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六章,元皓是姑娘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山不转水转的,并不只有仇恨。潺潺涓流的好人和好心地,遇到的应该更多。

就像此时,这位令得别人慕名前来的名医,他一丝不苟的向香姐儿致以敬意,他认承的也只是香姐儿曾做过的好事情。

香姐儿在这举动之下,涨红了脸,不知所措上来。

“我没有做什么,就是……”香姐儿喃喃。

邳先生又下了第二礼:“禄二爷客气,容邳某为天下所有诚心行医的人,再向禄二爷道声谢。二爷虽然还不是医门中人,但仁心仁术已走遍天下。医者,就应该是这样的心。”

“呃,主要是章太医吩咐,主要是我家许多人手帮忙,京中诸名媛解囊相助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。”香姐儿稳住自己,谈吐上恢复落落。

如实的谈论疫病的差使,是大姐出面,京中众闺阁女捐助许多银两。是家中二位伯娘谢氏石氏,还有书慧表姐,凝念表姐为之奔走。

“还有太上皇太后,和皇上皇后,不然搬不动章太医时时出城。”香姐儿还是很喜欢,但愈发把别人的好处说得点滴俱在。

邳先生毫不掩饰对她的喜欢,笑道:“敢问禄二爷芳龄?”

“我九岁了。”香姐儿喜笑颜开,显然这个年纪让她觉得美好。但她美好的原因是什么呢:“去年我还跟加福一个年纪,”加福闻言笑眯眯。

“明年我就跟哥哥一样年纪。”执瑜执璞闻言笑眯眯。

“等到大后年,我就是大姐今年的年纪。”

加寿闻言笑眯眯:“二妹,你跟我今年一般儿大的时候,出落的就更好。”

“谢谢大姐,我们家里呀,大姐最好,三妹最好,战哥儿最不好。”香姐儿笑盈盈。

萧战粗声大气:“不要你说我。”一个白眼儿过来,加寿帮着二妹,姐妹两个白眼儿还过来。加福笑眯眯。

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让邳先生看得大乐,第三个白眼儿过来,元皓原本在中间,这个时候挤出来,胖身子站到香姐儿身边,扯住香姐儿手,拍拍胖胸脯:“还有我,我生得好。”

镇南老王开怀大笑:“哈哈,哪里也少不了你。”

胖元皓是一看就伶俐可爱的孩子,邳先生对他眨眨眼。适才香姐儿已介绍过这是表弟,忠毅侯的亲戚又全是富贵中人,邳先生明智的不过问这胖孩子身份,知道贵人出行对他也没有过多好处,和香姐儿回到正题。

他还有第三拜呢,潇洒又是一个躬身,邳先生笑道:“这一礼为我昨天撵走你们的家人,为我上午撵走这位小爷,”萧战忙挤出来,露脸儿的事情,战哥从来要占先:“是我是我。”

邳先生对他笑笑,眸光重回到香姐儿身上:“为我没能早接待禄二爷,致歉吧。”

香姐儿更加的冷静,欠下身子,虽然是男装,但根深蒂固的是姑娘礼节,拜下三拜:“多谢先生夸赞,实不敢当。还要多谢先生,”到这个时候还用细问邳先生他答应或者不答应吗?香姐儿只凝神对他笑意盎然望上一望,就心中有底气,开心地道:“谢先生答应教我。”

“娟娘,”邳先生往里面唤人。

“先生且慢,我还有话要说。”香姐儿叫住他。

邳先生就等待着,香姐儿目光在大姐三妹等跟出来的女眷面上流连过,别说姐妹们是相亲相爱的,母亲是可敬的,姨妈是母亲的亲戚,就是梅英和红花,也是家中可以信赖的人。

香姐儿主意已定,燕子呢喃般难以出口似的神态,但话语清晰有力:“我们来学的不是一个人,针灸要认穴位,女师傅难寻。一家人陪着我过来,母亲、姨妈和姐妹们学一学,可以自医防疾。梅英姑姑和红花姑姑,奶妈们学上一学,可以侍候曾祖母、祖母和母亲。”

对自己的奶妈一瞥:“奶妈有个天气干燥就咳的病根儿,”

她的奶妈红了眼圈,劝她道:“好姑娘,我奶你一场,你心里有我,这辈子足了。这是难得的机会,咱们别为难医生吧,难为他认得你,肯教你,就夫人和姨太太,姑娘们学学吧。”梅英和红花也是这样说。

好孩子小心而无声的走到香姐儿身边,握住她的衣角,又欢喜又为二表姐的慷慨而骄傲自豪,又似这样就紧跟表姐。

她的父母亲,玉珠夫妻自从发现女儿不是他们想像中的自高自大以后,又出门在外,视线时常在她身上。见她那很好学的小模样儿,玉珠嘴角往上勾着,笑得也有骄傲自豪出来。

这个孩子,是她的亲生好女儿。

随后,玉珠意识到香姐儿说话的意思,鉴于邳先生名头儿太大,从进到这城里和见到他以后,行为举止也证实这位先生不是虚名声,得到香姐儿提名的玉珠狠狠的激动了。

香姐儿能想到姨妈,姨妈更要想到香姐儿才是。玉珠也走出来,对香姐儿轻轻地笑:“二妹,不要为难邳先生,让你母亲带着姐妹们陪着你好好的学吧,侥幸的好孩子能带上,那是万千之喜。”

五岁的好孩子听得懂这话,难得的附合母亲一回,点动小脑袋:“嗯,表姐带上我真好。”

香姐儿对她们妙目流盼,却没有回话。只对着邳先生希冀的望去,轻声对他道:“先生,我们来的是一家子人。”

邳先生打量这一家子人,有高有低有老有少,但人人身上拥有相似的一种东西——说不出来的和谐。把他们包围成百看百顺眼的一个整体。

哪怕他们之间的身份不对等,但就是握一把干将莫邪,也不能分开。

邳先生把这个难题交给身后的人:“娟娘,教的人是你,你看呢?”

大家这才看到不知何时,有个青衣妇人站在一旁。娟娘对香姐儿也是格外亲切:“既然这是禄二爷,她的家人也必然不凡。天下得病的人有多多少,能及时得到医治是行善的事情。一个人也是教,十个人也是教,不过人过于的多,指点难免疏忽。而且禄二爷您莫怪,您那信上言明只学三天,我也只能教您三天。”

香姐儿喜动颜色:“三天就很好,您教我认穴位,下针的事情,章太医说他教我。”

娟娘抿唇微笑:“就是这样,认穴位才是主要的。下针及病人愈后,男医生处也可以问得。”抬起脸儿,默默的应该点一遍人数,重新道:“夫人小姐们跟我学三天,这三天里吃住全在我这后院子里。奶妈和管家娘子们,最后一天来学些养生的法子,也就是了。不然,我也教不过来。”

大家一起大喜,纷纷道:“就是这样。”

梅英红花想能学一点儿皮毛,不说侍候差使,自家先是有用的。奶妈们能奶姑娘,亦是千挑万选的忠心人。想着会上一星半点的,跟着寿姑娘在宫里可挡风雨,跟着禄二爷可以再当治病差使,跟着加福姑娘出兵放马,可抵一个军医使用。

在大宅门里,多一手儿医术有用的地方不少,玉珠兴奋的红了面容。宝珠却牵挂丈夫,对女儿们道:“母亲跟你们去了却是好,但爹爹和一家人的饮食怎么办?”

背后让轻轻一推,袁训小声先道:“多陪陪吧,还能陪几年。”再略提嗓音,拿出当丈夫的吩咐口吻:“孩子们要你去,就去吧。”

梁山老王随后笑道:“我们吃酒楼,这里到处药膳,我早就犯馋了。”镇南老王也笑道:“多少好小吃,我早就想吃上一回。夫人且去吧,这样我们路上也多一个医生,这该多好。”

宝珠从袁训说话就听了进去,女儿们加寿十二岁,香姐儿九岁,加福八岁,说一声成亲,几年光景眨眼儿过去,从此不在父母身边。宝珠不再多说,谢过老王,女儿们欢声中,宝珠让孩子们簇拥起来。

这一个也不能少的场面,让娟娘也有瞬间的失神。但很快她回过神,提醒道:“今儿虽晚也可以开课,请搬来铺盖,或者用我们的铺盖?倒是干净。”

梅英红花和奶妈们今天不学,齐声道:“我们这就去搬来,请夫人姑娘们先行进去吧。”

袁训对孩子们叮咛几句,和老王等人告辞出去。“元皓,祖父带你找好吃的去,”镇南老王招手。

元皓瞪大眼睛,往加寿后面一躲,只有声音出来:“元皓是姑娘。”

大家一怔,随后邳先生也爆笑出声。元皓的嘟囔小嗓音怕祖父听不到,让它尖尖的穿透大笑声。

“只有姐姐们才能学对不对?元皓今天是姐姐们。”元皓又往宝珠后面躲避。

娟娘忍住笑:“你不能学,”

“扑通,”元皓往地上一坐,胖面颊起劲儿的挤巴着,随时可以哭出来。

娟娘要说的话噎回去,看出来这个小爷不是好缠的,门外他的祖父都不是立即拿出法子,娟娘眼珠子一转,有了一个主意:“那好吧,你也留下。”

元皓一骨碌儿爬起来,利落的跟刚才往地上堆一样。

韩正经不无后悔,对祖父道:“我也想留下。”文章老侯兄弟一起笑劝:“这件事儿不能学,这十足是淘气。”把韩正经带走。

小六让父亲抱上,对苏似玉老气横秋:“我走了,你好好的学,不要丢我的人,要知道我的人是要紧的,”

苏似玉把个后背给他。小六小脸色放下来:“其实我想说,总算不用照顾你睡觉,我可以跟爹爹睡了。”

苏似玉想想自己不明白到底谁照顾谁睡觉,走开不理他。

娟娘叫出两个小丫头,把宝珠一行请进一间静室。地上铺满软垫,里面也温暖过人。

“地下笼炭火,夫人姑娘们请随意坐,不会受凉。”娟娘说着,走到最前排一块锦垫上,面对众人站好,笑道:“咱们这就开始,先自己学着点几个穴位。”

大家学她的模样,在锦垫上坐下,元皓也乖乖坐下。

“先是这里,”娟娘点自己身上。大家跟着点。

“再是这里,”大家跟着点。

不到一刻钟,哈欠连天出来,情不自禁往锦垫上一歪,一个接一个睡过去不说,元皓是呼呼的最响。

奶妈们虽然最后一天学,但一半儿帮着运铺盖,一半儿在外面侍候。见娟娘跟个丫头颦眉抬出小王爷,说着:“忒重的小爷,”把他交给奶妈:“请送回去吧,我从不教男孩子。”

返身回来,点一枝子香,没一会儿,宝珠等醒过来。娟娘说了元皓不在的话,大家对娟娘更生敬服的心,听得都很认真。

当晚,就睡在这里。而客栈里,镇南老王也对着胖孙子搓手欢喜,总算把胖孙子弄到身边睡一晚,老王把个孙子睡姿左看右看,跟看名画似的欣赏的没个够。

床前,摆上好点心,好果子,小孩子喝的水,预备着元皓半夜睡来哭闹时给他。

但娟娘的揉按穴位很有效果,元皓这一夜睡得很是香甜。

……

上午,大家来到静室,娟娘解了自己衣裳,把身前的穴位指给大家看。加寿想到表弟不由得窃笑,这种教法,表弟虽小也是不能留下来。

刚想到这里,外面丫头回话:“昨天的胖小爷又来了。”在丫头说话的后面,是元皓气呼呼的嗓音:“谁把我抱回去的,我要见加寿姐姐,加寿姐姐!”

大家慌手慌脚穿衣裳,元皓把门拍得啪啪响,好容易门开了,元皓放声大哭:“哇哇,我要学,我也要学,我可以当姑娘!”一头钻到加寿怀里哭哭泣泣。

把加寿心疼的不行,搂着表弟坐到同一块锦垫上,对娟娘歉意的使着眼色,让她等上一会儿。娟娘比划着昨天的穴位,也使个眼色过来。

表弟是心爱,他要依恋自己,加寿觉得下不去手。踌躇的时候,萧战的粗嗓音从门外也过来,萧战大呼小叫:“谁敢拦我,我也要进去,我也要进去,”

元皓把眼泪一抹,精神抖擞的跳起来,忘记自己刚让拦在门外,元皓豪气高涨:“我去拦下表哥!”

加寿松一口气:“幸好有元皓在是不是?”

“是。”元皓回答的很大气。

这是个小院,院门外,守门的丫头掩面在笑,倒没有在拦萧战。萧战是原地自己蹦跳,韩正经也在他旁边帮腔:“我也要去,别拦我。”

正蹦着,见胖孩子跑出来,往门上一站威风凛凛,张开手臂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:“不许进来,你们不是姑娘!”

“我要进,”萧战作势要往左边走,元皓格格笑着跑到左边拦住他。韩正经出来的时候得到过交待,把胖孩子哄在门外面不许进去一步,韩正经就装着从右边进,元皓又到右边去拦他。

左一拦右一拦,很快跟夏天一样满头大汗,元皓的笑声也越来越大,韩正经听上去也极是开心。

战表哥是个好表哥,就是从来不按正常法子关心。他喘一口气:“累了,休战,吃点儿喝点儿再来比试。”

元皓和韩正经一起答应,元皓正要让奶妈取果子来。见表哥对街上看:“那边有家好酒楼,又有好菜又有好点心,吃过再来见个高低怎么样?”

元皓和韩正经就跟他去了,定下的包间里,两个大桌子坐着袁训一行。见到元皓没有一点儿忧愁的过来,吃喝也很上心。镇南老王对外孙投去赞赏的眼光。

饭后,萧战又提议:“睡一会儿才有精神赢你们,你们睡不睡?”眼睛看的其实只是表弟。

元皓跑一上午没有停,吃得暖饱睡意已经上来。他打个哈欠,口齿缠绵地说好,见面前战表哥扭个身子,背对着自己蹲下来。元皓乐不可支:“好呀好呀,”伏到萧战背上,萧战一路把他背到客栈,元皓明明看到是客栈,也没有吵闹。

睡一大觉起来,萧战真又约元皓和韩正经去玩守门战役,三个人玩到晚上回来用晚饭,晚饭后元皓乖乖在客栈里入睡,睡前是表哥说的故事,问上一声加寿姐姐好不好,淘气小王爷难得的在没有加寿姐姐和别的姐姐们在的时候,甜甜进入梦乡。

两个好看的酒涡在他一左一右的面颊上,盛满的不是姐姐们的疼爱,就是哥哥的关心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动,看到亲爱的关心。鞠躬感谢大家。

过年,真的是忙,想来不是仔一个人。祝亲爱的们都有合理休息,这个年准备充分。

么么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