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八十五章,殿试放榜/侯门纪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后面请回座说话,齐王没能细听孩子们说话。但他的心算彻底安定,午饭的时候很有兴致的给跟孩子们约好,午后跟着他们出去转转。

元皓午睡前,跟齐王拉一回勾。午睡起来,又主动来叫齐王。太子也跟上,称心如意苏似玉都在,往荷塘走去。

荷塘不是一个,是五、六个连在一起,让这一片成了水的洪泽。荷花几乎生满水面,粉嫩荷花放眼皆是。

太子介绍道:“这是活水,这村子的前面就是一片水,这荷塘是发水的时候冲出来,积的泥土衍生出这一片村子。如果我们不是从后面过来,要进来有船才行。”

“是怎么找到这一片地方的?”齐王看看四面高处,在这里看是不低的了,但不能算巍峨高山,只能算高大的丘陵环绕。大路又是水路,没有人指点的话,谁能想得这里面会有这样地方?

太子微笑:“岳父的家人万掌柜的,隐约听说他是老经济,我还当他就是一般商人。现在呢,我是越来越明白他走过的地方多。他说以前往这里收到特产。”

“亏他能走到这里来。”齐王说着话,见到荷塘边有人让惊动。几个怯生生的小姑娘洗衣裳,对这边看一眼,就垂下头不敢再看。

齐王笑道:“这是谁要找的知己?”称心如意齐声道:“是我们,要看她们本地的绣花样子和针线。”

“那你们带了什么请人?”齐王往称心如意篮子里看,见称心挎的竹篮子里是洗干净的细巧果子,这里没有的那种。如意呢,是一包子蜜点心。

“不是馒头吗?”

元皓回了话:“舅母说看了几天,这里并不是穷地方。”

太子道:“扬州城富裕,方圆一片的收息也能带动。”又顺带的恭维齐王:“哥哥许给本地很多条件,以后这里更加的富裕,希望能把远些的穷地方也带动才好。”

齐王很高兴,说着不敢,和太子在水边站住赏荷花。

称心如意对着小姑娘走去搭话,元皓小六等把竹篮子放到太子脚下,脱了鞋子往水里一跳,很快消失在荷花丛里,只有打水仗的笑声过来。

“你不去吗?”齐王问太子。太子笑道:“我陪着你站会儿吧,”往左右看:“那边柳荫更浓吧?”话音还没有落,水里有东西飞上来,带的水珠四面抛洒。

齐王抓在手里,见到是一片碧绿的荷叶。随后,又一片飞上来,水里小六笑道:“戴上这个更凉快。”一划水,又走了。

“这分明是条鱼了,”齐王打趣着,真的和太子把荷叶举在头顶上。耳边,称心如意那边有说话声。

称心急急地道:“我真的是姑娘。”

如意也道:“是啊,我们不是男孩子。”

本村的小姑娘也急了:“从你们来,就全是男人。分明是男人衣裳,怎么还说自己是姑娘?分明是男人,为什么要来和我们说许多的话。”

齐王和太子放声大笑。

称心如意噘着嘴儿回来,太子劝她们:“铩羽而归了不是?下水里玩会儿就好过来。”

“认得她们却这么难?”称心如意摇着头:“我们十岁了,是大姑娘了,不当再跟弟弟们一起戏水。要戏水,也往隔壁塘里去,母亲和大姐二妹三妹全在那里。”

沈沐麟和萧战埋怨着过来:“居然不让我们下那个塘的,撵我们这里来。”

“扑通扑通”的,两个也下了去。

称心如意就要过去,见上午遇到的小子过来,四驴子也在这里。元皓见到,飞快从水里出来,竹篮子有布巾擦拭手,打开点心,自己吃一块,余下的送到小子们面前:“给,”每人分了一块。

孩子们的交情和玩耍,往往开始与你给我吃的,我给你玩的。四驴子等满面憨笑,说着不要,但元皓热情的塞进手里,也就接住。扬州是个出好点心的地方,四驴子等应该耳闻目睹过。看得出来点心是上好,也表示这胖孩子人很好。吃着,就跟元皓说起话。

称心如意羡慕的不行:“就这样就行了?我们给出去。为什么都不肯要?”

对洗衣裳的小姑娘没了指望,乖乖的去宝珠加寿戏水的地方玩耍。

“哈哈……”元皓这边说笑声愈发的大,小六正经也上来。

四驴子在教他们的玩儿:“这个篮子,空的,上面涂些吃的放在水里,能捉好些小虾。”

小六和元皓韩正经把篮子腾空,果子请哥哥拿着,点心这就分给大家。留一块点心把篮子涂一遍,没带绳子,本村的孩子们教他们系个柳条子,放在水里去。

元皓等不及,没一会儿就提起来看看,没一会儿又提起来看看,四驴子让他不要总看,又说这里可以捉泥鳅,还有黄鳝,都好吃。吸引的元皓听完再去提篮子,“哇!”他欢快的大叫一声。

几只透明的小虾,小小的,真的在篮子里。

“你拿的又太早了,放到你们回家再拿,够一盘子呢。”另一个孩子道:“这是咱家的塘,你们没来的时候,我天天能捉一盘子虾。晚上炒了可以下饭。”

元皓老实放回去,看了好几回,但忍住没有再动。

邀请孩子们戏水,孩子们说出来帮着干活的。元皓露出遗憾,小六韩正经也想多说会儿,见红花挟着竹席竹椅子过来:“席子给小爷乘凉的时候坐,椅子给大小爷。”

齐王和太子大喜过望,接过椅子放到柳荫下。本村的孩子让绊住,上席子去摘柳叶教吹口哨。教的差不多,四驴子问道:“你们下午不写字吗?”

“晚上写,下午只玩。”元皓抱着柳叶喘口气,又继续吹的脸通红。

小六停下来:“哎,你们怎么不认字呢?却干活。”韩正纪也道:“是啊。”

元皓放下柳叶抢先回答:“他们家里不给上,是不是?”腆下小肚子:“不像舅舅让我早早上学。”

韩正经再不说,好话全让胖孩子说干净。也骄傲的道:“我家姨丈让我早早上学。表哥说我会走路的时候就在学堂坐着。我坐得住。”

小六纳闷:“可我看你的时候全是在吃果子呀?”

“那胖孩子也吃了。”韩正经顺手把元皓捎带进来。

元皓笑眯眯:“我吃完了就念书了。”

四驴子等眼热,纷纷道:“是啊,不给上。”

“我们村里只有一个认得字的,不像别的村里有秀才,也没有人教。”

元皓毫不犹豫拍拍胸脯,小六和韩正经看出来,跟元皓一起说出来:“我教,我们教你。”

下一个难题又出来,四驴子等为难地道:“没有纸笔。”

“家里不会给买。”

元皓三个人哑了嗓子,张张嘴,又互相看看,什么也没有说,好似让难住,继续吹柳叶哨子。

四驴子等人离开后,齐王含笑问道:“元皓,你是最大方的人,怎么不说送他们纸笔的话?”

小六先嚷嚷:“要先问过大人。”

元皓道:“舅舅说的,乐善好施得先问大人。”

韩正经用力点头:“姨丈说,我们还小,要帮人得请大人帮着想一想。”

三个人异口同声:“我们还不懂,不能自作主张。”

齐王又是动容,对太子道:“不是亲耳听到,谁敢相信这几个小的也这么明白了。看来以后政事上,我多多请教与你,你多多呈往京里。”

太子一路行来,早就不惊奇,先谦虚道:“哥哥说哪里话来,你我互相商议的好。”再道:“随我岳父走这一趟,真是行万里路如读万卷书。”

“是啊,”齐王有了怅然:“英敏,你我就要分手了。我最多只能拖到拿住那些人。说起来,我还得感谢他们才是,没有他们,我已经上路。只是凝念受了伤,我却不应该这样想。”

太子却笑了:“虽然有险有伤,我看咱们也学到不少。如能拿下人,又办一件公事。念姑娘虽受伤,却享受不少我们加寿的好招待。大家伙儿一起侍候她,以我来看,她也和哥哥一样心思,认为能多留会儿呢。”

说得齐王兴致上来,微俯身子道:“你看,不然说我中了暑?你们得照顾我,就把我带上。”

太子莞尔:“要中暑,我们只能把你丢在这里。哪能带着中暑的人上路?”

“那怎么办呢?”齐王没有好主张。

太子和他半开玩笑半认真,往元皓几个身上一瞄:“兴许说老公事不放你走,京里还说得过去。”

齐王当真,招手让元皓、小六和韩正经到面前:“你们公事办的好,”这三个顿时飘飘。

“帮我想个主意,我不忍离开你们,怎么能多聚会儿?”

元皓、小六和韩正经还是互相看了看,认真的想了想,一起道:“这个得问过大人。”

齐王大笑:“好,老公事是滴水不漏。”

晚上回去,元皓等问袁训买纸生的事情,袁训笑了:“要帮人就帮到底,你们在这里,可以买纸笔送。你们走了,他们没有纸笔就荒废了不写?你们在这里,他们看着稀罕,又有人教,玩似的学几个字。等你们走了,没有陪的,不是真心想学的,就又丢下来。如果跟着你们能学几个有用的字,也算没白忙活。要是后脚就忘记,不是耽误人家干活的功夫?”

小六不依:“爹爹,我看他们很想学。您说过的,不试怎么知道?”

“是呢是呢。”元皓和韩正经点动小脑袋。

袁训慢条斯理:“没有说不让你们教,读书明理,能明理一个,也积你们的福报。只是送纸笔这事情就不必了,现在的不是有写的地方。”

就地蹲下身子,脚下是泥地,手中端的茶碗里沾了水,在地上划出一个字来。

元皓三个欢呼:“地上可以写字。”

“还有石板上,沾水也可以写。松软的地上折个树枝子也可以写。”袁训坐回去,对孩子们笑道:“明儿去当先生吧。”

…。

京里,大雨带着闷热雾蒙蒙。但往来的人不断,在新贴的榜下围成一圈。

榜有遮雨的东西,但遮不住看榜的人一长串,雨伞挡不住瓢泼雨,淋到的人不是少数。

喜冲冲的人中,有小龙氏兄弟们。龙显邦等不顾蓑衣歪斜,打马一路冲回家中。袁夫人和安老太太正在说话:“今年殿试放榜跟去年又不一样,两位大人生病,听说还要晚才批得出来。”只到这里,门帘子一揭,小龙氏兄弟满身是水进来。

往袁夫人面前一跪,都是泪流满面,哽咽道:“中了的。”

袁夫人大喜起身,一个一个问下来:“……显贵呢?显兆呢?他们两个还小,”

“中了的。”龙大的儿子龙显贵呜呜哭了,龙显兆也伏在地上泣不成声。

这是动了情意的哭声,听在耳朵里,安老太太也想哭,但撑着道:“中了是好事情,不要再哭了。”

“对得起九叔…。呜呜……”小龙氏兄弟说着,哭得就更厉害。

袁夫人是最早忍住的人:“起来,殿试放官的时候,难道也哭不成,那可就丢人,皇上看着也中不了大用。都给我忍着。”

龙显邦等起来,但龙显贵和龙显兆还在地上。袁夫人过来拉起他们,龙显贵和龙显兆抱住她的衣角,齐声道:“有事求姑祖母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我年纪还小,姑祖母一定会让我留在京里,不管哪个衙门上当差,也有您照顾。但我这年纪,能中别人都说是天才之举。当差,自知不能。请姑祖母示下,我们家原是武将出身,我和兆弟说起这事,我们都愿意去军中。现有叔叔们都在,不愁不重振家风。”

仰起的年青面庞上,点点泪珠和话一起灼痛袁夫人的心。

表面上看,袁夫人满头白发为了丈夫,为她的娘家,她也一样思前虑后过。

她的父亲能为她盖一座抗敌的小镇,却在去世后,门第改为文职,成了真正的爵位之府。多少年她的兄长枕边人难信,家人不和,祸及到袁夫人母子,也是袁夫人的痛心。

这痛,今天让揪出来,袁夫人也失声一声痛哭,又狠狠用帕子塞住哭声。安老太太打算劝来着,帘子打起,谢氏和石氏闻到喜讯进来,见到这里处处哭声,问过儿子,也一起痛哭起来。

这就不知道先劝哪一个才好,安老太太索性也哭了起来,边哭边道:“好好的说,你们不该哭啊。这是大喜的日子。”

“姑母!”谢氏和石氏与儿子们一起恳求:“我们愿意他们回去,姑母教导一场,九弟操心一场,不全是为了父亲,为了龙家。”

“是是,”安老太太应上声:“是这样啊。”

余下的兄弟几个没有想到,在一起窃窃私语:“那咱们呢?”

龙显邦沉吟:“数代武将,最后也改成文职。文官武将都是报效。我们不走,我们听从圣命。”

主意拿定,兄弟们也重新对袁夫人跪下:“九叔拉扯我们这一场,侥幸都中了。曾祖父母泉下有知,也是喜欢的。论起来,我们龙家的根在边城。他们两个要走,家中也有人照顾。请姑祖母答应了吧。”

安老太太忽然想了起来,龙大将军的死因不明,龙五的死因糊涂。她心里曾猜测过,因为这事情太大,只宝珠面前探过口风,却不敢袁夫人面前询问。

回想旧事,放二兄弟回家去只怕不好。

不好提醒,老太太屏气听袁夫人回答。

袁夫人哭的肩头颤抖,却还能保持形容不走模样。含泪一个好字,安老太太先放下心。

她知道亲家看似少见外客,其实却是个明白人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写了有几本书,没有一本有这本书心明如镜。作者开一个坑,所有权是作者的,也意味着作者要守住。读者来与去,是自由的。读者可以说累了不喜欢了,作者不能。

何况这文是作者爱的,写的过程中,病了好几场,前年去年都病过,只是不爱说就是。今年是说了。作者没有资格说放弃。

越是到后面,越是不能着急。现在看着恨不能加快,以后回头看发现不周全,对不住的首先是自己。

再病再累收入不高的时候我没有放弃过,努力写好每一天。

有时候,不想解释。解释,也累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