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五章,重重埋伏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齐将军自己尴尬的不行,偷眼打量别人,却没有人注意。

张大学士一面看视心腹门生,这门生在明知道不敌的情况下,还愿意以死救老师,当老师的又是心痛又是感动。一面就更对宋大人等火冒三丈。

百官间的同僚关系,也从不完全是你敬我让。齐将军发个牢骚,张大学士头一个不放在心上。

假使太子有轻视齐将军的心,张大学士以太子师的身份还会劝上一劝。

常伏霖也是个官员,在父亲没升为右都御史以前,官场上你踩我我挤你的暗流涌动他身受不少。书呆子从来不习惯,对齐将军的话也当眼旁风,这不是官场上天天都有的言语?

太子年青,但已参政。太子师们教导的决计不止四书五经,还有一桩桩实打实的事件。

官员们你看我不顺眼,我看你不配当官的事情每天都发生不说,当皇帝有一个杀人的罪名叫其心可诛,对官员们阳奉阴违的表面和气也早深知。

只要他们当好差使就好,太子对救下自己的齐将军只有夸奖的心,也不细思他在说什么。

又亲眼目睹宋大人为了升官发财能做出拦路杀上司,他杀了人,他保个全尸去邀功,太子气的面色发青,哪里还去管身边不相干的三言两语。

执瑜执璞知道内幕,荀侍郎是梁山王府的忠实家将,为抢加福都打到自己家门上,胖兄弟不认为是爹爹提拔上来的齐将军骂他几句怎么了。

胖兄弟听得眉开眼笑,来到太子面前见礼:“哥哥你没有事吧?”逢过生死,太子见到舅爷们更生亲切,含笑道:“你们也赶来了?擂台下面打完了?”

胖兄弟撇嘴:“林允文往仓库那边逃去了,还有战哥儿和云若在抢功,我们就往这里来了。总是我们大些,得让着他们。”

太子还不知道来哪些人,眼睛一亮:“云若小小的年纪,他一个人来的吗?是作什么逛到这里?”

执瑜骨嘟起嘴:“跟着柳爹爹来抢功呗。”

执璞胖面颊上挂上沉沉:“哪里有功,他就抢到哪里。”

太子忍俊不禁,舅爷在面前,先哄胖舅爷们:“这矛盾又扯到京外来了,是你们的就是你们的,他抢不走。”

胖兄弟很听劝,咧嘴儿一笑说声是。回身请齐将军过来,郑重把他介绍给太子殿下:“哥哥,这是曾在爹爹帐下的将军,跟着打过石头城。”

太子哦上一声,看向齐将军的眼光又多三分暖意。

听舅爷们又道:“福王造反那年,跟着爹爹翻山越岭回京勤王,皇上赏识他,爹爹举荐的人全留下来,他就是一个。”

太子笑容吟吟,好似春暖水边早发的一枝梅,带着向阳的和暖。齐将军不但担心烟消云散,而且骨头作痒,脚下开始飘飘然。

太子问上几句地方民情政事,宋大人让擒住带到面前。

刚才的狂戾暴横好一个大汉,这会儿哆嗦抖筛子似的,嘴里的话也成一堆糊涂,哼哼叽叽的听不清楚。

反正是害怕,也就没有人打算听明白。

太子凝视他片刻,徐徐地道:“林允文,好一块试金石。”让人带宋大人等人下去,走到孟光宗身边安慰两句,太子兴致勃勃:“瑜哥璞哥,咱们也去追林允文。”

“啪!”半空中又是一枚烟火出来,美丽的跟刚才一样,就是颜色不一样。

太子和胖舅爷一起欢呼,都孩子气出来:“加福说追击,走喽。”

齐将军惋惜:“殿下,世子爷二公子,按计划好的,收到这枚烟火,从此时起我开始接管这一片地方。恕我就不能护送您过去,这方圆一片儿的外围,还要细细搜索大天余孽。”

执瑜执璞笑道:“你留下吧,有我们陪着哥哥,你可以放心。”

太子想让孟光宗等人留下来养伤,但孟大人说他们出现在这里也有职责,守仓库的人除了认本城石大人,就只认本地上官孟大人等经手军需的几个人。但他伤重,太子让他稍事休息再行赶来。临走以前,太子对大学士笑容满面:“有劳夫子照顾门生,有话这就可以说了。”

张大学士老脸涨得通红,直到齐将军恭送太子出去几十步又回来,他的脸上还是发烧。

孟光宗不知道内情,一个劲儿的劝老师跟上去:“殿下年青,乱中贪功冒进就不好,您得步步不离。”

张大学士叹气:“算了,我这点儿丢人事情都知道,殿下既然吩咐我说话,我说过,你也歇会儿,我们一起跟过去不迟。”

孟光宗伤处痛起来,怕大学士担心,轻轻的呻吟两声,强笑着问道:“老师要说什么?”

张大学士把安国邳先生处听来的话说上一说,失血虚弱的孟光宗气的几乎跳起来,破口大骂的力气也油然生出:“岂有此理!老师京里还有门生无数,写信回信去,跟忠勇王打官司!他敢护短,御前去见!”

张大学士让他噤声,小声道:“但这样一来,玟儿和常珏就算撕破面皮。外人不明就里的,会说常棋不在了,我女儿欺负孤儿寡母。这个把柄,我要拿在手里,合适的时候再发。”

孟光宗喘息着:“老师请吩咐,要我做什么。”

“这封信你帮我送回家去。”信是大学士到这里地面上以后写的,日夜揣在怀里。取出来放到孟光宗袖子里。

孟光宗咬牙:“老师放心,我让我得力的家人送给师母和小师妹。”

“另外,还有……”张大学士对他一阵耳语。孟光宗眉头舒展开来,连连点头。听完,又和大学士低声交谈几句,大学士也不住点头,自从安国开始的忧愁也一扫而空。

师徒相视有了微笑,张大学士露出感激:“光宗,这一回要多多仰仗你了。”

孟光宗笑容加深,额头上冷汗也加深,才说出几句不喘的话:“老师说哪里话来,您陪着太子出巡这是大事情,”

大学士没有对任何门生说他陪太子一走几年,但他和太子在这里出现,孟光宗有了这句话。

“老师你办大事去吧,须许小事情只管交给我。”孟光宗面色微沉:“如果不是要给玟哥儿师侄留下大好王府门面,学生召集师兄弟们,把他忠勇王府连根拔了。”

“唉,遇人不淑,幸好玟哥儿是个好孩子。”张大学士长长的又是一声叹气。

齐将军弄一辆马车过来,师徒坐上去,常伏霖跟着太子离开不在这里,大学士等人这就追上去。

……

旗斗上,加福看过四方烟火,下到地上,对跃跃欲试的飞鹿将军,迫不及待的飞豹将军,和直眉愣眼其实也想冲杀的飞虎将军挥挥手:“咱们也追击去了!”

“走喽。”小些的孩子们欢呼着,上马上车,文章老侯和奶妈丫头跟上,蒋德和天豹断后。

蒋德对着旗杆又吐一次舌头,天豹终于焦躁,攥起拳头怒道:“跟小爷们没走几天,你就学会这模样,你这是装傻还是扮小?再不老成些,看我打你。”

蒋德放声大笑:“哈哈,我是为你学的。”接下来骂骂咧咧:“屁大点年纪,头一回当差,这一路上你抢我风彩,你还是吐舌头的年纪呢,以后少跟老子抢。”

天豹理也不理他,纵马还是把加寿车旁最有力保护的位置给占据,蒋德一路上吃他不少瘪,继续气得瞪着眼嘴里低骂不断。

……

林允文仓皇逃蹿,心里憋屈的像在地狱里。他在逃亡中练出过得去的马术,但跟随他的教众,穷苦出身的,却不能很好的骑马。

见后面的人紧追不舍,有人高见:“教主先走。”林允文快要吐血,却不能明目张胆的丢下他们。

京中大天教主出现在这里,真假教主拼的将是各自待人的心地,林允文再混也不能在这个时候。

慌慌张张出来,他就更晕了头,也就看不出后面追的人并不急。

林教主神算拿得出手,相马、追踪他不在行。他也许知道马有路程长短之分,长程马是越跑越精神,短程马冲刺有力,耐力却有折扣。他却分辨不了袁训等人的马各各精良,追他的马不成问题。

更看不到的是萧战和柳云若落在后面正在争执,对于追他好似拈个花般不放心上。

柳云若手执马缰稳稳当当,眼睛对着天:“我的加福还好不好?”萧战骂道:“少给爷爷我添堵,再敢说一个字,爷爷我此生不答应你定加喜。”

“我不要加喜,我要的是加福。”柳云若心想正合心意。

偶然的,两个人也停一停,打马冲刺上去,杀几个落在后面的教众。

袁训等人更是不当一回事情,甚至有心情感叹:“肯护林允文到这里的人,看来扭不过来。不过咱们慢些追,他们有中途逃跑的,还是心中犹豫,能放一条生路,就放一条。”

对于躲藏到草丛里的人,在地上装死的人,直接视而不见。哪怕他们以后还会追随林允文,但当下一念的犹豫,也不排除将拨乱反正。

两大座仓库出现在视线里,林允文松一口气,认上一认,对着其中的一座仓库过去。还没有到跟前,大笑声出来。

“老夫们在此!”

仓库门大开,梁山老王和镇南老王走了出来。

林允文又奔向另一个仓库,这一次还好,这个仓库里有人出来迎接,往哭丧着脸:“兵器全都不见了。”

“先进去再说。”仓库不小,车辆可以进出,林允文带人打马进去,大门关上的声音传来,他坚持到这里的力气退潮似的让抽光,瘫软在马背上深吸几口气,才从马上下来。

见四面空荡荡,前几天还来见过堆积如山的兵器盾牌不翼而飞,墙角只剩下几大堆干柴,林允文悲愤莫明。就地一把铜钱,迅速卜上一卦,满血似的恢复精神。

“他们以为我只在这十里八乡有人手吗?我还有!”林允文嘶声大呼:“取黑油,咱们只要挡住半个时辰,就有人来救咱们。”

几个葫芦送过来,打开盖子,里面黑乎乎的东西气味难闻。登上高台,几个葫芦尽力抛开有十几步左右,不敢抛太远,怕点不着火。十几根着火的木柴扔过去,有的扔不准,但十几根在葫芦前后左右搭成小火堆。

袁训有理由谨慎为主,大家乐得原地看个热闹。

见葫芦烧着的时候,火光是笔直一声直冲天际,难闻的味道中人欲呕。

谷凡没有见过,好奇的问道:“这应该是他最后的招数吧?”袁训不错眼睛看着:“这东西出自西域,烧起来很难熄灭,而且黑烟传得高远。”

章英半信半疑:“他要是能再招一批人来,我服他。”

周均笑道:“你服他倒不用,服这黑油就行。小袁,这东西不就是闹瘟神那一年,二妹在广缘寺塔上,用来烧塔的东西。”

柳至手搭着额头往天上看,慢条斯理地道:“不信的人自己往天上看看,”

谷凡和章英抬起头,见碧空在西风里本来明澈,黑烟上到天空以后,这一方有浑浊出来。

谷凡和章英一起称奇:“广缘寺烧塔的时候我们没见到,今天算是开眼界,这东西看样子能传得远。”

“他拿这个当烽火。以我来看,这附近还有专门为他传递消息的人。咱们等着吧,他要演戏,咱们得等他把戏班子搭起来。”袁训见火势凶猛,草地跟着烧起来,带马往后退一退。

林允文见到火势把他们挡住一时,也有了喜色。仓库周围有一圈儿是黄土地,倒是烧不着。只是风向往仓库过去,烟薰得仓库上青砖成片成片的黑,把林教主也扑上一头一脸。

镇南老王和梁山老王过来,看袁训很闲,借这个时候把他一顿数落。

梁山老王怒道:“你小子安排上太差,什么西北角儿有人接应,十几个衙役跟疯了似的把我们当贼拿,说丢了一整个仓库的军需,我们是强盗一伙儿的。”

袁训笑嘻嘻:“那是本地石大人,不知他们现在哪里?”

镇南老王怒道:“我们说什么他也不信,我把他打晕绑起来塞墙角那里。你小子,拿老将当新兵使唤吗?有话怎么不说明白。”

袁训低头装着轻咳。

“一库的军需去了哪里?”二位老王依然逼问。

袁训扭头看谷凡、章英和周均、柳至。四个人左看右看,自言自语道:“搬东西这活儿真累人,哪有一库的军需可丢,加起来,两个仓库的东西只有一仓库。”

梁山老王见没丢东西,怒色稍缓,说一声:“给我儿备下的现成东西就行。”他不再抱怨。

镇南老王拧着袁训不放:“你说接应的人在哪里?这是骗人的话不是?”

袁训陪笑:“您再等会儿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”悠然的往远处眺望:“差不多了吧,这附近的草全都让烧光,该来的人也应该来了。”

林允文比他站得高,林允文最早看到乌压压几片,从不同方向过来。但还没有等他高兴,更近的地方,平地一声雷似的出来一圈先是暗沉,再就看到是人。

高丘之上,有几面大旗飞扬升起,分别是青红白黑。那青的浓如翠林,红的好似火焰,白色似江水展开,黑色郁郁暗暗。

他再卜一把铜钱,还是死里逃生有出路,但埋伏重重在眼前,不由得林允文面如死灰,大脑僵硬没了主意。

有一面带字的大旗,让镇南老王放开袁训。

“镇南王!”

三个大字和着周边锦绣图案,让西风卷开。

梁山老王冷哼一声表示不服:“那坏蛋,你指使的人也太多。”袁训轻松的回他:“人家用,四面八方信手掂来是教众,出招,我对他,不管州县招之即有太平人。人心的事情,小心不出大错。”

已到这里的太子想到宋团练,认为岳父这小心理所应当。对着镇南王的出现,太子放下心,就寻找加寿。

“寿姐儿在哪里?”

刚到这里的宝珠对青红白黑大旗指指:“孩子们全在那里。”

……

“东方人多,青旗出动!”加福在高丘上极目远望,跟她的先生和奶妈丫头为她奔波不息。

“青旗!”飞虎将军头一个叫着,飞豹将军跟着:“青旗升起来!”大家七手八脚把一面插着青色大旗的风筝放起来。

高处风大,加上奶妈和丫头,风筝也算平稳。文章老侯二兄弟带上家人是一个活计,把另一个代表西方的风筝往回收,免得镇南王判断不清。

“逃往南方的人多,红旗出动!”加福又吩咐下来。

飞虎将军元皓大叫:“收青旗,放红旗!”

“红旗,快!”加寿香姐儿、称心如意取出旗子,胖兄弟和萧战不在这里,禇大路和小六是当家男人,两个人动作总在最前面。小六自然不忘记指挥媳妇:“苏似玉,你太慢了。”

长长的绳索,飞虎将军是金贵孩子,握在最后面。小红在他前面,飞豹将军,好孩子,一路往上,最高的加寿在最后。

受风的摇动,大家跟着晃动。晃不了几下,在肃穆中都有了笑容。但还在打,没有人肆意的笑出来。

“福姑娘,林允文往东边儿逃了,他是黄马!”先生再一次来报信。

加福欣然:“西方,白旗出动!”

文章老侯兄弟顾不上刚收到青旗的满头汗水,和蒋德、天豹等一起接过南方红旗往下收,孩子们把西方白旗拿出来。

银色盔甲的镇南王眉头耸起,漫不经心号令:“东边儿闪出路,放他且战且走。”

林允文没命的逃走,十几个教众跟在后面保护,袁训带着儿子们和萧战张弓搭箭,侯爷先不射,对孩子们笑道:“看看你们的箭法怎么样,最后面三个人归你们。”

萧战从来不打先是牛皮大王,咧嘴儿笑道:“这三个全是我的,”一抹箭袋,三枝子箭到手上,但弓弦声从不是舅哥的方向出来,一枝长箭破空而出,把最后一个教众射到马下。

萧战愤然回身,见侧后方正是柳云若。柳云若扮个鬼脸儿:“我也会。”对袁训笑得腼腆,再看萧战就挺胸腆肚:“来吧,比一比,你射的少把加福还我。”

萧战大怒之下,一张弓箭,射倒三个教众。柳云若吃吃道:“这这,”随后紧紧闭上嘴,知道自己新学箭法,不是学过几年的萧战对手。

“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,跟我岳父学不过皮毛就敢在我面前撒野。”萧战骂着,随手放箭,又射下几个人。

又取箭时,舅哥们阻止道:“战哥儿,再射就全死了。”前面,只有一匹黄马没命的跑着,马上的林允文头也不回。

“孩子们,追上去,送他一程。”袁训拍马闪电般驰去,执瑜执璞紧随父亲。

柳云若也想跟去,见疾风闪动,一道黑影当头砸下。他避开来,见萧战直接拿手中弓箭攻击,怒气冲天道:“把我岳父的弓箭还来,你不配使!”

“这是袁叔父送我的!”柳云若把弓箭飞快负好,对萧战不能拔短刀,箭袋里拔一把子箭凌空飞舞当做武器。

萧战一弓箭砸在他马头上,马悲嘶着停下步子。萧战的马快,勒马的时候已出两步。小王爷返身再回来,挡在柳云若马前,咬牙切齿撸袖子:“下来!我要教训你!”

“我也这样想!”

两个人跳下马,就在这里开始扭打。

宝珠等人过来,宝珠是想劝架来着,但早她一步到的梁山老王喝彩在十分头上:“孙子,给他一拳,狠狠教训这不知好歹的小子!”

柳至能愿意吗?他也在这里不是。柳至给儿子助威:“他力气大犯着蠢,你机灵点儿,四两拨千斤,”

宝珠就不知道劝才好,梁山老王更是直接招呼上柳至。老王黑脸儿又涂几百层墨汁似的,活似乌云成卷团成团:“姓柳的小子,听你是个会点拨架势,但你行吗?”

柳至一样不痛快:“如果你敢赐教的话,”他有意的把你肯赐教,说成你敢。舌头一弯,意思大不一样。

梁山老王走到他面前就是一拳:“老夫我有什么不敢!打你这抢人亲事的坏小子!”

“您才是抢亲事,加福是我家的!”柳至还以一拳。“砰砰啪啪,”地上滚着一对,这里又出来一对。宝珠就更不知道劝谁才好,无奈打马去寻袁训,指望把他找回来能劝开。

镇南王先于袁训回到这里,见过父亲就问:“元皓好不好?”镇南老王一听就笑了:“那不,在你后面呢。”王爷转身,见一堆的孩子嘻嘻哈哈抬着风筝旗帜过来。

和加寿抬着一头,手扶风筝的胖孩子,说他是元皓,他比元皓离京的时候高出一个头。说他不是元皓,分明就是元皓的眉眼。

他走得兴冲冲,不时前后照看:“抬好,别歪了风筝。”这个周全劲儿,又不像出京前只知道他玩天下第一的小元皓。

但他确是元皓,透着灵敏,多了强壮,让镇南王一时间喜涌胸臆,许多的话要问,许多的话要说,然后全没出来。

孩子们先看到镇南王,加寿、香姐儿,小六苏似玉道:“元皓,姑丈在这里。”

“在哪里?”元皓扭动胖脑袋,和父亲对上眼看,不是着急的过来,也是小跑的溜开以免让带回京里。他先说道:“加寿姐姐,我放开手了,”得到加寿的允许以后,还是没有走向父亲,他走向小红。

和小红嘀咕几句,小红也说松开手,把腰间的木刀解下来,给小王爷系上,元皓雄纠纠气昂昂,一只胖手扶着木刀,一只胖手随身姿摆动,来到镇南王身前站定。

这中看的已经让王爷不敢相信自己眼睛,接下来元皓大声道:“父亲好,请问父亲太上皇好吗?太后好吗?皇上好吗?娘娘好吗?母亲好吗?”

耳边如果没有老王的大笑,镇南王又要不相信自己耳朵。他的儿子出京以前顽劣居多。他不是不会问候,他是娇纵成习惯,又年纪小,问候上疏忽别人还没放在心上。

对着元皓的变化,镇南王喃喃道:“果然,你出京是对的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么么亲爱的们,送上大年三十的祝福,愿亲爱的们吃好喝好,晚会看好,休息好。

仔请假三天,初一,初二,初三。咱们初四,31号再相见。

2017年,祝行动的人早得成果,祝美丽的人更加年青,祝看书的人愈发快乐哈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