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七章,得来全不费功夫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小城里忽然增多很多大汉,小城的人还以为过年的原因,本地县官请省里调来人手维持治安。

他们没有往腊月里安老太太打发亲信的男女回来去想,也没有多想新年夜安家旧宅住着孙姑爷。但没到十五,安家门外停下一排马车却看在眼中。

……

客厅里,一行人坐下,大家和常伏霖道寒温。先于常伏霖到来的老太太得力管事齐家的带着这里的男女们进来,十数年过去,有些还认得玉珠宝珠的老人流下泪水:“真的是三姑娘,是四姑娘。”

玉珠宝珠也问她们好,见这里的管家,不知哪一年新升上来的,是个三十出头的精干人,送上名册帐本:“这是城外老太太的田庄,还有家里新添人丁的名单,请三姑奶奶四姑奶奶细查。”

玉珠就看宝珠,宝珠莞尔:“我们出京的时候,祖母吩咐有话。帐本也好,我们住在这里的日子当家也好,交给称心姑娘和如意姑娘。”

管家往一堆姑娘们里看去,还没有等他寻出称心和如意姑娘,见两个一般儿个头的小姑娘站起来,对着四姑奶奶欠身:“婆婆既在这里,还是请婆婆当家的好。”

管家这就认得,红花又走上来为他介绍:“左边这位,是世子爷的媳妇儿,称心姑娘。右边这位,是二公子的媳妇儿,如意姑娘。”

这是新年里,执瑜执璞十一周岁,正月底过生日。称心如意和香姐儿萧战同一天生,六月里过生日,按年头儿十周岁。怎么看,不过二对小孩子,红花这称呼让管家新鲜。

但红花既这样说,管家不敢怠慢,赶着叫称心和如意姑娘,把账本和家人名册呈上。

见大人们一概不管,自在说起话来。倒是胖乎乎世子爷开了口:“你们先把住处安置下来,祖父们和哥哥只怕累了,先行到房中歇息,备下热水洗洗的好。”

称心如意答应着:“是呢。”嗓音还有稚气,但一五一十真的指派着:“曾祖父母的正房,请大哥哥带着张夫子入住。”

家人们看呆住,心想头一回见到,这么小的孩子主持家事,没有即时答应。红花狠瞪一眼,和梅英带着两个人的丫头应了声。家人们回过神,管家率先躬身应是。

称心如意微微一笑,继续安置:“曾祖父的书房,请二祖父带着战哥和元皓入住。”

萧战想说什么,搔搔头又忍住。

“家里三个祖父的正房,原是婆婆和姨妈旧居所。我们这房头的正房,请公婆带着大姐二妹和三妹入住,或是对面房间,或是厢房都可以,家人各跟主人,余下的房间,奶妈和丫头入住。”

萧战终于说出来,苦着脸儿:“曾祖父的书房,离咱们这房头的正房近吗?”加寿先给他一个大鬼脸儿:“远近你都不要来,我呀,和二妹三妹,只要同爹爹母亲亲香。”

萧战取笑回去:“过了年,十三岁大姑娘了不是吗?又是新见曾祖母的家人,扮鬼脸儿是端庄吗?”他坐的本来就离加寿有空当,更拖着椅子往一边儿去:“离我远些,别淘气把我的人也丢光。”

拖完自己的,又把加福的椅子也拖几步,跟他的并排在一起,和香姐儿分开。

香姐儿也给他一个鬼脸儿:“真是的,说句话也能捡到空子带走三妹。这是头一回见曾祖母的家人,劝你安生些吧。别淘气把我们的人全丢光。”

“丢光了人。”元皓当仁不让帮着表姐,萧战咧咧嘴儿。加福离他更近,萧战不再吵闹。

本地的家人们见到,面面相觑,都在想这孩子们过家家似的,怎么能真的管家?

背地里,又认为宝珠治家不严,生出忧愁。

称心如意不管他们怎么想,横竖他们是听吩咐的,还能怎么样不成?

“我们这房头的书房,执瑜执璞带着小六入住,家人各跟主人。”说到这里,顺伯没有家眷,称心如意对孔青夫妻笑笑:“孔管家在这里有旧居所,和梅英姑姑小青还请住过去。”孔青父子都不答应:“这里现有护院的,我原跟世子爷,还就跟着世子爷住。”称心如意没了话,小六又问:“苏似玉不跟我住吗?怎么没说她?”

苏似玉好生严肃:“男女授受不亲,谁要同你住来着?”

小六听着奇怪,问到她面前:“在宫里,你不是一直跟我住来着?”

小夫妻打小儿一处长大,亲昵的事情不少,犯不着一句半句的脸红,苏似玉回答的面不红气不喘:“那是跟着长辈住,谁要同你住来着?”

小六气着回座:“真是无情无意。”

大人们见到相视一笑,家人们又有摇头轻叹的,小爷们姑娘只是孩子不是。

称心如意又一回装看不到,“二祖父是正经的嫡亲外祖父,正房,请韩家祖父带着正经入住。”

好孩子在这里扮个伶俐:“我这一房祖父的正房,应当由我入住吧?”

称心如意笑眯眯颔首:“就是这样,三祖父的正房,原是三姨母的旧居所,请三姨丈姨母带好孩子入住。”

好孩子欢呼:“我有地方住了。”

元皓鄙夷她:“吵死了,称心姐姐如意姐姐还怎么说话?”好孩子吐舌头:“不要你管。”但是闭上小嘴儿。

称心如意再来安排赵夫子关安等人的住处,这不是在京里侯府,蒋德天豹等不愿意离开加寿太远,称心如意安排他们在二房的书房,离大房最近,韩正经没有意见。

考虑到大房未必住得下,辛五娘和儿子分开,住到后门内梅花后面的房子里,也算守着后门。红花旧居所在大房正房里,但她现在是一家人,小红又不是奴才,安置到客院里住。方姨太太的旧居所在二房里,就不把禇大路和小红分开,一处住进客院。

管事的媳妇儿,她们俩个加上苏似玉,住在安老太太以前管家务的地方,带上各自的奶妈和丫头。

安排完,着人送各人行李过去,管家情不自禁地吃惊:“我的天爷,我是这家里的人,从没见过小姑娘们来过,怎么把家里的地方分的如此清楚。”

玉珠也想知道,称心如意笑靥如花:“临出来的时候,曾祖母叫我们过去,画了旧宅里图给我们。”

管家刮目相看,认为姑娘们小,边安排边拌嘴的轻视之心一并收起。门上,本城里的旧相识们登门,大家忙起来。

玉珠宝珠在这里的旧闺秀不少,听到她们回来,客人们蜂拥而至。头一个冯家,京里有族人,消息最灵通。玉珠的公公去年新升都御史,宝珠历年的体面大多由他家里传出。

这就客人们下了轿,虽然也想一想忠毅侯丢了官职,但指望和侯爷攀谈一回的人也有。

但见安家大门洞开,一左一右走出两个半大小公子。两个人生得一模一样,胖的一模一样,拱起手来一丝不苟,口称:“袁执瑜,”

“袁执璞,”

齐声道:“代长辈迎客。”

这就是宝珠闻名天下的双生长子,听说过没有见到的人占大部分,啧啧称奇的时候,见他们全是冠服。孩子们小可以轻视,冠服却不能怠慢。男人们拱起手来,问他们父母可好。

“爹爹母亲鞍马劳顿,稍事休息后就出来相见。”执瑜执璞回答的有模有样。

又有管事的请女眷到客厅,见一个瓜子脸儿,一个脸儿略圆的小姑娘迎客。

“婆婆和姨妈路上奔波辛苦,容我们先行相见,再与她们相见吧。”

她们说完,安家的管事解释身份。飞短流长闲着没事做的女眷难免窃笑,心想这定过亲的小夫妻们不避嫌,却在这里扮起主妇,可见太后亲戚二字,品格未必高过别人。

神色中有耻笑出来,称心如意不放在心上。在京中的时候,对于她们小小年纪就到婆家管家,说闲话的人多了去,哪能一一的记住。

反正半个时辰之内,就是她们坐在这里。要坐就坐,不坐打道回府也罢,也伤不到谁。

但女眷们哪里舍得走人呢,多问几句宝珠近况也是好的。又三句话一过,称心如意问候的头头是道,安老太太指点她们的谁家有什么人,是什么样的品性都在心里。最轻视的女眷也正容起来。

玉珠和宝珠在这个时候出来,轻袭华服,是常伏霖从驿站收到带来。袁训和本地的男人们无话说,也不想找话罗嗦。他难得清闲,叫上常伏霖,和太子坐上一会儿,又去看女儿们带着元皓三个人写字。元皓缠着舅舅教了会儿棍法,乐颠颠儿说这里好。

直到晚上,宝珠玉珠才回房中。玉珠看一看,好孩子不在这里。当父母的不用再奇怪,只能是赖在表姐房里。也正好夫妻们自在说话。

“泰山祭天?”常伏霖对袁训的行程心存敬仰,也脱口惊呼:“你竟然去了?”

玉珠有了得意:“我们不去,难道让丢下来不成?”

“四妹四妹夫怎会丢你们下来?”常伏霖吃惊过后,明显的心不在焉,像是喃喃自语,又似对玉珠轻语低声:“大场面,可天寒雪难行,你们母女攀得上去?”

玉珠转为赞赏:“四妹夫有的是法子,”

常伏霖微笑的还是神思恍然:“那是自然。”

玉珠没有发现丈夫的眼神不着在一点上,自顾自地道:“泰山的官员一直在谢罪,说他们知道殿下出行,第二天殿下就到,他们来不及修山路。但四妹夫取出长绳子,”

玉珠格格两声的笑,神色回到那一天,不但眉色动,手也开始比划:“绳子据说是兵部捆车绑船上东西的,长的惊人。四妹夫把人分成三段,本地官员不管他,由他们自己上去。他带一队,他和关爷为首挡风雪,绳子系在肩膀吃力的地方,后面是太子殿下,太子殿下的两个护卫,加寿,天豹,元皓,镇南王小王爷,他的家人和老王,垫底的是太子两个护卫。说这样即使中间有失了脚往下落的,前后稳得住,绳子结实,还能再带上来。这是好走的地方。”

常伏霖哦上一声,神色还是不在家里那感觉。

“不好走的地方,四妹夫把我们一个一个拽上去,吊在半天里,一开始是怕的,后来你女儿不怕,反说好看。我也四下里看看,”玉珠满溢激动:“当时我想到你,真是可惜你不能见到。雪雕琉璃天然形成,分明一个水晶宫。”

“哦,那真是不错。”常伏霖眸子愈发对着地上一片月光。

玉珠终于发现,关切地道:“你累了吗?我不说了,咱们早睡吧。”

常伏霖一怔醒来,见妻子眸如点漆,那一点凝视全是关心。他怎么能隐瞒?

没有开言,想到肚子里刚才寻思太多,先轻叹一声。

把玉珠更吓一跳,以手探他额头:“称心如意只怕还没有歇息,让她们请个医生来给你看看。”

温软的柔荑,让常伏霖握住。他嘴角噙笑,但是反对:“我没有病,称心如意又忙了一天,真是的,四妹夫家里出人材儿,两个小媳妇支撑起办年,我一天没有出去,也打心里佩服。”

话到这里,自己失笑:“你呀,我一天没有出去,和太子四妹夫说笑,又陪老王们用酒,我累什么?倒是你,后半天里见客人,你才是累。”

玉珠说着不累,常伏霖已眸转温柔,这会儿虽然是冬夜,也在他眸光化为春夜如水般柔和。

“但你再累,勾起我的话,你得听我说完。”常伏霖这样道。

玉珠含笑:“你说,我听着呢。”

常伏霖这就要说,隐隐听到外面有了动静,来自院门。常伏霖先起身:“家里有太子,四妹夫和我是主人,瑜哥璞哥小夫妻忙活一天,再有事,我瞧瞧去。”

玉珠说陪他,还没有出门,见丫头进来回话:“称心姑娘如意姑娘查上夜呢,问到这里说爷和奶奶没有睡,说上几句,已经走了。”

常伏霖又是一声轻叹,玉珠有些明白,抿唇取笑他:“你不是病了,是又钦佩上四妹一家了不是?”

常伏霖笑:“正是这话,但我佩服的原因另有一个。”

玉珠嫣然:“快快说来,说的不好呀,不把四妹好生的夸,重新再说。”

“我想到你刚说的泰山祭祀,你和好孩子居然去了。你应该知道,本朝这是头一回。这将稳固太子地位不说,等回京去,只怕你听不完的闲言闲语,将会有多少人眼红嫉妒与你。”常伏霖娓娓道来。

玉珠揉着帕子,清高性子又一回上来:“我倒怕别人说?他们没有赶上,也只说说罢了。”

“眼红嫉妒,不是我钦佩的本意。我只是提醒你,回京去理当欢欢喜喜,那眼红嫉妒的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玉珠老老实实: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泰山祭祀你也能去,这事一定要记录存档。只怕有人时时的要来请教你,问询当时的场面。一不小心,你就成上风头的人。我钦佩的就在这里。官场上多少人想钻营,想出名声,却不能。独你跟随妹妹走一回,分明是陪孩子,却沾上一回荣耀。有心求,求不来。无心的沾光,你却有了。”常伏霖说话中换成正容:“可见圣人书里说的正心修身而成富贵,这是真话。荣耀,不需要许多钻营。四妹夫做到了,带契上你,你说,我怎么感谢他才好?”

玉珠动容:“是啊,我就喜欢去了,没有想到这些。也是的,家里的亲戚,”对丈夫调皮一笑:“你家里许多亲戚说父亲不会钻营,但他得了都御史,又恭维他有好裙带。父亲回后宅说他还是他,分明一个古道人,依然不会许多钻营。但在别人眼里,不钻不谄哪有官做?”

玉珠轻叹:“让你这样一说,我明白了,何须许多钻营呢?当做份内之事。”

“就是这话。”常伏霖微笑:“你我陪女儿出京,是祖母一片慈爱,哪里有钻营追踪四妹夫的心。女儿一定要跟着表姐,是表姐们疼爱她。我让你跟着女儿上路,是想你有一回大见闻……”

在这里停一停,夫妻互知心意,玉珠与他同声道:“以后做事本分为好。”

话在房中袅袅不能散去,夫妻心情激荡。丫头们请睡,玉珠想了起来,叫进她道:“画具取出来,看看有缺少的,明儿一早赶着去请称心姑娘如意姑娘买了来。”

丫头答应着出去,常伏霖想在这里住的日子不多,要画不急在一时,就道:“你的旧闺居,抓紧钟点儿赏玩吧,等回去不再惦念,路上好玩的慢慢画来不是更好。”

玉珠下意识对门外看一看,放低嗓音:“你刚才不是还说中,你说不钻营,行本分事,反而有荣耀。这不,荣耀来了。”

常伏霖面生神采,静静聆听。

“追上四妹的时候,我说要画,随口一声儿,全亏称心如意想着,给我办了来。在深谷的时候,”玉珠在这里又生陶醉:“告诉你不得,可惜你是个官儿,不然你跟了去,该有多好。”

常伏霖莞尔:“等明天闲了,你对我说说深谷是什么样儿?”

“如今先说正经话,在深谷的时候,我说画几笔。镇南老王爷见到,让我先画小王爷。我当时不解,但他是尊长,我依从他。当时他交待我,先不要画太子,我这愚顿的人竟然不懂,也是我不知道后面行程没有想到。祭祀以后,下山往梁父山去,老王爷对我说,可画祭祀图册,描绘此事。”

常伏霖身子一震,跌脚在榻边儿上:“天呐天呐,你是亲眼所见,以我来想,殿下大学士,再来四妹夫老王们,不见得不会画上几笔。但你画的,是你的看法。我说将来有的是人请教你当时情形,让我说的不能再中。这事情若有画册存档,也属应当。你呀,”

对着妻子左看右看:“等你回京去,即刻就成大红人儿。”

玉珠跟他一样的欢喜:“不用我回京去吧,我已想明白了,老王爷指点我只画元皓,又把画全数要走,只能送往宫中。”

“是啊,太后喜欢,皇上也就喜欢,父亲对你另眼相看,明言他的官职由袁家而来。果然,与你玉珠脱不了干系。”常伏霖想这又暗合他刚才的话,本分就行。

玉珠并不是有意奉承,原只为她自己取乐。但现在往上攀登,一里一里的不由她。

夫妻兴奋莫明,睡意全消,烛下说着讲着。直到院外又有动静,丫头回话:“世子爷二公子查上夜。”道一回执瑜执璞辛苦,省悟这是深夜,夫妻们睡下。

第二天忙忙碌碌,定下日子,不但见客,还要准备往坟山祭拜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今天零下,哈哈,春天不会远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