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九章,元皓都懂的道理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战哥是个没有借口,也能找出借口占兄弟姐妹上风的孩子。今天是加福的生日,萧战在表弟面前蒙骗金叶子,又想压住兄弟姐妹们,又要分一杯太上皇对表弟的宠爱,不会有人认为奇怪。

香姐儿甚至道:“这才是你的本性,你的为人,你的……”格格笑着快要说不下去。

萧战也笑话她:“小古怪,你又来露脸了,这会儿我眼里可没有你。”眼角斜一斜加寿。

香姐儿恍然大悟:“大姐,战哥针对的是你。”

“针对这话多难听,”萧战坏坏地笑着:“我们今天过生日,我们就要在今天跟表弟的加寿姐姐比一比,”

香姐儿笑盈盈:“原来,还有要争表弟的宠爱这一份儿意思。”

“加福今天过生日。”萧战义正辞严:“加福满心里最疼表弟,但加福又学功课又学功夫又要摆阵势又要…。”

禇大路撇嘴:“哎哟喂,你就明说吧,不用绕这么多的弯子。”

“你们两个!”萧战先指指香姐儿,再指指加寿,拿出斥责的口吻:“比加福闲,所以在表弟眼里,看似你们最疼他,其实呢,最疼表弟的是加福。”

元皓胖脑袋左看看,右看看,有点儿小晕乎。

下一刻,表哥黑脸蛋子到了面前,萧战笑得阿谀:“表弟,现在你应该分辨屈直,”

加寿忍无可忍:“这里面有屈和直吗?二妹三妹不都是我的妹妹。”

萧战不理他,继续说服表弟:“一年三百六十天,两百九十九天,表弟你尽情的分给无赖二表姐,强占大表姐也罢,”

太子再次大笑,无赖二表姐和强占大表姐白眼儿。

“就福表姐生日这一天,得让福表姐一回是不是?”

元皓稀里糊涂点点脑袋。

萧战摊开双手:“多给几片金叶子吧。”

“真意又出来了。”执瑜执璞再次大笑。

元皓想了想,说了声好,对祖父道:“元皓要金子包袱。”镇南老王取来给他。萧战这个表哥从来是搅和的,又有主意:“嘿嘿,两包一模一样吗?福表姐生日,打开来看一眼,哪一包子好,就要哪一包。”

元皓居然也打开了,见让萧战说中。

头一包袱,是元皓出京的时候太上皇给的,当时匆忙的取一包袱,金叶子成色没话说,但式样就说不上好看。

第二包袱呢,是元皓说请客,太上皇想到外孙有许多临时小知己,难道不给个赏钱什么的。他的外孙身份高贵,一般的赏钱怎么拿得出手?

特意让铸的金叶子,模具打得好,片片脉络清楚,边缘也整齐,每一片虽不敢说是艺术品,却足可赏玩。

这不是薄薄的金子,类似叶子。这真的是黄金打成的叶子。

萧战乐了:“就要这个,”给表弟又是大大的笑脸儿:“先给福表姐,多给福表姐,余下的以后也多给福表姐买东西。”

元皓说一声好,分的时候却有主张。福表姐生日不是吗?还有战表哥跟个烦人的蚊子似的嗡嗡嗡,头一片送给加福,元皓开开心心:“给表姐庆生日。”

加福接过谢过表弟。

第二片给韩正经:“庆生日。”韩正经接过,文章老侯二兄弟跟他一起道谢。

好孩子眼巴巴,她也算过生日是不是?但见第三片给了小红,小红欢喜异常:“胖小爷当我也是姑娘们呢。”

小红虽然不是奴才身份,但也知道自己跟家里的小爷姑娘不能相比。她能有一片,把胖小爷感激的不行。

大家都等着第四片给好孩子时,见到元皓一手拎一片出来。萧战急了:“不能比福表姐多。”

元皓不理他,把左手的放到左眼睛前面,把右手的放到右眼睛前面,嘟囔着:“哪一片小呢?”

好孩子气的小脸儿雪白:“我不要了!”

“你只给我两块月饼,我怎么够吃?我只能给你一片小小的,最小的,”元皓继续打量。

萧战“好心”提醒他:“你把另一包袱里不好看的给她一片就是。”

元皓一本正经:“她会哭的,哭起来很难看。”

好孩子竭力的挤出笑容,又嚷道:“我跟着姨妈姨丈,天天喜欢,我才不哭!”

“给你这片。”元皓终于比划完,心不甘情不愿的送过来一片。好孩子怒目,看样子想说不要。玉珠对女儿怒目,常伏霖接过来,谢过小王爷。

接下来,元皓给的就很快:“大表哥一片,二表哥一片,加寿姐姐一片,太子哥哥一片,”

太子失笑:“还有我的?”想想元皓心里有自己,太子欣然接过,转手给了加寿。

“舅母一片。”元皓送给宝珠:“舅母做点心辛苦,也给舅母。”

这是小孩子一片心意,宝珠嫣然接过。

“称心姐姐,如意姐姐,战表哥,算了。”

萧战的手接个空,闪得很想一个踉跄,但功夫不错,没有这么容易就摔,萧战老实站着,原地对表弟使眼色。

见小胖手把金叶子再次放到加福面前,萧战乐了:“表弟你最有道理。”

元皓摇头晃脑继续分:“二表姐一个……加福姐姐又一片,加寿姐姐又一片,战表哥,算了,”又给了加福。

这样一来,太子的给了加寿,萧战的给了加福,加寿和加福面前一样多。

给过三巡,小王爷不肯再给。只再取出一片,送给加寿:“加寿姐姐又一片。”小胖手装模作样的开始扎包袱。

萧战瞅瞅不对:“咳咳,表弟,加福姐姐少一片。”

元皓眨着眼睛:“谁也不能大过加寿姐姐,对不对?”

袁训放声大笑,他坐得离元皓远,但探长手臂把元皓胖脑袋揉一揉,夸道:“元皓大懂事了。”

元皓一夸就得瑟,脑袋摇得更厉害,更是振振有词:“太后就是这样说的,凭她是什么样的诰命,不能大过加寿姐姐。母亲是这样说的,只有加寿姐姐是委屈不得的。就是这样子。”

镇南老王和梁山老王也点头道:“这话很是。”太子更是道:“元皓真的是很懂道理,分得很清楚。”

加寿把表弟抱到怀里,元皓把胖脑袋往姐姐怀里一扎,眼神儿正好斜了。毫不客气的,这一段挑衅的小眼神儿送给萧战。

萧战自然不会说什么,但张大学士却又心伤一回。小王爷也好,附合的人也好,他们的话似对大学士又一次鞭挞,血肉横飞抽在大学士心上。

这一顿饭,萧战还要为加福和表弟争个不停,他们的欢乐也就由此而来。而大学士吃得食不甘味,脑海里还是混乱不停。

但好在下午重新起程,快马急驰算对大学士的安慰,张大学士慢慢的恢复平静。

袁训掌控行程,有的时候检查后面有没有跟踪,很简单的路可能绕上好几天。但这一回就是去见林允文,走的全是官道,没有几天的功夫,见一座城池出现面前。

袁训吁一口气,对关安道:“知会一声,都把软甲穿上。”关安往各车里说上一声再回来,摩拳擦掌的有了兴奋:“好久没动筋骨,总算可以打上一回。野店那一回,我可没怎么打。”

“咱们到这里,为的就是打架。”袁训也有浑身轻快之感,耳后更是出来两个嗓音,执瑜执璞也是兴奋莫明:“爹爹,这一回还是给我们指挥吧?”

“行啊,我给你们当将军。”袁训一口答应。执瑜执璞拨马就去找萧战和加福,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。

行走在街道上的时候,张大学士的心更安定下来。不管他对加寿的事情有懊恼有后悔,现在摆在他面前的,就是赶紧寻到门生,把信送回京里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正写着呢,没有原因的肚子痛,瞬间就痛不可当。去洗手间把午饭全吐了,说也奇怪,不到一刻钟就好。除了觉得寒凉以外,再没有痛的感觉。一个下午就折腾怎么再吃一顿去了,没法再写下去。

盼望冬天赶快过去。么么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