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六十九章,沈沐麟同行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高夫人气急攻心,抱住女儿痛哭:“女儿啊,你快点儿醒醒。”但见到稚气面庞上眸子紧闭,还能看出一段伤心欲绝。高夫人蹲在地上,但不耽误她对沈渭夫妻高声愤怒:“岂有此理!为一个外来的你抛下我女儿!你们这忘恩负义的,摸一摸良心想一想,这些年我们对你家怎么样!”

说过,又骂丈夫:“就这一个女孩儿,要是儿子倒也罢了,不愁山南海北再找一家!多给聘礼不怕没有美貌的!只这一个娇养的姑娘,嫁错了人一辈子后悔。现放着沈家,他到这里来时年纪小小,看着他长大,性情上错不了,人又聪明。你放他过去,再给女儿挑什么人家!女儿要是就此转不过来心思,我看你有什么法子收场!”

太子和齐王诧异:“这是外省的规矩吗?也不问问别人定亲在前面,她养个女儿跟生个天王似的,想要什么就是什么?”

高大人让妻子“点醒”,面沉如水,正要说话。又过来两个人。一个慌慌张张的丫头扶着一个涕哭不依的小姑娘。小姑娘的脸肿了半边,发髻也歪,是衣裳也乱,沾的一身青草色和泥。

原来,这是天豹打的那位。春裳单薄而鲜艳,她在地上滑出去,弄一身的狼狈难拂去。

丫头见天豹势恶,带着小姐去寻大人。和沈渭两下里走错了路,上到半山才看到这里有人,急忙赶过来。

那一家的夫人抱住:“我的儿,你是怎么了?”丫头怒从胆边生,心想几个外路人这回要触霉头,手指袁训一行正要说话。冷不丁的,又出来一个程咬金。

元皓跳到太子身边,摇动他的手,一迭连声的:“哥哥哥哥,治她的罪。她刚才欺负我,要送我们到衙门里打板子。”

齐王先生气地道:“我看谁敢!”

高大人见对付沈渭这“亲家”有了帮手,另一位姑娘的父亲看一看女儿伤势,就怒不可遏,使眼色过来。高大人对沈渭冷笑:“沈大人,这样不好吧!凭你什么样的客人,也不能欺压到我们本地官员的头上!”

沈渭想我夫妻忍你们这些求亲的人这几年,你们抱怨,我们一肚子怨气就是假的不成?如今你自己寻上来找不痛快,沈渭想我何必客气。

冷笑回高大人:“大人,说话谨慎。这些年你没少烦我夫妻,我夫妻也早就对你们明示暗示,我儿子不会和你们定亲。怎么,你如今还是不服气,把本地官员全拿出来说事情?”

高大人袖子一拂,昂然道:“沈大人,你在这里做几年官员,却还是个稀松不懂事体!你以为你官职高过我们,我们就要奉承?你以为你四平八稳这几年,都是你的功劳不成?”

另一个官员嘲笑而恶毒地道:“好不好的,我们让你颜面尽失的离开这里,你信不信?”

太子和齐王越听越奇怪,太子也冷了脸儿。但对上袁训时,留有恭敬:“岳父,这里官场上有什么内幕,卑职敢威胁上官?”

袁训没有就对沈渭说破二位殿下的身份——沈渭几年前离京,当时齐王长成,太子少年,沈渭应该是记得起来的。但他只顾着看袁训,二位殿下又是布衣,沈渭到这里还没有认出来。

这一声岳父叫着,也不是响亮的大叫大嚷。沈渭又正怒目本地官员,还是没有想到。

袁训就更不在此时说破,免得说破了沈渭揭露的话难免怀疑刻意。

在太子问过以后,袁训扬声:“小沈,你这个官当得憋屈成孙子了?”一直没有走出来的尚栋也现出身,对沈渭挑眉头:“小沈,我也在这里。想当年兄弟们怕过什么恶霸官员?有话你今儿挑明了说。”

“恶霸官员?说得好轻巧!”高大人怒斥道:“你以为这里住的是些什么人?只是恶霸官员就能镇得住!”

袁训沉声:“倒要听听。”

这是害女儿妻子伤心的罪魁祸首,高大人咬牙切齿:“你不听也得让你听听!”抬手指指四方山林:“这外面居住的全不是汉人,是苗回等各族。当年几回苗人闹事,回人闹事。过来的官员有哪一个呆得住?”

对沈渭讥讽:“没掉脑袋能活着回去的就是上天降福!”

太子怒道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!这里起用各族人为官员,也仍然是皇上治下。听你的话,天高皇帝远,乱翻了天不成?”

“他敢!”沈渭还是没认出来殿下,忿然中接了太子的话。这位也是将军出身,改成文官后英武不改。今天和高大人大摊牌,沈渭绝不后退。见高大人愈发的嚣张,沈渭可以容他自揭不轨,却不会容他把自己蔑视到底。

见高大人把他的内心已暴露不少,沈渭就不用再揭。一架肩膀挺直脊背,正色凛然训斥在这里的所有本地官员:“列位!我素来容你们三分,没想到几年过去,你等还不自知!这里各族混居,纷乱时起!要说有权势的头人,争名夺利的,打死也罢!皇上满心只体恤的,是无辜受到连累,不能安生的百姓们。才派汉人官员,一来监管,二为防范。怎么,客气了,你们就以为我是泥捏的!”

身子往京城的方向,郑重的跪下来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。再回身面目森森然,寒气杀气一起出来。

“你们当我是谁?瞎了眼的!几年里为寻我儿子亲事,屡次往省里打听,可打听出来了?就没有想过,为什么你们打听不出来!”

高大人怒的牙齿磨出一声,喝道:“今天倒要听听你的底细,你敢说吗!”

“说了怕你从此不老实听话!”沈渭狞笑一声:“且听老爷的履历!我姓沈名渭,家父是原兵部侍郎!”

高大人略有不安,高大人后面站的人有些惊吓。前兵部侍郎沈大人,他们总是知道的。

听沈渭再道:“皇上为太子的时候,我十三岁入太子府中,十四岁即能独自当差!直到我从军去,手中拿下的横行官员岂止十个八个!陈留郡王与项城郡王往京中招兵那一年,我奉太子命往军中去,与当时太子三近臣之一,如今的忠毅侯袁训同在军中,他是我的上司将军,我们情如手足,在军中即定下儿女亲事。当时,我还没有儿子,他也没有女儿。当时,你们在哪里!”

狠瞪一下眼睛,沈渭接着说下去:“石头城大捷我有份!此后数次战役,我都有份!福王造反,我等进京勤王。皇上登基后,我出京到了本地为官!高冷泉!你细想想,我是到这里来受你们气的吗?”

他一口一个太子,一口一个皇上,高大人还能站得住,有几个官员已战瑟出来。

沈渭的话又快又厉,话里每一句都意思重要。直到他反问过,凝视着等候他们明白时,才有人小声惊呼道:“他说他的亲家是忠毅侯?”

“那不是太后的侄子?”

高大人只觉得内心燥热,觉得后背上也有汗水出来。他竭力地不看那英俊的年青人,刚才把他们一古脑儿放倒在这里的心思荡然无存。

沈渭已说得很明白,本人不是来受你们气的,监视你们的还差不多。这份儿不是胆量,是附近有驻军,是他的底气。

沈渭要的就是这明白劲儿,见他们开始醒神。看也不看他们,严厉的喝命儿子:“过来。”

他在家里不是个常板着脸的父亲,又有小沈夫人疼爱儿子,沈沐麟极少见到父亲发脾气。

由刚才的话听到现在,沈沐麟已经惊在原地,知道父亲动了大怒。见叫,惴惴不安地走到他的面前。

沈渭不改厉色,喝道:“你也听清楚了!”

沈沐麟小声地道:“听清楚了。”

“你和佳禄,不是成一门亲!是我和你岳父数年兄弟,我们不忍有个彼此,想让儿女们延续这份情意!从门第上说,佳禄是太后的侄孙,咱们高攀。从对待上说,从你生下来以后的一衣一食,没有一件不是太后关心着,你岳母辛勤动针指。从你习武学文,没有一件是平白而来。今天话对你说尽,你给个痛快话吧,你要还是小时候那惫懒脾气,又或者你真的相中同你玩的谁谁谁,当着你岳父的面,你明说!”

最后话锋一转,沈渭面上已是气极。

沈夫人奔出来:“不可以,”她双手乱摆着,对着丈夫哭了:“你应该一直劝他,让他说好不是?这些年两家辛苦,这些年太后辛苦,这些年我们为了他,从没有回京探亲过,老祖母也体谅,说等他们两个和好了再回来不迟,你怎么让他自己选呢?”

沈渭是个怕老婆的,袁训尚栋都知道。但他冷漠的推开妻子,估计这是当表兄的从生下来,头一回这样对待表妹。让表妹惹生气的时候应该例外。

他有了伤心,但语声毅然:“让他自己选!免得他以后说小袁远路来接,他心里还没有定!”闭一闭眼眸,眼角有了水光:“他要是不长眼睛,是个配不上佳禄,又不体谅我们的,早早说出。”

香姐儿在这些话里,哭的哽咽难言。萧战伸头探脑,生怕她听不见,拉上讨嫌大姐讨论:“什么是他们两个和好了?他们以前为什么不好?”

加寿叹上一声:“沐麟小,二妹也小,就是这样。”加寿也自当的促成这事情,愈发的多说几句:“可怜沈家婶娘几年不回京看亲戚,想来是怕二妹和麟哥儿没忘记当年不和的时候就见到面,怕他们两个好不起来。”

萧战故意道:“唉,这要是两个懂事的,自然就好起来。不然头一个,我脸上怎么下得来,”

沈沐麟咧一咧嘴儿,有你什么事情。

“我的脸上都下不来,何况是太后为他们上心这几年,是了,我想起来了,难怪一年里有几个月,加福不是宝贝。原来太后心里只有他,岳父母心里只有他。岳父,”萧战脚尖一蹬,就到了袁训面前,气呼呼地道:“一路上快马,颠的我骨头都要散架。就为找他?他有什么好儿?您又偏心了!好笛子不给加福,给了他们两个!又是不懂事的!还有功夫,”

脚尖一蹬,到了龙十七的面前。萧战对他大眼瞪小眼:“你排名第十七?看你脸上有伤,这是战场上杀出来的吧?你有真功夫,怎么不来教我?我总比这不省事的人好吧。我几时离开过加福?”

他的祖父在人后面啐他:“没羞的东西,又没出息的提这一句。只说前面的话不是很好。”

萧战嚷起来:“十个手指不一般的长,也须认认谁是大拇哥,谁是小拇指?他这个女婿多少年没面前侍候过?给他许多的脸面作什么?”

手舞足蹈的,加上身板儿壮,脸蛋子黑,活似个黑熊在蹦哒。

沈沐麟忍无可忍:“战哥儿,我更记起来了,你以前烦人的不行!”不等萧战再说,沈沐麟白眼儿:“不管你是什么心思,以后有我呢,别争前争后的,我看着烦。”

沈夫人大喜而呼:“我的儿,就知道你不是糊涂人!”

沈渭却还不肯放过,铁青着脸再次追问:“你可想清楚了?平时不让你跟这些人家出去,你偏出去,我件件记得呢。”

沈沐麟没好气高大人:“是她们跟着我,又不是我叫上她们!有时候也不是跟我,跟我的先生才对。细打听龙师傅教我弓箭的钟点儿,全跑了来听着,一看就是为他们家里想学弓箭的人当奸细的。还打着喜欢我的名义,谁是傻子!”

龙十七长笑:“哈哈,我龙家的箭法要是看看就会,那还能军中扬名这些年吗?”

高姑娘半中间醒来,听到这里话心痛如绞:“你别这样说,我是真心的喜欢你,从见到你,我就……”

“可我娘说自有一个配得上我的,却不是你!”沈沐麟焦躁:“我早说过,不是你,不是你们。你们想强压我的亲事,我也知道!”

沈渭碰碰妻子:“你都告诉他了?”

“那是当然!亲事这事情,发自于礼,动乎与情。他们一不守礼,拿公事镇吓你。二来,哪有情意。是了,”沈夫人上赶着对儿子笑容可掬,除去几点子泪水不太像:“你和佳禄呀,是同年同月同日生。”

她嘀咕着:“多好的日子,天生一对这就是证据。”

“我们也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。”另外凑上来两个。沈夫人张口结舌,这是哪两个?宝珠告诉她:“你忘记了,同年同月同日生的,还有称心和如意,还有战哥儿啊。”

称心和如意笑眯眯:“你就是麟哥儿?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是谁?”沈沐麟看她们正在寻思,称心对着他的衣裳抿唇笑了:“这件,是我帮着料理的呢。衣角上小小的花,是我绣的。我绣的不好,只敢绣个小的。”

如意则握住沈沐麟带的青玉佩,是个透雕竹子山石。如意笑:“这是你八岁生日得的吧?这是我亲手放进匣子里,花样儿是我为你选的。要说我有什么证据,这后面有个连成北斗七星的白点子,我说天生的巧,就给了你。”

把手一翻,玉佩的另一层,也是一样的花样,但石头上有七个白点子,连成星辰图样。

沈沐麟对她们就更觉亲切,有风吹过,无意中扶自己簪子一把,褚大路笑了:“哈,镶宝刚石雕十二生肖的簪子。你得感谢我,”对萧战努嘴儿:“姨妈说送人,我给你挑了个老虎的,我得了大公鸡,早他一步,后面他到了,把他气坏了,我们俩个打上一架。他说老虎威风应该归他,你也是家里的人,别忘记慢慢跟他算帐。”

萧战撇嘴儿:“你们一个一个的这就上去献好给殷勤的,小古怪还没说要他呢,兴许不要他……”

一个帕子掷到他面上,香姐儿气道:“我要他,他要我,与你有什么相干?分明沈叔父是让他拿出真心话儿,你跟这里左掺和右掺和的,哪能听到他真心话?”

“二妹,”加寿出来主持公道,不然全让萧战一个人主持完了。加寿柔声:“别只问沐麟的真心话,你也要说说啊。”

太子和齐王听到这会儿,想到这门姻缘来的不易,在加寿的话后面,也齐声道:“就是这样,二妹,你也说一说。”

眼光飘飘,都到了香姐儿身上。她局促不安的垂下头,半侧容颜更显秀丽难敌。比高姑娘等不知强到哪里去。沈沐麟也等着,手心里无端担出一把子汗。

“二姐,扭扭捏捏的不是你。”加福也来添一把子火。

当着这些人,香姐儿这才小声道:“太后定的不是吗?爹爹送到这里来,要是说不好,只怕把我送回京去。”

这是女儿家羞涩的回答,“这门亲事好,你就点点头”。不点。“那你摇摇头,就应下”。不摇。“那你不点也不摇,就成了。”不点也不摇,转身走了。

香姐儿此时就是这样,知道她的人都知道她答应了,但找不完的理由。

她的爹火冒三丈:“今天不许囫囵话!”宝珠也露出不悦:“二妹,爽利些的才是你小古怪。”

“岳母也偏心了,爽利的明明是加福。”萧战嘟囔。

“你闭上嘴!”执瑜执璞火冒三丈。元皓这个有眼色的,知道战表哥是好欺负的,加寿姐姐永远要向着的。不等加寿说话,攥起胖拳头,拿出冲锋陷阵的气势:“啊啊啊,”对着萧战过去,萧战拔腿就跑。在元皓后面,韩正经和好孩子也上来,把萧战撵出去老远。

香姐儿让这样又一闹,一横心说出来:“我愿意!”

沈夫人喜极而泣。宝珠转嗔为笑:“那过来拜公婆吧。”

“慢着,”袁训还是沉着脸儿,又是一句问话:“你愿意,知道以后是什么样儿吧?”

香姐儿懵懂的看向父亲,见他板着脸,不是平时的和气模样,心中气苦,又哭了起来。

“你说愿意,以后跟他有个争执,有个吵闹,你知道怎么办?”袁训见把女儿训的也算厉害,放缓语声。

香姐儿哭道:“知道,我不跟他争,不跟他吵就是。气头儿过去,再到长辈们面前理论不迟。”

沈渭泪水又出来了,噙着泪走去和小袁拥抱:“小袁,你女婿有不好的地方,你该打就打,该骂就骂。”又和尚栋抱在一起。

沈夫人则抱着儿子哭道:“看看你有个多好的岳父,我的儿,这是你的福气,你以后也不许惹佳禄生气,我听到,全怪你。”

沈沐麟老实的说声是,实在是让父亲教训过,又让岳父教训小古怪的话又震一出,内心早就低头做人。

这一声“是”出来,在这里的人皆大欢喜。头一个,沈夫人和宝珠心满意足,沈夫人推着儿子:“见过岳父,见过岳母,再来见见呀,”她笑得合不拢嘴:“我的好儿媳。”

高大人听在耳朵里,还是五雷轰顶后的第六雷。沈夫人又斜眼给他,嘴里顾着儿子:“你们这天作之合,谁也抢不走,谁也打不断。”

高姑娘只哭得肝肠寸断,高夫人怨恨万端。

但又怎么样呢?那边花团锦簇起来。加寿加福喜欢不禁:“拜过爹爹母亲,我是大姐,她是三妹。”又把香姐儿推去见公婆,拌嘴三差人走在脚下,小红褚大路孔小青也在。

小六带着苏似玉最后上来:“沈叔父,我是小六,”苏似玉帮腔:“他叫袁执瑾。”沈渭哈哈一声,一左一右抱了抱,那边说小夫妻相见,小六挣下来跑开。

袁训走来,两个人都没有看小夫妻,而是抓住这机会,袁训匆匆道:“那就是寿姐儿,当年对不住……”

沈渭握住他手晃一晃:“别说这话,太后年年照应沐麟,这话要让她听到多伤心。”

袁训同他重重又是一抱,丢下这话不提。

沈渭自家有数,太后在儿子身上花许多的心血,已是她承认做事有理亏的地方。

任何一处地方,任何一点儿感情中,都有恩情存在。在沈渭这里,是皇恩于大天。就礼法上来说,他和袁训是私定儿女终身,太后以家中长辈身份,有强词夺理的资格不认。

就尊卑上来说,前太子党沈渭是不能反驳太后的。

所以沐麟和香姐儿的亲事是天作之合,无人再能撼动。已经让了一次不是吗?太后也弥补很多不是吗?袁训决不丢下沈家,一定给个女儿给他…。这种种早在沈渭心里翻腾过,是以不让袁训的歉意出来。

袁训就不再多说,亲昵的揪住他耳朵:“随我见见太子殿下,齐王殿下。”

高大人一堆的人没有让沈渭吃惊,在这里吓一大跳:“哦?”

“噤声。”又丢下两个字,袁训和沈渭手挽着手儿过来。从这一个动作上,太子就能看出他们当年的好,和齐王一起满面春风。

高大人等又糊涂一回,看着沈渭对两个青年行了大礼,隐隐的不妙上来。

元皓还没有忘记,还在怂恿:“哥哥,快治他们的罪,他们要打元皓的板子。”

沈渭阻止住:“小爷,本地纠葛一直如此,能四平八稳就是政绩。他有来言,我有去语。不是一族的人,遇事能忍三分能太平,忍下去最好不过。这会儿图个痛快,我撺掇着您出个头儿,事后我说拦不住,是没有我的事情。但接下来乱几个月,全是我的事情。面对皇上我无颜以对。看这里一方的百姓,我是此处的长官,给我三点颜面,由我处置吧。”

太子听了进去,齐王沉吟道:“但就此揭过,也太客气不过。他都明说了,他是这一方土皇帝不是吗?”顿时,有了一个主意,叫过自己的随从,单管写公文的那个:“给他写个公文,月底或下月初,我在扬州过了明路的,我见他。”

沈渭忍住笑,光想想高大人那会儿的惊吓和尴尬就觉得不错,谢过二位殿下,见让围住的沈沐麟那边还在热闹。

加寿等叽叽喳喳:“叫我大姐吧,再叫一声儿,我还给你好东西。”

黑脸的孩子,沈渭已经推算出是梁山王府的小王爷萧战,又搅和上了:“太气人了,他是个新来的!岳母给他的汉白玉簪子我就没有,你这大姐又给,我的呢!”

加寿摇头晃脑:“今天太得意了,沐麟,以后再也别离开我们。有你在呀,可就收拾了那个人。”

沈渭看着都是有趣的,沈沐麟更是笑逐颜开。称心又送东西给他:“我也备下来了,这是我和如意做的帕子,你别嫌不好。”

萧战又要往上凑,执瑜把他一把推开:“我真的恼了,你在家里搜刮这些年还不足够吗?”

沈沐麟就把个帕子对萧战展开,报上一回仇。沈夫人笑得不行,扭脸儿见到丈夫像是说完话,招手道:“快来看佳禄送我们的东西。”

香姐儿扭过脸儿去难为情。

两双鞋,绣着福禄寿。是安老太太、袁夫人和宝珠伴着她慢慢的做出来。

四个女儿中,除去加喜还小,这会儿路还走不好。另外的加寿是头一个没功夫做活的人,管宫务管家去了。加福有老王照管,他肯让孙媳学绣娘吗?

只有香姐儿算闲,在她看书看花出城逛以外,能坐得住一个钟点儿。

宝珠哄她给父母做鞋,又一针一针的盯着,做的居然栩栩如生。香姐儿还记得送给母亲后,就没有见到穿过。却原来……是用在这里。

小时候再大的拧劲儿,这大了也淡下去不少。再加上长辈们一力的促合,香姐儿也早在内心里低下头,父母之命不是吗?

耳边公婆赞不绝口,沈渭笑得只见一嘴白牙:“好媳妇,这针脚儿比你婆婆做的好。”当婆婆的不但不生气,而且跟上又赞一通:“是啊,佳禄是谁?是佳禄啊,咱们家里没有人比得上。”

高大人心灰意冷,他已见到那个叫佳禄的小姑娘,发上多出一块红绿紫黄各色宝石镶成的首饰。

这首饰是海外商人来卖,沈家高价买到手。都传言他们家送儿媳妇,高姑娘也一直眼馋。真个的,人家是送儿媳妇的……但留了几年给别人。

公事上的震吓没有把沈渭吓倒,又抬出忠毅侯,又有两个青年不管怎么看,身份像是过人。高大人这会儿已失了主张。

高夫人看出来,恨声道:“你是白吃饭的吗?把他们就地拿下你也不会!”

“夫人,回家去说吧。”高大人跺脚:“沈沐麟已有神射手之称,加上他的师傅龙十七,再者你看邻居蒋家的姑娘,让人一巴掌打的,也是有功夫的人。夫人小姐全在这里,动起手来讨不到好。”

高夫人面有寒冰,低声道:“那,等他们晚上在沈家住下……”高大人眸子微闪:“我想到了,不用你说。”

“沐麟,跟你岳父走吧。”沈渭的这句话,把夫妻的坏主张打破。

沈沐麟奇怪:“父亲说什么?”

沈渭和气地道:“刚才说了,你岳父特地来接你。”

“去哪儿?”沈沐麟道:“回京去吗?”

加寿乐颠颠儿:“我们到处游玩,沐麟,再加上就一个也不少。”萧战粗声大气:“还少加喜。”执璞没好气:“好啊,再接来云若,你肯不肯?”萧战老实闭嘴。

“好,可父母亲不去吗?”沈沐麟有恋恋,也对刚见面的一家人还有生疏。

宝珠看出来,把他揽在怀里:“有我照顾你,有你岳父。还有姐妹兄弟陪着,玩上一阵子,就送你京里见祖父母。”

“去吧。”沈渭夫妻还是这样说。

沈沐麟笑道:“那好吧,可是,一早怎么不说?我没有换洗衣裳。”

执瑜执璞把他挽住:“我还有一套新的,从里到外没穿过,就穿那个。”

沈沐麟说行,又掏怀里,取一把碎银子在手心里:“父母亲给我些钱吧,我以为晚上回去,就带这些出来。这可够住店的吗?”

“找你岳父要。要衣裳穿戴,找你岳母。”沈渭摆手:“走吧,别再罗嗦,不会少你东西用的。”

“是啊,”加福带着拌嘴差人一拥而上,把沈沐麟带走:“走吧,为了接你,可费了我们不少玩的钟点儿。”

“哎,让我别过父母亲。”沈沐麟笑着回头。

沈夫人笑道:“走你的吧,不用别了。”

高大人眼睁睁看着这一行人转过山脚,沈大人夫妻对他们一个字也没有,带着龙十七走了。

龙十七还在?高大人心头压下沉重石头。辅国公府?他虽说不认为名气大,但陈留郡王是天下扬名。

本地的官员回去,是闷闷不乐。

……

头一天,沈沐麟就没有不自在的地方。

他们回到营地,梅英红花等把饭食安排已定。拌嘴差人们争着送上他的一份儿餐具,又都愿意带他排队。

韩正经道:“这个是粥碗,这个是饭碗,这个装菜,这个装肉,这个上面放果子…。”

“给你果子。”好孩子见到是二表姐的夫婿,把自己的果子送上来。

元皓对他还在打量,有个笑脸儿,却不是很激动。

香姐儿出于害羞也好,出于突然也好,没有主动兜搭。但小红和禇大路也是热情的不行。

“到我们桌子上吃饭吗?”禇大路问道。

好孩子摇头:“没功夫,他跟我们坐一起吃。”鉴于一双小手捧着吃的,好孩子不能揪住沈沐麟衣角,但是和韩正经一左一右的,把沈沐麟夹得更紧。

沈沐麟得提醒他们:“别只看我,我跟着呢,小心脚下,有块石头,是了,避开也罢,手里的东西别洒出来。”

一个案几分两边,往常是元皓独自坐一边儿,韩正经和好孩子坐一边儿。今天沈沐麟和小王爷并肩坐,对面是韩正经和吃饭也话不停的好孩子,半点儿离家的忧愁也不会有。

袁训宝珠见到,就没有刻意让他同桌用饭。加寿加福却道:“下一顿饭,我们约下了。”执瑜执璞也道:“我们再约下一顿。”沈沐麟开开心心的吃了这顿饭。

饭后就离开,萧战磨蹭:“等会儿,兴许有人来生事情,我们正好比弓箭。”袁训不理他,让沈沐麟坐到自己马上,萧战一看上马跟上,对着岳父总想理论几句,奈何一张口,就让袁训堵回去:“加福在哪里?把他带走。”

沈沐麟看出萧战眼红,心眼子里又添一乐。

为了照顾他刚到,未必习惯急驰。在晚上以前,春风中行得悠然。孩子们有功夫就玩,掐许多花,胖孩子头一个簪了满脑袋,坐在春风里背书,朗朗清声,听到的人都生出惬意之感。

晚上天豹做的野味,沈沐麟吃了许多。执瑜让他去净手脸,取衣裳给他,带他睡到车里。

“就这里睡一夜?”沈沐麟新鲜极了。

执璞笑道:“是啊,哥哥去值上半夜了,我值下半夜,我先陪你说话,哥哥回来陪你睡。”

正说着,执瑜跳上马车:“爹爹说麟哥儿刚来,撵我回来陪他。二弟,你下半夜也不用出去。”三个人说到半夜,问问你看什么书,我是怎么练功夫的,睡去,一夜梦沉。

胖兄弟们问得明白,第二天,沈沐麟跟胖兄弟一个钟点儿念书。马车摇摇,赵先生许许的讲解,沈沐麟快乐地又过一天。

第三天一早,事情出来了。萧战这个惟恐天下不乱的,把袁训拉到一旁,皇帝密探的鬼祟:“岳父,大事不好。”

“你又怎么了?”袁训抬手要敲他:“他新来,你少争上来。”

“他新来的,我照顾他呢。岳父,第三天了,”萧战把三个手指在袁训面前晃动,加重语气:“三天啊,小古怪没有同他说一句话,这太辜负您了,您不管管。”

袁训哦上一声:“这次你有道理。”萧战赶紧邀功:“我哪一回不占理?等回京去,您的兵器库房打开来,让我一个人好好瞧。别先给……”袁训已经走开。

往营地中间一站,把个面容一沉。

心爱的长女跑来讨好:“爹爹,您为什么不高兴?”

“把二妹叫来。”袁训暴雨欲来风满楼。

香姐儿过来,袁训提高嗓音,生怕别人都听不见似的:“你的人,你袖手不管?平时的伶俐都去了哪里?再这样,看我打你。”

香姐儿回来,小红跑来:“二姑娘,听我告诉你,是战哥小王爷告状,我掐花,见到他和侯爷说话。”

香姐儿谢过她,孔小青也跑来:“我巡逻呢,见到是三姑爷告黑状。”香姐儿也谢过他,自己嘀咕:“我也看见是他,这草地上没有挡头,一眼就见到。真是的,就他最多事。”

但是怕父亲再说,而且母亲也露出不悦,好似说二妹好生不懂事。香姐儿走去见沈沐麟:“中午,还是跟我一处吃吧。”沈沐麟听到岳父教训,正在不安。

袁训是只说女儿,但既然听到,一起有感受。沈沐麟解释道:“不是我说的,”

“不是你,是别人。”香姐儿刚说到这里,好孩子后知后觉的跑来:“二表姐,小红和大路表哥说黑脸儿小王爷坑害你呢。”

“多谢你为我想着,我知道了,咱们别理他。”香姐儿道谢过,沈沐麟纳闷:“他怎么又上来了呢?我和二妹与他有什么关系?”

有心寻萧战问问,见到萧战和胖孩子,已知道是镇南王世子在说话,沈沐麟就没有过去。

胖孩子胖拳头对着萧战:“小红说的,她听见了,你让舅舅骂表姐?”萧战在他胖脑袋上拧一把:“死心眼儿,有我这样的表哥,你还不学聪明些?”

往草地上一坐,细细地开导表弟:“你想啊,咱们是老公事,”元皓一听就乐了:“是呀是呀。”

“新来的,是不是得有人教着?”

元皓点头。

“他是小古怪家的,小古怪不管他,咱们就多费力气。好表弟,你省省你的力气,不用天天带上他吃饭,只要动动嘴儿,让小古怪陪他不好吗?等陪到十成熟,咱们再用他不迟。”

元皓听在心里,第二天一早,他醒得早,出了马车,就在袁训脚下跟着。袁训擦牙他擦牙,袁训洗脸他跟着洗。袁训夸他:“以后天天跟着我,你以后大了,总不能还跟着表姐?”

元皓回他:“等我大了再说。”但是不走,还在舅舅身后跟屁虫一般。

沈沐麟后出来,打着哈欠笑:“瑜哥璞哥,今天早上净面的水我来打,”

“舅舅,”小胖手遥遥对他指住,元皓大叫:“舅舅看他不听话,他不去给二表姐打热水?”

袁训啼笑皆非,元皓更叫得一个营地的人全看过来:“就是他,坏蛋舅舅快骂他,他不跟二表姐说话,不跟二表姐好,”

萧战掩着嘴跑开,到小溪边去洗。边洗边坏笑:“这里可没有我的事情,这是表弟自己的意思。”

香姐儿又去对沈沐麟解释:“别惹表弟,表弟其实是最懂事的孩子。”

沈沐麟干笑:“我没有惹他啊。”

话音刚落,不能惹的胖孩子到了。绷紧脸儿:“过来过来,开会!”香姐儿陪着过来,见钟南龙书慧念姐儿也在这里。钟南装模作样咳嗽一声:“老公事开会。”

香姐儿撇嘴:“他来,南表哥你总算熬成老公事。”

钟南对“老公事”努嘴儿:“他让我开的,”

香姐儿才不信:“真的?”

钟南嘿嘿:“当然,有了新来的,我吃过的亏这就打他身上捞回来。”

香姐儿问元皓:“好表弟,你是个最好的,没有人对你说什么,你怎么会一早就骂他?”

元皓眨巴着眼睛:“是战表哥说的,表哥说他是新来的,老公事得教他。”

“又是他!”加寿加福称心如意执瑜执璞等一起抱怨:“离开他,这日子只能是平淡的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昨天晚上特别特别的累,本想昨晚休息,今天一早写。但今天一早写,就得十二点发。怕让亲们等待,主要是考虑到孬妈会不会不高兴。为什么只考虑到孬妈,有个原因。也许孬妈会明白。所以仔坚持住了,昨天还是写了一半,一早又一半。准时发出。

么么大好仔,么么大好亲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