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三章,泰山行宫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二位公主在,齐王没有机会再说话,喝完粥,乘车回府。念姐儿和嫂嫂们继续忙活,但有这个消息在,脑海里转来转去不得安宁。她要好好想想,又没有重要事情,晚上不方便探访未婚夫婿。这跟齐王幽闭的时候,陪他过年夜又不一样。跟夜巡的时候叫上他也不一样。第二天的上午,念姐儿姗姗来到。

梁妃收到儿子的话,也是昨天不方便出宫,今天一早到来,正在这里。和念姐儿相见过,梁妃也劝念姐儿:“不如你们同去?”看来是跟儿子谈论过。

梁妃想还说什么授受不亲,太子不是跟加寿同行?念姐儿苦笑猜到她的话:“回娘娘,他们一行有舅舅和舅母,还有妹妹和弟弟。”

齐王翻翻眼:“你又不是跟我同行,你可以学学太子,太子至今为止,还对外宣称在西山。”他忍俊不禁:“已经有钻营的官员四处打听,说太子是不是生了不能回来的病,在西山回不来。”

念姐儿见他说得简单,鄙夷道:“殿下倒是明白。”

“这有什么难打听?太子先于加寿出京,说在西山。现在又在一起,西山只能是个借口。”齐王侃侃而谈:“你可以对太后辞行,说返乡过家,哈哈,你也祭祖去吧,今年像是祭祖的年。前几天忠勇王府的亲戚来探视我,说忠勇王府的世子夫妻,也祭祖去了。带的有死了的常棋妻子。常棋是父皇圣旨所斩,他说这样拜祭担心连累王府连累到他,问我讨主意。”

念姐儿不是不想去,只是瓜田李下的嫌疑重,她还是颦眉苦思。

齐王一会儿等不到答复,不无恼火:“跟上我怎么就不行?不就是没有长辈吗?”殿下脑子转得风车一般,对母亲道:“咱们梁家的原籍也在京外不是,京里的长辈我也带上一个。”

念姐儿好气上来:“梁家的原籍?早好些代过去,都是祭祀京中家庙。谁不知道,梁家是京中世家。”

“这不代表原籍没有家庙。再说京里的世家往前追溯几代,有几个真正是京里的人。”齐王强词夺理。

念姐儿紧紧闭上嘴,心想这位殿下要追溯到先帝打江山那会儿,眼下京中官宦世家,还真一多半儿不是京里人。就是有几家子读书的人,往前数三代,京外也原有祖上坟山。

念姐儿无话可说,在齐王独自地乐,对母妃道:“我出京当差,对京中宣称我身子依然不快。但暗地里呢,家里不应该来个人陪我?我年青,最好是长辈在,这样凝念也就可以跟随,不是有长辈在?”

他狡黠的笑着,不但念姐儿张口结舌,不知道拿什么话驳他的好,梁妃也点头称是。

就是念姐儿不跟上,梁家也应该有个长辈照顾齐王路上吃喝,让他不要贪玩任性。自家人的劝,跟当差的人劝大不一样。

梁妃就说回宫就让家里来人,念姐儿想到些话要反驳时,心腹家人前来回话,做齐王出行准备。念姐儿再没有找到空子回话,齐王看出她犹豫不定,亦不给她单独说话的机会,怕念姐儿女儿家羞涩上来,她说不去。

殿下要出京,当母亲的总有挂念。梁妃也没有刻意留出念姐儿单独在这里的空儿,坐到中午才说回宫。念姐儿一起告辞。虽说没有明着答应,但齐王期盼心重,就当念姐儿答应来看待。送她的时候道:“想好出京的辙,就对太后辞行吧。”

念姐儿只扯动一下嘴角。

午后,念姐儿去粥棚帮忙,见到二位一早说进宫看母妃的公主嫂嫂还没有回来。

张贤妃眉头紧锁:“我不相信齐王是装病,这是欺君之罪。不但皇上不悦,御史们也不会放过。”

宜嘉公主嘟嘴高高:“女儿说的不是齐王皇兄的病,是我和纯慎过去时,他说的一句话,说舅舅不疼念姐儿,没带上她去,”对母妃脸儿一沉。

张贤妃无奈:“我还岔不开你的话头了,你我算是有些消息的人,能知道忠毅侯过得不错,你眼热他们,又气我没有让你和驸马同行?我的儿,”

拿出苦口婆心:“忠毅侯走的应该是内陆,不信你家里收到好些金丝红枣,那地方离京城并不远,那里算安定。”

“但加寿最后一定会去边城。”宜嘉公主边生气边神往:“如果我在太原,我就可以招待她。可以和加寿骑马去,吃驸马说的好馆子。”

张贤妃也生气了:“加寿能在边城住多久?依我说,她去到就要回来!你呢?你去就要守着。不要再拿这事对我说,我在一天,就是不许你去兵荒马乱的地方。”

宜嘉公主继续嘴儿上可以挂油葫芦。

赵端妃宫里,纯慎公主索性和母妃发发脾气:“袁家全家都去了,母妃就是不去太后和皇后宫里打听,只我见到婆婆收的东西就能知道出京好。”

扳起细嫩玉白的手指:“七、八月里是大鱼,婆婆爱吃,我也爱吃。后面是红枣,是京外的火烧,我也爱吃。”

赵端妃撇嘴:“京中烧饼并不差。你要吃,现让人出宫买两个也罢。”

纯慎公主愈发娇纵:“地方不同,味道不同。”手指还没有扳完,又细数着:“后面又有……”

赵端妃板起脸:“可以了,忍你一回,你越发的上来。收起性子来,难道你在婆婆面前也是这个样儿?我在呢,不放心你出京,你就不许去。”

她真的生气,纯慎公主有所收敛,低头弄衣带,小声地道:“但加寿去呢,到了太原家里,可谁招待她呢?还有香姐儿和加福,我们本可以在城外草地上骑骑马赏赏花,”

赵端妃露出惊恐:“快不要说!还城外?太原城外全是异邦人出没!不要再为一句舅舅不带上你,这还是你偷听来的话,就同我搅和不清。我不依你出京,你就不能出去。”

纯慎公主把头垂得更狠,把衣带揉得更乱。

第三天,齐王出京,按对念姐儿说的,往约定的地方去,在那里等念姐儿,说好的,不见不散。

……

“我是一个胖娃娃,哇哇哇哇哇。我是一个好娃娃,哇哇哇哇哇。”

寂静的谷中出现这嗓音的时候,大人们露出笑容。

宝珠往窗外看,见头一个走的是元皓,后面是他的祖父镇南老王。祖孙各握着元皓木棍的一头,抬着元皓的小桶。

小桶装得满满的,元皓也可以提动,但这样子更亲密,元皓是觉得有趣。

文章老侯陪着正经抬小桶在后面,好孩子和玉珠抬着。因为香姐儿今天没去打鱼,还在半山坡上琢磨有株兰花生长在岩石缝里,怎么完好无损挖出来。

“二表姐,元皓就来帮你。”元皓挥动胖手上小渔网。香姐儿和小红回过头:“知道了,你们今天又弄多少鱼?”

“好多好多。”元皓开开心心,把鱼往厨房里舅母面前送。

放下小桶,元皓骄傲的挺起胸脯:“元皓又打来的。”鱼在小桶里满满的,有心扑腾也起不来,最多掀起一些水珠。宝珠伸头看看,夸奖道:“元皓真能耐,表哥们就弄不来。”

隔壁草屋里,表哥们念书声朗朗传来。打鱼这事情,早就让元皓独裁,而且不亦乐乎。

正经走进来,也是个欣然的脸儿,宝珠看他的鱼也不少,也夸奖他:“正经真能干,比表哥们厉害。”

韩正经会谦逊,小脸儿一红:“不敢比表哥,表哥教我下渔网,才能打到这些鱼。”

“等会儿炸小酥鱼给你们白吃,明早就粥更好。”宝珠说着,把准备好的点心取出来,元皓的送给老王,正经的送给老侯,好孩子的给玉珠。

好孩子等到胖孩子和表哥出去,骨嘟起嘴儿争个风儿:“姨妈,今天的鱼是我发现的,可他们抢走第一网,就成他们打的。”

“你是好孩子,你就不能谦虚些吗?”玉珠问她。

好孩子悻悻:“跟胖孩子谦虚,就什么功劳也没有了。”

宝珠也夸夸她,说她是姐妹中能干第一人。好孩子笑靥如花:“我谦虚呢,我哪里敢比表姐们呢?”说的时候,脸儿对着母亲。

玉珠老实不再说她,一样带好孩子吃点心。

元皓吃不了一块,拿上两块,去帮香姐儿采花。只要不捣乱的话,还是中用贴心的一个人儿。

韩正经规规矩矩陪祖父吃完再出来。好孩子给母亲留下几块,问她足不足够,丫头端着,明知道香姐儿小红吃过,也在她们身边吃,并不离开。

玉珠隔窗见到孩子们围着兰花七嘴八舌打转,好一幅行乐图的底子。唤她的丫头:“取我画具来,把昨天的画得才好。”

丫头依言取出,玉珠见又多两样。笑道:“昨天这橙黄赭石还没有,今天是山谷里找出来的不成?”

“回奶奶,这是称心如意姑娘亲自送来。”丫头回道。

玉珠又是感激,又是诧异:“特意出谷,往外面雪地里铺子上寻来的?”丫头也感叹:“咱们在水边儿的时候,奶奶可还记得?称心如意姑娘听到奶奶会画,当时说有功夫就寻来。后来寻来,又少颜色。姑娘说不急,这就真的寻来。我也想着出谷一趟不容易,外面冷的路难走。特意的问了问,知道缘由儿。”

玉珠凝神来听。

“称心如意姑娘说,跟咱们进谷的是万掌柜的一行人侍候人。关爷他们还在外面喝风。万掌柜的出去换班儿,由万掌柜的看着马车,关爷到来洗温泉水,就便的,采买画具,由关爷带进来。”丫头感叹:“要说侯爷侯夫人待人,那是极好的。”

红花刚好从门外走过,玉珠更认同丫头这话。

跟出来的丫头,都不是玉珠的陪嫁青花。不是玉珠没想过带上青花,是青花有一些话,玉珠听了进去。

“跟着五爷出门儿,爷和奶奶好好的乐吧。带上我,倒不必。倒是选老实本份又定下亲事的丫头吧。如今虽学不了四姑奶奶,也须防着别人。”

青花亲自选中丫头,都是家生子儿,定亲给家生子儿。夫家是有头脸的管事,她若是敢爬常伏霖的床,得罪夫家,在府里难过日子。

青花红花,都是陪伴姑娘们长大的丫头。在红花嫁人以前,玉珠以为她把青花终身安排的不错,把丈夫也分给她不是吗?要说玉珠想的错,在她的朝代里,抬举自己丫头这算是极致。

但对上宝珠的红花,嫁一个大财主,女儿去了奴籍,夫妻做生意据说呼风唤雨,玉珠有时候想想她是不是错了。

如果把青花许给一个小小官员,倒也不是没有可能。好歹,也是正房娘子。

丫头由画具的逐渐周全说宝珠对人好,玉珠心服口服。

提起笔来,打算好好画个行乐图,回去给祖母看时。门外轻咳两声,镇南老王站在门首。

玉珠放下笔:“请进来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“我听说常夫人会画?”老王满面笑容,并不进来。

玉珠陪笑:“不敢,胡乱学过几笔。”

老王询问道:“不知道打算画些什么?”

玉珠对孩子们望去:“看他们乐的,画个行乐图吧。把咱们都画进去,您看可行吗?”

“不如,在这里只画元皓吧。太子倒不着急,过阵子再画。”镇南老王道。

玉珠总觉得话里有话,想问的时候,老王微笑:“我随口一说,夫人自己想想。”这就转身走开。

玉珠想不通,而且他为尊为长,既然有话,没有违背正确,理当遵从。就重打腹稿,在脑海里勾勒出胖孩子行乐图,只画胖孩子玩乐。

画到晚饭时候,放下笔,跟大家一起去用晚饭。

……

从这深谷里看出去,晚晚的月色姣洁明亮。兰花、水仙随风起舞,若无数美人送香献媚。温泉水上淡淡的气雾,把谷中笼罩,又把月色染得如梦如织。

距离晚饭后有一个时辰,出行的人可以睡觉的钟点儿。萧战从权当厨房的草屋出来,托着两盘子东西,先到自己和祖父房里。推开木门,这房里是炕,镇南老王和梁山老王对坐,还在饮酒。

萧战放下来,笑道:“一盘子岳母新做的本地菜,就是这谷里采来。这一盘子小酥鱼,表弟见到,又要显摆全是他的功劳。”

梁山老王调谑他:“你这是晚晚当上跑堂。”

萧战挤眉弄眼:“自从表弟指派我当一回跑堂,好几时不当,好生难过。水边儿上,咱们走的匆忙,表弟没请成三狗子吃饭,我想我这瘾几时才过的上?到了这里,我寻思表弟能不再请个客什么的。但人家不爱跟我们来往,约束孩子们从不出门,表弟捉鱼上瘾,也不寻此地孩子玩耍。险些我要落个空,但幸好幸好,祖父们喝酒,我可以送菜。如此甚好。”

二位祖父呵呵道:“贫嘴。”

萧战已去取换的衣裳:“我送一回,是我的孝心到了。等下的菜,称心当值,她会送来。祖父,我和加福泡澡去了。”

梁山老王纠正他:“这话别再说了。让你岳父听到,咱们要看他好黑脸色不说,祖父听说也不像话。你大了不是吗?”这一同洗澡的话,老王想来应该改过。

镇南老王窃笑过,哄着外孙:“等回京去,就给你和加福成亲,你不要着急。”

“成亲归成亲,加福不到十六岁,我们可不要孩子。”萧战眉头拧起:“我全打听明白了。”

梁山老王失笑:“好吧,你有我教导,耳目聪敏。”镇南老王莞尔:“你打听来什么?”

“岳父偏心寿大姐,带咱们出来不是吗?”萧战自认为消息灵通,说的得意洋洋。

但这头一句,梁山老王皱眉挑眼:“带咱们出来?我只是跟上他。”

岳父不在面前,哄哄祖父最为重要。萧战改口:“就说岳父带大姐他们出来,我觉得偏心过了,怎么不是打着带加福的名头儿呢。怎么不是打着带表弟的名头儿呢?我有心挑唆表弟吵闹,但表弟可不理会我,他心里只有加寿姐姐!”

萧战装着很不开心。二祖父全了然,战哥算是个好表哥,都只一笑。

“我寻思这里有内幕,岳父也疼加福也疼小古怪,也疼我不是?舅哥们靠后也罢。”萧战往自己脸上狠贴一大把金子。

梁山老王这一回没反对:“看你的箭法,倒是他的真传。”

“所以我和加福推敲来去,最近总算明白了。原来,是把大姐带出京,不到成亲不回去。加福说,岳母十五周岁成亲,十六周岁有了大姐。所以祖父要许多曾孙,也要学岳母最好。”萧战说的头头是道。

梁山老王又一回没有反对,京里对忠毅侯夫人生一胎养活一胎,又生下这些孩子,早就分析的原因满天飞,比春天杨花还要多。

学着她的年纪成亲,又一定要在她的年纪生女儿的人,生不出来急的娘娘庙里求,送子观音面前送钱,多了去。

梁山王府数代一脉单传,梁山老王对儿子当年私下定儿女亲事,一个是挽回不了,一个是也希冀加福学侯夫人,生下一个以上的孩子,他就知足。

对孙子的分析,老王点一点头,又取笑孙子:“那你就要多等几年?不然,先给你们成亲,接加福过来,分开居住,你看如何?”

对九岁的孩子说不圆房的话,老王并没不妥。他教导孙子就差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他自己的痴缠事情,他知道又有什么。

再来加福早早过门,少看忠毅侯脸色。

萧战喜欢了,说着多谢祖父的话,带上换洗里衣出门来。先往加寿三姐妹住的屋子去,见元皓、正经、好孩子烛下写字,萧战对加福使个眼色,先行出来。

加福伴着加寿一起出来,香姐儿一动不动,陪着弟妹们,她在看书。这样的夜晚,香姐儿早几天就不再陪。就是老王和家人,袁训夫妻,也错开这个钟点儿去洗浴。

萧战在前,加福加寿在后,三个人身影隐入夜色中,太子缓步随后出了门。

新来的关安和天豹在四下里巡逻,见到太子小王爷进男人换衣裳的帐篷,加寿加福去另一个帐篷。关安小声问天豹:“山那边,你去盯着吧,你小子功夫高,我信你比蒋德高。”

“哼!”蒋德在这种时候总没有缘由的出现,在背后鼻子里出气。

关安理不理他,和天豹分开。

水声出来,应该是小爷姑娘们入水。蒋德也不再玩闹,在他管辖的地方上走动着。

此地居住的人草屋里早就没了灯火,自己人居住的这一片地方,隐约听到孩子们写字的沙沙声,老王们低语交谈声,再有,就只是花儿摇曳。

夜,静的偶然水声似入梦的涟漪,太子在风中又一次陶醉。

对于从懂事起就定下担负君王命运的他,真正的闲暇时候,就是童年和加寿一处长大,少年和加寿一处相伴。

除此以外,他的闲暇还能在哪里寻到?

他的母后,先时担心他不是皇太孙,后来担心有人跟他争抢太子。在皇后受难以前,儿子的命运是她的脸面。为了脸面光彩而争,常让太子心生不快。

也就受到影响,对他的父皇患得患失,有失去宠爱之感。其实少年的人就这样想,不是心眼子特别多,就一定另有原因。比如这与皇后有关,与太子生长的环境有关。

以前的闲暇,就是跟加寿一处玩耍。加寿没有父母亲在,也无忧无虑的跟小镇上奔跑的竹马,玩什么都是好的,学什么都是有趣的。又会吹太子认为的加寿大牛皮,司马会砸缸,也会砸咣当。

责任越大,负担越重。太子仅有的闲暇,实在有限。

出行以后,太子渐渐迷恋在山水上面,海边过生日无拘无束,海鸟飞来飞去好似相庆,他让束缚过紧的心,慢慢的松放不少。

到了这里以后,隔绝人世,不问凡尘。温泉水里一坐,旧有的俗事全化为温泉水氛,袅袅消失不复回来。

岳父忠毅侯安排行程,太子不用上心,更安排的不错,虽然知道这里不能呆过久,也让人轻松复轻松。

太子自问,他染上小些孩子们的欢快。坐上马车也很好,行程充满希冀。下了马车,不是个好吃的铺子,就是个没见过的客栈。

哪怕这客栈跟昨天的客栈没有区别,床桌子板凳和马桶不过就是这样。但客栈里走动的人不一般,言谈天南地北。往来卖花生瓜子卖果子豆干,还有妓者大茶壶招客人也现身,更有要债的一言不合打架的谈生意的嘻嘻哈哈——大客栈其实是热闹如集市般的所在,有无数新鲜可看。

住下来也很好,大家通头净须好好睡几觉,看书的喝酒的准备当地吃食的忙个不停,闲下来附近野趣无穷,草花烂漫,县志看上一本,本地官员政绩问上一问,也一样的乐趣难描难绘。

前路不用担心,当下又时刻的悠游。太子不醉还等什么呢?

完全沉浸的时候,太子感觉和加寿的心更近到没有隔阂。虽然还有一对萧战加福,但他们只添情趣,并不打扰。

如萧战忽然道:“福姐儿,吃个果子吧。”水边上放着,还有点心,还有不多的酒,倒出来不过三两杯,怕温泉水里喝得太多反而伤损身体,索性的,只准备少许。

加福柔声细声的回:“好啊,你也吃,大姐,给你一个。”细细的咀嚼声出来。

萧战也给太子一个,果子甘甜的汁水似上好补药,入口就能滋补。太子满意的轻呼一声。

有萧战在,可以避免单独和加寿入浴的尴尬。所以萧战加福万不能少,香姐儿不再跟来,拘着元皓也不过来,给他们自在玩耍。

又吃过点心,水声哗哗,萧战开始清洗。他这种时候动静从来不小,把加福的水声掩盖下去。

“我好了,”萧战这样说的时候,后面的话是:“加福儿,你等我叫你再出来。”

“好呀。”加福的话在这里听上去,带上三分乖巧元皓的意味。

萧战先出浴,直奔帐篷。这里安放有火盆。但不是十二个时辰熊熊燃烧。是炭火半熄,有人换衣裳,就加上炭火令其加热。但人下去水中不能照管,炭火慢慢的又恢复余温。

太子萧战两对小夫妻入浴,为免姑娘们羞涩,丫头奶妈很少在这里。萧战也特意打发走她们,因为战哥儿会弄的。

把男人帐篷里炭火令其加热,萧战换好干衣裳,往女眷换衣裳的帐篷走去。

香姐儿所以不一起来,还有这个原因。她可以把换洗衣裳如加寿一样,脱下来包好,但想到萧战出入帐篷,香姐儿觉得不来为好。她又没有未婚夫陪着,跟加寿情况又不一样。

其实萧战也不乱看,不然加寿也要避嫌。把这里炭火做准备,等到热上来,战哥觉得要出汗,唤一声加福:“福姐儿好了。”

加福先不出来,稍等,约摸萧战退出,加福对姐姐眨眨眼:“我先去了。”加寿嫣然,目送加福。

加福先走到一个帘子前面,这是萧战会帮忙弄炭火以后,相加的帘子。炭火足足,帘子挡不住,这里暖和的不行。加福加寿全是在这里换衣裳,和萧战出入的地儿其实隔开。

但香姐儿打死也不来,她是下午来,一早奶妈薰过香,意思把萧战的痕迹薰走。还有,就是太子也会出入,也一样薰走。

袁家的女儿们,对萧战并不能完全避嫌。年纪相差的并不多,小的时候一桌吃一床睡。加寿在宫里的被子,萧战也跟上加福去睡过。真的讲究,其实不能。

但大了,有避嫌的意思和举动,不过这样。香姐儿就是这样的心情。

加福换过衣裳出来,外面的帐篷里披上厚斗篷,萧战在几步外等她,两个人携手并肩相视一笑,一个笑的如黑铁塔成精,一个笑的如百花秀丽,但谁会嫌弃呢?亲亲密密的,看花或是回房。

夜太静了,他们轻轻的脚步声,也如敲打在心头的沙漏。提醒着太子,是入睡的时候。

太子带着懒洋洋的笑容,也是先一句:“寿姐儿,等我叫你你再出来。”

“好呀。”加寿笑靥如花,手抚着水玩着。

太子换好衣裳,也往女眷帐篷里来。这不是头一回过来,前面还有战哥是为首的,殿下面不再红,气也不喘。看过炭火,这是萧战刚添过不久,还有温度。但殿下也放上一块,表示他的关切。

悠悠然含笑:“寿姐儿好了。”缓步出帐篷,在外面等着加寿。片刻后,加寿出来,太子和加寿也携手并肩,在泉水附近赏一回水仙,送加寿回房去睡。

香姐儿给元皓洗过手脸,元皓今晚陪加寿姐姐,已在床上。见到加寿姐姐回来,元皓欢喜卖弄:“写了这么多字,”指指字纸。加寿一个一个看过来,决没有偷工减料之说,说哪些笔划有长进。元皓要她说故事,加寿说起来。

屋外,萧战和加福又走回来。

轻声轻语,加福道:“大哥哥今天又帮忙了,真是不错。”

“大哥哥得我们带着才行,不然,让张夫子教坏,什么也不会玩。”萧战毫不客气夸夸自己,再表示下对张大学士的不满。

加福完全认同,毫不掩饰自己的夸赞:“多亏有战哥儿,不然大哥哥可想不起来。”

萧战嘿嘿:“有加福我才想得起来。”然后邀请加福:“今天你也喜欢,我也喜欢,明天也会一样喜欢。走吧,咱们再玩会儿去,喜欢不是吗?”

加福用力点点头:“采两朵一样好的花,你一朵,我一朵,放在床前闻香去。”

他们携手又一次走开。

夜,实在太静了。哪怕小夫妻细声细语,话也有几个人听到。

头一个,张大学士。

太子最为重要,太子的屋子包围在中间,大学士的靠外面。小王爷的话就到大学士耳朵里。大学士只得苦笑。

第二个,袁训夫妻开着窗户,熄了烛火,一直在打量水的方向。

两个未出嫁的女儿跟着未婚夫妻入浴,哪怕不会出任何举动,侯爷不盯着也不安心。

萧战的话侯爷听得真真的,他凑到宝珠耳边:“战哥从来是个好孩子。”宝珠笑话他:“你还记得以前你不情愿,你并非内心不情愿,却总表现的不情愿。”

袁训没打算纠错,急才探花总有飞快的主张:“正是我以前不情愿,战哥发奋上进,才有今天的局面。”

宝珠拿个手指,在面上刮几刮。

接下来,夫妻还是没有去睡。直到脚步声回来,萧战把加福送回房,转回他的屋子,夫妻才相携着手,笑嘻嘻往床前去。

关安对天豹打声招呼,回来换个池子入水,错开的钟点儿,关将军洗上一回,又换蒋德又换天豹。

夜风轻拂,加寿睡得极香甜,太子亦是。

……

头一幅元皓玩耍图画成,玉珠请宝珠夫妻来看。袁训说画得形象,把画送给老王们去看。

镇南老王兴致勃勃接过,见画中元皓虎头虎脑,脚下一道清溪,内中数条游鱼。元皓手上握着小渔网,出神的盯着鱼。小桶,在他的脚边。桶有高度不能表现里面景象,但两、三滴水珠溅起,已表现出元皓桶中有鱼。

画笔的细腻远超过老王所想,捕捉的也意境十足,老王不由得把玉珠认真的打量着,喜笑颜开道:“妙手好丹青,这画送给我吧。”

玉珠涨红脸儿说不敢,镇南老王已和袁训交头接耳:“这画送回去,见到该有多喜欢。烦劳,请常夫人多画几幅送走。几年不回去,难道不想着吗?”

袁训一口答应下来:“你放心。”镇南老王收了画,说路上不便,方便的时候再谢玉珠。玉珠说不客气,但兴趣大增。袁训打发宝珠过来说再画几幅,一进门,见到玉珠铺开画纸,盎然情浓正在动笔。

宝珠看上一会儿,羡慕自己不会画。玉珠佯怒,问她是不是讽刺自己这跟随上路的人?姐妹们笑弯腰,宝珠告辞回来。

画又得三幅,天在腊月中旬,离过年不远。袁训在这一天的早上,声明第二天离开。大家都认为在这里过年也没错,但行程在这里不是结束,又住了日子不短,略表遗憾,收拾东西,当天在附近又玩一回。

下得山来,万大同带着马车道边相候。孩子们上到车上就言笑不止。猜测着下一处去哪里,元皓大胆断言:“坏蛋舅舅给加寿姐姐吃过鱼,接下来就要吃肉,一定是有好吃大肉的地方。”

加寿揽着他在怀里,靠坐在车厢上,在表弟也懂得爹爹是给加寿吃好东西的话里,神思飞飞,陷入憧憬,也觉得下一处去的地方,必然好的不能再好。

晚晚有太子陪伴洗浴,加寿忘记这里是泰山,他们本来就定下来,祭拜泰山封禅之处。

等她想到的时候,是几天后,在行宫前面。

……

古色古香的行宫,在崇山峻岭的衬托下,似接天地之间。风雪打得行宫一片白色,琉璃宫本来颜色偶然露出,此时不是能细看的天气,也感受得到古老和沧桑。

这是前朝旧行宫,是前朝皇帝封禅的居所。本朝自开国皇帝以来,没有人来过,但修缮驻兵一样不少。

太子不管路上怎么隐瞒行踪,在这里是正大光明入住。行宫的前面,可以见到有官员等候。

马车还没有到停的地方,有一个人飞奔而来。雪中披风飘起,好似飞鸟的一对飞翼。

“袁兄,想死小弟了!你在路上玩的好,可还记得小弟我在案牍劳形中。”

这嗓子不用分辨,阮家小二一名。

袁训见到他也欢喜,朗朗但是取笑:“小二,你不应该先问候赵先生吗?该打了吧。”

小二到他马下,急头涨脸,眼睛都全是红的,不揪马缰揪袁训披风一角,话没头没脑的出来:“袁兄,路上做多少好诗?先给兄弟我看看,不然我不依你。你要打架?那便打过?路上跟人打的不痛快,见到兄弟就寻晦气,兄弟怕你这春风得意诸事不管,只顾游玩的人不成?”

袁训要不是稳得住,差点儿让揪下马。

挥开小二的手,袁训没好气:“看你这好生嫉妒的模样儿,亏你还是天下师,圣人之说都去了哪里?”

凑趣似的,车里出来一个胖脑袋,脆生生道:“大学里说,格物致知诚意正心,还要修身呢?才能齐家治国平天下。你为什么缠着我坏蛋舅舅,没有诚意,也不正心。”

“元皓说的好。”孩子们哄然大笑。然后一拥而上,执瑜执璞下马,抱住小二腰身摇晃:“小二叔叔,太想你了,你只想爹爹,却不想我们?”

小六催促苏似玉下车:“小二叔叔,今年又做什么好玩的,有没有留给我们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哈哈哈哈哈……小二出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