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二章,让盔甲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两个衣着不整的男孩子站到女儿面前,玉珠夫妻却全无反应,只是发蒙。

听的人全明白过来,袁训凑近宝珠:“拟信,让京里送出他们的盔甲。”宝珠说知道:“笔墨都收起来,等一得闲儿能写字,我就写。”

袁训直到今天以前,还真的没有为玉珠一家制盔甲的想法。

常伏霖让玉珠母女跟上这一行,但宝珠由已推人,认为一家人团聚更好,直到昨天,宝珠还在劝玉珠,倒不是不想带上母女们。

从萧战开始,到韩正经,到元皓,都因为袁家玩的孩子多,又自由拘束上少,呆在袁家吃住他们不想家。

但宝珠得反思下,把别人家的孩子心系得在自家身上,虽然从不是有意的,也因此内心欣喜自家的好,但能让他们一家人团团圆圆,理当去做。

既然玉珠母女不见得上路,宝珠就没有去信京中说盔甲的事情。好孩子的衣裳东西,也还是占用苏似玉的。

孩子们衣物全是用一季,长高就丢下来。袁家虽然豪富,也不主张铺张浪费。

但在看到元皓和韩正经的热闹行为后,袁训动了心叮嘱宝珠,宝珠也动了心,为了孩子们你怜我护的小心思,浪费一件小盔甲是值得的。这点儿情意,远非钱可以比拟。

夫妻们对着又蹦又跳的元皓和韩正经含笑,别的人也含笑,只有胖孩子奶妈和文章老侯着急。

“闪了风不是玩的,快穿好吧。”奶妈搅尽脑汁想话哄劝,试图把小王爷搂在怀里强行穿好。

元皓胖身子灵便,一闪就躲过去,带着奶妈在房里兜个圈子,又回到好孩子面前跳脚。

他跳一下,半边拖的衣裳摇几摇,胖面颊抖几抖,尖叫几声:“穿我的,我的盔甲最好。”

好孩子泪眼汪汪,不过这一回是感动出来的泪水,好孩子呜咽:“那你怎么办?”

元皓回身小胖手招展:“我有加寿姐姐护着,我有战表哥护着,我有祖父护着。”

镇南老王本打算说让孙子穿好衣裳的话抛到脑后,连连点头:“是也,祖父会护着你的。”

说上这几句话,奶妈把胖孩子抓在手里。但还有一个韩正经跳过来。老侯在进房后知道孙子是让给表妹穿,已经不拦他,只是想给他用衣襟挡挡风。韩正经摇头晃脑,把半个没脱下来的身子给好孩子:“你帮我拽下就下来了。”

好孩子泪眼涟涟:“那你怎么办?”

韩正经夸张在胸前一拍:“我有表哥护着我。”

执瑜执璞连连点头:“就是这话。”但表哥们比祖父回神快,执瑜即刻笑道:“正经你还是先穿好,仔细别受凉,再说让盔甲的事情。”

执璞跟着笑道:“等把话说好,换个暖和屋子关门闭户,你再解下来不迟。”

镇南老王也恢复清醒,笑道:“是啊,你们友爱真好,不过,先穿好护好自己再说这事。”

韩正经是三个人里相对听话的孩子,见表哥和老王都这样说,他自己没本事穿回去,扭身让祖父帮忙穿好衣裳。

元皓也让奶妈强行穿好,头一个蹦到舅舅面前,嚷道:“舅舅,好孩子没有盔甲,我愿意给她。”

说到这里很得体,但一时兴奋,又出来几句:“她最没用,她不会打架,受伤就要吃药,大家要陪着她,加寿姐姐也要多看她,多不好。”

这怎么听也是贬低好孩子,但好孩子的父亲常伏霖头一个“扑哧”一声,他先乐了。随即赞叹:“小王爷想的周到,小王爷心地最好。”

胖孩子回他一个大大笑容,跟好孩子的黑脸儿碰到一起,不甘示弱的同时伸伸脑袋,虚虚的顶个牛儿分开。

胖孩子这般瞧不起人,如果不是母亲拽着,好孩子早就跳出去。但母亲玉珠紧紧握着她,在她耳边道:“小王爷说的是实话,你是不会打架,咱们和你父亲,是这里最没用的人,你父亲还当差,他有用,就你和我没用,不许还嘴,都把盔甲让给你,你还说得出来什么。”

好孩子只干气去了,小手一抹,刚才感动出来的泪水也一把擦掉。

韩正经又跳出来:“姨丈,胖孩子身份不一般,他得穿着,把我的给好孩子。”

镇南老王和梁山老王这一对地位尊贵的人一起乐了:“这孩子懂事。”就是太子也多看韩正经一眼,认为他分得尊卑,以后办事上不会糊涂。

好孩子心里好过的多,小嘴儿里嘀嘀咕咕:“这话还成体统。”玉珠正要取笑她,韩正经又多出来两句:“胖孩子最喜欢捣乱,他可不能没有盔甲防身。好孩子最喜欢同人拌嘴,她也不能没有盔甲防身。”

“谁说的!”胖孩子先站出来。

“你胡说!”好孩子觉得名誉受损,挣脱母亲出来。

两个人问到韩正经面上:“说,你什么意思,你最喜欢捣乱,你最爱同人拌嘴,”

韩正经后退几步:“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胖孩子顶出胖脑袋,好孩子如临大敌的扎起两只小手,两个小鹰要叼人模样出来。

“哈哈哈哈,正经上呀,别客气,”萧战大笑,带动房里一大片的笑声。袁训笑着叫住三个人:“到我面前来。”

元皓气呼呼:“我最听话!”先回到袁训身边,抱住袁训手臂,对着韩正经瞪眼睛:“舅舅是我的舅舅对不对?你离远点儿。”

韩正经还没有回话,好孩子气上来,走到袁训另一边儿,不敢抱袁训手臂,但同样忿忿:“姨丈是我的姨丈!”

韩正经机灵的去了宝珠身边,吐一吐舌头:“姨妈是我的。”三个人相看三瞪眼,刚才的和谐不翼而飞。

常伏霖笑得眼泪出来,当众对玉珠道:“我让你跟着四妹,你还不肯。你看看,如果你们跟着我,上哪儿能看到这样的好场景。”

大大方方的就此站起,对着袁训道:“四妹夫为官人品,我没有不佩服的。请带上我们家的这两个一起行走吧,虽然你三姐愚笨些,不如四妹心灵手巧。虽然好孩子不懂事些,不如小王爷和正经听话。我也知道我这样一说是占了便宜,但为了好孩子能长些见识,恕我厚些脸皮有此一求。”

说着,打了一躬。

袁训和宝珠起身还礼,好孩子还在寻思父亲这话好还是不好?让自己跟着表姐不离开,当然好。说自己不懂事,这话不好。

她还没有找出来,“哎,”胖孩子小声叫她:“说你不好,说我好。”胖孩子晃晃身子,有几分得瑟出来。

好孩子给他一个大鬼脸儿。

袁训请常伏霖回座,和宝珠坐下来。先叫过三个孩子:“元皓和正经不必让盔甲,好孩子没有穿过,就让给她也不习惯。”

元皓和韩正经又体贴上来:“那她可怎么办呢?她就不能当差了?”

袁训和蔼可亲:“跟出来的全算当差,”

“呼,”元皓吹风似的出一口长气,老气横秋:“这我就放心了,好孩子就不会让撵走。”

好孩子抓耳挠腮状:“你才让撵走呢。”

常伏霖对女儿板板面庞:“这话是担心你。”

韩正经小小出一口气,也是老气横秋:“我也放下心,好孩子不会让人打。”

好孩子又焦躁:“你才让人打。”

玉珠对女儿绷起脸儿:“表哥是关心你。”

好孩子赚得一大片的关心和体贴,还是生气的小脸儿。

有孩子们在永远严肃不了,袁训就在嘻嘻哈哈中安排事情。“大学士,”袁训得忍住笑。

张大学士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说正事的时候不肃穆,但别的人都在笑他没有办法阻止,早就一个人骨嘟着嘴。这模样儿有些可笑。

“您和常大人护着殿下,等到火起的时候,往东南方向去,有人接应。”

张大学士心想你总算肯说正事,压压火气说声好。

“二位老爷子,”

镇南老王和梁山老王精神抖擞。

“您二位带着家人,在西北方向,有人接应。”老王也说好。

“执瑜执璞,战哥儿,”

三个孩子笔直起身:“在!”

“你们往擂台上去,台下有人咳嗽为号的对手,打死勿论。”袁训说得云淡风轻,但总是人命,千钧般重。

三个孩子全听得懂,这打死勿论的人,将是对他们下死手的人。胖兄弟对萧战伸出手,萧战在上面击一掌,三个人大声道:“谁杀人多谁赢!”

“哗啦”,两个十岁,一个九岁的孩子们各推一把佩剑,傲气十足坐回去,这气势已是十足大将军。

“寿姐儿,你带着姨妈,妹妹弟弟们,跟着加福,听加福安排。”

“好。”一把子脆生生答应着。

文章老侯让安排给关安,袁训又看看宝珠,对妻子面上微一转眸,也就分开。宝珠轻轻的笑,算是对他的回答。

房外秋风更重,今天是晴天,秋阳也重起来。袁训率先起身,日光披洒在他身上,好似将军整好的战甲。他昂然:“咱们走了。”身后跟上的人,就是张大学士年迈,也纠纠有雄风之态。

……

打了几天的擂台,柳云若越来越不耐烦。他觉得这里不应该叫功夫之乡,几天里他就没有遇到厉害的。

他就没有去想,有些人不愿意跟孩子打,胜也不光彩,人家不登他上的擂台。

上来的全不如他,让柳云若恨的牙根儿痒,浑身到处不对劲儿。

按规矩,对战三个,他就得下去歇息。这是最后一个,柳云若格外珍惜。瞅着台底下大个儿的,看着粗壮的吼:“上来,你上来一个,”

倏地,平地一声雷似的嗓子,粗的跟谁家锣敲坏掉:“小子你别猖狂,爷爷我这就来教训你!”

袁训刚来到这里,对于这话听得耳朵一麻。他视线里刚找到的柳至、谷凡、章英、周均,全是耳朵一麻。

五个人都是一个心思,这话好生熟悉。再一想,这不是说话的这人他爹,当年的梁山小王爷最爱说的话。

应战的这个人,正是萧战。

柳至想起跟萧观的前仇旧恨,以前总让他当爷爷,后来又抢加福。柳至吼一声:“儿子揍他!”

柳云若早就气急败坏,不只是对萧战,还要加上一只鱼和一只兔子——刚在人堆里找到的这两个。

萧战跟一位先生于林过来,于林把萧战往上一扛,萧战纵身而上,“通”,粗壮身子砸得擂台巨响一声。

下面有人喝彩:“好,”

“看来功夫不错,这身子重的。”

也有人道:“小孩子就是要打小孩子才对。”

议论声中,萧战走近柳云若,捏捏拳头。柳云若叉起腰。

压低嗓音:“原来你们没有去山西!又来抢功!而且不回京夜巡!”

萧战冷笑:“我们去哪儿关你甚事!至于今天,我特地来教训你!”

沉腰坐马,一拳对着柳云若面门砸出去。柳云若一拧身子让开,就此一个扫堂腿,萧战也避开。

柳云若是个细腰身,看得出来他轻灵便利。但见到树桩子似的黑脸孩子也灵活的跟个云雀一样,台底下叫好声不断。

这几天里看不惯柳云若小小孩子在台上喊打的人,自己没本事不能上去教训柳云若,这就觉得解气,纠集几个人震天似的为萧战叫好:“新上去的那个,你是好样的,他是怂人。打怂他!”

萧战在拳脚的百忙之中乐了,抽个空闲回话:“信你的!你给爷爷大声叫好就行!”

那人傻眼:“这小子怎么回事儿?咱们给他叫好呢?他却当咱们爷爷?”

一气之下回道:“去你大爷……哎哟!”肩膀让人搭上一只手,跟压个山下来似的,半边身子稳不住立即沉下去。

半蹲身子的姿势回头望去,见一个男子呲牙咧嘴,于林挑起的眉头上全是威胁:“你大爷的,说话放清爽!”

那个人自认倒霉:“我这不是叫好呢?”

于很空闲的跟他拌几句:“我家小爷当你爷爷怎么了?”把个拳头亮一亮。

跟那个人一起来的人不答应:“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情?我们在给你家小爷叫好,他倒先骂人,你倒在台下打人?”

一旁有两个人往外面溜,挤着的时候还在窃窃私语:“这不是梁山王的儿子吗?他怎么也在这里?在京里夜巡天天看到他。快去对圣使说,这是条大鱼。”

没有几步就要挤出人堆时,见到台下忽然乱了。于林双手一使力气,把跟他争执的一个人举过头顶。

萧战在台上见到,长呼一声:“先生好啊!”

“砰!”柳云若趁机一拳打在萧战手臂上。萧战吃痛,身子微晃,但反应奇快,怒目中一矮身子,一肩头把柳云若撞得“噔噔”几步,一屁股坐倒以后,还滑出去多远。

两个人都痛不可当,但都不呼痛。一个站直,一个跳起来,摆好势子,相看两瞪眼中又游斗到一起。

“砰!”台下也有一声。于林把手中的人扔了出去,正砸中往外溜的两个人。有一个倒在地上再也没爬起来,另一个人忍着痛出了人群。于林对他后背大笑:“背着人说话不是好事儿,哈哈,看你跑得快,老爷我放你一马。”

转过脸儿,顺便给袁训一个眼色。袁训收到以后,瞅了瞅柳至,柳至看一眼谷凡,谷凡仰面对天,对着章英的位置:“啊嚏!”就是一个大喷嚏。章英啼笑皆非,心想我怎么和周均对个眼风呢?刚收一个大喷嚏,也得出去个新意。横眉白眼,逮谁不服谁似的,狠瞪了周均那个方向一眼。

周均看看人堆里,只有埋伏的人他可以瞪。但这些人也太冤枉了,何必瞪他们?

耳边听到身边的人不服地道:“那个人是怎么回事情?冲我们瞪什么眼睛?”原来是章英瞪过了头,把这一片全瞪进去。

周均微乐,把个脸儿一沉,手臂一举,吼一声:“打他去!”很快,有七、八人愿意同行,大家紧腰带卷袖子,对着章英就要过去。

这里摆武擂台,说一声打架很容易。安排上面,不但有衙役维持,还有会功夫的长者也在。见到嘈嘈的不对,过来几个长者呵斥半天,把周均等人压下来。

这个时候,林允文也赶到。袁训等人眼风打的不错,大家齐齐对林教主行注目礼,看着他跟着十几步子矫健的人出现在场外。

“嘿哟!下去吧!”最招眼的自然是擂台上两个孩子,他们在高处不是。

林允文收到消息来看梁山王的小王爷,还没有站住脚根,看的也是他们。

见萧战把柳云若逼到台角上,拳风忽然变了。迅雷群雷似的一拳紧似一拳,他身子粗壮又占足力量上的便宜,柳云若终于不敌,骂着:“混帐,你吃了什么比以前力气足”,让萧战撵下台去。

现在换成小王爷在台上大发狂言:“还有好汉吗?上来上来。”

这一个比柳云若还要横,台下不服气的人一片嘘声。但亲眼见到柳云若不弱都让他打下来,虽然这里面有黑脸孩子是新来的,柳云若打过两场的原因,但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台下没有人愿意上去。

萧战就更得瑟,而且叫得很动听:“表弟表弟,你在不在?快看看表哥威风。再记下来,说给表姐听听。”

表弟归加福指挥,加福不在这里,表弟自然也不在,小王爷不过是叫几声显摆,但把林允文气得眼冒金星。

这小子在陌生地面上,怎么还嚣张的跟在京里,他王府家门前似的的。

“果然是他!”林允文咬得牙齿有一声,对身边的人道:“这个也要杀,上去一个,让梁山王痛心去吧!”

有一个大汉答应下来,往台角儿上梯子走去。萧战在上面看得清楚,他是家传的有力气,但这个人也不差。大冷的天,别人不上台的不是夹衣裳,就是薄薄的袄子,再看这位,一件单衣裳,衣襟还敞开。

这样一看就是不怕冷的人,脑袋上还歪戴一顶旧帽子,这混混劲儿,跟京里为梁山王府效力的混混严大扫有得一拼。

萧战嘿嘿地笑了,主动的勾手指:“就你,给爷爷我上来,爷爷我要收拾你!”

大汉邪气的还一个坏笑回来,他身子笨重一样跳不上台,继续去往台角儿寻梯子。

刚到台角儿,见人群里出来一个人。他挤出来的势头,收不住似的,撞在大汉身上,这个人正是于林。

大汉浑然未觉,于林也试出他的力气有多少。掂量下小王爷一个人杀他不成问题,弯下身子大声:“咳咳咳……”惊天动地的巨咳起来。

萧战差点给于先生白眼儿,难道自己没早看见这是林允文的人吗?夜巡有份的萧战,对林允文的相貌有所了解。他又站在高外,林允文一到,萧战就先看见。

大汉是从林允文身后出来,萧战想我难道不知道吗?

但听台下,于先生还在:“咳咳咳……”小王爷皱起眉头,寻思下于先生是不是上了年纪得了咳喘,应该给他寻个医生拿几贴苦药吃吃。但再一想,于先生青春不过三十出去,四十不到的人不能算老。他是脑瓜子不灵,认为自己耳朵不好吗?

萧战晃晃他自认为从来聪明,也确实聪明的脑袋,打算于先生再咳下去就成捣乱的,让新晋的“庸医”小古怪给他开贴黄连吃吃也罢。

满锅黄连少放水,看他还乱咳?

他只想到这里就不能再想下去,高树桩子似的大汉已来到面前。台下寂静一片,监管擂台的长者也觉得不对。

他们商议着:“这不合适吧?比武是会友,不是杀人。这孩子怎么能是大汉的对手?”

有一个人走下他们观看的台子,往这边过来,打算阻止。

台上,萧战和大汉对峙着。

台下,又有一对人也对峙上。

林允文不怎么费事儿,就寻到忠毅侯。

要说忠毅侯为人出色,在人堆里第一眼看到他也有困难。但忠毅侯一直盯过来,林允文抬眼就找到。

用天雷动地火形容都不为过,两个人的眼睛会火山喷发似的,出来的不是火,就是雷霆阵阵。

林允文想想这个人全家坏自己事情不是一次两次,眸子由深转暗,由暗转狠。

袁训想这个人贪得无厌,先是借用女儿们的福名声,又串通奸细往自己书房偷东西。三百敌兵险些进京也与他有关。此人当诛!

袁训的眸光也越来越厉。

眼神对上不过一会儿,都有四面布下天罗地网的感觉。但他们认为的天罗地网,全是自己布置下来。

袁训已找到前太子党的兄弟们,又找到未来亲家一名柳至,小女婿柳云若。他知道这里安排即定,林允文又要把同党送上当一份儿大礼。

林允文是知道他在本乡苦心经营,大天教又在京里已过明路。石大人经过他的说服,不是去拿袁家这一行“强盗”,就是去仓库照管。

他到来以前,好巧不巧的,就在今天得到消息。说附近官员们到这里,是兵部代尚书荀川联合工部,查看京外军需仓库。据说工部不出来尚书也出来侍郎,荀侍郎更是亲身到此,要把忠毅侯在职时的安置重新核对。

这一听就是针对忠毅侯失势来的,林允文大放其心。听说梁山王府小王爷在这里,他安心的过来。

忠毅侯在此,那就更好。

只除了一点让林允文不安,那就是他跟在忠毅侯后面出京,匆忙中并不知道梁山王府的小王爷也出了京。

他现在发现自己有一点没有弄明白,就是忠毅侯一行出京的人,像是不止他们家?

如果不是萧战的人在这里,林允文虽然知道小王爷出了名的喜欢加福,也认为梁山王府不会明着支持忠毅侯,毕竟皇帝很生气。

他为自己这一点漏洞而懊恼着。

袁训则在想,宝珠这时候该安排好了。

…。

十里外是片田头,两匹骏马疾驰到这里停下。在前面的一个人左右打量,这是万大同。

“二爷,咱们到了。”

旁边的人从风帽下露出面容,明珠也似的眸子,这是袁二爷宝珠。

不等宝珠细看,有一个衣着破旧的男子,肮脏的斗篷遮着脸过来。万大同微提马缰,让马错开两步把宝珠挡到身后,宝珠已在微笑:“是田光。”

“二爷安好。”男子去了风帽,有风霜的面上露出惊喜,是袁家出京后,衙门里请长假随后离京的田光。

田光在马前拜倒,再见到宝珠喜悦的他不能自持。见到宝珠精神饱满,比出京的时候还要出色,更让他喜不自禁。

宝珠也笑吟吟,她是起用田光才到这里,但不是急得箭在弦上,先关切着他。

“你路上过得很苦?”那斗篷脏的跟洗过泥地似的。

田光跟袁二爷好些年,对二爷怜悯宽厚的性子深知于心。但听到这话,还是心头震动,恭恭敬敬地回道:“二爷请放心,您给我的公事银子足够,我行走上衣食丰足。扮成这样,是为了当差。”

虽然田光并不敢直视宝珠,宝珠也是个放下心的神色。对万大同使个眼色,万大同取出一张银票送过去:“二爷说你钱应该用完,这个你收下。”

田光接过看是一百两,对袁家来说不多,对田光来说,相当于他几个月的俸银。

田光颇有些虎目含泪的意思,躬身双手捧住:“二爷赐不敢辞,也不敢瞒二爷,我身上的还没有花完。再给一百两,可以用到明年。”

田光想着还是跟着二爷好,就迫不及待的要把消息呈上来。

“按二爷的吩咐,您出京后,我跟后面尾随到六月,没有人跟踪您,外面逛逛,七月里来到这里,这附近村庄信大天教的人,我已打听清楚。”

怀里取出一张纸,不好意思地道:“我天天摸爬滚打,这纸也脏,我念给二爷听。”

宝珠说好,田光念道:“小陈庄,十二人。小王庄,十人……这附近跟林允文有接触的,我掌握的已有这么多,一共三百二十三人。”

“他们都在擂台下面吗?”宝珠眸子炯炯。

田光不太明白:“二爷的意思是?”

宝珠坚定地道:“你能找来多少人,全找来,让他们来看擂台比武。”望着远处天际线,宝珠笑容慢慢展开:“林允文让侯爷引到擂台那里去了。”

田光大惊失色:“那就更不能去了,以我最近的观察,林允文在这一方地面上得人心,侯爷英勇,但几百个人,没必要去扛。”

宝珠抿唇而笑:“几百个人?他们是信大天教,还是信林允文呢?”

田光怔一怔,道:“自然是信大天教,林允文谁会信他?他是借大天教才笼络住人。”

“这就是了,”宝珠和万大同都是轻松面容,宝珠笑道:“京里的大天教主,奉旨出京了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么么亲爱的们,好想汇报下最近的身体和更新,但呃,也抽不出时间。希望今晚能有点儿时间。过年这时候,不忙的人举手,让忙的人打一顿吧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