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一章,太子的领悟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面对胖孩子的大笑,说话不让人的好孩子怔上片刻明白。让人不是好孩子的强项,好孩子大大的扮鬼脸儿以示对胖孩子的鄙夷,狠狠反驳:“才不是,我胖了的!”

“哈哈哈哈,那你第二个下巴去了哪里?”元皓小王爷更开心了。

胖孩子至少有个双下巴,想来这话无人反对。要说好孩子的身形,跟香姐儿小六一样,也是相对胖表哥胖表姐,她略瘦。但五岁孩子养得好,略瘦也是胖的。双层下巴也就必然。

这是以前。

胖孩子扳好孩子的脸儿,就为看清她确实瘦了。好孩子再辩解也无用,胖孩子继续捧腹大笑:“哈哈,现在变成说谎精,哈哈,你的下巴少一层。”

两边大人,镇南老王、二老爸和玉珠夫妻都让逗乐,韩正经又上来。

正经一本正经瞅瞅,又提出一条:“你真的瘦了,你的酒涡快没了。”

酒涡是美丽的一个标志,好孩子总夸自己好,她知道这一条。听过,可把好孩子气坏。跺脚尖声叫个不停:“我胖呢我胖呢我胖呢!”

又跟韩正经对上:“你生得不好,你少说话!”

离三狗子不远,三狗子听到,跑出来憨厚地问:“胖小爷,你跟人拌嘴吗?我来帮你。”

胖元皓笑得快喘不过来气,胖手忽闪着:“不用,哈哈哈……这是笨孩子,我家的,哈哈哈,”

三狗子搔头,真的行个礼:“笨姑娘你好。”他都叫三狗子,有人叫笨姑娘想来也对头,反正三狗子听不出来哪里不对。

好孩子大怒:“咄!谁是笨姑娘!”握起小拳头,对着元皓小王爷怒气冲天:“你是,你是胖笨笨!”

举拳头这事情,不代表就是真打。但见到的孩子们全配合,元皓也不例外。还不忘记提起他的小桶,一溜小跑往家去,好孩子在后面跟上。

韩正经在最后面:“我没有说错,你的酒涡真的快没有了,哎,你少吃多少东西?”

“闭嘴,不许说话!”好孩子怒目回身,再就紧追元皓不放。

三个人一前一后的跑走,玉珠笑得花枝乱颤。常五公子也觉得真可乐,但他还想得到拜见镇南老王和二老爷,轻扶一把玉珠,带着她走上前来。

韩二老爷是韩世拓的二叔父,玉珠夫妻认得。镇南老王,就只有五公子认得明白。

五公子一面吃惊,一面诧异。

他吃惊的是没有想到镇南老王会在,乍一见到,孩子们就吵嘴去了,但也没有影响到五公子借机把镇南老王看在眼中。

镇南老王自把王爵给了儿子,帮着儿子当差,时常的在西山,京里不怎么见到他,五公子地位跟他差得远,更是不容易见。如果不是在这里遇上老王,五公子一直以为老王在西山。

常大人的推想太子也在,好孩子的推想韩正经找到,但不是由老太太嘴里说过韩正经在,得不到证实。

亲眼见到老王在,五公子是以吃惊而又诧异。

行礼有先亲后疏之说,因为疏的那个未必认得。但老王是五公子会过的,并不是陌生人。就先拜地位高的。

“卑职常伏霖见过老王爷。”常五公子打算行大礼参拜。

镇南老王拦住他:“回去再拜吧,这里近水,泥地潮湿,仔细弄脏你衣裳。”

五公子也就起身,按官场套路拿出几句话来寒暄时,弄明他们是好孩子父母亲的镇南老王也如孙子一般的大笑:“哈哈,你们来晚了,你们来得太晚了!”

元皓和韩正经对好孩子的取笑,让老王油然生出自豪感。他带着孙子可是一天也没有让忠毅侯落下,一天的景致也没有少看。

不但这位有这种心思,旁边的韩二老爷是后跟来的,二老爷也有不自觉的得色,上前来和五公子寒暄:“你呀,你晚了。”

常五公子携妻带女出京,本不是为追赶袁训。在他的心里,这种心思本来无影无踪。但说也奇怪,听过老王和二老爷的话,五公子情不自禁的回答道:“惭愧,我们这个在家里哭好些天,祖母疼爱,恰好我要出京,让我夫妻带她出门散心,能找到你们实在太好不过。”

玉珠听到,也没有一点儿不自在。夫妻两个都笑得三分难为情模样,真的生出,哎呀,怎么后知后觉呢?生出这种心思。

听过五公子的话,出京就跟上的镇南老王和二老爷开心异常,面上瞬间一层光辉一层光辉的加上来,很快面上涨着快要加不动,但脚下却又飘飘然,让两个人也客气的不行。

“跟我们来,带你们去见坏蛋。”镇南老王笑呵呵。

五公子一怔:“坏蛋?”

二老爷解释:“忠毅侯。”

五公子和玉珠忙陪笑,在这里不方便问,跟在镇南老王和二老爷身边,家人在最后面。

……

宝珠准备晚饭,小六苏似玉在房里随赵先生念书,萧战加福在院子里打拳。听到脚步声和大笑声时,在房里的加寿香姐儿也出来,嫣然道:“元皓有什么事情要这么喜欢?”

见虚掩院门让推开,元皓哈哈哈哈地奔进来,小桶往地上一放,直奔厨房门外来见宝珠。

边跑边乐:“舅母舅母,来了来了。”他的欢乐劲儿,先把一院子的人逗笑。

宝珠也就跟着嫣然:“谁来了?”见又一个孩子跑进来,小拳头在头上高举。

这姿势家里孩子全会,不是真打,就是这么一举,另一个人一定会配合。就像此时的元皓,一溜烟儿的回了来。

宝珠先看姿势熟悉,再脱口而出:“好孩子!”宝珠更加的欢喜了:“呀,你来了呀。”

“好孩子!”

认出是常巧秀,看书的也好,打拳的也好,都拥过来。

好孩子左看看,寿表姐二表姐,右看看,战哥小王爷和表姐。六表哥小夫妻正出来,小红从后院子里出来。一个一个笑容满面,也一个一个容光焕发。

胖孩子又继续捧腹:“哈哈哈哈,没有我,不行!哈哈哈,没有我,一天也不行,”

好孩子让抛下的心翻腾出来,小嘴儿撇上几撇,这是要哭的先兆。加寿香姐儿加福忙取帕子带哄劝:“来了就好,不哭不哭哦。”

“哇……”惊天动地的大哭声出来,让后面过来还没有到院门的父母亲也能听到。

五公子夫妻相对而笑,又听到韩正经大声道:“来了就好,为什么要哭呢?”

“你也哭过的呀。”元皓小王爷在哭声里更加的自得,然后继续:“哈哈哈哈,现在才来,哈哈哈,舅舅舅舅,”直奔去找舅舅:“小笨来了,这里有两个笨孩子,一个大笨,一个是小笨。”

笑声和哭声一样,登时满院子。

……

院门外十几步远,常五公子夫妻对着院子外观欣赏不已。

眼前的院墙,十足的泥草墙。黄泥中夹着稻草那种,一般也用来糊泥灶,经得住烧烤,自有结实长处。

上有经风经雨的痕迹,也一眼能看出不是一年两年的院墙,这秋天里上面出几茎小黄花,衬上原本的陈旧,竟然生出任是黄泥也动人。

让都是书痴,酷爱诗词的五公子和玉珠一起夸赞:“这下处寻的好。”这房子不是镇南老王找的,但他有一把金子贴脸上之感。再让孙子的大笑“现在才来,哈哈哈”给鼓动,老王兴致勃勃介绍起来:“后院子还更好呢,能看到水上风景,这前门呢,走不远道路四通八达,不是去城里,全是去好玩地方。你们算来着了,我们还没有正经的去游玩呢。一起一起。”

五公子和玉珠更没有作别的想法之力,老王怎么说,他们跟着怎么欢喜。说着是是是,却见到不高的院墙内,能看到有一个人神采飞扬含笑而出。

他长腿细腰,宽户头似能扛得住天和地。生得眉眼儿带着英俊,面庞上带着倜傥,正是在亲戚们眼里黯然出京的忠毅侯。

五公子和玉珠已知道袁训不是失意离京,但见到他气色比在京里还要好,面上的一团欢喜中,也又添上一团欢喜。

镇南老王醒过神:“请进,看看我们就在外面说话去了,请进吧。”

“哇……”院子里好孩子还在大哭。

表哥表姐们七嘴八舌哄着她,因此没有人来见礼。但哭声不妨碍袁训出来迎接。

忠毅侯神采弈弈,步子轻快,五公子跟他多年连襟,对他为人不能算没有了解。但直到今天,见他在这一地晴阳中比日光还有明亮的面色,五公子涌出满满的敬佩。

不是什么人,都敢把离大婚不远的长女带出京,只为不想让她过早的成亲,避免过早的生孩子。

真的加寿早成亲,不想过早生孩子有的是法子。但忠毅侯的举动,五公子想天下无人可以挑剔,这个人太疼爱他的孩子了。

所以巧秀才喜欢在他家。这个心思也同时闪电般贯穿心头。

五公子本就见识过袁训的文才,也佩服他能当大将军。但今天又有新的心服口服布满心头,令得五公子行下礼来,说得真诚无比:“四妹夫,一别数月,你愈发的精神了。”

此时此刻,千言万语都不贴切,唯有“精神”二字,是唯一配得上眼前这大不了自己几岁的抖擞青年。

玉珠在五公子身后欠身行礼。

袁训说着请起,他乡遇故知是喜欢,双手扶起常伏霖,耳边又有元皓永远停不下来似的笑声:“哈哈哈,总算会找来,哈哈哈,来晚了!”袁训不问,也先入为主生出这一对夫妻也是带孩子来寻自己的人,那自己可太受人喜欢了不是?袁训满面春风的嘘寒问暖。

“路上走了几天?”袁训笑问。

常五公子告诉给他后,陶醉的叹上一声:“早知道能寻到你,早就应该出来。”他到现在也没醒过来,他不是为寻找袁训而出京。

袁训就更欣喜,热络的握住他的手:“现在到也很好,我们正在谈论在这附近好好玩上一玩,你们下处在哪里,让人去搬过来。”

不等五公子回答,就喊:“老关。”

关安在他肩后回答,大红脸儿嘿嘿嘿:“我这就去。”五公子进来,更相中这院子里有水井,老槐树下落叶数片也有韵味,谢过关安,指一个家人带路,关安带四个小子出去。

“哥哥,快出来看小笨来了,”元皓的叫声把袁训提醒,袁训先笑着制止接近疯魔的小元皓:“别再闹了,哄着别哭才是正经。”

正经听岔了音,忙道:“好,我来哄她。”

袁训轻笑:“这就对了,”对五公子和玉珠点头:“太子殿下在这里,随我来见他。”

在京里猜测太子在,和亲耳听到太子在,是两个感觉。五公子和玉珠还是很震撼,又赶紧的整理衣着。

应该肃穆起来,但旁边一堆孩子,没让他们逗笑就算不错。五公子和玉珠随袁训去的时候,还是嘴角噙笑遮盖不住。

那一堆,小红抱出来新鲜果子:“好姑娘给你香果子,你别哭了吧。”

“给你大虾!”韩正经从放东西的房里取出一对大虾,揪着虾须在好孩子面前晃动。

“看我的!”元皓嚷着,大家看过去,又爆发出新的一阵笑声。

元皓不知什么时候也进到放东西的房里,取下一条老大的鱼在地上拖着,面上是得意非凡:“这是我打的鱼,你可以吃。”

这样哄人,好孩子只会看看本地香果子,和虽然在袁家吃过的好大虾、好大鱼,哭得更凶。

每多看一眼,她失去很多玩乐的委屈就加重一分。

宝珠对女儿们使个眼色,无声的用嘴唇道:“把元皓打发走。”

加寿笑眯眯:“元皓,呀!你把小桶抛得东西掉出来,你今天没有喂鸟吗?怎么还有许多小鱼和粮食?”

元皓慌了,拔腿就跑。韩正经也想起来,也拔腿就跑。不过三步,两个人站住,犹豫不决的在好孩子面上看看,又看看小桶。最后还是衡量出来好孩子今天不会走,要笑话她有的是功夫。两个人提起小桶,家人帮着把洒出来的小鱼收拾好,跟着他们出门喂鸟。

身后,萧战长长松口气,装模作样道:“闹人精总算走了。”香姐儿白眼他:“你才是闹人精。”

福姐儿则把萧战拖得后退几步,忍笑道:“小心把表弟又招回来,他又要,”加福学着元皓前仰后合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宝珠扑哧一声乐了,萧战凑趣的一缩脑袋:“福姐儿说的是,咱们还是安生吧。”

称心如意早就不在这里,去给三姨妈一家收拾房屋。候着三姨妈夫妻从太子房中出来,称心如意带他们到房中,又打发人送热水请净面忙个不停。

好孩子不再哭,让姐姐们哄到房里,能听到小红叽叽喳喳成嗓音最尖的那个:“下面还有很多好玩的呢,哭多不好啊,你素来是神气的好姑娘不是吗?”

在常五公子到来以前,就在房中独坐发呆的太子也有了浅浅的一笑,随后,关着房门的太子,对着桌子上的几封公文继续呆坐生气。如果不让孩子们玩笑冲淡,太子早就气得变了颜色。

这几封公文,是刑部里审出黄家买凶行刺一案,在常五公子进门以前送来。

太子正不高兴呢,所以没有孩子气大发作,在元皓笑声里听出来的是加寿亲戚而出门。

见过五公子以后,以看公文为由,继续独自坐着。

……

窗外日光灿烂,后院墙也不高,袁训没有加固,是他们上夜的人手多,也可以直接看到后面大片芦苇丛,摇曳的似一幅上好丹青。

眼前是这么好的景致,耳边还有元皓直贯穿到人脑海的大笑声,面前放着的,却是一片险恶和龌龊。

柳至拿下黄夫人不费吹灰之力,但根据半疯半颠的黄夫人供词让别人招供,颇费了些功夫,结案公文就今天才送到。

在这一片暖阳中,在小红清脆的小嗓音中,在不用看也知道来了客人,岳母必然在厨房忙碌,总能让人食指大动的身影中,让太子攥起拳头,有指甲掐到手心里。

元皓请客那天,蛋子、牛、妞儿的爹娘让太子深刻感受到人心的质朴,看完公文,太子又烙印似的感受到人心的险恶。

皇权最高,皇帝以下,太子为重。但这些人竟然敢做出伤害太子心爱加寿的事情,全然不把皇权,不把殿下放在眼里。

而他们的理由,不过是想把女儿送进太子府。

太子能明白妻妾争宠,但实在转不过来他们送女儿给自己,和一定要伤害加寿有直接利益吗?难道他们女儿只打打自己主意,加寿就成他们眼中钉?

这真是岂有此理!

这真是目无法度!

这真是……

一阵痛让太子低低呻吟一声,是他想到他转不过来明白这些人的主要心思,还在他的母后身上。

太子也曾经因为帝后不和,而担心太子位不稳。也因为这个,他与加寿的感情,有时候实在不能用青梅竹马完全表达。

也因为担心过自己因为母后而不能讨父皇喜欢,会有人暗中针对自己。太子对面前公文怒不可遏。

他的母后怎么能不跟父皇生分吗?

在母后的背后,也如加寿一样,必然有一些只是她们想接近父皇,而还没有接近,又或者还没有进宫,就先要暗算母后,把母后看成眼中钉。

而自己当年担心来担心去,因为加寿安心不少,也不是空穴来风。

面前公文就是活生生例子,活生生揭开人心的贪婪作祟,不把皇权放在眼里。

不费什么事儿,太子又能想到这样的人前仆后继,将会有多多少。又让太子打个寒噤,想到将来他的后宫处处是这样的人。他们先可以谋害加寿,后只怕就能谋害自己。

这个猜测并不荒唐,人心之贪得不到控制,本就有个词叫得陇望蜀。

不看公文再去看身后窗外成一片淡灰微红的芦苇——因为芦苇中有红果子衬成微红色,再听听小红还在说个不停——她很爱说话,跟她的娘当年一样活泼又爱掺和事儿。太子脑海中有一个轮廓生出来。

他愿意长呆在这明媚天气明媚语声中,他不愿意六宫烟柳尽昏暗。

有张大学士在身边跟着,太子有时候勉强同意没有六宫,好似不像一个皇帝。

但新到公文把太子的勉强同意尽皆粉碎,让他不仅是为了加寿,想到深宫中的皇后,想到自己曾有过的忧愁。

能拖一天是一天。

这个心思再次回到太子心头,再一次镌刻似的印上去。

……

关安回来的时候,元皓和韩正经回来。宝珠接过关安手中的一个小桶,崭新的,是关安新买回来。

“好孩子,以后这就是你的小桶,你要学会自己刷它。你看元皓和正经,他们全会自己收拾。”宝珠笑吟吟递给好孩子。

好孩子撇小嘴儿,但对姨妈说声谢谢,真的看了看胖孩子和不好的表哥。

见家人从水井里打上水,胖孩子撅着屁股,用个小竹刷子给桶里捣几捣,用水冲冲,就说好了,放到有光亮的地方去晾晒,晚上有家人帮他收到厨房里灶旁容易干。韩正经也是如此。

就像元皓随便一丢小桶,家人可以帮忙收拾,但小爷也得动手一样,家人在小爷们看不到的地方,还会再刷一遍。

但自己有动手意识,是出行必学的一条。等回到京里,天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袁训是不管的。

好孩子乖乖的点头,也答应下来。胖孩子都这么老实,好孩子还能说什么呢?

太子走出来,让公文冰寒的心头回暖过来。

虽然只是一个小木桶,也没有一道木纹上不是体贴和疼爱。也让太子更加庆幸,他定的是这个家里的加寿,真好。要知道好孩子刚到这里,她玩的东西这就买来,不是体贴入微可想不到。

招手让加寿过来,太子对她温言细语:“晚饭还有会儿呢,咱们俩个出去逛逛吧。”

加寿笑靥如花,打算带上仪仗兵:“元皓,还肯出去走走吗?”元皓从厨房里伸出胖脑袋,双手捧着舅母新蒸的大包子,嘴里有一口,包子缺个角儿,含含糊糊道:“我玩过了,我在厨房帮忙呢。”

张大学士听到也一乐,这位小爷让侯爷磨的一天比一天长进,居然知道玩过了。

“正经,你还去吗?”加寿又问韩正经。

元皓在吃包子,韩正经还能远吗?厨房里又出来一个小脑袋,韩正经笑嘻嘻:“我吃过包子还能写几个字,姐姐去吧。”

元皓也想起来:“是了,我还要写字呢。”

加寿把好孩子带上,明明天快黑捡不到什么,好孩子也拎上小木桶,兴高采烈的去了。

三个人,张大学士没有阻拦的理由,而且大学士也一天比一天的看出来,加寿不是他想像中的那样,仗着和太子两小无猜就拉拢情意。加寿一出门儿,总得问一问弟妹们要去,带上几个才行。

张大学士看过今天的公文,他没有太子的心思。但他对着加寿巴巴儿带上新来的小姑娘,心思又多了一层变化。

袁家从他们的一对父母开始,都是会照顾人的啊。而这种照顾,又最动人心。

……

客栈里人满为患,油灯点得亮堂堂,四个赶车人坐成一桌高谈阔论,林允文差点没气死。

他那晚算是失利,回到住处一清点,教众们大多没有回来。第二天那野店主人大肆宣扬,说住他家店安全,看看他拿下多少人,又打死多少强盗。

林允文勉强算有个结果,又庆幸有两个教众跟上其中几辆逃走的马车,他很快赶到。

跟……到这个晚上,马车夫就不仅不躲避,反而耀武扬威大声挑衅:“什么东西!有胆子跟我们到底!”

林允文一生气,索性,他就坐到旁边那桌,大家边吃边瞪眼。

不信忠毅侯不出来!林允文对袁训的恨更上一层。

……

秋月色似一汪溪水在夜空中流动,在星辰光中夺目争辉。为经过的行人指路,也把暗中行事的人暴露出来。

“拿下他!”

柳云若锁起眉头,让人把一个不长眼的小贼捆上送去衙门。对身边的霍德宝笑一笑:“这一回你眼睛尖。”

霍德宝背后是他的二叔,还是叔侄共一匹马。说一声客气,柳云若正要走时,让霍德宝叫住。

月光把宝倌儿神色染亮,他的眉头也好,眼神里也好,是满满的兴奋。

小大人的模样抱一抱拳,宝倌儿笑道:“云若哥哥,我先对你辞个行吧。”

柳云若不太乐意:“走了一只鱼一只兔子,又没有加福和讨嫌的战哥,你也要走?”

袁家二胖刚走的半个月,柳云若独揽夜巡大权,心情不叫心情,可以直接叫春风。

慢慢的,他发现日子跟想的不一样,没有二胖和讨嫌萧战,也没有加福帮着出主意,差使是不成问题,但趣味没了一多半儿。

柳云若这才知道没有人吵架也是一件闷闷事情。

他以为袁家二胖真的回家祭祖,跟人打听过往山西一来一回的日子,觉得二胖在山西玩的足够,以夜巡名义让他们过年前回来的心思都有过。

后来没写信,是想想二胖难得回家祭祖,不过年不会回来这才罢休。

听说宝倌儿也要有,这是个能说说笑笑的伴儿,柳云若不悦:“别说你也回家祭祖。”

“是啊,”宝倌儿欢欢乐乐。

柳云若眉头拧成紧紧的,口吻中带足商议:“明年再走行不行?等一只鱼一只兔子回来。”

霍德宝露出为难:“不能啊,因为我明年要去从军。”豁牙咧出好大一个洞,喜动颜色:“我父亲来信让我明年就当兵。”

柳云若一度以为自己听错,但眼前豁牙闪动白光,这话的确是宝倌说出来。柳云若反问道:“你没有看错吗?你今年几岁你不记得吗?你父亲的信你看得全字吗?”

“我会看一半,但信是祖母念给我听的。”霍德宝摇头晃脑:“父亲说陈留郡王就是八岁从军,我今年七岁,明年八岁,刚好去从军!”

柳云若吐吐舌头:“可你只有佩剑高,没有大刀高,你去能做什么!”

霍德宝不服气,瞄瞄跟柳云若的年长族兄们,反问回去:“你也只比我大两岁,你还不是在管夜巡!”

“夜巡是在家门口,又不是去当兵。”柳云若翻眼。

“我父亲在,祖母说我大了,应该去见父亲。母亲也在那里呢。”霍德宝回的话,听上去是家中商议的严谨。而且他身后的葛二公子,也一直微笑没有反驳,证实宝倌的话不假。

柳云若纳闷:“好吧,就算你八岁从军,这才九月里,你还算七岁不是吗?你为什么要走。”

“咦,刚对你说过,回家祭祖啊。”霍德宝扳手指头:“今年我刚断过奶,”

柳云若撇嘴,你还真说得出口。

下一句,霍德宝说到他身上:“我跟你一样,都是七岁断奶。”

柳云若面上一红:“说你,别扯到我。”

“父亲来信说,断奶有几个月,就可以去老家祭祖。祭祖过打了春,我就去当兵。”霍德宝心满意足的小模样:“遗憾一只鱼一只兔子不在,不然他们一定会羡慕我。”

柳云若冷哼一声:“他们正在山西呢,你去还能碰上。对了,给我把他们骂回来,就贪玩去了!”

柳云若有点明白他主管夜巡也不开心的原因,是因为麾下没有鱼、兔子和加福。

想想自己在他们手下呆过,礼尚往来,他们也应该在自己麾下呆段日子才是。

又要宝倌,柳云若没精打采的跟他告别,在路上颇不是滋味儿。问族兄们:“今年是祭祖的年头儿吗?走人又走人。”

族兄们把执瑜执璞笑话几句,也没有让柳云若重有开心。

他自从夜巡,有时候回家很晚,就不再请父母亲安直回房中。今天也是如此。但往房里走时,让家人叫住。

“老爷在家呢,说小爷不管多晚到家,都去见他。”

柳云若转变去见父亲,猜测又要去见袁加喜,所以父亲有话交待自己。

见到柳至时,柳云若心想听一听也就过去。

“收拾衣物,跟我出京。”柳至这样吩咐。

柳云若差点儿大笑,柳至奇怪了:“出京你笑什么?”

“父亲也要我回家祭祖吗?”柳云若嘻嘻,把宝倌对他说的话告诉柳至。

柳至也一笑:“不是,你跟我有事情才去。”

柳云若说好正要走,柳至慢慢地道:“我不在家的时候,有去看过加喜吗?”

“有去,加喜总在睡觉。”柳云若不想听训话,就只有扮老实,和另一个法子。

“不讨加福了吗?”

柳至瞪他一眼:“如果你讨得来,你就讨吧。”

“那不是便宜战哥,父亲和我有什么讨不来的。”柳云若添油加醋。

柳至看穿儿子小心思:“老子没本事!老子是你眼中的窝囊废,老子等着你小子去讨。讨不回来以前,依旧去看加喜。”

总让父亲训的柳云若,有时候也这样气一回父亲。柳至喝命:“去吧,亲事一丝儿不能错,少打歪主意!”柳云若装着没事人一样出去,在父亲看不到的地方,表现出垂头丧气。

加喜,加喜,加喜……自从有了袁加喜,没有一回父亲生气不带上她。柳云若想自己不喜欢她,并不是没有道理。

他也能想得到,在他出了房门,父母亲为加喜又要谈论一回。

唉,加喜,真的没有发现你加的有哪门子喜……

……

“你们走几天回来?”破天荒的,今晚柳至夫妻并没有先说加喜。

柳至解衣准备睡下:“你别问,横竖是当差,不是去玩。”

柳夫人不懂儿子跑去京外能当什么差,但也就不问。是眉头一颦道:“是你不在家,万一欧阳容又生事,我怎么应对?”

“谁?”柳至身子滞了滞,直到想起来有么一个人,才又恢复自如,轻描淡写地道:“生不出孩子,她还生什么事情!”

红色绣百花的锦被里,柳夫人打一个激灵坐起来,微微地颤抖着喊:“你说什么!”

柳至已经说出来,也没法子收回去,耸一耸肩头:“我猜的吧,你想她进宫有几年了?有过喜信儿吗?我看她生不出来。到时候白头宫嫔膝下凄凉,她还能怎么样。”

但柳夫人猜出来,倒吸一口凉气:“你跟忠毅侯有这样大的胆子吗?”柳至扭过面庞,把夫人打量着,忽然失笑:“为什么我是跟他?就不能是跟太子殿下,是跟皇后娘娘,是跟别的人?”

他有心隐瞒一看就知,柳夫人负气地道:“就凭你们瞒住亲事。以后说你们常穿一条裤子我都不会奇怪。”

柳至笑出来一声,在床沿坐下,把夫人生气的脸儿瞅几眼,含笑道:“你这样说我们,好吧,我也不辩解。该我问你了,宫里新人那么多,为什么你只提欧阳容?她难道还没有老吗?”

柳夫人轻叹:“你真粗心,娘娘跟她解得开吗?我可是时时的提醒娘娘,既不能收拾她落下把柄,也不能放纵她。娘娘说中秋太后摆宫宴,皇上酒多出去散散,她跟上去说了几句话。皇上并没有对她太着恼,皇上总这样念旧,可真不让人放心。”

小心觑着柳至神色:“不过,真的如你所说,她生不出来,那娘娘也就能高枕无忧是吗?”

“你不想娘娘在宫里再出事,就不要对她说这句。”柳至淡淡:“太子还在外面呢!齐王殿下虽然时好时不好的病,但十一殿下却出宫有了府第。小心为上。”

这样一说,柳夫人掂量下皇后知道这事情后的轻重,认为柳至说得有理:“如今是娘娘管宫务,她要真的不生,反咬娘娘一口…。这贱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!”

柳至打个哈欠:“你怎么还在她身上说话,家里就一个病秧子欧阳保,她不能怎么样。”

“但今年秋闱有姓欧阳的人中了,你难道不知道?”柳夫人流露出埋怨。

柳至不再大意说出点什么,只在睡下来,无声地扯动一下嘴角。

他虽然没有用十年儿女亲事来和袁训说话,但欧阳容的下场也早跟袁训说得明明白白。

相对于夫人的大惊小怪,柳至想还有什么比早有准备更好呢?

他朦胧的欲睡去,任由柳夫人自言自语的盘算着。

胁下让轻推一把,柳至无奈睁开眼:“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呢,你有话一下说完。”

“你说我想的对不对,好像是太子离京以后,欧阳容就开始在娘娘嘴里提起,这里面……”

柳至心头一紧,生怕柳至夫人看出来什么。正要用话岔开,听夫人分析道:“她怎么能早早发现太子不在京里呢?这个人,我得好好盯着她家。”

柳至松一口气,想不对倒也不错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好孩子:“今年秋闱第一名进士是,”

元皓:“停!殿试一甲是进士,秋闱不是。”

好孩子黑脸:“我说是就是!”取出一纸笺:“曾祖母准备,我带来。”

两个小手抢:“我念!”元皓和韩正经抢成一团

好孩子到椅上,大声:“利丹里丽丽!第一名进士!”

“不对!”元皓和韩正经反对

好孩子把纸笺给他们:“哪里不对!”

元皓夺到手:“我来念!第一名进士,利丹里丽丽!”得意:“我念就对了,得我念才行!”

好孩子举起拳头,把他追打出去。

萧战捡起纸笺,送给加福:“福姐儿念,你念才合适。”

“嗯哼,”太子轻哼,执瑜执璞晃拳头,把萧战追打出去

太子得到纸笺,讨好的送给加寿:“寿姐儿,第一名得你念。”

加寿大声宣布:“第一次进士,利丹里丽丽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