟元皓说话?元皓想知道咱们什么时候住在好玩的地方,喝舅母煮的汤呢?”

“可以上路了!”关安在马车那边吼一嗓子。家人们不是就地吃,他们不喝粥,牛肉卷饼往身上一揣,车上吃和奔马上吃。

袁训就敷衍的道:“过几天。”侯爷也没功夫喝粥,接过一份牛肉卷饼,安排人手:“把火堆熄灭,弄散开,要是晚了,你们后面追来。”狠狠咬一口饼,含糊的喝道:“上车,要走了!”

萧战故意落后两步,想和岳父说说分开自己跟加福的事情。却见到另一个人先吵闹起来。

“舅舅是元皓的舅舅对不对,你总是跟元皓的舅舅说话,元皓还怎么能跟舅舅说话呢?对不对?以后你不要再和元皓的舅舅说话了,对不对?”元皓小王爷对着韩正经理直气壮。

正在上车的人愕然,随即孩子们先爆发出一阵大笑。沉闷的赶路日子,忽然就热闹起来。

见元皓吵过,气呼呼挂着小脸色来上车。

经过袁训的时候,袁训没好气瞅着他,元皓眼皮子抬也不抬:“书背好了,功夫也练过了。”

这出其不意的,韩正经气得小脸儿煞白,哪怕他的祖父老侯哄他:“正经,给胖小爷赔不是,说你下回不了。”二祖父正对胖孩子背后躬身道歉:“对不住,您别恼,我这就说说他。”

韩正经更加火大,对着胖孩子背后大声道:“姨丈是我的姨丈,我为什么不能跟姨丈说话?”也是气鼓鼓往车上去,又想起来:“对不对?”

说完这句,不抬头的爬上车。

萧战大笑,他的满腹郁闷全让赶走。萧战边上马边学表弟说话:“加福是我的对不对?以后你们都不要跟我的加福说话,对不对?你们都跟我的加福说话,我还怎么能跟加福说话呢,对不对?”

韩二老爷还在小王爷车前解释,镇南老王笑着道:“别理他,出来是一家人,他欺负人还有理怎么了。上车,别耽误上路。”

文章老侯兄弟匆匆上车,上午韩正经跟祖父一个车。他的功课赶上来,就是二祖父为他赶上的进度。二祖父把韩正经劝着:“对咱们都好,胖小爷比你小,你得让着他。”

正劝着,外面太子也在贫:“加寿是我的对不对,你每天晚上要我的加寿说故事才睡,有没有问过我啊,元皓,对不对?”

文章老侯兄弟心头宽松:“正经啊,你看大小爷也为你说话呢,你快不要怄气才好。”

元皓听完太子哥哥的话,仿佛知道他不对,垂下胖脑袋缩回加寿身边,把个嘴儿高高嘟起来。

在元皓的心里,还认为是正经不对。这些天不分日夜的赶路,元皓很久没有和舅舅撒娇。而韩正经呢,倒和舅舅说过三次话。等元皓赶上去,舅舅说上路,元皓就得乖乖上车。

虽然加寿姐姐陪着很好,但元皓很不开心。也不开心韩正经的功课追上来,让小王爷少一样显摆。

加寿慢慢的说着他,而执瑜执璞和禇大路坐到车上,由赵老先生教书。

赵老先生实在是太得用,他见白天晚上都不停车,他是不用看书也能教的人,上午教胖兄弟禇大路。下午教姑娘们。

自从跟张大学士狠吵一架,太子不回护大学士,赵老先生分担一些加寿的课程,说些齐家治国平天下。小六苏似玉、元皓韩正经,还有一个跟着玩的小红功课轻,就晚上教。

孔小青跟父亲孔青学护卫,他说等回家再学不迟。

颠簸的马车上不能写字,但书却是可以背,意思可以讲解。孩子们的课,并没有拉下来。

很快,元皓由加寿姐姐带着温习昨晚学的功课,韩正经由祖父带着温习昨晚学的功课,太子和大学士在车里谈论时政。外面,就只有萧战一个人贫来贫去。

加福白天总能马上陪他,萧战又得了表弟一句“真传”,一个上午没闲着。

“加福是我的对不对?”

“加福是我的对不对?”

“加福是我的,对不对?”

他的岳父听出有影射之意,拿眼睛翻了好几回。但萧战带着加福跑马在最前面,他不回头,袁训也拿他没办法,只能听着。

晚上,元皓和韩正经上同一辆车,见面后小脸儿黑一黑,一个鼻子朝左,一个鼻子朝右,大有永不和解之意。

好在有小六、苏似玉和小红,三个人知趣坐他们中间,挡住他们各自的小黑脸。赵老先生教起课来,大家背得摇头晃脑,把晚上过去。

……

林允文一把一把掷着铜钱,心乱如麻。回想到上个月,那是一场噩梦。

忠毅侯悄悄离京,林允文知道后,过去有几天。文章老侯往山西路上追,林允文更不例外。

文章老侯带着韩正经,跟个野店伙计能吵起来。原因是过那道路口,前面荒无人烟的地方居多。一走几百里没有人家,文章老侯随身带着二弟和孙子,只得四个家人,要把小心放在第一位。

没有问到袁训行踪,老侯轻易不敢登程。

林允文就乐了,几百里没有人家,那就方便他行事。但他没有想到的是,也方便让人围剿。

袁训在加喜满月后离京,林允文推后几天,在五月底离京。六月上旬赶到地方,花一个月集合人手,鼓惑教义,七月里等袁训等到焦急,等来一队没有身份的蒙面人。

随后他一路逃亡,再也不敢在没有人烟的地方多停留。有人的地方有衙门,更不敢多呆。一个半月,这是九月初,他就逃去了。现在不是山西道上,林允文也不敢去想。最要紧的,先保自己命。

铜钱在他指尖摩挲,林允文颓废到了极点。有的时候,他并不相信自己。他算过他要找的人,方向往东。与山西截然相反的地方,林允文还是相信自己打听的消息,他往西。

蒙面人出现的前一晚,林允文卜到大凶险,他没有放在心上。他以为忠毅侯明天就到,他一家人回京,护卫不会少,大家遇上,还不算是大凶险吗?

事后想起来他都是对的,但在当时林允文也不敢想。特别一个多月里,他屡屡遇到险境,虽然屡屡逃过。但生死关头一天几回,一个多月出去,深刻在他心里,这总不是好滋味。

这极大的左右他对自己的信任,就比如此时,铜钱又一次对他说,你要的即刻就到。

该相信,还是不相信呢?林允文愁眉不语。

有人敲门:“圣使,”

“进来。”林允文心头一跳,他怕又是那莫明出现的蒙面人。

教众进来,这是个忠心跟随林允文从山西逃亡的,对袁训一行外表听过多次。他语无伦次,夹着几句不敢置信的结巴:“他们来了,是……是他们吧……胖孩子,双胞胎?好些胖孩子……”

“在哪里?”有一把怒火把林允文贯穿,他茫然而愤恨地想,没有走山西道吗?没有走吗?他们往这里来做什么!这算是内陆。

“看看去!”林允文抓起铜钱收到袖子里,疲乏的身子重新有了力气,大步流星往外面走。

教众跟在后面,偷偷的眼神里有了疑惑。圣使神算,您要找的人却方向差得太多。如果不是我们逃到这里,我们上哪儿能找到他们?

这附近的官道,一端通往京城,一端通往内陆腹地。跟边城山西,那也太不沾边。

习惯性的服从让教众不会说出,带上房门,他跟上林允文。

……

这是一间野店,离附近的城镇不远。半下午的日光里,透过树林能看到城墙轮廓。夕阳还没有上来,但袁训让一行停下,在店主人殷勤的迎接中,吩咐道:“十几天赶路,想来累了。今天晚上,咱们在这里歇息。”

店主人喜欢的快要晕过去:“客官放心,小店有足够的床铺。小店您也足够放心。您看那边,是保州附近最大的集镇,离这里只有十里路。过了集镇,二十里路就到保州。您要去住保州和集镇,那可贵了。小店开在这里,就是爷爷的爷爷有见识,说行道儿的人哪能乱宰客?他们收钱黑呐,住小店实惠第一呐。”

袁训微微一笑:“行呐,我们住下了,烧热水来,拿干净的大桶大盆,我们这些人都要洗洗。”

店主人一蹦三跳的往里走着吆喝着:“娘子,二弟三弟四妹五妹六妹,弟媳们小舅子们,出来接客人了。”

这还是白天,胖世子上午念过书,下午跟着父亲在马上。听在耳朵里,一起乐了:“他也有这许多兄弟姐妹?”

加福笑道:“咱们人多,看他喜欢的,要叫出这许多人来,说不好的也许是乡邻。”

店里出来一堆人,也是头一眼看看客人,乐得头发要飞到天上去。

这一行客人称得上大主顾。

马车几十辆,另外还有马匹。

“客官里面请,热水正在烧,祖传大锅一会儿就得。马匹只管交给我们,小二子,割草去吧!”

……

袁训出京的计划周详,同时也尽量减少人手。

跟他出来的人,得先从准备马车的说起,就好知道他带出来多少车和多少人。

袁训是没有专门马车的人,宝珠和加寿亲香的占一个马车。香姐儿和加福一个,但加福前阵子和萧战一处睡,加福也得单占一个马车。要说战哥的岳父,在出京的时候,是没有想到分开这一对两小无猜。

这就三个马车。

执瑜执璞一辆,小六苏似玉一辆,禇大路小红一辆。称心如意一辆,这又有四个。

六个孩子除去香姐儿不成双对,加寿跟的太子另有侍候人,每人跟出一位奶妈一位丫头,共计十个人带的有,本应再加十辆马车。

但自从宝珠在山西遇到苏赫,太后给孩子们的奶妈和贴身丫头,个个有功夫。不敢说去打擂台,长途奔袭却没有问题。

奶妈丫头分上半夜睡和下半夜睡,再加上五辆马车。马车宽大,奶妈丫头的车里,也放些行李箱子。小红的奶妈也挤在一处睡。

梅英红花得一辆,顺伯孔青关安和跟的小子全是没有马车。

另外带的还有装行李餐具衣裳的车。

虽然关安是按季去驿站交还不穿的衣裳和不用的被褥,取来当季的衣裳,相对省马车。但如夏天的衣裳好放,每个人车里挤挤放得下。但这秋天,天气晴好,夹衣裳要有。天气阴暗,薄袄也要有。得单有马车才放得下。

还有自家澡盆洗脸盆得备下一些,零零碎碎的不是少数。

从袁训开始,在这日夜兼程时,累了就往行李车上睡一睡,还有马上也能睡。

饶是这样,不算行李车,也有十几辆。

镇南老王,是带一个孙子,虽然元皓还没有睡祖父车里,但他独自也占一个车。带出两个奶妈,各带一个丫头。占两个车。六个护卫也是分上半夜下半夜的睡,外加赶王爷车和奶妈车、自己人的车,他们只有一个车,他们一行四个车。

镇南老王是意料之外跟上的,预备着半路还回来,他不能少带护卫。

梁山老王知道轻车简从,但四个先生不可缺少。当时不知道袁训从驿站送信收东西,再加两个跑腿,方便路上送东西回京,再讨要衣物,不能算多。

先生们马上睡。两个跑腿,成了轮流给老王赶车的。

梁山老王有一个车。

张大学士只带一个家人,一辆。

太子殿下说出行说得早,请教过袁训带多少人,袁训说越少越好。除去太子名下的四个暗卫,这四人马上睡,太子一个车。

蒋德天豹睡马上。

另外安排的有赶车人,真的累了,孩子们奶妈丫头就做个替换。

文章老侯是后跟上的,他自家的马车袁训怕经不起颠簸,让关安送到驿站,也不急,哪个船有空装得下,或哪个车队带得上,送回京中。

据关安上一次取东西说还没有走,正好连渊带大批海味回京,连渊说他带走。

文章老侯是二兄弟,一个孙子,和四个家人。家人们算抽强干的,但袁训蒋德顺伯孔青等一看就知道,指望他们跟打过仗的人相比,累了马上能休息,熬不过三五夜。

老侯一行,给了两辆车。老侯过意不去,不敢再抽赶车的人,让自家人赶车。

赵老先生带一个家人,单独一个车。

这车队不管哪个客栈见到,都会觉得很赚钱。

……

全店出动,把客人请进去。孔青让顺伯去洗,带着儿子孔小青,分一半赶车的家人照看马车,给马喂草料。

见到蒋德天豹和跟太子的分两个出来,梁山王府出动两个先生,镇南王府出动三个护卫,在店四面查看,孔青笑了笑。

孔小青往官道上看,问道:“爹,关大叔带人走了好几天,他知道咱们住这里吗?”

孔青对客店努努嘴儿:“你小子眼神还要再亮些,你看这店虽然也修过,但这附近的树根深入到店墙内,怕没有几代吗?咱们不住新店,就是怕地图上没有,关安找不到。”

正说着话,一阵马蹄声到来。孔青欢叫一声:“关爷!”

“吁!”关安大红脸儿风尘仆仆,后面跟着几个马车,除去赶车人,还有两个小子护着。

大家一起笑:“到了。”下马下车,交给孔青照管,他们只管把车上箱子送进去。

袁训见到,说来得正好。对关安道过辛苦,说为他们备下热水,店家有盆,大家伙儿可以一起去洗。

姑娘们,用自带的盆。

元皓头一个洗出来,香姐儿追着后面擦头发,元皓跑到舅舅面前。自跟韩正经吵架以来,元皓天天很委屈,今天也一样。

“坏蛋舅舅,您今天可以和元皓说话了吧?”元皓注意力全在舅舅身上,没注意舅舅房里许多箱子。

袁训笑道:“不但可以,舅舅还有好东西给你。”

元皓亮了眼睛:“什么什么,是弓箭吗?快给我。”

箱子里,袁训取出一套小软甲,在元皓身上比划:“哥哥们都有防身盔甲,咱们赶路呢,不比在家里,丝毫不能大意。听说这道上小贼小盗多,舅舅特意备下,元皓夜里也要穿着。”

袁训还怕元皓嫌闷气沉重,这是他低估坏蛋舅舅的影响力。元皓乐颠颠儿,手舞足蹈:“要穿要穿。”

让舅舅亲手穿好,元皓嚷道:“给加寿姐姐看看。”香姐儿笑道:“哎,头发还没有擦好,”又追出去。

韩正经也分得一套,文章老侯二兄弟和家人们,也分得一套。看别的洗出来的人,孩子们衣裳里明显鼓上一层,就是小红也有。老侯二兄弟沉吟着,谨慎的低声谈了谈。

“二弟,这是要大打出手。”

“大哥,咱们别怕。咱们不拖后腿就行。”

“我也是这样意思,先开始我担心不带上咱们,这几天我担心咱们跟不上。二弟,咱们不能中途回去。”

“那可没有一点儿脸面。”

兄弟两个达成共识,又来交待家人。

四个家人倒下去四双,十几天在车上,不是赶车就是颠簸。热水一洗,疲累去了一小部分,大部分涌上来,坐在椅子上头发也不想擦干,对着哼哼叽叽。

文章老侯两兄弟无奈,倒取来热茶送到他们手上,不但没有抱怨,反而只能是鼓动:“吃过饭好好的睡。真的累了,我把饭给你送过来。”

家人强挣着坐起,隔窗见到别人家人生龙活虎,面上生出羞愧。

有人来请用饭,家人也去了。

孩子们单独坐一个大桌子,奶妈丫头后面照料,香气扑鼻中,宝珠带着梅英、红花,送出热汤面,没先给太子,先送到孩子们面前。

“加福的。”宝珠嫣然。

“正经的。”

“小红的。”

先给这三个。

孩子们嚷着:“过生日了,过生日喽。”

加福和韩正经,都是中秋后生。小红,是七月里生。

京里人人都想讨福禄寿的喜,红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。又在路上,怕宝珠单独给小红过生日多费神思,红花说沾福姑娘的喜,小红推迟一个月过生日,跟加福同一天过,这样擀面只费一次就行。

韩正经是赶路呢,没法子给他过生日。袁训问过文章老侯,说推迟几天过。老侯料想不到孙子生日他家记这么清楚,老侯自然是说是是是,一切按方便的来。

这就也和加福一起过生日,对文章老侯二兄弟来说,也是喜上加喜。

加福带着表弟和小红,走到大人那桌旁道谢。袁训笑着抚慰:“今天不算过生日,这太简便。先吃碗面吧,等到好地方,仔仔细细再给你们过上一回。捡中意的买好东西。”

梁山老王和镇南老王全乐了,分明就两个人,摆出争先恐后:“喏喏,小袁,我的生日就是腊月里,你不可以太简便。”

“我是十月里,不可以太简便。”

又问张大学士赵老夫子生日。

大家笑上一通,袁训目视所有的家人们:“等到好地方,一个一个的母难日,全要过上一过。”

家人也一起来叩头。韩正经却道:“我有盔甲,是姨丈最好的赏赐,我有这个就行。”

元皓对他黑小脸儿,执瑜执璞劝他:“等你这一天,正经也会对你恭喜。好表弟,说声恭喜吧。”

元皓垂下胖脑袋,一脑门子的那是元皓的舅舅。

他贫嘴的表哥代他说话:“虽然正经你过生日对不对?但你过生日,也不要跟我的舅舅说话对不对?你说对不对?”

韩正经早就不生气,他主要担心跟胖孩子继续不和,姨丈不带上他。咧嘴儿一笑:“没事儿。”回座开心的吃面。

袁训警惕,今晚没有酒,吃过让回房早睡。有一声鸟叫在窗外响起时,袁训对宝珠点头示意,穿窗户而出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仔的新贡士,孬妈亲。感谢一路支持。

……。

仔贫嘴篇:亲们全是仔的对不对,对不对?

哈哈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