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四章,为人臣子的心结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个晚上出来是看花的,却听到念姐儿这段话。袁训本着为皇上臣子,和为太子岳父,又是未来齐王妃念姐儿的舅父,把这事情郁结在心。但他不愿意妻子陪着,主意也不是一下子想得出来,换上笑容,带宝珠继续看花。

忠毅侯从来是得意美男子之一,在京中王孙公子中,说他占鳌头也不为过。重有笑容的他,哪怕琼花大如玉盘,在月光下有时能让逊色下去。张大学士见到,他可更加的郁郁。

他以为袁训不把这事放在心上,或者还不知道。张大学士避到花影子后面轻叹。这一行他为太子而行,有许多的好处。比如他的家人也说腿脚儿康健,张大学士也觉得精神足。但不好的地方,是途中不止一次让揭露他对太子内宅的涉及,让张大学士反而不好在这事情提醒。

齐王也好,太子也好,在京中早就涉及朝政,在京外却算初出茅庐。跃跃欲试的心,放在任何一个初出茅庐的年青人身上,都有可能出现。但别的年青人,有上司或提点或吩咐,打下跃跃欲试的人不少。

齐王和太子就不同,两位皇子身份高贵,师傅也好,岳父也好,以后是太子的臣子,亦不可以高出亲王。袁训觉得有合适的机会才能点明白时,张大学士受制于“太子内宅”这事的风波。

内宅里主事的是加寿,也就断了大学士主动和袁训商议的心。他怕袁训如在水边说的一样:“你女儿让人谋害,什么事情也没有,你还急成这模样?我女儿难道不比你女儿金贵?”怕袁训再给他一句听听。

也可以说装不知道,齐王殿下一片办事的心,太子能有光彩的机会,身为太子师理当参谋。

但让袁训说中,大学士在此犹豫就不是诤臣一流。诤臣,是有不平事,不上谏难过。大学士能任太上皇和皇帝两朝信任的臣子,遇事思前再想后。

往后面想,他此时不提醒,以后齐王和太子碰了钉子,他太子师没有颜面还是小事,太子认为他老而糊涂,想不到也是小事。太子万一发现他知道不提点,这是大事情。

袁训还能提起精神赏花,大学士就万般烦恼。去和忠毅侯说开,大家商议劝解殿下们,大学士就有丢脸的地方,他不愿意。不说,又怕落一个“存心不轨”的名声。

想和二老王商议吧,二老王一个是袁训亲家,一个孙子此行得成长,嘴上再不夸忠毅侯,其实眉眼儿上全是满意。

这二老王又都不是吃素的人,十分好回的话就可以搪塞回来:“你太子师不说话,反而找我们?”

只想想,大学士就尴尬难堪。

这个晚上,孩子们欢欢喜喜看了名动天下的琼花。据说隋炀帝为看琼花开凿大运河。孩子们没有不满意的。小六笑元皓跳,萧战和加福成双入对,加寿和太子单独游玩,沈沐麟和香姐儿成双入对。二老王也就满意。文章老侯兄弟和赵夫子对了诗,把酒而笑。袁训让他们感染,也对了诗。等回去的时候,看来看去只有张大学士眉底三分阴郁,让眼尖的二老王好生不解。

私下道:“他怎么了?”

“太子劲头高,咱们就别管他。管多了,全是事情。你我出门是游玩的,不给张三王二解忧愁。”这话是梁山老王所说,对得住他在军中的“奸滑”骂声。

这个晚上,张大学士没有睡好。

……

这个晚上,齐王兴奋异常。夜近三更,他还和从京中打发出来随行的官员说话。二门外面,本地的官员不敢去睡,而且惴惴不安。

扬州府尹面沉如水,听着聚拢过来的亲信官员窃窃私语:“殿下刚才传进去的大人,一个时辰前又看了我衙门的近几年案卷。”

“唉,下午头一个去看的,就是我的衙门。”

别的人听不到他们说话,但见到他们神色不安,没来由的乱猜,就更难过上来。

也有暗生欢喜,这里官场要大地震了不是?

……

驿站中。

高夫人守着女儿,听外面有了动静,翻身问人:“可是老爷回来了?”

片刻有回话:“是别家的大人,说遇上知己的人,花酒吃到现在方回。”

高夫人啐上一口:“是个男人全这德性!”高大人让审讯的消息还没有传出来,高夫人也就并不担心。扬州烟花有名气,高夫人当丈夫和同驿站住的大人们一样,也是花酒吃迷醉,就在那里睡下。

骂上几句出着气,心头一滞,想到最近新生的大对头沈大人。高家娇女,一心一意强压烂缠的要和沈家做亲事,除去沈沐麟生得好,看中沈渭为人不凡以外,还有一条,就是沈大人一夫一妻,房中没有妾,外面不养人。

如果没有沈沐麟岳父忽然现身,高夫人这会儿嗔怪丈夫而想到沈家,会为女儿更加盘算。她一盘算,就把对丈夫晚归的怨忘记。但沈沐麟已归别人,身边女儿睡熟的面容上挂着两点泪水。又酸又痛的气从高夫人心底升起,不由她怒气饱胀,把个枕边的玉簪子——哄女儿睡下后,为女儿卸下的首饰之一,还在手边——一折为两断。

“啪”地一声,高夫人醒过神。暗道,在这里不好与沈家清算,等回去再算也罢。

同一个驿站里,沈渭也在这里。与他同行的官员,他要有个照顾的表示,不能因为忌惮谁而隔开。

但他听到三更响,出门去,又把外面巡逻的家人交待一遍。回房里一瞧忍俊不禁,刚才睡眼惺忪的妻子,又把眼睛睁得大大的。

“睡吧,齐王殿下亲口告诉我,沐麟和小袁夫妻也到了。现在不是相见的时候,但一定会见到。你这样子又想上了?”沈渭说着话,放下帐帘。揭开绫被,属于他的被窝里,佩剑赫然入目。

越过剑,沈渭睡下来,把剑半压在身子下面。

这是方便夜里来坏人的安排,但沈夫人没有害怕。也没有说如今是在驿站里,比客栈必然有王法的地方,为什么要放把剑在手边?

她反而手臂越过丈夫身子,亲手摸摸剑在,呼一口气,喃喃道:“和这起子人住,就得这样。”

“我这是多个防备,倒不是他们一定就敢在城里发难。”沈渭柔声道。沈夫人撇嘴:“难说。高家寻亲事的时候就蛮横不讲道理。如果知道高大人让拿,她半夜举起刀过来大有可能。”

沈渭一笑:“再说齐王殿下已暗中知会驿站的人,还有龙师傅,”露出赞扬的神色:“要说小袁的情意真真令我感动,沐麟已走,我说十七师傅还不回国公府吗?谁知他说怕闹事情,愿意留到明年,约摸高家差不多平息再走。有他在外面守夜,你我可以放心。他是战场上练出来的能耐,纵然来上几倍的人,能当得起他开几次弓?挡上一挡,驿站的人也就惊动。”

沈夫人眉开眼笑,搂住丈夫脖子。这位表妹永远是娇的,还和少年一样的娇滴滴:“你亲事定的真好,你眼力界儿也好,不过我呢,我一见六姐儿,我就喜欢上她,儿子亲事好,我也是功臣。”

六姐儿,沈渭知道是当年京中女眷羡慕亲家母宝珠生的孩子好,一行人与宝珠同行,往山西探望丈夫时,她们自己生出来的称呼。

沈渭就只笑道:“独你是大功臣,我定在前面不算,这亲事算是你定的。”

“嗯。”沈夫人爱娇的答应着,面上又起希冀:“你有没有问殿下,小夫妻们好不好?”

“当时说公事呢,殿下想到,对我说一声。我怎么好问家中私事?又与殿下何干?反正到了。本来大着胆子,我带你去见见也没什么。”

“不要。”沈夫人掩住丈夫唇,低声道:“我知道亲家是你的上司将军,有你们在,不怕我们不防备把坏人带去。”冷笑一声:“如那高家,他要是知道沐麟在,他会不起了坏心吗?”

沈渭大乐:“就是这话,你如今大懂事体。”

“我以前我也懂事体,不信等回京去,你我一起去问老祖母,说你瞧不起我,看她骂不骂你?”沈夫人嘟起嘴儿。

面对表妹小生怕怕,是沈渭打小儿就学会。不然母亲怪,外祖母要说,一堆的表兄弟表姐妹都来罗嗦,最后还要赔礼才算结束。这会儿妻子不悦,沈渭嘻嘻急忙哄她:“我说错了,你一生下来就懂事体。”

沈夫人娇嗔地嫣然:“这话糊弄我,不看你亲事办的好,定不饶你。”沈渭忍不住一笑,打趣她道:“那我愈发的感激小袁,当时虽他身份未明,他总知道是中宫娘娘的外戚。肯把亲事相许,兄弟们这些年又不在一起,心也不离不弃。”

“正是呢,你有这样的好兄弟,所以凡事儿要为他打算。刚才我说的,还只是坏人要冲着沐麟去。还有太子在呢,”沈夫人更是悄声:“万一让人发现太子在,鱼龙微服的让人欺负了,可怎么是好?”

她摆摆手儿:“还是等上几天,等高大人的事情出来,看高家是先来和我们泄愤呢?还是先搭救人。她一心全在救人上面,咱们再去看沐麟和媳妇吧。”

沈渭不住点头,在他心里也是这样想。即刻就看儿子是小事,让人发现太子在这里才是大事。

沈夫人见丈夫赞同,得意上来。更要撒娇:“媳妇生得比我好是不是?”沈渭装模作样出一口长气:“谢天谢地,你也有不让我说冤枉话的时候。从小你跟别人比,害我说了多少假话。”

沈夫人轻捶着他,笑得吃吃:“是我媳妇,我才这样说话,换成是别人,我怎么能认生得不好?”

沈夫人悠然:“为他们离家数年却也值得是不是?”

身子一紧,让丈夫搂得更贴。表兄打起十二分的柔情:“你想家了?也是的,你这娇娇女,肯为我往山西去,我已不敢去想。为孩子们离家这些年,没有亲戚们哄着,没有长辈们纵着。初到生地方,时不时听别人的话…。”想到对妻子来说实是难得。

嘴唇上又让掩住,沈夫人眸光盈盈:“快别说这话,其实为了你,我都愿意去。但怕纵着你,总得有个名头儿。比如羡慕六姐儿的孩子好,梁山王妃不也去了。比如为了儿子才跟来,其实不为他,以后你去哪里,我也愿意跟。”

“哈哈,”沈渭快活的笑了两声,又故意皱起眉头:“你只在外面体贴吧,回京去,千万别体贴别人。还是娇纵小姐才好。不然老祖母的东西,你可怎么厚脸皮子哄呢?”

沈夫人又笑又气呼呼:“你才是娇纵,你才是厚脸皮子哄。我呀,”眼波流转:“我是老祖母心爱的孙子,她件件送我还来不及呢。”

沈渭继续要大笑,见夫人双手一拍,说了一句:“是了,等我见到媳妇,把这一招儿教给她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。”沈渭的笑就此停不下来,在妻子寻找认同的神色里,连连地点头。

……

“我怎么才能相信你的话呢?”烛光下,面容黝黑,异邦人特征明显的面庞上,神色出来讥讽。

林允文不动声色:“你可以不信我,图门将军。哦,不,图门掌柜。你从此不要你的国家,在扬州这繁华地面上当个赚钱掌柜也不错。以你的进项,养几个外室,顿顿可以花天酒地。”

图门掌柜手上有一把精致小刀,也是弯月型,灵活的在手指中转动。刀光把他刚出来的一丝思索照亮,他肃然很多。

“算起来,你用了我们很多的钱。用汉人的话说,是你的东家。”

林允文在心里鄙夷一声。

仿佛有感觉,锐利的眸子笔直望来,语声冷冷:“不知你对你的东家,有没有打探过?”

林允文狡猾地回答:“东家,在我们看来高人一等,打探什么?”

“汉人有个词叫姻亲,我们国中的人远没有你们多,也一样分高贵和低贱血统。高贵的人不想和低贱的人成亲,没有外国贵族可以求的话,就只有自己国中找。”锐利的眸子尖刺转厉。

林允文还真没有打听过他们的国家,也就有一刻很想低头避开。但接下来图门的话,让他对抗性的抬起头。

图门掌柜淡声道:“这也就造成最早相中你的舍布,当时你们在山西认识。后来死在京中的阿赤,最近跟你见面以后,也死了的伊掌柜,都是我的亲戚。”

林允文打一个寒噤,为了表示自己无辜,把头昂起。

“你就是个灾星!跟你打交道的人都死了!你来找我,说汉人皇帝的儿子到了扬州,说苏赫的对头忠毅侯到了扬州,让我出手为你宰人。汉人有句话叫借刀杀人,林教主,我说的对也不对?”图门掌柜阴沉下面庞。

就像林允文永远不须跟别人比神算,他也永远不和这些人比戾气。故意的不看,手扶桌边,似走似不走的意思,反驳回去:“汉人皇帝的太子,不是儿子那么简单。苏赫你不放在眼里,但忠毅侯也是令你瓦刺大伤元气的根源。福王造反,苏赫带马直闯,也折损不少人马。至今造成高南四国国力空虚,与当时高南诸国助苏赫不无关系。忠毅侯算是你一国的大仇人?如今你遇上,你不报国仇吗?”

图门掌柜摇头不认同:“太子死了一个,还可以再立一个。对我来说,只是汉人皇帝的儿子。齐王就是一个儿子,我要杀皇帝的儿子,他在明处,我杀他就行了。至于苏赫,用你们汉人的话说廉颇老了,他结的仇,我看不见。”

“好吧,这二件先不说。你说舍布他们认得我才死。难道他们不认得我,他们就不死吗?他们跑到别的国家当奸细,难道别人要奉上一路通行的证件?”

图门掌柜静静地看着他:“但是我不答应你,我还能继续当奸细。按你说的,由你引出什么忠毅侯,什么太子,我们出手。万一不得手,我也得死。”

林允文忽然想了起来:“还有镇南王的儿子和父亲。你知道阿赤死是谁监斩吗?就是镇南王!”

图门掌柜神色中有了波动,好似一根针无声无息浮出。

林允文看在眼中,猜测地道:“他是你儿子?”

图门掌柜摇头,只神色更沉。

“是你……私生子?”

图门掌柜目露寒光,斥责道:“不是!”

林允文摊开手:“也是,我猜不出来。”

“他是我族中最能干的将军,他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苏赫。苏赫权倾朝野的时候,我朝中人人眼红。舍布死了,他一定要来报仇。我没拦住他……要是我拦住他就好了?”图门掌柜有不易觉察的悲伤。

林允文没有感觉他的悲伤,却由他的话快活的顺了下来:“所以他死了,你也来报仇的?”教主大人大大咧咧:“那我送消息给你,你还装个什么劲儿?”

“他没死,我就来了。本想伺机营救,高南四国大败。使臣进京,镇南王杀了人。”图门面庞木呆呆。

林允文就更开心,双手一摊站起来:“随便你吧,你没了胆,不敢报仇,也由着你。”

转身要走,让图门叫住。嗓音可以听出有压抑:“有消息你再来。”一扬手,一袋东西抛过来。林允文接过,说声好出来。两个教众在门外等候,回到下处打开袋子,见宝光闪烁,里面有金子,还有十几颗成色不错的宝石。

林允文嘴角上勾,阴险的笑容浮出。

……

念姐儿到袁训等的住处,见到刚用过早饭。孩子们整装待发,听袁训在交待。

袁训循循:“老生常谈,出门去,不许乱挤到人堆里,让跟的人看不住。你们全是家人眼里的金玉,玩,也要有个分寸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孩子们齐声答应,今天没有功课,跟昨天一样还是尽情游玩,让他们个个笑容满面。

念姐儿上前:“舅舅放心,有我跟着呢,我不让他们野着跑。”加寿笑道:“哥哥也去,哥哥也可以分担。”念姐儿诧异。

齐王今天又是忙碌,念姐儿本以为太子也忙。闻言,念姐儿含笑:“那我的责任小些,这就更好了。”太子笑道:“我是今天的东道,我不去,岂不是不诚心请客人?”作状的摸摸袖子:“要买什么都来找我。”

“走喽。”孩子们嘻嘻哈哈出去。

称心如意昨天办元皓的寿宴,没有好生的玩。今天宝珠让她们不用管午饭,只管出门,也是笑靥如花跟上。

但到了街上,孩子们直奔点心铺子,称心和如意却是没去。先在一条长街上从头逛到尾,心里有了底,去最近的一家相中的铺子。

恰好,这铺子在孩子们刚出来的点心铺子对面,元皓本着任何玩都与他有关,好奇让加寿带他过来。

称心手捧流光溢彩的丝绸在看,如意在问:“这是哪里来的?”一个胖脑袋挤过来,也聚精会神听着。

伙计殷勤:“这是波斯国来的,这丝绸咱们这儿没有。”

元皓插话:“可咱们的丝绸,比这个好的有好些。”把个胖手比划一下。

如意笑道:“我们在做生意呢,你别说话好不好?”

元皓直眉愣眼:“我也做生意。”

称心如意一起笑,对伙计道:“我们要说生意上的话,请你请出掌柜的来。”伙计走开,再来告诉元皓:“你不是一般的孩子,士农工商,商人最低,你可不能说做生意。最多,你说这进项好吗?出息多的话,让家里打发个管事来看看。”

元皓伶俐上来:“就是有银钱赚不是吗?”

“是啊。”称心如意齐声回他。

元皓开心了,晃一晃加寿的手:“加寿姐姐,哥哥说今天买东西,全归他。元皓要打发管家的来看这项出息,哥哥会钞真好。”

加寿就回身看,她跟表弟过来的时候,已见到太子跟来。太子目瞪口呆的模样对着元皓:“你赚银钱,本钱我出?”

看出为难模样,元皓换个人选:“那让战表哥出好了,”萧战带着加福刚到这里:“说好的换个铺子品尝点心,凡好吃的买回去,表弟却这里流连,有什么系住脚?”

他话音刚落,就听到元皓的话。萧战半懂不懂,但本能的一缩脑袋,拉着加福就要走开:“大事不妙,表弟让我出,都不是好事情。”

衣角让元皓已握住,元皓得意了,晃动胖脑袋:“哥哥不肯出,战表哥快来。”

太子大感脸面无光,嘟囔道:“我不肯出吗?你得先让我知道出多少银子才是。”

加寿推他:“快别说了,等回去,问问是多少钱,再答应不迟。”太子转为笑容:“寿姐儿当家不是。”

萧战全听在耳朵里,他才不问。直接把表弟这个生事的带走:“好表弟,那边新鲜点心,又有好些口味果子露,等你享受,你却这里劳碌。你太辛苦了,来来来,横竖今天是哥哥请客,表哥带你大吃四方。”

元皓顿时把赚银子忘记,让萧战带走。太子和加寿出来,太子心有余悸:“不轻然诺果然不假,昨天请客的只请点心,到我这里,就请做生意?”

加寿好一副善颂善祷的面容:“哥哥是元皓吗?元皓胸中丘壑不过就是点心果子。哥哥想的……”

太子歪歪面庞看过来,加寿笑眯眯:“哥哥想的再好,也得等问过所费多少,才能再答应是不是?”

太子取帕子往自己额头上一抹,再戏耍地往加寿头上一抹,坏坏地一笑:“这话合我心意,等咱们回去,合我丘壑的,就答应。不合适,比如竹杠敲过了头,我装听不见,你装个说不好话罢了。要知道多花的钱,可全是你和我的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吃错东西——健身几天后,以为身体轻松,可以肆意饮食的教训。

前天晚上,不到八点开始胃痛,一直呕吐到昨天早上五点。最后吐的全是胆汁。那种疼,实难忍耐。这一夜大受折腾。

此教训仔终生牢记,好身体需要保养的。好关系也是保养而成。

来来来,亲爱的们都让仔扑倒亲亲。

感谢亲们的关怀。

是什么心结,明天就可以写完了。

月末的最后一天,祝亲爱的本月圆满,下个月顺顺利利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