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五章,二殿下省悟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太子是戏言,倒不是不想兑现他的话。加寿随意回了他,丢下称心如意,跟着元皓萧战继续逛吃点心。称心如意得以专心来看丝绸,和这里掌柜说过话,带上奶妈丫头去看一家铺子。下一家,却是海外的好宝石。

中午,齐王过来,就见到小些的孩子挤坐在一起。元皓肃然:“算好没有?”

好孩子手忙脚乱,手中的笔写写划划,裙角也因受到催促而踢的乱了。让多催几句,就不耐烦:“你太着急,我不会打算盘,我得慢慢来。错了钱,你包赔吗?”

元皓飞快对太子看看,太子啼笑皆非,元皓就又勒索萧战:“表哥包赔。”

萧战抱着脑袋蹲在地上:“我没听见,这事儿还讲不讲道理?”两边坐的大人就跟着笑。

齐王进来坐下,打听一个明白:“在玩什么?”

称心如意轻抬眼眸,感觉出殿下问的只是胖孩子,围在宝珠身边的她们手拿纸笺,还是只和宝珠有问有答。

轻声说的是:“上午只看了一条街,下午再去看另一条街吧。婆婆您想,这里有好些外国人盘铺子,又做生意。哪怕买个铺子出租也是生发的。”

宝珠颔首:“下午我跟着你们去看看。”

执瑜执璞凑在这里:“母亲,要我们跟着吗?”

小些的孩子们那里,元皓高声:“小红,你算好没有?”分明小红就在他身边。小红也高声地回:“我算好了,这项出息好大,是这个数字。”

在这样的嗓音里,太子回答齐王的话就让掩住。太子还要再说,加寿对他使个眼色。原来念姐儿也在回齐王的话,太子不再回答。

念姐儿微颦眉头,带着不乐意:“他们玩新鲜事情,要做生意,进家门就算账目呢。”

齐王半开玩笑:“有钱吗?那敢情好,也带上我们吧。”眸光把念姐儿细细打量:“不肯带你,你才不开心吗?”

念姐儿苦了脸儿:“哪里是不肯带我?老公事很爱带新人。只是,下午还要出去,我受不得了。”

“你身子有这么差吗?”齐王持怀疑态度:“在路上掐花儿,你还上桃树,不是玩的很好?”

念姐儿叫苦不迭:“你哪里知道,昨天晚上舅舅答应,许他们上街大吃三天点心。我说吃点心,这事情好。有好的,买些来送回去,算你我也有孝心。哎哟喂……”

齐王愕然,孝心和哎哟喂哪有关连?

“除去出门和回来的路上,统算只有一个时辰逛。一个时辰啊,逛十二家铺子。进门,落座,上点心,一一品过来。出门去,再换一家,再进门落座上点心赏钱一个不少。我是怎么走的眼,跟着他们麻烦这一上午,书慧说走的路不多,就是起来坐下全赶在一起,她累了,在加寿房里歇着。下午,我再也不去了,”念姐儿仿佛想去揉脚,又收回手,继续嘟嘴儿:“一个时辰,我头都晕了。亏他们最后还品题出哪几家里什么点心好,买回来一大堆,我闻到味儿就足够了。”

齐王忍住笑,不劝慰,赶紧来打趣:“现在你知道老公事不好当了?你呀你,”

语气在这里顿住,是打算搜寻出几句俏皮的话,又让孩子们打断。

“全算清楚,买个铺子做营生,或出租,一年是这么多钱。租铺子做营生,是这么多的钱。这里面,没有扣除本地税款,不知本地的税是多少呢?”

小红说完,乌溜溜的几双大眼睛,从元皓到小六苏似玉,望一望太子。

为什么要看太子?太子不见得牢记各地税率。但太子是最尊贵的人,孩子们想当然以为他必然会懂,只打量过来。

太子掩口轻笑:“啊,谁知道呢?我和你们一样,刚到这里第二天不是吗?”

齐王接上话:“咱们一起的,我也是第二天,税我还没有过问,不过我一早逛了附近集市,问了菜价米面,要问杂粮价时,老板把我轰出来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孩子们兴趣最高。元皓和小六甚至紧紧腰带,把个肩头一挺,好生的壮志与豪情:“大哥哥对我们说哪一家,我们理论去。”

镇南老王呵呵:“鱼龙微服可以任意欺之,是这样的吧?”齐王翘一翘拇指:“就是如此,我便衣前往,没问两样子货物,老板问我是不是私访的大人,我自然说不是,老板说,那你就是生意上的对头了?让我赶紧的墙角里呆着去,不要讨打。我灰溜溜的就回来了。”

听到这里,元皓跟条大鱼似的,一蹿出了来。把大人们吓一跳后,元皓追问齐王:“大哥哥也做生意是吗?”

齐王一愣,元皓立即对称心和如意扁起嘴儿:“姐姐们说元皓不应该说生意的话,怎么,大哥哥也去呢?可见姐姐们哄了我。下午别跟我出去,我不带上你们。”

称心如意银铃般笑出声儿来:“胖孩子你弄错了,我们说的是实话,不信,请教你自家的祖父。”

镇南老王花上一会儿功夫,把新的官司弄清楚。抚着孙子不无赞赏,对称心如意也不无赞赏。

“元皓愈发的懂事,知道举一反三。”镇南老王对孙子爱不释手:“听祖父解释。士乃国家栋梁,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。这是出自北宋汪洙的名句。”

唤一句赵夫子:“有空儿,烦请你把这诗给孩子们好好说说,”好孩子是相伴元皓的人儿之一,又有玉珠画元皓呈给宫中,镇南老王对好孩子也另眼相看:“女孩儿也听听,知道天子重英豪,文章教尔曹。以后嫁到夫家,立身教子,再不会错。”

过了年六岁的好孩子谈不上对“夫家”这话害羞,她和元皓小红韩正经有一样的通病,凡事儿肯带上她的,就好。爽利的起身道谢,赵先生也抚须应是。

老王再还摩挲着孙子:“农是国家根本,于风调雨顺之日求生息,于大灾大难之年亦苦劳作,”

太子和齐王一起点头,老王对孙子含笑:“农排在第二位。你要记住,凡事可亏自己,不可亏了田地,不可亏了农人。”

元皓似懂非懂,但很是认真。

“第三位是工,元皓,你可知道汉武帝时,对北方蛮夷封锁铁器。严禁胡民持兵器和铁出关,这是为什么?”

元皓开动聪明的脑筋:“怕他们拿刀剑打我们?”

“聪明孩子,”梁山老王代亲家乐。

“聪明。”张大学士也道。

元皓眼珠子转到但笑不语,却颔首显然也在夸聪明的坏蛋舅舅面上,响亮地道:“坏蛋舅舅要是不教元皓弓箭,元皓就不如战表哥,元皓不如战表哥,就没法子欺负他了呀。”

袁训大笑数声,萧战讨好的伸出头:“你不会弓箭,表哥也得让你欺负。”

“那就不是元皓自己的能耐,是表哥许我欺负,我才能欺负。”元皓嘟囔:“元皓要自己当有用的人。”

“就是这样,”镇南老王长笑一声,对孙子爱惜不尽:“工匠可以铸刀剑,可以做农具。刀剑可以强国,农具可以富国。工,排在第三位。”

元皓眉头拧出一小团疙瘩肉:“商这就排在最后了?祖父,我们今天在集市上,见到好繁荣,这么些人买东西,外国人也来买,这不是送银子给皇舅舅的吗?商人,为什么不好?”

太子和齐王心里格登一下,觉得有哪里不对。但还没有想到,镇南老王解释的话出来,把他们不及想的心思抹去。

老王细细而慢慢:“早先,再早先,农人辛劳,士人治国。少一个农人,多一个商人,就少一个生产力。粮食产量不稳定,就动摇国家根本。在商人地位起来以前,与当时重农轻商不无关系。”

元皓不服气:“当时是谁定的?赵先生讲书,说百姓们都有钱,上交的钱就多,皇舅舅的钱就越来越多,刀剑就越来越多,就不怕异邦蛮横。”

小小人儿说的痛快,大人们也欣然扬眉:“是啊。”

“种田的有钱,经商的也有钱,这样多好。元皓要做生意,元皓要赚好些外国人的钱,然后交给皇舅舅好多钱。”

称心和如意的话,老王还顾不上解释,聪明伶俐小人儿,在这里对姐姐们又噘嘴儿:“哄了元皓的。”

“祖父刚说过士是治国的,元皓你就要当商人?”执瑜扮个鬼脸儿,劝解开来:“你当了商人一定是大财主,可谁当王爷呢?”

元皓傻眼,懵懂着:“是这样啊。”又欢喜了:“没哄元皓。”小红叫他回去:“再说你未必就赚钱,先得问本地的铺子什么价儿,你进什么货,雨水多不多,滞船堵路的,晚到是一个价儿,早到又是一个价儿。”

元皓不懂,又见差不多年纪的小红也懂,憋屈的憋住气。

“我爹常说,还有一时一时的变化,像集市乱了,买的人乱了,这个城里乱了,都妨碍呢。”小红俨然经商的老公事。

好孩子也沉下脸儿,觉得胖孩子是添乱的:“你还是念书去吧,你当官,可以保证这也不乱,那也不乱,我们好做生意,有了钱,还能不请你吗?”

“我要做官,也要做生意。你想把钱赚精光,不给我吗?”两个人都有一通的说,元皓失了上风,拼命不讲理的架势也要占回来。

一丝笑意,从袁训嘴角微勾而出。他悄悄的去看太子,却和张大学士探究的眸光遇上。

张大学士对孩子们更高看一眼,他心里应该的劝,让孩子们说得一干二净。都须要承认的是孩子们出息,与忠毅侯分不开。大学士又敬又佩,以为是袁训安排孩子们在这里胡吵乱闹。

看出大学士的心思,袁训暗暗好笑。见元皓尖声:“我就做,怎么了?”好孩子叉着腰:“你是最上等的,为什么要做这事情?”韩正经也夹在里面:“安生,别吵!”

“生得不好,你别说话。”两个小嘴巴一起对上他。

三个人已成鼎立之势,小六和苏似玉也裹进来:“做官和做生意是两回事情,”小红左看看,右看看,为难地道:“你们吵的我头痛,我还怎么算?”

萧战永远唯恐天下不乱:“哈哈,吵的好,加劲儿。”

这阵势,哪里是人能请得动,再或者教的出来?袁训窃笑不止,眼角见到衣角闪动,太子和齐王走出房门。

他们面上有可疑的一抹子红。

……

近五月,日光似炭火刚烧红,把房中照成明晃晃和汗滴滴。明晃的是靠窗一副桌椅,原色没有上漆,擦拭得一尘不染。因为这是临时住所,不甚讲究,再往前两边摆放的是两个长条凳子。汗滴滴的一对皇家兄弟,就对坐在两边,相对笑成苦瓜脸。

兴许到了这里,没有别人如忠毅侯等见到,可以放心的脸红。齐王从额头红到脖子上,太子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。

齐王难堪的低声:“原来,我想的行不通。”太子脸上更是滚烫,吞吞吐吐:“我,我答应了你。”

“以后还敢眼里没有老公事吗?别看他们是群孩子。”齐王搔头,又理衣裳。想到孩子们你一言我一句的争论,手脚窘迫的快没处放:“他们都知道城里乱了,集市乱了,人乱了,就没有生意做。也知道百姓们有钱,税收上才有钱,国库才充盈。”

太子强笑:“哥哥,你,还没有当……”下面有两个形象的字在心头一闪而过,但太子说不出来,是齐王敏锐的察觉,干涩地道:“酷吏吗?还没有当。昨儿我才到,昨天想到蒙父皇派出来,怎么能不查出些事情来再走,只一夜的功夫…。说起来这一夜我没少辛苦,我只睡二个时辰……”

结果发现没必要,齐王哑了嗓子。

太子也是干巴巴的腔调:“那今天晚上,你好好晚一觉……”齐王答应好,忽然没来由的,重重的滑稽感上来,“扑哧”,齐王乐了。

“唉,这心思想的歪……”太子叹气过,也由不得跟着笑了出来。

两兄弟见到对方的笑容,就自己越笑越厉害。到最后肩膀抽着,弯着腰,都有喘不过来气之感。

好容易不笑,细细的来说这事情。齐王打迭起漫不经心的口吻:“咱们是不是太轻慢了,应该和忠毅侯作个商议。”

太子也就想了起来,问齐王道:“哥哥对我说的话,有没有和梁二大人说过?”

齐王微微地笑:“我不瞒你,二长辈是京中有名的官油子,一切的玩,琴棋书画花酒弓马他都会,独正经这两个字,他没有。父皇曾对他有过一个评语,富贵闲人足矣。”

梁二大人是齐王的亲戚,齐王对这评语是不满意的。但皇帝说的中肯,齐王在这里重新提起,无可奈何地笑:“随我出来,一路上饮食冷暖调停,他件件经心。独办差的事情,我试过问过他,他说殿下早就自己办事,当有自己的主张。”

太子脱口道:“这是滑头一个。”语过后悔,不见得因为轻慢齐王的亲戚,而是想到匆匆而出的话,在心里转的时候,是说张大学士。

齐王表白他想整顿这里,只对太子说过。但太子谨慎的和大学士说过。梁二混子可以滑头,张大学士怎么能也滑头呢?

因此话张嘴就出去,当着齐王贬低了人,太子不痛快上来。大学士偌大年纪,不辞风霜跟来,话随意太过。

齐王闪闪眼睫,猜到太子的心思。喃喃道:“是了,我对有一个人说过。”

“谁?”太子反问。

齐王眸光不定:“但我说出来是谁,你肯去问他吗?”

太子皱眉:“问他为什么不提醒?他们不提醒的原因,哥哥您还没有想到不成?”

齐王莞尔:“我想到了,也体谅二大人般体谅别人的不提醒。但如果你愿意对我说说,看你我想的一不一样可好不好?”

太子坐直,侃侃而谈:“要说,你我也没有好羞愧的。出京办差头一回,官场上又无时不是蛀虫。哥哥有心拿几个,也是报效的忠心。但,老公事们,”

在这里又是一笑,齐王也笑。

“老公事们别看年纪小,言词好生犀利,句句是警句,把哥哥和我提醒。”太子轻笑:“回想到刚才,元皓先说集市繁荣没有不好,异邦人也来买,这是送钱给咱们国中。如果哥哥和我照昨天说的办理,必然这扬州城中要肃静一阵子,水面无波,水下要乱。繁荣二字,收钱二字,就再难谈起。”

齐王叹息:“而且打乱繁荣易,恢复却要时日。”

“第二个我记得住的警句,是岳父家万小红说的。她说乱了,什么都妨碍。”太子对齐王郑重的介绍:“这是万掌柜家的孩子,万掌柜的,嘿,就是那在路上每天保证吃是特色铺子,住要老店的人。跟岳父的关安也能干,但关安打前站的时候,也事先询问万大同。”

齐王哦上一声:“难怪小姑娘说话一套又一套,这算是经济人家出身。”

“正是如此。第三个警句,应该是好孩子说的。好孩子说元皓当官去吧,当官可以保证这里不乱,那里不乱,做生意的人有钱赚……”太子露出忍俊不禁,齐王也好笑自己,自嘲道:“你看看我,如果依着我,这扬州必然乱上一阵子。”

太子对他抚慰的笑笑:“孩子们把话说的干净,这些,我想到了,正是张大学士不劝我的原因所在。”

齐王的话匣子让打开,他等不及让太子说完,他抢了话:“当官的保证不乱,做生意的保证赚钱。且把当官算成行当,一行归一行。大学士是臣子,又是老臣子。他看得出来我犯了急躁,但我一心追索本官蛀虫,身为臣子的他不好规劝。劝,以后本地出了贪官,好似他包庇。不劝,他装个没想到,也说得过去。”

太子低语:“还有一件,让他不劝。”他说的再小声,齐王偏偏听见。今天两兄弟让老公事们打回来,畅谈心无隔阂,齐王促狭一回,笑道:“我知道了,大学士要是劝你我当差平稳,管一件是一件。他以后可怎么插手你的内宅呢?管一件是一件,他是太子师,不是分管侍寝的太监。”

这话说中太子心里,太子大笑:“就是这样,所以他不劝,装糊涂最好。”

齐王陪着笑,后面几句太过难过,他就没有说。太子也顺着想到,也觉得对大学士不敬,太子也放在心里。

分管侍寝的太监,也归皇后或太子妃吩咐。大学士今天劝二位殿下当好份内的差,再回京去,他也只当份内的差,在加寿成亲以前,也将自己置于加寿之下。

内宅,大学士凭什么管?

就像齐王来是协助还没有到的京中大天西贝货,他多干涉扬州官场也好,经济也好,都稳重从事为好。

这件事情,直接影射到二位殿下办差的急和想讨好的私心,也把大学士的私心暴露。他不想袁家称霸太子内宅,和以后的皇帝后宫。说好听是防微杜渐,说难听的,是分庭抗礼之姿已出。太子没有登基,先把派系划分。

如果袁训不同行,袁训软弱不敢为女儿出头,大学士没有这顾虑,太子也想不到。

但袁训就在眼前,而且把个长女高捧在手心里。张大学士吃瘪样子隐然显露,令得太子想不到都难。

太子这就说完,和齐王又笑上一回,追问道:“哥哥说与人商议过,还要我出面问话,现在该你说了?”

“我说出来,你一定要去问他才是。”齐王激将的神色。太子电光火石般一闪:“莫不是我岳父?”齐王一拍板凳:“就是他。”

太子恍然大悟:“哥哥你是和念姐儿说的,”

齐王拧拧眉头:“以你看,凝念会不对舅舅说吗?”说着气上来,学着念姐儿的口吻:“舅舅最疼我。”哼上一声:“这一回可就看出来是舅舅疼她,还是她疼舅舅。”

太子忍住笑,明明知道齐王话意,也一定要让他说明白:“这话怎么解释?”

“她心里有舅舅,就会告诉他。”

太子打断:“这是心里有你,才会和舅舅商议。”

齐王很想不笑,但还是嘴角勾了勾,再笑道:“要是舅舅疼她,也会说出来。”怂恿道:“我说完了,你问问吧,让我看一回真相,到底是舅舅好,还是外甥女儿好?”

太子张口结舌:“这个,我上了当不成?如果是岳父不说,这也好猜,岳父也是臣子,也怕以臣子身份挡住查贪官,不劝有他的思虑。”

齐王对着他笑。

太子彻底明白:“哥哥不是想问我岳父疼不疼外甥女儿,是想知道念姐儿心里有没有哥哥,有哥哥呢,自然要和舅舅说说。”

齐王揶揄:“舅舅是老公事不是吗?”猛的想了起来,忠毅侯固然是久跟父皇的人,还有一个,沈渭也是。齐王暗怪自己蠢笨,昨天为什么不先问问沈渭。自己是过了明路的殿下,谅沈渭不敢不尽情帮着出个主张。

打定主意,回去就问沈渭。但这里不放过太子,起身来求一求他:“多谢成全,问问又有何妨。如今我们又不寻他们的事情。”

太子取笑他:“我成全的是念姐儿对哥哥有情意,我认为她必然说了。如果我猜得对,好请上一回。”

齐王就等着太子唤人,但太子很不着急,原地不动盘算着:“请戏听,还是请赏花?琼花看过了,买点心有元皓。论吃的,岳母有好安排。”抬眸,把齐王邀请上:“这一件乐事,看我忘记对你说。老公事们吃完三天点心,”

齐王脑海里闪过念姐儿走痛了脚,嘻嘻一声。

“第四天上,岳母天天做好菜,哥哥记得来吃。”说完,太子沉思:“扬州烟花好,可我怎么能看呢?吃花酒这事情,带上老公事们,可怎么玩?不带上他们,他们吵闹起来,”做个害怕的姿势:“怕人。”

“我请你听戏,看好魁首。”齐王胸有成竹:“昨天我和本地官员说话,他们有讨好的意思,我昨天板着脸当钦差,估计吓住,他们没敢说下去。据说早几年间开始的,一春一夏一秋,冬天太凉不行。三季,春着春裳,夏露冰肌,秋有韵致,本地赛魁首。”

太子带着心动:“唱的好吗?舞的好吗?比宫中歌舞如何?”

“这一路上自寻上你们,吃的是野餐,玩的是野意儿。这外面的歌舞,也只能是野意儿。”齐王过上一会儿,才觉得这句话回的贴切。

随后,兄弟俩个齐声的赞:“妙绝。”齐王让太子问念姐儿的情意也抛在脑后,两兄弟热烈的讨论起这件玩乐的事情。

“最好有水,有船,”太子道。

齐王点头:“我让他们水中争花魁。”

“要雅致的,衣裳大方,唱的要好,细细的评起来,”

“妙极。”

“要是夜市就更好了。”

“打起灯笼来,允许小商贩们做生意,坐在船上吃酒听曲子看小戏,水面上风凉快……”

……

好一会儿,齐王醒过神,埋怨太子:“请你们好玩,可以帮我问了吧?”

太子失笑:“看我忘记了,”走到房门外,有护卫日夜守在这里,太子命他:“请岳父来说话。”

齐王寻思:“不先审凝念吗?”

太子挤一挤眼:“问明了,念姐儿是关心哥哥的,但这层窗户纸捅破,还有什么趣儿?只问岳父就行。”

齐王说全仗着有他,袁训过来。

进门以前,袁训早有准备,觑觑二位殿下兴高采烈还没有收回。袁训决定高看他们一眼。

要当酷吏,断然不会笑成这模样。只能是他们想通了……

“岳父,你怎么不提醒我们?”果然,太子埋怨。

袁训不疾不徐:“我正想着怎么提醒来着,说得早了,怕殿下们放过眼前不尴尬的人,说得晚了,又怕殿下们怪,正在踌躇没主张,幸好叫我来,又问这句话,如此甚好。”

齐王大为佩服,这话怎么想的出来?明明你就是没有提醒不是吗。却偏偏有一个说早说晚之分,把自己洗脱的干净不说,还生生一个担心关切的人儿。

太子没想这么多,太子笑容可掬:“不是我们怪岳父,是我们怕这事情不妥当,请念姐儿去问岳父,不想,没有回答,所以特地请来相问。”

袁训没放心上,因为念姐儿当时有句话:“请舅舅帮忙拿主张。”随意一想,就知道齐王对念姐儿说过,不然念姐儿怎么能知道?齐王自己说了的,没给他回话,他一问念姐儿便知,这事情不能怪殿下问到面前。

袁训就陪笑:“咱们这就来商议一回可行吗?”

“哈,行。”太子乐的有了一声。齐王喜滋滋儿的:“我请你听戏,用酒。”

饶是袁训聪明,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见二位殿下没有戏弄的意思,只能当他们是先发粮草鼓动人心,忙道:“敢不尽职责,只是还有老公事,一起请来说话才好。”

又把二老王和张大学士请来,大家商议了一回。

晚饭前,齐王带上念姐儿离开。见到元皓堆坐在门槛上,先就不是个开心姿势,手里捧一本书,念的哼哼叽叽愁眉苦脸。

受益于老公事的话,齐王更关切一层,上前去问:“元皓,你吵输了不成?”

一声抽泣声,从房里出来。齐王看过去,见好孩子挂着眼泪,抽抽泣泣的在写字。

念姐儿小声道:“一直吵到刚才,”

元皓恼火地道:“好孩子说我不能,我什么不能?”他晃动脑袋:“我跟着舅舅带上祖父,还有表哥跟着,我什么都能。”

“我说你以后当大官儿,你不能做生意,这话哪里不对?”好孩子抹眼泪儿回他。

“你说我不会赚钱,你怎么不说?”元皓气呼呼。

“那你说我生得难看,从没见过这么难看的人,你怎么不说?”好孩子泪眼汪汪:“我生得好呀。”

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…。”廊下的韩正经提高念书声音,把他们嗓音压住。

元皓没好气继续窝在门槛上一角哼叽着念书,好孩子继续噘着嘴儿委屈的写字。

念姐儿推齐王走,到门外松口气:“一个扎住一个的痛脚,胖孩子是最得意的,容不得别人说他有事情不能。好孩子生得好,容不得别人说她不好。越劝越厉害,正经的回去也罢。”

“有趣,”齐王同她上车,走出一条街,没头没脑的有了一句:“凝念,我发现一件大事,你舅舅不疼你。”

“谁说的。”念姐儿火了:“舅舅疼我,怎么不疼我?舅母今天给我买了好东西,还许我办铺子入股份。”

齐王一本正经:“我可知道了,原来这也是你的痛脚。跟老公事出门并不算。这就对了,老公事嘛,岂能没有一个痛脚,不然老公事们不要你。”

“你……哼!”念姐儿知道上当,把脸扭到一旁。放下帘子的昏暗马车里,能见到齐王美的见牙不见眼,成了微弱的一点光。

……

沈渭从衙门里走出来,揉着额角把刚才回的话再想一遍。齐王殿下叫他用早饭,席间问了好些早年在太子府上办差的事情。沈渭猜出来齐王到这里有了“露脸”的心思,诚恳的做了介绍。

要说皇帝的病根儿,只有一个,爱要“仁德”名声。东安靖和爵位还在,二世子虽然没袭到手,二世子没受流放等株连,与皇帝爱名声有关。

文章侯府等前福王亲戚没有事情,也是这个原因。

为了太后,对袁训“胡作非为”,如上金殿辞亲——虽然当时坐着的是太上皇。如乱定亲事,如太子明明可以大婚,他却把太子妃带走。忍耐超出很多喜怒无常的皇帝,也是好名声。

好名声给皇帝带来不少好处,如无故不杀人,能忍则忍耐。也在他为太子的时候,太子党名动天下,办了不少差使,表面上也没有过多的劣评。

让老公事们拌嘴提醒的齐王,从沈渭这里全弄明白。当年的太子拿人,差人到,罪证必全。拿到刑部还敢狡辩的人不多,谣言也就不多。功夫全用在前面了。

齐王不用说更生细致,沈渭就生小心。滤了再滤,自己没说出格的话,这才放心回到驿站。

“呼啦”,数个房门打开,随沈渭到这里的本地官员及女眷,纷纷走了出来怒目而视。

沈渭泰然自若。请殿下把高大人的事情明令出来,也是他刚才进的言。

“审的差不多,明说最好。一可以震慑本地官员,二可以展示皇上为天。三,我讨个巧儿,趁着殿下在城里发作出来,有事情随时可请殿下训诫。”

见每个人的房门外,都有看守。沈渭本就不怕,这还怕什么呢?冷笑几声,傲慢的在寒光中走过。

有什么巨响着,一声痛哭出来:“母亲不要,”高夫人手握钢刀往外就冲。

看守的人不慌不忙拔出刀剑,迎面一格,高夫人女流之辈到底力气弱,虎口上一痛,钢刀离手而去,她重重的摔在地上,滑出去两三步。

高姑娘扶住她大哭:“父亲已经不在,母亲您不能丢下我。”

小姑娘娇弱的模样,梨花受雨般可怜。但沈渭实在起不来同情心。他横起眉头,数年沉积于心的戾气有浮现的痕迹,让沈渭狠吐几口气,到底他是上官,他不能意气用事,得以狠压下去。

这位也是公子出身,十三岁上到太子门下,除去微服办差,他何曾受过人的重话和大气?

去军中,又跟袁训在陈留郡王帐下。连渊尚栋等人如履薄冰的日子,他一天也没有过。

只放了外官这几年,为了儿子生得好,高家等不止一家求亲事,合着伙儿把沈渭欺负。先是他们自己争亲事,把沈家看成盘子里的菜。后来看出来沈渭无意于本城定亲事,大家抱成团儿对付他。

好在小沈大人也不是善茬,又多年办事经验丰富,朝中有人省中有接应,只求四平八稳,不求收拾谁,依然呆着,总算熬成儿子小夫妻见面,他心满意足。

本不想过早发作高大人,是高大人自己撞到齐王手底下。天高皇帝远,就傲视皇权,齐王有杀他的足够理由,也和沈渭定下来明正典刑,只等秋后勾决。

沈渭没有为高家求情的道理,只和齐王商议后续局面怎么料理,已然同意。

跟高家不和是必然的事情,更何况这哀哀痛哭的小姑娘,招起夫妻们多少嫌恶。

沈夫人说了无数次,自家儿子不在本城定亲事。高姑娘还痴痴缠上来。高家原先也给她遍寻好少年,她只不要,说沈沐麟一天不定亲,她就不定亲。如果她知难而退,也就没有高大人一头撞到齐王手下的事情。

再哭,沈渭也不想多看。狼流泪水,很招人心软吗?他自顾自回到房中。

龙十七守着,沈夫人又是袁家小镇会过苏赫的人之一,对外面闹腾不放心上。

手中扎着花儿,见丈夫进来,笑容自若:“你回来了?殿下一早叫你去,给你什么好吃的?”

沈渭坐到她身边:“说话呢。”端详妻子:“我不在,他们跟你也闹了?”沈夫人嗤之以鼻:“你走没多久,就来人把他们看住。这里是驿站,他们能怎么样?”

安安然然的,又看手中的花儿,也让丈夫看:“这是给佳禄的帕子,慢慢的绣,才衬得上她。”

让沈渭取下来,笑道:“回来再绣,走,横竖高家事情过了明路,这包子祸水挤出大半。走,不用防备有人跟着你我。我和你看孩子去。”

沈夫人急忙的换了衣裳,换的时候小小纠结,见六姐儿去,穿哪件才好?最后想到宝珠是男装,潇洒又俊俏,也换上丈夫一件男装,夫妻笑眉笑眼往外面去。

让关在房中的人见到,以为春风满面去游玩。有一个人忍无可忍,怒声大骂:“沈大人,你好手段!”

“省省你的吧,留点儿人缘儿,你有求到我们的地方!”沈夫人愤怒的回他。

周围一片寂静,高涨的怒火也似缓缓平息,沈氏夫妻头也不回,继续兴冲冲出门,往袁训下处过来。

“父亲母亲!”沈沐麟先出来。沈夫人搂他到怀里,见几天不见,儿子似更光彩。这光彩是孩子们玩的好,开心时必然的事情。就像不管是谁,笑总比哭要灿然。但沈夫人拉拉他的布衣裳,归功到亲家身上:“岳父母对你好是不是?”

“好着呢。”沈沐麟掏怀里,取出银票:“岳父给我这些钱,二妹又说让我先花她的。”

沈渭也喜欢,但责备:“有钱花就喜欢,这是孩子气!”

“嗯,那说别的。大姐、舅哥小六、胖孩子好孩子瘦孩子小红大路都喜欢我,小青也对我当舅哥们一样对待。”沈沐麟有他得意的道理,告诉父母亲:“原来战哥很会撒娇,但有我在,他撒娇的时候,大姐带着拌嘴差人把我送上去。”

沈夫人小有忧心:“那你可就得罪了他不是?”

沈渭笑了:“梁山王的儿子,还能有好德性吗?他们家是你不争,他们家正上风的好呢。”

沈夫人放下心,但又说丈夫说话不对:“冲着是加福的女婿,哪怕他出自草屋里,也是好的。”

沈渭就不再说话,但心里想想萧观,对妻子的话难以赞成。想当年在军中的时候,和小袁多鄙视萧观不是?

袁训带着香姐儿走进来,沈渭不再乱想,起身来寒暄,看一看媳妇还是生得最好,沈渭得意上来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抱抱仔的新会元,尾号为9501的亲,感谢一路支持。

错字下午再来看吧,看不动了。

三月春暖花开,愿咱们全事业运道蒸蒸日上,一路亨通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