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五十九章,没有遗憾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红花的娘出来以前,做好女儿还是不喜欢她,只怕把外孙女儿也教成不喜欢她的准备。这是她没有想到小红无忧无虑,认为天底下所有人都应该喜欢她,她也喜欢一切好人。遇上个强盗,小红一定喊打。

黑亮圆睁彰显热烈的眸子,就让红花的娘眼窝一酸。红花没正眼看她的娘,这是她对自家娘习惯的姿势,但感觉到,也跟着鼻子一酸。

小红还在欢天喜地,没想到自己娘和外祖母同时湿了眼眶。

感情上来,红花的娘絮絮叨叨:“有夫人做主,我怕什么。夫人答应我,从这里离开,不回小城,”

小红插话:“那晚上住哪里?”

红花的娘对她展开慈爱笑容:“都去姥姥家做客,你也去,好不好?”小红嗯上一声,不知她小脑袋瓜子里想的什么,兴许是早就羡慕称心和如意管家,问道:“那我当家,还是外祖母当家?”随即很骄傲:“我自己房里,爹娘由着我当家。”

红花眼前飘过她的堂哥,也就罢了。经年一副任由家里所有房头照顾还理所应当的脸儿,至少他不勒索。堂嫂生下儿子,却是全家人可以使唤的面容。

红花头一回见他,已经跟宝珠在山西,是个大管事。堂嫂在红花面前不敢肆意,但红花瞧到她骨子里。

在侯夫人宝珠面前,红花都敢为女儿讨一回她自己当家,但回自己娘家,红花想想算了吧。就在小红活泼的嗓音后面,对女儿淡淡道:“姥姥的家你别多话。”

小红不无委屈:“是姥姥家,我却不是主人?”塌没下眼皮:“胖小爷给我金叶子,我说过到山西,我是主人我招待他。大路哥哥也答应,说到大路哥哥家,就是我的家,由我当家。还请了正经爷和好孩子姑娘,怎么,真的要到山西才行?”

自己娘在,红花不愿意和女儿多解释。板起面容:“等到你婆婆家,你再当家吧。”

母女说话都是飞快,等到红花的娘听明白,小红正点一点头。红花的娘气急,把红花狠瞪一眼。红花扭过脸去,身子微微颤抖。这跟当年卖她的时候一模一样,红花记得最牢,她不愿意离开家,她的娘就这么瞪她一眼,瞪的红花心灰意冷,跟着人牙子头也不回走出家门。

她又记起来,当年她对自己说,这一走再不回来。但耳边,祖孙两个说起话来。

红花的娘对孙女儿慢声细语,一面也说给女儿听:“夫人答应下来,等下呀,夫人全家都往姥姥家做客,你去了,家给你当。”

不知为什么,红花听到这嗓音也是颤抖的,好似自己还没停下的手指尖。让红花不能反驳,又有宝珠在话里,红花没有再发一言。

透过人群和香烛烟,红花见到的宝珠舒畅眉眼儿。自幼侍候宝珠的红花看懂宝珠心思,能带着小爷姑娘们回来祭祖,了却侯夫人一件遗憾。夫人想得到红花,也陪红花回家去,是也了却红花一件遗憾?

红花想,只感夫人的情就是。又幽幽一个心思,从她那年被卖,这是头一次回家吧?

中间有没有呢,红花不记得,也不情愿去想。

……

宝珠确实心满意足,不仅对着坐不下的宾客,家人们看不尽的笑脸,她名满天下的权贵丈夫,福寿齐全的孩子们。还有,萦绕成团的烟雾后的数个灵位。

往上的祖先宝珠难有感情,由祖母抚养,又由祖母许配亲事,她头一个要荣耀她的祖父。再就拜去世的父母,同一场瘟疫病故的二叔三叔,还有早夭,从没有见过的二姑娘。

自然,也荣耀所有的灵位。

京中侯府安置的另有牌位,但能亲身一家人到这里告父母,此生再没有遗憾。寻一寻三姐玉珠,也同样眸沁水光,但笑容压抑不住的出来。

宝珠不知道玉珠心思是什么,玉珠也离宝珠远,但她们同时能听到宾客中带足羡慕的私语。

“安家是没有男孙的?我嫁过来这些年,从没见到男孙回来,这姑奶奶归宁,男孙也不陪着?”

“女孙也一样光辉门楣,看看这二位姑奶奶就能知道,生个丫头呀,不错。”

“这话有理,看看加寿大姑娘,生个女儿能像她,一样不发愁。”

宝珠和玉珠就相互望着,微微相互的颔首。

……

冯家等听说宝珠当晚不回城,未免打断她们亲近姑奶奶的安排,让她们着实不安。

不肯放弃的追问着:“是有急事吗?归宁理当多住几天。”

“明天再走,耽误半天能有什么?”

不但宝珠对女儿仪仗笑,就是玉珠也含笑注目。她们怎么能明说呢?这样招眼,总得有所防备。这是宝珠对玉珠和大家的解释。这样的招眼,总得有所防备,但袁二爷知道太后这样办理,就是不怕的。比如本省驻兵,不管团练还是正规,太后懿旨给了太子,着他便宜行事。

但红花的娘要见女儿一家,宝珠愿意成全——这才是真正的缘由。这就宝珠拿着女儿仪仗当借口,玉珠也没有二话。

本城女眷们无话可说,北风里依依送走袁家常家一行。各揣一肚皮新心思回城,不能安坐,你拜我家,我拜她家,最后达成共识。忠毅侯京中不得意是真,只看他来到不见人,显赫不能久长在人前,就可以猜出。

衣锦了,哪有不好好热闹的?

……

红花以为自己回来是勉强的,是她不愿意拂了侯夫人的好意,不愿意当着小红的面说自己娘不好。所以半旧大宅院出现在她眼前,哪怕这是她的钱盖的,红花也还闷闷不乐。

直到宅院里出来花花绿绿的一个人,脑袋上红红火火一堆绒花,红花乐得没忍住,有了“扑哧”一声。这不是她的堂嫂,那有了儿子以后,坐享其成还认为全家亏欠她的那位。

红花一直没有回家,能知道堂嫂心情,是堂嫂随她的娘往山西和京城看过她。话里话外没有她,这个家里哪有根?

“姑奶奶,你如今攀得好,但家里没个男孩子,就没个底气。要不是我肚子争气啊,只怕你外面不能说得嘴响。”这是她当时的话。

换成红花还在小城没长大的时候,不过当时也就没有堂嫂这一出。红花听到这样的话,会气得一蹦三尺高质问她家里的余钱从哪里来?还不是她红花省下月钱送回来。

说这话的时候,红花已是大管事,大把银子给家里,手下管着家里人,对家人心思能了然,对堂嫂也就不能分辨。

她那时候已不是炫耀,她是见到不如红花,多出来的嫉妒,多出来的挣扎一份自己在家里有用。

红花只淡淡听着,见怪不怪,其怪自败。堂嫂见红花不接话,讪讪的不敢多说。

事隔多年,红花一直记着这话,不肯回来与不想再听堂嫂的稚气话有关。

就在刚才,红花还寻思最好给她冷脸子,免得她没完没了的犯稚气。却笑出来,是红花自己也没有想到。

看她那一头的花吧,不管不顾,不分主次,还不分个颜色。红着绿,绿挤着黄,幸亏有好发髻,不然戴这么多,不怕全掉下来。

红花用个帕子掩住嘴唇笑得肩膀抽动,她和梅英坐一个车,梅英也笑得挤到红花身上。直到红花推她:“别压着我,格格,我是主人,我得招呼二爷小爷们下车。格格……”

梅英忍住笑:“你下车就是,只是笑作什么?”

马车已停下,车帘子也打开,传过来的几句话让两个人收住笑声。

红花堂嫂走向红花娘:“婶子,你咋带这些人来家?这都是些什么人?”

红花的脸沉下来,往车外唤人:“杏儿,扶我下车。”

红花的娘此时亦对侄儿媳妇没好气:“我的客人,怎么,还要问过你?”

红花的堂嫂这个时候也见到红花,一怔以后狠看几眼。红花虽没有大变,但大管事当得久了,通身的气派一年比一年重。面容再熟悉,气势活似哪家养尊处优的小姐,红花堂嫂一开始就没有敢认。

等到认出来,堂嫂挤出一脸的笑:“哟,这不是红花妹妹吗?你怎么回来了?”

梅英听得都一咧嘴,这是人家的娘家,人家的娘还在,难道不能回来?就对小丫头杏儿使个眼色。

杏儿跟着红花办事,嘴上也来得,眼皮子也活泛。见到,板起脸,对着红花大声喊道:“万大娘,”

红花堂嫂噎住,发现哪里好似不对。杏儿恭恭敬敬上前去,扶着红花下车道:“到家了,车怎么安置,爷们怎么请进家,都得您来呢。”

红花正眼也不看堂嫂,明知道她不会说话,也让她气得问候全无。慢慢下着车,小红从她和禇大路的车里探出小脑袋,她原本就是个伶俐说话快的孩子,听到有人问母亲话,想也不想反问:“这不是我姥姥家吗?我姥姥让我娘回来的。”

小孩子不过是个随口接话,但红花堂嫂腾的一下,把脸涨得通红。

这车队可不止一个孩子,“小红”,元皓也探出胖脑袋:“不让咱们去吗?”这本来就是捣乱爱接话的孩子。

小红响亮的道:“才不会!我姥姥请我们回来的!”她有点儿功夫底子,往车外就跳。“腾”,落到地上以后,寻到她姥娘面前。又有点儿念书的底子,大宅门里规矩的底子,小红大声问道:“是您请我们回来的不是吗?如果是,我这就请胖小爷进去。如果不是,我们就走了。”

红花的娘爱她还来不及,对侄儿媳妇沉一沉脸,但对外孙女儿笑容可掬:“是是,是我接你们回来的,快进去吧,你的客人,你照管。”

“下车了,进去我摆果子我看茶。”小红对着胖小爷半露的身子摆动小手,又去请别的小爷下车。

红花的堂嫂想解释几句,没有人听她的。红花的娘忙着招呼宝珠玉珠等人进去,等到全进房里,又取出大箱子送给宝珠:“这是照夫人吩咐备下的,我看着人做,是可靠的人。您看,可中意?”

孩子们心有灵犀,跑来等着。

打开来,一团五彩斑斓,是好些衣裳。宝珠没有拿在手上看,而是对红花的娘轻笑:“得找个人来看一看,这是我们的,”

“是您府上的规矩,您只管请。”红花的娘连连摆手,意思不用再说。

天豹无声无息出现在房中,走上前来,把手插进箱子里。看完,还是一言不发,对宝珠欠身行礼出去。

红花的堂嫂认出侯夫人,陪在这里坐着。暗自皱眉认为这个下人没有礼貌,怎么不认主人呢?但红花的娘从女儿进门就不理她,堂嫂捏着小心先自己忍着。

又红花娘的东西,没有她不知道的。屋子里抬出个箱子她竟然不认得,堂嫂伸头来看箱子里是什么。

见侯夫人取一件在手上,针脚儿细密,颜色红绿紫黄,但却是布做成,堂嫂先失去兴致。

暗想,不过是件孩子年下老虎衣裳,这有什么好看的?

但见孩子们争先恐后到侯夫人脚下,最胖的孩子欢声道:“舅母,这是给元皓的吧?”

衣裳上绣着老虎斑纹,元皓见到就喜欢上。

宝珠点出来一件,在孩子们身上比划,合适的,就给他们:“元皓的,小六的,好孩子的,正经的…。”

太子和加寿在院子里,太子笑道:“农家院子就是有趣,没有梅花,那是枣树?”

加寿也觉得稀罕,但认认真真的回:“想是他们防灾年,梅花饿了可能做什么呢?虽然哥哥爱,寿姐儿也爱,但枣子能当粮食。”妙目流盼:“再说枣树老枝横斜的也很好看。”

“我没有说住这里不好,就是纳闷,咱们来这里可做什么呢?这附近难道有风景可以看?”太子也想左顾右盼,但这院子墙深,他看来看去,只是深青色砖。

“哥哥,”挥动小手过来的,是元皓的叫声,但模样儿却不像元皓。

只见他从脑袋到脚一团的黄色为主,脑袋上生出两个角,毛绒绒的应该是个动物,但却直着走,脚上一双鞋子分出几道脚趾来。

太子和加寿认出来,一起大笑:“小老虎,哈哈,元皓,你新换的衣裳?”

“哥哥,”后面又过来一个小六和苏似玉。也是头戴绣三个王的帽子,两个角直起来,手套上分五个虎爪,鞋子也是一样。

三个人推到太子和加寿:“换衣裳。”

元皓十分得意:“这里好,到了这里,全都是一样的衣裳。战表哥正在换哟。”

太子很想说自己不会换,但看个热闹也是好的。随孩子们往屋里去,见二老王和岳父已在这里,在家庙里一同过来的老妇人,据说是这里的主人,站着陪笑。

地上,执瑜执璞和萧战全换上也这样的衣裳,萧战双手拱起,脚在地上扒拉着,正在学老虎吼:“啊呜,啊呜,表弟在哪里,让我吃耳朵。”

“啊呜,啊呜,元皓在这里,元皓吃表哥。”

太子悄声问加寿:“怎么,这衣裳是岳母备下来?”

加寿眨眨眼睛:“是母亲请红花姑姑的娘备下来,怕呀,”抿唇一笑:“弟妹们不肯在这里呆几天。”

“这红花姑姑是什么人,岳母这样照应她?”太子又凑过来。

加寿眼波一转:“就如同哥哥以后照应天下人一样,母亲照应府里的人,也是尽心尽力。”

太子大笑。袁训请他坐下,加寿也有一身这样的衣裳,换了过来,一群小老虎闹到晚上,在这里睡下。

……

“他婶子,你家来客人了?”

“是红花回来了。”

第二天上门的客人络绎不绝,红花的娘让摆出糖瓜子,万大同如今是她得意的晚辈,让万大同出来见人。

院子里,红花的堂嫂对客人们越看越不顺眼。

过年小孩子凑热闹到处跑,看鞭炮是常事情。好客的主人见到孩子来,给把瓜子揣一口袋糖。小红,就是好客的主人。元皓,是好客的帮手。

见到有孩子来,就分好吃的。关安和镇南王府的护卫在一旁,看着并不阻拦。

红花堂嫂走出来:“小姑娘,这是家里的东西,用钱买的,你大把大把分给人怎么行?”

小红漫不在乎:“算我的。”

元皓停下来:“小红你没有钱吗?我有,我给你。”

“我有钱呢。”小红扁起嘴儿,让小王爷这一句话惹恼。她不会气小王爷,气对着堂舅母过去:“胖小爷招待人从来不小气,我也不小气。”

红花堂嫂涨红面庞:“大过年的,你小小孩子怎么顶撞长辈?你要大方,去你家里大方。这是我家。”

元皓很会看人眉眼儿,把瓜子盘子放下,摸瓜子的好一只漆黑小手碰碰小红:“祖父说出来遇到的人跟在家里不一样,他们不懂事体。咱们玩别的,别再碰人家的东西。”

嘴里把糖吐出来:“原来这是人家的,我去问舅母,怎么咱们不买呢?小红你等着,我买回来,你随意的给。”一猫身子跑开。

小红气白了小脸儿,跟她的奶妈过来,笑道:“这位奶奶,不是我要说你,别扫小姑娘的兴致,散福的事情我们家里一年做好些回。散点儿糖点心算什么?”

红花堂嫂脸上持不住:“这教孩子,反而跟大人争上?你家再有钱,保不住大方过了,相与出来坏人。你以为全村的人都跟我们家好吗?就刚才那一个,过年前她爹娘还跟我吵嘴来着,作什么要给她?”

小红的奶妈跟她说不清楚,懒得跟她争执。哄着小红:“咱们别在这里玩吧,换个地方。”

小红甩甩小手不要她抱,气呼呼去找父亲。万大同恰好过来,一手握着元皓小王爷,万掌柜的笑眉笑眼儿:“到了我家里,为什么还要让人买?小爷要什么,对我说。”

红花堂嫂听到他说“到了我家里”这话,气的面色一变。

元皓回头看他刚支使却没有出成门的家人,家人笑道:“这可怎么说呢?说到底这是您家里人的话,我们怎好搬弄?”

万大同见到红花堂嫂,不用问也知道的差不多。也笑道:“不搬弄,说实话也不行?”

元皓就道:“买回来给小红待客人。”

红花堂嫂面上终于一红,她知道万大同是个有钱财主,家里宅院全是他和红花夫妻的钱修成。不敢得罪,急急道:“听我说,”

“你别说!”万大同对她骤然一寒面容,小红撇着的小嘴儿一咧,哇地一声大哭出来:“爹,给我买好果子好吃的,我不敢比胖小爷请客,但也不能舍不得给。花我自己的钱,花我的私房。”

褚大路也充小主人,在屋里陪加寿姐弟。听到小红哭,一起出来,萧战见表弟也皱巴脸,心疼地抱起他:“你和小红在家里玩,也能让人欺负?”

元皓揪住他衣领:“取元皓的钱来,元皓要给小红买东西。”

萧战硬是没转过来,稀里糊涂的道:“你过年没钱给人,买东西当给的钱吗?”

一句话把元皓提醒:“咦,我今年还没有收到钱?”挣脱萧战怀抱往屋里跑:“寻祖父要钱,”

好孩子也想了起来,追在后面:“今年没给我拌嘴钱,”看看还在哭的小红,好孩子哄着她:“还要给小红一大把。”韩正经恍然大悟:“是啊,今年没给钱,”韩正经也来哄小红:“别哭了,咱们问他讨,不给明年不拌嘴。”

“是今年!”好孩子跺脚。

“今年今年。”韩正经知错就改。

小红在父亲手上,哭的鼻涕眼泪一大把:“不敢比小爷,也不能差得那么多,我就给了瓜子儿、糖,还有点心,”

她的父母亲,万大同和红花,最能理解女儿的话:“不敢比小爷,不敢比姑娘们……”这是他们从小对小红说的话,你虽然不敢比,但也要跟上。

胖小爷走一路周济一路,长辈们都夸他乐善好施。小红要学一学,就她家境来说,她是对的。

万大同哄着女儿:“由着你给,给点儿东西不值什么。生你的时候,散出去好些钱,只求你平安康健,跟你女婿过得好就行。”

禇大路一拍脑袋:“对啊,今年还没有给小红散钱?”拔腿要往屋里跑,执瑜执璞拦下他:“无事忙就是这会儿的你,咱们逢庙,母亲给长辈们祈福,也给咱们散了钱。母亲说庙中可以供给的不必多给,路上遇到穷人多周济,比给钱还强。你不是亲手给人散汤水?”

禇大路又一拍脑袋:“哎呀,我媳妇儿一哭,我把这事情忘记。”

小六得了意:“换成是我,苏似玉再哭,我也不会忘记哄她。”扭脸儿对苏似玉道:“你哭,你赶紧哭,我哄你,让大路哥哥学学。”

孩子这样说话,小红慢慢的不哭。红花的堂嫂却听这你一言他一语难以忍受,她哭了:“这钱是家里的,我守着怎么不对?横竖享受的也有婶子不是吗?”

“闭上你的嘴!”红花的娘不知什么时候过来,听在耳朵里的她怒斥道:“钱没有你们夫妻挣的!是我女儿女婿的钱!盖这房子,雇使用的人,买下的地,是我女儿的钱!你凭什么不让我外孙女儿花?”

小红睁大眼睛。

红花堂嫂哭道:“婶子您这说的是什么话?谁不让他们花?不是好吃好喝给他们。再说省下来,也是您的孙子将来孝敬您。”

“那是我侄孙!我进这个家,我足够了!我卖女儿养你丈夫,给他成家,生下孩子来,如今能进学,书不好好念,还是吃我的喝我的,分家!”红花的娘怒不可遏。

闻讯出来的红花睁大眼睛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,那神色愣的,同出来的宝珠对梅英挤挤眼睛,梅英悄声道:“这回红花的怨恨可算解开。”

“分家?”红花堂嫂身子一晃,愤然道:“那您可跟谁过呢?”

“跟我女儿过!我分一份儿给你,余下的还给我女儿,免得你要多管我外孙女儿花钱!”红花的娘更加气愤。

红花倒没听到她娘要跟她过,只刚才那句“卖我女儿养你丈夫”,就让红花喜泣交加,有百年沉冤终有昭雪之感。

什么没有男孙,红花在跟宝珠出嫁以后,亲眼看到老太太由孙婿养着,对母亲的气一发不可收拾。

如果宝珠姑娘过得不好,没有父兄出头,红花还不会有这样的心思。

但一旦打开,红花的怨恨就成必然。

她要是全然的恨,也就不管她的娘。但放不下她,又管她,就更怨她不通情理,把个侄子看得比命还重。

今天,红花的恨袅袅飞散。

堂嫂当着人脸上下不来,呜呜的哭着很伤心。红花忽然有了好心情,想着只能上去劝劝不是,后面脚步声响,元皓又回来。

小王爷双手金光闪闪,握着两把金叶子。他那两包袱,花到今天也算没动静的钱,又可以动上一回,小王爷兴奋莫明。

“小红,我给你钱。”

小红乐了:“我有呢,”但脑瓜子不慢,笑眯眯:“胖小爷的钱,有一枚挺好。”

“等等,”元皓把金叶子往地上一丢,萧战好笑:“你可以放我衣襟里不是。”

元皓蹲下来:“舅母一枚,”颠颠儿送到宝珠手里。宝珠失笑:“怎么,又有我的?”

身后有人清清嗓子,原来袁训也早出来,侯爷满面春风:“元皓是个好孩子,舅母也是爱讨钱的人。”看向长女:“加寿,你一到过年就淘气,随母亲。”

加寿娇滴滴:“我早知道随母亲。”

宝珠嘀咕:“这不能算全随我,谁知道你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?”金叶子还在面前,宝珠先打发元皓,笑脸儿迎上去:“元皓,你小呢,等你大了,有了进项,舅母再收不迟。”

元皓想想:“算祖父给舅母的!”宝珠轻愕,袁训笑了出来:“说得好。”元皓一得意,又有一句:“是皇…。外祖父给舅母的。”

“说得好。”另一个夸奖由镇南老王而来,他刚出来,听到孙子把亲戚关系理得不错,抚须含笑。

宝珠对他欠欠身子,不再推辞,脸儿总有些发烧的收下来。元皓又拿起一片,看看舅舅,又收回去,小嘴儿嘟囔:“坏蛋舅舅还没有带元皓玩到底,玩的不好,元皓不给。”

袁训又笑:“你不给最好。”他在宝珠身后,小声道:“舅舅不是舅母,哪好意思收。”宝珠回身娇嗔于他。

元皓分发起来:“加寿姐姐一枚,二表姐一枚,加福表姐一枚,表哥们各一枚,称心如意似玉姐姐各一枚,战表哥的没有,给福表姐,加寿姐姐又一枚,大哥哥没有,加寿姐姐又一枚。”

太子也出来看这农家吵闹,及时用眼光制止住萧战又去讨要。余下的,元皓分成三份儿,给好孩子,给韩正经:“拌嘴钱。”给小红:“别哭的钱。”

二老王并肩站着,梁山老王都张大嘴:“拌嘴钱?这是什么钱?”好孩子、韩正经异口同声:“明年陪他吵架的钱,不给不吵。”梁山老王故作惊呼:“这才算是巧立名目吧?”

好孩子、韩正经嘻嘻,又还一半给元皓:“我们也给你拌嘴钱。”小红见到,也分一半出来。元皓欢欢喜喜收下来,玉珠夫妻这会儿刚出来,元皓眼珠子转转,飞跑过去,也给了玉珠一枚,名目清楚:“舅母家姨太太钱。”

玉珠笑得险些摔倒,道谢也就不能。常伏霖也吭吭有声,低头掩面:“这也算吗?”

元皓回到祖父身边,把钱还回去,让祖父帮他装好。

让他这样一闹,院子里重新欢笑。萧战拎着加福的两片金叶子,和加寿计较着:“你有三片,哪有加福的好,看你怎么拿?难不成你用嘴咬着,那就成了表弟的哈巴狗儿?”

加寿走向母亲:“寿姐儿也有自己私房,母亲,你也收我一枚吧。”把其中一个给了宝珠。

宝珠谢过,小六过来,打开荷包:“难得有表弟一枚钱,母亲我留着。再说这不是我挣的,母亲说不要来着。我有长辈给的钱,算是我侍候挣来的吧,”

苏似玉揭他的短儿:“你何曾侍候过?”

“我给母亲一枚,苏似玉,就会挑眼儿,你也给一枚。”

苏似玉也给了,宝珠收下来。又收下儿子们,香姐儿加福萧战的,捧在手里很喜欢地回房。

袁训跟进来:“哎呀,你有许多钱,不是我帮你说话,孩子们才不给你,我分个多的也就是了。”

宝珠一把抓起:“小气鬼儿,我的就是你的,放我这里就是。”袁训好笑:“谁是小气鬼儿,这不是很分明。”

院子里,别的人还没有离开。表哥表姐们瞅着好孩子,好孩子握紧小手好生不舍,小脸儿上纠结挣扎转换,好半天,把金叶子收到怀里,荷包里取两枚钱出来,不甘不愿的送给父母:“按六表哥说的,这是我侍候曾祖母挣的,”

玉珠也取笑:“你何曾侍候过?”

“给父亲一枚,母亲一枚,再就不许讨了,明年,也只有一枚!”好孩子凶巴巴。

表哥表姐们对她笑容盈盈,常伏霖夫妻接过回房,常伏霖拿着他的一枚钱在眼前好生凝视,对妻子一本正经:“别以为这只是一枚钱,这是你女儿在哥哥姐姐的帮助下,给她自己立下的规矩,明年还有呢,你以为这只是一枚钱吗?”

玉珠装个贪心鬼儿:“盼着明年大方些,把她存在我这里的私房全送我吧。”

常伏霖失声又笑了起来。

院子里还没有散,常伏霖唤玉珠一起看。元皓小王爷让萧战追的一圈圈跑,说着:“不给不给,”

“福表姐少了,少了三分之一,天呐,三分之一这是个什么大数儿,一万银子可就少了三千三的三三三三,十万两,一百万里少三十万的三三三三,这可以买多少首饰?快补回来。”这只能是萧战,自然,也不会认真追,不过是玩。

常伏霖和玉珠含笑看着,悠然道:“这全是好孩子,一个也错不了。”

红花的堂嫂退到她房里,羞恼上头,又气又哭,又自己骂着。这时候有人来请她,是家里的帮工:“娘子,老奶奶让你去说话。”

“去就去,分家不成?她不怕老了没有人摔孝盆打幡儿,我倒怕她。”红花堂嫂昂然,对红花娘房里走去。

……

“这个家里的事情,我不再说,都心里明白。如今我要说的,也不是我出过多少钱,你不用乌眼鸡的架势进来。”红花扬眉吐气,有这辈子还有话能说明白的心思。又随时要红眼眶,总算,话能往明白里说。不再是“省银子省银子,你在安家有吃有喝,作什么还要花月钱,全拿来吧”这样的话。

有句痛快话,红花觉得这就值了。她不生气,也就肯上心。

先说得堂嫂低下头,再侃侃道:“叫你来,是只有一件事情。你儿子怎么还不进学?”

“没有好先生。”堂嫂诉苦:“这村里老秀才管不了他。不是我的错。”

红花冷淡:“我想也是,我给你举荐吧,”

堂嫂眼睛一亮。红花更能确定,她不是得儿子高高在上,她是眼红自己,刻意分点儿风光。

红花又怜又恨又气,嗓音更冷:“我家夫人的家学,全京里出名,当今天下师阮英明先生,”

“是那个状元吗?”堂嫂也能知道。

红花不易觉察的勾起嘴角:“好几科过去?阮二大人还是名头健。就是他,他原是我家的表公子,跟侯爷最好。看侯爷面上,家学里二大人常去。小爷们听他讲书,我女婿也听。”

堂嫂听到十分笃定,反而扭捏:“你侄儿蠢笨,去到,人家笑吧?”

“再留家里哪有前程?”红花沉下脸儿:“这就收拾东西,明天后天打发他爹跟他走,你别跟去,我给个人侍候他。”

堂嫂一惊:“我不去?”

红花的娘冷笑:“侯门大户,你去,不怕人笑?”

“可他从没有出过远门?”堂嫂心头一痛,又舍不得。

红花的娘露出骄傲:“我女儿又一回给你安排好了,”红花鼻子一酸,恍然间,她想到这语气是她梦中也盼望过,苦辣酸甜一起上来。

强忍着,语气更淡漠:“你当我空口和你说白话?我请过夫人示下,我家夫人为人厚道,府上老也罢,小也罢,都肯成全。”

在这里红花说不下去,如果没有宝珠做主,红花自己拿主意,她轻易不会答应回门。

真的回来,却了却最大的心思。

泪往嗓子眼里涌,红花哽咽的赶快说完:“夫人请侯爷示下,让他父子们跟驿站的船,有兵押送,无风无浪到京中,自有人迎接。他爹还回来,你不用挂念。”

堂嫂无话可说,从红花说出夫人来,堂嫂就感受到权势滔天,她有气喘不过来之感,当下唯唯诺诺谢过红花。

回房,才想到没有人说分家的话,堂嫂松一口长气。

红花回房,继续帮宝珠收拾东西。仪仗是来的路上打发走,冠服等接下来有阵子不用,装箱也带走。留下几件小姑娘衣裳,想到还是过年穿一穿,这就要上路,也做几个箱子送走驿站,减轻马车行走重量。

红花的堂兄父子,正好跟着关安去驿站。

孩子们偶然进来,见到收拾箱子,兴高采烈的跑到一处谈论。

“下一站去哪儿?”小六兴致盎然。

“好玩地方!”元皓胖手一挥,斩钉截铁。

……

“回太上皇和太后,往泰山去见太子殿下的钦差方鸿、阮英明求见。”

太上皇和太后一起道:“回来了?快请进来。”

方鸿和阮英明送进衣箱和仪仗,太上皇和太后对泰山的事情放在后面,打算细问问去的人情况。方鸿又呈上一个包袱。

太上皇看着眼熟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这是您命给镇南小王爷送的钱,小王爷命送回,还有一封信在这里。”

阮英明回话并呈上来。

太上皇打开来,见是元皓亲笔:“……元皓的钱足够用到回家,元皓不再要钱。元皓如今知道一文钱可以买个饼,不吃点心和果子也可以顶一餐,一片金叶子可以周济好些人吃几餐,元皓不再乱花钱。”

太后也露出惊奇:“原来元皓长大了?”

“正是。”方鸿和阮英明把泰山上的事情,绘声绘色说起来。

太上皇和太后听着太子出风采,加寿很风光,各种肃穆各种礼敬,但心还是回到元皓身上。

太上皇喜笑颜开中带着不满意:“元皓不乱花钱,和元皓带的钱足不足够是两回事情?”

“你不是说此一行使用由你出了,你放心吧,坏蛋舅舅,”太后乐道:“这竟然成了他的名字,他难道不带上钱,不足够元皓用?”

“他带上你的宝贝六个孩子,三个儿媳,大家一分,元皓还能有多少?再说他回我的话你忘记了,说回来再领我的赏赐,路上他带的足够。他的足够,不见得就是元皓足够花用。”太上皇偏心上来,丝毫不比太后差。

“说不好,他的钱不够用了,跑到哪个江里钓鱼吃,省住宿钱住马车里。又哄着元皓这多好玩,不给元皓钱用。”太上皇疑心大作。

太后笑道:“听上去,给你钓大鱼,反而成了省钱用?”

太上皇语塞,起身来:“我不跟你说了,我去见皇帝,让他晓谕各州县,元皓可以支用部分银钱。”

“我也去,你竟然把太子忘记,我为太子去说说。”太后还是揶揄。

太上皇揭破她:“你是为你的孙子们,还太子?”太后和他相视而笑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发现在推荐上面,多更些。

推荐仔完结文,《小小王妃驯王爷》《少将军滚远点》。

祝亲们正月十六快乐,昨天哈哈,仔自己也忘记了。

……

红花家事有个结果,没有遗憾。因此不会有番外,仔可以轻松。啊哈哈哈哈哈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