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四章,谁是谁的局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春风送暖,隔院花影子送过来。一庭月色中,似谪仙踩枝下凡似的。尚栋到了这里没有不满意的,正听着袁训安席,见两个半大小子端着木托盘,是执瑜执璞进来。

执瑜手里托着十数个巴掌大小的羊皮袋子,执璞手里托着热气腾腾刚做好的菜肴。

袁训打趣尚栋:“你女婿孝敬你来了。”尚栋眸光深深只在他身上流连。

执瑜放下酒,执璞介绍道:“岳父,这是如意的心意。”尚栋故作惊讶:“你们送来,就是你们的好处,怎么成了如意的好处?”

执璞笑道:“这酒是梁山王府祖父和镇南王府祖父所购,他们一路行来一路喝。先遇到大哥岳父,如意留上心,说岳父也出京,只怕遇上您。问二位祖父处每次讨一小袋子酒。如果说有母亲的好儿,是母亲给如意备下水袋,说玉瓶瓷瓶装的路上易损坏。这不,安好无损这会儿拿出来,全是如意守着的。”

说话中,二老王和大学士,还有赵夫子过来。二老王带着酒意:“你来得忒晚,等不及,先喝数杯。”尚栋请他们坐,说声不敢有劳相等。

一切都安稳,回女婿的话。抚摸住胖小子的脖颈,尚栋感慨道:“这是你爹爹的好处,还是不能归于如意。”

太子和齐王在他和袁训面上瞄瞄,都有听古记儿的心。

太后是忠毅侯长辈,别的人当年未必知道。但忠毅侯自己心中有数。有好倚仗却肯定亲给连家尚家,又定给沈家。这种兄弟情意书上说的热血澎湃,二位殿下年青,遇到的人里头回见到。

指望着袁训和尚栋对答里能听见几句,但见袁训清清嗓子,对尚栋道:“你坐吧。”执瑜执璞轻施一礼,尚栋就坐了。胖小子们把盏,在桌子外面侍候,酒过三巡,轮流的往厨房里端菜。桌上谈话也起来,太子和齐王什么也没有看到,尚栋说起话来。

亲家到了,宝珠在厨房里做菜。执瑜过来说父亲请母亲,宝珠洗手换下难免油溅的衣裳过去,见桌上摊开两块帕子,一个里面堆着土,夹着小小玉牌和珠子,三几块绿松石。一个里面是玉牌和绿松石。

尚栋道:“有泥的是一位叫田光的托我呈上,干净的是冷捕头呈给太子。他们的官司我闹不清,所以请亲家母和殿下一起观看。”

宝珠微微吃惊,田光是不敢得罪冷捕头的才是。见太子注视自己,并没有抢着发问,宝珠先问:“什么官司?”

“冷捕头说田光打了他,田光说他才是挨了打,两个人你揪着我衣裳,我攥着你手回到我们下处,我劝半天也没有劝好,索性说我要走了,有话只管说,无话我睡觉去。他们就给我这个。”尚栋也纳闷儿:“田光给的还有一把子土,我寻思一路子也不懂。”

看向赵夫子:“现放着小二岳父,老先生在此,在京里就知道您看的书多,你帮着解释解释。”

张大学士冷哼一声,尚栋含笑:“要是礼仪法度上的事情,寻上您不迟。如今这是一把子泥,还得问赵先生。”

赵老夫子认真端详,有了一句:“这是地上的。”然后跟着大家一起好笑:“这话不会出错。”

赵老夫子这才笑道:“我又不是林允文,给我一把子土,我怎么猜?”张大学士明白了:“你这是拿夫子开心,幸好你没有问我。问我,我让你南墙根呆着去。”

宝珠的心还在田光得罪冷捕头的事情上,等笑得差不多,小心地问尚栋:“真的没有别的话了?”

冷捕头是太子的人,太子劝解道:“岳母不用担心,应该是为当差。”

尚栋就差一拍桌子:“正是这样。”

袁训好笑问他:“你说你不知道原因?”

“我是不知道打起来的原因,但这东西的来历我知道。”尚栋无辜的指指两块帕子:“田光说这些全是他的功劳,冷捕头让他小心狗头。”

说到这里,太子轻笑:“那不用说了,当他们两个人的功劳罢了。”齐王打趣道:“这又是一出子抢功的,”见房门外面探出一个胖脑袋来。

元皓蹲在门外,眼珠子骨碌碌转着,齐王赶紧不影射他们,低声:“这是什么老公事耳朵,竟然无处不在。”

“嘘,嘘嘘,”元皓对尚栋勾动胖手指,寻的原来是他。

袁训板起脸:“有话进来说。”

元皓缩回胖脑袋,把如意推进来:“不是我的话,是如意的话哟。如意想到刚才忘记问,说喝过酒要睡问不好。特地请我。如今舅舅不高兴,如意姐姐您自己问。”

如意张口结舌,弄弄衣带,面颊现一抹羞红,还是不好意思张口,行个礼出去,很快,刚出去取东西的执璞进来。

执璞对父亲陪笑:“爹爹,这是私房话儿,您真的要让在这里问?”袁训狐疑:“你和你岳父的私房话儿?”

张大学士见是个看笑话的时候,笑顾执璞:“不是我们要听你的私房话儿,是你再不问,你家父亲看你不太顺眼。”

执璞道:“那我在这里问。”转向尚栋朗朗出声:“岳父,请问您这一路之上,有没有相与混帐女人?”

“噗!”梁山老王一口酒喷到地上。镇南老王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,及时一低头,但喷到自己衣裳上。

张大学士端着茶碗,一抬手全对着袁训歪过去,袁训躲得快,落了一板凳。侯爷没地儿坐,站着手扶桌子,对儿子啼笑皆非斥责:“你这是什么话!”

宝珠掩着面笑得花枝乱颤,执璞陪笑:“爹爹,是您让我在这里问的不是?”

太子和齐王勉强掌住,见仿佛还嫌房里不够乱,房门外面,由低到高,一排的孩子们露出面庞。

最下面是蹲着的元皓,元皓上面是韩正经,再上面是好孩子。好孩子上面是香姐儿,香姐儿上面是加寿,加寿旁边有加福,加福身侧是萧战。

“哎哟”,小红没地儿站,又往前凑,收不住步子挤进来,禇大路把她拉出去。

小六苏似玉明显晚了,往这里赶的声调:“来了来了,还有没有地儿?有什么热闹可看?”

“哈哈……”太子和齐王放声大笑,齐王找一找:“还少了人吧?”念姐儿不好意思露出脸面,闻言,把龙书慧推进来,齐王摇头笑道:“不是你,还少了一个。”钟南就进来笑嘻嘻:“我代进来,在呢。”

笑声此起彼伏还在,袁训也顾不上接着训儿子,自顾自笑个不停。尚栋傻着眼,见女婿还在面前等回话。哪怕当着人脸上是有些下不来,尚栋也回的老老实实:“有你爹爹在前,有你这好女婿在后,我怎么敢乱相与人?”

“是混帐女人。”如意是个死心眼儿,她不露脸儿,在外面小声提醒。

执璞呢,对这件事情上也认死理儿。相与人和相与混帐女人能一样吗?执璞安慰如意:“别急,我正问呢。”正容面对岳父,一个字也不含糊再问一回:“岳父,请仔细回答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袁训笑得快钻到桌子下面,齐王的形容儿也跟他差不多。太子自己揉肚子,觉得后背隐隐痛上来。宝珠不能再装没防备的听到,诧异的所以没离开。这是亲家的私事,她站不住了,忍着笑走出来。

到外面见到孩子们在,暗想这一群好捣蛋包们,就笑得更厉害地往厨房去了。梅英红花在厨房帮忙,这一会儿也由丫头口中得到消息,也笑得东倒西歪,支撑着才能办菜。

房中尚栋没有办法,看来看去没有一个能救自己的人。这话不当面如实诚恳的回答,不是女婿不放过,就是女儿不肯答应。还有对面二老王掌住笑,也最期盼。

对二老王回京,肯定是个笑料。但避不开又怎么办呢?尚栋对着执璞万分诚挚:“呃,没有。”

执璞喜笑颜开:“如意如意,你可以放下心,岳父跟我一样的好。”二老王这一回又没有忍住,哈哈又弄翻酒碗。太子看看这阵势,也肆意一回,大笑对尚栋道:“成了,你这就可以放心喝酒,不然,还想这里吃饭不成?”

尚栋凑趣的刚陪着笑笑,见房外女儿脆生生答应:“太好不过。”如意奔进来,加寿姐妹进来,老公事进来,小六苏似玉等也进来。

小红头一个送上来,甜香扑鼻的蜜饯,放到尚栋面前:“给老爷下酒,这是我心爱的,大路哥哥从来让给我一个人吃。老爷是好样的。”

知道后面还有一堆人,小红娴熟的欠欠小身子,就退下去。

小六没拔到门外占地方的头筹,瞅准了,和苏似玉第二个上来:“尚叔父,从此咱们是一路上的人,以后有我小六吃的果子,就有你一份儿。”

尚栋心想今天这人反正丢得干净,老老脸皮和小六说笑:“我不乱相与人,与你有什么相干,要你感谢我?”

“等见到我家岳父,也问他的时候,您若是在,记得请他回答的圆满。”小六推一把苏似玉,两个孩子大大点头:“就是这样。”

袁训本来收住笑,听到又笑起来。梁山老王恨声道:“看你张狂样儿?养出一堆跟你一样的孩子,好得意是不是?”

尚栋再让女婿问的当着人满面通红,也向着兄弟。梁山老王说完,尚栋望向孩子们:“都不用再说了,如意问的这话很好,以后,当成我这一房的家风吧。”

孩子们齐声欢呼,其实如拌嘴差人三个都不懂事,为什么欢呼自己都不懂。反正是喜欢的,不过就这意思。冲上来,小手往桌上放东西。

“我爱的点心给你。”

“我喜欢的核桃雕刻,送你。”

“这是我的……”

张大学士慢慢收住笑,对袁训眸光尖锐。大学士认为自己让步颇多,但忠毅侯的尾巴,这又露了出来。他不把太子逼到也亲口答应,只怕他不肯罢手…。

正想着,手上让赵老夫子一拍,倏地醒来,让身边坐的赵夫子满面揶揄:“夫子,你又歪到半天里?岂不闻有人行路,有人行船。有人喜乐,有人悦舞。桃花再成不了杏花,牡丹花也不会让杂草压下。是不是有你的地方,我们从此不说话?以后你就没有多心。但你管得住我们容易,孩子们天性使然,说笑取乐,不与你相干。”

张大学士哦上一声,寻思着这话有它的道理。但“牡丹花不会让杂草压下”这话,总是有影射的嫌疑,接下来虽然收笑,把孩子们撵出去,说起正事,大学士还是闷闷不乐,过上一会儿,走上片刻的神。

好在下面不用他也能商议事情,大家酒桌上商讨着。

“老夫我精神来了,高南奸细瓦刺人,分明他就是瓦刺在高南的奸细!这高南国败的不冤枉,活生生睁眼瞎子,把别人奸细当成忠心的人打发到我国来。这事情不能放过。”梁山老王起座,对着二位殿下欠身。

这位功高爵勋,太子和齐王忙道:“坐下说话吧。”

梁山老王原地还站着,微抬起脸儿:“殿下,父都有爱子的心,不敢瞒殿下,本来以为高南数国兵力虚弱,没有几代数十年难以恢复。想到我儿当个太平元帅,虽然平静,却不是将门传承。老天有眼,瓦刺人送上门来。老将请战,这是咱们的地盘,咱们择战上风有优势的地方,杀他一个落花流水。不是老将我盼不安宁,从此两国交战。是他先涉及别人疆土不安好心。要是能再痛击瓦刺大军,边城数十年长保安宁。”

数十年常保安宁?太子陷入沉思。数十年后的安宁是谁享用?是他!

殿下行来见来,一天比一天用心。一省一地的有不平事情,理顺了,以后谁得利,是他。

手按住桌子,太子在老王铿锵有力中,豪情霍然而起。“好!”他斩钉截铁面对老王,眸光闪动再不是初出京的少年稚气。老谋深算的肃然现于太子的面上,他一字一句地道:“敢来犯我,当斩不怠。乱我国家,当斩不怠。”

他的嗓音不高,金戈铁马气势已出。齐王本就见他生出威望,闻言更是心中震动。齐王不肯落后,也要站起来,见另一个身影高大而起。

镇南老王壮志抖擞,走去和梁山老王并肩而立:“殿下,老将也请战,殿下也要用我。”

走神的张大学士不能再走神,而且默默的不到片刻就算得清楚,这事只要太子不立于危地,就对殿下百利而无一弊。刚刚他又不待见的人,忠毅侯,又回到大学士的心坎儿上。

大学士暗叹,忠毅侯就是左右太子家事也有本钱。除去太后的原因,他本人能文能武,就不是太子岳父,也是太子殿下以后得用的人材。

大学士内心又怯一分,反问自己,这样的人该当笼络不是,也理当笼络。

如他所想,最后安排的总管还是袁训。

太子没有独自当家,先问齐王:“皇兄您看,由忠毅侯主持这事情……”齐王知道太子不过一问,但问过,就是让人舒坦。齐王知趣谦逊:“就是这样。”

张大学士也觉得满意,但忠毅侯愈发重要,他的内心就愈发纠结。退了席面回房,大学士又走了神思。倚坐床上想个不停。

太子的家事啊……大学士又犯了愁。

执瑜送父亲回房,执璞送岳父。如意带着奶妈送进热水,执璞一本正经地吩咐:“陪岳父说说话儿吧,咱们若是分开,几年不会相见。”

尚栋得意,回想这亲事是怎么定下来的?那一年,沈渭招摇他和小袁定下亲事,小袁的长女是他的媳妇儿。连渊遇上尚栋,笑骂沈渭:“就他跟小袁好吗?难道你不好,我不跟他好,咱们也定亲事去!”

就这样把亲事定下来。

看着女儿独自在房里侍候,她十岁了,盆架子够得着,但架手臂不方便。奶妈把热水和盆放在两个板凳上,如意拧起来就轻松。这好孩子,是小袁膝下长大不是?

如意过来,巾帛送到父亲手上,关切的打量父亲面上的酒意:“爹爹,你先净一把,今天我当值,但称心帮我,让我过来说话,她在分醒酒汤,一会儿她就送来。”

尚栋一手接过巾帛,一手握住女儿小手,虽然听女儿说过她玩的很好,也她就在眼前,见到她气色俱佳,落落大方,当父亲的心还是忍不住要再听听。

“如意,你好吗?”

如意笑盈盈:“好呢,看我的衣裳,”她走去把房门关上,把外衣解开给父亲看,露出一套明光锃亮的小皮甲:“这是我的,公婆带着我们,一路上办好些差,也吃好些东西。元皓去打半边衙门,我和称心也在,只是没在前面。”

尚栋摸摸皮甲,他当过将军,触手就试出这皮甲坚韧。更流露出对袁训的钦佩,看他对自家女儿多经心。

“我还以为你又胖了,原来是皮甲。”

如意兴奋地回:“大姐瘦了,我也瘦了,婆婆说骑了马就是会瘦,回京去全是苗条姑娘。但公公说多吃,回去太瘦长辈们烦恼。”

尚栋和她碰碰额头,脑海里又浮现出当日定亲以前,连渊说过的话。话头也由沈渭而起。

“小沈这东西眼睛贼尖,决计不是为他自己怕老婆才相中小袁。小袁把不纳妾当成他的好招牌,跟全天下就他一个最坚贞似的。其实他并不怕老婆,对兄弟们耳朵根子最软,办事的时候心最坚硬。这样心性,以后不会对孩子差。他是在苏先后面进的府,太子殿下在他身上花的心血却最大。可恨小沈拔了头筹,事先不跟我们招呼。走吧,抢在兄弟们前头,慢上一步只怕就晚了。”

要说这事情应该感谢沈渭,是他先定下亲事,然后招摇过市,招的别人跟上。但到最后最应该感谢的人,却成了亲家袁训。

皇帝登基,尚栋听到袁训身世,摇摇欲坠,不敢相信自己耳朵。他的父亲后来夸他会攀附,尚栋苦笑没有解释。当年要知道他是太后侄子,谁不会前思量后寻思,把“攀附”名儿摘干净才敢跟他定亲事?

后来果然没有错,袁训成了京中头一个对孩子们好出名的人家。女儿如今如花似玉,当父亲的也没有羞惭太多。因为他不是别有用心定亲事,是心中有兄弟,弄来的一门好亲事。

交待着女儿:“要孝敬公婆。”

如意乖乖:“知道了呢。”

“如意,开门来。”称心在外面叫门。如意开了门,称心带一个丫头,送醒酒汤给尚栋,当着他的面,问如意道:“给看过衣裳了吗?”

有盔甲是所有孩子大得意的事情,称心头一个就问这个。

如意欢天喜地:“看过了呀。”

“说了咱们经过的地方吗?”

如意笑眯眯:“刚说过,要细细的说,还得明天。”

“说了瘦孩子让养胖了吗?”称心忍不住的欢喜:“婆婆说有咱们的心意在里面,可以写在信里对家人说说。韩家祖父也说回京感谢咱们。”

如意扭过脸儿:“这就来说,称心,你也说说。”

房门没有关,尚栋不时的笑声传到院子里。还没有睡着的齐王听在耳朵里,对忠毅侯的羡慕更生出来。

他竟然活得这般肆意,要能耐有能耐,等风雨有风雨。不久前忠毅侯刚说过林允文要送功劳过来,这就来了。

虽然上有太后,但忠毅侯本人熠熠夺目,稍了解他的人没有敢等闲视之。

生在帝王家又怎么样?太子也要能臣,自己也一样要有左膀右臂。

齐王低低的呻吟着叹气,做人要自如进退,不是一定居要职,揣上一肚子抢什么什么位置的心。

就今天见到执璞问尚栋的话,忠毅侯笑得快要倒在地上。烛光照耀在他的面上,眉眼舒展,好似百花沐浴在春风中。就这一段儿神情,足以让在宫中长大的齐王难以忘怀。

人要富贵作什么,为的不就是心怀无忧,世事舒展吗?

居高位而患得患失,忧愁满腹,要高位做什么呢?

齐王殿下在这个夜晚,更发现快乐远比富贵要好,并且快乐要沉沉稳稳,才得到的舒心,使用的安然。

……

尚栋没有离开,袁训回太子让他留下来。如意非常开心,公公虽好,和父亲还是不一样。在公婆面前长大的如意,不会认为父亲比公公好上加倍,但公公是公公,父亲是父亲。

加寿姐弟先是为如意开心,没出三天,大家一起开心。

他们离开这里,马车往驿站管的码头去。大船可以放得下马车,赶上去后,留下几个家人,就和主人分开。袁训一行,上中等的船一只,行驶在洪泽湖上。

赵先生白天教孩子们念书,也带他们戏水:“这是五湖四海中的一个,咱们去夏呆的,是一个海,这是一个湖。”

宝珠单独找了念姐儿去,把一件盔甲给她。念姐儿双手捧住:“这是舅母的,香味儿还在。”

“我有你舅舅,比什么盔甲都好。”宝珠说到这里笑:“这句好话儿,你可记得学给舅舅听,让他感我的好儿。”

念姐儿说好。

宝珠又道:“盔甲就算感谢你说好话,给你吧,弥补一下没带你出来。这下子,可不会生气了吧?”

“本来就没有生气,也很想要这盔甲。但舅母怎么办呢?”念姐儿对盔甲欲罢不能。

宝珠劝她收下。

齐王这个时候在太子面前,太子亲手给他一叠子公文:“这是最近的,哥哥看过,另批,再给我转呈回去。”

又是一件盔甲:“岳父的给了哥哥,我不能挡。岳父还有句话,入水以前记得脱下,这东西沉重。但我没有记错,哥哥不会水?”

又是一件水靠:“这也是岳父的,这天气岸上暖,水里冰冷。”

齐王捧着沉甸甸,公文是太子的信任,盔甲是忠毅侯对自己的忠心。侯爷是太子岳父,但对自己也没有差池。

又听到太子的话,齐王一愣:“英敏你会戏水?”

“加寿回家的日子不多,但那年回来就问我,府中盖个戏水的池子可好?”太子偷偷的笑那架势,似这话是私密话在分享:“不然再回家去,就压不过战哥。”

齐王笑着。

“我不想让她小瞧了去,加寿又说戏水怎么好玩,我们打通三间房,挖了池子,又装上活闸,需要的时候和活水相通。寿姐儿没有输给战哥,我也跟着学会。”太子津津乐道:“说到玩,寿姐儿带着我许多。”

轻抬眼眸,太子举荐:“寿姐儿说念姐儿一样淘气,哥哥以后家中不会寂寞,一定跟我似的,让加寿闹到人仰马翻。然后还得夸她办的样样好。”

这分明是炫耀,齐王也不会相信和加寿情投意合的太子会认为加寿办事人仰马翻。

齐王谢过,带上东西回他的船舱。翻看公文的时候,无意中把太子会戏水又想起来,齐王微微一笑:“居然会的挺多。”

……

常年居住在水上的人,形成水上集市。要新鲜鱼虾的城里大户和商贩,想挑尖子的,不等渔船上岸,摇着小船过来挑选。过路的商船入码头麻烦,也是补给船上添补东西。

这一方的集市规模不小。

另一边是浅滩,芦苇一丛,荇菜一丛。这是早潮过,湿地半露,不能行船,也没有大人过去,有些小孩子深一脚浅一脚的捡东西,也只在近处。

再过去,就是码头。

林允文看着不远处大船,他们买的东西应该不少,有好些小船呼朋唤友划到他们船下,竹篮子系上东西,再放下银子。

码头高,可以看到船上,晨光中有人舞枪弄棒,不时有几个灵活的孩子,都是胖胖的面庞,伸出头来往小船上看,也吆喝什么,码头上就听不到。

伊掌柜和巴老板也在这里,林允文侧目他们,语气调谑:“下水,你们行吗?”

巴老板眉头大拧,伊掌柜的想上半晌,断然地道:“可以!”巴老板对他不赞同的道:“这不是马背!”伊掌柜的鹰鹫般眸光慑人,死死不放大船上一道身影。

他已认出那是要找的人,忠毅侯。

他的眸光暴露他说是为苏赫的话并不真实,眼神里不是仇恨,反而是贪婪。

林允文扭脸到一旁,对着地面冷笑。你嘴里没有真话,我也是一样。

伊掌柜的看过来,用居高临下的语气:“你!是他们要的人。你露几面,牵制他们不到深水里。”

他对湖边湿地看过去:“我们从那里下手。”

湖水荡漾,芦苇发出摇曳声。林允文赞同似的一笑,一口答应下来,骄傲而且自捧:“行啊,除了我,你们谁能系住他们今天晚上不离开。”

伊掌柜的不再理他,和巴老板低头商议去了。

……

夜晚来临,袁训让把大灯熄灭,只留甲板上一处灯笼。船身上暗下来,侯爷带上宝珠,在临水的暗影中一处一处巡视。

先到的船舱里,是所有的男主人。

这船舱打头是太子和齐王的船舱,但和隔壁的隔板是活的,抽掉以后,二老王、二夫子和韩家祖孙、执瑜执璞等全这里。

“盔甲去了吗?”袁训问道。

“去了。”回答的人虽然多,悄声低寂。

借着月光见到袁训点一点头,出了这个船舱,又去另一个船舱。

这里也是隔板抽掉,所有的主仆都在这里。还有两个不是姑娘的,元皓和小六。

韩正经,在正经的时候无人能敌。他说祖父不会水,他要保护祖父,睡在男人那边。

元皓会水,镇南老王命他跟着姐姐们,有事情不用管祖父。元皓懂事得多,问明白梁山王祖父照管自家祖父,他安心的跟着姐姐们。

小六晚晚不是粘着苏似玉,是袁训命他留在这里。

见到父母亲过来,月光下只有轮廓,孩子们也笑出一嘴白牙。加寿代为回话:“爹爹母亲,盔甲全脱了,水靠全穿着。他们几时来呢?”

“不来你们就天天晚上这样亲香的睡着吧。”袁训开个玩笑,也有缓解孩子们不用担心的意思。

孩子们才不担心,他们嘻嘻的无声笑着。小六道:“爹爹,要是派我出去,我让苏似玉引他们来。”袁训取笑他:“怎么不是你去呢?你又欺负似玉了。放心吧,关将军去了。”

让他们早睡:“有放哨的人,有事会叫你们。下了水以后,按我说的?”

“是呢。”孩子们小声答应。

袁训和宝珠退出来,在暗角里坐了下来。江面一轮银月分出明和暗,幽幽处似美人忧思,光明处似日光犹在。

揽过宝珠在怀里,袁训惬意的伸长腿:“说起来要感谢林允文。”

宝珠抬眼看他。

“你说咱们俩个成过亲,相守只有一年,随后有了孩子们,加寿是祖父钟意的长女,”

宝珠微微的笑。袁夫人也爱说这句话,寿姐儿不是祖父最中意的,怎么会头一个到来。

“有了寿姐儿,就送给姑祖母。想来总不合祖父闲散性子,心里放不下她。再有了瑜哥璞哥,二妹小时候多乖张,”

宝珠轻声插话:“她现在也乖张,不过不在计较好看上面。昨天看医书,看不懂那段,就跟那段较劲。赵夫子诗书是有的,医书不都能解。你没看到二妹跟书瞪眼那会儿呢,跟小时候嫌弃你一模一样。”

“乖张去吧,能在家里还有几年?”袁训抚着妻子发丝:“还有三妹,让战哥算计了去。梁山老王那亲家天天奸计快摆在脸上,只等回京去,他就要对我发难。”

“发难这话可不能说亲家。”宝珠抚他胸前。

“反正我跟他还有几仗要打,我候着他。”袁训停下来:“咦,说你我呢,怎么又只说孩子们。”

他手指湖水:“宝珠你看,湖光月色两相和,人似镜中行啊。”宝珠就看时,耳边侯爷又道:“你赶紧的看,不然和孩子们在一起,尽着他们先看。”

“看你,”宝珠娇嗔:“分明是个好父亲,也一直是个好丈夫。只这会儿讨嫌的话出来。”

袁训悠然把她更揽一把:“等孩子们大了,你我夫妻要好好的春看花秋赏菊。”

“是啊,我陪着你。”宝珠随着也悠然。

四野如梦,湖上月光似薄雾微起,船身随着湖水微动,夫妻随着船身微动,静静的依偎,享受着这也许只有片刻的宁静。

一炷香过去,彼此珍惜。一盏茶过去,也都有满足。

岸边的马蹄声过来时,袁训和宝珠同时面容一凛,袁训含笑:“来了。”拍一拍宝珠:“你去吧。”

夫妻分开,宝珠走到女儿们船舱,袁训走到太子船舱。

大船驶动,对着岸边湿地过去。而岸上的人跳下马,可以看出来为首的是关安。他们仓皇逃窜似的,慌乱不择地面跳到湿地里。

接应他们的大船也在夜晚慌不择路,或许是仗着船上有接应,不管不顾对着湿地划去。

船身一震,就此搁浅。

后面追来的林允文大叫一声:“他们划不动了,快上船。”伊掌柜和巴老板一扬手,随他们来的人解下背上一团东西,颜色轻俏,往湿地上一抛,人踩在上面,比深一脚浅一脚的关安他们快得多。

关安感觉不对,佩刀取出,回身一看,关安乐了:“有你们的,竹划子也用上。”

这些人脚底下踩的,是竹子排列出来,在这湿滑一下脚就趟泥的地方可以代步。

但站的不稳,就有人扑通一声掉下来,顿时成了泥人儿。

最前面的伊掌柜已到关安身后,弯刀扬起,对着关安直劈下去。“嗖”,一声弓箭声,一支箭大力发来,正中他的弯刀,打的伊掌柜身子一晃,险些也从竹划子上掉落泥里。

关安乐了:“多谢小爷。”招呼着同去的人:“都放快步子,赶快上船。”

伊掌柜的稳住身子,见船上并肩两个小子,生得一模一样。

林允文怪叫:“袁家的儿子,上呀。”

他叫了半天,他还在后面。

他功夫不行,巴老板也不怪他。见到摔下竹划子的人太多,出来三十人,摔下来近一半。巴老板大喝一声:“咱们也放箭!”

尾端缚有绳索的弓箭纷纷对大船射去,固定在船身后,摔在泥地里的人一带绳索,对着大船重新过去。

执瑜一箭令得伊掌柜也落泥,但见他也是一箭中船,执璞大笑:“雕虫小技!”一箭把绳索打断,又是一箭从容而出,一弓三箭,但只打断两根。

执璞懊恼:“哎!”

有人还是上了船,万大同带人截住。孔小青使一把开山斧,个子不高,却舞得虎虎生风,守的那块地方没有人能够过去。

这里是万大同、孔青、孔小青、禇大路,守一边,再就蒋德天豹和太子分的两个护卫守住另一边,鉴于后面船尾对着水,他们只守住不让人去船舱,主人们没有危险。

船尾的位置也不大意,袁训守在这里。

江面,忽然起了晃动。袁训嘴角凝住一丝冷笑,抬抬手:“放!”萧战放弃前面热闹,是后面也很重要。

见岳父手势起,萧战咆哮:“放!”这一嗓子虎吼似的,把在岸上的巴老板震得一惊,随后他也看了出来。

“涨水了!”

随着他的叫声,肯定不是提醒船上。大船上又现出几个人,抛下数十个木桶。

湖水潮汐缓缓到来,一波比一波大时,木桶在湖水上飘浮起来。搁浅的船身动了动,又动了动,水位抬高,船轻滑入水中。

巴老板也有准备,脖子下解下小小一个号角,放在唇边:“呜……”在湖面上响彻。

袁训四处观看,见远处一些黑点飞鸟似过来。能看清楚时,见小小的船,上面坐满了人。

侯爷断喝:“来得好!”

大船背风而行,又大多的人护太子护主人,没有过多的人手划船。只眼睁睁等着,甲板上鏖战未停,约有二十来只小船又划到船下。

“放!”袁训又喝。

萧战指挥,又几十个木桶抛下去,砸倒五、六只小船。但别的人顺着已爬上来。

“跳!”袁训喝声不止:“快跳,快!”

齐王和太子腾的站起,太子一带齐王手臂:“跟着我来!”执瑜在这里,手执弓箭守的是船舱里窗户,往下放箭让这一片没有人,又用弓箭盯着附近没有人放箭过来,胖手一挥。

太子抓住齐王手臂往下就跳,身在半空中的时候,不会水的齐王心哆嗦着,姿势不对,摔打在水面时,高度又有,疼得齐王缩起身子。

他知道这样入水不对,应该舒展,应该想法子浮在水面上。但身子不由自己,蜷缩着往下沉着。

一双手握住他不松,齐王知道是太子的。他没法子说话,心里只盼着他不要丢手,不然自己只怕上不去……又一双手稳如磬石,把齐王托了起来。

“哗啦”一声,出水声,齐王睁开眼睛。见攥着自己的果然是太子,托自己起来的是尚栋。

尚栋放他下来,踩着水,指点道:“殿下,划起来。”齐王哽咽了,含泪看看太子,又看看尚栋,这会儿不是感激的时候,按尚栋说的,齐王竭力浮起身子。

太子游开来,把事先放下的木桶拖一个过来。木桶全中空,最上面开小小的洞眼,桶身暗,不是事先知道的人不见得摸得到。

太子带着齐王手指按住:“扣紧了,这桶能保一个人。”齐王用力按住,恐惧的心消散下去。

头一个心思寻找念姐儿,见到念姐儿就在近处。两个小孩子一左一右的带着她,是小六和苏似玉。

齐王惭愧:“这两个小的水性这么好?”

尚栋笑回:“殿下,这是苏先的女儿女婿。论水性,我只服苏先一个人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感冒——最近天气挺好,这是肿么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