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六章,学菜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小沈你来得正好,我们办件儿有趣的事情,算你一个。”袁训见到沈渭,高兴的搓着手。

沈渭又上前去和他抱了抱,仿佛这样才能让两个人之间的交情不满得溢出来。自当的,接上话:“当年,你我在军中的时候,有你的地方就有我。”

关安的大红脸儿在房门外面晃上一晃:“嘿嘿。”沈渭正叙友情的好,不给他情面,把手一挥:“你老关退后。”关安嘴里叽哩咕噜着退后。

“在京里的时候,你像是和柳至好一些,苏先那人,见人没个笑脸儿……”

苏似玉伸出脑袋来,不依的道:“别说我爹爹。”

沈渭道:“这是什么耳报神,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他,就在这里等着的?”

小六伸出脑袋来:“我们是叫二姐和二姐丈去,不是偷听话。”

“二姐丈?”沈夫人兴高采烈,催着丈夫:“说旧情不要攀扯人,说你就是。”

袁训却爱听,两个人好几年没见面,上一回见到没有好生的说,不但沈渭有一肚子话,袁训也是一样。

打发女儿:“带你婆婆去见母亲,安个上好的座位。我们不过去,只等着吃就是。”

沈夫人忙道:“看我,我是来看六姐儿的,来看佳禄的。我不管你们说话,我去了。”袁训请她自便,香姐儿沈沐麟、苏似玉和小六,把沈夫人带走。

袁训和沈渭挽起手臂,带着他也出了房门,走的不是同一条路。袁训笑道:“你挑,殿下和二位老王,二位夫子,在那间屋里。你要是不愿意和他们同坐,我和你另外安排。”

沈渭看这院子,小小的,并不算宅院。离衙门不远,稍僻静的街上。来的时候见到街上有人走动,但精神气足,袁训并不阻止,应该是守卫。

因为小,屋子不会太多。另要一间屋子固然好,却不知道会占住谁的房间。

沈渭收回眸光,笑道:“和他们一起坐吧,不过,我酒吃多了,就只絮叨你,他们烦,我也不管。”

“谁烦?”袁训反问着笑:“你我在军中的时候,你我在京里的时候,谁敢烦咱们?有一回那个…。外地进京述职的官儿,往太子门上去,候见等三天,见到咱们直进直出,表示不耐烦的那个……”

“这是我!”沈渭大笑,手点自己鼻子:“我约他出去喝酒,把他扔进大酒缸。好可怜的人儿,还以为给我几句硬话听听,说我候见顺序排的不对,有意把他搪塞三天。指望我服软呢。却不想想老爷们是谁?”

袁训也大笑,另一只手捶他肩膀,把沈渭带进房中。

沈夫人这个时候见到宝珠,看下起坐的房间,是在厨房之外。沈夫人也见到院子小小,不解的问道:“怎么把厨房摆设的这般大?虽然人多做饭是件大事情。但吃饭可以酒楼上送些。到底,住的舒服,歇息的好更要紧吧。”

“你跟我来,”宝珠请她到厨房的里间,见到孩子们全在这里。

加寿指挥着:“这是我的炉灶,放近些。”沈沐麟、元皓、韩正经三个,推的推,拖的拖,把个小巧的炉灶挪动着。

炉灶是铁打的,有两个耳,沈沐麟占一边,元皓和韩正经占一边足够。执瑜执璞和萧战禇大路只看着。小六苏似玉和好孩子抱着走来走去的,有萝卜有青菜。

第二个是香姐儿,“该我的了,”说过,沈沐麟带着胖瘦二小,满头大汗又来帮忙。

跟苦工似的,沈夫人不但不见怪,反而对宝珠道:“看他搬得好不好?你来指点指点。”

宝珠嫣然:“他们是帮忙,怎么会不好?请你来看,是我们要学这里的名菜。派出最能干的万掌柜,和酒楼东家说了一整天,又给一道京中名菜的菜方,总算答应。你来的刚巧,”

手指轻点:“加寿佳禄加福,三份。称心如意和似玉,又是三份。好孩子和小红,又是两份。念姐儿和书慧,再加上我和孔家的万家的,我们一起学。你要学吗?如不学,只请坐着当个品尝的人吧。”

沈夫人自知的道:“我做菜不如你,学不好浪费东西。我给你打下手吧,也方便说话。”

“给,”好孩子分发围裙,闻言,伶俐的给沈夫人一个,又去给胖孩子。这两个当晚就和好,但胖孩子能不能的官司有没有打完,却不得而知。

院门上,万大同带进一个弯腰哈身的人进来。见过袁训见过宝珠,请他到厨房,唯一的大锅灶给他用,宝珠也是临时铁匠铺子里现买的。

孩子们小,更是得用小巧的,大家就位,目不转睛看着名菜师傅。

“菜要好刀工,这菜的主菜配菜是这几样,主菜的刀工,”师傅说着切起来。

宝珠等和孩子们也切起来。

“配菜的刀工。”

砧板当当的响,大家都切的很认真。

小红在母亲身边,红花见到她斜着面庞,小刀子慢慢的切着,就有说不出来的欢喜。

万大同、顺伯带着孔小青,负责各人的炉火。这是五月天,门窗大开,也很快热气蒸腾,衣裳很快湿了。但沈夫人没有离开,她帮忙给各人送菜,走到香姐儿身边时,就对她赞许的一个大大笑容。

萧战总要标榜加福的日子最好,跟加寿还比呢,更不输于小古怪。沈夫人笑过,萧战无事也要对加福:“嘿嘿。”执瑜执璞懒得理他,禇大路揉自己面颊,喃喃道:“冷,哪里这么冷?让人冒寒气。”

“哧啦”。师傅的菜下锅。

“哧啦”一大片的出来,大家的菜下锅。

调料等放进去,香味出来时,执瑜执璞禇大路拿起托盘,而萧战紧走一步,硬是挤到前面,在后面三个人的白眼儿中,殷殷勤勤的把木托盘送到加福手边。还不忘记提醒:“福姐儿,我在这里。”

加福笑眯眯答应着:“我就好了,你且等会儿。”萧战堆笑:“慢点儿慢点儿,别着急,慢工出巧活哈哈。”

师傅勾芡,加福也勾了,盛到好几个盘子里。萧战端一盘就要走,加福叫住他,挟一筷子吹吹,喂到萧战嘴里,带上小心:“你先吃一口,不好,你先说。”

“天下美味,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!”萧战刚吸溜到嘴里,估计只吃个汤水味道,也没有细嚼菜,就一脸随时乐晕的神情。

加寿香姐儿一起瞧不起他,也把各自的菜出锅。称心如意、好孩子小红的也得了。每个人面前的盘子颜色不一。各人的头一盘子,执瑜执璞沈沐麟禇大路装上,端出去准备送到大人那屋里。找萧战的时候,早就过了去。

禇大路抱怨:“又来了!争是梁山王府的传家宝怎么的?说好,大家分着送这些,他只送一盘子就走了。”沈沐麟嘻嘻。

执瑜执璞笑道:“别理他,他是什么人,你能说不知道吗?咱们端得下就是。不行,就作两次送。”禇大路没了话,三个人把余下的菜送去。

一进那屋,就见到萧战春风满面:“祖父,怎么样?好上加好吧。”沈渭挑他的眼儿,小声对袁训道:“太子为尊,他却先送自家祖父?”袁训小声地回:“他这是先声夺人,他自家祖父会说偏心假话。”沈渭嘿嘿地笑了,见到另外四个小子的菜也送到。自家儿子端上来,沈渭感慨:“你长这么大,头一回侍候老子。”

“好菜好啊,”梁山老王在对面大声地道:“孙子,虽然你是这一次出来才这般侍候祖父,但这招儿,你是受表弟指点。”

沈渭听听不对味儿,嘀咕道:“这话什么意思?你不夸小袁还有理了。”取筷子吃上一口,沈沐麟满面生辉等着,轻轻地道:“这是二妹做的。”

沈渭想我也会,也来个大声喝彩:“好啊好菜!”

萧战给他一个大白眼儿,抄起布菜的筷子,这一回把菜送到太子面前,满面笑容生生把黑脸儿也能映白:“哥哥,你请一口,”太子送到嘴里,萧战迫不及待:“好吃吧?这是最好的。比请来的师傅做的还好呢。加福做的,从来高过别人。”

执瑜执璞和禇大路送菜有眼色,虽然胖兄弟背后还要说大姐分宠,但早就不捣乱,送给太子的头一份儿是加寿的,盘子上没有标记,太子也能知道。

除去沈渭是自家儿子送到面前,送给别的人,也是头一盘加寿,第二盘香姐儿。为什么不把宝珠的送在前面,宝珠的菜大家吃过,并不用品题。这一回学,主要是小姑娘们学手艺。

加寿三姐妹里面,加寿加福是最没做过女孩子闺中功夫的人。但加寿给太子做过汤,萧战时常带着加福去蹭吃那种,算有心得的人。加福呢,五岁到梁山王府进学,梁山王府何曾让她进过厨房。

一口加寿的下去,一口是加福的,高下已出,加寿的更好些。太子想我说实话吗?战哥虎视眈眈在旁。说假话呢?犯不着压下加寿讨战哥一时的痛快。

就吃第三筷子是香姐儿,这一口更好,太子有了坏主意,笑顾萧战:“这是谁的,竟然最好。”

沈沐麟认认盘子,一蹦多高的出来:“是二妹的。”他的父亲皱眉斥责:“不成体统!”袁训不让他说:“天性不可拘,只要他们到学里,到众人面前,以后到朝堂上不错就行。你我当年,不也这野模样。”

沈渭心服口服:“也是。”不再管儿子,沈沐麟没有拘束,跟萧战吵了起来。

“分明加福的好!”萧战怒了。他的祖父为他后盾,悠然呷酒:“好呀好呀。”再拉一个帮腔的,亲家手里只有孙子不是,这老王叫那老王:“你外孙媳的好菜,你怎不夸上一声儿?”

“二妹的好!”沈沐麟寸步不让。他的父亲为他后盾,悠然呷酒:“好呀好呀,我媳妇的菜做的香。”

梁山老王恼火,直接伸个手臂,要不是离的远,这样子应该是打人:“你小子,当年在老夫帐下不敢放个屁,如今肆意,讨打么?”

别的人窃笑,一一把菜品完。

太子一句话就把争执引到沈沐麟和萧战中间,忍笑再把他们平息。把余下的盘子里品尝完,确实都比加福做的好。吃一口,夸一口:“这个好,”

“这个也得了滋味。”

萧战果然不在这里吵,跺跺脚,一头冲回厨房。门外廊下凉快地方,几张小几摆得停当。宝珠等就位,带着孩子们,请着师傅正在品尝。

母女们加上好孩子等,十个人出去做菜。品菜的人,要吃十口以上。元皓摇头晃脑,正吃一口菜,喝口清水漱过,有条不紊的吃第二口。

还没有吃完,表哥在面前蹲下来。送上一脸阿谀的笑:“好表弟,你说,加福姐姐做的最好。”

元皓胖脸儿对天:“我只会说加寿姐姐最好。”萧战灰溜溜:“问你也是白问,我就不应该来。”气呼呼的就要走,宝珠叫住他:“战哥儿,你也来吃吧。你别急,我们还要再做一回,直到大家全做的有模有样。”

喜欢的萧战把岳母一通奉承:“那是那是,加福从没做过,头一回这滋味儿已是难得。自然再做。再说换成讨嫌大姐和小古怪,是做过菜的人,也不过这般。”

念姐儿主持公道,打趣他道:“你怎么说句话哄了加福,就要把别人说上一回。”萧战恍然大悟:“忘记说你,你眼红了不是?”念姐儿赶紧闭上嘴,免得引火烧身。

半天里每个人做了五遍,师傅只做二遍,第三遍走动着指点。直到加福,和小些的苏似玉好孩子小红也做的很好,宝珠另给他一笔赏银打发离开。

见是饭时,来看袁训等人要用哪些酒菜,二老王乐呵呵:“酒足饭饱矣。”

宝珠算算也是,每个人做五遍,几十盘子的菜下去,不饱倒是怪事。随意做些汤水,大家喝了散去。沈氏夫妻看完全程,见儿子过的比想像中好,走的心满意足。

……

如是三天,每天花上半天功夫,学了三道扬州名菜。扬州名菜多了去,但姑娘们不是当厨子的前程。学上几道,以后长辈面前有所敬奉,夫妻可以自娱自乐。

另,名菜学得多,跟熟读唐诗一样,不会作诗也会诌。自己就能开发新菜品。不见得个个比得上名菜,但吃起来味道差不到哪里去。

姑娘们能在这里学上三道,已都觉得不错。已当人媳妇的龙书慧犹其开心。

第四天,花魁争头彩的消息传了出来,孩子们摩拳擦掌,准备大玩一番。

……。

午后的雷雨,打得地面干燥的尘土溅起落下,最后卷在雨流中泥刷干净。

石榴花殷红的花瓣似风中飘晃的旗帜,在青石板上飞舞旋转。

厅口上往外面探视的人,心也如这让打落的石榴花一样,没会儿停的时候。

魏行坐在人堆里,表面上装出热烈的讨论,内心却静静聆听,方便推敲这里官员的心思。

这个让席连讳起了疑心打发出京,有个密使招牌,又可以顶着出差名义跟本地官员相见的人,依然是个勤谨辛劳面容示人。

骨子里灵活透了,跟有些人明明不认识,也说的推心置腹。

一个山羊胡子的官员捉摸不定地道:“新官上任三把火,殿下到这里就看各衙门的卷宗。咱们准备他问话,偏偏不问。这是查出什么来了?”

魏行嗯嗯连声:“这是给咱们头上悬把刀,总会有落下来的时候。”

“是啊,”另一个发福的官员面色阴沉,目光闪了又闪,几让人找不到眸中的焦点:“扬州繁华,又接待外国通商,京里告咱们黑状的人不是十个八个,”

另一个精瘦的人来了火,悻悻的生着气:“他们在京里捞着钱还不足够,有分一只眼睛盯着咱们的,不如大把捞他自己的!”

魏行跟个知己似的劝:“您这话黑了自己也就罢了,不要把大家一起黑进去,”

“是啊,邱老三,你收了多少钱,报出来我们听听,殿下要问罪,只把你推出去。”有人戏谑。

邱老三意识到话不对,皮头皮脸的一笑:“我是没有捞着,所以对京里的人眼热,你这样说我?是你捞到钱不成?”

众人嘻嘻哈哈的笑了,还在互相取笑时,有个眼尖的见到大门上进来一个人,忙着:“府尊大人回来。”一多半儿的人走到房门外面,见进来的人官袍在身,正是本地知府汤有亮。

“汤大人来了,”招呼的人与其说是讨好,不如说是搜寻。汤大人只觉得面上明晃晃的,把个袖子一拂,笑了笑:“这哪里是人眼睛,分明是几十把出鞘的刀。”

众人忍俊不禁,有几个心腹的笑回:“不是我们出刀子,是大家全担心。”伸一伸舌头:“跟齐王殿下的人每天钦差似的进出各个衙门,要看什么,不给不行。要问什么,不答不行。这才是刀子呢。”

说话中,汤有亮从抄走游廊走过来,先招呼道:“大家进屋再说吧,在外面说这样的话,让殿下知道怎么想我们?”指点着说个笑话:“好说这不是一群官员,竟然是一群贼,个个带着心虚。”

先知先觉的人眼睛微亮,有一个大胆的请教:“往常大人见过殿下回来,总不是开心模样。今天却肯说笑,”他走前一步打一躬:“我等焦急的五内俱焚,汤大人有好信儿,还请教我们。”

其余的人让他提醒,也齐齐打下一躬。

连日里大家的担忧,汤大人全看在眼里。就轻叹一声:“好吧,我先用一句话说完,别的再细细的说。”

众人睁大眼睛,有点儿像嗷嗷待哺的雏鸟儿。

汤大人微笑:“各位,让你们猜中,殿下往各衙门里调卷宗看,不是挑刺,而是熟知各位办事的性情,就要大用各位了。”

雨水哗啦哗啦的下着,人人的兴奋也哗啦哗啦般的出来。有的人张一张嘴,显然是想问个究竟。也有的人听出这里有差使,急头涨脸上来。幸好有两个老成亲信提醒众人,对汤有亮道:“大人回半天的话想来劳累,这天热的,走几步都难过,何况是在殿下面前捏一把子心。请大人进去坐下,洗把子脸,喝点儿凉的,慢慢的再说不迟。”

汤有亮也说最好这样,实在是他热的受不了。五月的天气官袍一丝不苟在身,见齐王以前,他也跟这里的人一样忐忑不安。心拘成一小把怕出错,下再大的雨也硬是没觉出凉快。又都知道夏天的雷雨憋闷死个人,肌肤凉快心还是蒸腾。

他进去,有人送上新打井水湃过的手巾,又一碗绿豆汤。汤大人也不故意让人等着,匆匆喝完,徐徐的说起来。

“殿下今天喜欢,见到我就说历年差使办的不错。我跟各位一样,也以为殿下雷厉风行是整顿。听到这句,我忙说不敢,只求年年通商增加,银钱上不错就行。梁山王打的是国之威风,我们赚的也是国之威风不是?”

众人露出佩服之色:“大人此言有理。”

“殿下听过,说我回的好。随后他说花魁游船的事情,并不是只图玩乐。殿下命我把城里城外,各国通商,并兼派系之首要人物,”汤大人凝着神色,生怕错一个字,众人也不住点头,尖着耳朵竭力捕捉。

这是齐王的原话:“各国通商之首要人物,请来,与我一同观赏!观你等卷宗,各国通商,以国为分,也有争斗。各派系之首要人物,请来,与我一同观赏!”

有人轻呼一口长气,不是有意打断汤大人,是在此时有感而发:“殿下这就弄明白各国通商的人,他们自己也争?”

汤大人没有怪他插话,只对他看了看,叫出他的名字:“郑大人,殿下随后点出的人,头一个就是你。”

郑大人虽然已随众放下心,还是吓得身子一缩:“说什么?”

“殿下说,郑七,会说几国语言?我回了。殿下说,让他给我翻译。”

郑大人眉开眼笑,对着汤大人就拜倒:“多谢大人美言。”汤大人笑说:“与我无关。”眼角处见到亮了眼睛的人不止一个。

汤大人好笑:“不要打岔,我一一说完。殿下说张大人办事干练,在他手上的案件从没有积压过三天。几个大案不能怪他积压,也上报省里,不算他一个人的责任。”

张大人也跪下来,瞬间泪眼涟涟:“殿下是这样说我?殿下……”他泣不成声。

“姚大人,滴水不漏,事事精细。”另一个古板面容的人也跪了下来:“殿下火眼金睛。”他以办事过细的名声,汤大人是他直接上司,要有人,对他倒也赏识。但省里大员们嫌他事无巨细,细到十分,认为他不堪大用。

在齐王手里得到中肯的褒语,这位也眼泪花花。

汤大人接下来又报出好些评语,感恩不迭的人越来越多,魏行却眼睛越眯越细。

没有想到齐王殿下这样厉害!魏行在心头震惊。在京里的时候,只当齐王是个年青人,占住年青二字,凡事总有青涩。但初到扬州细密卷宗,震的官场无人不惊,以为殿下不大开杀戒也展开雷霆,先立个威也罢。

万万没有想到,他从各人公事中推敲出各人特长。这一手儿的震撼比雷霆大作还要惊人。雷霆大作,屈于权势,不见得人人心服。但看此时的这个地方,凡是提到名字的人,包括传话的汤有亮,都有臣服的神色露出来。

耳边,有人战战兢兢的话,问出魏行此时的心声:“原来殿下他他,他不是来…。”

汤大人怕下面的话不好,截住含笑:“是啊,殿下说扬州是通商的边城,是重镇要塞。他奉旨到这里,协助咱们大家伙儿办好差使。说有难事儿办不了,往京里去又路远,直接面呈。他若能办或调停,决不耽误。他若是不能,大家伙儿一起往京里呈。”

“殿下英明能干,是我等之福。”厅上的人没有跪的也伏下身子,魏行也一样跪下。汤大人最后是心宽舒畅的语气:“各位,殿下这算是体恤咱们,咱们可不要丢人才是。在殿下在这里的日子,大家伙儿自持自重,不要犯些拿不出手的错儿。扫了你我的脸面是小,让省里耻笑,可就难翻身了。”

……

“不是寻事情?倒是笼络人?”林允文迷惑。

魏行沉思着踱步:“我高看他一眼,说实在的,这一位以前没这么犀利。”轻叹:“只这一手,把扬州地面尽有的官员震得服服帖帖不说,还都对他感恩戴德。”

林允文忽然道:“这算抢名声吗?”

“算!”魏行回想刚才一片的“殿下英明能干”声音,眉头微解:“他出风头不奇怪,奇怪的是谁给他出的主意!又或者他一直隐忍,这心性可就厉害了,而且一旦发作,这第一把火得了名声,下一把火又将如何?现在不知道他游船见各国通商们说些什么。如果中了皇上心意,再派他去别的地方,再有一个能干名声出来,将和太子争风。”

“他敢吗?”林允文勾起旧恨:“太子拿下他尽有的姬妾,也没有见他说个不字。”

“那是你害的!”魏行眸中闪过寒光:“你带着那异邦人舍布,从袁家逃出来,从他府上逃走。”

林允文冷哼一声,魏行板起脸:“我可对你说了不下三五遍!你敢这样对我,我可不助你离开。”

“你不助我离开,我让拿,把你全部兜出来!”林允文面容更黑,晃动着戾气:“你现在的风光密使官儿是从哪里来的?先不说你任上的事情,那时候你不认得我。就从你认得王恩以后,你们俩个密谋升官路。王恩虽死,你没有臂膀,但你一个人也玩的不错。在外面当差的好,回京去席连讳一死…。”

“住口!”魏行眉头跳动,暴怒地喝止住,咬牙道:“这里是说这些话的地方!”

窗外,有几株竹子摇摇曳曳。再往外面看去,就是街上。这是魏行在扬州的临时下处。

林允文不再说,呼呼一个人喘会儿粗气,平息下来后,淡淡地道:“算了吧,我听你的,我离开内陆避避风头。”

魏行见他答应,对于这个掌握自己很多事情的人答应洗手,也心头一宽。

“我已经查到,伊掌柜和巴老板的身份,殿下也在查。他刚到这里不久,城外死了的人不少,这是大案。水陆都严紧。等放松些,我送你离开。天高任你飞,带着你的神算,去哪里没有饭吃。”

林允文打心里不认同这话,心想京里那假货一步一步跟的紧。新得到的消息,他下一步就要往扬州来,看样子要走遍全国,挤到自己没路走为止。说不好,齐王反是给他打前站和护驾的人。要不是自己早有筹划,只能步步后退。

齐王也不是个好东西!这样想着,斜眼见到魏行还在揣摩。真笨!暗骂他一句。林允文淡淡道:“你要是把我送去边城,还能帮你几分。”

“你不再添乱就行!我到这一步不容易。如你所说,席大人颇为器重我。接下来我不要你,不过尽份朋友情意保你周全。”魏行耸起眉头,仿佛在问,你还能帮我什么?

这与真教主名头尽失有关,而提到这事,或与这事情沾边,林允文就恶心恶胆全起来。一怒之下冲口而出:“齐王为什么胆子大?他梁家有文官,又有外戚陈留郡王不是吗?”

魏行动容,他想到却不敢说,或者不愿意和林允文商议。但让林允文说出来,他也不阻拦。

徐徐地剖析不可能的地方:“太子有太后。”

“陈留郡王自家有兵权!”

“据说和袁家很好。”

“那有屁用!自家女婿当皇帝不是更好。再说他风里血里扶持起女婿,女婿会怎么对他!这还用想吗?太子已明旨出了京,”林允文恨的牙出痒了。

难怪从沧州离开,他在官道上就难找到袁家一行行踪。原来,他们东拐西绕的,不是下江南,而是躲在泰山上。

依着他的恨,可以恨到明天也不完。但话说到一半,魏行定定看过来,林允文酸着脸吸溜一口凉气,继续道:“太子出京有光彩,齐王也出了京。随便弄个好名头儿。你看他在这里,前面装的跟酷吏似的,弄得人心惶惶。再就夸奖下来。这一片儿的人会不说他好吗?他这是弄齐王党。他敢弄齐王党,会少得了他老泰山在里面捣鬼?”

魏行低语:“有道理,太后身世一过明路,陈留郡王就跟梁山王分庭抗礼,是个抓住机会心思多变的人。如今他女儿要当齐王妃,他再变变心思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“等我去了边城,你看我能帮你几分吗?我教众满天下,军中也有。”林允文夸口。

魏行不易觉察的讽刺一笑,心想你教众满天下,却大多是萤火之光。京里假的一到,大多即刻以假当真。

但说军中有人,这却是可能。魏行表面点一点头,并不表露出有求于林允文,虽然打听到军中内幕,对他得力于席丞相面前大有益处。只欣然地道:“你肯去边城?还以为你又要烦我,在内陆到处的跑。”

“我走远些,去边城再不好,我就去异邦躲避一时。”林允文道:“完全听你的,让你安心,你看好不好?”

“那你有的麻烦,我能为你解决的,我就为你解决。不能,我助你避开。”魏行还是只字不提,但心里已转动开来。如能知道陈留郡王的心思,甚至掌握到证据……

林允文接下来告辞,走到门外,混于人中的教众们接住他,一丝得意而尽在掌握的冷笑,从林教主嘴角逸出。

喃喃声里,也带着恶毒:“逼我走!哼哼。看我手段,我给你弄个断根,大家过不好。”

……

游河是在晚上,但白天街上就有小摊贩们去占地方。允许入河的各青楼画舫也早早下水。引的游玩人无数,指指点点先把船评个高下。

孩子们上午还能完成功课已算收心,到下午舞拳弄棒的时候,已谈论起来。

“舅母,有银鱼吃吗?”元皓又走到厨房门外。

宝珠带着媳妇女儿准备晚上吃食,是街上买一半,自己备一半。闻言,从灶后露出笑脸儿来:“有。”

韩正经过来:“上午点心刚吃过银鱼蒸蛋,你又银鱼上了。舅母忙呢,你只捣乱。”

宝珠说不妨事:“晚上银鱼羹汤,正经你也多吃些,离开这里,可就没有新鲜银鱼吃。”韩正经欢欢喜喜回答好,让胖孩子瞧不起一回:“就会说我,你自己何曾少吃过?”

宝珠让胖孩子不要争执:“给祖父们下酒,咱们带的辣椒还有,辣辣的炒上一大盘子。再给你们不辣,只用葱姜一大盘子,晚上好喝果子露。”

胖孩子满意,和韩正经重新去练功夫。无意中,听到萧战对福表姐的私房话,因为这私房话声音不小。

萧战舞一回锤,停下来的时候,当众对加福道:“街上传了好几天,全城鼎沸。但我不看,我陪着你听曲子吧。”

胖孩子纳闷:“为什么不看呢?说有好些好看的人儿。”执瑜执璞一起笑,胖孩子走到执瑜面前:“大表哥对我说。”

“晚上是本城的风尘女子比头牌,元皓,她们不是咱们应该细看的人,咱们只听曲子。”

胖孩子小脸儿一沉,不高兴了:“大哥哥这事儿不好,为什么不是清白人家。”迈开小腿就到太子房中,加寿在这里和太子说话,胖孩子一头扎进来,气愤的告状:“加寿姐姐,咱们晚上只听曲子。据说晚上的人不好,不能看。”

太子和加寿笑起来:“正是咱们只听罢了。”

胖孩子还是不高兴:“今天是加寿姐姐生日,为什么用这个贺?”

加寿笑眯眯:“哥哥正和我说呢,说这个本不应该贺我生日,但咱们出来一趟多不容易啊。再说扬州因为这行,歌舞有名。元皓,开心些吧。大哥哥让选的人,全是上等的。就像花也有轻浮名声的,但可以一观。长个歌舞的见识。”

说的元皓重打喜欢,答应着:“长见识好。”一转身子又出了去。他时常的无事忙人,太子和加寿也不管他。元皓又来到祖父面前。

声色谁不喜欢?二老王说着晚上吃酒看美人儿,都笑容满。镇南老王甚至有个回忆:“这里曾有个美人儿叫玉娘子,”梁山老王取笑他:“你会过的?”

“三十年前,我还年青,也还没有成亲。”镇南老王有了怅然。梁山老王看见,更想问一出子风流韵事出来,元皓进来。到膝前大声道:“回祖父,晚上只吃银鱼吃果子露,不许看人。”

二老王笑了起来:“这又是怎么了?”想想晚上有烟花女子可以看,猜得歪掉:“是你那一心一意的坏蛋舅舅说的话?”梁山老王吹胡子瞪眼:“岂有此理,祖父我爱看就看,你去告诉他,他管不着!”

元皓二话没有,利落的出去。梁山老王倒愣住:“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听我反驳坏蛋的话?”外面脚步响时,元皓把萧战带进来。

二老王大笑声中,小胖手把萧战送到梁山老王面前,元皓沉着小脸儿,对表哥道:“祖父要看混帐女人。”萧战一把握住他胖面庞:“你呀你,出来见识有了,这些话也会了。全是从如意开始闹的,再到苏似玉,你就也学会了。尊贵的表弟人儿,这话不能学。”

元皓大力摇动胖脑袋,把萧战的手甩开,胖脸儿绷绷紧,坚持地再道:“我不说可以!但祖父要看呢。”

萧战抱起他在手臂上:“有我们主持大局呢。”把表弟故作阴沉的脸儿送到自家祖父面前,又把自己的黑脸送上来。

元皓胖脸儿嘟的,随时下雨似的。萧战更是面沉如水。二老王放声大笑:“出来是玩的,坏蛋拘着行程也就罢了,这鉴赏的事情上,又让你们拘着。”

“祖母一个人在家里多辛苦啊,祖父要多想想祖母。”萧战回道。元皓见事学事:“要多想想祖母。”勾得镇南老王笑容一滞,勉强的说了个好字。

萧战带着表弟出去,镇南老王的苦笑还没有下去。梁山老王了然的问道:“有古记儿听了?”

“只别笑我就是。”镇南老王黯然地道:“当年我很喜欢她,本来说要收到府里。没成亲呢,我说先安置在别院里。不想回京后,我父亲病重,为冲喜提前成亲。刚成亲,哪能为她让妻子难过。给她一笔钱,把她打发了。”

梁山老王道:“后来,你又后悔了?”

“是啊。我让人再找她,说从了良,嫁了人。不知道过得好不好?人还活着,也应是白发满头了。”镇南老王陷入沉思。

梁山老王和他是一样身份的人,很理解“哪能为她让妻子难过”这话,并不完全是夫妻情意,而是怕影响身份。见亲家如今是告老的身份,可以无忧无虑的缅怀旧事,怕他伤心进去。

故意道:“兴许,拿上你的钱办一家青楼,今天晚上也出来,你也老了,她也老了。你们一树梨花对一树梨花,我见到了,是个大笑话,可以痛快的多吃几大杯。”

说的镇南老王哈哈一笑,抚下自己发丝:“我还是海棠。”瞄一瞄亲家比自己多的白发,也打趣回去:“倒是你,听说在军中久旷,回到京里亲家母已老。今天晚上相中一个,偷偷的去了。相比之下,你才是一树梨花。让孩子们知道,从此是个大笑话。”

梁山老王没好气:“说话归说话,怎么拿我妻子说起来。”镇南老王也笑:“你不说我当冤大头,我就肯说你吗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没有好的章节名,就以后好找,最便宜。

关于出版书,离职两个出版编辑,仔貌似出版编辑杀手不成?原先说好的冲榜,到现在不知去了哪里。只要正版——能保证校的过关。哪里经济哪里买吧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