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章,萧战鬼计多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快不要理战哥,”加寿等一起告诉沈沐麟。元皓也跟在里面掺和,沈沐麟忍俊不禁。这个是不能惹,那个是不要理,这对表兄弟真是的……

但萧战一定要理沈沐麟,跟他要人情:“知道我为小古怪上了多少心,受了多少气吗?”

经过开导的沈沐麟不相信他,一直的:“呵呵”。

“京里有个恶霸姓柳,打小古怪的主意。仗着他家是名门望族,要讨小古怪。我记得有你,我说不行。我挺身而出,跟他见天儿不好,为的是谁?”

沈沐麟晚上问执瑜执璞:“说京里有个恶霸姓柳,打佳禄的主意?”马车里没有烛火,也能望到执瑜执璞的黑眸光一闪,惊诧的都半支起身子,嗓音都变了:“恶霸姓柳,叫什么?”

“他说叫柳云若来着。”沈沐麟不悦的道:“怎么有这样的人,还敢找上门!”

“吭吭”,执瑜执璞低声都笑。

沈沐麟询问:“有什么不对?其实我知道战哥一定胡说八道。但他为什么和我过不去,不是哄我就是蒙我的,我想不通。”

“别理他就行了。”执瑜执璞打算睡下来。沈沐麟不依,央求道:“说说吧,一定有原因。”

执瑜拖长嗓音:“我不说,你以后也会明白。你是女婿,跟他一样的身份。他不欺负你防着你才是怪事。母亲给你东西,他要眼热。爹爹白天带着你,他眼热。”

执璞道:“就是对我们也是一样的争,我们早就习惯了。”

“这个我知道,但姓柳的恶霸是怎么回事情?”

“云若是四妹加喜的女婿,但是按柳爹爹的话,云若应该是加福的女婿。问梁山王府讨加福了呗,就是这样,把梁山老王祖父和战哥一起得罪。你不懂,他正好编排着过过话里的瘾。”执瑜解释出来。

沈沐麟乐道:“迟早我会懂,他能过多久的瘾?”

“战哥就是这样,好兄弟没的说,占上风也没的说。他能占眨皮子的上风也是好的。所以他呀,是个别理他。”执璞道。

沈沐麟就看个笑话:“柳云若是不是比他生得好?”

执瑜执璞嘿嘿:“比他好得太好。我们两个胖,所以也不如云若生得好。他有小宋玉之称。”

沈沐麟幸灾乐祸:“那太好了,战哥再欺负我,我就主张把加福还给人家,怎么样?”

执瑜执璞一滞,齐声道:“快别惹事情。”沈沐麟觉得奇怪,道:“我就开个玩笑,怎么会惹事情?”执瑜执璞不肯回答,说路上的趣闻,直到沈沐麟睡下来。

第二天,舅哥把妹婿叫到一旁。执瑜虎着脸:“战哥儿,你再胡说,勾的沐麟也胡说,我们告诉爹爹去。”

萧战死不承认:“我说了什么?你们要告诉岳父。”

执璞揪住他衣裳:“沈叔父说话的时候,你也在场是不是?你也猜到了!”萧战笑的很狡猾,执瑜恼的抬腿踢他一记:“别打坏主意,一心要让沐麟犯个错儿你才喜欢。争归争,坑害人就不行。”

萧战摊开手,还是个无辜脸儿:“冤枉我的不是好人。”

“好吧,让你明白挨打!”执瑜凑近萧战:“沐麟要是让你把加福还人,你打算怎么说?”

萧战眨巴眼睛:“他算个屁呀,能让我把加福还人?加福是我的!”

“你打算往前推是不是?沈叔父的话,他和父亲在军中定的亲事,当时固然还没有沐麟,却也还没有大姐不是吗?”执璞黑脸晃动。眼睛里写满战哥儿你又出坏招儿,沐麟要是恼了,让把加福还人。岂不是就要把大姐还给沐麟?

萧战坏笑:“这我可就明白了,原来,他也是让抢了亲事,准备当柳恶霸的。哈哈,多谢二舅哥,你们不说,我还不知道太子哥哥抢了亲事……”

执瑜抬手就打,萧战挣脱开让揪的衣裳就跑,执璞也跟上去。

袁训见到,问上一声:“闹什么?”执瑜执璞道:“战哥儿,你说,你当着爹爹的面全说出来!”萧战笑的弯下腰:“为什么我要说?话不是我嘴里吐出来的,要说你们说。”

执瑜执璞就势按住他:“那当着爹爹的面,说你以后不乱欺负人!”萧战还没有回答,加寿走过来道:“这个誓应该发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。”萧战见到加寿,愈发的狂笑出来,眼角还有一滴子泪。

加寿啐道:“这个人疯了。”

“这个人疯了。”元皓跟上。

袁训摇摇头:“玩会儿就松开吧,两个打一个也不成体统。”执瑜趴在萧战肩膀上,回的一本正经:“爹爹您别问了,我们得教训他,是为正经事情。”

袁训还真的不管走开。香姐儿想到,把沈沐麟叫到一边:“是他欺负了你?”沈沐麟悄悄的对她说了,香姐儿嘟了嘴儿弄衣带。她公公的话说定亲,香姐儿也听见,也聪明的猜出来,但却不肯轻易对沈沐麟说实话。

当着人可以说萧战讨嫌,但萧战不折不扣是家里的孩子,再闹也是自己人。也正因为沈沐麟也是家里的孩子,他初来乍到,香姐儿也盼着他和家里人好起来,轻易不想让他对萧战有嫌隙。

就走去见加福,埋怨道:“看好了他,让他不要惹事情。”加福扑哧一乐:“二姐,你还不明白吗?战哥儿这是逼着你看着二姐丈,”香姐儿嘟囔:“他恨我不寸步不离。”加福笑眯眯:“就是这样啊。”

但也哄一哄姐姐:“如今我看住战哥,你去看住二姐丈好不好?”香姐儿生气地道:“我能说不好吗?”加福和她分开,把萧战叫到身边:“你又捣乱了,真的说出不尴尬的话,太子哥哥不高兴,看你怎么办?”

萧战老实乖巧样。

香姐儿让吓住,从这一刻开始,真的分一只眼睛盯着沈沐麟。到了晚上,袁训没有得到风声,但觉得应该说说,让孩子们围坐一团。沈沐麟坐在他身边,当岳父的手揽着他,看上去很是心爱。

不要说沈沐麟欢欢喜喜,加寿也趁机又取笑:“以后就这么坐,大家说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元皓是个稀里糊涂,他只要跟着加寿姐姐就行。

“好。”拌嘴另外的二差人答应着。

“二姑爷是新来的,就应该这样。”小红殷勤献的过了头,萧战哼上一声,禇大路却心里乐开了花,对小红大赞特赞:“媳妇儿说的好。”

袁训微笑:“你们呐,就是会闹。”但手还是摩挲着沈沐麟,亲切地问他:“姐妹兄弟们都熟悉了?”

“熟悉了。”沈沐麟笑回。

袁训道:“那再听我说说吧。”手指一双长子:“瑜哥璞哥,是你的长兄,以后有事情,就去找他们。要吃要喝,找称心和如意。”

再指加寿:“大姐你要尊敬。”

再指加福:“三妹是个可亲的,却也无妨。”再指萧战,袁训轻笑:“战哥和你是连襟,少不了他眼睛盯着你。”萧战站起来不依:“岳父您又冤枉我,我对他好着呢。”

“我,又冤枉你了,”袁训重复,孩子们哄然笑了出来。袁训更是好笑:“反正我又冤枉你,多冤枉你一次不多。你给我听好了,别在我眼睛前面欺负沐麟,我看到一定跟你算帐。”

萧战气呼呼:“又来了,见天儿全是我欺负人。舅哥就没有过,大姐就没有过,小古怪就没有过吗?”

加寿扮个鬼脸儿给他:“是啊,我们全没有过,你一个人担了吧。冤枉的。”

大家又笑上一回散开,沈沐麟到底新来底气不足,叫住香姐儿:“战哥儿生气了?”

“他一天能气十八回,不用人哄自己就好。别理他,他是个最没廉耻的,而且不能放松。你一旦放纵他,他没有杆儿也爬得上来。”香姐儿劝解道:“去睡吧。”

这时候夕阳西下,是晚饭钟点儿以后。有些地方昏暗不清,香姐儿小夫妻没见到萧战得意洋洋在袁训身边,正在邀功劳:“岳父,您这一回是冤枉我的吧?看看吧,要是没有我,小古怪能跟他这么好吗?”

“好吧,算你出奇兵。”袁训在萧战肩膀上拍拍:“不过惹出事来,还是只找你。”

“找我就找我就是,我有什么兜不下来呢?”萧战扬着脸,趁香姐儿没回马车,又去加福面前显摆:“加福看我又赢了这一仗。”

加福太知道他了:“爹爹答应了你什么?”

“费了我大力气,岳父答应兵器先给咱们挑。幸好,不会全落到沈沐麟手里。”萧战一脸的后怕:“舅哥们一团和气的,独我紧守严防的,守下来的,难道将来没有舅哥们的吗?舅哥们倒不明白。真傻!真是的,不防着他能行吗?”

加福哄他说有理,香姐儿回车,萧战坏笑着走开。

第四天头上,袁训命快马疾行,沈沐麟说有趣,新奇劲儿还是高涨。这一天,高大人出了家门,在城外和沈渭等人会合。

见晨光中的沈渭,半旧箭袖衣裳,负着弓箭,腰中带剑不说,马鞍桥上又有一把寒光闪亮的兵器在。

高大人的心绷了绷,这是他头一回见,更能看出文官沈大人的威慑渐重。这是那天他打发儿子走以后,回到城里就显露出来。

当天全城戒严,附近集镇全部戒严。沈大人连夜会见各族中不同的派系——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,时常不止一个为首的。高大人当官,族中也有人不服,据说沈大人亲自出迎,留到半夜送出家门,含笑道别。

在这里为官数年,沈渭大人用一个晚上表示出他没有白当官。凡是见的对头,都切中高大人等要害。

高夫人知道以后,也干瞪眼睛没有办法。高大人等本地官员第二天私会,商议对策只一天,收到皇上膝下最年长的皇子,齐王殿下公文。

公文里,对本地官员多加抚慰,声称没有他们,就没有一方安宁。高大人等重拾傲气,心想凭你沈大人有个好亲家,那又怎么样?这是非地,有轻易换官员的吗?答应和沈渭一起前往。

扬州自古是个好地方,高大人放松警惕,又打听沈夫人也去,高夫人等也同往。

本来游玩的心都出来,在这里见到沈渭全身戎装,高大人等又生狐疑,眼神闪烁不定。

沈渭淡淡:“听说殿下已经到了,咱们得赶去,路上没店住可就睡野地里。不带齐家伙还行?”

高大人等放下心,大家同往扬州。

……

加喜过生日那天,董大学士也不得不一早起来。越有庆贺的事情,顺天府尹董大人,他的长子责任越重。为赶上中午宫宴,一早去了衙门。留董仲现等人在这里侍候。

大学士扫一眼满室的儿孙,淡淡地道:“不可去的太多,一家子兄弟几个,孙子又好些,全去了,跟咱们没见过世面,没进过宫似的。这几年,加寿的小镇开,总是家里人轮流的进过宫,今天就大太太跟着,仲现父子吧。”

董夫人说声是,见公公理好衣裳,为他送上薄披风:“不到中午,风还是凉的。”

“是啊,”董大学士自叹:“我不如你们,一年一年的血气衰,这四月里算夏初了不是?”董仲现怕他难过,陪笑正要说几句,大学士又回转精神:“撑到寿姐儿大事完结没有问题,好歹,能把姓张的打下去。”

文章侯府。

掌珠慌慌忙忙的往外面走,急急的问:“侯爷回来没有?”丫头笑回:“夫人您忘记了,侯爷一早说,跟随阮二大人进宫,不回家里。”掌珠抚额头:“难道我也老了,记性差上来。”

丫头又回:“添喜姑娘今天一同过生日,夫人忙里忙外这几天不得空儿的缘故。”

掌珠喜上来:“是啊,添喜的生日过三天,但今天一起过生日,家里不时常进宫去,问问能做什么怎么行。别说是我忙,一家子全在忙。”

到厅上,见从老太太孙氏开始,下面老侯夫人三个妯娌全有紧张。三老爷陪着女眷进宫,热锅上蚂蚁似的:“不要错了才好,不会错吧?”

掌珠叹气:“咱们各人提醒自己吧。”

皇后的宫里,柳夫人一家赶到。皇后动身前,把柳云若再交待一遍:“牢记你父亲的官职,牢记我对你说的。你是个大家公子,你见过的人里,不都是父母之命?全是你父母亲对你放纵太过,依着你夜巡当家,当出凡事你自己做主的毛病。但亲事,是父母当家。”

柳云若还能有话回:“我说不依也没有用,我说依也不行。如今是皇上不答应。”柳夫人面色一暗,皇后也没了话。

往太后宫里来,见袁家的亲戚先到。皇后独对董大学士问候有加,让他多加保养。董大学士见娘娘气色还好,不是个嫉雁妒莺的神色,也暗暗放心。

太子不在,不为她考虑不行啊。太后在说笑,董大学士在暗叹。

对付柳丞相的那一年,南安老侯和董大学士都有更换皇后的意思。“上有太后”什么事情不敢想。但为太子计,皇后再不好,也是他的生母,以太子为以后依靠,为太子守住后宫和嫡名称。

又有柳至出头,南安老侯和董大学士、靖远老侯打消念头。

没几年,袁训身份大白于天下,随后太后出手为加寿铺路,教训了皇后。稍明眼的,都看得出是太后的意思。

皇上至孝,太后偏心袁家,全天下人看得出。太后要执意维护皇后,谁也动不了她。

南安老侯、董大学士和靖远老侯拍手相庆,这口气总算可以松下来。只盘算有人和加寿分宠的事情,柳至获罪,太子却又出京。南安老侯病体难支,董大学士只能出面指点皇后。

令她不倒于六宫粉黛之中,好歹坚持到太子殿下回来。

这风向的事情,大学士暗想不由人意料转得快。在路上的张大学士,是不是也转了心思,不再一心一意的和小加寿为难呢?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抱抱仔的新会元,thoice亲,感谢一路支持。

仔真的累了,写不动了。今天就这么多吧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