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三章,不耽误你们母女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香姐儿到今天为止,还伙同姐姐加寿,跟萧战时而小闹。她对于好孩子今天放宽,也有她自己还是个孩子的缘故。

但另一个人可着了急,她就是好孩子的母亲玉珠。

常伏霖上午还是在太子房里,玉珠见宝珠去厨房,她也去厨房准备午饭。她坐的地方,往外面一看,就见到女儿一会儿出来瞪一眼,一会儿又出来瞪一眼。

丈夫常伏霖昨天还说女儿这般的吵,跟小王爷是吵的熟悉。但再熟悉,玉珠也不能接受小姑娘一直哇啦哇啦。

好孩子出来的时候,玉珠就给女儿瞪上一眼。好孩子全然不理会,压根儿不看母亲。

宝珠说着:“三姐,歇会儿吧。等会全是炒菜,仔细弄发上油。还要帮忙的,您回房去扎块头巾。不来去看看秋景也使得。”

玉珠就回房,等着丈夫回来,让她说说好孩子。而她自己,在房中为这件事情不安。

有时候人想的很远,玉珠在此时也是这样。她想到好孩子是祖母养大,打小儿就自高自大,祖母教她说你生得好,她在长大的路程上,没完没了熏陶自己。又因为在祖母身边长大,对父母亲的话不怎么听。

家里祖父母不纠正她,也不让玉珠夫妻多呵斥她。再不管,就没有人管得了不是吗?

当父母最爱说的一句,长大了可怎么办?玉珠在房中坐立不安,翻来覆去的想这句话。

她不能去太子房中唤常伏霖回来,因此只能干等着。但好在一刻钟后,常伏霖回来。见到玉珠面有焦急,先把常伏霖吓一跳。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谢天谢地,你回来的早。请赶快去说说你女儿,她一个上午没写几个字,就跟小王爷拿眼睛拌嘴去了。”

常伏霖让逗笑:“拿眼睛拌嘴这话有趣。”但真的来看好孩子。恰好,好孩子站在廊下,和元皓正对眼风。常伏霖看在眼睛里,生出跟玉珠一样的心思。

这个孩子再不管,长大还有人管得了吗?

这个朝代也好,后世也好,威严的父母亲有很多。常伏霖也这样想,他觉得该对好孩子威严一些。进房内以前,先把脸板着。

但在房中看下一看,常伏霖面色随即柔和。他见到案几前坐着父女两个人,身材高大的袁训坐在农家那种一动就“格叽”响的竹椅上面,在教香姐儿念书。

香姐儿手按着书,移动一句,袁训念上一句,香姐儿念上一句。袁训的嗓音朗朗,香姐儿的嗓音清脆,父女搭在一起说不出的好听,而他们相伴的姿势,也说不出的和谐。

这场景不应该独特难见,常伏霖在家中也能见到父亲和兄长们偶然指点家中的才女小姑娘们,但他还是怔了怔,令得他把“威严”这两个字抛得远远的。

常伏霖想到自己并没有教导女儿许多,一向是有劳祖母和袁家。没有这种温馨和关爱,要他持刚才的心情,难免觉得站不住脚根。

他默默的,对袁训颔首为礼,走去看看香姐儿念什么书。他大吃一惊:“二妹在念黄帝内经?”他下意识对眉眼儿标致的香姐儿诧异望去。

一旁竹椅子还有,袁训请他坐下,解释道:“这是去年禄二爷当疫病的差,章太医过于夸奖了她,二妹自己呢,不得不夸她,也有几点上进,不比哥哥姐姐们差,”

香姐儿笑嘻嘻晃脑袋,想说什么,但没有立即就插话,只是对父亲眼神儿伶俐。

袁训含笑停下语句,有个等待的意思。

香姐儿笑道:“爹爹,比战哥儿好吧。”

袁训微笑:“好。”

香姐儿笑靥如花。

袁训继续向常伏霖说完:“她当一回差使,又有章太医的话,对医书兴趣浓厚。太后件件依着她,她要看医书,太后让章太医教她,章太医哪里许多功夫,只能自己学学吧。”

香姐儿抿抿唇,有个谦逊模样儿。

袁训伸出大手,在女儿面颊上轻轻一拧,把她这装出来的小谦逊扯掉三分,再笑道:“我也不懂许多,不过是她认不出的字,我教一教。再就逐句跟她推敲。”

向常伏霖抬眸:“三姐丈家学渊源,来得正好,你给孩子们指点指点吧。”

常伏霖听完,比见到香姐儿念医书还要大惊失色,双手连摆:“这是医书,我也只看过皮毛。再说四妹夫取笑,谁不知道你的文采也是高的。表亲阮英明素来佩服。”

他一定不肯,袁训也不再勉强。侯爷是个忙人,闲下来的时候,有床他先好好补个眠,再也有些正事商议,陪女儿的时候不多。这就抓紧功夫,又和香姐儿念起来。

常伏霖就迈到好孩子身边,问她:“写什么字?”在袁训不注意的时候,悄悄地道:“可不许再出去了,见到小王爷,赔个不是才好。”

好孩子对他的到来,大不以为然。但是有父亲看着,有一会儿没有出去跟胖孩子占眼风的上风。

对面的袁训父女,这个时候念完一段。袁训让女儿翻下一页,香姐儿懂事的道:“爹爹请回吧,今天教我许多字,我背会儿,再把原章节看上一看。有不懂的,再去问爹爹。”

往外面看天色:“到吃饭时候还有钟点儿,都说爹爹最操劳,再去睡会儿才好。”

常伏霖听听,想这才是小姑娘模样。又体贴又温柔又……见香姐儿说过,把个额头对着袁训送上去,袁训香上一香,有常伏霖在,也没有难为情,只是道:“明年可就不行了。”

“知道。”香姐儿脆声回答,正要起身送父亲,见另一个人过来,把个额头也送上来。

元皓见好孩子有会儿没出来,忍不住过来看视,就见到表姐单独和舅舅亲香这一幕。

这哪能少得了元皓,元皓颠颠儿上来:“舅舅,还有我呢。”袁训亲昵地笑骂:“淘气包来了。”但也亲他一亲。

元皓还没有结束,往外就走道:“等我。”香姐儿猜得出来,请袁训稍等:“爹爹,咱们看表弟要做什么。”

见片刻,元皓拖着加寿到来,把加寿送到舅舅面前,还生怕加寿不明白,小嘴儿飞快:“香香。”

加寿也就很快乐的把个额头送到父亲面前,袁训也香上一香。

常伏霖看得总有目瞪口呆,门外又有一个人出现,萧战叉腰:“好啊,我就说聚在一处没好事情。为什么你们都在,独少了加福。”往院子里一招手:“加福,快来啊。”

在等加福到来的时候,萧战老实不客气的先进来,在岳父面前,也送上他的额头。

加寿和香姐儿一起嗔怪他:“刚香过我们和表弟,不能香你。”袁训也“啪”一声,在萧战额头上轻拍一记,笑斥道:“退后,你又来捣蛋。”

萧战衣角一紧,是元皓揪住他后衣角,把他往外面扯:“出去,快出去。”

常伏霖轻轻的笑,觉得这一幕实在有趣味。但感觉有什么在面前晃来晃去,看一看,是好孩子一个劲儿对自己打眼风。

没等常伏霖问出来,好孩子接到父亲眼风,往袁训等人身上一带。带过去以后,好孩子伸出双手,盖住自己小额头不说,对着父亲警惕万分。

这暗示不能说不明显,常伏霖啼笑皆非。

好孩子就大为得意,双手盖住小额头直到袁训面前,松开手,把额头也送上去。本朝有男女授受不亲之说,袁训并不真的香她,在她发上用手抚抚做个样子。

五岁的好孩子已大为得意,退到姨丈身后,对着父亲又双手盖住小额头。

早在进来以前,和妻子一起想着女儿要教的常伏霖,心里格登一下。原来他的好孩子,竟然如此聪明。

她用眼前的事情,用她的小动作,活生生告诉自己,姨丈花了许多心思,所以大家喜欢他。而自己的父亲你,你不是。

震惊,慢慢的浮上常伏霖心头。他是来教女儿的,却让女儿教上一回。常伏霖先是惊骇,再就浮上笑容。

玉珠在房中坐着,见到丈夫回来,对他道辛苦,问他说得怎么样。常伏霖笑道:“我让你女儿打败,丢盔卸甲回来了。”

玉珠打听,常伏霖把话说一遍。叹道:“这孩子抱怨我们呢,就不是抱怨,也有个谁对她上心,谁能教导她的意思在。”

玉珠也惊的不能自己,本能地接话:“这不是祖母教的。”

“怎么能是祖母教的,这是她先天自带的聪明。”常伏霖有越笑越欢畅之感:“玉珠,你我以后先要学会的,是怎么对她花心思。再不要像以前那样,丢给祖母就放心的不管她,还巴着她见风就长的知道尊敬父母。”

“是啊,”玉珠也这样想,附合一句。但很快,玉珠明白过来,唇边笑涡加深,调谑的意思加深,取笑着丈夫:“这么说,你是让女儿给教训了?你倒没教训成她?”

“此事回京去不要提。”常伏霖小心翼翼。

玉珠忍俊不禁:“那要看你给我多少封口钱?”玩笑到这里,越想越好笑,玉珠伏在桌子上,笑得花枝乱颤。

……

韩正经去后院子里净手,让祖父文章老侯截住。老侯小声:“正经,你劝劝表妹好孩子,不要跟胖小爷再拌嘴了。”

老侯也在为好孩子的事情寻思。

韩正经认真的道:“我劝不住她。”

老侯想想:“那你千万别和胖小爷吵。”

韩正经点点头:“我知道,如果吵了,姨丈只怕就不带上咱们。”

老侯欣慰:“是了是了,正经真懂事。”

这对祖孙全是这样想,韩正经又本来跟元皓有争执,在袁家的时候,就是为元皓不看书而起。像好孩子那种吵法,韩正经以前就不大会有。

……

另一个祖父,镇南老王,他是半点儿不担心。老王还有心看看孙子怎么跟好孩子和好。

看一看孙子眼前这算顽劣,在袁家是怎么解。

……

午休过后,元皓拎小桶,韩正经拎小桶。跟昨天不一样,站住不走,对着房门瞄着。

好孩子让香姐儿送出来,穿着母亲、姨妈昨夜改好的苏似玉男装,神气的不行走到厨房,欢喜而又讨好地叫一声:“姨妈,我来了。”

“给,”宝珠送出她的小桶,里面跟元皓一样,大馒头和喂鸟的小鱼干杂粮。

“走了!”元皓带头,韩正经跟在后面。

“我听到了。”好孩子跟在最后面,整个人只看背影就飞扬的似道日光。

家人先一步出去,后面跟的大人,文章老侯呵呵地道:“看来咱们是白担心。”

老侯看的只是常伏霖。

但镇南老王回话,老王也呵呵:“不用担心,他们不是一块儿长起来的,随他们去吧。一个四岁,两个五岁,正是不懂事体拌嘴的时候。”

文章老侯和常伏霖同声恭维:“说哪里话来,胖小爷是懂事的人。”

“这不是在京里,怎么还阿谀奉承上了。”出门路上走的有人,镇南老王小声斥责他们。

他态度温和,文章老侯和常伏霖又放下一层心。

文章老侯想的固然是袁家是个大树,正经有姨丈姨妈可以依靠,也因为如此,才比长辈们还要出息。常伏霖也差不多。

见三个小人儿不多时候,就走成一个并排。上午的争吵在他们身上,早就飞到九霄云外。叽叽喳喳的,正在说着玩的话。

元皓胖脑袋一句话三晃:“跟我,我最会玩。”

韩正经按祖父教的话,和他的担心说:“是啊,出门儿要说胖孩子好,好孩子你听到没有?”

镇南老王莞尔:“这个孩子谁起的名字,跟他的人一个模样。”文章老侯难得有三分扬眉,陪笑道:“是曾祖母老太太。”

镇南老王知道安老太太,这是个能陪曾孙女儿在宫里居住的老太太。他不再说话,听一听好孩子怎么回。

好孩子嘟囔:“为什么呀,出门儿不是应该说姨丈姨妈好,说哥哥姐姐好吗?”

后面三个大人一起笑,镇南老王又点评:“这是个机灵的。”常伏霖有了说话的机会,也上来解释做个赔礼:“我们这个,也是曾祖母老太太一手带大。好的地方全随老太太,不好的地方,是我夫妻二人的,还请您莫怪。”

“三狗子,”镇南老王还没有说话,元皓走到一家人门外,离开有几步,叫了起来。

三狗子的妹妹出来:“哥哥去今天有打猎的,去帮胖小爷看着鸟儿去了。”

元皓退后一步,让好孩子占到前面:“凡是姑娘,全是你给。”好孩子取馒头送上去,三狗子的妹妹说谢谢。好孩子嫣然:“不用客气,我曾祖母说的,要时常的周济……人。”

打了个顿才出来,大人们全听得懂本来要说的,是周济穷人。费力的咽回去,原因不问自明。

常伏霖心中更是五味上来,更有原来不是他的孩子不懂事,是他没有看到孩子懂事的一面。

以前怪她不喜欢家里的姐妹,现在想想好孩子有她的道理。就拿上午来说吧,家里的兄弟姐妹谁会跟她吵成那样的精彩。

心思一变,吵架也成精彩。常伏霖把自己窃笑着。

镇南老王来了兴致,让好孩子到面前,问她:“你祖母只教你,周济所有人?”

好孩子对他回话,面上恭敬的多。先看一看三狗子家已离开,但还是压低嗓音:“曾祖母说,不能当着穷人说穷人,人家会难过的。”瞄父亲一眼:“曾祖母说,这才叫自高自大,如我生得好呀,这个不叫自高自大,这是真事儿。”

她抓住机会,又把父亲反驳一回。镇南老王只是笑:“好好好,我也看你生得好。”但她的父亲却笑不出来了,想这小脑袋瓜子转得飞快,在这里又等自己一回,骄傲生出来,才重新有了笑意,嘴里的苦水也下去一些。

“太慢了!”元皓在前面回头怒目。

“跟长辈说话呢!等等又怎样?”好孩子寸步不让。

韩正经有小小的恼火:“又吵!”

“闭嘴!生得不好别说话。”元皓、好孩子一起凶他。

镇南老王给文章老侯一个眼色,再给常伏霖一个,低低地道:“你们都别管,看看他们到底平时怎么相处。”

文章老侯说是,常伏霖正想看看,多多的领略一些,也说是。这就前面三个小人儿一路上不带停的,三个大人在后面笑容满面。

……

“胖小爷,快来啊。”另一个孩子跑出来。元皓、韩正经和好孩子一起取馒头给他,孩子顾不上接,抹一把脸上,元皓看到他脸上有汗水。

问他:“你们玩的什么竟然有汗?”

孩子喘喘气,一指芦苇丛里:“有人打你的水鸟,三狗子正看着呢,让我寻你,快去啊,他们打伤好些。”

元皓大怒,元皓喂鸟几天,水鸟有些肯跟元皓亲近,在元皓心中朦胧有了一层薄薄的感情。打他的鸟儿,这怎么能答应?

发一声喊:“走啊。”韩正经和好孩子后面跟上。

“嗯哼!”镇南老王一面跟上,一面示意家人们回头:“暗中保护,他大了,让他先处置。”

家人们一个一个传下话去,在最前面的家人往芦苇丛中隐起身形。

中间一大片开阔地面,原来大片的水鸟消失一大半儿,余下的小部分,有的倒在血泊中振翅膀,有的哀鸣不断。

三狗子带几个孩子,对峙十几个孩子。三狗子面上有伤,但还是拦住路:“这鸟是胖小爷喂养的,他喜欢!我们平时都不打这里的鸟。你们也不许打!腰上挂的,留下来!”

元皓一气到了,看一看,有一个就是平时给馒头的那面色不正的小子。元皓瞪视着他:“你怎么也在这里!”

那个小子机警看的,是元皓今天没带出来几个人。平时前面走的大人,后面跟的大人,今天一个也不在。

再看自己,是他特意约的邻村顽劣少年,人数占上风,年纪也占上风。小子哈哈大笑:“谁叫你不给我馒头!你喜欢这鸟是吗?就打,偏打!这鸟让你喂的都乖乖在这里,好打!”

对着自己人,手指着元皓、韩正经和好孩子:“他们手里有牛肉大馒头,抢他!”

“你敢!”三个胖拳头一起高举。

元皓放下小桶,拍拍胖胸脯:“我来!”眼角一闪,好孩子冲上前,愤怒地道:“我曾祖母说的,见到坏事儿可不能怕!找官府!你们不认错,我送你们去衙门!”

坏小子乐了:“就你吗?看我打你!”把拳头一提,对着好孩子就是一拳。

三狗子带人上前挡住,好孩子回身就跑:“我曾祖母说的,有事儿叫长辈!”另外两个孩子截住她。

元皓小脸儿气得通红,把两个拳头一起举上来,一个势子漂亮的摆出来:“好孩子不要怕,我来救你!”

对着冲过去,骂道:“我家从不打好孩子,我舅舅不打,我舅母不打,我哥哥姐姐不打…。”面前闪出一个人,韩正经拦住他。

韩正经用身子堵住元皓,小脸儿上也气得青了一片。但还是道:“胖孩子退后!我比你大一岁,我先上!”

元皓跟韩正经拦他念书的时候一样推着,比以前这种情势的时候生气的多:“让开,他们欺负姑娘,我舅舅从不打姑娘!”

“我姨丈也不打姑娘!我祖父说的,让我让着你!你给我站着!”韩正经硬生生一步没动,见好孩子退回来,一把拉她到身后,摆个寻常习武的势子,对着打人的孩子威风凛凛:“看我会你们,都给我住手!”

“啊啊啊!”韩正经想出不想往前就上,边叫道:“好孩子找长辈,胖孩子,男孩子不跑。我不支的时候,你再上来。”

坏小子乌合之众,让韩正经这英勇模样吓得一怔,“哈哈哈,”又一阵大笑出来。

镇南老王听到这里,觉得不用再听,他率先走出,往孙子旁边一站,面色一寒:“谁敢欺负我孙子!”

家人们也现身,虽然不多,但一巴掌一煽一个准儿,很快地上除了倒一地的鸟儿,又倒一地的坏孩子。

镇南老王冷笑:“吃饱了撑的你们!没事儿不学道理,不上进!不成人的东西,敢跟到这里来撒野!”摆一摆手:“带他离了我眼前,给一次机会,不打杀了。送去,各打二十板子!”

他没说去哪里,家人会意,这附近就有王爷军营不是,跟出来的这个家人,认得驻扎的将军。

“你们敢……”有一个坏小子心生不妙,放声要叫。只出来这些多,让一个家人一巴掌打肿脸,把下巴打得卸下来。家人骂道:“混帐东西!还敢多口!”把坏小子们带走。

元皓握着胖拳头还在生气,镇南老王没有先哄他,而是对韩正经恢复笑容:“你不是吵过他们,哈哈,你这是一直让着?”

韩正经一本正经回话:“胖小爷身份高,但他小呢。”扫一眼好孩子:“她是妹妹,”小手在胸前也一拍:“我们家里不欺负妹妹!”

老侯面上乐开了花。

…。

又到晚上天清月爽,常伏霖和玉珠回房:“今天晚上还陪四妹妹说话吗?”

玉珠不明白,反问道:“我跟宝珠有这样说话的机会不多,在京里也难常去烦她半夜。你今晚不见殿下?那请自己呆会儿吧,我呀,还想和宝珠说说话。”

“你去好了,我就说一句。”常伏霖似有心事。

玉珠看出来,不能不先顾丈夫,先有个开解的心,徐徐道:“差使上难事?”

“你去见四妹,对她说,接下来她走多远,你跟多远,你看她会答应吗?”常伏霖却是这样的话。

玉珠大为意外,夫妻多年,知道他不是爱开玩笑或草率的人,低下头来先想上一想,再问他:“这话从什么地方出来?难道你在任上我不陪吗?不瞒你说,昨天我回来的晚,跟宝珠说的话我还没对你说。本打算到任上细细的和你说,”

“现在说吧,”常伏霖温柔地道:“你接下来一直陪着她,今天晚上少说会儿不打紧。”

玉珠愈发的惊疑不定:“为什么你铁了心要我跟着宝珠上路?她是一家人子团团圆圆,就是走到天边儿上也不孤单。有我没我,倒没什么。再说昨天我见她愈发的娇憨,我想这袁二爷名声可从打儿来的呢?我一边和她说话,一边想,让我得解。”

“是什么解呢?”常伏霖含笑。

“宝珠是姐妹中最小的,在闺中的时候,最不出格的就是她。大姐张扬,我孤清。独宝珠最像女孩儿,又爱做菜,又爱针指。我笑过她看书从不超过半个时辰,但针指一坐一天也使得。这样的宝珠,说跟去山西我都为她痛心。但她去了,她成了袁二爷。这不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吗?”

“有理。”常伏霖笑容加深。

玉珠又道:“但也是她与四妹夫不离不弃,才有这样好的因果。如今你虽不如四妹夫,”吐一吐舌头,也是一个憨笑:“你别生气,在我心里,你可是最好的。”

这个动作也娇憨不改,那常伏霖没有注意。他的心,瞬间就让滑开,出现眼前的是玉珠正在说的袁训。那个一如平时般沉稳的四妹夫,这次相见,却更如云月般熠熠出尘。

他出尘的不是风度气度,而是对孩子们的循循关心,孩子们对他的怡怡依恋。

“你生气了?”玉珠见他只顾呆着不说话,给他一个赔不是的神情。

“没有,”常伏霖回神,见妻子含羞中饱含深情:“我陪你到任上去,虽成不了宝珠那样的,但你中馈上不能没有人,再来,女儿不能再不约束。你看加寿多出色,二妹多得体,加福多沉稳。好孩子不能比,但言谈举止上有分寸,将来去看表姐,也不辱没表姐是不是?”

月光透过窗棂,把窗格浅浅的映在玉珠面上。把她的心思也如窗格般,一格一格的分开,一下一下的明明白白。

这一回和宝珠相见,玉珠有自己不如宝珠的心。但她不是自惭形秽,而是由宝珠身上看出来珠玉的一点,宝珠和四妹夫不离不弃,想着法子照顾他。

四妹夫怎么能对宝珠不好呢?

心怀娘家的太后怎么能对宝珠不好呢?

玉珠不攀比,但她想到,她也深爱她的丈夫。伏霖公子也是才名儿和容貌俱全,体贴而又夫妻相得。玉珠怎么能不跟去呢?

宝珠在追随四妹夫去山西的时候,她也许知道太后是亲戚,但她知道她能大败苏赫,四妹夫能将军名震吗?

夫妻相守,本不应该等对方出了名儿,才干显露。既然认定是他,认定是她,一船同渡本是应当。

又想到一些人,让玉珠并不赞同。那是时下的一些姑娘们,根深蒂固的认为对方应该对她好,她可以什么都不做。

又想到一些男人,根深蒂固的认为妇人应该怎样,他做什么都可以。

自幼儿养成的清高,让玉珠不是这样想。心静眼明,不难看出宝珠肯为四妹夫远走边城,四妹夫对宝珠无从二心。

一环和一扣,对上的也只能是一环另一扣。看不懂的人还有三言和两语,也就难怪。因为她不是那一环和一扣。

秋波盈盈的转,玉珠对丈夫解释到这里,自觉得差不多:“就是这样,你得带上我和女儿,不能再推开女儿给四妹,更不能丢下我。玩乐虽好,你却更重,女儿更重。”

闻言,常伏霖眸子深邃更重。

夫妻们不带孩子,只这一点儿省下许多空闲。春夜赏花,夏夜纳凉,秋夜观月,冬夜围炉,夜话是常事情。

但今天说的话,夫妻们都让撼动。来自妻子的深情,和对女儿的关心,让常伏霖暖融融的如在温泉中,一家人的心更坚定他对自己的决定。

他也有一番话,也撼动玉珠的心。

“玉珠,”嗓音有些沙哑。

“不愧咱们是夫妻,你想了这么多,我也想了很多。”

玉珠睁大黑宝石般的眼眸。

“我当然想你跟我相伴,跟我到任上去。但我不能耽误你,更不能女儿好孩子。”

这个开场白,让玉珠懵懂:“我们不跟去,才是耽误吧?”

“今天下午的事情,我对你说一遍吧……”常伏霖说过,动容道:“你和我,都认为女儿失了教导,但她除去跟胖小爷和正经吵闹,在外面分寸不失。”

玉珠自然喜欢:“这就好,”

“这是曾祖母之功,这是袁家之功。也见得你我的担心,全是白担心。而你我有担心,也见得你我有看不到的地方。”

文人大多无端有傲气,书呆出身的常伏霖也是如此。但今天他郑重的垂了垂面容,好似为过去的傲气而自愧。

“女儿才五岁,五岁的孩子不守天性,唯唯诺诺跟个老人似的,那就不叫五岁孩子。咱们的父母心,是盼她成小大人,这就失了天性。把女儿接到任上,你管着,我骂着,她哭着,有什么意思?再说你看过她的字,周正,不失你我的家风,这是跟着哥哥姐姐们,才肯用心。带她走,才是耽误她。而你,我更不能耽误。”

笑容如月光在常伏霖面上漫开,表面上看带着不经意,但常伏霖眸子里深刻着满满的肃然。

“跟四妹去,好山好水的玩。我不能耽误你赏景。跟四妹去,能陪女儿。如你所说,我们不能耽误女儿,不能再不陪她。”

脑海里,出现好孩子双手盖住的小额头,让常伏霖笑容更加明楚:“山水可以喻义,孩子身上也许能看懂什么。”

玉珠张张嘴,她的本心还是夫妻守着,但找不出话驳回,又有漫山遍野,水漫金山寺般的暖流涌向全身,让她最后什么也没有说。

伸出一只手,和丈夫握住。指尖微颤着,似在诉说她的不想抛下丈夫,也舍不得女儿。

天地间的情意,在这一刻绽放在夫妻们心中。虽然他们各自想的人,并不是只有对方。

有四妹夫,有四妹,有孩子们……两个人也不自觉的依偎到一处,都有此刻天长地久的念头。

如果没有人打搅的话。

…。

“砰砰砰,”好孩子回来敲门:“姨丈姨妈请父亲母亲去说话。”

…。

袁训房里,太子大学士和老王们都在。玉珠夫妻是最后一对进来坐下。萧战疑心大作,扫扫香姐儿一脸不打自招的笑,故意不看她,问岳父母:“叫我们来,是说为加福过生日吗?”

袁训暗自嘀咕这个小子除了搅和就是搅和,道:“生日推后,咱们去安国。”

萧战耸眉头,看样子要个解释。

“有位名医圣手邳老先生,他昨天刚回到安国他的医馆里,二妹受人所托前去见他。”

萧战对这解释还是疑问:“小古怪见他作什么?她一天跟加福抢十八回点心,她这辈子也不是生病的命。”

这话多中听,这辈子也不生病。但前面一句呢?香姐儿才不忍:“是你跟我一天抢十八回,我和加福才不。”

“那你去见他作什么?”萧战起身转个圈子,把房里的人全捎带进来:“为你一个人占上几天功夫,你得让我们全明白。老实招供,为什么去?见名医圣手?你想私放什么好药?”

萧战的黑脸可以滴水。

执瑜执璞虽然不明白,也无奈:“二妹对他实说了吧,头痛。”

香姐儿扁扁嘴儿:“我只告诉加福,战哥你捂起耳朵。”萧战一昂脑袋,猖狂地道:“休想!”衣角一紧,又让元皓揪住。

表姐的贴心胖孩子,收拾表哥从来有一手。脸儿更黑:“蹲下!”萧战老实蹲下,元皓把他耳朵捂上。

小胖手还挺管用,萧战觉得听东西是不太清楚。坏笑道:“幸好表弟不揪我耳朵,他不知道,我最怕的就是揪耳朵。”

元皓改个姿势,把表哥两个耳朵揪住。

香姐儿装没看到,也不是真的不让萧战听。香姐儿道:“邳先生是章太医的师傅之一,他有位女弟子会针灸。章太医帮我写信,本来春天就要见他,是爹爹说安排行程。这不,离得近,我去学针灸,路上有人头疼脑热的,我可以帮帮。”

萧战把元皓往怀里一抱,元皓依然还能揪住他耳朵,萧战站起,对香姐儿一脸的诚恳:“小古怪,既然是这样,有些话,我不得不告诉你。本来,还想瞒你的。”

香姐儿纳闷:“今天你老实,你说吧。”

萧战认真的道:“你呀,从小又憨厚,又实在,心眼儿里没有多的心思,要说你的人,实在是好的没话说,别人说一句,你认成三句。”

香姐儿求救的看着加福:“他今天疯了不成?”

“小古怪,你就别学了吧,让给加福学,加福比你心眼儿多,等加福学会,慢慢的教你。”萧战说到最后,坏笑到底没有忍住,灿烂了一脸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今天有些忙,就要出门了,错别字如果明显的,回来再改哈。

……

出行这几章,哈,仔写得开心。看到亲爱的们也看得开心,好。

……

北京雾霾啊,印刷厂受影响。呃,仔书赶快上架赶快上架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