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五章,萧战送花示威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一年的冬天,京里比往年谣言别致。新年夜的当晚,明眼的人发现不但太子还在“西山”,就是齐王殿下依然称病不出。

有权势的府第,各自有依附的官员。依附齐王的官员由上个月的还能探病,看看殿下的脸面儿,到腊月里见不到齐王的人,慌乱不用再说。

林允文在京里留的有探子,但他休想打听到内幕。太子的一二他或许还敢说自己见过,齐王就太奇怪。官场上的猜测做了主导,说太子和齐王之间有了心结,有了过结,有了过了明路的什么和什么,给即将到来的新年添上许多热闹。如担心,如忧愁,如也有人欢喜,指望渔翁能得利,不见得一定向着太子一定向着齐王。

宫灯明亮,连渊夫妻陪着父母进宫,路上连渊让几个退班儿回家过年夜的官员叫住,说的也还是这些话。

官员们小心翼翼:“忠毅侯在山西好吗?”

连夫人听到这里,就请公婆离开,大家继续往太后宫中。免得这种闲话听得太多,大家掩不住笑让人察觉不好。

今年太后没有大摆宫宴,只宣弟妹袁国夫人一家,女儿一家,梁山王府一家——京中只有老王妃在。还有就是张大学士家,靖远侯府、文章侯府,连家、尚家和常家进宫,陪她守岁过年。

韩世拓夫妻进宫的时候,也就一样的遇到这类问话。问话的官员小心翼翼:“太子不回东宫,这是受你连襟牵连了不成?”

掌珠板起脸儿,奉请祖母、婆婆和二婶儿前行。听不到后面的话,相视而笑忍俊不禁。

韩二太太好笑:“袁家哪里不好,好得不能再好。”见穿的新衣,殷红色仙鹤瑞草捧福的锦袄又让北风吹得衣角动,忙用心抚好。

心里还在暗笑,袁家不好,太子不好?自己和婆婆,大嫂,就能随着进宫来当太后的客人吗?

回想不久前,掌珠请她过去,老孙氏在座,老侯夫人在座,说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对她说,但让二太太起誓不对外人说,二太太还记得清楚。

韩二太太莫明其妙的发了誓,心里并不痛快。但没过一刻钟,掌珠的话让她感激涕零,这才明白,原来发誓有原因。太后顾惜跟出京的人,问明袁夫人都有哪些,家中还有什么家眷。说过年家里少了人,不得团圆的,跟她一处守岁吧。

二太太知道原因后,就差给掌珠叩几个头。这是难得的荣耀。但掌珠却再次感谢二老爷伴随出京,一家人旧有心结,也再一次消与无形。韩二太太快活的跟着进宫,听到说袁家不好,难免要笑。

常家来了都御史夫妻两人,遇上的官员是扯远又扯远的亲戚,说话就更随意。亲戚叹道:“以您老人家的古板,执掌都察院也算一生到顶,但刚当上官,忠毅侯就翻身落马。唉,您老人家多巴结太后也有道理。”

常夫人忍住笑。

常都御史还掌得住,一本正经的寒暄:“是啊,都知道太后最疼忠毅侯,这他一家子不在,我们夫妻来看看,兴许陪着说个话什么的。过年不是,太后不宣命妇,怕她冷清。”

亲戚恭维常大人开窍,眼红他会巴结,叹息今天这不是白天他当值的时候,约好往常大人家拜年的日子,不舍的离开。

常大人夫妻对他背影也是一笑,对他的话没什么可谈论的,有太监带路,夫妻来到太后宫中。

四个小木床,多喜郡主、加喜、增喜、添喜,作一排。多喜郡主正月初一生,明天是她的生日,在地上学步。她不爱乱走,只爱在加喜等床边上站着,流一地口水说着含糊不清的话。

加喜、增喜和添喜,四月里生,腊月里八个月,跟多喜郡主一样,也扎出有牙,坐在呵呵呵,流一衣裳的口水,和多喜说着话。

“啊啊啊,”加喜拿着木头风车,给多喜舞动。在她们的小床边上,挂的一堆东西。是哥哥姐姐们每到一地,就为她们大肆购买。有时候都是风车,但产地不同,加寿等人也乐不可支送回来。

多喜找到自己的风车,坐地上敲。加喜三个敲床边。常大人就这时候进来,见太后眯起眼睛笑,半点儿不嫌吵闹模样。常大人夫妻心感慈恩,进前行过礼,有心坐在最下首,但张老夫人还是谦逊,知道独她不是袁家亲戚,和常大人推了半天,袁家的亲戚多在这里,大家公推老夫人年高,应该和安老太太,文章侯的祖母,梁山老王妃坐在一起。

坐下来,梁山老王妃看似最和气不过,就要和张老夫人攀谈。任保回话:“周镇捕快柳至夫妻和其子柳云若宫外求见。”

“呱嗒”,两个面容往下一沉。

一个是太后,另一个梁山老王妃。

皇后见到又难过又伤心,太后至今没有满意柳云若的意思,皇后还是不服和沮丧。梁山老王妃呢,为了柳家争加福,一直就没对柳夫人客气过。两个人见面的时候总有,柳夫人没少忍气吞声。

老王妃也就装模作样,有皇后在,不过就表示下她家对加福的所有权。太后却是冷笑出声:“哟,又来装相来了。”

皇后不敢再坐着,进前陪笑:“母后您看,是来给您和父皇拜年的不是吗?”

“这才不是他想的到,是我宣他们进来。”太后没有过份冷淡。皇后闻言一喜:“是吗?那宣他们进来吧。”皇后在殿室中扫上一眼,这里坐的,除去张家,尽是袁家的姻亲。太后宣柳至前来,莫不是认可之意?

柳至一家人进来,行过礼,柳夫人就对儿子露骨的使眼色,皇后尴尬,太后挑眉头撇嘴,柳云若来到加喜床前,挤着眼笑,翘起两个大拇指:“小妹妹生得好!”

这架势,太后说他装相并不虚假。但袁夫人笑容亲切:“过来,到我这里来坐。”柳云若走过去,袁夫人抚着他,问功课可好,学功夫也要歇息,不要伤到身子。柳云若一一回答过,在袁夫人面前,他乖巧的很。

梁山老王妃见到柳家,习惯性冷嘲热讽几句。虽有皇后在,对策也出来。

对太后喜盈盈道:“加喜都这般大了,我记得加福这般大的时候,战哥儿背着大人,就要带加福出门买东西去。”

柳夫人背后一寒,无可奈何知道又要听话。见太后果然似笑非笑,却让袁夫人的话添上欢喜。

袁夫人笑道:“是啊,我记得加福刚学步,战哥儿揣一荷包钱,哄着加福街上好。加福跟他走呀走,走一个时辰也没有出大门。”

太后乐了:“我记得我最清楚,”

太上皇好笑:“这是显摆记性?”

“加福走到花下面,吃了奶。又走到草下面,大解一回。又走到假山下面,把她累到,她睡了。”太后笑容满面。

柳夫人松一口气,皇后也松一口气。皇帝在这个时候到来,接驾过重新安座好,太后注目太上皇:“可以拿出来了吧。”太上皇点一点头,先一阵清香扑鼻而至。

一列宫女各抱着一盆白玉兰花进来,兰花优雅,无一不是极品。

皇帝笑吟吟,皇后讶然看出这不是御花园里培育而出,像是比那个还好。常大人一生书呆,喜爱案头有兰窗外有竹,他看得入神。韩世拓前半生吃喝玩乐精通,也无声有了称赞。

张老夫人见无人说话,她凑趣道:“不是太后宫里见到,外面没有这样的好花。”

太上皇回了她:“你别只夸,有你的。”

张老夫人和殿室中的人一起吃惊,柳夫人陪笑:“有这些的人并不奇怪,太后宣我们来,难道也有谁寄给我们?”

太后不是总对她冷脸儿,此时微笑:“有两个人寄给你。”

柳夫人起身跪下:“多谢太后。”

“别谢我,一个是忠毅侯给你家的,一个呢,”太后对柳云若打量,好生的诧异:“战哥儿对你几时和解?他特特的给你一份儿。”

柳云若张张嘴,想说不可能。寻思萧战寄的也许是个断肠草一流,兰花断然他想不到自己。但放眼望去,这里只有兰花,柳云若大为不解。

柳至带着儿子谢太后经手,太后把最后两盆给他:“你再谢太上皇,花是几天前收到,连泥带土包裹,太上皇换的玉盆,亲手灌溉几天,所以叫你们进宫,就为这个。”

皇后也跪下来。有时候皇后对太后推敲不通,要说太后真心看不上柳家,把花瞒下来这事她干得出来。又转手花,可见忠毅侯的话她还是肯听。

不等她借此为柳至美言几句,至少不再当捕快是不是。太后逐客:“收了花走吧,我们还要过年呢。”

柳至叩谢出宫,柳夫人兴高采烈,不让跟的家人沾手,亲手抱上一盆,出宫路上把儿子夸了又夸:“你出京的时候遇到小王爷?怎么跟他和解的?回去细细的说给我听。”

“啊呀”一声,柳云若明白过来。瞬间,脸涨得通红:“他不是好意思。”

柳夫人登时沉下脸:“送你兰花还不是好意思?那太后宫里余下的花,全不是好意思?”

“就他不是好意思!”柳云若顶撞母亲。柳至哼上一声,柳云若不敢再说。回家后,一进门,家人送上信件:“老爷夫人出门后,梁山王府送给小爷的。”

柳夫人欢欢喜喜:“一定是拜年的话儿,解释他跟你好了,进房去,念出来我也听听。”

烛下,柳云若打开信,“扑哧”一声,随即干咳,让自己口水呛住。柳夫人不悦而又关切:“你这是受了风寒还是不愿意念?”

信到她面前,柳云若陪笑:“母亲您请自己看。”

柳夫人抱怨:“幸好我还认得几个字,我来念。咦,这信怎么没有上款儿?这小王爷空有先生,写信没有个称呼人吗?”

柳云若装老实不吭声。

“岳父带我们在仙境里,处处是兰花。加福天天要我掐花儿戴,小古怪和寿大姐也讨,我从不给她。想到你,给你一枝子破烂流丢的吧,跟加福的自然不能比。烂泥似的,不给你,就让我出门踩折,可惜了。给你,放你案头上,你细细的赏。另,岳父心思没变。加喜女婿,得我答应才行!”

柳至忍住笑,对梁山王府的风格,梁山王萧观处早就知道。

柳夫人骨嘟起嘴儿:“这算什么,这是送花,还是示威?”

柳云若长叹一声:“母亲总算明白了,他分明是示威!”给你一枝破烂流丢的吧,这哪里是送花?

柳夫人也反复咀嚼“烂泥似的,不给你,我就踩折”,一面感叹道:“原来他们住在好地方。”一面不知气好笑好。把信还儿子:“别信他乱讲。看他的花跟你岳父的相比,分明不差分毫。他是为加福恼了你,气你呢。你若同他生气,就不是大家公子的品格。收了花,好好的玩去,他才不能怎么样呢。”

柳云若抱着花回房,把信抛入火盆。本该一赌气上来,把花砸了。但白玉盆是太上皇给的,花又真心的好,柳云若一个是不敢,一个是舍不得。

恍然间,明了萧战的真意。

他不但示威,他和加福形影不离。还故意表白他玩的好,刺激一下。再就大家公子多爱花,柳云若摆放案头,看一回想到来处气上一回。要丢开,又放不下这花。

如鲠在喉,是萧战的有力一击。

新年夜里,别人家里守岁,柳云若守气。对着花叹息一回,舍不得丢开。鉴赏一回,又羡慕萧战执瑜执璞玩的正好。这会儿,只怕在兰花遍地处,闻不完的香吧?

……

三更过后,太后宫中才散。连渊夫妻陪着公婆至家,余下的媳妇家人都不敢睡,迎了上来。

见连老夫人的丫头抱着白玉兰花,连夫人的丫头抱着包袱。妯娌们陪笑:“太后又赏下东西?这花儿倒俊,有幽谷之气,不是花房里的品格。”

连渊暗笑,这不就是幽谷里来的。他怀里抱着小儿子,说了实话:“姐姐给的。”

连渊晃晃儿子笑道:“你不是睡着?”小儿子打个哈欠:“放炮我又醒了,姐姐给我的大风车,跟加喜的一样。”

妯娌兄弟和不能跟进宫的家人们都露出疑惑,进宫的主仆但笑不语。有心哄小孩子再说几句,他熬不得困,让父亲拍着又睡过去。疑团闷着,直到送连老大人夫妻回房。

兄弟妯娌们笑道:“称心在山西当家,送回来的特产?给我们瞧瞧如何。”

袁训出京的时候,连渊还在京外。连夫人以为兄弟妯娌们会有好几年的闲言碎语,但在连渊回来以前,他们不知哪里转过弯儿,表示对称心在外的关心。

连夫人细查,他们没本事往太后宫里打听,都是真意。血脉这事情,有时候迸发亲近,连夫人却也愿意。连渊回来后知道,私下松一口气。正直的人,谁愿意兄弟不和,妻子们相争?

连渊就对妻子道:“打开,我也想看看。”

包袱里,十几个大冰块,里面包的是鱼。有一个妯娌纳闷:“山西不是少水无鱼吗?”

连老大人抚须圆转:“还能一点儿山涧也没有?”

又有一个儿子认一认:“父亲,这个好似贡品,泰山赤鳞鱼?”连老大人带笑轻斥:“胡说!称心分明是在山西,哪里能在泰山。”

儿子想想也是:“山涧里的鱼长得差不多,也是有的。”说好明天初一,做这鱼大家吃,这房里的人散开。

连渊夫妻回到房中,把小儿子交给奶妈,夫妻没有睡意,对坐守岁。

“称心,不知这会儿做什么?”连夫人悠然思念。

“做什么也是好的,”连渊也是向往:“你是没有见到,女儿在海边晒的气色红扑扑,小袁夫妻和兄弟姐妹都对她很好。要吃要喝,都叫称心。”

连夫人轻笑:“你对我说过,我就能想到。”

连渊下一句低低:“如今我们家里,也如加寿她们对称心一样,一样的有了关切。”

连夫人愕然,见丈夫瞑眸微沉,沉浸在烛光中的模样。一看,就是不自觉而说出的话。连夫人对他又怜又惜,称心今年九岁,这九年里家里人嫉妒眼红,他也不好过啊。

万幸的,今年好了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天气预报,冷六天,温暖的天气里冲刺更新,还是空调房间里呢?仔好好想想。

过年回来仔算过,如果今年要结束或早休息,得抓紧冲刺才行。得抓紧冲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