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七章,元皓大放光彩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镇南王心想可不是怪重的,这里面是出游的人心意在内。根据加寿等添油加醋,往表弟脸上贴金的说法,全是元皓一个人想到送好吃的回京。又是吃的,镇南王一路上不离开身子,更别说交给太监过个手。

王爷自己提着来到御书房。

皇帝见到他欣然,他迫切的想听听围剿林允文的回话。让镇南王平身回话,听得很认真。镇南王说完,皇帝看向两个大包袱:“这是什么?”

巴不得有这么一问,皇帝不问等下也要说的镇南王满面春风:“回皇上,飞虎将军元皓给皇上送的当地小吃。”

皇帝微愕,先想到本朝没有飞虎将军,只有虎贲尉这样的名称,后面“元皓”两个字跳到耳边。皇帝哈哈大笑:“送来我看,元皓又淘气了是不是?什么时候自创飞虎将军?”

镇南王边笑着回话:“容臣慢慢道来。”边把包袱就地打开,有掌管膳食的太监见到是吃的,走过来准备验看再呈上去。皇帝觉得扫兴,命他:“朕先不吃,朕正要看看外面的吃食。”离开案几兴冲冲:“是一般的小吃吗?百姓们全吃得起的?”

镇南王已打开包袱,一个一个油纸包扎得紧紧的。虽然冷下来,但芝麻和驴肉焦香味道还是扑到人面上。王爷跪下来:“请皇上恕罪,这是当地最普通的小吃,百姓们以它为生。元皓吃的开心,就是臣没见到他,也会送回来。因他年纪小,他没考虑这东西名字不好听。”

皇帝嗅着香味隐然食指大动,闻言不以为然:“百姓吃的东西,名称肯定入不了御膳房菜单,恕你们父子无罪,你对朕说这是什么。”

“驴肉火烧。”镇南王回答过,小心打量皇帝面容。

不是王爷过于小心,而是往宫里去的东西,一要品相好,二要名称吉祥,三要……宫中稀奇古怪的规矩本就很多。驴肉这名称,又不是上得台面带口彩。

皇帝倒没有什么,当值的太监皱起眉头,上前来进言:“请皇上看看也罢,再不然,您用些阿胶也就是了。”太监认为这东西不雅。

皇帝对他不悦:“你小心太过,再来阿胶是什么东西?驴皮不是吗?阿胶能进上,朕就不能吃口肉?”命他把火烧和肉验看过,送到御膳房加热送来。

镇南王点出来给太监:“这一包是驴肉,这一包是火烧,重新烤来由我来夹。”

太监接过去了,另一个大包袱打开。一样的油纸用麻绳包得紧紧的,解开一个,红色的小枣得到解脱,挤落几个出来。

也不用水洗,镇南王就在这里吃了一个,权当他此时是个验看的人。双手掬上,送到皇帝面前。

“这是太子殿下一行和臣等为皇上娘娘、太上皇太后挑拣,每包九十九个,愿皇上娘娘,太上皇太后福寿安康,长长久久。”

皇帝开怀大笑:“好。”

金丝小枣是贡品之一,宫里的只会比镇南王的好,不会比镇南王送来的差。但亲手所捡,长长久久的话,令得皇帝异常开心。镇南王吃了一个,皇帝也想这就尝上一尝。

但当值太监又来恳请,再扫皇帝一回兴致,收起一包镇南王说太子亲手所拣,验看过,拿下去清洗再送上来。

胭脂似的一盘,摆在案几上就成一道风景,让得皇帝和镇南王的谈话也更热烈。

皇帝已问过镇南王匆匆和太子一行见面,他的小枣是街上现买匆匆而拣,但信件不能匆匆而写得详细,要看信得等几天。

太子的信件大多是快马来回,说不好明天就会过来。但自从他们上路以后,皇帝加意要看的,反而是孩子们信件。

孩子们稚气的描述路上见到的人文村庄,汤面大包子里放的什么,又是多少钱一碗,在皇帝看来更加真实。都知道孩子们不会过多粉饰不是吗?

太子、大学士等也不会粉饰,但再用孩子们的信来做个对比,孩子们说的话还是质朴。

没有信,皇帝就让镇南王细细的回他看到的。镇南王却不能细细的回,因为他还要把飞虎将军交待的差使送给太上皇宫中。就只把主要的细细的说。

比如林允文鼓惑多少人心,京中大天教主一到,就地说法,又有多少人幡然悔悟。

比如宋团练怎么凶恶,太子殿下如何英勇不惧,殿下救下当地官员。

再比如加福手下有一堆将军,飞虎将军自称吓得住飞豹,吃得下飞鹿,另有飞鸟将军有把小木刀出借……皇帝听得津津有味。

御膳房送来加热过的驴肉火烧,镇南王借这个机会小心提醒:“回皇上,臣还要去见太上皇太后。”皇帝讶然失笑,然后怪一怪元皓:“全是飞虎将军闹的,朕只想听他的故事,竟然把太上皇太后也一定想听忘记。”

镇南王也笑,把给皇后的东西留下,带着给太上皇和太后的东西往内宫去。

离开御书房后,没有人的地方。有个侍候他一起进宫的随从小声回话:“奴才到御膳房打点,让他们把新鲜的芝麻椒盐在火烧上撒一层。”镇南王扑哧一笑:“你小子会侍候。”随从谦虚几句:“小王爷吃个饼也要挂念皇上娘娘,太上皇太后,奴才们粉身碎骨,也得让侍候出好来不是。”

这奉承恰到好处,镇南王有了自得:“是啊,元皓大进益了。”

……

“元皓大进益了,”皇帝自言自语,他的手里捧着刚送来的火烧。

火烧这东西,是烤出来的。冷凉以后再加热,上面芝麻的香味一样出来。跟新打的相比口感稍逊,但又加一层芝麻椒盐,完全可以弥补不新鲜的不足。

驴肉加热一下,反而料汁入得更好。夹在一起,皇帝吃得夸奖不已。吃一口火烧,夸一声元皓。元皓送来这个,无意中打中皇帝的念想。作为皇帝,他无时不挂念百姓们吃饱穿暖。

从窗子看出去,已有薄薄小雪下来,这是初冬的季节。一般来说,青黄不接指的是春天,陈粮已收完,新粮大多在夏天才能收。地寒没有化冻,野菜也生得少。初冬时候,刚打下秋天的粮食,皇帝不应该担心。

但各省土地有肥沃有贫瘠,百姓们有富得流油、有穷的年年口粮不济。这里面不见得完全是财主的欺压,官府的剥削。也存在风雨不调,不同的田地出息就是不多。

年年的秋天,是收成的日子。皇帝却已开始筹划军中过冬,今年受灾的地方怎么过冬,缺衣少食的地方怎么赈济。全国那么大,每年都有受天灾水患的地方,每年都有逃荒的人。附近县城怎么接纳,怎么开粥棚。

各地普通老百姓日常能吃到的东西,皇帝就更想尝一尝。看看能不能抵饥饿,能不能御风寒。

这心思他当太子的时候就有过,但他担心派出人,明言交待带回各地小吃,必然带回最上等最精致的东西,跟他想要的差出八千里。这个心思就压回心底。

重新让调动出来,是袁训一行出游。太子给皇后的信里,把野店一个包子也写得如在面前。皇帝直到今天,还在皇后的埋怨声里先行拆看她的信,就是他从信中多看到一些东西。太上皇和太后也省悟到,把孩子们的信看完,送来给皇帝也看看。

送回来的各样东西,如忠毅侯夫人跟海边邻居学做的虾酱、海鲜酱等,鱼和虾等。这哪里只是吃食呢,分明是当地百姓的衣食来源,生存来源。

他们过得好不好,皇帝收的税多不多,全由极普通的吃食上能看出来。

元皓送回的这当地的,最普通的,并不是大酒楼里精心制造,比外面卖出几倍价钱的小吃,皇帝吃得心满意足,也得到的心满意足。

一口气下去两个,从来没撑的这么饱,身上也更暖和。皇帝觉得这一方地面可以放心,这寻常的东西足可以过冬,抵得上一件小棉袄。

现在只差这东西的价格,和原料:面和驴肉,炭火的价格。太子信中一定会写,别人的信里也会写,皇帝先不着急。

火烧吃得口干,皇帝又吃金丝小枣。吃上两三个,想了起来,让人取来上贡的小枣。看一看,镇南王送来的比上贡的小,而且酸味稍重。但酸能生津液,小呢,才是寻常百姓们吃的,街头上随意卖的。皇帝更加满意。

这一方的百姓们日常有这些东西吃,身体好有力气,就能做活。百姓们都能做活,国力就富强不是。

皇帝吩咐太监:“把余下的收好,明天早上还是这个。”太监答应着。皇帝徐徐又道:“赏,镇南王府古玩两件,忠毅侯府古玩一件。”

并没有只吃元皓送的,就忘记别的人。没有赏太子并不是对他不满意,是此时显露对元皓的满意。对梁山王府一向不薄,不给一件东西王府就会生变这话,不存在。

袁训府上一定要赏,他是个带路人。

……

镇南王到太上皇宫中,太上皇、太后、瑞庆长公主和袁国夫人、安老太太在这里说话。

加寿姐弟们不在家,瑞庆长公主多多的进来陪伴,把多喜郡主送进来,也多见加喜。

袁国夫人也是一样的心情,时常的来见加喜,或者把加喜送进宫里见太后。

撇下安老太太这事,袁国夫人不会做,老太太总是同行。增喜添喜也就跟进来,美其名曰陪伴加喜,其实加喜还是睡得多的时候,只是一个陪着加喜睡觉。

他们聚在一起,说的话题大多是出游在外的人。

长公主笑吟吟:“父皇母后,又要冬天,往年加寿在的时候,总会请我和娴表姐一同商议,说开粥棚的事情。今年加寿他们不在,粥棚也是要开的。”

太后说是,顺便问下陈留郡王妃却不在?

袁夫人笑道:“山西来的亲戚要回去,她留在家里打点送行,明儿才进来。”

太后就不再问,和长公主有说有笑的谈论粥棚。

“跟往年一样吧,寿姐儿单独一座粥棚,佳禄也要有一个,”

长公主含笑打断:“母后,禄二爷的人马还在,让她开个药棚吧?让章太医开出防风寒治风寒的药材,我问过他,他说有些药材价格不高,管得起许多人。”

“嗯嗯嗯,”太上皇连连点头:“这风寒一过,也是一大片的人。”

太后就改口:“佳禄给她设一个药粥棚,加福,”说到这里,大家一起笑,太后笑得呵呵几声才稳住:“加福往年从不要我们上心,只教给梁山王府。”

袁夫人和安老太太称是。

长公主眉飞色舞:“执瑜执璞往年是一个棚,小六又是一个,元皓呀,今年也要有一个,”

又对安老太太笑:“增喜添喜,你不给她们弄一个?”老太太得到公主提名,自然称是。能跟着加寿他们办粥棚,老太太巴不得如此。

“嗯嗯嗯,”太上皇又开始点头附合女儿:“元皓如今愈发惜老怜贫,他还请那个几蛋子吃饭来着?”对着太后笑容可掬又提一回。

太后假装埋怨他:“二,是个二蛋子,您呐,不把元皓放心上,所以想不起来。如今是周济三狗子,”

太上皇悠然:“这一回我记得清楚,他没有请三狗子吃饭,是送他十两银子,让他买肉吃,吃了长力气。”再做个解释:“我是把元皓天天放心上,二和三都不想。”

说到这里已经很欢笑,外面有人回话:“镇南王爷求见。”太上皇和太后说即刻进来,长公主等还不能知道镇南王离京几天,却能见到袁训一行,只盼望行人的心情。

镇南王双手捧着包袱进来,大家全乐了。太上皇打趣他:“你不是当差出京去的,竟然是个办年货去的?过年,还有日子呢。”

镇南王更会凑趣,把包袱放下来行过大礼,重新捧起送到太上皇和太后面前,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儿臣带回飞虎将军说的差使一件。”

太上皇也犯个糊涂:“你说错了吧?本朝哪有飞虎将军这个官职?”

镇南王忍俊不禁:“回父皇,就是元皓。”

太上皇扬眉要笑:“是吗?”太后等都支起耳朵,心想原来遇上元皓他们。

镇南王把飞虎将军的故事简单地说上一说,太上皇喜滋滋儿:“加福会哄他,飞虎将军这名字又大又有口彩,比飞豹飞鹿飞鸟好听。”

镇南王打开包袱,一样一样拿出来。太上皇听到孩子们亲手捡枣子,每人九十九个恭祝太上皇太后康宁永久,也是大为满意,也是这就要吃。

宫人们收下,行验看和加热或清洗的举动。镇南王对袁夫人解释:“带给家里的东西在后面。这是现成抓差,又刚好遇到我。”

袁夫人笑说等着便是,都不会想怎么没有给她们的枣子。太上皇道:“今天在这里吃一吃给我们的,也是对你们的孝敬。”安老太太也满面红光躬身说是。

太后纳闷了:“这话平时该我说才是。”

太上皇好笑:“平时,你向着你的亲戚,我向着我的元皓。今天元皓做主人,我代他做主人罢了,没抢你的话头儿。”

太后放下心的口吻:“这就是了,不然你抛下元皓来向着我的亲戚,我为元皓不依你。”

说到这里,两个人不舍得再说。夫妻对话有的是功夫,他们要赶紧来听元皓在外面是什么形容儿。

镇南王绘声绘色:“……元皓很会问候,”

太上皇插话:“好!”太后瞅着他,太上皇寻思下:“我没抢你的话不是吗?这说飞虎将军一折子好书,能没有个叫好的?”

太后怒目:“下回的好我来叫。”让镇南王继续说。

“……。要学大大的功课,所以不能回京,回京可就耽误了我,”镇南王用的是元皓的语气。

“好!”太上皇没忍住,又先叫出来,随即喜笑颜开。没有一会儿,又在太后的眼光中败下阵来:“下回让你先叫好。”太后已经怒气冲冲,但镇南王一说起来,怒气顿时乌有。

“小木刀这样背着,小斗篷这样披着,脑袋昂得有这么高,”镇南王坐着说已不能比划,索性站起来学着儿子。

“好!”太后赶紧叫出来一个,殿室里笑声起来。太后舒心畅意:“我总算赶上一个。”催促镇南王:“再说再说,”

镇南王又说了太子,又说了加寿姐弟,又说了袁训夫妻……这全是太后挂念的人。

太后面上的皱纹一丝丝舒展开来,太上皇喜欢的快眉毛眼睛一团模糊。架在上面的全是笑。

“加寿他们很疼元皓,元皓吃饭,他自己只吃主食,鱼、肉,加寿为他剔好。菜,佳禄为他挟。加福喂他喝汤。战哥儿更好,给他擦嘴。执瑜执璞也更好,给元皓切果子,小六陪着吃点心。”镇南王又停上一停。

瑞庆长公主能忍到现在不夸奖已算难得,见丈夫一闭上嘴,急急忙忙地道:“加寿怎么能不疼元皓?佳禄加福怎么能不疼?没有姐姐们陪着,哥哥们服侍,元皓怎么会这么乖巧?吃个东西都想得到我们。”

这话有一半出自长公主对袁家孩子们的疼爱,但镇南王认真的点头,面上一片中肯:“正是这样,元皓是姐姐们一路陪着,个头儿长高了不说,书也看了好些。如今在学孟子,立志要学济世经国的大道理。”

闻言,太上皇对着太后商议:“我再向着你娘家说一回话,你看可好?”

太后满心里欢喜更重,但装模作样:“这怎么行,你得时时向着元皓。”

“我今天只向一回,和你换上一回?”太上皇笑容灿烂。

太后拿架子:“元皓离京的时候,你还怪我接来忠毅侯?”

太上皇拼命的想那模样:“我有这样说吗?”

太后提醒他:“你说,早知道接的时候,你就不装看不到。这是你的原话。”

太上皇继续思索:“这不是你正在说的,这是你的话才对,不要跟元皓一样会无赖。”

太后眉头一耸,很想理论太上皇才是无赖,想想这话可乐,自顾自乐了起来。又听太上皇不但不承认,而且一改十万里:“如果要我说,你接的很好。”

年老的眸子温柔出来,太上皇含笑注视太后:“这是你的心意,才有忠毅侯忠心耿耿。才有他很会带我的元皓玩耍,才有咱们吃好东西,”

“是啊,”袁夫人由衷的道:“孩子们出息,是太后您慈爱照拂,是太上皇对太后的一片情意。”

“是啊,”瑞庆长公主和镇南王也这样说。

“是啊,”安老太太理当的要在最后面。

宫人们也来着凑趣,拜倒下来齐声道:“太上皇太后慈恩教导,小王爷虔孝敬诚。京中无人不称赞,百姓们无人不效仿。这是万民之福。”

殿室忽然就升腾成火烧在炉中烤的气氛,太后不由得呵呵的笑着。更不由自主的,是深情而又羞涩望向太上皇。柔声一如年青时,应该是心情所致:“多谢您才是啊。”

太上皇面上更加的温柔起来。

旁边看到的人都抿唇嫣然,但知趣不在这会儿说什么,免得打断这对老夫妻含情脉脉般凝视。直到火烧送上来。

小枣是洗好一起送来,和火烧配在一起,有香味有色泽,中看的中看,喷香的喷香。

人人有了胃口大开,哪怕是原产地吃过的镇南王。

镇南王一个人带回来,送来的并不是很多,太上皇一个人只赏一个,余下的放到自己和太后面前。早就亲手拿过一个给太后,太后也送一个给他,老夫妻还是相对含笑着,一起吃起来。

头一口,“唔,香。”太上皇大夸特夸。太后随着说好,长公主自然嗓音最亮。

太后不知不觉吃了一整个,太上皇着了急:“这不是精细烧饼,这个头儿不小,你吃一个?你竟然吃下去一个,”他起身扶太后:“咱们别坐着,消消食去吧。”

太后也扶他:“别只说我,您也吃一整个,您也得消消食。”袁夫人等人站起准备告辞,没吃完的就捧在手上。太上皇却不走,看向余下的:“既然要消食,我其实还能吃半个。”

对太后道:“我和你分一个,你还吃得下去吗?你要是吃不下去,我就和瑞庆分一个。”

瑞庆殿下小声道:“其实我想再吃一个。”镇南王听到忍住笑。太后说能吃,元皓送来的,哪能只吃一个。就站着,和太上皇分吃了一个,宫人们送上消食茶,袁夫人等辞出。

殿角菊花大放,太上皇和太后漫步在这里。十几步后,太上皇道:“愈发的暖饱,百姓们有这个吃,皇帝必然安心。”

太后道:“是啊,元皓想到送来,依我看皇帝也会欢喜。”

任保走出回话:“皇上赏镇南王府和忠毅侯府各一件古玩呢。”

太上皇和太后一起道:“理当赏得。”太后对太上皇笑容满面,太上皇会意道:“拿我的好东西,赏,镇南王府两件,一件给王爷,一件给老王爷,太子府上一件,忠毅侯府一件。再去告诉皇帝,元皓在路上玩的好学的好,侍候的人都有功劳。这路上的盘缠,我出了吧。让忠毅侯开列出来,从他经过的州县领取也罢,等他回来再行领取也罢。”

任保过去传话,又打发跑的快的人,看能不能撵上镇南王夫妻和袁夫人,让她们稍等,把古玩让她们自己带上回家。

内宫门上,长公主走到这里。她的儿子大放光彩,夫妻们心情悠闲,沿路上携手看了花,赏了红叶,步子并不快。

长公主不住的道:“我的元皓……呀,我的元皓……。”

镇南王不住的纠正:“我们的元皓,我们的元皓,”

袁国夫人和安老太太带着加喜、增喜和添喜,怕她们冻着,不敢多流连,已上车出宫。

皇后在宫里也听到皇帝赏赐的话,皇后也赏出东西来,给太子府上的最多。

看着宫人们拿着东西出去,回到后殿。桌子上,几个宫人把枣子打开,一个一个清点。

“九十,九十……九十九,回娘娘,这一包确实是九十九个。”

皇后又看另一包,她不是不相信送来的镇南王和送东西的孩子们,她是不相信她的丈夫。火烧和肉不好清点,皇后没有办法核实。枣子每包九十九个不是吗?皇后想得点一下,如果少了,只能是皇帝悄悄的分了自己的走。

皇帝跑来蹭吃的不是一回两回,皇后明知道防不住他,也竭力的想防上一防。

……

冬天的下午,天色若瞑。先是雨,然后是雪花飘落。看远处去,天地化为一色,尽皆苍茫再苍茫。

这种日子赶路不是赏心悦目事,路上行人都缩头袖手有寒冷之感。但听到马蹄声响,过来的一队马车里有笑声传出来。

笑声止住,就是朗朗的读书声。

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”停上一停,脆生生而又甜,十足孩子的嗓音又出来:“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。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”

镇南老王在这样的声音里其乐融融,身上也生暖融融。他坐到车夫旁边看雪,把个披风裹一裹紧,就不怎么觉得寒冷。再去听车里念诗。

赵先生不是呆板的念书人,一定坐到安定地方才可以教。行车的时候,他抓紧功夫给孩子们讲书,不浪费钟点儿。也不拘泥于只学书,像这下雪,就念些有雪的古诗。对景又现成,不怎么费事的把诗词怎么写,也就教上一教。

大些的执瑜执璞萧战早就能作诗,小些的孩子全听着,再就把诗背熟。

有句话不是说“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做诗也会诌。”估计能回去,不会作诗也不远。

在这下午而该教大孩子的功课全结束后,赵先生让大小孩子能坐过来的全在一个车里,师徒念起诗词,愉快的消磨晚饭前的钟点。

路旁的行人听到整齐的嗓音,指指点点笑容也出来。只要还能笑,像是冷也好,累也好,或多或少的消散下去。

也有人猜测车里人的身份,不时看上几眼。见厚厚的车帘子拉开,一个胖脑袋伸出来,架到车夫的旁边人——镇南老王肩膀上,鼻子本就在前面,他脸上表情更是先伸出鼻子的陶醉,吸几下:“哈哈,我闻到了梅香,”

“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”车里整齐又念这两句。

行人乐了:“学的不错。”镇南老王也乐了,淘气胖脑袋上,有手正给他戴厚帽头儿,是元皓。

老王扭面庞笑,却不用他说外面冷的话。给元皓戴帽子,在这片刻出马车也照顾到他的自有加寿,加寿笑眯眯哄表弟:“进来吧,打尖的时候下车再好好寻梅花。”

元皓就回车里,后面车上,看不到他们动静的梁山老王来一嗓子:“念个我喜欢的。”

执瑜执璞和萧战加福全在马上,听到后嘿嘿笑着。马车里换一首诗: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,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

梁山老王大笑,高声问道:“能饮吗?”

孩子们虽不出车,但争先恐后的回答:“能,”

“能饮好些果子露,”

“能饮鱼汤,我喝一大碗。”

“那我能饮三大碗肉汤,”

“哈哈,大吹法螺。”

梁山老王也是坐在车夫位置上看雪,手里握着不大的酒袋。听到回答,乐得他喝上一大口酒,下酒菜是宝珠为他们精心准备,油纸包好在怀里,取出来吃一个更加愉悦,老王高声又问:“喝上没有?”

中间的车夫位置上,文章老侯坐出来,二老爷坐不下,还在车里。他们也手握酒袋,对老王笑回:“喝着呢。”

梁山老王满意了:“喝酒这事情,寡饮可没意思。”哪怕大家你在你的车上,我在我的车上,也算相陪。

梁山老王戎马一生,喝酒耽误事情,这告老回家才能尽兴。萧战加福也大了,还有袁训这头一个不辞辛劳的人在,梁山老王每每想喝,就放心的喝上一口。

镇南老王孙子小,不见得要老王抱着背着,但他心中有份儿责任,在路上不是随时都奉陪亲家。

他不陪的时候,好在还有文章侯老兄弟。

韩正经也小,但他表现出来的处处懂事。和香姐儿愿意带他。老兄弟们放心的陪喝酒,另寻些差使来做。

陪好梁山老王,也是差使一件。

张大学士相对体弱,他在车里保暖。太子殿下冲雪在马上,见周遭树冻霜枝,另是一番景致,也轻轻的吟他心爱的诗词。

也看经过的行人,见到天寒地冻,有人衣着单薄,太子带马到袁训身侧:“岳父,这里地面上收成却不好?看他们厚袄也没有一件。”

袁训笑笑:“跟京里附近相比是差些,但这里还不是最穷的。”

太子肃然地道:“有劳岳父带我一处一处的看看。”袁训说好,说晚上赶不到集镇上,大家投宿在百姓家里,可以尽情的问话,尽情的看。

但天色快黑的时候,也没有看到有人家。前面探路的人说一带小山脉,估计明天上午走得过去。

袁训让急行十里地,寻个避风的地方扎下帐篷,生起火堆大家过夜。

太子早有恻隐之心,心想同行的人他们可怎么过夜呢?又来请教袁训:“岳父,咱们不带上他们过夜吗?大家伙儿挤在一处也暖和。”

“咱们人多,您没看到他们看咱们都带着警惕吗?这里不挨村子不近城池,他们走远路身上总带的有些东西。有些是回家过年,一年或数年积蓄全带着。咱们主动说带上他们,他们反倒害怕才是。我说急行十里,他们听得见。有放心跟咱们一处过夜的人,十里路不多,他会寻来的。”

太子又学一着,狠狠的对岳父一笑,谢他又教给自己。跟随车队急行,不再多问行人,只在心里盼着他们跟来。

这一队里没有不肯照应人的,太子想他们跟来总会温饱一些。

车队停下来时,见到这一处寻的好,数株野梅总有上百年,粗大的像个小树林。清香味儿到处都是,雪薄薄的有些积存,人好似在玉瓶中。

孩子们穿足衣裳,清一色羊皮袄子、帽子、围脖和手套,圆滚滚的像个球,围在梅树下,由大些的哥哥姐姐掐花分一分。家人们生起好些大火堆,水热以后,宝珠洗菜做饭,光肉汤就做足几大锅。

香气传出去很远,肉汤快要出锅的时候,有五、七个行人堆笑跟上来。

“天气太冷,这风大的没有挡的,又难生火。我们有干粮,给口儿热汤就行。”

宝珠颔首,称心如意欢声,很乐意的小模样,吩咐下去:“给他们一大碗。”

这些人还没有碗,梅英和红花取出不是主人们用的碗给他们装上,足足的汤水,里面堆的肉厚厚的。

他们道谢,太子跟他们攀谈起来,问他们做什么的,起初很警惕。但慢慢的,也肯回答几句收息的话。

马车的空隙里,见落在最后面的人也到了。这十几个人谨慎,他们不敢过来,只闻着肉香啃自己干粮。风雪中生火不容易,有的人拿雪解渴。

“他们只怕有碗,抬一口大锅去吧。”宝珠说着,称心如意答应,伶俐的找来两个小子,他们更有力气,抬着,称心如意一个抱着碗,免得行人并没有带上,一个抱着大勺子。

太子跟上,去打听打听这些人回家会不会有个好年。见穿单薄衣裳的人,从担子里取出厚袄穿在身上。太子又明白了一件,行路的时候总生些温暖,也伤衣裳,他就不肯穿。这不走路,又是晚上,他不穿抗不过去,并不是他没有厚袄。

看到袄子厚墩墩的,太子没来由的心喜。

十几个人不知所措,称心如意对他们笑眯眯:“我家二爷让送来,你们看着,我们先喝。”

称心取一点儿先给如意,如意用碗接住喝了,这是解人疑心。这个碗放到身后,就不准备给人,拿别的碗分放地上,大勺子重,称心如意轮流的打汤水,把肉汤分给行人。

她们回来的时候,行人也跟来。都哈着腰:“先前不认得好心人,谢谢给汤,天冷,能在一处过夜最好不过。”

马车圈里,袁训指一处地方给他们:“不瞒你们,我们带的有女眷,要隔出距离。”那些人千恩万谢的过去,他们聚在一起,有铺盖的取出来准备,地上难铺,往身上多裹一层。

这是初冬,保暖还能抗得住夜晚。又有野梅能挡风。袁训让把装行李不睡人的马车在最外围,里面一层是奶妈丫头家人歇息的车。再里面是主人们睡的车,大家睡在马车里,带的汤婆子手炉脚炉用上。

隔着火堆,是行人。外围是关安、孔青、顺伯为首值夜,别的家人跟上。火堆旁边是袁训、蒋德和天豹带人值夜,万大同吃过饭就在附近探路去了。

行人对他们猜测纷纷。

“这是大家?”

“当然,别看全是布衣裳。”

“有咱们同行,这一回赶路有福。”

马车里的人已听不见,宝珠轻拍着元皓和加寿,加寿轻拍着母亲和元皓;香姐儿和加福带着好孩子,玉珠和女儿奶妈作伴……悠然进入梦乡。

……。

“呼”,一阵北风过来,是万大同先回来。对袁训低语几句,蒋德和天豹也都听见,一起撇下嘴。

袁训淡淡:“哦,只要他们敢来,就全留在这里吧。”

……

山脉中,几十个人还在犹豫不定:“听说人多?”

“咱们能吃得下来吗?”

最后一个一拍腰刀:“当强盗的还怕行人吗?兄弟们,下山去了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抱抱仔的新会元,mosquito8210亲,感谢您一路支持。

休息几天,精神不错。今天可以完诺,答应13402506亲的加更,会在晚上九点以后,么么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