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九章,哇哇哇哇哇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风雪掀得马车微动,宝珠倚在车旁,露出一半眉眼儿,火光中看去,娇嗔痴缠仿佛全在这半边面庞。竟然是只她一个嘟囔,外加一半儿的神色,就出神入化的还是当年小小的宝珠。

玉珠不自觉的心动,陷入回忆中。曾几何时,她和宝珠,还有大姐掌珠,也跟马车最外层的孩子们一样爱热闹。还记得祖母请客春夜赏花,姐妹三个去掐花,不许爬上树,都在树下嘟囔着:“哎呀呀,竟然不能亲手儿掐啊。”

就跟此时的宝珠一模一样。

时过境迁,姐妹各嫁人家。都没有宝珠许的好,但难得的,是今天姐妹还能相对撒娇一回,看到宝珠如同当年的小宝珠模样。

这让玉珠觉得姐妹间从没有分开过,以前有过的生分、猜忌,也雁过无痕。又让玉珠荣幸,在这风雪扑面的晚上,姐妹间好似从没有分开过。

清高的人一旦动情无可抵挡,玉珠想着,这是人生一大幸才是,这极难得的。她动了情,湿了眼角。悄悄用帕子拭去,这就不会打扰到姐妹们情意流动似的,和宝珠并肩继续观战。

孔青带着小子们打扫战场,把死了的人拖开。不多的几个活人,太子殿下还在打,殿下自己笑得哈哈有声,快活的有个元皓的模样。小六手中有棍,也打得虎虎生风。

五周岁的小六,他常年跟着太后在宫里,袁训对他要求不甚严格。想着大些再下苦功夫也行,小六又年纪小,棍法只比元皓和韩正经强些。

但他玩得太开心不过,他的左边是长兄执瑜,右边是二哥执璞,萧战站到他的对面,强盗几回是想逃走,但让萧战逼回。

加福带着满身的暗器,和姐姐们、好孩子在一起。一身劲装的加福英姿勃发,小手叉在腰上,神气劲儿不经意间挥洒中,决不是刻意做作。

一只小手握着香姐儿,一只小手握着加福表姐的好孩子,就成了母亲玉珠眼中的熠熠宝玉。

好孩子看得津津有味,还会叫几声好。对雪地上的血视而不见,当她挥舞拳头的时候,说的是:“狠打!让他不好好的,他要打抢。”

玉珠听在耳朵里句句都是理儿,嘴角微勾的时候,眸子里水光更深了深。

她在想袁家可真不了起,把刚三十出头的四妹夫养得永远英雄人物一流,把接近三十的宝珠养得还似闺中。孩子们又个顶个儿的棒,好孩子有幸和哥哥姐姐一同长大,看这模样儿,少不了有个正直性子。

玉珠想能正直,就已了不起。

怕自己算错年纪,玉珠掐指又算一遍。作为宝珠的姐妹,她知道宝珠十六岁有加寿,加寿今年十二周岁,宝珠是二十八周岁,四妹夫年长四妹三岁,三十一周岁没有错。

但看上去还是极年青的一对夫妻,又有一堆出色的孩子。玉珠为他们神往,哪怕宝珠一家人就在身边。又为女儿神往一回将来,希冀的知道经过这一次出游,女儿还有许多长进。

这就足够了。玉珠对自己微微地笑。何必要她一定粘乎家里,一定在家里呆得习惯。她玩耍的常是小王爷,不知收敛的年纪,对家里姐妹兄弟不亲也有原因。

只要她长进,慢慢的她就会转过来,变得不让父母亲担心不是。

眼面前飞雪蒙蒙,风若金戈铁马梦中来。玉珠自家在心里和女儿忽然和解,好似长剑舞在九霄雷声重,也寻找到它的痕迹,知道它终会回到剑鞘中。

同时也发现自己不能给好孩子九霄雷动的云端,又何必怨她说她不懂事体?

抿着的唇笑意流动,玉珠对好孩子以后回到家不好养活的担心忽然就没有了。换上来的,是对宝珠娇嗔:“哎呀呀,你看好孩子,有了你二爷的品格儿。”

对着寻常路上遇到,会四下里逃窜的场面,孩子们叫好不迭,宝珠大约猜到三姐的心思弯弯绕儿。但还是诧异的扬一下眉毛,夸张的和她取笑:“三姐,这话却失了你的品格。”

玉珠佯怒:“如今我跟着你上路,不敢固守自己。”宝珠还想回话来着,但让一片大笑声扑倒。原来是小六把那个人打倒,叫好声巴掌声响彻这一方天地。

小六抹着汗水,拖着棍扮嚣张:“还有吗?再多多的给我几个?”

“小红,快来,我给你找到一个。”禇大路远远叫着,小红大乐:“来了,我来了。”

呼呼的跑去,宝珠好生羡慕,玉珠好生羡慕,无意中见到加寿香姐儿和好孩子全是好生羡慕,玉珠忍无可忍,格格的笑了出来。

“这不是遭遇强盗,这是候着强盗。”玉珠笑得扶着马车弯下腰。

从执瑜执璞萧战到加福全眼睛一亮:“前面还有吗?”宝珠也笑了出来。

称心如意不在这里,转回里面请示袁训:“再做点儿热汤水吗?都花了力气。”

袁训夸她们经心,称心是苏似玉的表姐,体贴表妹,把她叫去帮忙。三个人带上梅英红花奶妈丫头,重新烧热水,摆大锅,把一应的吃食取出来。

宝珠很快来帮忙,玉珠也帮忙弄茶水,袁训就见到宝珠面有怏怏。

多年的夫妻,袁训也没有大意。想上一会儿,宝珠除去路上夫妻相聚少而生气以外,没有别的原因。

自己夜里不能陪她,有寿姐儿陪她这话,袁训压根儿没想。女儿陪,是女儿陪。当丈夫的陪,是当丈夫的在身边。

孩子们清点强盗人数,太子兴致不减的跟着掺和。袁训没太多的事情做,眼光一直跟着妻子。见她往老梅树下去,没有别人跟着,袁训跟上去。

宝珠掐梅枝子烹茶,打算取一段高雅。正掐着,风在身后停下来,温和的嗓音从后面过来,低低带尽安慰:“别着急,我带你去好地方,到了那里,咱们就可以好好在一起。”

一只修长的大手递上来,手指间夹着一朵梅花,开得正妍,疏影横斜。

宝珠心花怒放,侧一侧脸儿就能和丈夫相对,他的身子又挡住别人看向这里的眼光,宝珠娇滴滴:“你呀,你总算见到我不喜欢。”

小小的低声:“遇上强盗呢,不应该想你来陪我,但还是想了,摆点儿面色出来,就是这样。”

“不妨事,”袁训轻笑:“此许强盗用不上我,要是我什么事都上前,孩子们要怪我,老亲家也要怪我,亲家的亲家不更要怪我抢走光彩,不给元皓留些。”

宝珠嫣然的笑,真的好似上好宝珠模样。袁训情意流露,手指轻动,把梅花给她簪在发上,还是问个明白才放心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孩子们都有的打,独我没有。”宝珠苦着脸儿:“他们这样说话,”学一学女儿们:“哎呀呀,不留一个给我们吗?”嘟起嘴儿。

袁训笑意盎然,手指因簪花还在宝珠发边,听完宝珠心思,借收回的时候,勾起手指,在宝珠额头上轻轻一敲,打趣着她:“把我好生吓一跳,却为了这个?”

“就是为这个。”宝珠同他笑眉笑眼儿,抱起她要的梅枝子:“打心里眼红孩子们呢。”

袁训和她一起要动步,一抬眼,夫妻双双飞红面庞。马车营地上,从老王们到孩子们,都笑眯眯的不言而喻。

不言而喻也就罢了,笑眯眯也可以装看不见。但齐唰唰的,抓住夫妻亲昵的神色,宝珠是女眷,脸嫩一定会红。忠毅侯是个皮厚的,也没有架住一堆眼神,也涨红脸。

本来夫妻同行同回去,还可以再说两句。但在注视之下,宝珠悄声道:“你可别跟来了,留会儿吧。”抱着梅枝子飞也似去了。袁训干笑着回应营地上的眼光,抬起的步子收回,觉得不对,心想我怕谁不成?重新迈出去,也不是滋味儿。

“爹爹给掐花儿戴吗?”加寿不是有意的解了父亲尴尬,只是掺和一记,带着胖元皓兴兴头头过来。

袁训选一朵最入眼的花,亲手给加寿要簪。加寿推一把表弟,元皓小脸儿笑成一朵花,送上发髻。这一朵给了他。

第二朵,袁训还是选他当下看着最大最好的,给了女儿。簪好后,笑道:“这里虽香,却不如营地里暖和,咱们走……”

“还有还有,”元皓踮着脚尖,加寿也是一样,姐弟两个送上额头。怕舅舅不懂,元皓小声嘀咕:“还有敲额头。”

两个发髻——加寿还是男装——几乎一样的角度歪着顶上来,一高一矮,一样的胖嘟,怎么看怎么有趣。

袁训忍俊不禁,先在元皓额头上轻轻一敲,元皓开心的哈哈哈着。又给加寿一记,姐弟跟来的时候一样兴冲冲回去。

几步外,香姐儿已站好班儿,带着好孩子过来。“爹爹,也要跟对母亲一样。”

袁训脸上的红可就下不来,他背着身子敲妻子额头也让看出来,侯爷闹不明白自己思念妻子,是不是也让看出来。

如果此时在房闱中,夫妻恩爱没有错。但侯爷为首赶路的时候,把别人全抛开,和妻子缠绵去了,让人看出来,袁训局促的不行。跟有个绳子把他的人紧紧捆住,不得松开一样。

乖乖的,很诚恳模样,给二女儿和好孩子也簪上花,还小心觑下她们面容,生怕她们要计较这花不如母亲的好。

凡是盛开的梅花都不错,侯爷这样想,不过是内心发虚就是。

好在香姐儿并没有计较,和好孩子一样走了。好孩子多讨一朵,走去给玉珠,给的得意洋洋,显摆无比:“这是姨丈给母亲的,姨丈给了姨母,也就要给我们。”

“就要”这话,讹人似的,让玉珠低声笑个不停。把花簪了,玉珠也生出得意。

现在是萧战到岳父面前。这是个出名的搅和女婿,此情此景对上他,袁训头皮微麻,又怕战哥儿在这里计较。

萧战挺懂事儿,嗓音低低的:“岳父,给我一个人两朵花,我就装看不见。”

“我有见不得人的事让你看见?”袁训瞪他一眼,但依言给了萧战两朵。当岳父的怕了他。

萧战送上额头,嘿嘿:“两朵花敲两记。”袁训板起脸敲过,萧战欢喜的跟得了头彩似的。梁山老王见到又要不乐意,还没有吼出来,见孙子多讨一朵花,一溜小跑回来:“祖父,我给你簪花。”梁山老王转怒为喜:“呵呵,还是孙子向着我。”

萧战簪的匆匆忙忙,而且扭头吼舅哥们:“该加福去了,你们退后,别抢,总抢不觉得丢人吗?”

镇南老王失笑,打一个大家都认同的抱不平:“战哥儿,你这话说的是你自己吧?”

执瑜执璞带着小六苏似玉,阴阳怪气:“我们哪敢动呢?我们怕了你。爱抢精!”

萧战还有的话回:“这一回我没有抢,不是按着来的。先是岳母,再是大姐,再就小古怪,再就该我们才对。”

香姐儿撇嘴:“虽然我同你一天生日,难道时辰上不比你大吗?”好孩子快快乐乐帮腔:“就是。”萧战顾不得理她们。

袁训等着,萧战把加福送上来,萧战堆笑:“岳父,加福与众不同,四朵,嘿嘿,”手指比划出来个四。

袁训白他一眼,但对上加福好女儿时就眉开眼笑,给了加福四朵,萧战又提醒:“敲四下,福姐儿是最好的女儿。”袁训敲上四记,萧战欢欢喜喜和加福回来,挺胸腆肚子,活似得胜大将军。

落一堆加寿等人的白眼儿,萧战也不管,对加福说了句什么,去另一株老梅树下掐起花来。大家都纳闷:“他是打算给谁?加福不是有了花?”

加寿想了起来:“战哥儿为三妹争得四朵花,怕我们生气自己掐,戴的会比三妹多,他鬼主意出来,把别的花全掐了,不留给我们。”

从元皓到香姐儿好孩子,一起说是。

萧战鄙夷:“我掐不完这些花。”

加寿道:“我再猜,”见到执瑜执璞和小六簪完花,执瑜为称心讨了一朵,执璞为如意讨了一朵,加寿带着元皓又上去。

元皓笑眯眯,大声而又响亮的道:“给祖父的。”元皓刚才太开心,忘记要。

镇南老王笑得合不拢嘴。加寿为太子讨得一朵,亲手帮太子簪上,在太子额头上敲上一记。元皓见到,在祖父额头也敲上一记。镇南老王笑话他:“长大再这样,可不叫恭敬。”

“是玩,是玩呢。”元皓不用姐姐教,也回答的不错。

小红也得了一朵,欢喜的给母亲看。禇大路、孔小青全有,袁训心想可以离开这梅树了不是,见营地上哈哈大笑震天般出来。

萧战有一抱的梅花,用衣襟兜着,送到元皓面前:“好表弟,加福姐姐的花比你多,你别不痛快,这些全给你。”

袁训这会儿忌惮女婿闹,萧战也忌惮表弟闹,特意的前来讨好。一堆的花有元皓胖脑袋那么大,花瓣晶莹如玉雕成,香气芬芳悠远深沁,好孩子不无眼红的时候,元皓昂起脑袋:“不是舅舅给的,不好!”

好孩子让提醒:“是呢,不好。”

韩正经也多得两朵,正给祖父们簪,耳朵一尖听到,有事没事凑个乐子:“不好。”

萧战是不会生气的,他趁势正好,全送到加福面前:“表弟越来越乖巧,这就不争风,福姐儿,全是你的。”

加寿给他鬼脸儿,元皓给他鬼脸儿。香姐儿对他吐舌头,好孩子跟着吐舌头。韩正经想上一会儿,才没有跟胖孩子,而是跟着二表姐,也吐了舌头……。凶杀的雪地早成温暖欢笑,看得十几个行人傻住眼。

有人道:“见过胆大的,没见过这么胆大的,”

“是啊,刚杀了人,他们就喜欢上了。”

“人家这是艺高人胆大,”

不远处,商人们见到没事情,蹑手蹑脚的又要回来。

称心如意唤道:“汤好了,可以吃了。”新得的梅花在热气中有些蔫,但依然是小主人得意的东西,用手扶一扶,就笑逐颜开。

自己人一一分得,又招呼行人和刚回来的商人们也分给他们。行人们不服气,道:“他们有难就不管我们,不给他们也罢。”称心如意解释得体:“大难临头,没有不怕的。把这些小事情记在心上,不是我们家人办的事情。喝吧,去去寒气。”

行人们哑了嗓子,有震撼不已。由他们对战强盗看出他们与别人不同,现在更看出这不是一般的人家。

镇南老王和梁山老王对看一眼,微微的点下头。二位老王爷把袁训看得是差不多的门第,就对侯府未来的两个长媳这样说话深表满意。

虽然不满意也与他们无关,但称心如意的话,深谙二老王的门第之观。

他们这样的人家,出来的不是公侯就是将相,不是掌兵权之臣,就是重臣。天生管辖别人的人家。大难临头这事情,算考虑在内的原因。称心如意回答的得体,无形中抬高侯府门第,也让有亲戚关系的二老王面上生辉。

宝珠和袁训更不用说。

大家吃完,烧热水,准备家人洗碗,方便主人们重新梳洗。袁训让带过活着的几个强盗,趁这个空儿问话。太子也在这里。

有一个强盗自以为活不了,不如横到底,脖子一梗:“杀了我二十年后又一条好汉!你们也想想,以后不能再走这条路。”

袁训嗤之以鼻:“老子怕你当鬼不成?高兴了我一天走几回给你看看。”

“哼!那劝你放了我。你不把我们放在眼里,难道不把黑风寨放在眼里?”强盗傲慢。

“在哪里?”准备去洗的孩子们听到,又拥过来。袁训斥责几句,把他们撵开,太子一定不走,袁训不能斥责他。

强盗冷笑:“怕了吧?我们只是黑风寨在外面的小人物。我们寨主手使一把泼风刀,就是关公来了也不怕他。”

蒋德天豹看向关安,蒋德喃喃:“又来一只狗?”关安大步过去,“啪”,劈面一个漏风巴掌,打得强盗打在地上,关安骂道:“胡吣!让他过来,关爷代关家祖宗教训好他。”

他只顾着和蒋德生气,争一口气上的上风,强盗打了半夜本已有伤,这一巴掌打得爬不起来,更别说回话。关安指着还在骂,商人们回了话。

“这位爷,”

关安怒目:“关爷。”

商人们露出恍然大悟,对地上强盗有些同情。你都让绑上,还乱得罪别人同姓做什么。商人们陪笑:“这位关爷,黑风寨的话,我们知道。”

关安横眉,气纠纠就差一把大刀在手:“如实说来,我倒要看他有几头几臂,敢夸大口!”

这一位看上去快比黑风寨的强盗还要吓人,商人们又别有用心,想对他说了,他一怒之下去剿了黑风寨也不一定。这条路是商人们经常奔波往来的,安全些不是更好?

商人们一五一十说起来:“有两百多强盗呢,不抱成团的商旅都不敢走。如果那路太平的话,我们回家不走这道,那路更近。”

袁训微有动容,两百人强盗不是小数目。他对这附近的地势不熟悉,在脑海里展不开,但却能展开本地官员的名字,和一部分的履历。思忖着想有人失职不成?

在商人们说话间隙,徐徐的问出:“没有人管吗?”太子也听得凝视细思。

“唉,管不了。黑风寨的下面,是大片村庄。民风败坏,性情刁难。官兵去剿灭的时候,他们化身为良民。官兵离开的时候,他们再结伴当强盗。前年我姐夫,也是做营生的,让他们绑票。交一笔银子让放回来,这消息是他说出来的。”说话的商人黯然摇头。

袁训不动声色:“这消息你对本地衙门说了吗?”

商人也精细,解释道:“怎么敢说?本地衙门里怕有通强盗的,我们一家还要命呢。”

太子眉头拧起:“你对我们倒放心?”

商人把身上袄子再裹紧些:“您老们不是都杀了强盗,而且听口音您老们是外地人,再看您老们的派头儿,我斗胆的猜着,只怕是省里微服私访的大人。”

在这里坐的行人们都说他猜的对,让火光映红的面庞上跳跃着憨然:“不是大人们,谁会人生地不熟,管我们死活?还给我们热汤喝?这一场雪下的,虽然小,没您这两碗热汤也冻得够呛。”

“您要是再把黑风寨给平了,您就是这里方圆的大恩人。”

太子是有了这样心思,但他老实询问的望向岳父。袁训还是面无表情,没有心动的意思。肩膀后面,伸出一个胖脑袋:“坏蛋舅舅,您会帮着打强盗的对不对?”

袁训有了笑容,把胖脑袋揉上一揉:“元皓,您还不去睡?下半夜,又出来仔细冻着。”

“加寿姐姐漱洗,我下车和瘦孩子说话。”元皓继续煽动:“坏蛋舅舅一定会答应的对不对?”

韩正经站到袁训另一侧肩膀外,他不敢如元皓般撒娇,但挤出的笑:“嘿嘿…。”透着傻乎乎的恳求。

行人们看出来这位英武的年青人当家,对袁训也笑得傻乎乎。那意思已经很明了,但袁训还是没有清晰的理会。他只一左一右,亲昵地把两个孩子搂到怀里,笑骂道:“两个小坏蛋,睡觉去吧。还有元皓,先去哥哥车里坐着。”

韩正经老实的回答:“让他在我车里。”元皓可没这么老实,他在坏蛋舅舅的怀里蹭来蹭去的喜欢,抱着袁训的身子更加的方便说话:“舅舅咱们去吧,元皓今天拿的人没有战表哥多。这怎么可行?”

韩正经也就一起享受在姨丈手臂中这待遇去了,帮着胖孩子说话:“是啊,姨丈,我也没有拿到人。”

太子哈地一声,看看这请战多有意思。太子凑热闹也快成精:“岳父,我也想去。”学着元皓的语气:“我拿的人没有战哥儿多。”

“我也想去!”萧战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在这里。

“还有我。”执瑜执璞从马车里出来。

蒋德等人在这里,孔青等人在外围。只看看蒋德和太子的护卫们,因打过强盗不久,在行人们眼中不管个头儿高低或是胖瘦,彪悍能撼山岳。

但胖孩子们一说话,彪悍的大人全没有了颜色。

行人们这一幕看得心头暖暖,商人们见多识广嘴皮子活泛,有一个拿出大力气,不管不顾的夸,率先道:“将门虎子。”把个大拇指翘起来。

其实他也不知道这一行人的身份。

别的人跟着一起翘起拇指:“将门虎子。”袁训还没有怎么样呢,孩子们先喜悦起来。纷纷道:“是啊,我们是将门虎子。”

萧战竭力地把胸脯挺得比舅哥们高:“我是。”执瑜执璞瞅他没好气。元皓在这里呢,怎么能容战表哥一枝独秀。元皓留恋坏蛋舅舅的怀抱,不愿意出来。就把个胖拳头舞动,在火光中蝴蝶似的忽闪:“我是!”

怂表弟,是表哥对他的爱护,萧战软下来:“好吧,你是。”于是大家继续看着元皓独自撒娇:“舅舅去嘛,元皓要拿的强盗比战表哥多。”

表弟从来是表哥的克星,执瑜执璞二表哥笑出一嘴白牙。

“元皓,你去哪儿了?”加寿在马车里唤他。元皓慌了手脚,和舅舅撒娇相比,答应加寿姐姐更要紧。元皓回道:“我就来。”想也不想,抱住坐着的袁训面庞,香上一记,胖腿迈动回马车。

他一走,韩正经不敢撒野,也乖乖回去。袁训独对太子道:“睡吧,咱们赶路呢,路上太平就行,管不了许多。”太子当着人不反驳是尊重,也就回车。

胖兄弟们放好车帘,萧战则对着加福的马车走去。袁训鼻子里浓浓一声:“嗯?”

萧战笑嘻嘻:“刚帮祖父倒过水,我帮福姐儿倒水。”他的祖父在马车里悄声骂他:“又没出息去了,一天不让岳父骂几回,他就心里不痛快。倒水你要说出来吗?”

袁训这一回倒没骂他,萧战去马车前问加福洗好没有,让香姐儿黑着脸儿说了一句:“我也在这里呢,这是我的车。睡下了,别来了吧。”萧战摸脑袋狐疑:“可怜兮兮的,不让加福陪你,只怕你就变丑吧。”

不等香姐儿下一句出来,萧战一溜烟儿回祖父的马车。

大家司空见惯没有人奇怪,蒋德安排人分班儿巡哨,关安和孔青把死人料理的差不多,回来复命。袁训听完,打个哈欠,说一声:“还可以睡些钟点儿。”眼睛一闭,好似见不到行人们的盼望,一动不动,好似已经睡着。

半夜要休息,行人们也不敢再说,再者他们也要睡。对袁训一行人更加放心,他们往火堆旁边挪挪,大家贴着背,也进入梦乡。

天明起来,元皓兴许忘记这事没有再提。宝珠带人收拾早餐,照旧分给行路的人,大家一同上路。第二天的下午,城池旗帜在远方飘扬。行人们说声就要到了,家在城里的人邀请袁训一行做客。袁训说要把活着的几个强盗送去衙门,婉言谢绝。

和他们分手以后,袁训让马车停下。北风中,侯爷英姿挺拔:“大学士带上家人,再给你两个人,你们去衙门告状交案,找个地方住下。三天后我们回来接你。”

张大学士脱口而出:“你去黑风寨?”太子喜动颜色,孩子们喜动颜色。

袁训含笑殷殷:“咱们出来,是为的什么?”

元皓头一个回答:“玩!”博得哄堂大笑。

袁训笑道:“是历练!”字不多,千钧般重,张大学士心头也一热,涌出一片豪情。他居然能忘记说殿下安危要紧,你不要轻易去剿灭强盗,也算难得。

袁训接下来的话掷地有声:“咱们出来,为的是长见识。遇到难的,要帮一把。遇见强盗,哪有置之不理的道理!”眉头耸起:“但办一件事情就是一件,同行的还有人,咱们杀了强盗,只怕牵累到他们。索性的,送他们到家,也算先全一桩子事。再者,没死的强盗要送去立案。但又要防范衙门里真有人通匪,要有人留在这里随时打听,或寻出这大胆的人,有劳大学士出马。”

眸光又一扫万大同,万掌柜的带马出列。

“你是妥当人,我放心。大学士只有一个家人,如今派你带咱们的两个小子留下来陪他。分一辆马车给你们。有变,出来寻我们。”

万大同躬身说是,张大学士见是他,路上见到的寻下处找饭馆的能人,又一身好功夫,大学士暗暗佩服袁训安排周到。

侯爷看向妻子,嗓音不自觉柔上三分:“三姐是客人,不能带着她受惊吓。你和媳妇们也留下,陪三姐在这里逛逛,等我们很快回来。”

“不好!”最小的媳妇,苏似玉头一个不答应。小六也脸儿似苦瓜:“爹爹,您不会把我也留下吧,我刚杀痛快一回,我还没过瘾。再说您留下媳妇们,苏似玉也得留下。没有她,我打人谁叫好呢?”

袁训哄他:“我还没有说完,姐姐们也留下陪你。”

心爱的长女也苦了脸儿:“爹爹,您不是带上寿姐儿出京的吗?不能丢下寿姐儿。”再对手里的元皓挤眉弄眼:“元皓要留下吗?”

“不好!”元皓从温暖的车里要下来。加寿给他穿好羊皮袍子,放他下地。

小六等着表弟前去胡缠呢,大家嘻嘻就差怂恿。但他们没有说,也见表弟一出车,圆滚滚身子往地上一坐,鼓腮帮子吸鼻子,无赖相一大把。

黑又漂亮的大眼睛挤了又挤,随时会有眼泪出来。

表哥表姐一拥而上,是去哄劝的吗?没有一个是的。

表姐们给他鼓劲儿:“没有眼泪没关系,哭大声些就行。”

“哇哇哇……。”元皓干哭得让人只想发笑。

表哥们把个水袋在手中揉搓,:“放心哭吧,我们渥温了水给你润喉。”萧战把表弟提起来,让他坐到自己脚面上:“别冰你屁股。”

“哇哇哇……”胖娃娃让侍候得这般舒服,干嚎得更加响亮。

萧战还嫌不够乱,回身寻找到韩正经,正大光明的提醒他:“你就干站着。”

韩正经犹豫不决的往姨丈面上看过,见他正啼笑皆非,应该不会惹他生气。

“哇哇哇……”韩正经也原地干嚎起来。

“哇哇哇……”好孩子也开始。

玉珠走到宝珠马下:“我其实想去看看,我坐在车里,我不拖后腿。”宝珠嫣然:“其实我也想去看看,三姐咱们只看着吧,”幸灾乐祸的道:“看表兄怎么安抚孩子们。”

袁训已是焦头烂额的神色,却看笑话的可不止宝珠,还有二老王。是一个比一个悠然,没有一个帮着说教孩子的。

梁山老王更掏出酒袋,跟孩子们哇哇是上等下酒好菜似的,眯着眼睛喝上一口。

小红成了大忙人儿,先去劝胖孩子:“胖小爷别哭了,老爷会带上咱们的。”

又去劝韩正经和好孩子,没劝下来,小红是真的一串子眼泪下来:“哇哇哇,我也想去啊,哇哇哇,别不带上我呀……”

“苏似玉,该你哭了。”小六还在添乱。

太子没有幸灾乐祸的心,也没有劝的空闲。他正笑得前仰后合,甚至生出也给元皓鼓个劲儿的想法,让他哭的大声些。

至于岳父为不为难,太子倒没多想。

袁训无可奈何,轻叹又忍俊不禁:“好吧,都去,别哭了。”

元皓哭声立止,胖脑袋晃动着:“坏蛋舅舅最好。”加寿等笑眯眯:“爹爹最好。”萧战扯起表弟,大步走到袁训马前,昂首挺胸:“岳父,我请战!两百个人算什么!我只带着祖父和我家的家人,我就能拿下来。”

这一回没有等到胖舅哥们来争,太子缓步而出:“慢来慢来,战哥,你且退下。”

此时局面,萧战对付太子也信手拈来:“哥哥,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您还是安坐着。”他是争定了。

太子愕然:“都说你战哥无人能敌,果然,我你也驳。”萧战偏回的恭恭敬敬:“哥哥不是舅哥们,舅哥们要给我当马前前锋,我还是要的。”

太子莞尔:“我没打算给你当前锋。”

执瑜执璞倒吸一口凉气:“牛皮越发的大,我们给你当前锋?战哥退下,老实呆着吹牛皮去。这一战,我们打定了。”

两个人也来到袁训面前,和萧战站在一起,两杆小铁枪似的,气势也昂扬:“爹爹,战哥是女婿,好事儿先要给儿子。”

太子又错愕了,这话把他也扫进去不是。萧战更是嘴快,刚才把太子拒之门外,这就把太子拖为同盟:“哥哥,一只鱼一只兔子不恭敬你。”

加寿和香姐儿骨嘟起嘴儿:“就他最伶俐似的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今天这名字起的,嘿嘿,仔得先找个乐子。

亲戚已走完,可以专心码字回评论。

但有一件不如意的事情,仔手机掉了。仔哇哇哇……。

进级的亲们明天仔来抱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