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八十章,老公事的会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镇南老王纵然觉得心怀坦荡,但总是会见旧情人让孙子们撞上。他错愕的舌头打了结:“你你,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对于林正要省悟,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冲过来,握住他的手,气冲冲把他往车旁带。不用问,元皓表现的最愤怒。

老王的一句话还没有恢复自然到说完全,人已经上了车。于林摆动马鞭,打马就走。马车在一天最热烈的日光尾巴里扬尘而去,带足酷暑的活泼劲头。

车走到看不见的时候,老妇人才迈动到孙女儿旁边,不清楚的眼神捕捉到一个影子的她激动的道:“是小王爷吧?是他来找我。我就知道…。”

村姑扶着她进去:“阿婆,您又说古记儿了。没有的事情。咱们是乡下人,哪里有什么小王爷来找你。”把老妇人扶到廊下凉快的地方,有把竹椅子坐好。老妇人颤抖着手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。又是半天打开来,里面是个碎银子。

“就剩下这一点儿了,还好没有用掉。这是当家的安家银子。他打发人来说,好生嫁人吧,这钱给你安家,再别抛头露面的。幸好我守得住,还有这一点儿是个念想。”

她絮絮叨叨,村姑是从小听到耳朵生茧,有一句没有一句的回着话,见天已半下午,淘捡着米,准备做晚饭。

晚饭前的半个时辰,齐王出了衙门。换上便衣,和念姐儿坐上车,揉着额角希冀地道:“晚上不知有什么吃,跟这些商人又缠一天,我饿了。”念姐儿掩面笑他:“一天下来,点心汤水没有少吃,为什么还要抱怨?”

“我以为我过去用晚饭,会有人犒劳我。”齐王胸有成竹。

念姐儿微微红脸,小声道:“去用,碗筷要多洗几副,哪有人犒劳你。”

齐王继续信心满满:“昨天听了近一夜曲子,花魁是出来了,酒也就出来。这里的官员也混帐,看不出来本王是柳下惠一流吗?居然从今天晚上开始,晚晚为我定下花魁。我得惩治他们,我微服一走。一是闪了他们的酒,二是不用见花魁,三呢,吓他们一吓,以为我私访,看他们收不收心在衙门里,还敢请我吃花酒。”

挺一挺胸膛,咧嘴邀功:“就没有人感谢我吗?我没有去吃花酒呢。”

车里狭小的空间,念姐儿没地方躲。而且不管她表面上装的再大度,再贤惠,甚至可能大婚后为表心迹,公开给齐王纳妾。但,骨子里知道这是殷勤,拂了去不礼貌不说,她也不愿意。

夏天本就热,随着羞涩和满意,汗水就更蒸腾。女儿香味和脂粉香气随着汗越来越炽烈,在车里交织成浓暖香氛,便宜齐王闻了一个饱。

齐王也就没有追究念姐儿不回答,反正她会喜欢不是吗?再装相,她是那“舅舅”的外甥女儿,说不羡慕“那舅母”一定是假的。

他就嘻嘻着,自己个儿很得意上来,一直得意到袁训下处门前下车。

“咦,这不是老太爷?”钟南的声音从车外过来,随后更加热烈:“战哥你们去哪里逛?老公事也去了?老公事你好,有一天没见,你又出落了。”

还没有从局促不安中走出来的念姐儿,和车外的龙书慧露出笑容。钟南自从让老公事开过会,见到老公事从来巴结、讨好和阿谀模样一起出来,分分寸寸露出不敢轻视,让念姐儿和龙书慧背后取笑过好几回。

这会儿的低声下气,不过是他最近巴结里的九牛一毛罢了。

遇见老公事都是喜欢的,闻言,也就要下车,齐王和念姐儿探出身子,龙书慧在马上欠身,笑道:“老公事,你们买了什么好点心,这扬州就是点心式样多,快拿些来我们吃吃如何?”

随后,眸光打在老公事面上,见到雪白胖面皮皱巴中透着不耐烦。加上钟南,四个人愣住,都生出疑惑来。

这又是四个朝气正派的年青人,齐王肯带念姐儿出京,心意不说自明。钟南夫妻又情投意合。镇南老王紫涨面庞,生怕孙子小,说出几句实话,自己让年青人笑话,忙胡乱代孙子回答:“没买点心,我们出城逛了逛。你们到了,进来吧,称心如意肯定有好点心吃。”

元皓张张嘴,是要说什么来着。但萧战看出外祖父尴尬,再说犯不着当钟南的面说,按住表弟肩膀,给他一个眼色:“进去再说。”

这四个字,把元皓哄进门里。但也只限在门槛内。齐王等随后进来,就听见两只脚刚进门的胖孩子响亮而恼怒地道:“开会!开会了!”

萧战愕然,但见到廊下的小六苏似玉,厨房里的称心如意,房里的好孩子香姐儿加寿,院子里的执瑜执璞和加福,还有从后院里奔出来的小红禇大路都听到。已经拦不下来,萧战忽然很想笑,掩住嘴对外祖父投去爱莫能助的一眸,笑嘻嘻的不再管表弟。

镇南老王无奈:“开什么会,有什么可开的,”孩子们七嘴八舌把他的话淹没。小红知道能开会,就是这一行里有身份的人,是胖孩子眼里有。伶俐地道:“在哪里开?我帮忙安排椅子。”

好孩子在房里回应:“都进来。”

小六在廊下道:“这里凉快。”地方这就定下来。太子也走出来,凑热闹不是?以为好玩。齐王是吃晚饭再和太子说话的,但说话不急在这一时,也笑道:“我们也听听。”钟南更是点头哈腰打哈哈:“哈哈,我们最近不错?不会是背着我们说不好。只能是说昨天的曲子好?”四个人也走过去。

张大学士是为取乐来的,梁山老王心知肚明,故意过来。赵夫子倒是不想过来,在房中默默温习明天给孩子说的功课。门外面露出胖脑袋,元皓走进来,对他气愤而小声地说着话。

“哈哈……”赵夫子爆笑一大通,镇南老王面上涨的更厉害。是于林赶车,应该猜出与梁山老王有关,过去对他道:“旁边说话。”梁山老王一步不动:“就这里说,不然,开过会再说。”老脸上坏笑:“你没有听到,开会开会呢。”

伸出手臂把镇南老王握住,看样子也不让他离开。

又吆喝人:“出来了,老公事们开会了。”袁训关安孔青等就也过来。钟南陪个笑脸儿,跟老王争上一争:“这话本来我要殷勤,您抢了去,我少献一个。”

梁山老王笑道:“那从现在开始都归你喊,你把人全叫来,一个不剩的才好。”

镇南老王窘迫地大急:“别胡闹!”钟南只对他狐疑地看一看,但镇南老王说不出阻拦的理由,觉得还是另一位老王的坏笑更应该附合,钟南装模作样清嗓子,一面咳一面道:“巴结老公事的事情,我得算上。”

孩子们就拿他说笑起来,纷纷道:“你也老公事了不是?”说话中,镇南老王更急更想对策,免得当着这些人孙子胡说一通,面上怎么下得来?就见到胖孙子负着小手,绷着小脸儿,比寻常严肃十倍的走出来。

小派头儿十足的不是。

而在他后面的赵先生,平时是个端庄的人,至少不嬉皮。今天却和元皓相反,笑得全身抖动,勉强才站得住走到这里来。

镇南老王苦笑:“孙子,你太胡闹了。有话,咱们爷儿们房里去说。”元皓小脸儿板邦邦,一本正经地道:“我不说,请赵先生说。”一众目光投入赵先生,赵先生笑得手扶住墙,先是一句夹着笑声的:“在天愿做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”

“好!”梁山老王喝彩,大笑道:“这话好。”镇南老王又恼又怒的白眼他:“全是你害的,你让于林带上他们跟着我的不是?”袁训等人瞧出不对,袁训一向也是有乐子得问就问个明白,追问道:“怎么了?”镇南老王对他狠狠地道:“少管!”

“任凭弱水三千,我只取一瓢饮。”赵先生又带笑念出来。元皓从没有听过,瞅瞅他。赵先生解释:“就是一心一意的意思。”元皓面容缓和大为满意:“这话好,接着呢?”

赵先生又笑:“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。”元皓捧场:“嗯嗯。”浅显的不用解释,他听得懂。

“够了!”镇南老王火冒三丈:“夫子,你不要学着小孩子胡闹!”把孩子们先吓一跳,小六寻思:“这些话挺好呀。”梁山老王再次大笑:“哈哈,扎着他的心病,所以要恼。”赵先生也没有害怕的意思,也是忍不住的大笑:“老爷子不要跟我生气,这是小爷安排我,让说情意忠贞的话。诗也行,句也行。我听的时候并不明白。但您一发脾气,我就懂了。本地有个行当有名,是您去看了不应该的歌舞,会了不应该的人吧?”

他摊开双手,带干净无辜还是笑:“不能怪我,我也刚猜出来。本来还以为小爷们胡闹,我说玩一回也罢。”

张大学士也笑了,袁训也笑了,孩子们左看右听的,却失去笑容。小脑袋们凑到一起,嘀咕的话不是有意,不时抛出来。

“会了混帐女人?”

“我看不会,”小六还想打个保票:“祖父是个好人。”

“那为什么胖孩子很生气?如果真的相与不好的人,是要开会。”

大家一起忍住笑,镇南老王脸上再下不来,对着梁山老王一拂袖子,气哼哼转身进屋。但外面并没有完,在屋里并不能避免的听到。

孩子们嗓音高起来的时候,是一一的约定。如苏似玉问小六,稚气十足又带着认真:“你看吗?”

小六道:“这辈子我也不看那样的人。”

韩正经呢,他的祖父们在这里。又有胖孩子和祖父生气。韩正经总是向着胖孩子,当着大家的面问祖父:“你们看吗?”

二位祖父也是扎中心病,在路上早就忏悔过好些回的内疚心上来,对着孙子不无讨好:“再也不看了,要是再看,你也开个会。”

梁山老王是个捣乱的,哈哈保证:“我不看。”张大学士是看笑话的,没防备跟上一句:“我也是。”他身边是太子,太子乐不可支:“我也一样。”齐王哪能落后:“还有我。”

钟南是拱手抱拳:“我我我,老公事的事情,哪能少了我?以后回京去,也请多多的提携。”张大学士心头微动,因为太子刚才顺着做保证而起的微微警惕,像水中的涟猗慢慢散开。

早看出来通过最近的行程,太子兴许能有齐王做臂膀。但太子却不能明目张胆的笼络齐王。会让皇帝疑心对太子助力多多,还要结交别人心怀鬼胎,还真的拿不出来笼络齐王。

毕竟,还只是年青太子。给差使上的事情还是由皇帝当家。齐王轻易的怎么能服太子?就是服,也要表示不服。因为避开猜忌不是?

但俩兄弟中有个微妙的联系,比如拿一心一意当个幌子……以张大学士来看,也只能是个幌子。因为太子殿下房中没有人,这事情说出去谁敢信?

有人会说隋文帝膝下没有异生之子,但他是开国皇帝,礼法对他的约束等于没有。

一路行来,为加寿的事情大学士在京里办错碰不少钉子。他退步另有主张。他不信京中认定太子应该纳妾的人只有他自己。不如,稳坐高坐,等别人来闹也罢。没有主要缘由,可再也得罪不起忠毅侯。

既然路上不可能勾着太子乱会人,也怕他得病是真的。不如拿一心一意和齐王往来,兄弟们有共同的话可以说,心也就慢慢走到一起。

在钟南点出“回京后,咱们也是一伙子老公事”的话,张大学士微微笑了。

镇南老王还是懊恼,哪里想得到外面大学士动了许多心思。听听外面散了,也见到二殿下衣角一起走开。见到梁山老王乐呵呵进来。老王暴跳起身,揪住亲家衣襟:“看我打你!你怎么开这个玩笑!”

梁山老王斜眼:“什么是开玩笑!我让孩子们救你才是。”

“太胡闹!你居然还有脸说嘴。”镇南老王气不过,这一出子人丢的?把个拳头在亲家面前晃来晃去。

这亲家也不是好惹的,当年三军统帅才不怕一个拳头。梁山老王不慌不忙:“你听我说,看我有没有道理!”

“说!”镇南老王不能真的打亲家。当年他为了妻子抛弃外面的人,固然给了安家银子,但也说明尊贵和身份在他心里占上风。今天也是,他已见到玉娘子,知道她有和美的家,可以放下心,不会为她和亲家生分。就恶狠狠变脸色,权当一回的出气。

梁山老王看穿这是个纸老虎,哪怕他眼角全气的歪斜呢?老王越发的慢条斯理,说的理直气壮。

“几十年的人,要么她不在了。给你看一座孤坟,你该多冷清。我让孩子们去,你伤心难过的时候,他们可以劝一劝。”

“要么她在,见到你找她,要是见钱眼开的,缠住你不放,你该多麻烦。我让孩子们去,可以解救你,你说对不对?”

“要么她在,她与你夕阳里话别,情深意切的,你难道不伤心吗?万一你舍不得回来,把我们全抛下,害的我以后喝酒少一个知己,同行的人少一个健谈的人,回京去见你的家人没法子交待,又坏你的名声。这多不好?我让孩子们去,及时把你劝回来。我这么有功劳,你不说晚上敬我几杯酒,反而对我提拳头?”梁山老王也把个眼睛怒起来。

镇南老王把他衣裳一松,得了解释也只能这样,悻悻然的道:“鬼东西!几十年难道没少招骂名!”

门外,走过元皓的胖身影。二位老王赶紧坐下,都扮一个和气轻松,见到元皓不是往这屋里来,是径直过去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放心吧,亲爱的们。虽然长文,但后面也不会温吞水的更,雷厉风行一气呵成直到结尾——累了也就休息。这就开始了。么么哒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