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八十三章,全到新去处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天下起阵雨,袁训和关安出来的时候没有带蓑衣,落汤鸡似的打马到城门。见进城还是排除检查,队伍在夏天的瓢泼大雨中乱了。

“我要先进城,让我先进。”有人生气地道。

也有人哀求:“孩子淋着呢,我们见天往城里做生意,昨天也来,前天也来,让我们这就进去吧。”

守城的人不敢行方便,吆喝道:“出了行刺殿下的大事情,你们别说不知道。我们放进去人,再有事情是我担,还是我家人担?就你家有孩子吗?”

还是一个一个的检查。

关安见到摇头,对袁训道:“您看,这都五天过去,还是这样检查。换成进出不多的城池还行,这扬州一天出出进进多少商人?那边长车队虽然不乱,看他们急的脸色都变了。也不搭油布,想来没有备下油布,或者取出来不方便。最好他装的货不怕雨,不然粮食布匹淋雨,就失了价值。”

袁训也道:“这汤大人小心为上,也是让吓住。昨天我回来的时候见到他,说上几句,他说最近城里生意锐减,他宁可今年税收报不上去,也不敢大意。难道殿下一天在城里,就一天这样检查不成?这可不行。”

“殿下总揽大局,不住城里住哪里?如今倒是城里最安全。不过几天没搜出重犯,全是小偷小摸,又影响这城里经济。”大雨又把关安眼睛糊住,他抹一把脸上的水,对着等待中哇哇大哭的孩子叹气:“可怜,我要有东西遮盖,能借给他就好。”

见队伍往前挪动,关安有了主意。回身道:“哎,那大嫂,就你,抱上孩子咱们换个位置,你先进。”

那人感激不尽,袁训也和另一个孩子小的换了位置。和关安往后面挪时,守城的人见到:“原来是侯爷?您那天射箭,我可是见到。您不用查,您先请。”

在众人的羡慕眼神中,袁训招呼关安过去,从城门进的时候,对守城的人无奈:“你们呐,办事活泛些吧。这有几个我都认得了,只要知根知底是本乡的人,还不放进吗?要淋病可怎么是好。”

“我们也没办法。”守城的人的口吻,和袁训听到汤大人话一模一样。袁训不再多说,和关安来到衙门。

他是一天一来,看齐王这里有什么可以做的。见到守衙门的人还是增多,认得他,请他们自进。

袁训揣着一腔心事进来,想着怎么和齐王说说,见到过来的齐王眉头舒展,一反前几天的气恼紧绷。

他头一句话还是:“念姐儿好些了吧?”随着话,由衷的关切在眸中。

袁训微微地笑:“夏天养伤快,据她说结了大半的痂。”

齐王喜气洋洋:“那太好不过。”

袁训瞅着还是疑惑,看这个人心情实在好,难道是:“恭喜殿下,难道抓住首恶?”

“你先坐,我们慢慢说。”齐王又对关安点点头。关安趁这个机会见过礼,出外守着。

这个房里为接驾,安排给殿下起居会人。从门窗到用具无不精细。本城在本朝以经济为主,汤大人也有把好算盘。又事先接到齐王的信,说他住的日子短,使用上面不要靡费。在又要好看又要节约上面想,汤大人往本城有名富商家里借来成套家具摆设,把这些房子收拾的金碧辉煌。

不是古董器具可以赏玩,就是崭新没有用过的家具。

富商再有钱,也很少置一套家具摆在库房落灰。既然置办,就图使用。难道是可巧正好有人打一套新家具,用料讲究,工匠出名,让齐王碰上?

这倒不是。是他们听到皇子殿下的字样,都想讨好。家里有女儿的,把女儿嫁妆中东西送过来。

早几天齐王气急败坏,衬的家具也黯然失色。今天他和袁训分宾主坐下,面色灿然一新,在新家具里俨然一个春风百里无限吹的人儿,这才生出皇子的满面好荣耀出来。也算不辜负送家具来衬托他的人。

袁训就更加奇怪,见桌上有个提梁壶,也是名家手笔。前几天袁训就看到,当时齐王满面阴霾,就没有多看。这会儿齐王亲手提起,又是一个薄胎玉碗送到面前:“来来来,这水是城外好水,难为你天天来守着,好好吃一碗。”

袁训当然不会认为齐王忽然有心情鉴赏器具,那就只能还是刚才说的话,接过碗在手里,闻到清香有出尘之气,喝上一口香得轻浮。笑着再提:“不是拿住人,也是有了消息吧?”

“着啊,你说对了!”齐王放下玉碗,把桌子轻轻一拍,随即,笑容似日边长虹璀璨生辉。

袁训也喜欢:“那可以早早把城门搜查放松,适才我和关安进城,大雨里好些人淋着,老人如何经得?生病了怎么是好。就是小孩子,也强壮不过这雨。”

往外面看,乌阴阴翻滚还是大雨滂沱。这一会儿更大些。

齐王大吃一惊,慌忙站起:“这这,我疏忽了,这就让人恢复从前。”就要叫人去说,袁训止住他:“殿下,不如让我听听你的好消息,先想好打消汤大人的顾虑,再叫汤大人过来不迟。”

“我也正要告诉你。”齐王兴冲冲,明明门外守着关安和他的随从,也下意识压了压嗓音。袁训眯眯眼,认为殿下要说的话机密不小。

“有位从京里出来的官员对我告密,说他无意中查知,有人还要暗杀我。你说这可好不好?查了几天,也没找到一个跟那天有关的人。咱们看外国人的脸,黝黑面皮深眼睛,几乎一个模样。那天来的人又全军覆没,活的不肯招,正愁幕后人找不到,就有能干的官员出来。”齐王兴奋的轻咬住牙:“等我抓到,看我收拾好他。”

袁训皱眉:“真是奇怪,全城大动静没找出线索,他听到了?不知这个人叫什么名字,是哪个衙门口,做什么的?”

齐王瞅着他:“他说是京中丞相官署的人,”下一句还没有说出来,袁训霍的眸子一寒:“是叫魏行吗?”

“咦,你怎么知道?”齐王纳闷一下,随后笑了:“又是冷捕头也查到了不是?这几天我没有见到他,我本以为最早的消息由他出来。”

一扭头,见袁训面色铁青,寒冷的像刚从冰山下来。

齐王收住笑,现在换成他疑惑,又带上紧张。

很快,袁训有了主意。魏行的事情机密,他也相信齐王。但由他说出不如让太子去说。还有城门上盘查兴师动众,为一次刺杀弄的百姓们怨声出来。天天做小生意熬日子,肯定不好过。不如……。

沉声道:“殿下,魏行这个人身份尴尬,据我所知,刑部和镇南王早就盯上他。具体的事情,当由太子殿下告诉您最为周全。本当请太子前来,”

齐王瞬间寻思一下:“我去吧。”

“但我听到这个消息,再也不敢留您在这个地方。事后的事情您亲口对我说的,还有您的随从我也问过,如果不是梁山老王和战哥到的及时,援兵救之不及。”

齐王感叹:“是啊。”

“魏行竟然能知道有人刺杀您?您怎么应对?听他的,把人手调派开?这不是调虎离山之计?”

齐王张口结舌。

“您跟我走,住上一段日子,等把这事情查清楚。真的魏行是清白的,再嘉奖他不迟。如果他不可靠,我不能把您摆在明处。”袁训神色郑重。

齐王知道忠毅侯从来不是空穴来风的人,有心采纳他的话,却一时的英雄气上来:“如果他不可靠,我走了,不是失了诱饵?”板一板脸:“这些人一天不除,混迹在人堆里,我一天不能安心。”

“我还是留下吧。明天,去对太子请教过,再回来。”齐王坚持。

袁训莞尔,问他:“殿下,您为什么出京?”

齐王更有了底气:“你问的好!你又把我提醒一回,我出京办大天教在扬州这方圆的差使,我更不能离开。我在这里,他们还会出来。我布下天罗地网,我等着。”

袁训并不着急,笑吟吟地道:“那您知道我为什么出京?”

齐王一乐:“你为加寿不是吗?你为带一家人逛着玩。”

“起先是这样,后来皇上那里我领了密旨,我家是林允文的眼中钉,除去小六称心如意他们,别的从我到我妻子,再到执瑜执璞加福夜巡,都挡过林允文。殿下不要见怪,我才是最大的诱饵,您不是。”

齐王寻思着:“你这是争功吧?”

“殿下,再来说您是配合我的,这话皇上有说过没有?”袁训对着他笑。

齐王矢口否认:“没有。”

“皇上不会提我的名字,但有没有说过一切便宜从事,且听从有关人员。”

齐王干瞪瞪眼:“好吧,这话是有。”

“所以当诱饵这事情,您不如我。再说当诱饵,也不是时时在人眼皮子下面晃。大鱼出来的时候,再投饵就是。”袁训意味深长。

齐王还在犹豫:“可我听你的话躲开,看上去不相信本城的驻军,要知道那天他们赶来也迅速。会灰他们的心不是?也惹人笑话,说我胆小如鼠。”

“只要拿得住这些人,管他说胆小如鼠还是胆大包天?”袁训反问。

齐王的神色还是微动不能明朗,袁训不用费事,又找出几句有力的说服:“我们住的地方不错,有鱼塘有荷花,孩子们问过几回您好不好?念姐儿也想着。”

齐王忍不住一笑:“听上去让我动心,但,”他眼珠子凝住在袁训面上:“你让我离开,一定有好主意。你答应我找得出那些人,我就跟你走。”

袁训略一踌躇,如实地道:“暂时还没有,不过只要魏行有鬼,咱们就会有主张。”挑一挑眉头:“跟我们走,大家一起商议,一天想不出主意,就商议两天。殿下,您看我们几个就是臭皮匠,等查清他是鬼,还能没有个对策出来?”

齐王结结实实动了心,想到跟忠毅侯走,却也一举几得。一直羡慕他们玩的好,可以跟去玩。他们人虽然少,却精英荟萃。有经验丰富的老王,有老谋深算的大学士,有能文能武的忠毅侯,还有战哥他们实在有用。

又可以陪念姐儿,忠毅侯把自己安全担在肩上,他也可以轻松…。齐王答应下来。

当天叫汤大人过来,让他明天就放松进城监查。又挑本地驻军里最可靠的人,往官道上巡逻。这几天驻军不断出入,倒不会引人怀疑。

关安先回去,问太子要一个护卫,他和天豹好,有差使只照顾天豹,虽然天豹一步不愿意离开加寿,让他找蒋德,也没经住关安好说歹说,把天豹拉出来,这两个高手在山洞附近巡逻,夜晚来临,齐王带着受伤的人便衣出行。

他有这关心,试探的提出来,袁训想想受伤的人不多,不算难带居然答应。齐王本来是表示他对下属的关心,不想袁训答应倒有些意外。

这就一同出行,说去个养伤的好地方,受伤的人尽皆感激。

还是不用马车,不然马车进不去,还得有个回来的人。

用军中的办法,结实的布匹和木棒在两匹马中间扎出一大片担架,两匹马并骑的时候控制好速度,跟抬着担架走没有区别。

袁训和关安的马颇能负重,中间扎两个担架宽左右,带两个。齐王和最亲信的一个随从,算有默契,中间带两个。还有几个是钟南那种伤势,伤处多却不伤骨头重要地方,骑马前行。

下半程路,天豹和太子护卫接住。过山洞的时候,把担架解下来抬过去,齐王殿下也过去,不及看面前大好景色,回身看进来的山洞,想着万一说不好有人跟踪到这里呢?

见关安等人推过一块大石头,堵得一点缝儿也,没有几个人过来休想推开。

“这里还放一个人,时常的巡逻。”袁训看了看严实,悠然道:“这下子好了,我可以不用天天进城,这洞可以掩上。”

齐王就在他旁边站着,指着他佯装很生气:“你让我来,原来也有这一点意思。”

袁训和他相视一笑,说声走,带路在前。天色已晚,村落沉沉陷入寂静中。袁训请齐王先睡,有话明天再说。

……

齐王以为自己久久不能入睡,要想的事情太多。但挨上枕头,先还想事情,再就不知不觉中睡着。沉而香甜,没有梦境,只有这里流连的花香青草香。

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中他睁开眼,眼前是洁净的青色布帐,朴素的如同一张白纸。但他舒服的呻吟一声,伸了个懒腰。原来几天的疲累不翼而飞,身体的轻捷感,和青色布帐一样让他欣喜。

脑海里闪过两句话,先去看念姐儿,还是先和太子说话。要说他迫不及待的想和太子商议,从公事的角度也应该和太子紧急说上几句。但再一想到了这里不急,要是急的事情,忠毅侯也不会带自己们到这里,还同意受伤的人前来。

既然从缓,先去看凝念应该没有什么。

还没有想好,门外熟悉的小嗓音低低进来。

“叫起来吗?”清脆而机灵的,这是元皓。、

“打扰休息不是?”这是韩正经。

“嗯,可天大亮了呀,”这个是小红,齐王也听出来。

“叫吧。”齐王笑容加深,这个叫好孩子。

房门让叩响,齐王起身开门:“我起来了。”见门外四个孩子歪着脑袋,都是干净的布衣裳不说,两个男孩子是白色的小褂,露肩头露手臂,下面穿半截到小腿的短裤。这乡下劳作人夏天的衣着,把他们胖胖鼓鼓手腿露出像藕节,粉嫩的让人由不得多看几眼。

齐王还生出羡慕:“这衣裳真不错。”

“凉快。”元皓和韩正经一起欢声。在他们后面,小红和好孩子笑靥如花:“跟我们去吗?”

“去什么?”齐王笑问,出于对他们的了解,道:“总是好玩地方。”

“这一次不是玩,是帮忙干活计,去吗?”元皓和韩正经解释。齐王摇一摇头,好玩也罢,不好玩也好,他另有事,歉意地道:“今天不能陪你们,改天吧。”

孩子们带出失望,却不肯走,估计不是想招待客人的心情,就是想和齐王多呆会儿。想出一句话来,小红脆生生:“老爷说昨夜来的,还没有见过念姑娘吧?去见见。”

齐王微红面庞,窘迫地想这小小孩子却懂男女情爱,这可不好。要对她家大人说说……小红嫣然:“大路哥哥不陪我的时候,事后总会多多弥补。”

齐王腾的红了脸,知道自己多心。这小人儿分明是天真活泼不是?

衣角让元皓和韩正经揪住,说着:“去见见。”好孩子知道男女大防,也有尊卑在内,不碰齐王衣裳,和小红在前面带路。

齐王借这个机会,把院落看在眼中。

见院子里的人都对自己亲切的笑,有袁训父子有萧战祖孙,还有钟南津津有味看晨练。

齐王摆摆手,让钟南不要过来,原地站着观看。

见没有院墙,竹林花木为挡头,有一口水井是石头砌成,忠毅侯夫人和媳妇们带着奶妈丫头在这里淘米洗菜。

大竹箩装青菜,齐王没细看有几种,但只见到青翠色和红晶般的肉时,就肚子咕咕嘴上犯馋。

“给,”元皓居然知道,哪怕他是单衣裳,也不怕热的佩着荷包。打开来,送上一块点心。

齐王接过吃了,觉得好过些。好孩子和小红又热情地道:“称心姐姐叫呢,想来早点心得了,我们让送到念姐姐那里。”一起跑开。

“还有我们的。”韩正经叮咛。

“不是早饭,却是早点心?”齐王和他们有说有笑。

“先吃早点心,听过办事情去,再回来吃早饭。”元皓回答的有板有眼。

几天里的焦虑从心底也飞快溜走,见到孩子们就喜欢,对这里景致清幽更生满意的齐王有了玩笑的心:“你们又有什么事情?”

“负责所有人的饮食呢,好大事情。”元皓是任何时候都不会输嘴。

韩正经手指前面三间屋子:“到了。”齐王就没有细细取笑。

走到左侧那间门边,听到念姐儿说话,带着娇滴滴:“加寿麻烦你,”加寿打断:“不麻烦,要什么只管说。”

元皓和韩正经丢下齐王,争先恐后跑进去:“还有我,要什么,我拿。”

“我拿!”

还没有见到,只嗓音活脱脱闺中娇养的姑娘,又对着元皓二人的动作微笑,齐王心情舒畅,念姐儿在这里住的安妥。

他徐步来到门外,往里一看,险些跌脚大笑。见木头桌子旁边站着念姐儿,透过薄衣裳可以看到一只手臂包扎的紧紧的。另一只手可以用,正在擦牙。

桌子上放着漱盆,还有一杯水。加寿和香姐儿、元皓韩正经围着她,显然是他们取来的东西。

“点心来了,姐姐可漱完了口?”好孩子和小红后面跟着称心如意兴冲冲。

念姐儿轻抬眼眸,把齐王看见。嘴里有水不方便说谢谢,也提醒她微张着嘴儿,银牙让齐王看了去,两片红云飞上念姐儿面颊。

齐王才不避嫌,趁机走进来,把害羞的念姐儿加意看上两眼,再和加寿香姐儿道:“多谢你们照顾她。”

“是我自家的姐姐哟,不用大哥哥说谢谢。”加寿还是个淘气的,对齐王一个鬼脸儿。

香姐儿也说不必,念姐儿把水吐出,背过身子开始漱口。

两托盘吃的放下来,一个上面是喷香的粥,两份小菜和馒首。另一个多加两份肉食。

称心如意道:“这是大哥哥的,请先用早点心,早饭还有时候呢。”

念姐儿急了:“加寿他们的在哪里?”

好孩子和小红急急忙忙解释:“大哥哥来了,难道不单陪姐姐吃?不用谢我们,是我们说过,称心如意姐姐说单独安排在别处。我们今天不陪你了。”

小手摆动:“不用谢不用谢。”

念姐儿哪还有谢的心情,脸对地上寻思个地缝出来,她好钻进去。地面上偏偏干净的,虽是泥地,但一点儿缝也没有。

好半天,对面有人道:“再难为情,粥就凉了。”念姐儿羞羞答答拖自己的粥碗,往左右一看大惊失色。

房里再没有第三个人,加寿他们天天亲亲热热陪着自己,不知什么时候全走开。

齐王帮她布菜,见念姐儿头也不敢抬,把个脸盖到粥碗上,问道:“咱们没一处吃过饭不成?你羞什么?”

念姐儿心想弟妹们特意避出去,特意腾出来的相会地方,落在他们眼睛里,还怪人害羞吗?

只不说话,慢慢吃着。外面有笑声出来:“都吃完了,站队。”念姐儿如卸重负,从馒首后面露出半个微笑的面庞:“去吧,晚了老公事不依。”

“为什么要去?”齐王对面前盘子看看,他是吃完了,但见念姐儿扭扭捏捏十分有趣,正看个饱而且盘算以后笑话她。见让自己走,齐王故意道:“我偏不走,站什么队?与我有什么相干?”

“嗯哼,”门外传来太子轻咳声。齐王走出来,太子在门侧边站着,几天不见,又有好景致陪衬,本就生得俊秀的太子又多一层飘逸出来。

他应该听袁训说过,一开口就道:“哥哥,我和你出去走走。”

齐王嘴上说好,但对房中又看一眼,有挂念出来。太子会意:“放心吧,一会儿我岳母给她梳头发,哥哥在这里也不方便。”齐王跟他出来,往前一看,愣上一愣后,随即哈哈大笑。

见一左一右站两个队,左边一队还算正常。执瑜执璞小六沈沐麟萧战禇大路韩正经和孔小青,如果没有手中竹篮子,笔直笔直的跟校场点兵似的。

右边那一队,可就可笑死个人。

小红好孩子苏似玉称心如意香姐儿和加寿,人人头上带着遮阳的花布巾,手中也有一个竹篮子,准备去集市买东西的模样。

她们也不可笑,反而小面容精精神神的,让人看了就为之一爽。

可笑的是,从小红到加寿,是个头儿由低到高。过了加寿肩膀,往下一矮,又是一个小孩子出来。

元皓噙着笑容,带着花头巾,提着竹篮子,在姐姐们队里。

“站错队没有?”齐王问他。

元皓笑眯眯:“元皓这会儿是姑娘。”齐王绝倒,太子让他不要笑:“咱们也去,这里乡村风光,我每天早上都跟着他们出去。”

“出发!”执瑜一声令下,两队人往外面走去。太子和齐王跟在后面,边走边道:“再没有见过比我岳父更会玩的人,哥哥你猜不出来。岳父在这里包了一块菜地,每天的水菜,如毛豆豇豆青菜黄瓜,全由他们去采来。”

齐王觉得新鲜,扶一把袖子:“我从小到大,还没怎么见过长在地里的菜。”

“我们也摘,”太子负在背后的手亮一亮,提着两个竹篮子。分一个给齐王,齐王大喜:“多谢多谢,每天的菜都这样采来吗?”

“还有果子,”太子抬手,对面山腰上,有一片艳红色在绿叶中显露。齐王愈发惊喜:“这也好玩,我也很少亲手摘过果子。我府中园子里种的有樱桃,不过我从来没有采过。”

“还有鱼。”太子又指前面,虽然他天天看,也陶醉了:“真美。”

一大片荷花静静的开放,好似遗世独立的佳人孤芳自赏。再烦嚣的心情到了这里,也流水拐弯似的另有天地,一大片宽阔任遨游。哪还会有什么添堵,哪还会有什么焦躁。

带着荷风的夏风仿佛自远古来,让这里安静而静谧。

齐王深吸一口气,讶然似迷醉带赞叹:“这也包下了不成?”

“包下来了,元皓他们午后在这里戏水。”太子还是遮盖不住的敬佩。齐王也是一样,艳羡的道:“忠毅侯可真是个能人啊。”

“所以有岳父在,我不担心,哥哥你也别担心,林允文他跑不了,只会发挥最大的作用。行刺你的人也跑不了。冷捕头昨天捎信回来,说事情有些眉目,等他回来必有回话。”太子温和中带出杀气:“哥哥,我必然给你报仇。”

齐王身子一热,止不住的血脉沸腾,回想到自己这几天的气恼,和忠毅侯说全城戒严少了税收,冲口而出:“英敏,你比我镇定,比我强,我服你。”

太子添上喜悦,也就更说的稳重。先为齐王开脱:“针对了你,死了人,也伤了人,换成是我,动加寿一根头发我都剐了他。哥哥处置上我听了,并没有差错。”

隐隐中,太子身份十足。

换成还在京里,齐王还会不自在,认为太子年少的意思有。但今天他心悦诚服,更一回甘心的认承。

面前这位是太子,是以后的君王。

齐王洗耳恭听状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本来一万五两天,今天打算休息下,少更。结果呢,造成不是人为的索性休息。呃,心里的呼声让听到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