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八章,哎呀呀的抱怨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有一个人为首把刀一拔,在雪中闪出一道弧光,嚷着:“要安分不如回家种地,当强盗的,要的就是胆子大,刀头上舔血的活计。”

“走喽,”他们一拥而出,各有一匹马,赶往行人歇脚的地方。

离得不近,万掌柜的脚步儿又快。火堆旁边,蒋德往火中添几根树枝,让最里面马车更暖和些,对袁训体贴地道:“他们到这里,只怕一刻钟不止,还可以打个盹儿。”

火影憧憧在风中摇曳不定,袁训回想到几年前。他微笑低声:“还记得那年……也是这样的雪,”

“后面越下越大,咱们三个挤在一起睡。”蒋德跟着陷入回忆。雪中更显语声明,隔着两道马车关安也听到。靴声囊囊走来,关安压低嗓音,但粗声大气不改:“总管大人,你的旧事别提我。我老关的旧事里没有你。”

蒋德翻翻眼,刚说过的话也可以不认帐,这就不承认:“我有提你吗?我说那年我跟着老爷去打仗,天忽然下小雪,兄弟们冷得睡不着,我抱上一只狗,跟老爷挤着睡上一晚。”

听到的小子无声笑得弯下腰,关安大红脸儿更通红,不知是气蒋德的话还是怒小子们。

马鞭子扬起来,看架势准备跟蒋德打上一架。但僵上一会儿,不能妨碍睡觉的人,放下来,关安叉腰低低的笑:“哈哈,说得是。你的故事让我想起来有一年,我跟着老爷出兵放马,天忽然下小雪,兄弟们冷得睡不着,我牵上一头驴,跟老爷挤着睡上一晚。”

蒋德似笑非笑,把关安的大块头儿从头打量到脚,出言讽刺道:“军中有你在,还敢有驴?”

关安把蒋德面上不多的红看见,不用回话就很开心:“气到了不是?哈,气到了,”大步回去又去巡逻。见到孔青和顺伯,关安堆笑过来:“我有和老爷打仗,抱着驴睡觉的故事,要不要听来解个闷儿?”

孔青当过贼,听到这话也犯个实在:“开什么玩笑,军中多的是马吧。”顺伯好笑:“孔管家不要当真,他不知道又巧话要骂谁。”

“这驴姓蒋,名德。”关安把嗓子捏得细细的,说过自己捧腹状,大笑模样,只没有发出大声就是。

孔青没忍住,笑上一声出来。虽然想到压抑不太高,但最里面马车旁蒋德袁训已听到。蒋德气的脸由红又转白了。这两个人该好时不用劝,不好时也劝不好,袁训假装看不到:“老蒋你说的对,我打个盹儿,你在这里看着。”

又招呼万大同:“走了远路,你也休养力气,等下要办事儿呢。”万大同说好,两个闭上眼睛,在肚子里笑上一回。

蒋德四下里看看,万籁寂静的,也没有办法和关安继续生气。又见到他们好心给行人在一角圈出位置,在火堆的对面。但行人没有马车睡,冻和不放心的原因,他们大半没有睡着。

袁训的话“等下还要办事儿呢”,没睡着的人全听到。推醒迷糊睡着的人,窃窃私语几句,接下来所有的人全醒过来,带上家伙走路的人把刀剑抱到身前。挑担子的人,把扁担握住。

目光中都有一个意思,他们还是有防备。

蒋德没有怪他们,这夜晚赶路的事情,有警惕心本是应当。蒋德喃喃:“这样也好,免得等下打起来还得叫起你们。”他起身来,往几个火堆中继续添柴火,烧得“噼噼啪啪”,把这一方点得更明亮,从远处看,好似一颗红星闪闪放光。

……

“这么大的火,人不会少。”

“还有马车,这得有多少东西。”

“有小娘子吗?这种天抢个小娘子回去暖被窝儿。”

远处有这样的动静出来。

……

马蹄声敲打的地面震动,行人们早有防范的准备,但看出来自外面,一下子乱了方向:“有强盗,天呐,快起来,带上东西各自逃啊。”

最早讨热汤的,是些商人们。应该不是头一回遇到,收拾起来最快。把靠着树披着的袄子一卷,包袱一背,拔腿就如鸟兽散。

由称心如意送汤过去,一开始不敢过来的十几个人,反而激出义气。对着一动不动的蒋德等人喊道:“有强盗,你们怎么还不动?这不是人多就可以没事人的时候。”

“是啊,去年有个官儿带家眷上路,家人有几十个也让抢走东西。”又有一个人这样的说。

蒋德还没有回话,马车里先乱了。

“元皓,别着急,有你的,你放心吧。”柔婉的女子声音一起出来,是加寿和宝珠。

元皓一骨碌儿出被窝:“加寿姐姐,我要穿衣裳。舅母,我要穿鞋子。”拍着马车厢叫家人:“取我棍来,我的棍!”

好心提醒的十几个人觉得应该有底气出来,但再一想,要棍的人还等着别人给他穿衣裳鞋子,他们的底气即刻溜得无影无踪。

有的人讪讪,是个孩子也敢大胆,他跑走好似不对,再说跑走不一定活命,留下来也不定没招儿,他道:“如果你们敢打,我们也跟着。”

蒋德扬眉是打算说上两句来着,但另一个马车里的动静又把他打动。韩正经一样的着急:“祖父,棍,衣裳,鞋子,腰带!”

乍一听,忽略稚嫩嗓音,很有壮士意味。

但探出脑袋来:“胖孩子,别打完了,好歹给我留一个,不然不跟你玩了。”祖父们怕他衣着不整齐着凉,把他又拖回去。

好心提醒的人已看在眼中,人人嘴张得多大。火光映照出他的面容,这孩子不会超过七岁。

这个年纪……。这十几个人又乱了,刚才想跟孩子比胆大的人有个转身走的姿势。

接下来不等他们吃惊或是逃开,一个黑脸孩子穿着整齐跳下马车,叫着:“福姐儿福姐儿,出来指挥。”

“来了,”一个小爷打扮的人出马车,但软软的官话一听就是个姑娘。又是福姐儿,分明是个姑娘。

黑脸孩子又去别的马车前:“一只鱼一只兔子,穿衣忒慢!”马车后面转出双胞胎,抱臂没好气:“我们早下来了,战哥儿,是你太晚。”

“狡猾!我叫你们,你们却不叫我!没义气,不是兄弟,没眼色!”黑脸孩子嘟嘟囔囔,把背上的弓箭拿在手里,又眉开眼笑:“咱们比弓箭,怎么样?输了的人给表弟当马骑。”

“好呀好呀,”一个胖脑袋伸出来,元皓笑嘻嘻。加寿把他抱进去:“还有一半没穿好。”元皓嘟囔:“加寿姐姐快些,舅母快些,”又对着外面大叫:“留给我打,不然不是好哥哥。”

马蹄声更近,烧杀抢掠的气势随着风雪席地卷来。执瑜执璞和萧战等抱着弓箭到最外层,闭目的袁训不睁眼睛吩咐:“人不多,别杀完了,练练手也不错。”

孩子们挺起胸膛答应,萧战更是奉承的回来两步:“岳父路上最辛苦,您睡您的。岳父真厉害,看也不看就知道人不多。”

整装出来的梁山老王鄙夷孙子:“你又拍上了,要拍,也是祖父这玉皇大帝比土地老儿厉害。他还用出来瞧吗?听一听马声就知道这人不会超过四十个。”

受到贬低,土地老儿侯爷继续去睡,这样也免得对嘴。萧战不改对岳父的巴结,欠欠身子好个狗腿模样再出去。

商人们早就逃远,留下的十几个人看完这一幕,面面相觑又开始张口结舌。目光里全是一个意思,这群人里大人也不怕,咱们也留下吧,总比夜里独自逃命的好。

他们也没有商议的功夫,强盗凭的全是一股子匪气,喊杀声已出来

:“杀啊!抢钱抢女人啊!”

刀光没有到面前,但杀气从风中散开来,有胆子小的人惊得手一颤,握着防身的东西落下地来,发出“当啷”一声,把他自己又吓一跳。

是走,像是来不及。是留?怎么办?十几个人呆住。

到此时,约摸看出这些人中没有勾结强盗的人。袁训睁开眼,见他们也没有居心叵测的人闪烁不定的眸光。安慰道:“坐下吧,几十个强盗不值什么。”

响应他的话,弓弦声出来,大笑声出来,几个胖孩子下车,这是元皓,小六苏似玉和韩正经,每一个人都有至少两个家人跟上,往外层去,又叫得欢:“留给我一个,”

“还有我。”

大笑的是萧战,得瑟从来少不了他:“吃小爷一箭,冲在前面是不是?给小爷送靶子吗?”

“扑通扑通,”有人落地摔在冰硬雪地上的动静,马嘶长鸣,不知是中箭还是勒马。长呼声出来:“风紧扯呼,风紧!”

“哈哈哈,风何止是紧,简直是紧得紧!”萧战继续乐不可支,显然射的顺手。

“啪啪啪,”元皓从前面跑到袁训身边,木棍在手中往雪中一捣,他是来告状的:“舅舅舅舅,快骂表哥,表哥不让元皓上前。”

韩正经也回来。

默默算着掉下马人数,余下还有多少人的袁训慢条斯理:“舅舅都坐着,你为什么要上前?”

这话把元皓难住,却不乐意。胖脸蛋子皱巴成一团,看着好可怜:“坏蛋舅舅不疼元皓了吗?”面颊抽动着,随时要大哭出来。

但袁训瞅他片刻,他又不哭。

“这一招不灵,”元皓自言自语说过,换上一招,走去胖脑袋蹭在袁训肩膀上,一个劲儿的粘乎他:“坏蛋舅舅,快疼元皓,快疼元皓。”

依着马车坐着的袁训没忍住一笑:“你小呢,杀人流血少看吧。”元皓不爱听,皱巴着脸又想新的招数。

梅林后面,忽然有了动静。几个强盗包抄后路,从这里过来。观望的行人们有的大叫:“厉害!”有的抄扁担迎上前来,但扁担挡不住钢刀,没几下子让砍掉一截,钢刀直奔他的脑袋劈击而下。

那人一闭眼,心中大叫这下子我可死了。耳边一道疾风过来,“通”,有什么倒下来,地上的雪扑上他的脸。

战战兢兢他睁开眼,又惊恐的说不出话。面前倒着一个强盗,咽喉上一枝长箭,不偏不倚插在正中,强盗一声惊呼也没有已经毙命。

他也不用去寻找是谁救了他,火堆对面撒娇胖孩子欢呼出声:“舅舅太快了,舅舅教我,我也要学。”

隔着火堆,袁训手中不知何时多出弓箭,这会儿正在手指上晃动着,下端是元皓在摇晃,顺带缠着坏蛋舅舅。

另外的强盗,蒋德截住。韩正经和元皓一起眼巴巴,袁训含笑:“老蒋,留一个给孩子们。”

“行啊。”蒋德劈面一拳,把一个强盗鼻梁打断,鲜血长流中倒地看样子起不来。又是一腿扫去,看似没用力气,踢中另一个强盗心口,横扫胸膛而过,这一个也倒下来。

留下一个,蒋德三两下夺去他的兵刃,揪住衣襟,直摔过火堆:“小爷们小心,来了。”

元皓执起木棍,韩正经执起木棍,照看孙子在一旁的镇南老王和家人,文章老侯兄弟和家人,都有了笑容。

见两个孩子抬手一棍,下击又是一棍,两边夹攻又是一棍,再就没了。强盗为了活命,要捉个孩子当抵押,恶狠狠还手。

蒋德挡住,笑道:“小爷们再来。”元皓和韩正经重新再来一遍,三棍一过,就只有乱打。袁训对镇南老王使眼色,镇南老王看出他的用意,但踌躇道:“我于棍法上却不在行。”

这是个和孙子亲近的大好机会,又可以树立祖父威风。但镇南老王满心里要为孙子,这会儿后悔过于讨好孙子,见他喜欢坏蛋舅舅,棍又不是刀剑会伤到自身,给元皓打的是棍已来不及,老王把机会还给袁训:“棍是你的成名兵器,还是你教吧。”

元皓和韩正经很喜欢,叫道:“舅舅(姨丈)快来。”袁训腰带上解下三截儿铁棍,手一抖,把铁棍连起。对蒋德道:“你先拦着。”侯爷跳到孩子们身边,手一抖,摆个势子出来,沉声道:“这是拨草寻蛇,”

孩子们小脸儿绷得紧紧的,一样摆出来。

“老蒋放他出来。”袁训说过,他不上前去拦,只在孩子们旁边比划。孩子们照样学着,打不过的时候,蒋德上前拦下。

孩子们大叫出声,生龙活虎的打起来。

宝珠看上一会儿,往最外层去看视。见小六是哥哥们带着,也有一个空手的强盗给他们习练。小六太想当大人,爹爹又是自家的那感觉,他没有缠袁训。

太子殿下有两个,宝剑出手,寒光逼得飞雪都似凝住。

小红很着急,说她小,让她原地站着。她颦着小眉头,把小木刀拔出来放回去,抱怨着:“哎呀呀,也给我一个吧,我谢谢还不行吗?我给小爷们洗帕子可好不好?”

称心如意和苏似玉跟着心动,加寿和香姐儿也掺和,学着小红的腔调:“哎呀呀,也给我一个吧,我可不谢你们,我也不给洗帕子,哈哈哈。”

宝珠也就心动了,想学学女儿这口吻,但她是大人未免面上发烧。又把玉珠想起来,见玉珠不在这里,宝珠走去玉珠马车前看她。

玉珠也下了车,看热闹呢。从马车后面露出面容,一样没有害怕,反而头一回见,对强盗的怀恨,和自己人占了上风,又避免不去看死人,兴奋的不行:“不敢离得近,就在这里躲着看,宝珠,”玉珠难掩羡慕:“你过得真好啊,看看你的日子多讨喜。”

宝珠嘟嘴儿,新学的埋怨在这里出来:“哎呀呀,我也是闲看着的人,我就不觉得好,”

“哎呀呀,你们全打完了,我们可怎么办呢?”女儿们在前面又笑起来。

母女的话混在一处,玉珠先是一声扑哧,再就银铃声笑了出来。拿个帕子掩着,也全到宝珠里。

宝珠愈发的嘟囔:“人家不喜欢,三姐还笑话人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二更送上,新的一年里亲们健康平安如意吉祥的祝福送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