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八章,商人对齐王的请求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月色明亮中带着芬芳,把岸边游人发上的花香脂粉香一起带出来。这种香气,远比荷塘月色活泼的多,让身中其中的人,先是陶醉于月影和乐声,又陷入这声色中无言的绮丽。

图门掌柜是愤怒的,但他不能阻挡别人在今夜的遐想。长桥上又一个穿着时新式样衣裳的妓者袅袅走过,咿咿呀呀唱起来,扬州知府听得正入迷时,有一个人碰了他的肩头。

汤大人回身一看,见是本地的商人中为首的一个。让打断听曲子,汤大人露出不悦:“你们也要对殿下说些什么不成?安生些吧。殿下会见异邦人,你们才沾光能和殿下同船。你们也学外国人胡缠,是什么道理?”

商人笑道:“老父母这话就不对了。”

汤大人更皱眉头:“嗯?”说两句话的功夫,见长桥上唱过去一句没有细听,汤大人吹胡子瞪眼转为生气。

商人是想好了过来,并不是很担心。把声音又压下去几分,细细地解释着:“大人您想,殿下是咱们自己的殿下,难道不向着咱们。凭什么,他们外国人能求,我们就不能求恩典?当着老父母们在这里,我们都不敢上前去求?岂不是显得老父母们平时对我们照顾不够?扬州这繁华二字,可不是从农耕上来的。”

汤大人心里格登一下,想说的不错。商人又在他耳边小声道:“这会儿唱的人,是杏花院里的刘魁首。大人喜欢,我这就让人约了她,这里散了,咱们往她院子里听一夜就是。”

刘魁首,是汤大人在宴席上见到过。觉得她小腰身儿柔软,眼神儿也清亮。齐王说水上斗花魁,汤大人特意让个衙役去杏花院里喊了她。但当着人去会她,还没有过。心思当揭露,汤大人还不愿意就此承认,冷淡的回商人:“你别这样说,散了,谁还不歇着去?谁还有功夫吃酒玩闹。我听上几句,不过是跟着殿下在这里,我捧场而已。”

商人暗暗好笑,这些当大人的,嘴里说的,从来跟心里想的不一样。他见过这样的人太多,不用这会儿辩白或是劝汤大人从“吃花酒”的流派,驾轻就熟的回道:“是是,大人是最正经的人一个,是我们俗了,以为我们喜欢的,大人一定喜欢。不过也怨不得我们想错,”对齐王努努嘴儿:“殿下还愿意听呢,何况是大人?”

汤大人有了笑容:“正是如此,咱们要奉陪才是。”

“但怎么办呢?我打听殿下爱听,特意约了刘魁首。请大人帮我上呈殿下如何?”商人笑容满面。

汤大人只一瞬间,就把这事情转悠清楚。刘魁首是他刚刚认识,因为还没有会过,是心爱的人儿。如果会过,估计也早丢开手。汤大人迟迟早早都要去会她,如果殿下也肯会会她,汤大人想以后自己再拜倒红裙下,比会别的人艳福要高些不是?

他微微一笑,对商人道:“你有这样心思,你自己去问殿下就是。”商人大喜,对他作揖道过谢,退回到本地商人一堆里,大家酒也不吃了,窃窃私语说个不停。

他们说着话,并不耽误长桥上妓者一一展示。有的青春貌美,借这个机会能露个头脸儿。一出来,岸边上青年子弟们中,凡浪荡的大声叫好,有钱的,把银子往她衣裳上砸。

离得太远,有的扔到水里去。老成的人看见就要摇头叹气,骂上一声败家子儿,但不耽误他们听到绝妙处,也真心的叫一声好儿。也肯在心里记下这是哪一家的谁,起一个相会的心。

画舫上加寿等孩子们头一回见到这种热闹——以前可在哪里见过?跟的人谁有熊心豹子胆带小爷姑娘们长个见识?把他们乐得喜笑颜开。

出来以前约好只听曲子不看人儿的萧战、元皓、禇大路,还有小六和沈沐麟,都听得笑眯眯。

镇南老王越听下去,越想到当年他的一段旧情事。在曲子唱道:“贪行色,岂知离绪,万般方寸……”这是说游子离去以前,他眼前仿佛又出现那含泪愁眸,听不下去了,也不愿意再陷入到难受中,左挪右动着身子,想找个乐子,却在席面上一看,不由得哑然。

从太子开始,那平时道貌岸然的张大学士也好,还是一心一意是个名头儿的侯爷也好,全聚精会神。梁山老王更是放下酒杯,轻轻击掌打着拍子。不管怎么看,是没有人这会儿肯同他说笑。

镇南老王就把袁训一扯,袁训回一回头,小声埋:“正听到好的地方…。”老王黑个脸儿对着他,袁训醒过神,轻笑道:“叫我做什么?”

耳朵根下传来话:“我把你个该打的打一顿才好!你带着孩子们听声色吗?”

袁训明白三分的神情,嘻嘻一笑:“世家公子,会听个曲儿也是能耐。难道长大了,乐也不会,曲也不懂,让人说是榆木疙瘩吗?”

在没有叫好的时候,乐声让这一处更寂静。他们俩个的话就传到别人耳朵里。

梁山老王出门前和镇南老王有过对话,心中是明镜一块。端起酒杯喝一口,呵呵道:“这是有心事的坐不住,没心事的听不懂。”镇南老王听到讽刺他,把个脸板起来。

袁训笑道:“多谢提醒,这是又有我们不懂的古记。我们也就不问了。既然坐不住,让寿姐儿来敬酒吧。刚才她要敬,只说听曲子听曲子的,让她先坐着不是。”

加寿听到,起身来正好笑道:“爹爹,这首位我也不敢坐到席终,我敬过酒,恰好去和弟妹们坐了。”往孩子们桌上看过,他们是小桌子,两个大人,沈渭夫妻鹤立鸡群。

“也腾出座位来,请沈叔父婶婶坐到这里来。”

沈渭给孩子们布着菜,闻言笑道:“我可不是坐不下才过来的。”沈沐麟双手捧着碟子等着装菜,跟上话:“父亲母亲是想跟我坐一起。”沈夫人打趣他:“跟你一起这些年,难道我们不烦吗?我们只想跟佳禄坐着。”

沈沐麟并不生气,从父亲手里讨过菜,又让母亲给挟:“既这样说,快挟好的来,这是二妹的碟子。”

沈夫人笑盈盈挟了,跟着大家一起看加寿敬酒。

先是太子,加寿捧着钟儿,嫣然道:“多谢为我操劳,今天这一玩好极了。”

太子接在手上一饮而尽,还给加寿的时候打趣她:“本来应该敬你酒,岳父说大家为你操劳,对了这个份子,应该你敬,也罢,你还小人儿家,再敬一年,我收起恭敬真不错。等明年你不肯敬,只等别人敬你了,我收起的恭敬拿出来数数,也就过得去。”

加寿把手中的残酒杯子交给丫头,双手揉住面庞,给太子一个大鬼脸儿。太子笑了出来。

又取新的杯子,加寿来敬张大学士,笑道:“挨着坐的,我一路敬下来吧。”

张大学士不敢坐着,起身来吃了,说了几句道贺的话。

再换过酒杯,加寿敬二老王,又敬赵先生。往孩子们桌上拐个弯儿,再到父亲面前,小笑脸儿乐的颠颠儿,恰好长桥上唱道:“留春不住,费尽莺儿语……”

唱的人嗓音宛转,三分莺啼,三分燕啭,又有三四分的玉鸣之声。加寿歪着脑袋先听的欣喜,就势对父亲撒娇:“留春不住也罢,留夏不住也罢,跟着爹爹母亲,不怕它留春不住,总有好春花的地方。不怕留夏不住,总有好荷花的地方。”

恭恭敬敬的,把个酒杯送上去。丫头跟出来的是二丫,又送上一个酒杯,加寿送到母亲手上。

过了今天,长女又将年长一岁,离她大婚登上太子妃宝座近上一天。女儿十三周岁,十三年里,袁训夫妻为她担心宫闱的心消磨得差不多,再说不消磨去,这事情不能再改,多担心也没有用处。平时想的,早就只是加寿以后怎么当太子妃,怎么当个好皇后。此行离京以后,想的就主要是加寿怎么玩的好。

见女儿善颂善祷的说过,袁训打量她出落的明眸皓齿的面庞,想看越生得意,就越不能拂了女儿。哪怕她只是随口一说。

侧身对身边坐的妻子道:“寿姐儿要赏荷花呢。”

宝珠对他笑得敬佩:“她更佩服你呢,知道你能找到好地方。”

刚吃过未来皇后敬酒的韩二老爷,在去年的冬天就不愿意当闲人的意思,主动要求打前站。把个手一举,又毛遂自荐上了:“明儿我就走,这十里八乡的,还能没有个好地方让大小爷玩一玩吗?”

加寿刚抿唇一笑,太子刚对她温柔的点头,孩子们先乱了。

一阵的桌子椅子响,两边船上的人纷纷侧目:“嘘,听的好呢,别吵。”孩子们才听不到,跑到大人这一桌来。

沈沐麟是最后一个到的,加寿也疼爱他。把个身子让让,把父亲面前的位置让出来。沈沐麟眼睛发亮的对岳父道:“二妹说看海是吗?”

沈夫人湿了眼角,又一刹那间,泪珠滚滚而落。沈渭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,也是噙上泪水。脑海中出现过往的断断续续,并不是儿子定亲后和香姐儿生分的场面,而是他和袁训认识后的点点滴滴。

袁训还没有回话,孩子们一起乐了:“还要看海啊?”好孩子卖弄上来:“我看过我看过。”韩正经最正经的孩子,也忍不住鄙夷她:“你看的是水!你找来的时候,那是一汪子水。”

好孩子嘟囔:“我看着就不小了。”

元皓接着笑话,流利地说了一个新学的成语:“坐井观天,就是你呀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称心如意小六苏似玉一起笑,好孩子气呼呼坐了回去,自己一个人嘀咕:“你才坐井观天,就是你就是你。”

岸上的叫好声哄地起来,原来这一个唱完了,走回去,又要换下一个来。这个时候,卖小吃的开始吆喝,小船上卖吃的开始划动,四下里乱成一团。

而大船上,本地的商人也商议结束。公推刚才那为首的出来,去对齐王敬酒。

齐王饮过,商人跪着又叩一个头。皇子殿下他是头一回见,但四面的笑声闹声让他胆子大了不少。他回道:“请殿下恩准我等行走在边城的时候,能得到梁山王的庇护。”

齐王看似漫不经心:“怎么?以前梁山王不庇护本国的百姓?”

“回殿下,梁山王是咱们国中的统帅,自当的庇护百姓。但……。”商人嚅嗫:“请殿下恕我无罪,我才敢说。”

“恕你无罪,你说。”齐王眉目间凝住一层霜般,眼神激得月光也似定住。

大船上的人都安静下来,等着这商人能说出些什么。

“殿下,我等做生意的,看着利息大,风险也高。特别是常走北方之路的人,遇到风沙尘暴还是小事,发现的早,还能活命。遇上烧杀抢掠的,财也没了,命也没了。出边城,往北……”

商人在地上比划:“这几处地方,离得远,梁山王不去,是有名的鬼见愁地带。地势不难走,实在是三不管,强盗也多,不是只有异邦人烧杀,汉人中犯大案的逃到那里,也自成一帮。杀汉人,也杀异邦人。”

十几个异邦商人一起咬牙切齿。

本地商人又叩一个头:“我等斗胆,请殿下如能恩准,我等行走那片地带时,梁山王肯出动军队剿匪,我等能多生利息,也能多多带回他国的货物,他国的书籍。”

最后一句“他国的书籍”,让齐王动容。

士农工商,历代数个朝代都没有改变,为什么?因为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。读书明理,读书治国,读书足以传万代。

他国的书籍,把齐王打动。让他没有直接驳回商人这段不靠谱的话,当然殿下不是一般的人儿,这算是面对百姓,就算心里不赞同,也不会当着人迅速反驳。

这话打对的,是齐王虚心接受了他的话,没有一开始就存在心里,认为商人胆大包天,胆敢提议让梁山王出兵保他发财。

自然的,此时答应也不可能。动兵马的事情,就是回去和太子说过,兄弟们都答应,也得皇帝答应。

而身为现管的梁山王,他也得答应才行。不然梁山王阳奉阴违,他是现管不管,远在京城的皇帝也只能受到搪塞。

齐王沉吟片刻,露出笑容,先说的是:“赏酒。”商人忐忑不安的喝了。齐王对着他笑容更多,缓缓地道:“这提议很好,”他脑海里又闪过元皓说的,大家都有钱,皇舅舅才能有钱的话,令殿下笑容更多,更显和颜悦色的他,让商人和别的人松口气。

都有殿下不怪就好的心思,齐王笑道:“但这事情不小,你且等着,等我呈往京中,兴许三个月半年的说不好,就是我走了,也必然给你一个回话。”

眼前这位是皇子贵人,却拿出这平易近人的态度,虚心诚恳的语气。商人激动的热泪盈眶,跟他同来的人也一起含泪。头一个有人跪下来,别的人一起跪下来:“皇上万岁万万岁,殿下千岁千千岁。”

官员们也跪了下来,两边的船只上人不明就里,也有人溜须拍马上功夫,跟着跪下来。

画舫中袁训等人听到喊皇上,以太子为首也跪了下来。不过太子可不跪齐王,他往京城的方向跪下,袁训等人随在他身后。

岸上的游人和长桥刚登上去还没有开始唱的妓者,也随众跪下。呼呼啦啦的声势如投天激起万重天,赞扬声又如火上浇油鲜花着锦,热辣辣的齐王胸起万丈豪情高。

但他的心里,这会儿想的只是袁训一行,孩子们你不服我,我不服你的吵闹。

追根溯源,此时能谦虚过人,不过是与忠毅侯同行过。得到许多的开导,亦有很多的感悟。

深知道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皇子又如何?办得好差,才当得起贵人这个称号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瓶颈过去,留话纪念。以为后来追溯。

每当五千时,就得到休息。休息以后,有力再战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