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八十二章,正宗袁二到扬州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梁山老王一看,面前情势实在凶险。

四散奔逃的人后面现出一条街,不太长,一眼能看得清楚。两边墙头上面站着几个蒙面人,手中弯刀弯月般放光。他们没有参与战团,是街上又是十几个黑衣蒙面人,凶猛眸光里透出异邦人神采,围住齐王打的更凶。

便衣的齐王怒得满面涨红,扶着念姐儿的他,让刀光夺得挤在小小天地里动弹不得。

他身前是钟南和两个随从,一字并排站开,刀光舞的银闪夺魂,因为巷子不太宽的缘故还能守住。在殿下的身后,是余下四个随从,守的也是苦苦。

在梁山老王看来,齐王只还有三步远的地方,也看出来弯刀强势,即将侵进随从圈中。而这,还只是一个战团。

另一端街口的位置上,是齐王过了明路的大批随从中,没让打发去官道等待的五、六个。他们死死的守着街口,把龙书慧围在中间,面对的是咆哮谩骂的疯狂百姓。

这一堆人,个个是汉人,红了眼睛似的吼着:“还我教主,还我真教主!……”黑压压的蝗虫似的看不到头。

扬州,是个繁华热闹的地方不是?在这里也体现出来。

梁山老王皱眉就要出声,“噗哧”,刀光卷进一个随从的胸膛,带出一大片血光。在漫天飞舞的日光下面,带出血色弥散。

随从软软的倒下来,圆瞪的眼睛里带着不甘心,不能阻止刀光从他头上过去直奔齐王。又是一口血喷出来,他落到地上。

“殿下!”念姐儿惊呼的却是齐王,来不及扶倒地的人,见刀光匹练似的进来,而别的人无力搭救,念姐儿一提力气,狠狠对着即将到齐王胸前的刀光扑了上去。

这架势,跟老公事戏水的时候颇为相似。但这会儿跳的不是水,面前也不是一片祥和。

齐王大惊失色,拦腰把念姐儿抱到怀里,右手泓光闪烁,随身短剑也是一把宝物,紧急出鞘下尽力气一格,“当当”两声,坚韧不摧的弯刀断了刀头,但还是晚了一步,只见雪肌在衣袖中露出,一段长长的皮肉划开,鲜血翻涌,念姐儿受了伤。

钟南下死力气把面前两个黑衣人逼退,和另外一个随从补上少一个人的空白。战的发髻早就散了的他,在听到齐王大叫凝念,面上现出悲愤,想到书慧不知去了哪里,他连叫的功夫也没有,戾色浮上来,唰唰几刀又狠又准,全是拼命的招式。

龙书慧就在他身后不远处,但钟南能守住面前就不错,眨个眼睛都怕出错,更不敢回头去看。

他们从另一条街上让逼到短街里,一头是追杀,一头是疯狂而起的大天教众。马车丢在别的街道里,人也四散开来互相难寻。

眼前只有刀光,心底也就只有杀杀杀!甚至梁山老王四人以奔马之势到了这里,马蹄打的青石板的的响,钟南也分不出心思去看。

咬紧牙关只有一个心思,拼上一口气,也不能让这些人再进一步,不能倒下,不然还怎么去寻书慧?

哪怕眼前雪山倒塌似银光闪动,钟南也狠吸一口气,大喝一声:“开!”又一次把弯刀格开。

对着身上又添的一道伤痕,余光飞快瞄了瞄,舔舔嘴唇,钟南紧守信念。我不倒!

这是生死关头,另一个随从也是一样的心思,两个人地方又大些,刀剑舞得开,倒下一个人,却战得更加英勇。

梁山老王叫过萧战:“孙子,你看看后面,再看看这里的人,只有你和我四个人怎么救他们的好?”

萧战取下弓箭在手,对祖父横一眼,又一记眼风扭身横到另外一条街上,扬了扬下巴。

梁山老王会意,但是道:“祖父引他们,你去布置!”萧战一个字不回,只把手中弓箭一亮,随即一把子四枝箭在手中,闪电般对着围住钟南的黑衣人射去,大喝声响如霹雳:“呔!吃小爷一箭!”

先生们也一通的暗器对着墙头上站的人打去。

为给加福寻暗器教暗器,先生们中最不精通暗器的人,也成了暗器先生。

“唰唰唰…。”

“嗖嗖嗖…。”

机簧声响:“格格格…。”铺天盖地的暗器乌云遮日过去,墙头上站的黑衣人运道不高,站的明晃晃大靶子想打不中都难。痛叫声也有,还有不叫直接毙命的。

刀光虽然狠,近距离又没有想到援兵到来,舞的再疾也不是暗器对手。谁会当四个跑马的是援兵呢?他们一直防备城中的守军。但知道清虚观也在作乱,这就失于大意。

“扑通扑通……”死的人固然下饺子的栽到地上,没死的人也让逼退下地。墙头有两面可以跳,有一半跳到另一面墙根底下不说,暗器厉害想来暂时不敢出头。

萧战这个时候住了弓箭,他一发四枝是他的极限,准头儿就说不上,而且再发就担心黑衣人一闪,要伤到钟南和殿下。

黑脸儿上只是大怒,又是一声雷霆大喝:“呔,混帐杂毛东西!认得小爷我吗?”

他的箭法再不好,这算偷袭,黑衣人倒下两个,没有死只受伤,喝声中怒目回身。

“战哥到了!”钟南喜极而泣,两行眼泪从面颊上流过,随即长呼:“书慧,你在吗!”

他的嗓音中带足恐惧,生怕妻子就此没有回声。

好在就在附近,龙书慧回道:“我没事,念姐儿受伤了吗?你要护住殿下才好!”

刀光潮水般掠起,钟南信心大增:“你护好自己,援兵到了!”

“那太好了!”虽然有人护住她,但刀光总在眉睫晃动,龙书慧也是个不能分心前后左右看的人,听到丈夫的话心生欢喜,大声鼓励身边的人:“听到没有,援兵到了!”

更有一声震破长空的嘶吼作证:“我战哥在这里,谁敢作乱!”

“好!”龙书慧大喜。

“好!”钟南大笑,一晃手中钢刀:“成啊,战哥,你一向牛的我不服你,如果看你这拽模样,我服了!”

齐王也心头一宽,取出帕子不能让念姐儿止血的他,开始撕衣裳。又狂怒:“罢了罢了!这是我的不是!这里却有许多贼没查出来!”

“殿下交给我战哥吧!”萧战狂拽霸道的晃晃弓箭,对余下黑衣人挑起眉头:“敢来吗?来追我!”

手指连动,弓弦声又起,夹着钟南的暴怒声:“你小心射到我!”黑衣人纷纷闪避,却见到闪光的是黑脸孩子手上一个扳指,他就没有抽箭,不由都怒了!

动身要追,还在茶楼上稳坐的图门掌柜冷笑:“杀王子要紧!”异邦话刚一出来,乌光一闪,血腥般的危险迫在眉睫。

图门掌柜本能一闪,手中弯刀刚出来,就见到刚才坐的地方后面“叮叮”两声,一声比一声快,两枝长箭几乎相同扎在同一个地方。恰好,是从他刚才坐姿的额头穿过去。

冷汗暴雨似出来,图门掌柜心头一寒。以他的年纪和见识,脑海中闪过一个姓氏,吃惊不能控制的粗声:“大同龙家!”

“再吃小爷一箭!”萧战辨声这里还有人,而且像是为首的,一箭过后,又是一箭过来。

他一手扣四枝箭,只能吓唬人。一手扣两枝,却早就熟练的似家传西瓜锤,准头儿得心应手。这一弓又是双矢齐至,又是拉满弓弦,不见血不罢休那种。

“铮铮!”

图门掌柜被迫又跳出一步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击杀齐王的黑衣人全数让激怒。再加上他们事先商议的,怕城中守兵瞬间就至,一击全力,不中,就得收手。

虽然有大天教众帮着,但耳边马蹄声似乎过来,有人大喝:“散开,一道街守住!二道街守住……”黑衣人无心再战,扶起伤者,点过萧战只有三个人,互相一点头,弯刀杀气腾腾,对着萧战扑了上来。

夹击在齐王背后的几个黑衣人可就走不了,让随从们拖住不放。

两个先生护着萧战拨马就走,逃跑之姿潇洒利落不说,还附着大骂:“钟南你个大笨蛋,你敢追来抢功,回头我打不好你!”

钟南怒道:“我护殿下呢,哪有功夫抢功!老公事你又欺负我了!”

“钟南你个大混蛋,独你别过来!”骂声很快到另一条街上。

这里压力一松,钟南返身找到妻子,见中间留住的黑衣人走不了,怒从心头起,身上的伤痕一起痛上来,左右恶向胆边生,对另一个随从道:“殿下交给你。”从齐王身边走过,再次加入战团。

这里挡住的随从学着萧战大怒:“钟南你个大混蛋,你抢功来的!”钟南红着眼睛:“你看看吧,那边还有一堆疯子在!速战速决,抢什么功!”

舞刀呼呼,每一刀带足怒意,每一刀加足怒声:“小爷我是大同龙家的女婿!我却不会!战哥威风去了!好了不起吗!”

隔壁街道上,萧战听不到,他正忙着挣功劳。

十几个黑衣人个个功夫顶尖,本想以长空凌击之势把齐王杀在这里。墙头站的几个让暗器伤一半走一半,他们中让萧战弓箭伤两个,让钟南等随从伤也有几个,有两个救伤员,追在这里的不足十个。

图门掌柜萧战不去管他,离得远杀有难度,再说先解殿下之困要紧。

小王爷打马在前,先生打马边放暗器在后,迅速穿过这条街到了路口。路口交界处宽,翻身一拨马头,两个大人一个萧战笑起来。

“笨蛋!”萧战弓箭在手,先生们暗器在手,却没有直接就射,而是闪出一个斜角。

他们占据的两边,萧战的斜角,就打不到街道深处,只打到先生站的那边墙壁一段距离远。这是斜角的角度所致。

先生们的暗器,也只能打到萧战所占墙壁一段距离远,也是不到街道深处。

这样做,是担心伤到在另一个街口现身的梁山老王。又不会让黑衣人逃出去一个。

老王傲慢而张狂的堵住另一边,手中一只西瓜锤——他分孙子的一只。另一只手佩刀如耀日之光,也是一把削金断玉的好兵器。

“梁山王在此!老将老矣,也是铜头铁骨。数十年我挡得住北方,今天也挡得住你们!放马过来,老夫刀下人头落地,也助长你的名声!”

……

“祖父给我留两个!”

乱声中,钟南也捕捉到这些语声,刚和妻子会合的他长叹一声:“书慧,你看他们狂妄的还行吗!”

龙书慧取帕子给他擦汗水,又检视伤口,竭力的安慰:“你比他厉害,你们护住殿下!”

钟南起身,对着黑衣人尽皆倒下后,冲过来的大天教众走去。这算能松大半口气,发现腿上也有伤。要是还激战,估计不会想到伤口。正是有了一半的轻松——大天教众不是训练有素的刺客,困难度有限。走的一瘸一拐,又让萧战祖孙气的呲牙咧嘴:“我得赶紧再杀一批,战哥到,还有我的好吗!”

“老公事们很快就要到了吧,再不抢功哪还来得及!”他说着,对挡住教众的随从正要说换个地儿,他上去。耳边有大步声过来,随后,有人行礼问安:“扬州武将陈明,”

“张用,”

“梁广思,”

“我等见过殿下,救驾来迟,请殿下恕罪!”

齐王怀里还是紧紧搂着念姐儿,紧按住她伤口的手指上染血,衣上也早就染血。血光,也到他的眸子里。

不久前出衙门还觉得这差使办的圆满的齐王,恨恨而怨愤地扫一眼大天教众,他们大多是百姓,不敌自己的随从,几乎是上来一批死一批。

要不是街道窄,这会儿能腾开手脚专门对付他们,早就死伤大半。但后面的人疯狂不减,是明知飞蛾扑火伤自身,也嗷嗷叫着扑上来。

在他们身后,也有城中驻军出来,就导致他们更想突围更加的混乱。

“本王!小看了这些人心!”齐王嘴里说着,心里几乎烙印上这句话后。就急急吩咐:“找医生来,县主受伤了!”

他的声音让隔壁动静压住。

这里来了城中驻军,街道迅速清理着,乱声下去不少,人的听力就好些。

隔壁街道上有人朗朗长笑:“老王爷息怒,我们到了不是?这些人是我们应该围剿,不是抢功,不是,真的不是,”

梁山老王气的哇哇大叫:“你们来的也太快,去护殿下!再不然,去清虚观!忠毅侯在那里犯险呢!别到老夫这里来!老夫还没有逞威风,刚围上他们,谁叫你们过来的!抢功到老夫头上,报上名来,老夫从此跟你过不去了!”

“哈哈,老姜弥辣,您还是这个脾气没有改!您不记得我了,我是你中军里出去的人,我叫姜胜,”

“那你还不快滚,到忠毅侯面前争去,再不然往殿下面前去,我刚眼角一瞄,看到几个抢功的往殿下那里请安,你快去吧,晚了没你的好地儿!”梁山老王还是暴躁。

齐王面前的将军们面面相觑,陈明小声地问:“这是哪家的老王爷这么猖狂?”

张用忍住笑:“噤声!梁山老王!”

陈明一缩头:“原来是他,名声早就听过,这份儿霸道果然无人能敌!”

饶是齐王满腹心事,忧痛念姐儿伤,伤痛教众们不可抚慰,也忍不住一笑。

怀里一动,念姐儿推推他,往上一抬眼眸,不愿意让殿下一直担心的她忍痛强笑:“你看天上!”

笑容还是娇美,只是失血让她的面容更白。

半空中,一道旗帜风中飘扬。

“正宗袁二,只此一家!”

……

“这竹竿还太短,再拆!”萧战从马鞍里掏出带的旗帜后,就指挥先生们从路边搭的摊子上拆下人家支帘子用的竹子。两根绑在一起还嫌不高,又这样道。

“再扎高些,给加福看到知道这里平安。”

又对围住祖父的姜胜没好气:“哎!你围着我们做什么!刚才那二楼上有个人,好似为首的,你拿他去啊。我和祖父好容易围住人,你跑来了,你算什么!”

姜胜失笑:“是是,有人去追了。小爷也是一把子烈性子,家传,哈哈,家传!”

他离开梁山老王军中早,只在扬州就好几年,没听过袁二名声,就对着旗帜疑惑:“您打错旗子了吧?应该打自家名声才是!”

萧战对这抢功的没好气:“你管我呢!挺大的个儿,稀里糊涂的什么也不懂!”

又绑一根竹竿在上面,把旗帜挑的更高,风的作用也就更吃力,但萧战稳稳举着,给祖父看,乐道:“祖父您看,我带着准备山西显威风的,却是中用,在这里先显一回!”

……

大旗,几乎在半空中飘扬,几条街都看得到。大旗在这里扬,这里应该是个重要地方,或是刚厮杀过的地方。

“找到了!”有两个人打马过来,到齐王这里下马:“回殿下,您安好再好不过。我家小爷已调兵遣将,正在担心您。让我们早来送信,顺便寻您。救驾来迟,请殿下恕罪。”

太子,到底是派出他过人一等的护卫。

齐王已交出念姐儿给龙书慧,闻言心头一暖,暗想太子竟然为自己调兵?贵人体态慢慢回来,太快容易出错,恢复徐徐语声:“对他说,不用调兵了,这里很好。”

仰面看下大旗有了笑容:“我们现在往清虚观去,那里再平定,就只有街上乱,这得细细搜查,就不是一天的事情。”

扫一眼救驾的将军们,嘉奖道:“他们应变及时,”对着地上有死有伤在包扎的随俗叹气:“他们护我出力。”不然自己哪还能站在这里?

在不明黑衣人身份以前,这笔债记在大天教众身上,对他们恨更深一层。把念姐儿叮咛几句,吩咐道:“咱们去清虚观!”

“清虚观平定!”街外有奔马过来回话。

“怎么一回事?”齐王让他快说。

回话的人满面笑容:“真不含糊!原来那是忠毅侯爷!忠毅侯带着小爷们,一箭定乾坤。一箭定乾坤呐!”

……

早在梁山老王和萧战商议计策的时候,袁训带着关安和儿子加福往清虚观。

半路上见到乱民烧杀抢掠,但巡逻的衙役也好,城中驻军也好——这里许多外国人,一为防范他们,二为保护他们,也留在军队——已经应变。

面对几个教众拖着一个少女在街上狂笑,袁训不错眼睛的过去,也提醒孩子们:“不要管,去清虚观要紧。”

“是!”执瑜执璞应声,加福也没有多看。加福还安慰父亲:“他们乱不了多久,巡逻的人在一箭之地外面,就来救她。”

袁训面有忧愁:“就是这样,而且我们得赶紧去救大天教主。”他说的,自然是京中西贝。

清虚观外空地上,再也过不去。大天教众在这里是最多的,把个空地挤的不透风,手中不是刀剑,就是棍棒,里面乱哄哄出来,好似在砸道观的墙。

叫嚣声中:“交出假货,放过你清虚观!”让这里清静地顿时变成血战的沙场。

袁训关安凝神端详,见杏黄道袍纷飞,是跟随进城的“徒弟们”力战保住观门没丢。

怎么救呢?袁训正在想。耳边儿子问道:“爹爹,这里人多,得有个法子才行。而且您看,空地不小,挤满的尽是疯子,喊话未必有效。那观门,好似快要碎了。一旦他们冲进去,保不住大天教主的话……可怎么办?”

加福道:“哥哥不用担心吧,他是个假的。”

“不能让他死在人眼睛前面!”袁训断然道:“你们看这里的人失去神魂似的,依着我性子上来,一顿全杀了倒也痛快!但跟大天教打交道也有日子,就如沧州那一回,大多数的人不明就里,在信什么上面以黑为白,后续我收到信件,说一旦扳回的人,幡然悔悟,再也没有邪信过。人,谁不想要功名富贵。林允文抓住这点掌控他们,不是他们本身就邪。”

三个孩子在马上欠身:“爹爹说的是,能救回来的,自然要救。”

“但你们说的也是,观门就要破了。得想个法子,让他们心思不在破观上面。”袁训对着摇摇欲坠的观门遥看一眼,取下弓箭在手。

寻找第一箭的目标谁最得当时,再交待女儿:“加福,这附近找一找,哪里有咱们可以周旋的地方,这里驻军全是能干将军,咱们把这些人引来,不用坚持太久。”

执瑜执璞忽然道:“爹爹您听!”袁训也同时侧耳,露出微笑:“啊,不错!驻军出动了。”

他心神更定,对关安和孩子们道:“喊话,让他们看过来!”

“哎哎哎……。这里这里!你们疯个什么劲儿,忠毅侯在此,我们是袁家的人,赶快束手就擒,饶你们不死!”关安粗嗓子加上执瑜执璞中气足,齐声吼出来。

一连三四声,有人看过来。

“袁家?忠毅侯!”这里有林允文的亲信主持,身为亲信,对教主和袁家的矛盾深知。

而且他再厉害,也不能如袁训深知城中驻军的底细。又有依仗,比如清虚观四面有街道,他们敢在城里闹,到时候四散开来,往民居里一钻就成清白良民。

还有他不知道上当受骗,林允文早不在城里。还以为教主暗中主持,在京里都敢骚乱,何况是扬州?

闻言,取出一个号角大吹几声,空地上乱停下来。只有杏黄道袍的人那里还在对打。

眯起眼,认了认袁训等人,手一挥,大呼一声:“杀了他,这是邪祟!”

“嗖!”

“啪!”

对面的男子举了举弓,一枝长箭破空而来。风势凌厉震得最远处的人也心头一寒。随后,正中这亲信的额头,把他往后穿去。这里空地有摆旗杆的地方,牢牢钉在木杆子上。

这片空地本身不小,袁训等人不可能就近,离开的距离又约在百步。百步对袁训来说易如反掌,但亲信在人堆里,又增加距离,也增加射杀难度。

这一箭快如流星,一箭就中。而且离得远,人堆里旗杆不过那么小的点,把亲信钉在上面示众,让见到的人倒吸凉气,不少人面如土色。

这个效果袁训露出满意,举一举弓箭,朗声道:“放下武器,都坐下来!不然,吃我一箭!”

在片刻的震撼,过后,亲信在这里不上一个,又有一个大叫:“他杀了我们的人,杀了他!上啊!”

执瑜执璞加福大怒,看他躲在人后面。

最前面的人重新让鼓动,或者让背后的人推动。大叫声中:“一起上啊!”

“嗖!”

又是一声,后面的声音可就不太响亮,闷闷的:“噗”,“噗”,接连好几声。最前面的人站住,再也不敢冲上前。

后面的人看不清,潮水似的推着: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前面的人也不是一点儿办法没有,往旁边一闪,反手把后面的人推出来:“你冲你冲。”

这话让袁训等冷笑不断,关安道:“原来!还不是真的疯了心思,还懂要命!”

后面的人这会儿也看清楚,只见一枝长箭上挂着三个人。这一箭由第一个人身上进去,穿过第二个人,又把第三个人也扎中。他的箭也长是真的,拔出来跟使长剑的人没区别,得花功夫。

这一下子十分惊吓,他们惊骇万分,凄厉的惨叫一声:“他厉害!”

“他厉害!”

嗓音声,袁训再举弓箭,放声呼道:“坐下来,放下兵器,坐下来活命,站着的死!”

这一嗓子可就好使多了,“哗啦”,起伏海水似的片片矮下来。还有最中间一小片,也是最顽固的人叫嚷:“教主有令,杀了他,你们赶紧啊!”

袁训举弓箭瞄准,这片人左让右避的,却不肯让出最后面的人。

只见到箭头一晃,他们的人就晃一晃,看上去滑稽,执瑜执璞大声嘲笑:“有本事你别躲啊。”

关安大吼:“侯爷威武,全杀了!”

袁训自然不能全杀,如他对孩子们说过的话,能挽回一个是一个。但是这心思不会当众表明,而是狞笑:“首恶必杀!”继续瞄上那小片人。

身后有马蹄声过来,有人吃惊而又快活的笑道:“侯爷,您名不虚传,末将佩服了!”

清虚观的前面,也同时有一道杏黄身影一闪,京中西贝在墙头上单掌为礼,长呼道:“忠毅侯,上天有好生之德,等我劝化了吧,不要再杀人了!”

京中西贝出来的也是时候。

袁训并不敢放松,但对他点一点头。京中西贝开始宣讲: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圣人不仁,以百姓为刍狗。这是老子道经中的名著,你们糊涂到什么时候?放着安乐日子不过,指使你们打打杀杀,还不醒来!”

余下的亲信怒不可遏,刀剑抡圆了,对着墙头扔去。

“啪啪啪啪……”一长串声音出来,刚赶到的军官先是吸气,觉得救之不及,指望清虚观里自己救自己时,见到侯爷父子一起举箭。父子默契十足,或者直觉连心。箭无虚发倒也罢了,就是击中的兵器没有一个遗漏,也没有一个连击两次。

十数把刀剑——有些人手中是棍棒,没到观前就让打落在地。

京中西贝胆子一般,他敢这时候出来,是袁训在下面主持大局,他对忠毅侯有指望才上来。但刀剑陡然白光起,他还是出一身冷汗。

也因为冷汗,他僵在原地一动不动,看似胆大无惧。是那种迅雷来了不掩耳,是不及掩。

他又聪敏,索性的,在更放心的同时大亮嗓门儿,正经的说起经来。

这家伙本就是学道的,经书念的抑扬顿挫,日光晴好,天气炎热好似助他的光芒。看上去,他似沐浴在天地光彩中。直气的顽固的那部分人大骂不停。

袁训不放弓箭,让儿子们也不要放,但:“也不要乱伤人!乱民,杀为首的就足够震慑!耐心等着,除非他不露头。”

这个时候,清脆小嗓音一声出来:“我来也!”一道身影风飘柳絮似的直入场中,脚尖连点坐着的人肩头和脑袋,一气奔到中间那堆人后面。太快,不等他们防备,一脑袋撞出来一个人。

“执瑜执璞姨丈!”他就这一声,说时迟那时快,父子们三枝子箭一直射中,打的那人伤处都糟了,晃上几晃倒落在地。

“啊,不好了,又杀人了,这些人不能信!”有人惊恐尖叫,好在驻军到来,呼声四起:“坐下不死,坐下!”重新维持起秩序。

那个功臣,借着撞人的反弹力量,一闪身子退出去多远。直奔袁训远些,他还不肯。他到旗杆下面,对钉在上面的人一撇嘴儿,不当一回事的攀着他的人上了旗杆。

最高处站定,手在额头上是个猴子般的眺望姿势,哈哈一笑:“姨丈,我来的是不是时候?”

得意洋洋:“媳妇儿让我再不来,抢功就晚了。”

别人看他,是个清俊小公子,是禇大路到了。

禇大路跟岳父万大同学一身的轻身功夫,屡屡用得上,这就在高处感觉不错:“还要找出什么人,我看得清呢!”

执瑜笑道:“先看看战哥那里好不好,你看得到吗?楼房挡不挡?”

禇大路咧嘴不是好模样:“挡谁也挡不住他不是?他是谁?雷公电母也得推后的人。你们自己看!”一指。

执瑜执璞和加福回身一看,几乎捧腹大笑:“爹爹,关叔,快看啊。”关安嘟囔:“我才不看,我刚才看见过了!不高兴理,我就是不说。”

袁训转身,见半天里挑一个旗帜。正宗袁二,只此一家。在扬州城的上空趾高气扬,带足主人霸道之气。

袁训干咳两声,把笑忍下去,也让孩子们不要笑,严肃的道:“殿下平安。”

执瑜执璞加福一起收住笑,正色道:“正是。”说过,还是嘻嘻。

……

城外,太子处已有消息回来,说最近的城外驻军已出营,过会儿才到,但附近集镇的衙役捕快很快到达。太子欣慰不已,又见孩子们过来说话。

加寿扯着胖元皓的手,姐弟认真,后面来的也认真。

“哥哥,我们筹划好了。在这里搭帐篷,准备食水,来一千人,要这些钱,我们先垫付。来一万人,是这些钱,我们先垫付。”

不远处,小六苏似玉称心如意好孩子小红,用小六元皓韩正经的木棍在草地上划线。

宝珠问他们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母亲,这是帐篷的地儿,哥哥不能总坐亭子上。这是我们议事的地儿,这是伙房,这是库房,买回来米面总得有个库房,”小六一五一十对母亲说。

亭子上,孩子们一五一十指着对太子说。

镇南老王、文章老侯、赵夫子和宝珠在草地上笑,太子在亭子上笑。太子不拂他们的心,说他们考虑的周到。镇南老王在草地上鼓动:“你们还要商议给抢功的开会吧?”

一骑快马过来,是跟萧战去的一个先生。不及滚鞍落马,就对元皓小王爷大声道:“我家小爷请小爷快去,城里乱要平,再不抢功,只抢西风罢了。”

两帮孩子们乱成一团,元皓嚷着:“我去我去,还我棍。”从好孩子手里夺。

好孩子心生羡慕:“你有弓箭,这个给我用。”

“不给!”元皓一手护背的弓箭,一手拿回棍,寻找祖父:“上马,快走。”

祖父在这里又将他一军:“以后还欺负祖父吗?”

“以后只给舅舅开会!”元皓流利地把舅舅贬低。祖父大笑,真的让牵过一匹马,对太子笑道:“小爷,这城里应变不错,我们先进城看看。要是好了,再来请您。”

太子刚从先生处得知齐王没事,安定下来轻松的回道:“我要不是居中调度,我也去了。”

见孩子们乱还没有完,“小红,你的木头兵器给我用用成吗?”好孩子没有棍,又去和小红商议。

这种时候小红才不肯给,又不愿意让好孩子吃瘪,从地上捡块石头。这是官道,最大的石头不过麻将大,还捡不到几块,不知哪阵风刮来的:“给,好姑娘你拿着当弹子儿丢。”

好孩子嘟起嘴儿接过,眼睛一亮,又找韩正经。韩正经把她举动看在眼睛里,吓的催着自家祖父:“带我上马赶紧走,表妹来了。”文章老侯好笑抱他上马。

报信的先生来到宝珠面前:“县主受伤,小爷请二爷去看看。”还在考虑阻拦孩子们这就进城的宝珠也慌了,带过马来:“我也去。”

蒋德天豹护送加寿,辛五娘护送沈沐麟香姐儿。孔小青护送称心如意,顺伯护送小六苏似玉。好孩子小红宝珠带上,再加上老王老侯和孙子们。

赵先生见到,胆气大增:“你们不怕,我虽文弱,也跟去瞧瞧,说不好,我也拿两个人。”上了马,他也跟去。

太子目送这一行人离去,又收到两拨消息,见蒋德又回来。太子本能皱眉:“出了什么事情?”

“战哥小王爷打出大旗,二爷那个。寿姑娘气不过,让回来问她的大旗带来了,是殿下收着的,在哪里?”蒋德笑容可掬。

太子愕然:“这多大会儿功夫,还打这个?”但想来局势轻松可见一斑。抚额头笑:“寿姐儿二爷大旗在行李车里,如今已去了新下处,让她且记着这仇,等下回有机会,咱们先打一回。”

蒋德回去见加寿,一来一回的,加寿等在衙门外正要下马。街上处处站岗,宝珠挂念外甥女儿走的就急。

蒋德回过话,加寿和香姐儿还是气呼呼,直到见到念姐儿。见到她没有伤到骨头,却好长一道包扎中有血痕,把对萧战的气丢下来。

但只丢一会儿又捡起来,是在问候过念姐儿别处没有伤,也看过龙书慧无事,钟南伤不少,却不影响骨头性命时,让念姐儿和钟南的话重新激起。

念姐儿歪在舅母怀里,顿觉伤痕疼痛减轻,如实来说,为萧战表功:“幸亏战哥儿到的及时,没有他挡那么一下,发了弓箭和暗器,凶险就在那一刻。”

钟南本是单独有房间歇息,但想和孩子们说话,让龙书慧扶他在这里。回想当时情景,也道:“就是这样,那伙子人拼着自己命不要,也要伤殿下,一开始伤的人全是猝不及防,以为遇到强盗,却想不到是拼命的所致。”

加寿骨嘟起嘴,香姐儿骨嘟起嘴。

他们的内幕都知道,念姐儿笑道:“这一回让他占功劳吧,真的多亏他。”

钟南却坏坏地道:“平白便宜他,他跑的快。是不是把你们全挡下来了?”

龙书慧把个茶碗送到他面前:“堵堵嘴吧,你又胡说。当时没有战哥儿在,真的眨眼功夫也熬不得。”

钟南笑道:“过河不拆桥,要桥作什么?再说我这是战哥儿做派不是吗?他寻常拆桥是常事情。”

“可到底救了你的命,”龙书慧柔声还要说,加寿和香姐儿从钟南话里得到安慰,异口同声道:“正是这样,过河不用人就扔的可不总是他?”

话虽这样说,但到这里,把对萧战显摆大旗的气放了下来。战哥这一回是救驾的功劳,他打就由他打去吧。

元皓和小六跑来:“齐王哥哥还在说话,在发脾气。”

加寿把持他们的大局,让元皓到手里喝茶,小六到香姐儿身边。又哄表弟和小六:“咱们能在这里,就很有功。哥哥有正事,千万别去打扰。”

小六和元皓争着点头,争着表白自己:“让小红好孩子正经守着,但是只要大人不走,就不去和哥哥说话。”

“汤来了,”称心如意端着盘子,苏似玉拿着碗箸。分别放到念姐儿和钟南面前。

“快吃吧,流了血,赶紧补回来。”

念姐儿深嗅一口,余下的疼痛也没有了:“还是舅母在好,舅母随身带的总有好吃的,也很快就做得。”

“呼呼呼,”钟南早一口下去,说着香,又烫的直吹气。元皓和小六找到事情做,两个碗边上各站一个,“呼呼呼,”帮着吹了半天。

……

厅上,重回衙门的齐王气的脸变了颜色。他的行李车让砸得粉碎,念姐儿的东西全抛洒出来,是不会再用,但齐王深感耻辱。

又捶了桌子咆哮:“我对他们不好吗!有几家年长的老者也去看过,酒也给肉也给,钱也按全国老人钱,上上份儿的给!本地学堂修缮银子拨的也多。他们的心就海底针吗!有这么深!”

萧战引走黑衣人,齐王得已从容看一回乱民。教众们中,他认出两个是学堂的学子,也有几个是白发老人。齐王虽不认得,但想来自己颁发钱酒肉有份。

汤大人等从听到他遇刺就魂飞天外,只是跪下叩头:“我等失查,请殿下治罪!”

“这与你们无关!善政可行,难对刁民!”齐王还是吼。不这样的嗓门儿,怒火烤的他难过,也发不出来。

接下来一天全城盘查,万大同等不到人,袁训等人全忘记打发人送信,他下午过来。因为行李等全过去,袁训说今天还是动身。为安全计,天黑以后动身。

念姐儿钟南去养伤,临别,齐王恋恋不舍:“我这里料理差不多,就去找你。”

钟南却在马上对龙书慧吹嘘:“这一回真的是上天犒劳我有功,我知道殿下不想回京,我也不想回去。但我能怎么办呢?这一回就好了,我受伤了,皮肉伤也得个把月养吧,这一个月里,可以跟老公事一起和表叔学射箭。”

他流的血也不少,却没有委顿神色,一瞪眼:“以后再有人问是不是大同龙家,至少我也答应。这战哥,真气人!他挨不着,他居然博名声。”

没有马车,全骑马过去,加寿等很愿意带念姐儿,但跟着母亲最稳当就没有争。龙书慧就和丈夫并骑,方便路上照顾他。

闻言,龙书慧低语:“也是的,你是女婿,你却不会射箭?上回见到十七祖父,也说如今放宽,许教姑爷不是吗?”

“他是十七叔,还是十七祖父?”钟南奇怪。

“他是跟曾祖父的人,我听过父亲喊他十七叔。现在给沐麟当了先生,他只能降一辈吧。”龙书慧道:“我是还没有改过来。”

“遇上老公事们就得吃亏,这个道理我认可了,颠扑不破。”钟南故意多说话,不然马行起来,有伤者不能快,也颠的他伤口疼。

龙书慧又提醒他一遍:“你要学射箭,可记得我的话,要巴结好老公事。”她掩面轻笑。

“我知道我知道。”钟南嘿嘿:“不然不让我学怎么办?这群子公事横起来不讲道理。”

……

后半夜下马,钟南知道为什么没有车。城里赶个车出来也方便,但念姐儿伤在手臂,钟南呢也不是大伤。袁训的意思少带上别人最好,可能也怕有车轮痕。

侯爷又是受过伤的人,在他感觉这点儿伤不打紧。事实上也是,这伤平睡在床上,该疼一样的疼。

又钻山洞了,萧战加寿等很欢喜,元皓韩正经等全睡着,由长辈们抱着,不然也要吵闹。

山洞里有水流出来,湿漉漉的路并不好走。万大同接过韩正经,关安抱起小六,胖元皓又到舅舅怀里。

小红却还坚持,和禇大路低声说笑。

最窄的地方,水中花香最浓。上午满身血污洗得一干二净不说,染的人生出仙人之感。

最窄的地方,也只能过一匹马。

这洞不短,走了约半个时辰。有高有低,感觉一会儿在山腰,一会儿是地底,终于走出来时,眼前不用说大开朗。清静月光下面,一片村庄错落有致,看得人心旷神怡。

钟南吹了声口哨:“表叔,您带我们到桃花源里来了?水里有桃花香。”

他以为世外仙境,一片清雅。没想到惊起大片狗叫声,“汪汪”,有几只冲到面前。

钟南傻眼:“这狗防人,这是有人养出来的?”执瑜执璞捧着肚皮笑出来眼泪,把好孩子等吵醒。

元皓揉揉眼睛,先看到舅舅就心生欢喜。小嘴儿一咧,再看周围。“哈!”他完全醒了。

月光朦胧,如影披纱。山峦不高,清秀已能看出。

村子里出来人把狗带走,只有一个走过来,打着哈欠:“万掌柜的,这么晚,还以为你不过来了。是了,你今天说收我们的瓜菜,你出的价儿大家伙儿答应。好几年你没有跟我们做生意,都说你还是公道人。”

万大同摆一摆手算回答他,扭脸笑话钟南:“这不是桃源,是我以前收山货的地方。要从大道走,得绕一大圈子,没有几天不行。这条路只有他们自己人才知道,告诉给我,方便我来回行走。你失望了不是?”

钟南不难为情,深吸一口气,加入到元皓等叽叽喳喳的欢乐里:“带我来就成,不失望。这地方养伤,格调高。”宝珠扶着的念姐儿也对舅母依过去:“我喜欢这里。”

住的地方,没有院墙,是散落在竹林树木中的十数间房屋。门大开着,家什地面都有熠熠的洁净,二老爷等迎出来:“总算来了,担心出了事情,一直在等。”

大家先不对他说,让安顿下来各自去睡。

加寿香姐儿加福来见母亲:“把表姐交给我们便是,母亲也累了,难道明儿一早不起来准备早饭?又添两个病人,母亲更要操劳。照看表姐,我们轮流吧。”

宝珠就交给她们,临睡前再来看一遍,见元皓这一回没有埋怨,绘声绘色正给念姐儿说故事:“司马光就砸了缸。”

这是加寿幼年最喜欢的司马缸砸缸,表弟也就学会。

“要茶要水要起夜,不要客气,只管叫妹妹们。”宝珠爱怜外甥女儿:“让丫头在这里侍候也睡得下,但你妹妹们要服侍你,想来更好。”

念姐儿学着加寿小时候那模样,把个鼻子翘得高高,又拿出小孩子们的稚气腔调:“舅母,再好不过,妹妹们是谁?福禄寿喜不是?我本来就想麻烦她们呢。”

“还有我,”好孩子耸耸小脑袋。

“还有我。”韩正经也在这里。

换来元皓的笑话:“你是男孩子,我也是男孩子,我们不能服侍她的,我们要避开。比如,这样。”

把薄被揭开,往被子里一钻,还有个鼾声出来。表示他睡着了,他用这个回避男女大防。

好孩子得了意:“是啊,只有我能服侍。”

“生受你。”念姐儿在京里的时候也看好孩子件件自得,也觉得不谦虚。但出京后再见,一片天真和烂漫。听她说的亲热,忙先道谢。

件件安排停当,宝珠回房去睡。第二天,这事情没了,袁训奉着太子老王往城里来。

……

魏行阴沉着脸,叫过跟他的人:“去把昨天分手,我那知己请回来,说我有要事相商。”

林允文像是也不难找,没半天功夫回来。迷糊地问:“你送我到这里就可以,难道送我到边城?”

魏行一阵风的过去,劈面一个巴掌:“你干的好事!”

“你凭什么!”林允文把他一推,捂着脸喘起粗气。

魏行冷笑低声:“前天有人行刺殿下,是你的大天教众!”

林允文愤怒:“前天我和你在一起!”

“那你就清白?”魏行逼问。

“好吧,我随你回去,但我可不见官。见官,对你也没有好处。我帮你找出这事情的主使人,再助你升官,你看行吧?”半晌,林允文好似没有办法的答应。

林允文要是不答应,魏行也不能送他去见官,到底怕以前事情败露。林允文答应,魏行也信他。两个人回去扬州,见城门查人一个个的验,没有魏行,林允文进不去。出来,也是一样的道理。林允文说上街查找,魏行也由他。

……。

“怎么样?汉人王子不是好杀的吧?”林允文跷着腿,漫不经心的品着茶。

图门掌柜拳头握的格格响:“你!”

“别我!你还能说我不好吗?我的人为你折损一大批。清虚观射杀的人,全是跟我几年的人!要怪,我还要怪你!是你说的,一击必中。齐王一死,全城大乱,我的人趁乱杀了假的,随时可以逃出城!现在倒好,全城戒严!你还能有命在,我佩服你,但以我看,你还能好好坐着,是你那天没露面吧?”林允文讥诮满面。

图门掌柜清醒的听出林允文话里的分量:“全城戒严,你怎么进来的!难道你一直就在!”

“我有我的法子,不打算让你信我,只是来看看你,另外你太蠢了,死了我的人,得给我个说法。”林允文晦气满面。

图门掌柜往前一扑,把他手臂捏在手里。力量过大,林允文呻吟一声,心头却暗喜。可见这个人丢的人马不一般。

果然。“帮我去问!还有活人没有?有,救出来!多少钱也行!死人,我要尸首!”

林允文故意大不以为然:“你要尸首当祖宗供吗?”

“我还要杀了齐王!杀他为我的人报仇!不洗清这耻辱,我决不放过你!”

弯刀一闪,把桌子一角剁下来:“你不答应,我拿你当这桌子!”

林允文沉默着,一个沉重的钱袋子推到他面前。打开来,宝石就有一小堆。

干笑两声:“你都准备好了,就放在手旁边,这是一拿就出来?你是非杀他不可?”

问上一声,目光尖锐一分。

图门掌柜的眸光完全不能跟他相比,林允文眸中对钱财的贪婪,这算人性中的一种。图门掌柜就是一片冰寒,不为任何所动的冷酷大地,能扼杀一切生机。

胶着在一起,碰撞在一起,足有一刻钟。林允文呼吸开始粗重,情绪明显激动:“皇帝也是我的仇人,他的儿子也是我的仇人。只要你敢,我就帮你。”

又有狡黠:“但你再没本事,不要说跟我有关系。”

“你准备怎么办?”图门掌柜冷漠着脸。

“我把他引出来给你,最好在城外。城内你杀不了他。”林允文自言自语说着,好似齐王是他盘子里的菜,想往哪挟就往哪挟。

图门掌柜一直没有说话,直到林允文走后,对墙角看看。柜子里走出一个人,沉着脸:“这个人眼珠子乱转,不可靠!”

“现在还用得着他。我也怀疑他,但他的人真的死了。再信他一次吧。”图门掌柜拳头在椅子上辗转:“我们流一滴血,让他们用脑袋还!”

……

魏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他们还要暗杀?”

“这些人有仇必报,你想他们死多少人,能放过齐王?”林允文慢条斯理。

“什么时候?”

林允文掏耳朵:“他们会告诉我吗?只让我打听齐王什么时候出城。”

“在城外?”魏行迟疑不定。瞬间,在他心里有几个主意出来。看在眼睛里,林允文怂恿地道:“你去告密啊,你又要升官了,别忘记我。”

“你也去,去见殿下,只要能拿住这些人,兴许能洗清你的罪名。”魏行这就还人情。

林允文拖着椅子往后面坐坐,一副避之唯恐不及:“先把我关在大牢里,再过几回堂。你以为我傻?会信他们。”

淡淡地道:“我们的梁子,结不开了。你说是你查出来的吧,不过也得别人信你才行。我呢,你可以送我走了。我还要赶路。”

“别走!把这事情办完。”魏行镇定下来:“我送你盘缠,还可以……为你弄来路条。”

林允文让吸引住的模样,好一会儿答应:“你不许蒙我。”

“怎么会?”魏行对他笑着春风和暖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大好仔,一万五第二天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