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六章,泰山祭祀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大同国公府。

鞭炮把雪夜撕开无数绚丽的口子,璀璨的烟花映射到床前,龙氏兄弟的面容笑逐颜开,老国公也从骨子里透出开心。这一个年,父子们的心情都和往年不同。

小十坐在床前地毯上,翻来覆去淘弄他的东西。有得的金钱,京中给他的金银线荷包,玉挂件玉的小摆设,各种奇巧的玩具。

“哗啦,”他又一次拨拉出响动,老国公含笑问他:“收起来又倒出来,你在做什么?要是点数儿,不下三遍还点的不明白?”

“不只是点数儿,是盘算我的东西,等九哥来的时候,好送给加寿大侄女儿。”小十煞有介事的回。

龙氏兄弟笑得合不拢嘴,但不知道袁训确切来的日期,都还是瞒着父亲的心,免得他等的着急。

龙怀城就对小十道:“你九哥来不了。”

“他不当官了不是吗?”小十振振有词:“刚好带上加寿大侄女儿来见我,我得准备见面钱。”

老国公夫人是唯一蒙在鼓里的一个,闻言对儿子抱怨:“不当官也不来看你,凭什么要来看你,说大话了这是。再来,就算是见到,你怎么只准备加寿的钱?瑜哥璞哥,还有佳禄加福,还有小六,你都不给了?”

小十流利的回母亲:“平时父亲和您说的最多,就只有加寿大侄女儿。”老国公夫人语塞,加寿以后是女眷中第一人,老国公对她最为挂念,说的才最多。她没了话,只能听着儿子抱怨回来:“又怪上我了?平时怎么不多提别人呢?光我记得的,今天三十,说加寿就说了十五回,小六只提一回,这倒怪我吗?”

老国公夫人干瞪眼:“是是,你有道理。”老国公和龙氏兄弟则笑出了声,小十继续弄他的东西,在他的心里,见到加寿不但要准备见面钱,还要把小十叔叔好玩心爱的东西全给加寿玩一遍,是不是全送给加寿,小十叔叔心疼一半,只打算送出去一半。

窗外鞭炮雷声般震响时,午夜子时到了。龙氏兄弟起身对父母亲道新年,老国公让他们回房:“岁守到了,歇息去,明天客人多,没有精神哪能行。”

龙氏兄弟告辞出房,老国公夫人把小十带走。上夜的人走来把烛火拨得昏暗,老国公还是从枕下取出一封信,昏暗中细细看着。

信是现居住京中的范先生所写,或者说所回。除去上下款儿,只有两句话:“静候青鸟报佳期,桃李芳菲莫知年。”

老国公最近的开心大多由这封信上来。

无意中窥破到儿子们心境,发现袁训貌似离京,行程前往山西。老国公等啊,盼啊,在腊月里他按捺不住,给范先生写了一封隐语信:“灯花总爆,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情。”

古人说烛花爆了,喜事随即临门。对当下的老国公来讲,他府中安定,龙怀城袭爵平稳,他唯一挂念的是袁训一家,心情上盼望的喜事只能在袁训身上。

换成别人可能不大理解,但范先生相伴国公多年,他一看就能知道。

范先生就回了两句话,以青鸟会报佳期,暗示老国公佳期是确定下来,你一定能等到,把袁训出京的事情挑明。桃李多指弟子,在这里意指晚辈,有桃李满天下之说,也有人用桃李代表所有春花。指孩子们尽数跟随,没有一个遗漏。

佳期莫知年,让老国公焦急的心安定下来。证实他有一个想法没有错。知子莫若父,老国公想袁训携家出京,如果是他的话,会陪着孩子们游玩一些地方。今年,是来不了的。

但是哪一年到呢?按加寿出京就很好推算。再上有太后,太子长加寿五岁,约摸加寿可以大婚的年头儿,袁训必然回京。

掐指算过,就能得知明年加寿十三周岁,袁训一家不会到来的话。加寿十五周岁以前,必然要到这里。不然,就要耽误寿姐儿回京大婚。

与范先生的多年默契,让老国公猜测的不错。对亲人的思念,让他为袁训着想,又一回有正确的推算。这个年夜老国公开心过于往年,是他已然明了。

他等着就行了。

……

小城。

安家的旧宅里,常伏霖独在窗前看肆意烟花。他于上午来到这里,按出京前和安老太太说好的,带好孩子和玉珠给安老太爷父子四人扫墓,将在这里入住。

和妻女分开前,也曾约好在这里有一次相见。袁训夫妻的行程,计划中也有这么一站,宝珠带着家人为祖父和父母亲上坟。

此时常伏霖看似孤单,其实想着玉珠母女一定热闹,心里并不孤单。反而,嘴角边总有微微笑容。

……

不知名的客栈,是本城中最大的一个。东边院子,又是客栈中最大的一个。

掌柜的这个年乐歪嘴,往年新年的时候,客栈里只住一半赶路没到家的人。今年来一起子客人,占据小半个客栈。东边院子,据说是主人住着,轻易不许人接近。

掌柜的送热水,也只到院外。

有人接过,送到一个门外。敲敲门,走出一个俏丽姣好的丫头。送水的人又捎的有话:“爷请姑娘出来看放炮仗。”丫头说声知道,关好房门。

房中,两个女子扭过面庞。一个雪白秀美,是陈留郡王之女萧凝念。另一个喜笑盈盈的少妇人,是龙书慧。

龙书慧耳朵尖,听到外面说话。见丫头沏茶,她笑道:“可是我说的,殿下又着人来请了不是。”

“噤声,又殿下了。”念姐儿轻声阻拦。

龙书慧吐吐舌头:“好吧,我得记着,他是大爷。你是大姑娘。我和南哥是你们的表兄嫂。”

念姐儿白眼儿她,但经不住龙书慧催促:“大年夜一处热闹,快出去吧。”钟南又在门外也催,表姐妹两个携手而出。

正房的廊下有一行人,为首的英姿勃勃,是齐王英聪。在他旁边有个长辈,头发不白,面容也不算苍老,是老梁尚书的弟弟梁二大人。

梁妃让家里出长辈,老梁尚书走不动远路,在家里寻找放心的人呢,只有他的弟弟,混名梁二混子的二大人。二大人因此出京,一路上并不敢嬉皮。但念姐儿在舅舅家里养过几年,深知道这二混子大人闹腾舅舅时的热闹。见到他为随行长辈,就暗自庆幸自己把龙书慧夫妻带上。不然,未婚夫妻同行,回京去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“清白”二字。

鞭炮放起来,他们在这里过年。

……

冬天看日出并不容易,初一的早上,泰山玉皇顶上风雪交加,但也没有让孩子们失望。

在侍候人的手中,一个一个正在穿戴。

走出来时,元皓按亲王世子在节庆时皆服衮冕以外,手中还有玉圭。胖孩子本就眉清目秀,让胖遮盖也秀眉大眼之姿。这样一打扮,更生出人中龙凤之感。

萧战跟他一样的打扮以外,加福按本朝亲王世子妃与王妃同例,只凤冠上不一样。加福没有成亲,用亲王妃的常服做了今天冠服。

要问这样穿有没有人提意见,这衣裳是方鸿和小二从京里带来,由各家准备,梁山老王、萧战加福的,由梁山老王妃准备。

梁山老王很满意,萧战也满意了,宝珠就更满意于加福有个好婆家。瞥一眼丈夫也露出满意之色,忍住笑想调谑他,此时准备祭祀,不方便玩笑,先压在心底。

执瑜、韩正经,是侯世子冠服。执璞和小六等,如小六是奉养尉,也自有衣裳。

香姐儿玉珠和好孩子,禇大路等,不过打扮的华丽。

加寿走出来,在场的本地官员心中震撼。这位未来太子妃,九翚四凤冠,织金云凤衣。明晃晃珠宝满身,每走上一步就珠光耀人。

除去礼部尚书方鸿小二,和袁训大学士他们看得出来加寿冠上少了一翚,四凤只有三凤以外,别的官员们不敢轻易直视,一晃眼睛见有翚有凤,按太子妃的制想,没有看出不对。

这衣裳是太后所备,就算有人认为不对,也不受采纳。

老王袁训小二等人不是新官袍,就是对应爵位的衣裳,宝珠亦是。恭候太子大驾。

音乐有个转换,在风雪中细细得闻。跟随小二出京还有祭祀必备的从人,他们先行引导,太子殿下昂首阔步,手执玉圭比萧战元皓的要长,衣山、龙,裳火、山,腰佩玉带而出。

在场的人拜倒迎接,虽然人数远不如百官多,但这一刻太子幼年尽有的疑心全数化为山风鼓荡,走的无影无踪。

看远处,冰凝雪固,古登封台这象征帝王极致的地方就在眼前。自秦始皇开始,能封禅,表示这皇帝是受命于天。汉武帝一生封禅好几回,不断表白自己是天子。

自某一位皇帝以后,后世皇帝只祭天不封禅。太子也打算只往梁父山走一走,但他骄傲过人的是代皇帝而来。

这将载入史册的事情,到这里的人都将留名——家人除外,皇帝交由太子承当,太子心潮澎湃,对皇帝忽然生出情难自己。

也有一种说法是捧得高摔的狠,但太子知道皇帝不是。又在这半年多的行程里和二位老王相伴,一家执掌兵权,一家执掌京都,皇帝许他们一直陪伴着太子,也是对太子的大好助力。

这份荣耀,太子热泪盈眶,感怀于心。

而且不但殿下是这样想,在这里的人都有光宗耀祖之心情。

本地的官员们,脑海中出现他们升官的场景。官场上的资本,不一定是科考的名次,京中有人。和他们参与过重大场合也算在内。这等本朝头一回的大场面,他亲眼见到,以后吹嘘别人都只能洗耳恭听。

二老王欣慰欣然,他们老了,为自己的心思不多,见到孙子萧战、元皓能出席这样大场面,老王们一样感激不尽。

他们感激的还有一个人,把目光往袁训面上一转时,见太子微微侧首,也向岳父面上有了一记注视。见到,张大学士心头颤抖,他路上经历和让二老王教训过而松动的心,更生出山石崩坏的裂纹。

没有忠毅侯执意携女出京,也就不会有太子殿下傲人的此时。

更能想的到,没有太子出行,忠毅侯也会带女儿,那未来的太子妃来到这里。

自然的,就不会有此时重大的仪式,有些地方也不会对传言中失势的侯爷开放。但加寿亲身到封禅之处,这却无可避免,她是必然要来。

彼时,只算一段游历,但也足以让别人艳羡。如这会儿寻思旧事的张大学士,他今天要不在这里,以他的年纪,就算太子登基后一时兴起前来封禅,也就没有大学士的份儿。

张大学士对加寿原有的防备心情,一时间意味不明。个中羡慕,是必然有的。不敢再轻视的心,也必然会有。

太子也是如此,庆幸他跟来。二老王也是如此,家人们更是如此。

万大同红花夫妻带着女儿小红,早就叮咛她不可以说话。小红就兴奋的脸儿绷得铁紧,怕出错不是?

山上风大,面庞让吹的泛青。乍一看,跟谁在生气似的,其实过度开心。

万大同和红花都生出这辈子很值的神色,文章老侯二兄弟就更激动的全身僵板,跪下起来,关节都是硬的。

在这样的心情下面,见太子准备往前走时,又在红毡上侧回身子,对加寿招了招手,温和而坚定:“跟来。”

包括张大学士都暗想,有理,理当如此。

加寿含羞满面,低垂下头应声是,在母亲宝珠国夫人装扮的陪同下,在太子身后三步缓缓跟上。

山风有时候吹得昏暗,但她衣上的珠宝不减光芒。看上去,娇美的加寿更光彩照人,跟着此时万众瞩目的太子殿下,带领着祭祀的一行人走向祷天之路。

登封台上,代皇帝而来的太子到侧边站住,虚留出中间的位置给皇帝。方鸿跪呈上皇帝诏书,小二赞礼,加寿率先跪在太子身后,袁训等人才一一跪下,肃然聆听。

“天启萧氏,运兴厚德……”太子朗朗念着,在山谷中隐有回声。本朝萧氏王朝受命上天的祭祀,算有了一笔。

山顶有住宿的地方,回去的路上,太子也一直与加寿同行,俨然夫妻之态。

入往歇息,让人先请袁训说话。

太子面上不无诚恳:“请岳父放心,我不负寿姐儿。”

仪式越郑重,泰山之行越重要,越能体现出袁训对长女的重视。他不是把一个女儿许给太子,他是把心头之宝送给太子。

太子回想到他听到的闲话,说定亲的那年,岳父忠毅侯冒雪回京金殿辞婚,太子认为这话不好,他没细听。现在想来,这话是真的了。

在别人看来嫁给自己千般好,只有太子自己知道,没有加寿,他未必这样的好。

权势除外,如给加寿的快乐,他就逊色许多。

袁训欠身说着不敢,太子亲自送他到房门。见避风的地方,几个孩子在说话。

阮琬可怜巴巴,元皓等人在教他。

元皓亲自示范:“你父亲不让你留下跟着我们,你就这样,”脸儿一皱,泪眼汪汪就出来,再就轻声扯嗓子干嚎的模样,装出大哭:“哇哇哇,”扑通,往雪地上一坐。

好孩子作注解:“就是这样,你就大哭大闹,”韩正经垂头丧气模样:“也可以很不开心。”

袁训和太子看了一个正着,袁训啼笑皆非,呵斥道:“你们做什么呢,别教坏哥哥。”

太子却越想越好笑,放声大笑出来。

……

第二天下山,走过梁父山,太子等人和小二等人、本地官员分别。阮琬还是没能留下,恼的元皓说他不中用,没当成先生的小王爷气呼呼爬上车,道别的话也没有一句。

马车一行,往安家小城驶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