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三章,又一对父女相见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冷捕头倒不怕林允文从后面铺子走出去,他不是一个人过来。街上太繁华,在熙熙攘攘人流对面,依墙站着,也没有人对冷捕头起疑心。他一直站到林允文出来,怕他的神算,冷捕头原地不动,另外有人跟上去,稍停片刻,冷捕头往铺子后街去。

“卖果子喽,新果子,新果子…。”一个挑担的和冷捕头遇上,后面还有个小媳妇扬手:“明天你还来送。”

挑担的脆声回应:“放心吧,大姐。”日光照在他面上,半旧布巾虽挡住脸,角度合适也能看出英气逼人眸陷沉思,如意要在这里,会开心的跳起来。这是她的父亲,前太子党尚栋。

冷捕头挡住担子:“卖东西的,你卖果子还同人家小媳妇说话,乱瞧见什么?”

“人家门不关吗?没瞧见啥!”尚栋用担子撞他:“让开让开,”把冷捕头直撞到角落里。好似在争吵,借机说上几句。

尚栋低声道:“异邦人带的都有刀,但这伙子人是当兵的。我后门进去强卖东西,他把我推开,被我握住他的手,手上老茧不是搬货来的。”

“你可看稳了。梁山王一破几国,别的不相干国家纷纷提意见。真他娘吃多了撑到,没打他们,就吓破他们的胆!前年外国做生意的人少了一半,去年刚恢复,今年指望原有的热闹回来,皇上命各地善待异邦人。你看不准,拿下来,你担着?”冷捕头边说话,边把果子往怀里塞。

“哎,我说没撞得你怎样,你怎么要我东西。”尚栋大声斥责,小声道:“咱不是有带头的吗?”

冷捕头能听明白,暗笑着板起脸:“金贵小爷在那里,你敢把人往那里引?”手不闲着,在果子上面又掐又捏,挑选中看兴许好吃的。

尚栋耸耸肩头:“我只是提这主张,我就是说说,金贵小爷拿主张。”

冷捕头坏笑:“成啊,你去提,我顾不过来。”把挑好的几个果子袖上,嘴里说着:“权当赔情钱。”大摇大摆走开。

在他后面,尚栋叹气地骂:“做营生的人苦,遇上无赖没处说理。白拿了我的,吃了让你不痛快。”

“卖果子的,过来我瞧瞧,”有人喊他。尚栋答应一声:“来喽。新鲜果子,园子向阳地方出来的,最早的今年果子。”走去真的做起买卖。熟练劲儿,也学了小半年不止。这位,是一年前出京。

…。

接近三月,天气晴好的日子,暖融融的舒服到人心里。向阳的地方,道边儿早桃先开。轻粉薄红让人见到就心爱,行路的这一行人,就簪上花,手里晃着花,不放过路边的花。

齐王见到,心里认为耽误功夫,嘴上并不表白。

自从让元皓警告过钟南,念姐儿前来相劝,齐王殿下留上心。要想办好差,未必挑尖儿叫好。四平八稳的,前有二老王和侯爷,后有大学士,不出错子更好复命。

见袁训命马车停下,扬鞭指着附近约三里路,两边的桃花开得最多,小簇小簇的好似枝上系红锦。但还不是全开,已如洒落胭脂似的,齐王又纳闷,又玩上了。

听侯爷不是让赏花:“这路平坦,跑跑马。”头一个叫长女:“加寿,爹爹陪你。”

出京的时候,从加寿到苏似玉都有马,平时系在马车上,赶车的小子全是挑出来的,多一匹马赶得一样平稳。

春天到了,萧战和加福天天在马上,加寿和香姐儿羡慕,也解下马匹预备着。见爹爹叫,加寿兴冲冲上马,天豹牵着送到侯爷身边。袁训接过马缰,让天豹松手:“交给我,你旁边盯着。”天豹错开两步,还在加寿马的一侧,看着侯爷指点女儿:“这么带缰绳,这么着坐,是了,这样它跑的再快,你也摔不下来。”

太子也不能抵抗天气的诱惑,早早就在马上。和齐王并肩,一个含笑看念姐儿,一个含笑看加寿。

宝珠带着辛五娘万大同陪着小六和苏似玉,称心如意由奶妈陪着,春风中行马得意不过,鼻子翘得老高,面颊红扑扑的可以相比发上的桃花。

元皓、好孩子、和韩正经眼巴巴。

“好孩子,”香姐儿招手,让好孩子和她同乘一匹。好孩子欢呼雀跃的去了。

“元皓,”镇南老王打马到孙子车旁,元皓知趣的看到坏蛋舅舅没功夫理自己,乖乖的坐到祖父马上。

文章老侯牵着马,韩正经坐上去,也一样得意于春风中。

“得得得”,马蹄擂鼓声般,萧战和加福泼风势子从前面回来。双双勒马,马嘶高扬前蹄,后面跟的四位先生指点道:“勒住了,小爷再用力些。福姑娘别放松。”

风吹动加福发丝,乌黑衬出白玉般面庞。姐妹们拍手欢声:“福姐儿好啊。”

说完这一句,没有等萧战得意完,加寿带头起哄:“战哥儿学的不好。”

“不好。”元皓哗哗拍巴掌,镇南老王笑话他:“又有你了。”

萧战在马上对加寿一叉腰:“你骑不好就捣乱,赶紧学快马吧,免得明儿后儿用上,就你拖后腿。”唤一声加福,坏笑面对加寿:“我们走,讨嫌的大姐只能就地讨嫌,她追不上来。”

加福笑眯眯,和萧战打马如飞,前方是梁山老王守着,见一双孩子飞将军般而至,老王面上乐开了花。

加寿马术不如萧战,摇马鞭子不慢:“别走别走,陪我们再说会儿。你舍得吗?就记挂着和三妹单独玩儿。”

“单独玩儿!”元皓正义凛然跟着指责。

钟南对龙书慧咬耳朵:“幸亏没得罪这老公事,不然看他义愤填膺模样,你我招架不起。出来是为当差露脸的,在他点心似小胖手上碰一鼻子灰回去,回京去就不能说嘴。”

肥嘟嘟小手活似新蒸点心,让龙书慧纠正钟南:“你呀,你只能碰一鼻子点心渣子。”钟南和她窃笑。

这个上午,来来回回的花底下奔波。孩子们汗流浃背,嚷着薄袄子穿不住。

中午在野地里打尖,篝火升起,先烧热水给孩子们净手脸儿,孩子们眼巴巴的,对着天豹看去。

齐王满腹心事猜测这样行路算怠慢,推敲袁训的思绪,也让逗笑。

天豹看似对小爷们欠身子,其实眸光一闪只在加寿面容上掠过。加寿期待,天豹就觉得挖地三尺也要寻出来。

小爷们对他齐唰唰的盼着,为的是天豹昨天弄来好吃的野味。

当十数个去皮蛇身在火上烧时,袁训请二殿下、二老王和大学士说话。

蹲在地上,袁训用树枝子划着地:“咱们在这里,扬州在这里,扬州人口多,姓林的输不只一仗,难道还不明白?好歹他有把子神算,不是一般无知的骗钱道士。”

论对敌,梁山老王是沙场上练出来的敏捷,抚须道:“咱们再走慢些,等等姓林的有消息回来。我也稀罕,出京应该是他的得意地儿,他却怂人一个。一次进攻也没有?最近咱们走的不瞒行迹不是吗?”

齐王垂下眼帘,幸亏自己没有多话。这些才是老公事呢,走的游山玩水似的,他们自有分寸。

张大学士问袁训:“你的意思,总有个跟他对仗的地方。”

“有啊,但他不来我也没有办法。”袁训眺望四野,花没有重重,但锦团气象跃然欲出。他喃喃道:“这种地方起杀戮,糟蹋不是。”

太子兴致盎然,仿佛是件好玩的事情。而事实上,从他出京屡战屡胜,胆气心智早就增长,无惧无怕也就正常。

“岳父,咱们引他来怎么样?在不祸及到百姓,也别伤到花的地方。”太子深吸一口充满花香的新鲜气儿:“寿姐儿一早就说这里花好,要是在这里遇上他,还是换个地儿杀吧。”

齐王抿了抿唇。英敏本就是皇后嫡子,太后又养着。兄弟们眼热,皇叔们也嫉妒。但人家还有个好岳父呢。

太子对他依恋,那不见得是公事上靠山的语气,分明是孩子亲近长辈,让同样年青的齐王生出寂寞。

殿下们有时候是无聊,有时候是有所感而发,都想过寻常百姓家倚父偎母。跟他们母妃在深宫里,只想儿子荣耀给她们的居多,父亲又是天子,他们难以亲近不同。

出宫有府第,就是大人,遇事有先生,再不然自己担着。外戚的话,要分辨。先生的话,要分辨。家人的话,有时候也要分辨。不一定就产生累出来,但面对太子亲亲热热的叫着忠毅侯,为加寿看花做个商讨,压抑不住的嫉妒从齐王心中升起。他也是蹲着的,指尖微颤着,在地上胡乱划几道。

袁训的回话亲切,用树枝把泥地抹平,重新划出来:“这是扬州,这是官道,咱们在这里,这里是水,这里有兵营,驿站在这里,殿下,最好的地儿,是能接应咱们,咱们又占优势。只等消息吧,”

换一个调谑口吻:“林教主真的不出来,咱们还真得哄哄他。”

循循而又轻俏的语气,齐王勉强一笑。

太子哈哈大笑,请缨道:“哥哥在,如果可以,我和哥哥引他。”对齐王挤挤眼:“哥哥和我是他眼中的大鱼不是吗?”

齐王没了脾气,再和英敏置气,他根基也定。对太子的话也精神抖擞,齐王也道:“我出来就是办差,千万不要让我空着手回去。”

张大学士为他解释:“当街公审,夜晚戏弄,殿下,这是你在才有的,这是您的功劳。而且太子殿下昨夜呈报,已写进去。”

齐王难为情的笑笑:“他给我看过,所以我羞于见人,没怎么出力似的,怎么好揽功在身。”

镇南老王安慰他:“你看孩子们,元皓小小年纪,能办什么差?但装神弄鬼的,他办的不错,玩得开心。殿下,当差如和风徐来,这差使就漂亮。”

齐王醍醐灌顶,一刹时如云霄风动,鼓荡心间。

他听了进去,把以前认为的用心用力与“和风徐来”作个比较,越咀嚼越有味道,从太子开始,依次对老王、大学士和袁训道谢:“学了许多,有劳有劳。”

暗想,难怪这一回见面,太子开朗活泼。齐王胆色更足,放着这些人在有恃无恐,更要揽上事情:“英敏不可以乱走动,引蛇出洞,我去吧。姓林的折损许多人,难道见我还不足够眼红吗?”

“不急,等前边儿消息过来再商议。兴许,他还是等咱们到了扬州再来上一记。但反正他不改招数,这万万不能。”袁训若有所思。人人看得出来,看似轻松随意的行程,每一步,其实侯爷都运筹千端。

张大学士悄悄抬抬腿,他蹲上这一会儿,不酸也没有麻。对他的年纪,就没出京的时候还不可能。他记得去年出京前,夏天家里荷花早开,他就原地没走动,看足一刻钟,站的地儿是水边也潮是真的,腿脚上就酸的十几步后方解开。

大学士是为自己暮年调理好身体对想着吗?不是。他是想到自己老迈都能康健,太子殿下朝阳般更添滋补。又一步一步,到今天为止,看似袁训带着孩子们玩,其实没有出错。

太子好,大学士就好。路上说话,大学士已让袁训很多。见他沉吟,大学士也不敢打扰。

孩子们欢乐的嚷嚷把袁训打断,“爹爹,”这是自家孩子。

“姨丈,”这是正经和好孩子,褚大路。

“老爷,”这是孔小青和小红。

“坏蛋舅舅,坏蛋舅舅,吃我的。”这是元皓。

没有人跟元皓争,这个除去小红,就数他最小的胖孩子,在众人脑海里总是他最小,他腰杆儿硬的跑在最前面。

左手木盘子,右手护着里面东西不掉出来。香气四溢,勾人馋涎,送到袁训面前,胖脸儿上讨好:“舅舅带元皓看花,你吃。”

袁训懒洋洋。

元皓能明白:“这里有三段,一段给舅舅,两段给祖父。元皓吃的,元皓再去取。”

袁训笑笑,取过一段蛇肉咬在嘴里。天豹的手艺不是吹的,蒋德吹嘘自己制订他训练计划有功,天豹还会绣花,袁训将就听着,但做菜不错此系真事儿。

鱼也好,肉也好,天豹过个手,吃一口能大补元气那滋味。

镇南老王也吃了,唔唔叫好。萧战的分一半给岳父,一半给祖父。加福的就全给祖父。哪怕是个木头,梁山老王也会说好。

加寿的给太子,念姐儿没有办法,只能送给齐王。齐王大喜,也是咬个石头也是好的,吃得赞不绝口。

已经弄清楚,天豹曾是袁家的家人。那侍候侯夫人的独臂女子是他的母亲。赞着赞着,齐王的心思又拐了弯儿。心想这样好人儿忠毅侯也舍得给,太子有福。

一直到此时,太子是依从劝谏,齐王收敛光芒。更可以看出京中收到的怎么好,是忠毅侯主持。他轻叹不止一声,太子有福。

夜晚来临,齐王更赞美妙。他守上半夜,其实是吹春风。下半夜最伤神,别人也不敢让他熬。侧耳听着马车里叽叽哝哝,侧目看袁家一双长子,执瑜执璞板正在马上的身姿,英雄出少年说的只能是他们。

年青的齐王,对这行程愈发珍惜。

…。

揭帘而进的人,面庞上有异国特征,但林允文闪过一丝不妙,谨慎的看向他联络的掌柜,他自称巴老板。

“这位面生?”林允文询问。

进来的是个青年,浓眸亮出不凡风采。像长空中的头雁,嗥鸣都胜出一截清亮。

林允文知道他们国里也分贵族平民,但平民哪有这样的气势。来的人有身份,心中有数永远比蒙在鼓里好。林允文眸光疑惑。

巴老板介绍:“这是我的远房亲戚,出来学生意,都叫他伊掌柜。”他的汉话字正腔圆,也不能抹去林允文的蔑视。

对巴老板从来不说真名字,因此对他不满,不到关键时候不愿意用他的林允文,暗想汉人里扎堆,汉话一套一套,什么老板掌柜的全出来,分明你是不信我。

正好,教主也不信他,不介意用他一用,事情不成时他死与自己无关。

林允文咬一咬牙,不是他不信自己,是忠毅侯狡猾难测,战场上有名头儿的大将军,不是一般的官员可比。

伊掌柜生得彪悍,笑的时候也似野狼呲牙,板起脸的时候当他刽子手不会有人奇怪。

分明一双浓黑而深如湖水般的眼睛,却戾气狠烈,跟血里浸过似的。

好在他总是笑,戾气隐藏在尖厉白牙下面。相对的,让人好过一些。

他笑嘻嘻,汉话也流利:“林教主,兄弟对你久仰已久,听说你有袁大将军的消息?”

巴老板对他使个眼色:“教主要给我们的是大汉皇帝儿子的消息,金子般的那个。”

“太子!?”伊掌柜的眸子闪闪,迫不及待下一刻吞噬而能满足的危险又布满房中。

林允文如袁训所说,也有他的能耐。沉下脸:“你们到底钟意太子,还是钟意袁训!不说明白,没法子合作。”

一旁高高在上的木窗,照进的日光忽然晃动,无端如划开的刀锋,锐利而尖刻。

林允文后退一步,吃吃瞪着面前身材高大的人。心底也有什么突兀而出,一个心思警惕的出来。面对他们弱,不亚于送羊入虎口。

把面容一寒,重新撑住时,伊掌柜和巴老板呵呵笑出了声。伊掌柜的客气的一招手:“教主请安坐,听我慢慢道来。”

桌子有个提梁壶,伊掌柜的显然知道汉人是待茶之道。大手按住壶系,那手大则坚定,手腕内垂出一串珠子,上面有绿松石也有刻着经文类的东西。

“原来不是高南人。”林允文一眼认出。他在边城呆的时候,认得舍布以前,就把各国的祈福经文记在心里。是有个后路的心思,不想今天用在这里。

伊掌柜和巴老板都僵了僵,这一刻林允文心里也怕的不行。捏住铜钱的手沁出冷汗。但笃定这些人用得上自己,竭力把持着镇定。

窒息似的寂静过后,伊掌柜的无奈笑了笑,虽然面容还像暗夜里无处不出没的狼,但语气缓和许多:“让你认出来了。”

破绽在哪里,伊掌柜也已经知道。给林允文倒过茶,放下壶,把珠串往袖子里塞进去,从容的解释:“这是长辈给的,随身带着真神会保佑我。”

“那您是?”林允文也客气三分,他看出来这一位地位远比巴老板高。

伊掌柜的出了下神:“听说过苏赫吗?”

林允文露出释然,试探地问道:“他是您的什么人?”

伊掌柜的黯然神伤:“是长辈。”

“那袁家是您的大仇人。”事涉到袁家,林允文对这一段也了解过。苏赫虽然还在,但一蹶不振是因为对上忠毅侯。

想多打听几句,巴老板忽然笑上一声,摆手道:“说旧事没有作用,说眼前的。”

伊掌柜的收起悲伤,对林允文举茶碗:“能和教主商议,一定能得忠毅侯。”

……

傍晚,林允文从后门出去。又小半个时辰,晚饭过后的钟点儿。一个身披斗篷的人匆匆出来,他身材高大,腰间鼓鼓,只看脚下不看行人。

冷捕头眯起眼睛,也学着他跟上去,眼睛只盯着他的斗篷角,和划过的斑驳地面。

他只走小巷子,很快僻静的没有一个人。冷捕头装着路过,伸了伸头,犹豫着再跟几步可能惊动他。背后让人一撞,有双手托起自己,直送过了巷口。有人低低喝道:“赶紧回家去吧。”一道身影拐了进去。

冷捕头视线刚一晃,就把跟的人弄丢。恼的他一蹬地面身子又回到巷口,看上一看,张大了嘴。

让跟的人已经发现后面的人,风帽下面露出两道阴沉的眸光,把手按在腰间。

撵走冷捕头的人想也不想,低喝道:“孙子!你们昨天嫖了院子没给钱,让我逮到你往哪里跑?”张开手臂扑上去。

冷捕头哭笑不得,在心里长呼,那是奸细!奸细你懂吗!这里没有别人,他难道怕杀个人?

正要想个不让对方怀疑的法子过去救他,却见到扑上去的人颇有章法。高大的人闪身避开他,他往地上一倒,滚地又扑他的双腿。

冷捕头暗道,了不得,扬州大茶壶居然会地趟拳。随即一声,呸!这分明是个会家子,这是哪路的神仙?

墙角里露出眼睛细看,见刀光一闪,好似寒侵秋霜。弯刀,似红袖楼头的月,却冷如伊人负情的心。

还是风帽下遮盖严实的脸,但刀势霹雳弦惊,似大漠上滚滚龙卷风。

他竟然是一刀就有了杀人的心。

冷捕头浑身冰凉,他只知道林允文进去,随后进去的人来历可疑。却一直没看到他的正脸儿,还以为他是汉人。

这刀法,这是……

救人要紧!心头闪过,冷捕头一把揪下腰间葫芦,里面常年带着酒。有时候御寒,有时候清洗伤口。拔开塞子,吞一大口,往自己身上一喷,眼光配合的斜了,提着酒葫芦歪步奔出:“钱,你他娘的钱大茶壶,昨儿不把好姑娘给爷,爷寻你事情来了。”

巷子里千钧一发,刀光猛烈眨眼到那“大茶壶”的头上。“大茶壶”左挣右脱,但还在刀光范围之内。风帽下阴沉眸光带上残忍的愉悦,仿佛接下来血溅一地是他的嗜好。冷不防的,多出一个人。

刀收了收,他再胆子大,也不愿意在汉人的地方,人单势孤的时候犯禁。收刀入鞘,顺畅的跟喝口水似的。狠狠飞起一脚,看样子灭不了口,也要踢的“大茶壶”身受重伤。

斜次里一道白光,闪电般速度冲上来,“哗啦”一声,砸在他小腿上。酒气四散开来,巷子外面有人乱了:“这是谁家打了酒坛子。”原来是一道酒箭。

但身材高大的人也觉得小腿一疼,跟中块石头似的。恨恨对手持葫芦的冷捕头怒目,转身要走,先头寻他事情的“大茶壶”也不是吹的,飞身撞上他的身子,一脑袋顶在他腰间,袖子是放东西的地方,顺势的,往他袖子里狠命一掏。

有什么断了,“吧嗒”,滚落地上一些珠子,还有几块绿松石,刻着字的小玉牌。

身材高大的真的怒了,杀气中他又想拔刀,但巷子口有脚步声。这附近商铺居多,来的可能是看热闹的行人,也可能是巡逻的衙役。身材高大的人带着愤怒走开,到安全的地方上,风帽中狠狠吐气,用异邦话骂道:“该死的人!”

这语声,是和林允文刚会谈过的伊掌柜。他抬起手腕气的眸子通红,丢的东西是他母亲所给,从小就带着的护身经文。

……

“原来是醉汉打架,难怪洒一地的酒。”巡逻的衙役没好气走开。

……

巷子里,冷捕头跟“大茶壶”你一拳我一脚打得痛快,一个揣到怀里几个珠子,另一个去夺玉牌。

又都想揭开对方遮脸的风帽,跟妇人打架似的往对方脸上搔。

夕阳最后一道光线留恋的准备离去,“啪”,冷捕头一巴掌煽在对方脸上,而“啪”,对方见到他巴掌过来,真的把脸迎上去,这姿势一抬手,很是方便,也来上一巴掌煽在冷捕头面上。

遮面的东西掉落一半,两个人的面容半露出来,又为对方的手劲儿疼的一咧嘴。冷捕头怒气冲天叫出来:“田光,是你!你怎么敢打我!”

对面那个不是别人,是袁二爷的心腹,跟随宝珠出京,但并不长伴在她身边的田光。

田光捂着脸,有片刻的想笑,又有片刻的荣耀。把冷捕头气的:“你打了我,很喜欢吗?”

“你也打了我,我办差呢,你怎么敢打差人?”田光忍住笑,还要忍住疼,和冷捕头据理相争。

“你办的大茶壶差使,还敢跟我抢东西!”冷捕头火冒三丈:“亏我来救你!”

他不说还好,说过田光大手在地面上掠过,最后一丝光线里把地面扫地似清洗一遍,最后两个小玉牌夺到手里,还有一把子土难免也到手中。

有冷捕头虎视眈眈,田光也不吹拂,把土也往怀里一放。冷捕头翻眼:“地上还有石头,硌死你。”

田光眉开眼笑:“去见二爷好请功。”双手按住胸前护东西,脸上让夜风一吹,刚才挨一巴掌回到眼前。

夜幕下,田光噘着嘴,冷捕头噘着嘴。同时出声互相指责:“你怎么能打我?”

没有人回答,各自闷气。闷不了一会儿,又痛斥对方:“你耽误我办事!”

巷子越来越暗,但对峙的人没有一个说先离去。田光寻思着,刚才一巴掌打得顺,可见闻名京都的冷捕头不过如此。他抢走的珠子石头是不是可以抢回来?给二爷送去,也是个全份儿。

冷捕头冷着脸儿,没上没下的混混无赖,老子手里抢功劳,反了你的。你怀里的东西,还不快给老子送过来,让老子看个全份!

轻哼一声,冷捕头决定吓吓他:“小子,你知道刚才从鬼门关走过吗?你知道那个是什么人吗?”

田光眸光闪动,轻吐出两个字:“瓦刺!”随即嘿嘿笑的有了得意。

冷捕头让他气怔住,这个臭小子,他也知道了。高南的奸细成了瓦刺人,这个功劳他掺和进来,这是抢功的不是?

两个人继续打着对方怀里东西的主意,都有一个心思。把东西抢到手,看你拿什么上报?

……

高南的奸细成了瓦刺人?回到住处的林允文冷笑连连。天助自己也!

林允文敢蔑视巴老板,轻易不跟他联络,就是四国打输,国力衰弱。有心挑唆他们进攻,还怕他们没胆子。

但瓦刺一国保存兵力,直到今天还是梁山王防范大患,又送到自己面前,林允文在挫败的疯狂中镇定了。

……

“二小爷,二小爷,”

前面的呼声来自执瑜,马车上出来好几个脑袋。

执瑜捧腹在马上笑:“战哥儿,你是二小爷吗?”

萧战装模作样:“我家就我一个,老大老小都是我。”

加寿也就大大方方看出来:“有热闹?”

执璞撵她:“进去,不是叫你。”

加寿也看到了,笑嘻嘻拖进车里元皓:“不与咱们相干。”

如意最后一个伸出头来,原地愣住,眸子里水光泛出。

车队的最前面,袁训和一个卖果子的在说话:“不能便宜吗?”

“不能不能,看你大爷似打扮,怎么还占几个钱的便宜?”卖果子再生气,也看得出来是如意的父亲到了。

称心取下如意手中的书:“出去骑马吧,我陪你。”抓紧上路机会背会儿书的两个小姑娘出了马车,奶妈帮她们上马,打马来到袁训身边。

“二小爷?”如意也回身这样叫。执璞已到她身后:“我在这里。”如意放下心,她的马术不高,也能和执璞并排,故意的歪一歪脑袋和执璞更近些,让父亲看得清楚。

小脸儿上是最动人的微笑,表白如意出京后过得很好。执璞正正衣裳,对岳父也送上最大的笑脸儿。

天清地爽,在他们背后桃花朵朵。嫣然在后,嫣然也在前。尚栋微笑的不能自己,女儿长得这般大了。骑在马上怎么看,已是个大姑娘。

当父亲的眼里尽多偏颇,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差使。抓起一个果子送到如意面前:“买个果子吧,”路上还有行人,尚栋对女儿挤挤眼睛:“小爷,不贵。”

如意开心地笑了,想接的时候,对执璞看过去。执璞很入戏,撇嘴儿道:“你要的价儿太贵了。”

“是啊,贵了。”如意笑眯眯。

尚栋也是想和女儿多说几句,笑着跟他们还还价钱。执璞最后搔着胖脑袋,把几个果子给如意:“给他,咱们换果子,咱们不买。”

如意送给父亲:“我最爱吃的,肯定比你的好。你不信,这就尝尝。”

尚栋真的吃了一个,也说香甜。如意忍不住的娇声:“我爱的,姐妹们都让给我。上个月有一种酸果子,只有我爱,母亲特意让人买给我。那种太酸,只有我和称心喜欢。”

尚栋含笑,不错眼睛的听着。

“可惜你不去年来卖果子,去年夏天在海边儿上,可以拿大鱼换,留的大鱼直到过年,也没有遇上,执璞说再留走了味儿,我们就吃了。”

尚栋点头:“啊,真不错。”

马车把这一处围起来,行人看上去,好似讨价还价,有的人看上一眼,也就走开。

马上的人也好,马车里的人也好,都带笑听着如意慢慢说着。

“可惜冬天没有来卖果子,冬天我们还有进上的鱼吃。”如意总有惋惜,执璞提醒她:“咱们晚上吃好吃的。”

“是了,我们晚上有好酒,我留了好些,只等我父亲过来。”如意对父亲眨眨眼。尚栋会意:“小姑娘孝顺,想来能达成心愿。”

“真的?”称心和如意一起欢呼,执瑜执璞也认真点头:“托你吉言。”萧战是坏笑:“吉言不如送果子,把你这担果子给我们吧。”执瑜执璞怒目,加福把萧战拉走。

“不送果子,卖身也行……”萧战人是走了,话还在。

尚栋不放心上,称心也有歉然:“他总是淘气包似的,拿他没有办法。”

尚栋挑一包子果子送给女儿:“这位小爷说了,不给可能走不得。”放到如意马上,再重复一遍:“吉言,啊,记着。”

“嗯!”如意抱住果子,娇声答应着,看着尚栋挑担子离开,把果子分给大家。

最后一个给自己,咬上一口,没有她们日常吃的好,但如意也满意了。

下午来到集镇,客栈里住下,天不黑,如意就翘首往外张望。她伸一次脑袋,念姐儿由不得的跟着。元皓在这里等吃,误会的劝念姐儿:“姐姐放心,你家长辈在后面呢。”

加寿拍拍他:“快别说这话,姐姐的长辈远着呢。”元皓吐吐舌头。

念姐儿露出向往:“元皓说的没错,是在后面呢,不过我未必能见到。”如意再往外面看,念姐儿就不再跟上,对加寿慢慢道:“到山西了,代我问声好。”

加寿颦眉头:“是这一句?却不是让寿姐儿想法子,姐姐能随我们同行?”

念姐儿摇一摇头:“留下南哥和书慧还有可能,留下我,殿下可就要一个人回京?路上岂不寂寞。”

加寿和称心笑了:“原来,是放不下殿下。”

念姐儿红了脸,笑啐过,见加寿笑得小狐狸模样,先说称心:“你呀,刚十岁的年纪,就知道放不下,我笑话你才是。”

称心缩缩脑袋,找个理由抱怨:“这是跟战哥学的,每天就他最搅和。”

说曹操曹操到,萧战进来:“我又怎么了?不就来看你们做的体己酒菜。快取一份子我送给祖父,不然我坐这里不走。”

称心取给他:“酒还是从你家祖父那里讨得的,怎么敢私下留体已。你又胡闹了。”

“才不是胡闹!”萧战接过在手上,这一会儿好生严肃:“以后我和加福有不在家的时候,这是给你们定的规矩。别等我们不在了,尽情吃好吃的。得留着,知道吗?”

嘀咕着往外面去:“当家小奶奶,不跟你们说,我跟谁说?反说我搅和胡闹。”

念姐儿轻笑挑唆:“原来是小奶奶?”

称心如意把手臂扎起来,对着萧战顶顶额头,这是姐妹们跟萧战争执的姿势:“快走吧,少不了你的一份儿。再留下来,指不定还有多少不中听话。”

萧战捧着吃的,走的气呼呼。

厨房里,大家抱怨着:“有他在清静不了。”院门上,布衣收拾得整洁的尚栋迈步进来。

“二小爷,二小爷,”执璞对着院门坐着,见到就喊。执瑜陪他在这里,兄弟俩个先迎出去。

各房里,又出来一堆捣乱的。

好孩子扒着门边:“叫我吗?我代增喜看一眼。”

韩正经见事学事:“添喜出来了,添喜出来了。”香姐儿忍住笑:“我才是二小爷,我正大光明出去。”

加福笑盈盈:“三小爷加一,我是二小爷。”

小六拖着苏似玉:“我们两个是二,一对小二爷。”

乱哄哄中,袁训笑着出迎,如意喜滋滋儿和称心出迎。尚栋抱起女儿,如意道:“也抱称心,连伯父来了,和称心一起抱起我。”

尚栋道:“这个手臂空着,就是称心的。”

称心却踌躇:“如意,我们十岁了。大姐十岁公公就不抱她。”

如意抱住父亲脖子,顷刻有个主意出来:“过了生日才算十岁,你九岁半,我也九岁半。”

尚栋早一把抱起称心,笑道:“什么十岁九岁的,你们俩个别论这个,快说路上有没有拌嘴才是要紧的?”

随口不过平时和女儿的玩笑话,一下子惹出来三个。

元皓气势汹汹:“老公事在此,谁抢差使。”

好孩子尖声:“就是。”

韩正经摇头晃脑:“然也。”

钟南和龙书慧笑成一团:“又把老公事和老强盗成精得罪。”

称心如意告诉尚栋:“这三个是拌嘴差人,千万别抢他们的。”下巴微扬:“我们是当家的人。”

袁训招手:“行了,你再多站会儿,指不定还要得罪谁。赶紧进来,房里说话可以随意。”

尚栋对孩子们哈哈腰,取笑他们:“说错莫怪,这看上去都是成精能作怪。”一闪身子,抱着一双小姑娘进了房。

房中,太子和齐王微笑高坐。尚栋放下女儿们行过礼,酒菜一样一样上来。如意欢欢喜喜,圆了她最近的心思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