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三章,真假教主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宝珠说过这话,悠然中带足胸有成竹。从她黑宝石般的眼眸中,可以看到一片新气象。

田光也就由衷的道:“这就太好了。贪婪的大天教主,怎么会是让局面安宁的大天教主对手?”

宝珠怔了怔,想到田光无意中说出事情的真相。林允文的本意就是为钱,为名声。那就收钱收名声也罢。他却不知足的还想落些国家的感激,当个世事的恩人。骨子里,不过就是为钱为名声。

这样的人他怎么能赢呢?宝珠也是这样想着,认真的吩咐田光:“一个时辰之内,把你能召集到的大天教众全叫到擂台下面去,你能吗?”

田光向前一揖,也很肃然:“二爷放心,林允文的手段我已经知道。一个时辰以内,我保证他们在擂台下面。”

……

擂台的下面,隔着拥挤喧闹的人群,好似隔遥遥潮水般,袁训和林允文还在对视。

袁训暗笑真是奇怪,自己平时并不说佛道的不是,怎么会和这样用个神佛就行走天下的人结成死对头。

林允文更是红着眼睛,坏在袁家手下的往事潮水般一件一件浮上来,让他不能镇定。

从在袁家后面出京,林允文就没有放过袁训的心。在这里见到,更是恶从心头起,杀心无限膨胀。飞快的心思也在脑海里掠过。

他想到自己在附近十里八乡的教众们,他想到自从屡屡受挫于京中,深深知道有能人在手的好处。夜巡的孩子们高人一等,不过是他们能打会战。在本地扎根似结交人,为的就是“能人”,这里遍地是会功夫的人。

他想到自己还有独特的联络方法——大火一起,火中带着他的印记,凡是看到的人都会过来。

但大多的教众还不算驯服,而且这些人要用在最后一击上面,这会儿,是不是把他们全招来呢?

“腾!”

有什么冲天而起。

擂台下面的人纷纷看过去,见到半空中可见一道烟雾,中间夹着些碎金字纸等东西冲天而起。没有见过的人不会认识,但教众们知道这是林允文的符纸,是他聚集教众用的。

起火的时候,纸张只会就地燃烧,飘到半空中也不会太高。但起火的时候有气浪,火堆架的高而中空,从最下面起火,升腾火光的时候,摆一个类似二踢脚但没有火药的东西,是可以投放到一定高度。

秋风乱卷,字符小而浮,在半空中四处游走。

林允文张口结舌,如果他没有记错,没有他的话,不能有人乱起火。但已经起了,台下面甚至有人说着哪里起火,要不要去救火,随时有乱的趋势。

别的他不顾上,先留在原地盯住袁训再说。又一想教众们全都到来,对他也是帮手。林允文反而阴狠的笑了笑,把手臂抱了起来,好一个好整以暇。

袁训想这个人大难临头还不自觉,空有神算之名。他喜欢对着自己看,侯爷想我陪你看到底。也把个手臂抱起,好生自在。

“好啊!”忽然起来的叫好声把两个人的眼光稍稍引到台上。见台上对战高个儿的萧战一猫身子,从高个儿的手底下钻过去,出现在他身后。

狠狠一记撞去,高个儿跌跌撞撞直到台边上才稳住身子。

一个孩子能把个大人逼成这样,台下叫好声此起彼伏,声声不断。

赶来准备阻止的长者见萧战没有危险,想他杀这个高个儿并不容易,也停下步子。

高个儿怒吼几声,对着萧战转过身子。萧战却显得不太稳,凌空飞起,双脚如剪,对着高个儿踢去。

高个儿的背后就是台下,有人高声叫道:“你小心把自己踢下来。”

高个儿也乐了,他往旁边一闪,也不是很笨重,给萧战留个下台的路出来。

萧战笔直下坠,身子出去半边,但双手一扒台沿,悬空留了下来。

于林在台底下已经不咳,和反手悬空的小王爷交换一个眼色的时候,台上的高个儿大步过来,抬起一脚敏捷灵活,对着萧战的手重重跺去。他的肩膀一边儿歪着,一边儿拧着,抬起的脚虽是虚空的没有落地,也人人看得出来这一脚力气不小。

几个闲汉幸灾乐祸,又不满于林在台下打人,大叫道:“小孩,赶紧下来吧下来吧,下来还能保住手。”

萧战大吼一声:“给爷爷我闭嘴!”话说到一半,“咳咳……”于林重重又咳起来,边咳边使眼色。

萧战一缩身子,双手一用力,往台下就蹿。平平展展的从高个儿两腿之间回到台上。

高个儿收脚把双腿一夹,哈哈怪笑:“老子裤裆不是好钻的。”但萧战跟条鱼似的已经过去,他只碰到萧战的鞋子尖。

“扑通”一声,萧战落地,翻身一下,萧战跳起。小王爷脸朝台下,高个儿脸朝台下,但小王爷在高个儿背后。这是个好机会,萧战也从来会把握。飞身又是一脚,这一回还是剪刀模样,力气全涌在脚尖上,咆哮道:“给爷爷我下去吧!”

瞬间,正中高个儿后心。

台下见到萧战重回到台上,又是从别人裤裆里钻回去,正大声赞叹黑脸孩子有点儿本事,又大笑姿势不好时,就听到这一声大吼,随后眼看就要得胜的高个儿对着台下就摔。

台上,萧战神气的站住,又往四面八方望去,大叫起来:“表弟你在哪里,快带着表姐来看表哥威风。”

台底下笑声不断,本来应该吃惊的人又让黑脸孩子的话引得哄笑连连。

“这小子谁家的,心里就惦记表姐?”

“他家表姐要是生得跟他模样似的,还是别出来了。”

只有近台边下面的人没有功夫笑,一个老树桩子般的人摔下来,这可不是玩的。

大家叫着:“让开,让开!”

“通!”高个儿摔下来,然后人就更乱了。带着文章老侯兄弟挤过来的关安叫着:“哎哎,不要挤我。”双手各按住一个人后心,把他们笔直摔到高个儿身上。

于林早趴下去,袖子里无声无息出来一把短剑,直刺到高个儿心口内,收剑回袖,身子错开,把心口这位置让出来给了别人。

文章老侯兄弟不知道这里面的玄虚,但听从关安的话,把人往高个儿身上压。想来一堆人压上去,高个儿不死也去半条命。但这个人是上台对战小王爷的人,又有于先生咳得半条命快没有,老侯兄弟知道高个儿是坏人。

这就起劲儿的挤啊,把别人挤上去不算,自己也往上面压。

本乡习武风盛,但遇上一个就是高手,老侯兄弟挤不动却也不是。又有老侯兄弟养尊处优,虽有福王动乱,但平时饮食鱼肉居多,爆发性的力气比饮食朴素的布衣要强。全用在这里,也挤得动七、八个人。实在挤不动的,老兄弟们一起上。

挤着挤着,忽然很入戏。

文章老侯东倒西歪,一半儿是装的,一半儿在人乱堆里也真的歪:“别挤我,再挤我,哎,你压着我了。”

二老爷好笑,这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,扯住一个人肩头,把他狠狠按下来。

别的人在笑萧战吆喝表姐表弟,这里十几个人挤成一小团。

费了点儿功夫,于林从人团里出来。除去袖子里剑及时收好,外表上没有一处是整齐的。

发髻也歪了,腰带也斜一段。脸上让别人手按出红指印,跟让人打了差不多。

关安皮粗肉厚,他脸上也有几只手,还是大红脸儿一张没动静。关安边起身边笑话于林:“看你这先生,没事儿学堂里去吧,这里不是先生们呆的地方。”

见到别人骂骂咧咧全起来,现出睡在地上不动的高个儿。关安踢一脚:“大汉!愿打服输。输了装死可不好。”

于林装作听进去关安的话,老实往外面溜。他袖子里的剑短的只有三寸长,薄的几没有柳叶厚。这一剑下去再回来的迅速,血兴许不表露出来。

这个人就此成了压死的,于先生就此大乐特乐,打算找个地方好好去笑。关安在这里,台上的小王爷交给他。

身后关安吼声不断:“大汉,装死的大汉!啊……”怪声出来,于林已出了人堆,没事人儿似的走开。

台底下顿时乱了,衙役们过来把人抬走。台上的萧战更嘈嘈,更风凉话不断:“再来人再来人,这种一压就死的人不要。看清楚的人可得作证,他摔下去台的时候还是活的!”

有人报给林允文,林允文眼前一黑,差点没晕过去。梁山小王爷是什么样的身份和功夫,侍候他归天的自然是林教主得力的人。他又不能公开招兵买马,死一个少一个不说,再弄来一个要费大功夫。

林允文怒火中烧,咬紧的牙缝里迸出一句话:“再去两个,把他杀了,报仇!”

“圣使放心,刚才收到消息,本地石大人去了仓库那边,咱们的兄弟在那里,今天他回不来。这里是咱们的地盘,咱们做主。”回话的人也怨恨满面。

林允文竭力的冷静下来,心想一不做二不休,索性的今天就这样了吧。叫住就要去传话的人:“袁家的人在这里,梁山小王爷也在这里,大火也起,索性的,去人把仓库接管。来好些微服的官员不是吗?按咱们说好的,让吴团练去办。”

回话的人看看半空中火势,林允文也勉强从袁训身上分开心思看了看,同时笑上一笑。

火中浓烟不断,十里八乡全看得到。

“去吧,就今天吧!”林允文气的铜钱也忘记抚摸,更不会卜一卦看看。从见到袁训开始,林教主就恨的快忘记自己姓,与他生发有关的铜钱也抛在脑后。

袁训也看出来,袁训继续瞪过来。大将军不是吹出来的,扰乱心神这话,袁训也用得顺手。

从刑部里所有与大天教有关的卷宗上看,“神算”这话并不虚假,袁训也有忌惮,也有考虑进去。

……

不到半个时辰,林允文气得倒仰一回又一回,三个擂台下面,梁山王的独子,袁家的胖兄弟各占一个,三个孩子在上面钉子似的,什么只打三个人,他们就不下来了。

维持的人觉得事情不对,他们在商议事情,就没有想到擂台上早过去五个人不止。而台下的人先是看双胞胎,再就见摔下来一个又是一个,下来就有人往前一拥,然后就死一个。准是上台挑战的,台下私语声大起来。

“这三个孩子是催命阎王吗?”

“不是吧,是别人要上台。”

“人不是他们杀的,”

“这台子搭的地方不对知道吗?这里勾魂。摔下来的全活不了。”

各种言论一起出来,林允文能听见的,也一个字没听进去。在眼前转的只有那些人,他们是不容易找来的,花了大心思和银钱,本来指望他们报袁家的仇,现在倒好,忠毅侯原地没有动弹一下,这些人全没了命。

愤怒、怒火、燃烧……打着旋儿的在林允文脑海里搅动。他没有考虑周全的想法全都出来。

他曾想过的这里离京城近,是他回京袭扰的本钱。

他曾想过输送壮士去各处军营,这一回要让撵他出京,定他为假冒教主的皇帝好看。

他曾想过准备完全再发动……但在今天,死了的人激得人要爆裂开来似的,只有一个心思,不惜一切代价把袁家留下。

不能再受任何憋屈。

“人到了没有!”林允文大声问出来。

他不用等回答,他见到四面八方走来许多手拿锄头,或者是木棒的人。他们并不全是疯狂的,有些人透着质朴。林允文心头一宽,即将拿下袁家的冲动涌满全身,让他微微的颤抖着。

有一瞬很想大笑,大笑京里的皇帝作茧自缚。在京里设下大天教观,让大天教过了明路就以为断绝别人生路。大笑外省天宽地大,任遨游任游说。大笑……

“哗啦哗啦……”奔马声不断急驰过来。浓云卷雾般过来一队人,高扬一面旗帜,上面大字秋风中映入眼帘。

“大天教!”

林允文让雷击中似的呆若木鸡,往这里过来的教众们有了喜色。跟林允文的人傻眼,袁训等人露出微笑。

彩色的旗帜,跟做道场时花花绿绿的用具差得不远,但仔细看,谁也认不清是什么图案。

旗下两排黄衣道士,腰间都挂着剑。中间簇拥着一个人,五官也就罢了,衣着脱不了是锦绣道袍,但也没有他的脸引人注目。他面庞上有细细隐带焦黑的皱纹,见过火烧的人能知道来处。整体看上去,和林允文有几分相似。

最早看到林允文的教众一惊,林允文再笨,也知道是他自己落入圈套。

他一直呆在京中,外省去的不多。直到他让撵出京,在外省东躲西藏。那几年,外省也对信大天教的人捉的捉拿的拿。直到有一天,皇帝说允许大天教在京中起道观。林允文还挺美,在外省悠游的过着。

不放心的人不能知道他不是京中的大天教,就如此时来的教众们,那扛着门闩的老人,他就不知道。

他睁着混浊的双眼,纳闷地想弄个明白。

此时不是鱼死就是网破,林允文把手一挥,忠心的教众大骂道:“假的,他是假的!”

黄衣道士们反唇相讥:“你们才是假的,我们教主奉旨出巡,拿就是在外行骗的人。”

于林早就绕到台后,用身子挡住萧战。

孔青和孔小青上台挡住执瑜,顺伯来到执璞身边。

很想和胖兄弟理论说他们贪玩的柳云若歇息过来,嘴角噙笑拔出单刀。

袁训、柳至、谷凡、章英和周均都绷紧全身,只有关安把文章老侯兄弟往外面带:“咱们得走了。”

老侯兄弟低声下气:“关将军通融可好,接下来就是紧要关头吧?我们能不能留下,你只管拿人,我们护得住自己。”

关安回身也有留恋,但是道:“各司其职才能轻松打仗,二位不是拖后腿,是另有差使给你们。”

老侯兄弟这才跟出来,寻到各自的马和家人,关安说一下方向:“二位去寻福姑娘,回报这里的事情。我得去寻援兵。”

老侯兄弟一惊:“怎么,咱们人手不足吗?”

“足,”关安拧眉头:“但大多是平民百姓,他们让蒙蔽杀不得。一旦混战,没有以几对一的人手,咱们难免杀人。”说完上马去了,老侯兄弟嗟叹着这才明白,在水边上他们习练过路径,径直来见加福。

加福在三里外的地方,有一个高高的旗杆,她在旗斗上面。旗子下面,飞虎将军元皓,飞豹将军正经,飞鹿将军大路最着急。

“还轮不到咱们吗?”褚大路跺脚:“我还不如跟瑜哥璞哥去呢。”

飞虎将军就瞪眼他:“违令者打军棍。”禇大路站远些嘟囔:“习练一回你就学会这一句,好神气吧,拿来欺负人倒也不错。”

元皓虽然这样说,元皓也急。见老侯兄弟飞马过来,孩子们围上去。老侯兄弟往旗斗回过话,加福把手一挥:“放烟火!”

早就堆好的大大火堆猛烈的燃烧起来,加寿带着元皓,香姐儿带着好孩子,韩正经跟着祖父。

元皓懂事的道:“加寿姐姐,我不玩火。”加寿细声细语对他解释:“咱们要立功,离火远些。”元皓用力点动胖脑袋。

火的对面,出现十几个人。加福笑了:“这里是高处,咱们用来联络指挥,他们也想得到。”清叱一声:“奶妈们何在。”

“有。”加寿香姐儿加福和元皓的奶妈站出来,把禇大路又吓一跳,摸过脑袋才想起来:“是了,你们会功夫。”

加福小手一挥:“左边。”奶妈们从火的左边出去。

“丫头们何在!”

“有!”

禇大路没有再吓一跳,而是把小红攥得紧紧的:“媳妇儿,她们全上去,这里的人就归你我保护。”小红毫不谦虚:“行啊。”

文章老侯的家人也就罢了,他们不是功夫高深的人。蒋德对天豹吐吐舌头:“咱们两个是干嘛在这里的?”又看一眼另外两个人。太子殿下跟出来四个人,不是不信蒋德和天豹,是出于对加寿的关心,执意要留两个下来。这两个人听过孩子们话也眼睛发直,快找不到他们站的地方。

奶妈也好,丫头也好,全是男装。火堆的对面,很快打在一起。加福没有发话,英勇“无敌”的禇大路小红很是眼馋,也只原地站着。

远处,若有若无的一道颜色出来,青的似碧空天,红的似林间果。仔细看不出来。

但有放出去的快马过来,加福萧战的四个先生,有一个充当巡逻哨,这就拨马来报。

加福不慌不忙:“南边儿来的,放烟火。”

烟火很好放,加寿抢在手里,让给元皓:“表弟你来。”元皓很开心的放了这个烟火,红色流星升上天空。

东南方向的太子、张大学士和常伏霖见到,都是一喜:“接应的人来了。”

很快,旗帜下马蹄声声近可入目。见旗上写着“团练宋”的字样,旗下的人刀出鞘箭上弦,杀气不可阻挡。

见到太子一行人以后,也没有收刀入鞘的意思。

张大学士大惊,保护太子的人也大惊:“小爷退后,他们来者不善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头一回写这长的文,两三月前眼睛就出问题,酸涩刺痛,仔没放心上。直到五点起床赶文,又是冬天寒冷,睡眠上不足问题比天暖严重。随后受凉胃肠不好,意识到身体敲警钟。

亲们暖暖的话,仔只有稳定更新可以弥补。但鉴于过年,大多数的人不会太闲。仔也一样,要去看望手术中照顾过仔的亲戚们。也借此休息身体

如果能休息几天很好,但如果在推荐上——最近推荐不多,给的好,不能断更,那就少更一些。

当然有年假,也可休息

只要身体恢复过来,以仔拼命三郎的精神,更新不是问题

初一要休息……这个更新,二月份恢复的可能性比较大。算一算,也休息不了几天

提前预祝新年愉快,阖家如意

另:感谢大家关心,仔现下身体很好。睡几个好觉,按时运动,穿的好似粽子哈哈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