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四章,太子在此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太子点点自己的人,大学士加一个家人,常伏霖带两个家人,自己是两个护卫,主仆一共是八个人。而对面,虽然没看到一百或三百、五百个人,但训练有素悍然迎面。

团练在本朝并不是正规军队,是个给主事人不高官职的民兵性质。但这队人真的不靠谱的话,以八个人对上一队人,太子喃喃道:“我是彪悍的梁山王吗?还是那名将陈留?”

马嘶声出来,是张大学士勒马后退,并且怒斥着跟随太子的护卫:“让小爷退下来。”

护卫们依言,有一个跳下马来,去牵太子马缰。太子摆一摆手:“大白天的没什么可怕的,再说岳父说这里有人接应不是吗……”风中,有淡淡的怪味过来。

这味道太子闻过,常伏霖却头回闻见。张大学士分辨着:“什么味儿?”护卫们脸色大变:“小爷,夫子,这是还没有凝固的血腥味道。”

太子也想了起来,在海边他们曾遇袭,人由江强将军打发而来。跟加寿的天豹一刀一个杀个痛快,加福当时小小露脸儿,把一身暗器显摆出来,梁山王府的于林因此遭殃,让岳父掐个半死那一回,太子下马车在最后,但遍地就是这个味道。

想了起来,太子更阻止住后退的举动,警惕心大作:“这里刚才有人遇袭是不是?咱们能救得帮一把。”

张大学士见团练大旗离的不过一里地,又急又苦笑:“凭他死多少人呢,小爷的安危是第一位。”

这是张大学士的职责,原没有可以指摘的地方。但太子正色:“如果是盗贼,天下是父皇的天下,我们要帮忙捉拿,不令他们为害乡里。如果是百姓,天下是父皇的天下,我们要看他们有没有需要求助的地方,不令他们无依无助。”

不知道大学士让太子说动没有,太子说到最后,自己豪气上来。微笑地拿一个人打比方:“如果是元皓在这里,一定是大叫冲上去,我们怎么能还不如元皓?”

常伏霖听听是佩服的,但太子不是一般身份。欠欠身子,常伏霖也一样赞成张大学士。

看看队伍已到面前,狂戾之气似凝成凶猛恶虎。走在最前的人列队往两边,里面簇拥着出来一个男子,常伏霖也是大学士一样的苦恼:“小爷,这里有我挡着,您还是避一避吧。”

“他都到了,我还避什么。”太子还是轻描淡写。

张大学士和常伏霖没有办法,走到太子前面挡住。而男子站住,双方作个打量。

来的人在宋字大旗下面,应该就是宋团练本人。他的长相,可真是对得起团练这练兵的称呼。

从头往脚下看,满脸的肉横着长。撒野劲儿跟萧战有得一拼,但萧战小王爷出身,尊贵总有,这宋大人他没有。

从脚往头上看,他没穿靴子,是布鞋加绑腿。扎得结实的小腿肚子在后面,但从前面能看到侧边鼓囊囊,蕴藏的力气不用验也能知道。这要是一脚蹬给人,应该不是拿记跌打药就能看好。

太子微有吃惊,离京城相对近的地方有这样的人,而且打着团练旗号,却敌我不明,隐隐的,殿下为京都担心。

再看对面那人粗眉瞪眼里面,也有一丝忧愁掠过。跟两下里人数的悬殊不相符合。太子随着皱起眉头,不是自己的人数少,或者对方的来意不明,而是想他在愁什么?

这个时候,太子的一个护卫开了口。挡在大学士和常伏霖前面的两个护卫视线最好,他们最早看到来人的衣角上面,有一丝暗红血迹。而且从他们过来,血腥味道就更浓厚。

冷静地问道:“敢问是宋大人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敢问大人刚杀过多少人?”

宋大人眉头一跳,跟随他的人也面色大变。有的人提马缰,有的人刀尖微颤,因为他们的人多,随时可以形成包围圈的势子出来。

张大学士不会功夫,常伏霖也是一样,他们一起生出胆战心惊,更是身子往里一挤,两个人并在一起,把太子遮得密不透风时,几声微弱的惊呼声出来。

“小心,他们有诈!”道边枯草后面跌跌撞撞出来几个人。

太子和大学士常伏霖看过去,两个跟蒋德和天豹一样出身的护卫看的还是宋大人。

见宋大人露出狰狞:“好啊,让发现了哈哈,兄弟们,咱们瞒不住他们,愁也无用。杀了吧!”

“杀了吧!”呼声起来,马影人影到处晃动,瞬间把太子这八个人围在一起。而示警的几个人更让挡在外面不说,还认出来这里的一个人。

“老师!快走!”有一个人满身血污,生得白面乌须。

张大学士惊呼:“孟光宗?天呐,你怎么了!”随后还要回答吗,大学士怒不可遏对着抱着一不做二不休的宋大人望去,骂道:“小小官职,怎么敢欺到老夫头上!”

宋大人狞笑:“哈哈,兄弟们!我就说这几个人到这里不是好来的。果然!”他追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这个人他没有见过太子,也没有见过大学士。

张大学士却后退半步,一个字也不再说。如果这里只有他自己在,大学士怒气头上也就说出来。他气的已经有点儿不怕死。但殿下就在后面,因为表露自己而把殿下暴露,大学士可不做这种事情。

大学士只用吃人的眼光瞪过去,又痛心怜悯的透过围起来的人群看自己门生孟光宗:“你伤的重不重?”

孟光宗哪有功夫回话呢?见到老师一行人让围得水泄不通。孟光宗也把生死置之度外,对着逃过来的几个人喝道:“生当做人杰,死亦为鬼雄!宋鬼头!我和你拼了!”

把个衣襟往脸上一罩,这就看不清路了不是?但也看不见面前的刀光,也就不用害怕。这是硬生生拿自己的性命往上面撞。

常伏霖也是文人,大约猜得出孟光宗这是走投无路的打法,但跺脚叹气:“你这是送死吗?”

但孟大人高叫:“老师我挡着,你跑!”

张大学士惊吓的腿一软,坐到冷地上。太子也惊的目瞪口呆,这是哪一种的退贼法?太子也是高叫:“快快救人!”

“呼”,一道风声平地而起,太子的一个护卫闪身掠出。风带得衣角飘动,他的人跟个灰色大风筝似的,当空对着孟大人几个笼罩下去。

孟大人是必死护老师的心,跑的真不慢。护卫赶到的时候,他离刀光不到半尺。

护卫落下来,在孟大光肩头一揪,把他直摔出去,步子微闪,又接二连三摔出去另外几个,刀光也到了身后。

明亮刀光下面,灰影游丝般滑进去,一拳击打在持刀人的咽喉上面。持刀人往后就倒,护卫笑了笑:“豹子这一手儿,我也会。”

这里不止一个持刀人,护卫说过,指东打西,人如一片飞絮般在刀光中穿行,没有一会儿,这小小方圆内的七、八个人让他杀了一个干净。

全是一拳毙命,全是他一到,一声不出就倒下来。

护卫站住,气定神闲好似刚睡足精神头儿不错,而倒地声“扑通,扑通”,一声接一声出来。

这身影快的,说是片影子并不夸张。

撕开这一片小小的缺口,护卫对太子躬身一礼,也不知他是想让太子不惧怕,还是真的想说几句,护卫回道:“回爷,自从海边一战天豹逞威,您平时总说寿姑娘有个好护卫,请爷看看,天豹依稀寻常,小的也会。”

两个护卫均是暗卫,训练到不嗔不怒不喜不忧。他们居然还争个风儿,太子就是满心里诧异事情变化,也放声一笑:“哈,你也不错,等见到寿姐儿,让她也夸夸你们。”

赞赏的眼光,也看向另一个跟着自己寸步不离的护卫。

两个护卫欠身:“谢爷的夸奖。”说过,显露过身法的护卫去扶孟光宗等人,跟随太子的护卫继续凝视宋大人。哪怕宋大人有一队人马,这两个人也看成空气一般轻松。

常伏霖悄悄松一口气。张大学士对两个平时沉默寡言的护卫刮目相看。宋大人却暴跳如雷:“你们怎么敢杀我的人!”太子身边的护卫冷笑回敬他:“劝你原地别动,不然又要死几个!”

饶是宋大人还有好些人,但畏惧震惊人的身手,还真的怔上一怔,又或许他看出来两个护卫再厉害,再加上孟光宗几个伤者是个拖累。宋大人有片刻沉默,看着孟光宗等人去见太子,他只想着对策。

“老师,我给您丢人了。”孟光宗有了哭腔。

张大学士怒气下去不少,先考虑的还是太子,总归,对方人多。大学士扶住他:“不要说话,”甚至顾不得看他的伤,大学士提醒太子:“小爷,您得离开。”

孟光宗就随着话看过去,这一看,他愕然了。嗓子眼里格格有声,是大学士得意门生,得大学士引见过给太子的孟大人不是血流过多,而是自发的头晕。

殿下?

他的内心好似滚雷炸过,又让闪电击中。

这一位能为老师去覆面闯刀尖,为殿下也不含糊。孟光宗又跳了起来:“走,我挡!”他就会一招,又把个衣襟往脸上罩。

太子又好气又好笑的拉住他:“孟大人,您着什么急?”孟大人吓糊涂了,大哭道:“殿下快走!”

“殿下?”这回换成宋大人内心惊雷阵阵,殿下是指什么人他不能说不知道。在不知所措以后,和跟来的人打着眼风,显然推翻刚才想的杀人对策,又改变成应对的对策。

太子索性挑明:“我是太子英敏,你还不束手就擒吗?”沉下的面庞上不怒自威。

虽然他是布衣,但养尊处优的气派让宋大人深信不疑,宋大人的脑海里不好过起来,他开始盘算自己的罪名。

先是杀官员们——如果不是太子过来,孟光宗几个人也逃不出生天。这已是大罪不能赦免。

再来殿下?殿下这种身份,言语上冲撞都可以小到无罪,又大到死罪,全凭当事人的心情。宋大人想一想,自己这拔刀杀人,像是小不了只能大了去。

宋大人一不做二不休的心情又上来,他也没有别的路可走才是。吆喝道:“兄弟们,杀官也是杀,杀殿下也得杀。他们没几个得力的人,大家伙儿下手快啊,别怕伤,不把他们全杀了,咱们没法子继续吃俸银,升官更是不要想。”

如果不是情势紧急,常伏霖会啼笑皆非。他头一回听到要杀本朝太子,还想继续在本朝当官。

情势容不得常伏霖取笑,他怒斥宋大人:“狗胆包天!你这般作为,还指望当官吗!”

宋大人把手中鬼头一刀一晃,回了一番话出来:“看你也是个官儿,你知道在本朝团练是个什么官职吗?芝麻绿豆大的官!但剿匪除强盗的伤性命事情,全是我们去做。你知道我全身有多少伤痕吗?你知道历年升官都没有我吗?”

常伏霖冷笑:“这和你狗胆包天有什么联系?”

“这里闹大天余孽,大人们前来清剿,不合让杀了,我们救之不及,好歹把大人们的尸首送回去,哈哈,这就好升官了吧?”宋大人边说,边对太子也是诡异的笑:“这又加上一个保护太子的名声,不用说了,明年升官一定有我。”

这一篇升官言论,要是坐在太子府里不动,看再多的书也听不出来。太子不住的点头,却不是为了欣赏这话,而是猜出来:“原来,你跟大天余孽勾结在一起。”

宋大人杀人心一起,看太子也是死人,傲慢地道:“什么余孽不余孽的,我知道他对我有用!”对让人包扎伤口的孟光宗愤然:“有好事儿你从来想不到我,不是林教主,我还不能知道你们微服在这里!你们这些人,不坐衙门里喝酒抱女人,大冷天穿上百姓的衣裳在这里能为了什么?只能是升官好事情才系得动你们吃这个苦!哼!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事情,你们没穿官袍来的,让强盗杀了,只有老子给你们报仇,老子就是有功的人。”

他越说觉得自己这主意越对,唯一的生路不是吗?鬼头刀再次扬起,宋大人露出恶鬼般的笑:“管你什么太子殿下的,一刀下去,全是死人。”

“兄弟们,为了活命,一起上啊!”

眼看着就要乱,张大学士和常伏霖又一起哆嗦几下。他们就两个得力的人,真的一古脑儿上来一堆缠住两个护卫,别的人说死很快。

常伏霖又一挺腰杆子,又硬气回来。把太子往后就推:“殿下您走,别管我们!”

太子会拳脚,把他又推回来。太子主持了大局,沉声道:“怕什么?咱们有加福不是吗!”

常伏霖和大学士一概是蒙的,这与加福有什么关系?但不容他们多想,宋大人等已冲上来,太子一抖手腕,“砰,啪!”,一道烟火也飞上天空。

宋大人打的主意是分一堆人围住两个护卫,却没有想到太子还有这一手。见太子淡淡道:“我也有烟火。”随即手腕又是一翻,一汪秋水似的鸿光出来,太子执剑在手,剑尖对宋大人的鬼头刀点点:“我的剑虽然无名,却是干将莫邪一流,你的刀经得起我几剑?”

……

“哥哥那里有事,放救援烟火!”旗斗上,加福厉声吩咐。

香姐儿夺到烟火在手里,还是叫着:“元皓。”元皓乐颠颠儿的过来:“好呀好呀,”元皓又放了这个烟火。

香姐儿对正经小声歉意:“等过年的时候,我买一堆烟火请你看。”韩正经小声地回:“表姐没事儿,哄胖孩子喜欢要紧。”

……

几乎是同时,在远处烟火出来以后,奔马声如雷贯耳。宋大人狠吃一惊,一分心,“当啷”一声,他的鬼头刀又断一截。

太子练功不如他,但传授的是名家,有精妙的剑法。又仗着好剑,属于那种挨着就伤,擦着就断。宋大人的刀碰上就少一段,再碰,又少一段。

又有不知名的人马到来,宋大人有大不妙之感,狗急跳墙的加紧攻势不说,而且呼喊:“快杀了他们。”

但哪是说说那么容易?不等宋大人得手,远处的人已经到来。和团练相比,这清一色的是正规军队,旗帜也打得更漂亮而又繁多。离得老远就斥责:“分开!本地驻军到了!再动手的放箭了!”

张大学士一喜,扯开喉咙道:“太子在这里,救驾救驾!”

宋大人眼前一黑,来的将军震惊不已。很快,发号司令的嗓音一个传给一个。

“弓箭手准备!”

“盾牌手分开他们!”

马声更如泼风一般,分成两下里。一队直插进来分开宋大人和太子一行,一队把外围包裹。

将军下马,大步过来,他没有见过太子,面上惊疑不定。看一看,只认出孟光宗,还带的有伤。

将军对白胡子大学士面无表情:“请问可有证明身份的东西?”

“我有圣旨,我有兵部调兵公文!是荀侍郎所写!”常伏霖接上话。闪开身子,让出殿下,更是郑重:“这位是太子殿下!”

将军谨慎的验过公文,对太子拜倒行大礼。太子让他起来,打算让他拿下困兽犹斗的宋大人时,又一小队人疾驰过来。

为首两个胖身子胖脑袋,一手握马缰,一手拎着弓箭。那弓箭的式样,比一般的长些。

在他们的腰间,还各有一副三截棍,他们模样也生得一模一样。

“休要伤我哥哥,小爷来也!”两个人一样的喊声,将军一看睁大眼睛,有笑容出来:“世子爷,二公子,”

来的两个人,是执瑜和执璞。

执瑜执璞勒马看他,认了出来,欢声笑道:“这不是齐将军吗?你近来可好,爹爹今年说过你两回不止。”

齐将军笑得合不拢嘴:“是吗?”有了得色:“好歹我跟侯爷打过仗,他不会忘记我。”

伸出双手:“我先侍候世子爷下马,再侍候二公子。二位小爷怎么在这里?侯爷好吗?兵部里荀川可越来越不像话,给我个公文,让我埋伏在这里,看烟火就出兵。要不是真的救下来人,我一定跟他打官司去。”

执瑜执璞乐了:“那不是荀侍郎下的公文,那是爹爹下的。发烟火的,是三妹加福啊。”

齐将军受宠若惊:“是加福姑娘调遣我吗?那太好了。本来嘛,我想着侯爷今年运道不好,荀侍郎装模作样的我正看不下去,正要寻他晦气,他又来个公文,我就说办不好差,只跟他算账,却原来不是他,我放他这一回也罢。”

袁训没有官职,荀川好一副马上就要当尚书模样。服袁尚书的人尽皆反感,跟过袁训的齐将军也不例外。

但他只顾着说,却把旁边刚拜见的太子给忘记。等到说完话,执瑜执璞对太子走过去,齐将军想了起来,好生尴尬的原地呆若木鸡。

寻思一下,自己刚才说的是私仇吗?算结党营私吗?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谢亲爱的们体贴,感谢了。

新年倒计时,再次预祝亲爱的们圆圆满满,心想事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